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27:冷风冷雨恩怨乱世情
27:冷风冷雨恩怨乱世情



更新日期:2016-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4月19日,到达台湾的第二天。早上,出去吃早餐,附近看了几家,没合适。巷子里,转了挺远,找到一家,进去问一下。由此闹笑话,把萝卜糕看成了葡萄糕,因为台湾是繁体字,看着实在是太像了。真是不解,既然都通用国语,为何字体还不进化?用那么复杂,又难看更难记,写起来更麻烦了。我问,那是什么东西,怎么样的?店里,一位旅客,便夹起盘中的,说着,这个,就是了。他们,那些人,都会如此热情,帮人解答。不管你问的谁,只要知道,都会告知。在大陆,只顾低头吃自己的,还能拿着样品对你解析,才没那么多的功夫。

  

  前一晚,我在找吃的时,来回不停地问了好几家,有的又回头,结果还是走,就没自己喜好,将就不了。可他们,都不会表露出不耐烦,依然是耐心地回答提问帮助讲解。要在大陆,你不做生意,别来挡我门路,还影响其他客人。想吃就坐下,不吃就走人,哪那么多事。尤其是,最后问一个,是迫不得已只能考虑,将就吃了再说。对方要关门了,说着,不好意思,很是抱歉的神情。我们这边,再正常不过,我什么时候收摊,还用对你解释,更过意不去?才不会,早就一脸不悦打发走了。那是因为,他们的民众都有“素质层次”,展现的都是良好风貌,整个社会就形成了一片好风气风尚,走到哪里都不会让人感到有不舒心不愉快。而我们这边,正是因为欠缺的这个,才会人人生活起来困难不易罢了。

  

  那天的早点,终究没有考虑,都没吃过,不是自己喜爱。再看其他,更是陌生得很,有的还煎炒上火。你想找个肠粉、米线、稀饭之类,或是饺子、包子、蛋糕,这些在我们那边最常用做早餐,都没有的,全部不合口味,压根找不到能吃。晕,有钱,还买不到吃,活生生饿肚子。这还真不是虚假,因为对附近不熟悉,也不知道哪里有正餐吃饭,那些都是小吃小点。实在没得可选,叫了碗米线,与大陆也不同,特别的尖细就不好吃,勉强吞进去一点,根本不可能吃饱。想想真是可怜,跑了一个大老远地,身上备足钱币,还没有饭吃。我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憋屈,有钱也没用的无奈。别人一看,也知道我是从外地来,当地人都是用的那些无可挑剔。我是想着,不管哪里,没理由叫不了饭的呀!在台湾,倒是几乎破了例,是否就因远离祖国,成了一大饮食差异。

  

  10:51,打的到达,万华区西门町步行街。据说,当地很繁华的一个商业街,类似于深圳东门步行街,一个吃喝玩乐地方吧。既然来了,总得找个有名地方走一走,否则岂非太辜负这趟行程了。证明,至少,台湾,我来过了,感受过你这里的氛围。没觉得有多么特别,是指给到人一种规模与气势,深圳那里的高档、豪华与奢侈没得比。当然,就整体来说,台湾也是比不过的,哪怕是海外,却未必就盖过于大陆。从房子建筑便可看出,多数低层,有的还很陈旧,古老屋子般,拉低了城市的品味。在深圳,几乎都是高层,瞬间就把城市形象提升上去了。更不会有那种,多么破烂,放着拖城市后腿,早就给淘汰掉了。当然,可能因为我在关内,福田罗湖这些地方,属于市区水平最好最高,关外可能也会有,达不到这边的完美。但不管怎样,总体给人感觉,深圳是远远在于之上,非一般可以比及。毕竟是特区,就是不一样,样样领先排行榜。

  

  那里的步行街,似乎是比这边要大些吧,就是每个通道进去,左右又有道口,你要想全部走完很难,要花很长时间,还难保迷路。总之,我是转了一下,不敢再走,免又找不着路。没买什么,叫了杯奶茶,60元,加了什么味道,很难喝,都倒了。那里,倒是售卖一种小玩艺,属于当地特色,其他地方找不到。类似于,精品店所卖,挂名字链那样。它们那个是,特别日子,知道吧,就是,比如,相识之日、定情日、结婚日,都是关于男女恋爱的了,也只有他们会关注这些。如果换作平常,我也会买一个,只是现在,身旁已无人了,买来有何用?也没得可纪念了,全部都成了破碎。原来只有爱,才会让我们注重起,每个平凡日子的点滴。人生有了爱,才变得丰富积极有意义,没有爱,我们是什么都不会讲究的。这个世界,确实是因为爱才美好,爱是唯一的人生装扮与点缀。我们原本都能拥有的,可到最后却都只剩下悲戚与无奈。

  

  也是在那里,找到了一个吃饭的,叫做什么鲁肉饭。问了下,大概就是有点猪肉,还有个鸡蛋。感觉,我应该能吃,先叫了个小碗,35元,大的70。我是怕,万一叫得多,又不合口味,太浪费了,先试试再说。端上来,即刻拿筷子,三下两下吃完,饿得不行。昨晚到现在,未吃过一顿饱的,是多么的不容易。太少了,不够吃,赶紧又叫了碗,像个小孩子,嘴馋有意思得很。那个是肉沫,加了酱汁,味道很好,正合口味。又把那碗吃完了,如些,才总算填饱了肚子。从那出来,力气都多点了,真的是饿了整整一天呢。可怜不,出个国,还吃不饱饭。传出去,真的都无人信,这个年代,有钱还怕找不着吃。看来又只有我了,到哪都遭遇非一般,总是把一切弄成了磨练。

  

  晚上回去,我又担忧了,在住所附近,哪里找饭吃呢。后来是,让司机带去,他们本地人,肯定熟识。我不免也提出疑虑,为什么很少看到卖饭的,连吃个饭都那么困难!对方解释,因为吃饭花费大,一般工作上班族,都是不舍得出不起,所以开得不多。这样,那总也得有吧,不可能让想吃饭的人还吃不上。后来是,他带我到了一家,叫做“新加坡文庆鸡”的。这个,又比前面那个好多,也更有级别一些了。叫了个海南鸡肉套餐饭,220元,不算贵,人民币40多。再贵也得吃了,总不可能挨饿,如此受罪。

  

  首先是,上几个小食小菜,我都没要让拿回,自己就不喜欢吃何必浪费。正点上桌,一小碗米饭,加了调料蒸出来,味道也可以。一小碟鸡肉,最喜欢了,和过年节时,家里整只鸡下锅,水滚煮出味道很像,仿佛重温一回家乡味道,难得的久违乡情体会。还要特意叫倒上点酱油,南方习惯性做法沾着来吃,而且他们还放了点香菜,混合起来更加美味了。一小碟青菜,有时豆芽,有时青菜,都是凉拌性。有一碗汤,也很喜欢,喝完又叫舀,不花钱。还有一碗甜米粥,不喜欢,都让拿走。你不吃,就给店留着,哪怕花钱,也是节约资源。这回,是真的吃饭了,肚子都要撑着。从那以后,我便都过去那吃了,且不远,走路便可,十多分钟。那些服务员,都熟悉我了,非常客气的,付钱时,不断说着谢谢。这在台湾,是一种习惯,他们收钱,也会说谢谢的。就是,一种非常“感恩”之心,哪怕这是他们应得收入,仍然是抱着感激。我自然也是说着谢谢,有时很好笑的,双方不断地谢来谢去。我在那,也跟着养成习惯了,是受周围感染而加入。可回到大陆,就不行,很别扭,难以说出口,因为这边的人,没那么谦逊客气,就没能形成一种氛围,让你衷心地流露出谢意,牵强地道出难免便折损,不是那么由衷的发自内心了。可见,必须养成习惯形成风气,那样才能带动到大家加入,人人都朝着好的方面走去,社会就会越来越美满,生活也越加的美好了。

  

  因为晚上睡觉,脚还是痒得不行,只得又买酒精烧着压制,否则都抓得破皮流血,还是止不了没法睡。到药店去找,都是特别大瓶,足有半斤装。就没有大陆那种小瓶,他们那居然还不生产,没得采购。我只是暂时用一下,又不能带上飞机,我买那么多干嘛。倒不是钱的问题,只是觉得浪费,自己又用不完。然而,找不到小的,让人不得不考虑。如此,只得掏钱买了,毕竟安歇重要,顾不了那么多。拿去使用,又发现新问题,那种酒精浓度,是非常高的,以至把我脚烧得痛得不行,就没法很好的拿捏刚好适可。可在深圳那边,经常烧着火灭了,得不停的起火,直到不痒为止,估计就是浓度太低了,一下就烧干,剩下水分不能点燃。在这里,有时火大的,你得吹熄一下,用不了那么快。有一个很能说明,我带过去的大根棉签,居然连木棒都给烧断了,连续的报废好几支,脚未烧好倒是毁坏了工具。我之前使用,是很少遇到这种现象,现在却几乎没法进行了。在大陆,你是很难买到大瓶又高浓度的酒精,为什么?因为,防止有人拿来从事不好作为,违法犯罪之类事件。所以,厂家就不制作,或者说,国家就不允许销售,对药店管理得严格。可是,在台湾,这种情况,如此的相反,没有约束,多危险的物品,都敢于公开售卖。从这说明的什么?确实,你只要把民众管理导引好了,社会和谐安稳生产生活了,谁还会去做坏事呢?谁不愿意安心享受,这种如此美好美满的场景!除非就是,我们不给他们提供一个好的谋生,以至人人生存如此艰难,有的甚至逼入绝境而畸形发泄,于是各种报复性便出来了,人人都难逃可能遭遇的不幸,而其实根源就在于社会的形成。正如如今的,贫富分化如此之严重,逼得有的人就没法活了,他们的心还能平衡得了,而不会某个特定时刻牵引,瞬间就给暴发出来,做出危害自己或他人的事情来。这,才是真正的,实质!遗憾难过的是,我们都只会看表面而不根究“深层”,于是类似的事情永远避免不了,无论做得多好多足的防备都没有用,一个人存心使坏的话是没有任何可以压制的了,防范得再多也不能保证绝对的万无一失!

  

  在美国也是,据悉,个人家庭都能配备枪支的。同样的,人家民众素质高,且国家也安抚到民心,人人安居乐业,又有谁会去犯事呢!如果国民生活得好,你就算给他们再多的危险工具,他们也不会利用这些去害人,因为大家幸福满足了,没有谁会那么愚蠢,自己破坏掉这样的场面,更毁掉自己和亲人的一生。在我们这边,不可能敢,民众素质如此差劣,又饱受生活水深火热,随时可能成为助纣为虐,那样的景象是没法想象的混乱可怕。如果一个国家,能够达到这么样一种层次,那真的就是种巨大的成功了,反之发展得再好也没用,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真正揭露底下不知多少肮脏腐败与没落。这是给我最大感触的,见证着一个国度的成败,我们其实相比差远了,哪怕拥有再多的钱,也没人家那里生活得舒心安心与欢心。同样也是印证了那个真理,精神更在于物质的重要,精神垮了是用再多外界也填补不了。就如信念支撑生命,倘若失却,就彻底地倒下,再也无力站起了。开始越来越留恋这里了,短暂的一走,却是把我的心留那了。可惜也如同爱情,如此匆匆,转身也会是永别,再也无从见了。

  

  在那里,也是不会看到,有大陆如此之多的乞讨现象。我曾遇到的一个是,有位大师,拿着个衣钵,站在街道旁,对路人求供养。我经过,特意给了,还不敢给太少,拿了三四个硬币,有三四十元那样。在我们那边,我基本是不理会的,如同对路边乞丐的鄙夷与羞耻,他们就不配不值得人们相助。同样的,庙里供奉,也很多变质了,我所亲身经历感受过,都与金钱挂钩,折损了佛法亵渎了佛祖。或许就是因为,那一片地区都污染了,此中诞生的不管什么,都难免要受着影响,入了世俗的风气习性。所以,在大陆,我看到那些和尚大师,心里就不是多尊敬那种,因为谁也不知道,真正底下那颗心是怎样的,具体如何只有自己最清楚。可是,在台湾,我不会有这样的心思,是知道,他们那边的人,没我们那边的低劣,值得人去认可与肯定。也因此,我才会掏钱,是给得心甘情愿!大陆那边,没几个配,更值得。我更不想,以此给自己打荣誉,反而觉得是,玷污了自己的信仰。而且我也发现,不止是我,当地人,对他们这些,也是很敬重的。我当时看到的一幕,一位妇女,好像是拿着面包糕点,问对方要不要,给予吃的食物,就像当作自己的孩子亲人般,那么样亲切与细腻的心,毫无陌生与距离感。我们那里,是不会的,没人那么热心热情,当然本身也不一定就是纯正,而最重要是当地形成的环境,让所有各行各业都跟着污染了,固然就难以再有人献真心与真情了。

  

  有个事,让我有点点想不通的是,庙里不发放工资的吗?否则,不应该还在外面,求取生存之道。在我们这边,会看见,有出家人过街求供奉,或是经营寺庙物品摆卖,以此收取钱财,好像也是能说明这个问题。网上搜索了下,有所了解,国内实行“宗教自养”的政策,不会给寺庙拨款。但事实是,他们完全就不需要别处发放,单每天收入来源就不知是多少了!深圳“弘法寺”那个热门,香火信徒之多,绝对的不成问题,有多余而不会欠缺。所谓工资,在佛教称“衣单”,也成为单资,供僧人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的开销。据闻,自古以来都有,并非现在才有。至于多少,没有硬性规定,根据寺庙收入情况来定。而这些,就是来自社会大众捐助,他们是从这个部分得来。照这来说,定然发放得也不多,否则不会造成外出求取。未免也太抠门了吧,庙里放着那么多,真都能用到实处,济世救民么!当然,和尚大师是为超脱生死入门,并非是为物质生活过好之类,从这来讲也未尝是过不去。还给大量钱财任意挥霍,那跟世俗就差不多了,而不是修心养性,为修道而精行。

  

  纠正一下,真爱追逐中好像写过的错误理念,说他们工资很高达多少,显然是误解了有失偏颇,不想造成误解更亵渎,在此特意补充追加说明。如此说来,似乎就可阐述以上问题了,因为可能微薄有限,难免促成修行者会通过其他一些途径,获取更多一些。未必是解决自身所需,里面吃住提供又基本不在外走动,花钱的地方真的就很少了,但却会否,给家人亲人送去呢?他们出家了,真的就与亲友,完全彻底隔绝,脱离关系了么!不清楚,不了解,不妄自非议。难怪真爱追逐中所写,因佛前吹乐结识大师,看到他们以各种相助名义,比如做一些法事,收取信徒交给钱财了,且那么注重多多益善,当面亲口询问封了多少,刺痛到人的心,为此种变质的修行,跟随入世合污。不知台湾那边怎样,估计是不会有这种情况了,从那些公民体现就可看出,何况高修为身心之人呢。很多东西在大陆都会成为例外,包括佛学的传播也越来越物质化世俗化,是人心的污染让所有行业都跟随入其道了。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环境里,展现的意义大不一。

  

  众所周知,台湾是佛教很盛行的地方,几乎到处都是庙宇供奉。而且,他们那给逝去之人做丧事,就是念经超度助登极乐,而不是像我们这边的哭哭啼啼敲锣打鼓,一大堆的繁琐没完没了。可能也正因了此吧,才把整个社会风气带动的那么良好清净,因为佛学的倡导原本就是在于修心,此中重点更是导人向善与慈悲。当它成为一种传播时,民心就会跟着改变了,成为人生信仰的支撑,会让大家的心变得越来越好,折射出的光辉就是明亮,自然世界也便跟着美好了。佛法的存在,不管是否实际,但至少这一点是可以肯定,一个真正修佛的人,怎么样也不会是一个坏人,更不会是低下无层次。在我们大陆,也是以信佛为主了,此中并不乏有大量信徒。然而,看看国内的现象,为什么与台湾那么大的差别呢,没有像他们那样的形成氛围感染。这正好说明的也是那个,只会做表面功夫,并没有落实到实处。这边的人信佛,只是求心理平衡与安慰,压根就没有真正的信守与履行。那边的人信佛,人家是真正指点到了日常之中,用以指导做人的原则体现在言行举止方面。于是可以看到,他们受着佛法的熏陶与点化,人人都是友善可亲更乐于助人。这才是,佛法的成功之处,真正的教化了世人,遵循着道义走人生。我们,相反是亵渎辱没了,一边敬奉一边违背,表里不一背道而驰。喊着多么高尚的口号,卸下来实则一文不值,虚浮的无力苍白的荣誉。

  

  我走在他们那里,就不会有这边,那种极端不好的心情,低着头什么都不想看,因为进入眼帘的可能都是丑陋与罪恶,别来干扰影响我的心情。我可以像正常人那样,抬头挺胸地走着,是知道,没有那么多不好事物,给人注入负面的东西,给心灵留下伤害与阴影。包括,平常总是听着耳机,播放声音特别大,这一个也可消除,关得很小或直接不听,因为,那里的民众,没有那么的喧哗吵杂,让人耳根不得清净。也不会听到,那些吵闹争执,不好的言语内容,又进入心里破坏心情。自然也不会不开口而用笔写了,因为都是些良民好人,你会非常乐意接触与交流。那些面孔,是不会像这边的僵硬麻木冰冷,整体给人不良好素质,不文明不友善不亲和,不管大的小的都一样,总之就不是好的表情,而是一眼扫去,都是友善温和,能给到人心头淡淡的温馨与舒适,会让人愿意多观望,而不是恨不得不见,又成为笔下不好字眼,不配进入文字更值得书写,传播负面更加失望。这里不会,你能捕捉到只会是正面,真善美而不是假丑恶,展现的全部是美好事物,很少有几乎就碰不到,会让人厌恶反感不喜欢。我可以不必为了隔绝,做着种种防护措施,出个门都那么谨慎,甚至于不愿多接触,那个噪乱的世界。在那边,我是什么都不需要,和大家一样随意的出行,都不用担心所见所闻所听,得知那些负面性的东西,成为人生的干扰不得心静。真是太好了,就像从一个笼牢里挣脱,彻底的清净自由,呼吸清新空气,如此的自在舒畅。可惜,又只是短暂的几天,我又得回到那个令人窒息憋屈的地方,只怕更难以适应,真的是太难受了!一个人文环境,对人的作用力是多么的大,我们是生活得好还是不好,端看周围形成怎样的风气,直接影响干扰着人们的日常。恨自己生错了地方,正如投身出生的不佳,把人生彻底的写成了悲剧。台湾,我更不可能拥有你,而注定也只能是默默的擦肩而去,在这里留下了一曲成为我永远的遗憾与叹息……

  

  2016年4月20日,到达台湾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了。这天,没打算再走,好好歇息一下,养足精神,为下一个站点准备。倒是那些司机,得知你外地过来,会问,去哪里游玩了吗?回答,没有怎么走时。总会不断向你介绍着,当地哪里好玩的,过来少不了的参观一下。并非是拉客或什么,而是出于一种热情待客之心,希望让你们与当地更熟悉接近,站在一个主人招呼客人那样的身份,不辜负了旅程与景色之美,留下美好纪念回忆离开。此中有说到一个很大的国会酒店,曾经专门只对政府级人员公开,类似于我们的人民大会堂吧,非常高的级别与奢华款待,非普通一般人能进入。而现在,已经是对外开放,平民百姓也能进去感受,里面饮食与氛围,挺多人前往呢,成为一个旅游景点般。当然,我真正关注的,不是这样,而是旁边有个公园,很多民众在那歌唱跳舞娱乐。远远的,能看到在高山上,那种隐约与朦胧就把人吸引住。当时有在想,我是没有机会再踏入体验了,毕竟只是匆匆的路过,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慢慢观赏了。不免有所遗憾吧,难得到来也没能采集更多,让台湾你更深刻地记住了我,一个小人物的到访。不过我想,你这里也留下了我的气息,我把爱又播洒延升到五湖四海。足够了,爱过活过,走过来过,收获得已太多,永远都不会遗忘的经过。也谢谢你在我生命里出现,又丰富了人生的片段,收集更多的美丽温暖爱的足迹。

  

  中午,附近找理发店,洗个头,有个更好的形象,飞往下一站。都巷子里找,便宜一些,外面公路街道,未免就要昂贵了。问了第一家,说不能弄,不明白,女生的太长不可以么,还是只服务男生。第二家,有人预约了,很快就到来,不能再帮人弄。他们那边,还有这个习惯,洗头也可约时间。不知道是否工薪一族繁忙,抽个时间都无暇,怕耽搁就得提前定好。没看到有了,文具店前询问,对方也是出来指路,告诉我怎么拐过去,都是很热情耐心的。我沿那直走,找到了一家,250元,相当50块,比大陆还是贵了。当然还是得洗,头发也有点痒粘乎了,感觉不舒服。里面摆设倒是挺好,有书本杂志可看,还会问你喝茶或泡咖啡,如此周到的服务。我自然都谢绝了,没那么高档享受,何况一会儿功夫,弄完就回去了。最糟糕是那个空调,弄得低温冷得不行,外面闷热进去冷嗖。也只有我不适应吧,别人都正常享用,体质太差就畏寒。那个洗头的,手艺真不行,可以说是粗鲁,使劲猛抓猛挠,特别用劲用力过度,让人感觉都要承受不了。尤其是,那个水龙头的水,我耳朵不停的流入,就不会小心慢慢地弄,快手快脚什么都不管,也不理会客人心情。我便提出了,说不用急,慢慢来,耳朵都进水了。如此,才有所注意,不那么严重,虽然状态依然勇猛,也只能“享受”了,不好多说。心里在想,老板放这样的人上岗,客人去一次不会回头,真是折损了生意。至少我是,真的太蛮劲了,让人难以适应,一般都不会这样的。当然,我也不知道,台湾的习惯是否都如此,其他未曾试验过,而在大陆就几乎没有。熬完那个,真的天都开了,就像受罪一样,太难受了。

  

  吹头发时,就换人了,不再是她,可能是老板吧。我有说了下,帮吹直一些。对方说,你不喜欢卷呀?我回,是的,就要直。卷发,太难护理,没那功夫。对方看了我的头发,也知道我是临时过来,不会在此花时修饰料理。说着,回去,让剪一下发尾,很多开岔了。这我知道,得尽量留长些,一次性多剪掉。又说,是教你,理什么发型,现在都流行,那样看着更年轻。我知道,她是真的,出于好心,让形象更漂亮美丽。对此,我只能心存感激,脸上微笑不语。心里在想,时间都不多了,还会怎么样讲究。给谁看呢,也永远无人观赏与珍惜你。此前还说,脸上粉刺,可用针挑。以前试过,怕得不行,还是有,才不会再找罪受。最重要是,心漂亮,顶过再多外表装扮。我哪怕就是相貌不如,却好过那些拥有一副姣好容颜,那颗心却是如此的脏兮与污染。不在乎他人怎么看,重在于活出生命本色,就无愧无悔于自己一生。

  

  晚上,出去买早点,准备第二天出发前食用,只要一杯牛奶一个蛋糕就好,主要是填一下肚子,进点能量。蛋糕店走了挺远才找到有,买了一个糕卷,折算都得十块呢,还是比大陆贵。牛奶,没有我们这边看的伊利、蒙牛之类,不同地区有自家生产牌子。包装也不一样,是正方形,像老酸奶。得六七块吧,多少钱也得买了,到了那里就得适应。他们那个便利店,与大陆也不同,是各种百货用品都具备,不像我们的就是独立分开,那些生活上所用。初时为找针线还麻烦,找人询问才知道,那里就有。这到一个新地方,真的是很不习惯,全部都更新了般,你得慢慢去了解熟悉。

 

  说说,那里比较有名的建筑物,其实也没怎么走动,就附近几条街上转了下,没买到什么特别的,只是买了双闪光黑色丝袜,家里那条有点破了,正好碰上便买下了。90元,人民币18,差不多的价钱了,至少十块以上是肯定的。还买了双黑色短棉袜,在深圳找不到的纯色,在这里刚好填补上了。其实也用不着了,那时都到了夏天,还是有个必备吧,毕竟难得碰上。有一个比较大的商场是,忠孝东路四段45号的“太平洋崇光百货”,晚上开着灯光远远看去,颇有那么一番阵容声势。我自然没进去,原本就没有需要,也不必多花时间去逛了,毕竟来过足矣,不是样样能参与。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只是路边一个小小草坪,会引起我注意是因为,那里盛开着朵朵小花儿,看着颇有几分生机与色彩。让我联想到自己,心情无限感慨。花草,都能那么茁壮成长,不管是在哪个地方,你们终有自己的位置,而人却是哪里都无停息。那是走前的最后一天观看,想到,日后,我都不能再回来看你们了。忽然有种无比的感伤,对当地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有了感情,那么的不舍得离去。我只是偶然的,到这里一走,却也会留下了心中的牵挂,难以割舍的情结。希望花儿草儿啊,你们也当是为一份爱见证吧,我的足迹也在此路过,留下了爱的气息。但愿也能如你们一样,风吹不倒雨打不息,顽强地屹立大地。

  

  其实,我最喜欢的一处,是酒店门口一个亭子,夜色朦胧灯光辉映中,那么孤单地伫立在那里,牵引起人诸多的愁绪。这个亭子,也是迎来多少的人群,又送走了多少的旅人,而它依然静静守护在那,就像那城市静默的灯火,默默的目送与相送。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来到此,在你身边走过,留下了人生的足迹。如今我在这里,与大陆相隔千万里,但看到的星空还是同一个,天还是那片天不曾改变。可是,曾经的人儿,早已不知在地球哪一端。曾经藉着歌曲传递思念,月亮代表我的心,而如今却不知是该向于哪一方。月亮该会知道我的心吧,曾经的情怀和生命的信仰,又一次在夜空下暴露无遗。

 

  那时的我,就坐在那里,反复播放着一乎非常忧伤的台语歌曲,蔡小虎与龙千玉合唱的男女经典恋曲《蝴蝶梦》,很好听或者说是太感伤了,完全的自己人生与爱情的写照:心冷冷冰冰,泪像雨泼胸前,我恨自己的前程,亲像黯淡的路灯,我不需要灿烂的夜景。啊,阵阵冷风冷雨冷心情,无奈啊!步步恩恩怨怨,乱世情,运命啊。偏偏着牺牲,白白将感情,拆碎美丽人生。乎伊啊,变成一对蝴蝶,孤单飞天顶。

  

  真的是一场乱世底下的恩怨情仇,那么多的人卷入此中受罪浮沉!美丽的蝴蝶在风雨中吹散,无法再展翅高飞掉落世道摧残的命运。不能绽放的青春,终究躲不过风吹雨打,承受命运的颠簸游离。枯萎的生命,做着最后的挣扎,逃不过天意捆绑,破碎在夕阳西下,日暮沧桑人世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