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59:血泪凄迷淹没爱的足迹
59:血泪凄迷淹没爱的足迹



更新日期:2016-06-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此中,医生有把了一下脉,说的什么内外虚燥之类,总之就是和我以前所看过,只要与中医相关,说的一模一样。就那种,最麻烦类型,内外还不一的,很不好调理。饮食也得非常注意,就如,吃这个内部不好,吃那个外部又不行,身体都难以适应了。也不知这是天生还是外界所致,或者也是体质问题罢,才会导致那么多的不协调。还说到的一个是“湿热”湿气重,同样也是常听提过,去药店买药也那样说。我很纳闷,自己就很注意,不敢吃什么湿气和热气,但怎么体内会积蓄了这么多的湿毒呢?难不成,又是与免疫有关,排不出而积压,或是什么而引发。不得而知,湿疹也是与此有关吧,看那个湿字都在同一性质了。

  

  那位医生,没有什么特别能说,是不会有如北方给到不良不好了,只是男生多有严肃。此中我有提到,以前在惠州皮肤病就诊,是用药水输液便好了,意思是这里不能那样?站在病人角度,对医治手段提出的疑虑。对方说,那样也可以,但不能彻底,只能说压住当时,不能保障不会再来。原来,药水一般是针对急发性的镇压,但这种慢性的就得很讲究,需要有个过程实质性的解决。并说,如果你要那样也行,但却不能作下保证,能让完全的康复。从这来说,医生与患者,也是能够达到沟通与交流,而不是像北方的那样,还能允许你有发话权,更质疑我的做法?我是医生,我说怎样就怎样,病人没得可抗拒,那种强权般的态度让难接受。我听了便说,我只是提出心中疑问,自然是听从你们医生的建议,从好的途径去医治了。感觉若所有医生都能这样,能够多点虚心聆听病人心声,该会是多么的好啊!那么相信医患矛盾也不会如此尖锐激烈了,成为继贫富分化之后的第二个社会最大热点问题。

  

  后面,当我继续治疗,大家有所熟悉之后,我有在面前提到,北方的看病历程,感慨就是严格严谨,让病人都无从适医。然后也有说到,以前南方可能是很乱,现在回来感觉也谨慎多了,在头孢用药方面也有约束,不是说想用就能用,并列举了莲塘事例,让人更感艰难不易。对方也有表同感,说之前,很小的门诊,都能进最高级头孢。就是,压根没有管束,造成那时医疗的混乱,而我们这一批人,就是最早底下“牺牲品”了,以至管严之后反而不好用药,病情治疗上更备受折腾。他得知,我的支气管炎,问了下是不是哮喘,我说就是了,十多年早转成了,最顽固性。他是有给出了点建议,虽然这与他给病人看病可谓无关,还是表示到了关注。他说,这种病,属于什么气管扩张,需要什么扩充之类,我不懂了。就是,不属于病毒性感染,用抗生素其实效果并不大,也不是主要的根治法子。听了之后,让我心里更没底了,那感觉就是,头孢都不是救命良药了,那用什么才好呢?但又不可否认,我每次发作,还真只是靠它能镇压,头孢若也失效,那真的就是无药医了。不管怎样,为这份额外的倾听,还有那份献心而感怀。至少能站在理解立场上,我们病人都会甚感安慰的了。

  

  那时,我特意感叹了一下,说西安就是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可能就因此加重了病情,以至在那边控制不了。在那里,不仅是支气管炎严重,鼻炎也加重,咽喉炎尤其最重,经常感到喉咙有异物,要咳嗽吐一下,要不在家里,我还放着个桶装水来写作,就是吐得太频繁,没法经常起身到厕所走动,太耽搁浪费时间。可我回到深圳这边,这种现象就没有了,虽然也会有咳吐,那是顽固性疾病,不可能一下消除掉,但至少没那么频发,几乎就是影响到了正常生活。在西安就是了,我吐得自己都烦躁了,旁人看着更是恶心,就得守着个痰罐那样,没法工作做事了。想想,我跑去那里是多惨多可怜,不仅是引发了身体所有疾患,更是让自己的心灵受尽伤害,整个人身心都破碎憔悴。去北方,是不下于到深圳的错误!两个都是人生的致命“失误”,而最终就是要用性命为城市陪葬,更是为爱付出一生世的代价。

  

  对方听了,有说了一下,深圳这里好,空气质量是全国最好的!我听了,没有否认,是认可的。深圳的环境确实可以,不仅是绿化和清洁卫生,都是所走过城市最严格管治。深圳还出台了一个,关于特区控制禁烟条文,几乎就是只能在自家里抽,出到外面公共场合都不允许。至于什么单位餐厅、交通工具之类更别说了,罚款之严格50——300,公司的话可达1——3万。看看这些数字就知道,是真的严打严抓呢,不容许任何的疏忽。所以,在这里,走在外面,很少看到有抽烟的,不会像北方,出门就是烟味,闻那个二手烟,让自己饱受其害。像在北方,家里就养着一个,最能抽,抽得厉害频繁。让为病情着想不要抽,那么一会都容忍不了,是没有那体恤珍惜之心,想到对疾病不好,就如从不在意过,你病成怎样,与自己无关。外面抽个不停,家里还烟气萦绕,原本就是呼吸道问题,那难免是要受影响了。

  

  不能不说,城市烟味的减少,很大程度是可减低空气污染指数,因为那原本就是于身体有害,若人人手里都抓着烟把,那是不得了传播的毒气弥漫。其他城市就很少见了,是指对吸烟人群怎么关注,无不是自由型,导致越加的盛行。我想,香烟在深圳,只怕都不好销售吧,因为就没有群体了,禁烟如此的严,你想抽都不行了。难怪在便利店里,几乎就没看到有烟的踪迹,我都感到奇怪纳闷了,原来是杜绝源头而不能滋长。又想到,若是北方那个男人,过来这里,只怕都不适应了,他还想能像在西安猛抽得厉害,到时就是罚款退财了。怎么又想到那边去了,原本就不应该的,却总会事事触动,禁不住的又联想。忘记一个人要那么的难,抛却一份情更是谈何容易,就算是分离而曾经的爱在心底,随时随地都会触动往事触景伤情。

  

  那时,其实心里是在想,微微的叹息!深圳,这里空气再好,环境再适宜生存,却是不属于我,容纳不了。没能力在这定居,就算于我的病再有好处又怎样?如果不是因了死亡,也许我连对它的回首都不能,不会再回到这里来,体验最后的经历。有的地方太高洁了,容不下我的低微,就像有的人太清澈了,也容不入那俗气污流。这原本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环境啊,我回来之后,都不会再常发病了。如果是在这里,我的病会有指望,我的人生也不会无望。而事实是,在这里彻底的“绝望”,要推入死亡之渊!找不到能托梦的,而以自身之力更不可能,在此闯出一片天下。为真爱偶然来到,却又紧紧收住了心,从此再也不能割舍的情绪。是爱丰富了城市,还是城市更增进了爱,而不管哪一种,却都是不能拥有的叹息。深圳,如同真爱,都是要拿性命为你陪葬,是否那样才足以歌颂?从此人间再不能淹没,爱的足迹。你再不能隔离,那些泪眼迷离……

 

  检测结果出来,就是用药治疗了,提出“三联合一”疗程法。这是他们医院专用术语,非专业性不能理解,说来应是,三种仪器的共用吧,一次性都做完算一次。我最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上面价钱,全部好几百,当天连检测就得一千多,得做好几天,必须做足疗程才行,否则难以彻底根治。我这一看,心就发慌了,得要多少钱呀,好几千不止。可是,你也不能不做,普通医院就没法治,只能寄于专业了。想必,就算换了别家,比如“瑞敏”那个,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方法基本是一致,而那边属于市区只怕更贵了。也就是说,我省不了这个钱,除非就不治,但那样是受不了,没法生活了。如此,我自是问了,这做了以后,花了那么多的钱,会有效果吧!表示出,心中疑虑。不能不忧,这么大的钱,若达不到改善,那就真是太糟糕,白扔掉了。而这对我来说,多么不容易,原本就困窘,若不能保证,是不能不敢去赌的。医生听了说,当然有效果了,放心!是那种,完全能给到保证,而不是说看情况,有所含糊闪烁。如此,我是安心了,至少可以保障到,免却了后顾之忧。想想,这是专科呢,又花费这么大,理论上来说,也没理由好不了的,否则他们的水准就太差了,那面牌子也该摘下不叫专业了。

  

  交钱,刷卡。又没了一千,心疼。病起,吝啬不了。一楼交费,二楼前台,那里有护士,交单等安排治疗。当时,我在前面座椅上坐下,自顾嘀咕着:又得看病,整天都是到医院!就那种,作为病人表现出的不良情绪,难免失信心和厌倦。对方听到,说了一句,没事,小问题而已。是那种,安抚人的语气,给予病人打气,安慰鼓励,让看到希望。就不是像北方那些医生,个个是言语不断挫伤打击,让病人更加的泄气彻底的绝望。前者,是面对面,医者对病人的雪上加霜。这个,可谓毫无相关,我只是感叹了一下,作为旁人的她听到了,都会站在医生角色给予病人勇气,对抗病情的信心与力量。他们那边,是不停夸大病情,让病人觉得天都塌了,就没法治只能等死。这边,哪怕是多么天大,都形容成小事一桩,让病人觉得可治,不要放弃。同样人员,两种面貌,多么大的差别,传递给病人完全不一的信息。这就是品德素质的问题,放在那个岗位上也给玷污了,医生那份神圣的职责!有多少可像上面的宣传字副中所写:你的健康,我的使命。还是,你的钱袋,我的砍宰。就只盯着钱来看,全部服务于金钱变质的医治。

  

  我感激对方的劝言,虽然也是帮助不到什么,但却能温暖到那颗备受太多波折的心。她是不会知道,这已经是那个女孩,所进入第28家医院了,且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她的一生,就是这样,不停地奔波在医院之间,饱受着疾病的困扰,承担着种种苦痛,吃了一辈子的药打了一辈子的针,如今要走了都还得继续。更是,身边从来没有一个关爱的人,有人陪伴有人心疼,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孤单来去的身影。她就是这么样,艰苦地在人世活了二三十个年头,到了最后实在无力了而不能不放弃。都会结束了,再也不需要了,所有的所有…… 

 

  说说,治疗过程。首先是,打免疫针,调节身体免疫力。医生当时说,用了这些,我的鼻炎、气管炎都会跟着有好转,但那个时候没明显发作,也是不能即刻察觉得出来。但可以预知的是,这既是对于整个身体的调节,自然会对其他病患也有改善作用,至少日后不会那么频繁或严重了。

  

  我之前,在北方时常发病,那时就有想过,找医院,有没这方面针水,可以增强抵抗力,把体质提上来,就不会老病更钱扔得多,反反复复是多少不够花。可是,我终究没有去尝试,不知是生活疏忽了,还是说考虑到经济问题,就此搁下了。身边那个男人,更不会想着带自己的爱人,寻尽法子的把她身体治理,而是任由看着步步下滑无动于衷。原来,并非不可料理的,医院里面,不一定都是治病,也有可以针对身子的调理,比如身体虚弱差劲,免疫力下滑无抵抗力。都可通过针水注射,让身体失衡的部分调整过来,恢复到一个正常人的状态。我后面提到这些时,医生又给开了种药物调节——“转移因子胶囊”,两盒一百多。贵点无所谓,至少好过病时去医院,那花的钱比这个更多且受罪。那就是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能够通过内部的细胞功能调理,达到一种均衡状态而抵制外界不易发病。这在医学上又称传输因子,由具有细胞性免疫功能的淋巴细胞产生,运送父淋巴细胞的抗原特异细胞性免疫 (迟发性过敏反应) 到未暴露或原生的淋巴细胞。看着可能有点难以理解,而我们一般所用是来自于动物身上,难免会有不安全系数比如副作用。当然任何事都有弊端,药物也一样哪个都是,但至少在大的方面能起到压制就不错了。其实我的病是多么好治,不是什么绝症大病患,就只是一个“安稳加调理”便足以,偏偏两样都要不来。也不能怪,怨你自己,非要追求什么真感情,不求物质不要金钱,以至生活过苦,加重恶性循环,身体永远好不了只会败坏,而最终要付出性命验证真爱的代价。

  

  我的心情并没多大欢喜,相反却是更沉重叹息!在生命的最后才用上,还有何意义呢?就算能发挥作用,也没多少时日,没那必要了。如果在北方,就会注意到这些,我的身体不可能会垮成这样,更逼回到南方的死路。如果早在过去那时,就能把这些都运用,我的身体也许早就好转,成为正常人般,而我们如今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了,过着幸福平稳的日子,不可能会是最后分离的背影,更是如同真爱的生离死别。当然,这并非仅仅是怪那个男人的粗心大意不够用心,更多应是现实的缘故。看看,我们最初几年,在北京过的什么日子,糟糕到饭都要没得吃,白粥加盐青黄不接,怎么可能有能力去治理?就算是有那样的心,也是有心无力达不到。可见,又是天意在搞鬼,背后有双手在操控着,才会设置那么多的磨难苦厄,非要把生命步步推到绝境上。这从以往所靠近的男人也可看出,哪一个不被我拖累得半死不活?正如西安所言,靠近大人物也会被逼死,真的就是“克星”灾难般的命,出现到这人世专制造祸端的。可能是因了真爱那份三生世轮回孽缘吧,前世造下的罪今生没获得那个男人宽恕认可,所以我还得继续为自己属罪永无休止。

  

  这个针水,手臂和屁股各打一针,前者比较胀痛也忍了。其实我最怕打针了,说来就跟小孩子胆怯,是因为从小到大真的打太多了!一见针就怕,本能性的退却。还好很快打完,痛苦的过程快速过去。最糟糕是那个,脚底打针。你是没体会过,不知是什么样的感受,那和打身上完全不一的!因为,那是薄薄细嫩皮肤,针扎下去是明显的疼痛。大家试过,抽血,普通一点的,不抽手臂,手指上面。那的皮肤也是嫩细,拿个针戳破再挤血,是不是也很痛,还难免吓人了,都不敢看。这个,趴在床上,翘起脚底,护士抹酒精,涂了很多一大片。医生抓针来打呢,还不能交予护士,估计都不够水平担当。我心里是怕得不行,却也没法躲避,不停问着,要打多少,会不会很痛!事实就是痛,哪怕扎下就拨出,那个扎入过程就痛了。而且,还不是一针两针,一只脚底四五针,你就知道多惨了。真的是,强迫着自己忍受,咬紧牙关去面对。当时,我是这样安慰自己:想想,别人那些得绝症要动手术,岂非更严重更痛苦?相对来说,你这点病痛算得了什么!至少还有得救治,而有的根本就是无力,更加的悲怆无奈。然后又说着:为了把爱进行到底,再多苦痛也承受了,还会在乎这么一点。如此,就像找到了动力与信念,没那么畏惧与害怕,有了勇气力量面对。打完时,那个天都开阔了,像从地狱转了圈回来,不用活受罪了。还好,这种疗法,只打一次,要是也像其他,天天都打,真的是没法想象的可怕!到时脚底都是伤口,痛得人都要走不了路了。这又成了,今生看病中的超体验了,从未有过的尝试经历。真是,好的坏的,都给放一块来了。生命的最后,出现那么多美好,却也有不好。

  

  跟着又回到,打免疫针那里,护士给身上贴药膏,肩膀背后穴位那里贴了两个,肚脐眼也贴了一个。这个,也和普通药膏贴不一,还有不知是否自制膏药,黑色的瓶子装着,用棍子剜出一点抹到中间,再给盖上那样。不知是哪个发挥作用,过不多久,就会有点发烘还觉着痒,应该是发挥药效了,在渗入肌肤吸收之中。也不知这样是起什么疗效,既然医生安排,也便听从接受了。那里,还有人在进行拨罐疗法呢,中国传统中医之道。我们在家也试过,父亲在世时,看给人治疗过,只不过用的东西没那么先进,是个透明罩子。家乡是用的牛角,尖尖的,里面放上棉花酒精,点燃之后往身上压去,就紧紧吸住了,看着还蛮好玩,不知做起什么感觉,倒是没体验过。写到这,不知为何,提到父亲字眼,就让我心酸了。他也成了,最能触动心底哀伤,仿佛就想要哭的酸楚。很快都会在一个地方了,不会再是阴阳相隔两两分离。

  

  做完这些,到了中心重要部分,对脚部专门的仪器治疗。第一个,“加强型冷热喷”,就像蒸汽类型,不停地喷出雾气,对着部分吹着,挨近还会成为水汽,脚上看得到湿。它的作用就是,消炎杀菌,还可用于美容,补水清洁弹性,延缓衰老缓解疲劳等作用。床有点矮,它又有点高,还不能自动调高度,总是拿个枕头把脚掂高一点,以让能更加接近效果更好。这个,十分钟,完毕。

  

  做完后,给脚抹一种白色药膏,准备接受下一轮的照射吸收。护士也是拿着个小瓶子,上面装着有,拿棉签沾着。有的会涂得多些,有的又比较薄少,给人像吝啬的感觉,还不舍得用了。经常,我都会叫着,这里那里,恨不能全部厚厚抹上,反正用不完也是扔掉。对方有时会说,这好的皮肤就不必了,意思可能还成坏事吧。作为病人来讲,花了那么多钱,自是想着都尽可能的用上,免得就成浪费般。我们不心疼那钱呀,自然是希望更全面更彻底,心里相对要平衡安慰些了。

 

  第二个,“电灼光治疗仪”,这个就不是喷雾了,而是红光照射。所闻是属于红外光,能促使病变组织蛋白质固化、坏死,并产生一系列良性反应,促使新的鳞状上皮细胞生成,恢复创面,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应用我的脚上,倒是也适合,正是有水泡起皮屑,可以那样去修整,回复到原先的光滑面吧。这个光束,有点小是比较集中,不是那种宽大面积,有时还得有所移动,也像上面那样,比如照了脚面又到脚底,要全部都有所治疗到。20分钟,结束。

  

  第三个,“LED三频光动力皮肤治疗仪”,最大最重要一个。有红光、蓝光、黄光三种,我只用到了前面两个,医生说那个不需要。作用是,把红蓝色两种光频转为细胞内能量,加速细胞生产过程循环,刺激纤维细胞原产生胶原蛋白,修复肌肤,不会对皮肤产生任何伤害和不适感,是目前最有效、最安全的冷光美肤方法。看来,更像是用来美容,本身这些也是兼备,像青春痘、粉刺、雀斑之类,都是可适用。可能有些过去也是这方面,未必是治病只求爱美,像很多女生就会来了。她们是有钱还能讲究,我们却是连病也要看不起,富裕与穷苦的两对比。这个是比较大的面积,直接就把一双脚罩住,再不用移动来去,所有地方都能有光照射到。这个,最长时间,30分钟。

  

  说来,这个治理,几乎就以“光”为主体,就不是靠往常的吃药打针之类,那些传统的疗治手法。想不到这个光有那么大的能量,还可以用来治病,真想不通是怎么样的原理,非科学医学家难以解释理解。它的好处就是,光动力是冷光源,不会产生高热,也不会灼伤皮肤。确实是,在那照着,毫无感觉不知,甚至打针疼痛都没有,病却能慢慢好了,确实是厉害。更加佩服咱人类了,可以开发出如此先进的技术,真的就是太创新了!当然,这些仪器,都是来自国外,几乎无一不是美国进口。我们国内,就别说了,连像样的药物都研制不出,世界药业排行榜上不去,怎么可能生产出如此顶尖的医疗设施,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了。还有“EX-308准分子激光治疗系统”,也是美国产出,被认为是皮肤病治疗的巅峰之作,集成308nmXeCI准分子激光光源、150Hz的准连续纳米调制、较新的液体光源传输(LLG)等多项世界顶级技术,可有效治疗白癜风、银屑病(牛皮癣)等顽固性皮肤病,治疗过程安全无痛、高效便捷。一看这些陌生字眼,真的就像走进了另个高端世界,我们常人完全不能触及的尖端。若非托了这次脚病的“福气”,我也是不会知道,并能那么“荣幸”的体验了。又成为了今生的创记录,生命的最后会破了那么多,真不知是福还是祸,正如相遇的对错,成就了人生压垮了生命。

  

  “QK纳米光治疗仪”,不知是产自哪,网上搜索不到。医院里也有,只是这些,我没有试用到。会留意是因为,纳米那个词的解释:一根头发直径0.05毫米,轴向平均剖成5万根,每根厚度大约一纳米。晕,那得多小,还有存在吗?得多少千万倍显微镜,才观察得到物体。分成一百根,或一千一万,都已经够厉害,现在是五万根,实在是难以想象怎么分得了,更别说还可去计算面积大小了。我们人类究竟是怎么样,可以进入这些微观世界里去,真的是让人太难以置信了。人类确实有资格统领世界,就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运用现代化科技手段把整个天地宇宙都改观了。据悉,科学家们都知道纳米技术对科技发展的重要性,世界各国都不惜重金发展纳米技术,力图抢占纳米科技领域的战略高地。而就我们国度来说,纳米材料学领域取得的成就高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充分证明了本国在纳米技术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看了却在想,技术是过关了,怎么也没见能生产件多像样的顶尖高级仪器出来,也运往国外销售展示炫耀一下?还好意思说第一,所有检测仪器几乎都是外国进口,没有他们的支援医疗都要没法进行了!真的是只会看表面不看实质,撑着虚浮的荣誉实则是苍白无力。这些仪器,不用说也是天价,多少十万还是百万,自然这治疗费用也高了,一次是以百为起步来算计,这收回成本也真是不易呢。当然,医院更不用你担忧了,开得起还怕运营不了。就我们老百姓看个病如此之困难,不仅是忧钱还忧服务效果,往往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双失不见好转。

  

  这几个加起,刚好一小时,按理说是该躺下更舒服,而我也能借此睡上一觉。一开始也是,虽然空调有点冷,困累时还是能入睡。尤其是6月2号唱完歌当天,因为一天奔波辗转又回去得晚,早上又早起睡的时间就特别少。6月3号就诊时,最后一个我都睡着了,不知道仪器什么时候停了,直到护士过来叫唤才知,治疗完了该走了。可见,那天是如何的身心疲累和心力交瘁,让我快要累得倒下起不来了。那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可能也是夹杂着信念的倒塌吧,歌唱如写作一样支撑生存意念,如今失去就像没有目标与动力了。而在之后就不睡了,开始绣起“十字绣”来了,我都带了过去消遣时间。一个小时,又能绣上很多了,18号红线快完了。我还特意,给自己拍了个照,坐在床上戴着口罩,可认真有功了。大概也只有我了,还有这样的病人,生病了都还做着事情。是怕时间不够多了,只能抓紧能利用的分秒,不可遗漏都充分运用。

  

  还别说,这个光治疗真有效果呢。第一天回去,虽然还是会有痒,但至少明显好转了,没有此前的频繁与严重,稍微能睡上个好觉,不需要反复的起来折腾。第二天之后,晚上就不痒了,不用起来烧脚了,真的一觉睡到天亮,多么的难得!后面,随着慢慢治疗,脚底的那些水泡,突起的皮屑,基本都慢慢平复,看到和正常皮肤一样了。只是仍然还得做下去,现在只是好转改善,并未到根治份上,若中断相当前功尽弃,到时又得从头再来花费更多钱财,为了更长远利益暂时只能忍痛割爱了。

  

  我一直以为,治病也只是像传统的吃药打针那样,没想到皮肤病还有这么多先进疗法,需要用到那么多的现代化医学设备。我觉得我这脚,可真是高级护理,运用到那么先进的器具,都是进口更是价格昂贵。在这之前,我也一直认为,哮喘是最难治,最让担忧与害怕,而在治过妇科之后,才知如此复杂并不下于,但在这里,显然更在于其上,成为了最高难度的攻克,治疗手段用到了那样的创高。真的是,一个小小皮肤问题,居然要如此的大动干戈,费用就能一下花了好几千,是治疗妇科的双倍不止,就知道多么的恐怖与可怕了!真的是没钱,活着都成受罪,有病也治不了看不起。还是说又自己例外别人都不会,怎么什么事到了我这都会那么难解,不管是疾病还是爱情人生都走得曲折磨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