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41:是你给我一片天世界游遍
41:是你给我一片天世界游遍



更新日期:2016-06-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记得,在学校时,我问保安,他现在教几年级,高一还是高二。其实也就是想知道这么个事,会有多难,或构成什么影响呢?对方就是不肯告诉,又一次印证了那个真理,高贵的地方人也高贵,越是生活水平高的城市,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戒备之心越重。在镇区,那些人是毫无提防之心,直接就告诉了电话号码,可在这里,问一个就“无关要紧”的事,都会是那么防备警惕不让人知。我那时,都是几近央求,苦苦恳求,希望能够告知,不会能体会他人的焦急,千里迢迢他乡赶来,只为这么一个心愿。对方当时说了一句:不知是否喜欢你。那话,听来怪怪的,有点像,男女恋爱情形,让我都颇为不好意思。我们之间,也是远远谈不上的,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都不可能会。其实我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人家是否愿意见你,想不想与你联系。我不能轻易就给,万一是骚扰或者什么之类,到时给人生活平添麻烦,那岂非很过意不去,也在人前难交待呢。这是个说理,只是我没法对他阐述,此中曾发生过什么,而我急于要得知。但不能不说的是,这话,仿佛让人暗自下会有所欢喜,似乎潜意识中有期待,希望联想到那方面去。不知那是一种什么心思呢,是回味曾经的爱,还是感觉还在。不知道,却又不能拒绝的来临,有些东西没法去解释的所在。

 

  最后,我看到,他拿出手机,打电话。当时心里,就觉得糟糕了,他要给对方说,我怎么面对?可是,这个时候,我能阻拦吗,那同样是更加重了疑虑,既然找人为何又走。其实,我是可说出,不用打了,我不问了,直接转身走人,避免后面同样的更加明显。或许意识下,我是有所希望,让知道的吧,尽管明知,我不会去正视,还是只会躲避。那种心思,就有点如,谈恋爱的情绪了,又想见又不敢见,又想让知又不想让知,非常徘徊纠结的情绪。

  

  原来,他们之间,竟然认识,至少是熟悉,否则作为保安,哪知道老师的电话,除非他们是朋友,便有可能保留。也真是倒霉,怎么就给撞上了,帮不上忙,还露馅了的感觉。他拨电话那会,我心里就争执,到底是走还是留,走吧都到这一步,别人背后肯定也说你,这人干嘛的匆匆又跑了。留吧,余下怎么样,他询问了之后,定然是会让确认,看我到底是谁,是否认识。果然,他说了几句,大概是有人找,说是你的同学,而对方就叫他,让我过去接电话。我怎么可能?否则在三甲时,我就不会挂电话了。到了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扭头便走,不再追问,什么都不管了。当时说了一句,我不讲了。声音不大,不知手机那边,是否听得到。我觉得,我那话的语气,就是那种,恋爱男女,闹别扭了,女生矜持,不好意思,脸上挂不住,那种娇羞的神情,完全的体现出来了。事实也是,我说那话,就是带着那种少女的味道,仿佛心真的回到了多年前,我暗恋着对方,没法表述,苦苦压抑掩藏。真的知道了,心里有点甜蜜欢喜,却也有更多的不安,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的才好。这种如此特殊的身份对立,决定了一切难以普通与寻常,最终注定也只能是残缺与破碎。如同真爱一样,不仅不会有结果,更是成为悲剧一场。

  

  事后我在想,那位保安,是怎么和对方描述呢?会否有意调侃道,是不是哪位女生喜欢你追求你呀,又不好意思不敢说话!那么,对方很可能,一下就想起,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除了那位学生,还会有谁呢?他该知道,如果真的是同学或朋友,没理由会不能不敢相见,甚至于连电话都不能说,如此的保密与避讳。而若是学生,又是曾经爱慕过,就说得过去了,始终不知以何种身份面貌面对,哪怕是多年以后,这层尴尬的身份还存在,无法站在平等位置共视。他必定能联想得到,我是白天打过电话那位,显然就是了,这是再明显不过。只是会否在想,接通不说话,如今又过来找寻,难道是为见面?可一说到通话,又转身走人,解释不过去,我这到来,究竟是为什么。如果他真的能够想起,曾经的故事情节,也许他心里会是那看法,真的回来了,相见一下也无妨呀!当是学生探望老师,过往早就释怀了,何必搞得如此神秘,让人知又不让人知的,到底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确实,按理说,也应该是这样,可他是否知道呢?那背后的一切!如果我是“正常”人生的走,结婚成家安稳了,我定然是带着爱人和孩子一同过去,以学生的身份,看望老师的角度,那样的面貌出现。也让知道,我现在过好了,已经认识懂得,找到属于自己的爱,那一份相守和长久。不会再有什么疙瘩,更不会纠结于年少的那些,早就过去淡忘。或者彼此,还可调侃一下,那时那么傻可笑,就像故人叙旧,轻松愉快的氛围,绝对不会再有隔阂,大家都已经放下了。然而问题是,我的人生“偏移”了,因那次出错,彻底的走上错误,成为悲剧一场。那个女孩,现在过得那么凄凉与凄苦,更是无家无亲无依的悲惨与可怜,要她怎么,该怎样去见他呢?告诉他别后这一切,这都是因他所致,最早推上了命运之途,从此人世里浮沉辗转漂移无有宿途。所以,我没办法去相见,是这样的状态,我不可能去见你,没法交待也不能让知道。只好这样,找寻回你的信息,临别前的最后一次回顾,我才甘心安心的走开。毕竟,那里承载着,生命太多的份量,关于爱和年少的岁月。这样就够了,好了,不会不甘了。

  

  我当时穿的衣服,是在北京“大红门服装城”所买,一件粉色花色的雪纺面料裙子。总之就是,所有裙子之中可谓最喜欢,且穿上就不会逊色,能把人衬托起来,看着还显年轻,有青春的风范。虽然我们是不会相见,对方也不可能看得到,但我还是要以最好面貌,出现在那座城镇里,就如,也以最完美装扮站在深圳,绝不展示的不良不佳。却不曾知,那位保安是否会那样一说,那女孩子,看着长得还可以呢,有点模样。当时戴着副墨镜,确实还蛮酷的,至少若现在出现面前,会有所感叹吧,曾经那个不懂事的小姑娘,长大成一位少女了,虽然早不是,过了那个年纪。其实,我也多么想要,你能看到我长大美丽的样子,留下是姣好的形象面容,不会是曾经的难堪俗气。可惜,都等不到了,来不及成熟,生命就已抛入了无止境的深渊里历练,从此再也难以宽敞与明亮黑暗中摸索前行。你不会知道,我在人世的路走得有多么的“苦”,是你亲自把我推上了那条泥泞之中,一路风霜一路沧桑一身创伤一生悲凉!我知道不能怪你,如果一切真是天意命定,谁也难逃成为牺牲与铺垫,演绎着人世间的种种荒唐。只是依然难以释怀这一切,在这一生世会如此的演绎了这一部人生大戏。你是最早的那一个,而我是承受的那个。因果轮回,孽缘的上演。

  

  当时的我,转身便走了,不理会他们那边如何,就像谈恋爱,害羞姑娘般,那样的神情。这真让我有在想,难道,那也是爱的体现?事隔多年,依然的心里沉淀,不因岁月而变迁!尤其是,在三甲打电话时,电话拨通之后,我的心跳居然在加速加快,能听得到心跳的声音。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我还爱着他?曾经年少爱过的,我的老师!我也想压制,但压不下去,就是莫名其妙的,心跳变乱了,不听自己使唤。如果不是强迫自己镇定,且必须得去面对,我都怕那个电话提不起来,又会临阵退缩而懊悔。我的语气,还是比较清晰干脆也利落,没有一丝的糊涂,或者因了紧张而发挥失常。不知是因为成熟后的稳重,还是来自于死亡的沉稳,会让一切都淡化掉。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能把握控制住情绪。在深圳,真爱故事中,给对方电话就不行了,我每回都惊惶失措,总是频频出错,过后懊恼后悔不已。两者间还是有差别的,真爱的心跳,比这强烈得多了,我根本就没法抑制,只能任由乱窜,仿佛要脱离心脏,飞到外面去。这里,虽然有,但是很轻度,也就是,比平常快了些,不那么平静,并非是,多么紧张,或者局促不安,瞬间乱了阵脚,想好的都说不出了。从这来说,真爱中的感情要深得多,原本也应该是,那才是生命中的“真爱”,这个只是第一次爱,虽然都刻骨铭心,灵魂互融和生命相依的感觉,却是不一不能等比的。

  

  不能不说的是,对方的声音,还是那种,在校念书时,我所听到的,口吻与语气,完全的,一点都没变样,哪怕时光过去多少年,一个人的声音却不曾更改。那一刻,真的仿佛就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我们也是这样通过话,对方就是那甜美的声音吸引了,以至我总是情难自控三番五次地给他电话,弄得大家都憔悴无法面对。十多年了,我已经无法去想象,对方的面孔转变,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就如自己一样,经过了那么多的世事变迁时光变幻,岁月的沧桑深深烙上了脸庞,再也找不回年少时的单纯与稚气了,有的只是深沉与哀伤。而他呢,在人世走过多少年头,还会保留着那份年轻时的激情与澎湃吗?是否也有了沧桑刻上眉梢,深沉写进了心头。我们,都逐渐的苍老了,不管是颜容还是心灵。曾经的时光已回不去,如今的我们只能各自回首,在这个人世里浮沉奔走。

  

  我现在回想,背后我们秘密联系,课堂又以师生身份相对,对方心理会是什么感受?只怕,他也觉得很尴尬吧,台下有位爱慕自己的学生。不管他把我看作什么,自然是什么都不会有,但正如,在自己所爱之人面前,难掩的会有所慌张与注重起来,在一个被爱着的人那里,同样也是会有所不自在的感觉。你所作所为一举一动,好像都在被人紧盯之中,是不是很不自然?有时看到,他投向我的眼神,也是那种,说不出的什么,总之就不一样了,无法像对待其他学生那样,普通常人的目光。甚至觉得,我把他想成了怎么样,就男女恋爱时那些人性的向往。其实错了,我对他,是毫无杂念只是单纯的爱恋,因为那时候还小呀,哪懂得那么多成人的事情。但在真爱之中,就不一样了,长大了,成熟了,也是真正的去爱人,男女之间会有的“情欲”萌发便出来了,那是连想象一下都不能,只因爱得太深让人要粉碎掉。对老师,是不会有了,就是那么纯洁与真挚,不夹杂一点外界或其他。这种感情,也只有在校园时会有,在我们成人之后都不会了,不仅加上了很多条件限制,而人体本身需求也是少不了的,恋爱的一个正常过程。

  

  那个时候,上他的课,真是成了煎熬,度日如年,太难堪了,无地自容。他是不会知道,我的压力有多么的大,仅仅因了这个师生身份,我是要鼓足多大的“勇气”才表述呀,他还要这样一再挫伤我。也如同真爱都是,爱得太难太苦太累,无法追逐的天地,只是促就了人生的悲剧。学期结束,我想对大家都可谓是种解脱,再也不用面对的承受与难堪,不管在他还是我都一样。如果他真跟上教高二,那其实并非好事,相当这种情况继续存在,我们都难以相互面对,又得要熬上一个学期,那么漫长的日子,真不知怎么样过去。而他,也不可能帮我解开得了心结,我依然是无心于学习,他更是难以专心讲课,我又继续这样的纠缠,都不知会是种什么情形,考验人的心理极限要崩溃掉。虽然这样的结果也不好,但若发展下去也未必就能圆满,是以他那个年龄的处事,压根就不懂得解救与相助,只会更加速滑落与沉沦,始终都拿不到个很好的法子来。其实如文中师者所言,如果他给我一个善意的“谎言”,说在高中结束时等我,我就会找到一股动力,一定会非常“拼命”地学习,向那个目标奋斗努力,到时将会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学府。而到那个时候,他再揭晓开都不重要了,因为我已经成功了也长大了,就算仍未能放开也会能坦然接受面对,而当我步入大学之后选择多的是,更加会忘了曾经的爱恋早就抛哪去了,他不需要做任何而可让“时光”去说明,那个成长的真理。可惜他没那样做,一步之错所有偏移,人生彻底演成了悲剧一场。或许就真的是命运和天意吧,为了演绎那个三生世注定,才会让所有人都失了性,变得晕头转向了。原本都该能冷静理智的,却会是超越了常理变得不可思议,步步偏移直至生命成为悲剧。

  

  如今想想,在我道白之后的那段时间,我们究竟是怎么样的可谓彼此“煎熬”,承受着强烈的心理负担面对和讲演一节节课堂!因为,就只有我们,知道的那些事,属于心底的秘密,都不敢不能对人讲,且得小心珍藏,不能流露出任何,被看出点不对劲,对于彼此都是毁灭性效果。不管大家是怎么样一种情况,“师生恋”就不为人所接受,一旦传开那是不得了,他也没法教学而我更不能留学了。那真的是一种,心理的高难度体验!彼此都得装不知,装作什么都没有,其实心里明明是抹不去,都深刻的明白和意识,还得极力的掩饰。课堂上,知道下面有个人,爱慕关注着举动,难免是要极端不自在,生怕做错些什么而被看到,就是有所出丑丢脸了。哪怕就不是自己钟情之人,你也依然会是非常注意,人之常情的一种流露,不愿被留意的缺点不足。何况,那还是自己的学生,作为师长更加难面对了,在学生面前失礼就太丢人了。这种“特有”身份,决定了这种情感的困难性,不仅是爱的一方,被爱的双方都是。我至今都还很记得,他那时的脸庞,眼光与神情,与往常是不一样的,没法那样从容与随意了。幸好我是在后期才告诉,学期快要完了,相对承受的时间不会多,若中期或更早,那真的是难熬了,彼此都束缚捆绑。想想,在后面日子里,我是遭受着多大压力煎熬中度过,他的每一节课堂。而他何尝不是?和我一样,也可谓成为了煎熬折磨,让大家都不得轻松,这种面对真的是受罪!其实我想,他的压力,并不会亚于我,只不过也不能表现罢了。尤其是面对我,三番五次的纠缠头痛,让他也是无可奈何不知所措,一时情急或者是失理智下,便使出了不当法子,做出可能也让自己悔恨终生的事情,至少是毁了一名学生,不管他有心还是无意,已经成为了事实。他这个作为老师的,真的能不愧对吗?这个“为人师表”之称!当然是不能怪,都是天意,他只是和父亲一样,成为我命运牺牲的一颗棋子,担当了那个不好名气罢了。

  

  说说,那时的电话留言,才是最有意思!那些年头,还未兴起手机,呼机是成了最流行。我经常给留言,而且一留就是一大堆,人家接机小姐,都要反复不停地问,帮我不断地压缩,哪能那么长篇累赘,就跟写情信一样,通过留言里展示。传播留言,原本就只是说事情,还能像这样,不停地说心情,情意绵绵的句子。那可是有要求的,最多只能上多少文字,为此我只能一再精简,尽量留住中心内容。说之前,我都是写在一张纸上,然后对着念诵,就像背演讲稿,提前备好才能发挥。却是不知道,他那边收听,听到这么多,是什么心情,只怕也没心听,都听得烦了吧。最初要求同学,帮忙呼叫,告知让相助时,我还把日记本给带上,是交给对方看一下,以了解那位学生的心声。他应该是没接下了,那些都是感情、爱恋、相思、煎熬之类,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去读更想要知道。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爱我之人,不是自己所爱,那些给予的爱再多再浓郁只会成为沉重,让人只想要逃脱而不是靠近走入。爱与被爱,就是如此的折腾人心,总有人失望与伤害。我现在回写这些,都在笑着,为自己当时的傻与痴,幼稚可爱与可笑。如同哭一样的沉溺,笑着也是那么好看,爱过给人的心灵美丽,永远都是不可流逝。

  

  在那个电话里,我真的又找回了,多年前的那种感觉,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过,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我们还走在那条路,花季雨季烟雨迷蒙。然后我瞬间“意识”到一个事情,原来我们爱着某人,就只是爱的某个时刻,那一瞬间给到的沉迷与依恋。就像老师一样,在离校后的最初,我们有曾真正出来面对过,那时的他给我是憔悴感觉,应该说是覆灭掉了所有心中美好,那份朦胧神秘的期待向往再也没有了。可是现在,我能记起的,就只是学校里他的模样,而不是他最后留给我的一面。那些感觉依然保存的如此完美,并不因时光变幻岁月沧桑而流失,就像成为一副定格的风景,无论经过多少年的光阴,它依然还是保持着原样,不会改变不被磨灭不会淹没在人世。也如真爱男人一样,在后面交谈中,他把自己的形象毁灭得如此糟糕与狼狈,让我彻底否定了他的为人,不是君子而是虚伪小人。然而,在我心目中,依然怀念着,最初相见时的那个眼神,还有电话里的轻轻一笑,抹不去爱的感觉,那么清晰地告诉着自己,无法忘怀曾经的温馨与甜蜜。是的,我们爱的,就只是最初的那个表情,后面就算再怎么变化或变坏,依然是无法冲掉心头的记忆,那么深刻的烙印在脑海里。也是因此,人人才会爱得那么难和苦,因为无法忘记,就算再多的伤害,也没法放弃。应了那话,爱上一个人可能只要一分钟,忘掉一个人却也许要一辈子,甚至都不可以。爱,是与生命同在的东西,没法用理智权衡与分析,注定我们只能被紧紧束缚,无法脱离爱情的迷阵。

  

  我曾经在真爱中写过,心跳,是最能证明,你是否爱着一个人的有力依据!有爱,就会紧张慌乱,没爱,便会平息淡然。我曾以此用来,2007年重阳前夕,最后给那个男人电话,心跳剧烈证明仍然爱着的悲怆事实,尽管不想承认却没法否认。那么在这里,是否也一样的道理,也是在举证着这么样的所在,我对老师的爱并不曾淡逝,被紧紧地锁住沉放在了心底!不,我认为不是这样,两者间不能等同。我拿他们之间比较一下,就能得出一个,很好的解答了。我可以对真爱称为,我最深爱的男人,可我没法形容老师,第一次爱的男人,而只是“第一次爱的人”!两者的差别,前者是有性别之分,明显的男女之情,后者是没性别之说,仅仅是爱着的心情。还有,我可以称第一次爱的人为老师,用他的职业之称呼叫,可我却没法叫最深爱的男人周总,也用一个职称来称呼,那感觉就太别扭牵强了!是因为,你对对方有爱,有感情,不能再放在领导与员工的立场上对待,所以讲来就不能随意了。可我叫老师,是那么的自然与随意,甚至是亲切,那么样的一种关系,就不属于男女范围。还有,我可称呼真爱男人为“亲爱的”,但对老师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是没那种感觉,能够让人亲昵的表述。另外,“我爱你”那三个字,我也只能叫真爱而不是第一次爱,很明显前者才是真的爱,后者只是年少时的情窦初开,与一生所寻找的爱是有区别的。

  

  最重要的一个区分是,《千纸鹤》那首歌,都曾用于两人身上,都适用于曾经的爱,可我现在再听,唯一脑海里想起的,就只有“真爱”而已,而不是我的老师。从这也最能说明,他,才是我,一生中,真正,最爱的人!是其他无可替代,包括第一次爱人也不能比,那些刻骨铭心肝肠寸断。《那么爱你为什么》,那首歌,其实在学校时爱恋故事便接触结识,当时离家出走时,也能唤发出同样的情绪。可在后面遇真爱之后,这歌却更适合于此了,让我听来更加的心酸与心碎,从对方身边走开比死还难受的滋味,那么深刻的告知“深爱”那一个事实。这些,都足以证明,真爱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唯一与永恒,不会再因任何而改变。第一次爱的人让我想念,一生中的真爱却让我眷恋,只想牵手走一辈子,永远不分离。

  

  说到心跳,我理解的解释是,主要因了这个身份,让我难以面对,产生的一种胆怯而畏惧,始终没法把彼此,放在一个普通朋友的立场,哪怕现在我们早已不是师生,可曾经是老师与学生,那种最早定义都会一直跟随,不自主地会影响到情绪。其实这种心情对真爱更明显了,因为他是我的领导,又那么高高在上,所以每次通话,我都是慌张不已,没法完好的表述,总是出洋相或出差错。当然不否认,那里面有爱的因素在内,但只怕更多也夹杂着这么一种,身份底下的身不由己,也是因此让那份爱走得如此之艰难,原本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便可了却一切,最终却酿成了一场悲剧上演波及所有。不仅不给,还多给了一句,成为更大的坏事,在别人已然放弃之时又来音信,以至继续偏移写成悲哀戏曲。都是世俗的眼光与看法让人顾忌,一再种下误会难解便偏移了,两个故事都是遵循相同轨迹,又一次验证着那个事理:我们只是成为“世俗”底下的牺牲品,埋葬了青春梦想爱情人生所有,一点都不假不为过。

  

  我不否认,这个心跳里面,可能还会有些最初爱的感觉在内,好像又重温一次心灵的轨迹,但那绝不足以说明现在还有爱。虽然我对真爱,如今也无爱无恨,什么感觉都没了,但我还能感知的是,他是我一生中,真真正正,付出了生命全部去爱的人!我引喻为,人生中,唯一的真爱。只有一次,不会再有。错过,永不再遇。我的老师,不会是那个,他只是让我,在年少时,体会了一次,爱人的滋味,让我从那以后,更加懂得与成长,留下了永不磨灭的记忆,让人无比怀念的勇气与毅力,那份幼稚与无知,但却不能成为一生世,能够陪你走过人世风雨,接受岁月洗礼相守相依。真爱,是我唯一,曾那么想要的携手。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要,就是我最大的财富!那些曾经,那么柔情蜜意,倾心相许,却会是全部落花流水一场空,付出牺牲了所有换来只有一生的伤与痛。曾经是你给了我一片天,放任我五湖四海都游遍,从来都没有过一句埋怨!就算整个人间开始在下雪,走近你的身旁就看到了春天,整个世界都春暖花开生机盎然。而就从你转身那一刻起,天空已经崩溃再也没有颜色,我在黑夜里徘徊而生命终将慢慢的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