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39: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39: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更新日期:2016-06-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开始尝试,做着种种努力,找回此前失散,生命中重要路过!

  

  2016年5月5日,给22章《走过天涯路还是回头》所写,想寻回的初中笔友黄志传去信,国内特快专递万般紧急!其实,我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哪里了,我只能抱着“唯一”的一线希望,往他此前家乡地址邮寄,具体是村里哪一户几号都没记录了,最重要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可谓是太高难度的投寄了!我只能特别添加了一个备注,曾在“广州美术学院”就读,可能会是位书画家,是否能以此入手,找到对方所在。信里内容如下:

  

  抱着尝试的心情写这封信,不知能否顺利送至!

  念书时的那位笔友,还记得吗?

  因为后面辗转,就一直失联系。唯独的,广州火车站见一面。

  那位朋友想找你呢,多年后问候一声。

  如果是,可以回复:《95134####@qq.com》

  如果是他人,烦请转告一下,谢谢!

  

  很简单话语,不敢表露丝毫情绪,因为我不能保证,此信会否被其爱人先拆阅,万一引起误会不悦就不好了。我不能给他人带来干扰,只能站在一位朋友角度,尽量的语气平和低调。然后也不确定,是否本人能收到,或是亲人朋友拿到手,补充让转告,多一份希望。我没敢留,自己最常用Q号,因为上面有自己所有故事记录,怕会被登入了解到更多。若是本人倒无谓,我迟早是会告知的,让了解彼此转身之后一切。若是其他人,就不好了,尤其爱人之类,总之不便被得知,便只能留一个,不常用的号,先拿到联系再说。没留公开的网易邮箱,是因为,我就不想接受邮件,也从不进入查看。如20章《青春不死永远的爱人》所言,谁给我发信想说什么,我都不会看到听到了,不要再来打扰我,人生最后的平静。如果留了那个,我就得常登录,上去查阅,难免会看到一些熟悉名字,虽然也许是好意问候祝福之类,只是都没有意义挽救不了任何!一切在现实中,太苍白无力了。不想看,哪怕只是个题目,都让心有所扰,非常的排斥,那样的心情。

  

  手机浏览器观看小说,每回打开难免一些推广性文字,关于社会性新闻事件,我都会用手遮住,就特别的反感,不让进入眼帘,让心里藏事情。以前电脑打开百度网页,因登陆了账号,就会出现一大堆新闻推荐,让人想不接触都难。后来发现,退出之后就不会有了,上面还提示,就看不到那么精彩的内容哦!我心想,才不稀罕呢,就是不要触碰。我只求,什么都不要知,守着心灵的清净,再也不为世事挂碍。生命的最后,完全只属于自己,没有任何外界的闯入。甚至包括音乐,听完,有那么一点点的空白时间,我都不允许,其他声音进入,要用音频处理器剪切掉,让能够连接起来,一直播放不停。从这来看,我对这世界是排斥到了什么程度,真的就是只想远离,不属于这个尘世的所在。一生之中经受得太多,心太“累”了!累得只想封闭自己,所有人不知道找不到。我只是我,哪怕自生自灭,求一份绝对的清净宁静。

  

  也是在那里,发现北京结识的网友姐妹“似曾相识”又发信到那里去了,以前可能是用那Q号联系过。我自然是没打开,只是增加心里烦躁,就那感觉,还紧紧追着我不放,让我心灵不舒服。事实上,我给她发了小说网址,也没见她会上去全部看过(点击率),既然不知情不了解,有什么好说的?真正的朋友,若是真心关注,就会从头到尾看完,然后再给予劝解安慰,才有作用与意义。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形下,请所有人保持“缄默”,不要在那展示所谓的情意,显自个伟大般。事实也拯救不了,却还加重人难受,以自己那一套定义,不知背后多少的无奈苦衷悲哀!非人可更改,命运和天意,曲折离奇。

  

  那信,发出之后,一直没有音信,估计是,石沉大海了,找不到其人。基本也可预想,会是这样的情况,只是不甘心,做着最后的尝试罢了,赌那最后一分的希望。连老天也不怜悯了,这么个“小小”心愿,都不肯帮实现了。依然会呼喊着对方名字,时刻的念叼叫诵,是否能传递远方的人会听得到。黄志伟,你知道吗?你成了我,人生最大的遗憾!如果在我走前,我真的找不着你,那是我在人世唯一解不开的心结,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多么”的惋惜叹息……

  

  2016年5月9日周一,又一趟长途旅行。05:30,起床。佛前祈祷,出门。暂时走开,回来再相守。06:00,村口打车。06:33,到达,罗湖区新安路,“粤运文锦渡汽车站”。此前网上订好票,拿出证件与单号取票。其实不是繁忙节假日,我就不用着急,当天过去购买,随时不成问题,但还是出于保险起见,不能耽搁影响。那买的是8点,怕太早不好赶,步伐也不那么匆忙了,如此还得等上一个多小时,才能出发呢。检票时,工作人员提示,有班7点的怎么不买?我说,是网上订票,当时确定不了。过去后,对方叫唤,说可以改动,问要不要?如同飞机改早,自然是好事了,能快点到也不用等。当即回去,改班次,加收14元手续费,不重要了,能多点时间预留办事。

  

  进去候车室,慢慢等待。因为太早,几乎没人,后来陆续来了两三个,应是同一班车。那车,不用说,尽是豪华高级,深圳这还能放烂车,把城市形象都磨损了。只是这样的车,也坐不了多久了,有一趟到天堂的班车,会是带到最后的安稳平定。

  

  07:00,汽车准时启动,慢慢离开深圳。当时心情,也如飞行之旅,深圳,我又要暂别你了!我还会回来的,无论任何时候,导回生命起点。刚上车时,没几个人,路上经过站台,捡拾了一些乘客,否则也是辜负了那车程,人家的油费都要不够呢。以前走时也是这样,多有熟悉之感,只是这一次感受更不一,是生命最后末班车,带着走回那些经历场所,再一次回味久远往事尘封记忆,尔后将永久地抛弃不会触及。

  

  08:27,经过宝安区“沙井汽车站”,还未出境,仍然在这座城市。09:03,经过虎门大桥,离开了,进入东莞。这座桥,总是会让我生出诸多感慨,想不到又还会再回来,再次与你擦肩路过。你们永远不变,只是人儿已憔悴,逐渐的枯萎逝去。09:41,经过,佛山市顺德区勒流服务区。又到一个地方,最早踏入社会工作之地,又一个回首,多年后的事过境迁。11:27,中途停下,休息用餐。这回,不再像2010年的,出去会见深圳网友,连吃个饭都不舍得,捉襟见肘了,而是,一定要买到饭吃,不管多少钱。生命都到最后了,还能让自己连个温饱都成问题,也未免太可怜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也不需要节省,还能享受就尽情了。

  

  大多数人,是在旁边,吃那些小食、粉面之类。我找了好一会,才绕到背后餐厅,正点着菜,售票员找来了,说就要开车走了,不能久等。原本还想坐下,慢慢消受呢,还把人催急得不行。以前说没条件,现在没了顾虑,变得从容平静,却不能够乐悠了。只好让打包,提到车上,不那么方便的食用。15元,三个菜,虽然不多,也足够填饱肚子。那种感觉,好像就是,一生到头,终于吃了个饱。命运就悲惨到那程度,在人世活的日子,全部是泪水凄凉与辛酸。

  

  13:15,到达终点站,阳春市汽车总站。不错,我是回到家乡了,办理一件不下于真爱重要的事情。身上,依然戴着那照片牌子,一路陪伴同行,当时是低头说了句:“佛祖菩萨小金鱼,我们到家乡了,带你们到我的家乡走一下”。多么难得啊,之前才去了海外港台,到了上海大都市,如今又到了另一个遥远之地。你们也会是觉着荣幸吧,短短几天游遍了五湖四海,我带着你们飞越千山万水。虽然这里比较贫穷落后,比不上外面世界的繁华热闹,但是这里的空气清新民情纯朴,我们到这一走,一定会有美好收获,留下一个难忘的记忆。

  

  多久了,离开家乡已经有六年了,也是几乎在同一时刻与中山深圳的告别,而同样的又同时与你们团聚。回想,这一切就真的像是梦一场,如此的神奇难以解释。如同没想过还会回深圳,更是不会想到有天还会再踏入,这个生我养我的城镇。也罢,当作最后的回首,一一回眸与告别,捡拾生命那些最初的情衷,离去之前再一次热泪相送。先照相了,如同国外出行,重要难得的纪念呢,日后都不会再有。家乡,我回来了,记得我在这走过,不要为我叹息难过,因为我从来就不曾后悔过,哪怕是一种错,而生命有幸爱过活过,已是最大的收获!

  

  13:30,买票,城里汽车。一路上,不停捡客,人多得不行,没座位只能站。途中,上来一位老人,旁边售票员起来,我和她坐一块。年轻人心思,不免有所嫌弃,就是觉得,与老人坐一块,气息就不喜欢,一种普遍性心理。这是最初,但后来又改变了,心里在想,人都会有老的时候,我们这样对待他人,有天自己老了,还不一样?就会能体会,那种心思了!又想到,哪怕就是咳嗽吐痰之类,自己也病过辛苦过,如果他人也那样看待,心里会多么难受。谁都会有病患之时,会有肮脏不干净,没法保持斯文整洁,设身处地一想,豁然开朗了。这么一来,什么心理疙瘩都没有了,再看对方,就不会产生往日那些,不那么良好的想法了。其实我想说,凡事“将心比心”,真的没有什么事会过不去的,只要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想想自己的心情,一切阴霾都不会有了。我们谁都不能永远年轻活跃,总会有衰退老去,要面临生老病死那些疾苦。你只能年轻时风光,年老了一样,要步入那个轨迹,凡人无可逃脱。

  

  那条路,多年前已经修好,虽然平整,却是少不了的沙尘漫天飞,与城里高速公路是没法比。如果坐个摩托车或自行车,那人可受罪了,汽车一来全是沙尘,经常吸入都不健康吧。还好,我们那车子,现在都换成空调车了,全部窗户密封,再也不像以前的,得打开来透气,也是避免不了。一切都在发展中,不管是城市还是交通,只是为何自己的人生,永远都是倒退不能前进呢?从西安倒退回北京,从北京倒退回深圳,从深圳退回家乡,步步从起点到终点再到原点,此中却是经受了多少再不可重来。再没有哪一次,有这次走得沉重,因为是生命的最后了,给了我生命的地方,而又终究是要陨落。

 

  14:20,到达,三甲车站。那里,建起了一个,看着崭新有点模样的新车站,以往就只是在路边等待,没有一个正式的候车室。几年不见,倒是也换了面貌,一切都上了轨道,就你越加偏离,回不去而又不能企及。拍个照记录下,与家乡最近距离的位置,曾经也有过熟悉足迹,多年以后的再次回忆。

  

  那里,有个三岔路口,小时候跟家人探望母亲娘家,骑车回去摔倒差点毙命。如果那时真死在这倒好,不会有后面承受那么多生命的悲凉,还要一路造下如此之多罪孽,一份爱牵连牺牲那么多的演绎。如今我站在这里,就像那人生的十字路口,那么多方向不知该往哪走,而哪里又会是自己最终的停留。是否真的人间没有,爱的家园遥远到天国里寻觅。

  

  一步步,沿着大路往前走,走得缓慢而慎重,仿佛在走着,一条最长的路,那么的认真而专注。这是最后一次了,日后都不会再有。再一次感受,家乡的气息味道,就像曾经的爱还在怀里,温暖那冰冷的心扉。一生的漂流,又回这个小山村,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从哪里延升从哪里收回。

  

  途中经过景点,三甲中学,走过无数次,还在那里,依然不变。看着那些学生,真是羡慕,无忧无虑的年纪。我们都曾那样过,而有一天沧桑改变容颜,再也留不住的纯真,淹没生活浪潮。三甲市场,也来过,买过东西。以前,父亲也在这,摆摊看病。我都不敢最近的触碰,不能走进,怕看到熟悉的地方,再一次牵扯,那么伤与痛,不可抑制的酸楚,会让人想要哭。是因为这份爱,让一切伤疤剥落开来,是因为那人生,把所有沉积伤痕都浮现。逝去的人,永远解脱,留下的人,却会是成为生世折磨。

  

  提着个挂包,走得远了,很沉很累。想找个旅馆,走半天不见,后是问人才知。时光变幻,曾经的熟悉都成了陌生,再次归来,能找回的是什么呢?就连记忆都模糊了,寻不回那些温馨的片段。

  

  15:06,到达,“好时光宾馆”。那条路,也是小时看病走过,往那进去应该就是医院。现在也还有吧,标志性的公共建筑,不会轻易的搬移。在哪都留下看病足迹,正如到哪也流下太多泪水,用血泪渲染的人生戏剧,会在这一世里如此凄凉的演绎。

  

  进去,询问,开个最小最普通房,居然要60,我在深圳罗湖莲塘才50,这还不是县城,小小镇区,价钱那么高。不过,还别说,那房间,确实是有点,酒店型味道,有那么大宽敞,配备设施良好,而且还带有空调,难怪了,以往是没有。在5楼,我还问,是不是有电梯上去,对方说,没有,旁边一女听了,在笑,也是工作人员。确实,这是什么地方,以为深圳呀,大都市,一个小小的镇,还指望装上电梯,就是县城都未必,何况家乡这破地方。可能是,在外面呆久了,人养成了那种,多少有点养尊处优,一下难以适应家乡落后了。没有哪里会呆不下,只是我们往往忽略了内心需求,而尽向着那些虚浮的东西追赶看齐,而到最后才意识心灵的归宿才是一直想要的永久。

  

  把行李放下,稍微收拾一下,便出去了。我是去找,《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第一次爱的人,我的老师的住址。这比真爱更重要了,是他最早揭开命运序幕,把我推上了这三生世轮回,上演了今生这样的戏剧。如果我一直留校就读,人生是平顺安稳的走,不可能会经受变幻沧桑之多,压垮了生命写成悲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的真正住处了,只记得大概位置,曾经和同学街上看过店铺,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是否还会在呢?那么多年了,可能一切都改变,他早搬走不在这里,我有可能是白走一趟。但是,也如同台湾之旅的赌注,我也“必须”得走这么一回,否则我将不得心息,无法坦然离去。我只能,再和命运和老天赌一把,赌这份爱能否打动,帮我把心愿完了。

  

  记得,在深圳出发前一天,同样如国外出行的不顺,喝水时没拿稳,倒掉了一半的水,冲凉时,睡衣又落地弄湿。这样的事情,往常也是不曾遭遇,又是在这个紧要时刻。当时给我感觉,自然也是,不会又是什么不好预兆吧,这一次难道也如台湾的波折不顺?虽然如此,心里有不安,但还是不能放弃,必须去作努力,不管结果如何,才能甘心。当时也在佛前祈祷说着,我真的不相信,不相信你们会负了,是负了这份爱啊,那么多的人无辜受罪!

 

  那时,因前一天初一进山,人体许久不曾运动,小腿疼痛得很。我提着行李包,上下车都感觉费劲,得慢慢移动,就是那么样艰难的情形下,奔赴这趟家乡之旅。我相信,只要自己有诚心决心和恒心,再大的困难也会能迈得过去。前面那么多路都走过来了,这是最后了更不能退缩。

  

  从旅馆出来,我是对着身上挂牌,佛祖菩萨与小金鱼,喃喃自语道:希望你们,助我以力量,帮我找到老师地址啊!这一次,真的不要再设坎,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好吗?如此叙说了一番,心里有所动力,相信这份心意能感知,会带着我一步步走过去。

  

  15:50,来到一家“精品店”,询问,这是否有个,教书的?说,不认识,再不多言了。那是在附近,比较有档次的装饰,屋子里的人也跟着高贵了,就不会多热心,去帮你了解更多一些,而是,与自己无关,不多理会。难免有所失落,尤其是那不冷不热神情,让更加的看不到希望。我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哪家,只知道大概是那一片位置,而唯一的希望就是问人了,如果没人告诉,真的就是无计可施了。

  

  再走,旁边一家,茶叶店,进去,一妇女起身,跟随招待,介绍产品,推销之类。我说,没事,随便看看,不用忙活。其实是找人,并非买卖,心里不好意思,劳烦人家。旁边一男,听了,说,叫你坐下就是了。男人终究是淡漠一些,没女人的易交谈搭讪。留意了下屋子,看不到相同人员,无奈只得询问,这以前是不是卖钟的店铺?他们家原来就是,有可能改行或不做了。对方回,不是,一直都没有做过。那显然不是这家,又走错了。继续询问,抓住唯一机会般:你们认不认识,就在这附近几家,有一位老师,在阳春一中教书的?女人说,没有,又说其什么亲人,是教书。男人说,不可能是,年纪很大,七八十。否认,那就不是了,也就三四十吧,以当时年龄推断,应是这个数了。然后,还是男的提醒,说是隔壁过去第四家,他们那谁的儿子就是在一中教书。不过,他们已经不做,租给别人,全家都搬走了。我早就想得到,会是这种情形,以对方工作能力,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应该是在县城买房了。那都不是大问题,重要是能寻得联系,有对方的消息。听到这,我不能形容有多么的“欢喜激动”,终于找到了不会是无功而返。此前我多么的怕,也会像台湾之旅那样,真的是白走要不到结果。还好,苍天也不至总折腾人,或许是那份坚韧与毅力,也会让它们退避,再也不忍考验了。不停地说着“谢谢”,有多么感激感谢,不能言传的心意!

  

  从那出来,我心里嘀咕着:你是越过越好了,我却越来越糟,被你那害得不知多惨。带着点孩子气般,倒不是真的怨责,有那么一点,稚气与可爱吧。这位老师是不会知道,他的学生,在被他毁了学业之后,是过着怎么样悲剧般的人生。他如果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心情?毕竟这一切,终究是先因他而起,哪怕真是命运天意的安排,他也是成了第一个推手,助演了这悲哀的一幕。

  

  出门时,特意留意了一下门牌号,建一路37号,那以此推算,对方就应是33或41号,以前同学录写的也是这个,就是照着上面才找过去并知晓,如此成为多年之后找寻的重要线索,否则我是不可能还寻得回了,却不曾知是否也是服务于此,才让一切那么奇异地促成,正如爱的天意轮回之手的缜密,让这一切在今生那么复杂离奇的演绎。

  

  走过去,原来是在挨边一家,“盈丰饮食店”旁边,现在是百货杂物店了。一个男人,坐那看铺,我说出来意,问要主人电话,是否有给予一下。自然是说,他的朋友,失了联系,找寻不到,劳烦帮忙之类。对方翻了下手机,好像还找不着,一会女人出来,问要芬姨电话,可能是他母亲吧,他们那样叫唤。女人拿出手机,很快翻到,我赶紧拿笔记下了。同样是,感激地说着谢谢,于他们是小事,在我却是胜过于生命的头等大事!

  

  拿到号码后,第一件事是,找电话铺拨打。我必须得确认,这个号码准确无误,否则回去之后,发现问题都没法修正。我没用自己手机,自然是不让知道,那原本也不是我目的所在。还不好找,大家有手机,公用电话都消灭了。最后是,一家售卖手机铺,人家也不对外用的,只是看我一再请求,终于还是拿出让使用,无比感谢!

  

  拨通,过期,无效号码。瞬间,希望到失望,天上到地下!只得又跑回去,再麻烦询问了。我也不好意思,三番五次打扰,别人也得看店,不是围着你转,但也没办法,他们是“唯一”的联系纽带,我是不能放过,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到去时,正碰上女人絮叨着什么,好像在使唤男人,这是最不佳情形了,两小口吵嘴的话,你还要给加事端。硬着头皮,再次说明,号码过期,打不通怎么回事,你们以往有用过么!女人说,平常都是,对方打过来,也有好久没联络了。可能就是如此吧,对方都换号码了,我那么不巧撞中坏时刻。追问,还有没其他方式可以找到?心里无比焦急,不断的强调,真的很重要,麻烦给帮一下忙!还好,他们还算好人,乡下人都是要憨厚些吧,要城里人,哪有那耐心跟你理会那么的多,早就打发走人了,别影响耽搁做生意。

  

  女人说,可以找他们大伯要去呀,他们肯定知道。他们在哪?我又像看到救星了,眼中升燃希望。就在那个,市场对面,开药店的。我问,知不知道名称?具体一些,好找点。对方说,不记得了,只提示了下,那里有两家,是紧挨着。道过谢后,即刻过去找寻。那里地方不大,总会能问得到。不管怎样,有方向就不怕,最怕是找不着边际,无可奈何。

  

  想不到,那里那么多药店,一条街上如此密集,连问了三家都不是,我都气馁了,到底有没有呀!打起精神,不能消沉,继续找下去,说了在这,应该不会没有。再往前走一下,就发现了有两家是挨着,此前那些都是隔开。我几乎立刻可断定,这就是所讲那里,一定不会再出错。

  

  有一家是兽医,首先排除了,选择旁边那家,“益康药店”。进去,询问,有所紧张,是激动,一时语序难以连贯,有所紊乱的表达着意思:你好!请问,你们这,有个在阳春一中教物理的老师,听闻你是他的大伯是吧?果然,肯定答案,欢欣至极。功夫不负有心人呀,不再让我折腾失望。然后又是,焦急地表露着:我是他的朋友,失去了联系,有事找他,你们有他号码吗?麻烦给我一下,谢谢了!对方当即便拿出电话本,上面就写着号码,我赶紧又拿笔记录下。尔后也是,道谢,无以言传的感激,帮了一个多么天大的忙!想到,他们不知会怎么想我呢,或许会否对他一提,说有人找过。当然都不重要,那些事不在我预计之内,而我的愿望已达成,这便足够。

  

  还是又回到,此前店铺,再次借用。拨通,响几下,接了,不容那边开口,首先把话接上:你好!请问是张#老师吗?用的自是广东话了,在家乡怎能用普通话,而且那说来也没这个利索清晰。对方回,是呀,你是谁呀?回的,也是家乡广东话,带有点方言,县城流行。我有印象,在那呆过,知道是怎么样的口吻。听到这,我立刻就挂下电话,付钱,走人,并交待,店铺里的,若是回拨过来,就说不知道,只是打公用电话,不必理会。其实他未必会回复,男人从来都是镇定,没有好奇心也没有热心。我的目的已达到,确认是本人便行,我当然不是来和他谈什么,而这些是为了服务于后面事情,得回到深圳再说了。

  

  带着这个满意的答复,轻松愉快地往回走。途中,不断拿起神牌,对着佛祖菩萨小金鱼,一遍遍说着:谢谢,谢谢你们的相助!让我这次,没有白走。真的,太谢谢了。我相信,一定是冥冥中的守护,才会让我十多年后,还能找回失联那么久的人。更坚信,这份爱的勇气与毅力如此坚定,一定能开辟出一条光明大道通畅无阻。

  

  16:23,回到旅馆,停下歇息。那有个窗户,打开,可以看到外面楼房,整个城镇的风貌,还有广阔的蓝天。当时的我,就靠着窗台,仰望着天空,竟然悲不自抑地要哭出,泪水不断地滑落,是对苍天说着:如今我的眼泪,流遍大江南北,又流回到这里来了,把家乡也浇灌,成为爱的见证。真的不相信,这么多艰辛付出,会换不来一个结果,辜负这份如此大爱……

  

  哭了一会,心情渐渐平息,擦干眼泪,不能沉浸,路未走完,这也不是终点。可能是,连日来的奔波找寻,触动了内心那些情感,才会在这个,刚拿到电话之后的喜极而泣,又难掩的伤悲流泄,牵引出再不能抑制,趁着这个时候痛快哭一场。毕竟,在港台上海之旅都哭了,在这个重要地方,没理由不留下爱的悲伤,告诉你那一路走来的凄凉与沧桑。

  

  拿起相机,在房间里拍照,记录在此走过足迹。如同港台之旅,唯一的一次,同样不可遗漏。那有个镜子,还是破旧模糊不清,依然对着照下了,把眼镜摘除,清晰地面对。傻傻呆呆可爱的样子,我自己都超喜欢,这样纯真的我,永远不变的真实。最有印象的一个场景是,那有个阳台,从那看出去,外面刚好是一片田野风光,典型的小山村风景,有河流有树木有房子还有田地,一切那么安静怡然,远离都市喧哗浮躁,回归日常平凡平淡。这一幕,不用说,“触痛”到了我,是因为,我曾经无数次幻想着,有天能和自己所爱之人,就在那么一个,远离尘世般的地方,执子手与偕老,平静地终老此生。不在乎过成怎样,不要那些荣华富贵,只要彼此的相守,给心灵一个归宿,爱的家园,便是今生,最大的奢求!可我没想到,就为了这个如此“单纯”的愿望,会是经受残酷惨烈如此之多,付出了一生世的代价依然要不来,却会置自己于今天这种地步,生死都无有依那样的凄凉悲惨。这曾是我对“真爱”最大的心愿,那些所有来不及说出的话语给不了的情意,却会是一面都见不着就要生离死别……我回写至此泪水不停不停的滑落打湿脸面,多久没有那样哭过却因曾经的梦触动再次回到爱的记忆,那么深刻疼痛悲切绝望的爱恋………爱一个人真的是犯错犯罪吗?为什么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