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6:血泪狂涌白雪纷飞
16:血泪狂涌白雪纷飞



更新日期:2016-05-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回到家里,已是中午时分。先吃饭,然后收拾,为晚上重要旅程作准备。

  

  下午五点,开始给佛祖菩萨神台安置,摆上买的桔子供奉,还有倒上三杯饮料,再点燃蜡炬香烟。我是提前给它们做过年准备了,因为那时候我在庙宇,是赶不回来陪迈入新年,当然其实在山上更真实,而它们原本就出自那里。不知为何,有时觉得面对家里的,像是比庙里的亲切,有种更熟悉的感觉。是否因了朝夕相对的原因,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佛祖已经被我请到了家中,它的最真实就在这里了。这次前去,发觉庙里神像可能重新刷金漆了,看着显得高贵堂皇了很多,反而像有了点陌生,不是此前跪拜那位一样。当然我知道佛祖还是佛祖,不管世人如何装扮从未变过,正如自己的这颗心,无论放于哪里永远不变质。而不管我在哪,是家里还是庙里,都是陪伴在身边,一同共度这个佳节。还有小金鱼,我们一起作伴,不会孤单。

  

  出去吃饭,用了晚餐才去,得在那呆一个晚上。路上,经过售卖香烟供奉物品店铺,发现商家早早门前点起了烟。他们是各自备了一个很大类似谷桶那种,往常初一、十五就会特别讲究,点蜡烛烧纸钱之类。有的还会请庙里大师,在旁边念经祈福之类,定是要花钱了没有免费的午餐,寺内寺外都一样物质运营的世界。我倒觉得,如果是我,不会那样做,因为有的,本身就修学不正,可谓是不配及不上,像第三卷169章《真正的爱过才算真正的活过》所写那位大师,自己都入了俗流掉进物欲追逐之中,他们有何资格再去传播并替人祈求?无疑于成了反面,自己作为已经磨损了修行,信仰也眼着削减了,还能起到力量作用么!可世人和他们一样,都只爱做表面功夫,自然就无什么所谓了。我却是,只信守自己这颗“心”,而不在乎外界什么形式。修道,原本就是在于心行,若连这都做不到,就毫无存在之意义了。

  

  这是往常所见,那些庄重礼节,很是庄重与有声势。这次是除夕,就更不例外了,人人用上了最高级最长最大的烟,看谁的够有级别最有气派能压倒别家。这一看,真的是让人惊呆,有的说拇指大还算一般,还有的硬币面积那么粗,长都是有一人高,直耸入天般。真是够厉害,得烧多久才点得完,估计价钱也不知得多少了。我们是不会买,进庙更不会带,内部有发送。只是想想,做得这么多,真的会有感应吗?当然我自己也一样,最重要是这颗“心”够诚够真,反之做再多只会成为磨损,背道而驰心口不一。

  

  六点钟,就到仙湖了。我必须得去早,因为大年初一的跨年,和往常一样定会很多人。我这么早就去等着,相信不可能赶不上正点了,也没人会不在家吃团圆饭,那么早的时候就往外赶。2009年,就是差一刻钟赶不上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错过。因为,我再没机会,与佛祖相约了!这是最后一次,必须得完成的心愿。

  

  路上,亮起了路灯,为行人照明。这个晚上,终于不再黑暗,有光线引路,就像心中的明灯,永远不会熄灭的爱火。18:37,路过湖里,特意拍照纪念,记录这行程足迹。夜色中,一片漆黑,只有树木光亮闪现。一路上,我望着周边熟悉的景物,忍禁不住的泪水默默流淌。想到,多少年前,在此为爱求佛时,我是洒下了多少的眼泪。它们,还会记得吗?如今,我又回来了,再一次把泪水播洒。一开始,只是平静地流着,任由打湿眼眶而不擦去。走到一半时,不知为何想起了已故的父亲,竟然是悲不自抑地想要大声哭出。当时的我,是连续对着天空喊了三声:爸、爸、爸!非常肝肠寸断与心碎的,触动了所有的心弦与防备,冲毁所有坚守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父亲,一个逝去的人,成了这个孩子,在人间唯一的呼唤,唯一的情感寄托。再没有人能懂那些心声,也再无人能解开的悲切凄凉,只有对着天上的人诉说,那些活人永不会用心。正如真爱篇章所言,因为那个男人,触动了心中太多尘封的伤疤,父亲就是此中一个,让我每回想起那么的痛,曾经是不怎么热爱的人,却会在死后成了最深的依赖。同样的,经历第二个姓周的,更加深刻地挖掘出了那些疼痛,让又一次伤得那么明显破碎的如此憔悴!这两个姓周的男人,对我心灵是造成了多大伤害,把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往父亲那里推去,死人成了活人唯一的慰藉。那个时候,心里是真的伤心辛酸委屈,父亲为什么不带我走啊,留下这个孤苦的孩子,在世间要承受那么多非人的折磨与痛楚。他在天上看到了吗?是否也会为此有点纠心,为天各一方的无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受苦而不能救护。我很快也会去见你了知道吗?你到时还会记得来指引么!想不到挣扎活过多年以后,依然是脱离不了死亡的格局。如果早就离去多好,不会有后面的更凄惨与不幸。从来没有那一刻,让我和父亲的心走得那么的近!是不是真的时候到了,而此刻所有都逼真的显现……

  

  18:48分,进到庙里,先来个全景拍摄,当晚重要的历程。庙里,都拉起了新年喜庆装扮,那些红色的布带缎子,都在预示着这是个多么大好日子。只有于我而言,成了毫无氛围甚至是感伤,一个人的新年,除了我也不会再有人体验了。在庙宇门前,还摆上了两个猴子石象,像《西游记》的孙悟空那样,那神态让人感呆萌活跃又可爱。连死物都在欢喜,活人却是如此悲切。我的存在,真是到哪都传播哀伤,让这个节日也跟着变伤感。

  

  时间还长着,还有好几个小时,我不可能这样无所事事的干等。事实是,我带了一项活儿,就是“十字绣”,前面所写,“真爱永恒”图案。在这一晚,我在佛祖面前,当着神灵的面,播放着经文,听着念着,下的第一针线,还是18号红色线,代表着火热的心,燃烧生命的开始。我就是要它们见证,我用心去刺绣出来,留给身后爱的痕迹,希望它们也能赐予力量,让爱跟着流传于世。当时的我,就坐在佛祖前面的阶梯上,专心致志一针一线的绣着,用生命的全部力气。绣的时候,我的泪水是一边默默的下落,是想到与北方男人经历的点滴,成为刺痛心里的源泉不能抑制的伤悲疼痛。想起以往过年,虽然也不是很如意,至少有伴大家一起闹腾,现在却会是自己一人,如此的凄凉与可怜,心酸悲痛得不能自已,泪水不断地涌出滑落。我也不去擦眼泪,就这样任由流出,滴落在十字绣上,和着泪水的编织。多少柔情多少泪,往事一去不复回,如今早已枯萎憔悴……

  

  到九点钟的时候,就不能绣了,因为有民警驻守,为这个夜晚护航。那一天,深圳不知是动员了多少警力,治安、公安、交警、武警、特警,几乎所有一车一车地往这送,整齐有气势地在各个地方站岗。粗略算计不是几百,至少得过千了,山上山下到处都有身影,在维护着寺庙内外的秩序。还设置了反恐防暴点,那阵势是严肃防范于未然,高度紧张与戒备不可遗漏。那是因为,当晚,这里成为全市最热闹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人都往这赶,那个集中拥挤程度,没人疏导管理确实不行,可能出乱子就麻烦。前面就已经写过,除夕夜弘法寺通宵放行,人流量之大几乎是承载不下。幸得我提前过去守候,否则到晚上只怕又堵途中上不来,那真的是考验人的忍受能力。

  

  有一位上来前问,在这干嘛!我没有抬头理会,也不回答,多少有所不敬。仅仅是,我当时脸上满眶泪水,不能对视让看到,而旁人更是不会懂你的心声。问了几下,也感到尴尬吧,说着不理人。然后是叫义工,过来询问,说让叫走。因为人多起来了,到处都是参拜,是会有影响。当晚的义工也很多,男男女女各色人种,也做着同样的事情,维护庙里管理与秩序,协助更好的开展进行。一位女生前来,轻声柔和地问道,在这里是做什么?我回,等十二点。对方便说,不能呆在那,让别人也拜你,对佛祖是不尊敬吧。总之,就是好声劝说,给人离去理由,而不是强行驱赶,让人难堪也不好受。其实到了时间,我也会自动离开,不可能在那占据空间,耽搁自己也影响他人。只是还不想走那么快,我想要在佛祖面前多呆一刻,能够更亲近的陪同守护,毕竟这样的时间也不会多了,我是多么的眷恋与不舍!

  

  旁边,另一男生也过来了,也是义工,问着事由。女孩便解释道,说她知道,在收拾东西,意思是,不用再催促了,给别人点时间,会听从。那种为人着想,给下台阶之心,真的让人感怀,为那份细腻情牵,哪怕她们并不知道,这位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有着多么孤苦可怜的身世,却还会用那样的心思去理解体恤。不知是否就因了在庙里头,才会触动那些人的恻隐与关怀,若在外头也能如此奉扬才是真的修学呢。对方还往我手上塞饼干,说着吃晚饭没有,让拿着。我不要,说着谢谢,不能吃这些上火,推开了。也许我就是那人,特别不想欠人什么,哪怕是好心好意。不接受任何人的情意,也不要任何的施舍或怜悯,我已坦然接受命运安排。记得我在那低头绣画时,有人问绣什么,是不是功德之类,我嗯地应着,其实就不是,只是不想多言,旁人不能理解。有一位妇女,更是说着,来,我们陪你,在旁边也坐下。当时给我感觉是,也许她们也看得出,这是位落寞之人,除夕之夜,一个人在这,没人陪同,所以,想要给予,一点的真情抚慰,不让那么孤单。我很感激,这份细小心意,只是他们也如同所有路过那样,没有人拯救得起,这是命运的悲剧。我只能漠然对待,不去展示那些,而更抱什么希望,反复折腾自己。我已平静平息,听从这天意而放弃,换最后的意义。

  

  我收拾起东西,起身离开,才发觉,周围早已站满了民警,已经拉开了阵势与排场,一切都万事具备只等跨年。那时才是九点半,离十二点还有很长时间呢,自然我又得找一个去处呆着了。往后面走,在一条通道走廊的楼梯,那里很偏僻寂静,远离了人群基本无干扰。我反而喜欢,这种一个人的世界,不与他人融入,再无喧哗浮躁。我就在那坐下,虽然地面有点冰冷,拿出垫子可以隔离。被那么一个叫唤,也如同上山爬行时止住了泪水,再也哭泣不起不会掉落了。这一次也是,不再心伤落泪,开始静静地绣着,全神贯注一心一意。那里,是昏暗的路灯,灯光就不明亮,穿针过线时不那么灵活。我就这样,借着微弱光线,依然认真用心地绣着,用生命所有的心思与力气。外面,是人群聚集欢声笑语,这边,是孤自一人灯下迷离。两种场景,衬托着的悲凉,越加给人心酸的感觉。这个时候,这样的夜晚,还有谁会是只身一人,那样孤单苦楚地度过?但是因为有佛祖,我就守候在身边,它们是最大的守护,一点也不觉得孤寂。还有心中有爱,火热的心也能融化掉所有,而心灵的充实才是真正的富裕,不因任何而改变的那份坦荡与从容。

  

  十一点过,我才出来,看外面什么情况。上香的人倒不多,停留等待的人一大堆,不用说都是等正点,迈入新年的那一刻。保安不断叫着,大家往前走呀!不要呆在这里不动,后面的人都上不来了。香客们自然都不理会,不可能走动,好不容易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怎么可能就要到来时放弃?那岂非是前功尽弃,白费了心机与折腾!也在那个时候,我可以理解,09年除夕,为何我们会堵在门口进不来,就是这样,庙宇站满了人,全部都在等待,只为了钟声敲响,神灵面前上第一柱香,起下最庄重的愿望。前面的人不移动,后面的人自然动不了,全部停滞流水般的静止。幸得我是早早涌入了庙里,要是八九点后才来,只怕未必能进来,早被比你更早的人挤下了。

  

  那个时候,二楼如来佛祖面前空地上,早已是水泄不通人潮拥挤。这是最重要场所,基本是第一个考虑这里,还有一些站不下上不来了,就只能分到一楼,像四大天王庙前,也是拥挤密集站满。总之,整个寺庙,庙里大师、工作人员、参加义工、执勤民警、上香信徒,那个究竟是聚焦了多少的人群,我是不能够估计的数量。全市几万几万的人往这涌来,一个小小的庙宇真的要承载不下,如果不是出动那么多人来严加监管,真的是没法想象会成什么状态,只怕真会紧逼推挤踩死人了。弘法寺,每年的这个时候,成为整座城里最轰动热闹的地段。那一年,我没有赶上时间生涯,与你在挨近的时候擦肩而过。这一次,我是再也不会迟到,为这又一个千年等一回,我付出了生命所有的力量,只为与你的再回眸。这一回,谁也推不开了,我用生命去开道,天地万物再也无可阻挡。

  

  因为前面,是挨近神台前,早已站满了人,我是无法再挤过去,在那里进行拜礼。何况,人太多,我还不喜欢,无法静静祈祷。我是往后退,在中间扔硬币高塔旁边,在那作着默默守候。首先,做好种种准备,挂包放在旁边,跪拜时不成障碍。大支香烟和打火机,拿出握手上,时间快到时点燃。当时的我,就在一边,静静地等着,仿佛等待一个千年花开,我为了修今生这段缘,就是守尽了人间的每一夜,受尽了无数的苦难与考验,才迎来了昙花一现的美丽。而今,我依然还要用那最后一口气,把爱的路走到底,用毅力再创造一个奇迹,用信念写下生命的传奇。你可以压垮我的身躯,但你打不倒爱的力气,只要生命不停止,爱永远不会消逝!就算离去,也还有爱的踪迹,长存人间天地。

  

  最后几分钟,庙里传出广播,是播放着新年祝福,还有那些喜庆歌曲。我觉得,这真的是不适合,至少于我是!09年的时候,正点一过,“大悲咒”传出,悠扬地飘荡上空,瞬间触动心弦,让我悲不自抑要落泪。佛曲,那么巧妙地映衬着人的心情,更是对这份爱那么好的写照,是佛祖让我们结缘而又最终怎样的散尽。如今,听着那些凡人之乐,再也找不回山水合一心境,还有那种佛法的熏陶带给人的沉静安怡。一切都变了,就连走在这也找不回曾经,给不到那么亲切熟悉与依恋。不知是世人的心太大了,还是我的心太小了,装不进尘世间,而只想守着心灵,唯独的与神灵共舞与天地为依。不想聆听外面的世界,就活在自己那个空间里,守住这份心灵的清净与生命的真实。

  

  我是一直盯着手机看,调到了最准确,时间如何的流逝。很快,将会是一个历史意义,生命迈向新生的一天。剩下五分钟时,我把香烟点着,做好即将行礼之势。一切如此的紧张与注重,每一步都得那么谨慎,生怕错过与遗漏般。最后两分钟,我已经跪下来,对佛祖说着话,就这样,一直祈祷着,迈入年关。因为,你是没法刚好等到,正点一过,成为第一个上香参拜祷告,那么多的人,肯定是会有人抢在你之前,就会显得缓慢落后于。而我这样做时,不管别人怎样赶前,12点时,我已经是在祷拜了,成为最早的那一个。终于没有愧对于,与佛祖的这个相约,生命经过千山万水,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我又回到了生命的“原点”,再一次与你拥抱,那份生命的最真实与最虔诚的信仰!你该会宽慰了吧,我终究没有辜负这一路的指引,没有把你们赐予身上宝贵的东西弄掉荒芜在人间,依然把它坚持得如此完美与坚挺,成为那人世独一无二的风景永不会磨损与消逝。

  

  当时的我,是在佛前郑重立誓起下了好几个心愿,开头语都为“我王##在佛前起誓”:

  

  一:我与姓周的孽缘这一生世了结,我前世欠他的已经还清,他今生欠我的不用他来世还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情债从此已经清算,彻底的画上句号!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永远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二:把我在人世间剩下未走完的寿命全部加给周东正,让他活到百岁千岁不止!保佑这个男人不老不死,不病不痛,永远年轻活跃清醒地活着,面对自己造下的这一切。日日夜夜,生生世世……

  

  三:我的孩子子孙后代不许与“周氏”家族联姻,否则接受最残酷的诅咒:断子绝孙,如果有也是残缺不全为奴为娼,生世不得好过!不要他们帮上代偿还欠我的,除非对方愿为爱牺牲性命,佛前用鲜血起誓破咒,否则我的灵魂在天上永不得安息……

  

  四:如果我这份善良无私真心真情能把天地打动,如果我在人世间经受的一切能让神灵动容,如果你们也认为我有冤屈的话,在我走那天,请打开天窗,风起云涌人间飘雪,给一个“奇迹”,托起所有消失的希冀!在我走的时候,请让深圳这里下足一个月至少一星期的雨,为我哭诉与送行。每年的那天,深圳天气大变,风卷云涌,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只为一个在此匆匆走过永不得瞑目的灵魂,要让世人永远地记住这份爱,要让这份爱成为真正的神话传奇流颂下去……

  

  这些心愿,基本都是围绕着“真爱”所许,在此一一作补充解释说明。第一个,因为这是一段轮回三生世纠缠不清的孽缘,我们现在是纠缠了二生世,那么还有一个生世,一定会轮回到人间再来上演。不要以为这是荒谬,哪有那么神奇的事!错了,人间的情缘,原本就是三生世的注定,是轮回中的情债,否则我们这一世,怎么可能会如此离奇的演绎?就已经是验证了,天意和命定之说。前一世,我欠了他,今生还清了,这一世,他欠了我,一定会到下一世来偿还。但是,我已经不想要了,这一生世修不出结果来,下一世拿出圆满又怎样?我也永远不会知道,更毫无任何一点的意义!所以,我必须在佛前,掐掉斩断这段情缘,不让还有轮回再续,姓王与姓周继续纠缠不清。一定要在这一生世了结,来世是生生世世都不会再有瓜葛与关联。姓周的想来还姓王的,我们还不要了,不接受这份情意!要你们,永远都还不清,亏欠我们姓王的。再也不要与你们缠上,再也不会有碰面,再也没有关系……

  

  第二个,前面写过,引用《花千骨》大戏,以我未来的灵识诅咒这个男人,那不是说来玩的,我就是在佛祖菩萨面前庄重的许诺。算命的都说,我是命最长,我现在不要了,加给这个男人,要他活得好好,长命百岁,而且不会人老糊涂,永远的理智清醒清晰,知道自己曾做过些什么,如何的亲手导演制造了这么一幕人间彻底的悲剧惨剧!我走了,再也看不到,我要他,生生世世在这里,接受自己灵魂的忏悔,一生一世都将不得安宁与平息……

  

  第三个,这个誓言,可谓起得有点毒,太过了,但是,我也必须得这样保证。这更不是荒唐之举了,从我到北方又遇了个姓周的,就可见这段“孽缘”是多么的神奇,人为性的延续了一段又一段。经过第二个以后,他们欠我们姓王的更多了,两个生世加起来的罪孽。很可能,会在我的孩子身上,让她遇一个姓周的,把她照顾与安稳,就是偿还上一代欠我们的,让他们后代子孙来抚平,这股家族之间的仇恨,通过他们来平定这三生世,让所有的孽债孽账终将还清。我更不允许那样出现了,让老天通过他人之手来平息,我就是不给任何的机会,让这段孽缘永世都清不了,天意也休想出来能更改。不仅是我们的孩子,包括他们的孩子,只要从我身上流出的血液延续的后代,都坚决的不许与周氏之人有任何的关联,否则这个诅咒将永远的跟随生生世世。我起了这么“毒”的誓,他们也不可能敢尝试,而我当然会在走之前,给小孩父亲留话,告知这么一回事,并且让一代一代相传下去,永无休止的家族警告与咒语!不要拿孩子的幸福去赌,否则会遭来天谴,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万一真的应验那是后悔莫及!而如果他一意孤行要那样做的话,最终就是对自己所爱之人最大的愧对与伤害,让我的灵魂在天上都不得安歇,还要日日夜夜受着痛楚煎熬,看着人间这一切永不瞑目……

  

  这些誓言,我都是用鲜血起咒,是写在了一张纸上,用血水涂抹过,满是血迹斑斑。所以,我有了个保留,并没有完全的置之于死地不给留路,如果他们是真心相爱,属于那种刻骨铭心的真爱,我也不忍心拆散这亿万分一的奇迹也会难过遗憾与可惜。如果男方能做到我如此的坚决,敢于为爱牺牲付出所有甚至放弃性命,那么只要他在佛前以血起誓,就可以破这个咒言了。因为我是以血立下,也必须以血才能冲破,这种如此狠毒的诅咒。否则的话,他们就休想能完满美好,我也不可能会给予祝福,他们生世将不得好过,承受着一份爱带来的罪孽,生命轮回苦海属罪之中……

  

  最后一个心愿,可能有点脱离实际,世上,真会有那么玄奇的事么!我不知道,但从以往经历,或许也是可以看出些:

  

  2006年6月12日,我从中山到深圳找寻这个男人时,当时天气是一直下着雨,就没有间断停歇过,也许是老天提前陪哭泣预兆路途不顺利;

  

  2006年12月31日,年底的最后一天,东莞对话几近精神失常,被这个男人伤害牵引旧疾,次日元旦几天,当地天气剧变寒冷大风铺天盖地;

  

  2007年5月26日,纪念与那个男人相见的第一天,上山寺庙拜祭时正是雨水挥洒雨中行走,而在佛前跪拜起愿也起到走后心愿时,当时就是漆黑阴暗天地笼罩风疾雨厉电闪雷鸣鬼哭神嚎般恐怖可怕的天气;

  

  2007年6月8日,早上八九点,意外“肾结石”医院病痛急治时,外面是狂风暴雨地动山摇般的阵势,即使在屋里也能感受到那种恐惧与可怕;

  

  2007年6月9日,凌晨一两点再次发作深夜求医,当晚更是瓢泼大雨风声鹤唳,电闪雷鸣划破夜空响彻城市,那情形就是鲜会有遇却是给碰上;

  

  2007年6月10日,传来广东省各地受灾情况报道,就因了前晚持续暴雨所致,有的严重过度还官兵抢险而上电视这在当地来说就是很少有的事;

  

  2007年8月6日,深圳当年或者说历年来最严重一次,深夜风雨急发雷电肆虐几近要掀翻大地,当地至少80%的人要惊醒只因确实太有阵势,而当时我就是念着父亲想着这份爱不停地流泪,那么样凄凉辛酸的场景在一个深夜无人知的角落,在那个周围布满佛祖菩萨神像的屋子里;

  

  2007年4月5日,上山庙里为爱求佛开始,延升到2008年的夏天,那个季度成为全国的沸腾,到处遭遇50年、百年一遇的大暴雨,整个神州大地都要被雨水浸湿淹没,而我当时就一直在佛前不断地流泪,不知道是流了多少像那长江黄河缺堤而下;

  

  2008年1月底2月初,南方遭遇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雪灾,断水断电断暖断公路,导致多少工人在外归不了家,也因此产生诸多爱心真情之举,谱写出一曲现代版的辉煌之歌感动所有。而那时,我也是冒着天寒地冻,在佛祖面前跪拜祈祷不停,并不断起着一个心愿:如果有天走了,请下场雪为清白的生命送行,不要让玷染上世俗尘埃与灰土,清白地来清白地去不带一丝污渍;

  

  2004年12月26日,在贵族生养小孩最是艰辛苦难环境时,小孩出生的当天就碰上下雪,难得的孕妇会在那么样恶劣条件下分娩,并且是碰上了当年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暴雪,就是到我过去之时遭遇了。2010年,我到北京的第一年,就碰上了个当地59年来最高温,建国以来从未有遇的事件。是该说我倒霉,还是说因为人世经历的苦难,让苍天也动容才会天地色变,不管是酷暑或寒冬,换了不一样的脸。2016年,当我千里迢迢千山万水从北方赶回南方时,却又会遇上了个世纪型霸王级的寒潮,一生之中就难以有遇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又撞上。这些,是巧合,还是,爱,真的能“感动”苍天,看到了人世的疾苦不幸,用那样的方式同情与怜悯,陪着为苦难的生命哭诉。毕竟这样“凄惨”的经历,人世就根本不会再有,本身故事的奇异就是个奇迹了。真爱追逐中就有引用经书写过,“天地人”三道必须协调中和,若有哪一道失衡,便有可能导致风云变幻,作为一种制裁或惩罚。人作为茫茫宇宙之其一,不可能背后无有管制,会有一种约束的力量,保持天地之理运行。也许茫茫天地宇宙之间真的有种主宰,否则不会有人间这么多的悲欢离合曲折离奇。历史上很有名的“窦娥冤”,相信都会有所了解与知情,被人陷害屈打成招含冤而死。临刑前,窦娥为表明自己冤屈,指天立誓,死后将血溅白练而血不沾地、人间六月飞霜降雪三尺掩其尸、楚州亢旱连续大旱上三年。结果是,全部都应验了,在她走了之后的世界。虽然我也很想知道,这究竟只是个传说,还是真的就有其事?因为常理来说,真的没有那么奇妙的事,除非这人世间真的有种力量非人可操纵。她的冤情连天地都看不过,而事实是这样的事现实中多的是,也没见会有什么异常帮讨公道说法那种。而我的“冤屈”,比她少吗?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是在爱情之中的遭罪,从来那么真心真情牺牲付出,换来却是全部成了对你的辜负与伤害,你事事为他人着想,却从来没有人为你想过。更是抱着一份那么善良真诚的心对待,从来不会去欺骗与吭害他人,宁愿自己吃亏吃苦受累,也不会蒙昧自己良心地做人。从不曾为自己求过,只愿好人能好报,世间能美好,不在乎自己多灾多难,若能换得一片艳阳天。那样的无私奉献与大爱大愿,怎么会换不来一点的打动与守护,给予全部是无尽的凄凉与灾难,更是步步逼到死路上来?不仅活着找不到一个归依,生前没有过片刻的安宁与平静,甚至于死了也是孤独无依,连个去处都没有。要在那么样的凄凉之中死去,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你想见的人,都是最深伤害看了天国都不得安息!还有谁能有这么苦和冤,满腹的怨屈与苦水不知向哪倒,就是到了天堂地狱也一样在喊冤,不管去到哪里都要申诉到底。我想,如果真的到了眼睛闭上的那一刻,我一定会对着天空高喊一声“苍天”!那绝对会是最暴发与震撼力,是用生命所有的力气凝聚,能够足以把天地都掀翻,让三界六道里都要震破动容,是代表着对生命的抗诉,对命运的不公,对天意最后的反抗到底……

  

  如今,我也以我的血,对苍天与神灵,起了三个相同内容的誓言。并且从此以后,天天在佛前祈祷,直到活着的每一天,直到离开这个人世。我也很想看看,历史是否为真,而这份爱,又能否成就一个“奇迹”,可以感天动地的悲切!我也是在赌,与天意与命运与老天赌一把,就赌这份爱的悲怆与凄凉,大爱无言,是否能足以打动到它们,睁开天眼掉下眼泪。天若有情天亦哭,情到深处天地动!尤其是在深圳这里经受遭遇如此之多,他们那么样的辜负了那片爱心与真情,这座城市和山上的佛祖真的也能毫无打动吗?不为那凄怆的生命有所表示!如果我还是输了,做不到,如同最初追逐真爱的心声,我认了!这就是做“好人”的下场,一生不得安宁平静,更是“不得好死”。我有什么可怪责,连天地都无动于衷。如果有天真的能六月飞雪,一定是人间有千古难解的“冤情”,才会让天地都发怒风雪雷鸣。我也以此来证明生命的清白,那样便可以洗清一身的罪孽,也可获得原谅与宽恕了。为我铺一条清澈的路去往天国,不要让沾上这些俗世的脏气尘埃,玷污我纯净的的灵魂和洁白的生命。我原本就是异界掉落尘世的精灵,为完成我的使命而来到人间,当我要走了的时候别忘了指引,请让我清白地来清白地去,踏着那一尘不染奔向来时路。如果会有,我也是看不到了,只能留给世人验证,那时会否发生些什么,还是一切悄无声息。而所有在此路过的朋友,将会是“最先”得知,背后是有怎样的故事,一切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成为叙说的前提。或许那时,人们不会再无动于衷了吧,而此爱也将扭转其所有负面,证得最后的价值与意义,不枉费此前所有一路走来。这份人间罕有“千载难逢”的真爱奇缘,是否真的就此埋没灭迹人间留不下踪迹。真爱的含义,是否能开启,而最终生命的定义又将会是什么。死亡,是否就可解开所有,那些生前不得知的迷惑与疑虑。

  

  说说,这鲜血的来历,又很有一番意思了。我没有像以往为爱求佛,寺庙佛前刀子划破手,怕自己做不到,加之身子如此虚弱,未必承受得了那样的伤痛。第三卷87章《真心飞越天与地的距离》中,为小孩安康祈祷划得深了流血之多,当时就是心难受快要支持不住。深浅是很难把握力度,我怕这次用力不够或过多,到时造成同样现象,我如今身体更差了,只怕真会晕倒就麻烦。何况,我也不能保证,自己是否做得到,以前是为真爱,动力够大,如今难免,让人胆怯,难以坚决。我原本是想买针筒抽取就容易多,而且要多少都不成问题,但到药店一问不允许售卖,管理太严格了愿望落空。最后是,我在家里,想要拿剪刀,划破口子取血,闭起眼睛,试了几下,不敢,就是下不了手,根本是划不进去。试了几次,气馁了,只得考虑,买刀片去,那个利薄,轻轻一刮,应该能见血。买回来,同样是犹豫了好久,如果不是桌前香烟点着,别到时烧完了,我还让佛祖等不到起愿,我也太拖拉愧对让久等,这个祈祷会是如此艰难。最终,狠下心来,对着手臂,划了下去。总算如愿,虽然伤口不大,血迹慢慢渗出,我拿来沾在纸上,那些写下的誓言咒语中。想想,真无可笑,居然胆怯犹豫成这般,想以前为真爱起愿时,我是刀刀下狠手刀刀见血,一点都不畏惧退缩,而如今,我却是怕得不行,折腾了半天,才勉强达到。由此可见,爱,真是最巨大无比的能量,它可以让人死亡都不怕,更别说受伤流血了!失去了之后,自己就变得柔弱了,再也无法那么勇敢起来。我都有点恨我自己了,会变成这样不能想象。多么留恋那时的勇气,可惜都已远去。爱没有了,所有信念支撑都失却,回复到凡人一个,再也不能创造生命的强大。

 

  其实,这些愿望,在早上过来时,我便在佛祖菩萨面前,一一对着宣读过了。是想到,晚上的时候,必然人多拥挤,基本是不可能再完好地起愿,所以只能提前去做,到时再重复一遍。我原本也应是选在大年初一会见,但那个时候那么多人都走不动更不可能爬了,所以只能提前到除夕把这心愿完了与佛祖会面,毕竟那也是个重要一年的最后一天迎接新春来临。也因此,我才会把它们写在纸上,没多余时间空间叙说,我便举起纸张让神灵过目,相信会看得见和感受得到,来自我内心最大的心声愿望。念完之后我也烧掉了,是烧给到那边流转,让最真实的目睹,希望它们能佑护实现,给这份爱一个完满的结果,不要辜负了此爱那么多的牺牲与付出,若不能成就“传奇”真的就是太可惜了!且日后永远不会再有遇,是红尘中不会再有人为爱这样痴情执著地演绎了。如果我们眼中还能看到神话,除了这一个不会再有,如果不能将永远千古的沉寂……

  

  正点一过,人人都动起来,是涌到佛前参拜,就显得更加拥挤与忙乱了,你是没法再怎样集中精神,慢慢地做着跪拜与祈祷,人都要挤死紧贴着走。值班民警与管理人员,手拿扩音喇叭不断大声叫着:不要行大礼,边走边拜!边走边拜,动一下,不要逗留。叫得人烦得很,都不让人停,会拦着推着走,否则是承载不了,一下奔涌进来的人流。后面堆了多少的人山人海,整个庙里庙外,甚至是延升到仙湖门口,一路上估计全部都是人。可能仙湖外面公路,都已经排起队了,我们这停留还得了,都没法疏通与缓散了。所以可以这样说,当晚进来的人,就没能好好的朝拜与许愿,像平常一样,悠然自得毫不慌张。现在是,匆匆忙忙,三下两下,就得赶紧走人,你不走,别人在后面赶呢。真是,拜个佛还不让,还有这样的事。当然,也确实客观所至,人太多了,不急的话,会更乱,更易出事。手中香烟,也得高高举过头顶,否则不小心就烫到人或衣物。人都没处站了,烟哪还有地方放,与人再争空间。那个时候,你混在人群中,想不动都不行的,会被人流推着走。当然也是走不快,人压人人挤人,也只是缓慢地前行。这个时候,你想要逆行更是不可能了,一人之力怎敌得了千人之躯。但我还是尝试了一回,只因忘了封红包,不得不折回去补给。当晚,是有义工,在神台前,专门负担接受封礼。中间放了隔栏,不允许民众自动走上,投入到功德箱,因为那样,会更加拥挤,人人抢着给,那个缝隙又那么小,必然会耽搁,造成更大的混乱。他们是手中拿了一个托盘,面积大又容易放,我们就是往那一搁,再转手给放进去。由此可见,当时的那个声势,有多么的规模巨大。你没来过是不会知道,去一回只怕不敢走第二次,确实是太辛苦不易!

  

  在如来佛祖正前面时,我违反了这个规矩,强行拉开栏杆。我当时那个劲有多大,衣服挂勾了神台,把整个栏杆都给拖动,以致保安都要抓着手,不用我那样蛮来,要人人这样,秩序就全乱了。当然不管如何,我是不会听从,坚决地是要那样去做,哪怕是做个无礼不耻之人。因为,我一定要,“亲手”,把给佛祖封的红包,投进去!不放心,不能让他人转交,都会折损了这份真情意。那些钱,我是买来精美的红包,特意一个一个地包了起来。给二楼佛祖封的是一百,一楼天王殿五十,其他都是十块,略表心意,不在乎多少。这是第一次,陪着他们过年呢,必不可少,且要封个最大的,才不辜负这一路的追逐,那么艰难才回到身边。还带了些桔子,也只在一楼二楼最重要正中摆上,毕竟条件也有限给予不了太多,而当晚情形也是不允许摆弄得多了。年前买的“福”字心形饰物也放进去了,代表着我要为天下祈福,希望人人都能共享团圆幸福美满。最特别的是,每个红包里面,都放了张纸条,上面写着几句话:“好人一生平安,有情人终成眷属!人间遍布爱的踪迹,幸福之花处处开遍。”我想,这可能是他们所拆红包之中,唯一的例外了,因为没人会那么无私与大愿,为他人与这个生存着的空间而求。当晚深圳数以万计的人,那么积极地往那赶,求的也只是自身和家人平安宝贵之类,他们有人会那样去吗?兼顾天下与苍生!所以我确信,这份如此的大爱,天地不可能会无言,真的无语不被打动。也许在那座庙宇,从来就没人那样祈求过,我是唯一的一个,却又是那最凄凉可怜苦难不幸,更是被世间逼得存活不了时间不多的生命。

  

  是的,我不会抱怨,怨恨这个人间,我依然希望他们好,不管是帮助或是伤害我的,从没有一点的仇怨与不满。我只是为一份爱而感到辛酸,为那么多付出牺牲白经受而难过,为一份爱不能在世间留下痕迹而遗憾!也许人们会觉得,我是不是过于信守了,人世间真有神灵感受吗?我却想说,还是那句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很多东西是跟随人“意念”产生,当意志够坚定强大时,就会能唤发出一股宇宙之力跟着改变了。爱,更原本就是个最大的“奇迹”,流淌人世到处都遍布惊喜与魅力。正如那歌词所唱,许多奇迹,你要相信它,就会存在,如果本身存怀疑之心,又怎么可能创造出奇迹来呢?而我,从不曾动摇疑虑过,生命最初的信仰,那份因爱而存在,才是心中最大的神。更深信,我如此“坚定”的意念,一定可以冲破天意命运,打开宇宙的天窗开天辟地……

  

  想起一首歌,《仙剑奇侠传》第一部的“逍遥叹”:词赋笔墨早已写尽千情万怨唱的皆是愁,曲终人散只剩下发花鬓白红颜早已陨落,蜡烛都将燃尽风烛残年未觉人生老去,再想与日争辉却只是更显消瘦憔悴!路边早已荒芜搁浅的海滩,曾经共同游玩观赏留下的足迹,再不会有人忆起成了永远的沉寂。想不到多年以来的苦苦追逐望眼欲穿转瞬便成空,这个红尘滚滚天上人间我却从来未能真正的看过透,有天当泪水哭干血隐狂涌是否能染红那白雪纷飞都成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