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65:敲希望的钟祈祷在心中
65:敲希望的钟祈祷在心中



更新日期:2016-07-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8:52,下车,很熟悉地往左走。19:22,到达,公园正门。这次,是特意比上次出门早些,自然希望能唱的时间长些,可以唱个够。上回就是太晚了,会骚扰到人引起注视,以至还未过瘾就得走。吸取教训之后,不管能否唱,至少若可以,能保证时间的充足。做好了准备,再来好好的发挥,为爱为人生也为城市高歌。

  

  19:33,找到一棵大树底下,周围有点草坪,是在路的旁边,显得偏僻了。我就是要挑选一个,不引人注目地方,最不喜欢有人路过干扰,让难以清心投入歌唱。那里刚好有一个小平地,且还有板凳呢,我带来的小桌子都用不上了,直接把电脑放上面便可。自然如同上次,所有东西都带了来,只是减少了些不必的,如电脑移动电源,知道唱不了那么久,单这个两三小时足够。蓄电池带了,不能保证音箱自配能用多久,现在是慢慢老化,已经不如最初了,若由此不行可扫兴,哪怕预备也不能少。其他的就尽量去掉了,免得搬来搬去太重,只带了一小瓶水,唱久了润喉咙。尽管如此,发觉还是很重,不知是自己瘦弱无力,还是久未劳力更显吃力。这些都不减退热情,只因心中热衷,再多困难也能克服。

  

  把东西一一摆出,调制好音响,对着便唱了起来,完全自我沉醉,享受音乐的陶冶,带来的舒畅欢欣。此中必不可少要唱的一首,就是与北方情缘有关的“嘀嗒”,来自于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我说过那首歌不敢听,会触动情感的脆弱要崩溃,但我却不忌讳唱,而且是特别的喜欢。也许是,正因为代表着自己的心声,所以那么沉浸以此为宣泄的道口。而且那歌,绝对是唱不会差,原本就没几句,且旋律也平稳,更是忧伤展示,最符合的性情。让那些心情,融解在那夜色中,无人能懂的情怀……

 

  歌唱中,这次,真的再没人来赶了,然后却并不显乐观,相反,遭遇了一件比那更“糟糕”的事情!唱了有那么长一段时间,八点多钟的时候,来了一群人,在旁边路上站着,有的还打起电筒灯光,总之有光束往我这照来,让人很不适应,不喜欢被注视,破坏影响氛围。然后,自是听着有说话声,叽哩咕噜讲着什么,我借着歌声停顿之时,得以有所听清楚,大概内容是:难听死了,还唱;在这唱了那么久,不知道旁人听了多难受;你看你在这打扰了我们一个晚上,让我们都唱不了了……

  

  补充说明一下,他们,就是昨天我询问的那帮人,应该也是一直都会在这出没,每个夜晚都会到来娱乐。我那离她们,就很近,相互能听到声音。他们在里面,而我在外面,都是靠近公园门前不远。按常理来说,我以往在西安唱时,就是特意选取偏离处,绝不与人扎堆。可当时,我怎么会,破了这个例,与她们靠近呢?那是因为,我不确定,这里到底能不能唱,会不会又遇上被叫。所以,刻意的,来到这里了。我心里是这样想,如果被说的话,我就有话讲了,为什么他们能唱,我却不能唱?能给自己找一个,辩驳的理由。确实如此,玩乐是平等,要么都不能唱,要么就都唱,没理由说谁可唱谁不能唱。公园原本就是开放自由型,对民众提供一个玩乐场所,所有到来者是享受同等权利,更没有说是高低尊卑之分。为了让自己更安心,也避免可能出现的尴尬,我才会与之挨近,否则才不愿呢,最不喜欢多人,一个人唱最投入。只是没想,出于这么有点私心,却会是引发了更大的矛盾,成为彼此间的不能互融。

  

  我当时自也是那样想的,大家各唱各的,没有说谁就会干扰了谁是吧。在西安长安广场,那唱的人可多了,你还能把别人赶走,只剩下你自己在唱?那显然是不合理,也根本就不可能。更没法说,谁唱的不好,不行,就不允许逗留,要把别人赶出去。顶多是那样,你不喜欢听,嫌人家唱不好,吵到你了,就自己走远呗,还能敢提出,让别人走。那根本就可谓是“无理”了,你想霸占整个公园,只许你在玩乐,就不容许他人并存了?可是,在深圳,还真就有这么样的人,同样那么光明正大强词夺理“野蛮”地提出。如同28章《爱的光亮照耀人世》香港之游中写到,两座城市的高贵,此中举例说明,公车上使用手机,屏幕怎么个向法,也会遭旁人提出,证明这的人身子多么尊贵,不仅不能触碰,连个光照到都不行的。那么倒又是对应上了,那里能做得出,自然这里也可能更增进了,无包容之心就只顾着自己,自私利我不能容他,看不得比自己差的存在,就只许自己独占天地之势。难怪我一过来,怎么感觉声音停住,听不到那边在唱了。因为用话筒,是很明显能传播,安静下来就不对劲。我还以为,唱完回去了呢,也只顾唱自己的,才不管他人怎么样。可谁会想,自己没犯法犯罪,也没不正当不规矩,只是从事“常人”的玩乐,也会得罪招惹到他人,惹人看不过眼要去之而后快了。

  

  最中心的还不是这一句,最有“份量”的是后面那话:你那嗓子啊,声音就不行,不适合唱歌……你能想象吗?这话,是出自,那群女音乐老师,全部读过高等学府,从大学修身出来,所谓“为人师表”,更是生活在深圳,一座原本较之其他地方,有素质文明度的城市,说出如此“挫伤打击”人的话语!他们,不仅是失了自己的水准,挫伤了个人的身价,更是污辱了老师这一职称,也丢尽了城市的颜面!!我觉得,这个事传出去,深圳真的是要挂掉了,居然会养育出,这么样一群人来,传播如此极度的“负面”,与城市精神万般不相融。我为什么知道呢,她们是什么出身?自是因为,我昨天的问话,其中一位回答:是些音乐教师,在这里歌唱。所以,我猜得到她们的身份,大概是从事什么,应该是教书的,那定然是大学毕业,才能担任教书职责。枉为“老师”呢,连这基本的人情涵养都没有,她们拿什么,去教导那些学生?别把全部教成了她们那样,自己不行还要贻害后代,教出来都成了冰冷无情,只会去伤害更多的人,让空间变得更加不完满。

  

  我承认自己的音质是没多好,显得低沉多了种“沧桑”感,我却喜欢这正是适合性情,经历了多少还能尖声细气得了,像她们那样展现的明媚阳光与开朗,不会知道别人背后的疾苦,仅仅是因为自己比人命好,不需要遭受的那些风吹雨打。何况,就算别人唱不好,就算真的难听,稍微有点“素质”的人,都不可能会这样去指责他人,更“当面”用那么“生硬”的话语道出,会顾及到他人面子与自尊心。可是,她们没有,还是大学生,还是老师,修成这样的面貌,真的是可笑,究竟嘲讽着谁人的更难堪?把“为人师表”那个字眼都折损了,真是教师的一大耻辱!难怪总是说着“教育”不行了,确实放这样的老师上岗,还指望能育出怎么样的人来,无一不成了“近墨者黑”,也沾染了那些不良风气,越加的恶性循环民众素质上不去了。正如曾经就有报道出,北大一位经济导师,班上当着全体学生喊叫着,多少年后没达到多少十万百万身家,不要去见他,意思是,把他的教学都折损了,无颜面再回来。全部都是让向“钱”看,灌输的物质主义,却忽略精神的栽培,那才是人生的至重,撑起生命所有。也对应了品质的上不去,因为我们的老师,都已经被污染了,确实难以再传播高尚与情操了,起着带头作用引领着坏风气。

  

  事实上,我觉得,我那晚唱得,并非很差,真有他们说得,那么糟糕。当然,与西安相比,我觉得是差远,一个是话麦调试,总是难以选取好角度,让刚好达到适中,难免就会有影响。二个音响邮寄震动,功能音质真有损坏,我播放歌曲感觉都怪怪的,好像找不回正常乐曲效果。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在“荔枝公园”唱时,我感觉是差劲多了,至少不如这里。因为是第二次,我能更加的投入感情,就会能唱得相对要好。而且那时,用的是新买话筒,高档了听来反而不惯,总之音效没以往的好。因北方带来断续没法歌唱,但这回却好了能用上,故与之相比自然要好些了。可是,我在那边,周围簇拥人之多,能感觉背后站了很多人,比她们更多,没有一个人发表不良意见,或者提出唱得怎么样,不好的言语。相反,他们给予的,都是鼓舞,有人过来询问,有人还鼓起掌来,给予肯定认可,让更加找到动力,能够唱下去。其实我自己都觉得,唱不好,太愧对了,别人仍然赞赏你,或许并非实际,仅仅源于那份勇气,打动了而给予。

  

  在这边,我也有听到掌声,那时还以为也是赞叹呢,其实不是,她们是想以此引你注意,然后就可开讲了,对你“教导”。因我一直不理会,在唱过程中是没法听得到,所以她们那么迫切地要打断,否则我是听不到“循循善诱”。同样的在唱,面对不同的人群,为什么会是那么大的差别呢?一边唱得更不好,换来是肯定表扬鼓舞;一边唱得相对好,换来却是剧烈否定与挫伤。当然,这样的现象也是可解释的,人家是音乐老师呀,学过专业的,对音乐“鉴赏度”自是更高了,怎听得惯我们这些平民歌喉,与他们几近专业歌手是没得比。所以,她们那么难以忍耐,别人在唱就干扰到了,让没法再唱下去。而相反的,前面那些,都是普通老百姓,只是业余爱好,哼唱一下取乐,所以我们能够,与民同乐共享人生。她们不能,因为是金凤凰,太高高在上了,不会放低身份,与那些低微混合,只会折损与排斥。也正如真爱公司“聚成”那群人,一模一样的面貌,恐怖与可怕,专门去“打击挫伤”他人生存勇气信心的,城市与爱走的一样步伐,连这里养的人也是完全相像,再次对应吻合上了。我在想,要是像西安长安广场,那么多上年纪的人在唱戏,只怕他们更受不了,年轻人原本就不喜欢。我也很讨厌,但别人有权利,你是没法干涉,只能尽量走远了。他们是在这里有得说,在那边,只怕被叫走的就是他们了。城市的栽培原则,只能当地盛行,出到外面就不能相容了。

  

  就在前面不远,公园门口里面,也坐了很多人,在跳舞或是歇息,夜晚的散心观赏。他们,也是能明显听得到歌声,但不会有人走过来说,你唱得这么差劲,别在这干扰我们停留了。因为,没人有那样的“权利”,可以去那样干涉别人。公园是开放的,自由的,容纳所有人在此娱乐。除非是,管理方不允许,他们是有权驱逐,比如造成不良性效果。这是一个,再基本不过的公民常识,没有谁会如此的“霸道强势与无理”。可是她们,这些有着最高学历,最高文凭水准的人类,更是作为大家的先驱导师者,做到了。一帮人在那里,对一个弱势女孩说过不停,就可以说是以多压少仗势欺人。她们,不脸红,不羞耻吗?倚仗的不是理,而是霸势与群体!她们还不知道吧,那个女孩的身世多么凄凉可怜,孤独无依,人生也走到尽头了。这只是她,唯一的乐子,最后的心愿。造下的“罪孽”,不下于上海地铁强势霸占位置男子,在一条已经够苦难不幸的生命,还要落下最重的霜雪,让走得更艰难辛酸。她们是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唱个不停,而她,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再也不能唱了。这样,都不允许,还要剥夺,那唯一不会有泪水的空间。也是说得过去,正如前面所写,公交车玩手机,屏幕面向哪里,都会能遭人说,在这座城市,会成为了如此的合理。那么以此来解释,也确实不为过,因为深圳养的,就都是这些天之娇人,普通靠近不了,只能自己占据空间,成就天地。她们这群人,叫什么我不知道,但在那座公园,应该只有她们在唱了,且从正门进入,便可以看得到。也许她们还会继续唱下去,不会知道自己是造了多大的罪。如果有天获悉,还会能唱得下去吗?还有脸再唱么!歌声再好,那颗心却是如此“丑陋卑劣”!!唱得再好也打折了,是催命的声音而不是向上。这座公园可能都会记住了她们的“罪恶”吧,而天地都能看得到,谁有理谁无理!

  

  我当时,其实有想过反驳的,很想说,大家各唱各的,你有什么权利管别人唱成怎么样?这个公园又不是你们的,谁想唱都可以。终究是止住,没有出口发言。一则是,人多力量大,你个人抗不了,我更不想与人争论呢,更加破坏心情。二则还是,我相信,公理不在心,在天地。世间一切,会有老天在看着,是非曲直与黑白。三则是,我说了,世人负我的越多,越能向苍天交换结果。尤其是,深圳这里的人越负我就最好,佛祖菩萨在山上呢,它们一定会为我说公道话!活着不行,走了总可以吧,不会让含冤不屈。想不到,回到自己家乡,还要遭受比北方更甚的经历,换不到安慰却会加重了生命的悲怆。想想,前面刚遇了一个好例子,才把负面的给扳正过来,现在倒好,又出了一个极端的负面,瞬间把城市抹得更黑了。真的都不能再书写了,再写下去,深圳的形象都不知损毁成怎样,让人们再无向往与赞颂了。前面写过,剪切《深圳欢迎你》歌唱部分连成曲,晚上睡觉前很用心聆听,感到说不出的欣慰满足。在那之后,是再不会听了,也听不出热爱的味道,只有无尽的跌落与失望。深圳,它愧对的,真不止是一位女孩的情谊,而是所有抱着热情与梦想,来到这打工奉献付出的一族!回应的会是冰冷与无情,麻木与漠然,那些虚假的仁义与道德,在那些霓虹闪烁灯火辉煌溃败不值。

  

  我听了之后,没作反应,默默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把空间让给她们,成全自己。只是最后唱了一首,作为完结收尾,当晚歌唱旅程,是那首人生歌曲《祈祷》。因为,这也代表着我的心声,对世界的期盼祈愿: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呀,多少祈祷在心中;让大家看不到失败,叫成功永远在;让地球忘记了转动呀,四季少了夏秋冬;让宇宙关不了天窗,叫太阳不西冲;让欢喜代替了哀愁呀,微笑不会再害羞;让时间懂得去倒流,叫青春不开溜;让贫穷开始去逃亡呀,快乐健康留四方!让世间找不到黑暗,幸福像花开放……

  

  唱的时候,非常的认真用心投入,远远超过于此前所唱,而也成为效果最好,是发自内心的情衷,那一份大义大爱之心。我就是用它来结束,也把所有的心迹都流露,不管世界怎么对待,别人给予什么,而我永远不会改变,那份善良与真心。这才是真正的道行,以德报怨以爱回恨,且永远的不会抱怨,只有感激帮助成长提升!他们给自己造罪,却帮我积了善德,也更能洗清此爱罪孽,这不是好事吗?有何可不平衡的。凡事换个角度看待,好会是坏坏也却是好,任何事物皆可相互转换,没有绝对性的下决论。只要有双心灵的慧眼,不管是什么呈现世界如何改变,所有也会如云掠过淡然逝去。

  

  不知道,她们这一回,听到这歌声,是否会有所触动,有那么点的检讨愧疚不安,她们是完全的与歌词反向而行,做了那个灭掉希望让世间更加黑暗的人!然后跟着播放了两首歌曲,《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和《花桥流水》,都是男女对唱很喜欢。最后收拾时,包括离去行走,一直播放着,往常耳边听的那曲“莫失莫忘”,非常哀伤的曲调,代表着与公园的道别,也是自己最喜欢的曲目,映衬的心情心声。也不知道,这一刻,是否有所异样,能放出那么悲伤旋律,背后定然是有故事,不会是好的方面了。当然,那些能说出那样“水准”话语的人,想必就是不会有任何的打动,而是跟普通寻常一样,没觉得有何不妥,对自己作为。甚至还会在背后说着,更加难听的话吧:唱得这么难听,也还敢唱下去,真是丢人死了;要我,早就走人了,没看这么厚脸皮的;就是,自己不行,还害得人家唱不了……然后如今走了,天都开阔了,恨不能拍手叫好,在欢呼着:终于走了,我们又可以唱不停了;去掉了个干扰,再不会影响了;日后,不要再过来了……那边,正在庆贺着,才不会因你有何情绪。不曾知,自己已经做了一个“罪人”,在一场悲剧当中。坚信,是非有公理真还是真,任人怎说安守自己本分,继续走洒脱的做人。

  

  临行前,特意拿出相机拍照,其实已经拍过了,总觉得效果不行,那个闪光灯不会亮,以致一片黑漆看不清。还好,最后有一张,是非常明亮,所有物体都看得到,能够很好的纪念了。也不曾知,她们看到这一幕,会否有那么一丝不安,准备发网上,还是做着什么活动之类。确实,不是一般的唱,人生的路过悼念。而她们,也被写进来了,成为当晚主角,故事重要经过。只是,起着负面映衬,这个世间的真假善恶美丑好坏。不管怎样,我在东门唱过,荔枝公园唱过,更是在市区中心公园也唱了,在这留下了一曲,算是完成给城市一首歌的愿望。也许以后,这里都会飘荡着,曾经的歌声吧,跟随着爱而永存。离开时,特意看了一眼大树,有种依恋与不舍,说着:这也是最后一晚陪你们了,日后不能再陪同了。你们会记住了吧,我在这留下足迹,还高歌了一曲。但愿有天,你们也为爱做个见证吧,让爱的旋律飘荡在城市上空,永远不会销声匿迹接力下去……

  

  21:02,出来,看到很多人,坐在草丛旁边,感受着夜晚的清幽。同样羡慕他们,可以从容安详坐在这里,观赏这个大都市的夜晚。我没那样的资格,站在这片天地,伸手触不到的天空,流星坠落之后的黑夜,无穷无尽的延升……

  

  一路上,走得很慢,就不焦急了,甚至刻意放慢步伐,不想那么快走出回去,只因,音响放着歌曲,我可以一边走一边静静感受,更是让天地万物陪着倾听。你们,应该会能听懂,这位女孩的忧伤吧,即将离别的心情,那么多的哀婉凄清。原本是该,给城市留一首欢快歌曲,想不到会是如此的悲伤。是城市淹没了我,还是泪水淹没了城市?这一次,你们也要跟着感伤了,不能逃脱成为爱的上演。心里也说着,花草树木,再见了!我也只能,陪你们走这一程,不能再走下去了。但愿这份爱,能打动到你们,别忘了,为我送行,天地迷离……

  

  21:43,进地铁。有了前次经历,心里不断说着:千万不要来帮我!我是怕,又碰上热心人士,过来帮拎车子。其实未必,同一个地方,人都大有差别。这次就没有了,站着纹丝不动,那么安然淡定。又是教育的栽培,公民素质层次不同,散发出不一样的磁场,让世界变美好还是不好。那样更好,我就是不要人来相助,不想欠这座城市。给予真情,会让我更难舍难分,只会更加心痛难以转身。我宁愿是冷酷到底,至少可以干脆点远走,不再眷顾与依恋。我就是那么一个,如水晶心般的人,做一点点就会被打动,再也强硬不起来。这样的人,注定只会伤的自己,徘徊在爱与恨之中,反复受罪与心碎。深圳,我已注定是不能拥有你了,而你也更加的无可挽留。就让一切这样的消逝吧,不管爱或恨,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