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5:千年之约再度重相逢
15:千年之约再度重相逢



更新日期:2016-05-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完前面,就到了最重点,与佛祖的相约,多年后的重逢。

 

  2016年1月14日,第一次踏入,是为了办个“归皈证”,方便日后上山不花钱买票。我是坐车上去,是赶着时间办事,而不是出于祈祷。在那等车时,停留路边,拿相机拍照记录。旁边一女孩,过来询问,不怎么理会,有所淡漠。后看与另一年龄相仿女生搭讪,两人进庙里,还相互给照相。可能在对方看来,认为这人太冷淡,不近人情那种,多少有所歉疚不安。那原本也不是我性情,只是现在,我却不得不收起,做出一副冰冷,不为世事所动。我说过,只想守住,这份小小心灵空间,不想让任何闯进或介入。请原谅,那位饱受太多不平静之人,心太疲累了!更是时间不多,只想安静地,走完人生旅程。别怪我太冷漠,只是这座城市已经不容我的路过,我只能更加沉默换最后的角落。

  

  庙里办证时,不免有所感慨,北方寺庙气氛不浓郁,强制购买贵烟商业性质,让人都不愿多去。对方听了,表示出有点惊讶,毕竟南北方差异非体验真的不知。里面的人,都会不断说着“阿弥陀佛”字眼,一进去就给到人很温馨平和的感觉。我们也会相互的回着,一句佛号,代表着无数的心愿。50元工本费,随各自心意捐献功德,我只给了这么多,最重要还是不相信他们,交到手中的处理。正如时有报道说,住持卷钱走人,就那样的修为,还想引领世人,更让我们怎么笃诚!我只信守自己心中的佛,爱的力量,而不是外界装扮变质,用金钱亵渎与玷污。

  

  庙里每樽神像前,都会放着一个功德箱,接受香客的捐赠。除此之外,很多地方也还设了捐点,是各种项目的添加,具体到很多分类。我有在想,单就拜佛那里,每天都不知收入多少,这对于寺庙应该是充足的开支,不管是供奉大师雇佣人员或维持日常运转,都应是足够可以绰绰有余,他们收那么多钱干嘛?真的都用到实处,悬壶济世救助于世了么!至于仙湖门票,一人20,每天人流量之多,更加不要说了,那的份额丝毫不会低于庙里,这些统统加起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当然,仙湖与寺庙是否相互独立,只是作为植物园景点的供给,那边的收入是不供于庙里,包括那些兴建供奉之类,与他们无关不得而知,在此没法揣测,那些不对外公开的数据。而事实若非这有个庙,只怕没几人会来光顾,那里也不是多么有观赏价值,基本就是冲寺庙而来了。当然,这些作为外人,是难以明了别人的规矩,就像尘世的章程永远只是人说了算,没有固定更非就得有理,只是权和钱就能说理。总之是,难免会给到人一种感觉,巧设名目收取更多钱财,实则是不透明不接受监督。我并不想以此侮辱佛祖的尊严,但这些世人的心却是太浑浊了,哪怕是日夜守护在佛祖身边,也未必就是真心实意,有的就是欺世盗名。所以,我有钱,宁愿在现实中帮助需要,也不会扔到那里去,通过他们的手实施,换取一种荣誉称号般。真正的爱心,是无偿更默默的,不是要让人看到,更非在佛前才去做,而神灵在于天地间,人间一切都会看得到。

  

  那时,“弘法寺”正在修建二期工程,像楼房住宅区那样,已经摆出了模型,看着是很有规模与气势。可能用于这也确实是要很多钱财,山上开挖兴建难度是要更加的大,费用自也是会高很多吧。但除了这个接受捐款,其他还有很多也在跟着,就不相信他们庙里穷到了那份上,很快要没钱维持天天都得进行。这本是件好事,于我却没多大喜悦,总觉得世人做得形式之多,只会从表面去装扮修饰,却忘了从心底里的敬仰崇尚才是最可贵。然后又想到,建得再好我也等不到看不见了,不能再在佛祖面前跪拜祈祷了。这里也一样在壮大发展,而我却是慢慢地退后淹没。如同城市不融于,你这里也不会是我的怀抱,可以收留这颗虔诚纯净的灵魂。

  

  办完,给了一张条子,5月14号归皈法会,让最好来参加。当时心想,不知能否等得到,而终究也是没打算去。我想过了,以我这样的罪孽之身,是不配再到极乐与佛祖为伍,它们一定也不会接受。我也决定了,不求西行,而是自愿下地狱,要继续去度那里,如同在人间的歌唱,用爱来浇灌枯萎清莲。同样的,我也要用这份真心与真情,过滤那里的乌烟瘴气,要让地狱也开满荷花清莲满池。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不能只顾着自己快活,要让那些所有掉落轮回苦海,帮着脱离脱胎换骨获得新生。相信爱的力量,可以感化所有,三界六道,无可阻挡。

  

  在庙里的大树上,挂着很多的祈福带子,上面都是写的名字:学习进步、鹏程似锦;工作顺利、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幸福美满。各种内容,都是关乎个人或家庭。因为很多,挂上去随风飘动,很是好看成为一道风景。自然,这是需要花钱的,具体多少不清楚。我当时也有想挂一个,并非为自己毫无必要,就是为这个世间为那些好人,不在乎要多少钱,如果真的能如愿应验。但转念一想,那些都是特意印制出来,针对某人的专门名册,你要是打个“好人平安有情眷属”之类,别人会让你给上么?这是什么祈祷,还从未看过!如此,终是打消了,免得还招人询问,我不想做张扬那个。默默的祈愿祝福就好,相信佛祖菩萨天地神灵能收到,感知这份如此真切的情怀。

  

  回去,途中等车时,又碰一女推销光碟,估计是哪位法师说客,否则不会做这免费宣传。我没有接受是不需要,信佛供养在于诚心而非形式,做得越多只是越磨灭折损。同时有种很深的叹息,为他们这种做法感到是种罪过,无形中还玷污磨损了佛祖。佛法该是自觉流通,教众内心的认可,而不是强制性推与,反而成了抹杀传播不良,是对佛法的不尊敬,变相的推崇。真是鄙夷这种作为,就像外面社会推销般,也融入了那些规则,沾染了世俗的尘埃。阿弥陀佛,原谅这些众生的愚昧,越传越失实面目全非!

  

  当时,车子未开,人已上去。我不想进去那么快,里面空气太沉闷,坐下太不舒服。在路边站着,等待开了再走。周围都是树木,我便对着它们,念诵起经文来。希望这份爱,也能打动到植物,唤发出灵性为人间守护。我相信,天地万物的生灵,都是有其运行之道,而爱是唯一可以开启与互融。让宇宙打开天窗,万丈阳光普照大地。

  

  又看到,司机叫车上两位大师买票,他们可能以为不需要。我也在想,按理说,属于寺庙的出家人,理应拥有这一优惠款待,随喜搭乘不需要收钱才对。当然,他们也是手中从不会缺钱的,工资比外面的人高多且又轻松安逸。只是想想,好像不管哪里都是那么吝啬,眼中就尽盯着钱看一份都不能少。不管是庙里或庙外都如此,无不被金钱主宰运转的世界。

  

  2016年1月23日,为了找个神像挂牌,又过去了一次。终究没找回原样,却拿了些别的,摆放在家神台。依然是坐车,没走路省下时间。以往,就不会这样,展现诚心。现在,时间确实太紧急了,和生命奔跑般。现在的我,是不可能再爬山上去,以我如此虚弱差劲的体质,多年以后摧毁败落成那样。就连庙里走几步阶梯,我都显得有点吃力,走几步要停一下,气喘吁吁难以平息。那些高难度是不敢尝试,可能真的出事在途中,再也回不去了。这个心愿,去小梧桐山或是大梧桐山,都是不能再体验了。也请佛祖谅解吧,我已经无力再走那条路了,而我只剩下最后一口力气为你。

  

  一路上,看到很多人,捧着鲜花,舍得花费。我是从没买过,除了生活紧凑,也觉得形式是次要,最重是心的纯净。还有一些,跪拜着过去,走几步又拜下,非常隆重讲究。像我曾经那样,如此的虔诚与坚持,那么一段长远的路程。当时看了,却没多大的感觉,让人钦佩或是敬仰,而是在想,不知道在外面世界里,会有多好善心与真情奉献么!还是都只会做个形式,佛祖面前叫喊得多么高昂,一转身就全部抛于脑后,现实中作为完全的推翻。否则在走出寺庙以后,就不会碰到那么多的肮脏与败劣现象了,嘲讽着谁人的面子与可笑实则是造罪,蒙骗佛祖欺昧良心表里不一背道而驰。

  

  就在早上,我候车时,车门已经关了,准备开走,可能人已够,让我们等下一辆。人多有心急,想快点上去,虽然也耽搁不了多久,基本五分钟内发车一次。后来看没坐满,又打开车门,很多人跟着又上了。我进得比较早,前面几个,得以捞了个空位坐下。后面,陆续上来了,有位小孩,在前头经过,没人有动静。我起身把她拉了来,让她过来坐的意思,一开始是没发觉,看到之后赶紧起来了。对方母亲不断说着谢谢,我连连摆手,意思是没事,不客气。从这就足以看出,这些世人是多么的会做表面功夫,天天到寺庙佛祖面前去行礼,说着多么的尊敬爱护信仰,就是这么小的事情,让个座位,才不到五分钟的路程,更是就在寺庙里发生,佛祖菩萨神灵就守在山上,都没有人起来奉献一点爱心。车上,那么多的人士,有大人有年轻人有男人有女人,其中更不乏身强力壮身材魁梧,没有一个人站起,最后是,一位病弱体虚的女孩,更是时间已无多的生命,尚且知道做力所能及。这传出去,绝不止是丢了寺庙的颜面,枉为接受着洗礼却会是如此冰冷面貌,更是丢的深圳的颜面!一车人,全部有能力生存,过得那么好,让一个浑身病痛,剩下一口气撑着,不久于人世的女孩起来让座。深圳,它还有面目立于大地上吗?会是如此的麻木没心肠!

  

  我站立,都有点头晕不适,是身子原本就不好。但是,我没有昧着自己良心,不去做这小小的善举。我更知道,我所做一切,佛祖一定看得到,我没愧对它们的嘱托,真正的把它们的信义落实到了。而他们呢?自然所作为也会有评估,哪怕是他们过去,依然在佛祖面前三拜九叩,言行举止就已经大大打折了。是的,我坚信,爱心口号不是喊出,对佛祖的敬重更非只是表面,重在于一颗心与实际行动。我站着,是如此坦然,而那些坐着的,成了如此的可耻与不堪。有的人倒下,光辉永存;有的人活着,等同于死亡。

  

  这两次擦肩,我都没有到神灵前参拜,从二楼旁边走时,更是低头有意不看,不瞻仰到佛祖神像。是因为,这也还不是时候,我与你重要的第一面,留在一个最庄重的时刻,具有最特别的意义。心里说着,下次一定会过来,与你再度面对无距离!等着我,这个相约,不见不散。

  

  2016年1月28日,很快过年了,街上到处洋溢着喜庆气氛,已经售卖起了新年用品。这些,于我原本是没有概念毫无意义,但我还是出去闲逛购买了。带着佛祖与金鱼,前面是图片,后者是实物,我就用手端着拿着,作为朋友那样,带着去玩耍欢欣。我也让它们跟着憋闷在家里太久了,如今一同出去透透气,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它们对我来说,就是生活的玩伴般,并不会感到孤单。因为有你们,比人更能感受心声,无声的慰藉。

  

  来到“华润万家”,在二楼新年礼品那,挑选自己需要。此中看到一个不好现象,那些小孩不断地翻找,并非自己要买就是捣乱般,把人家商场的东西弄得乱七八糟。大陆这些孩子就是如此的没素质与层次,父母也不管教尽给工作人员添麻烦,看到真是厌烦得很在哪都脱离不了的不良干扰。如果一个有教养的孩子是绝对不会这样的,而作为有品质的父母也会教导更不会放纵,可所有都是些无水平无素养小民大的小的便一块败坏了。于是我们不管处于哪里,所遇都是些负面让人心情尽失,就没法形成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让人人都能舒心愉快。

  

  付钱时,也能看到的一个类似现象,有一种小的篮子,在地上可拉着走。收银台前,大家把物品拿出来,篮子就不管了,扔在地上横七竖八,占着地方让人没法走路。其实大家只要,“稍微”动一下手,把它重叠起来,就不会再占据空间,也妨碍到他人走路了。但是,没有人,会做这么一点点,多余的事情,都是顾着自己使用,不会花费哪怕一“丁点儿”功夫维护。到我时,看到前面有两个,挡住位置,我便把它叠起,再把自己的也放进,看着就很整齐宽敞了。自然,旁人看到,是不会有感触,会觉得,别人自觉自治,我也要跟着来,变得文明高尚一些,难以产生那种良性辐射作用。是因为,对于没素质之人来讲,他们就跟没看见一样,就如看到再脏再差再乱,没有意识区别,因自己就习惯了,那么样低级混乱糟糕生存,别人再好也与自己无关,更不会跟着也变好起来。就因为周围都是这些人,所以生存空间永远改善不了,风气提升不上人文没法进步,自然人人都难以生活安好而要备受尽各种不良干扰了。

  

  当年是猴年吧,墙上挂着很多小布娃娃,很是可爱的神情。要按平常,定也买一个,又不贵。终究没拿,一个人的春节,没有喜庆不需讲究。住房门上,就还遗留着一个福字,我特意在年前摘了下来。想想,在北方时,也曾那样准备过,如今,都不会再有了。留着,只是嘲笑着人的清冷落寞,曾经的气氛早已不在。倒是把,从北方带回一个钟形铁塔挂了上去,风吹动时能听到铃响声音,反而给人有点神秘色彩,这屋子与众不同。原本也是,一个人,隔绝,毫无往来。不知道如果有天走了,它会不会也掉下来了,为主人的陨落而不再守候。物体可能都会有情,比那些活生生的人好多了。

  

  最后是看了半天,拿了一个福字心形饰物,一串小炮烛挂饰,一个小红灯笼,一共花了四五十。买了一大瓶饮料,可以大家共用庆贺。又买了一包纸杯5块,质量比北方差远勉强能用。回去,我就把它们挂在佛祖菩萨神像旁边,很认真的装扮起来了。一边弄一边说着,佛祖菩萨小金鱼,帮你们过年了!是的,我只是给佛祖庆贺,给它们过年,不能跟着我太冷清,有种委屈愧对的感觉。如果不是为了此,我是什么都不会准备,如同平常的过。它们对我就是那么亲近的感觉,成了我的家人般,过节了不能遗漏,要让有点装饰气氛。平时,会拿着个小抹巾,轻轻地擦着塑胶,免沾染了尘土不清晰,要保持时刻的洁净与美好,像对待自身和家里卫生的打理,更加不容忽视与疏忽。有回定定看着佛祖,以为头上沾有灰尘了,像对待人一样用手轻轻擦一下,动作如此熟悉与亲切,就像自己的亲人朋友,不分高低贵贱。说着很多的话,相信你们能感受,我这一份诚心。难过时就抬头,不让泪水涌出掉落,不让你们也跟着忧伤。

  

  对小金鱼,说得更多了,总是看着,不舍得移开目光。感觉好像养胖了,以为有小宝宝了,要是也生一堆作伴就好玩了。觉得它都比我有活力,连一条死鱼都不及。不怕冷,水里游泳。有时看到孤单,心里有种愧对,没给找个伴。可我也没有,我比它更可怜,它至少还有我陪,只是我走后,也剩它一个了。也许它都会为我感伤难过,毕竟活着培养出了感情,而人却是不如它们的有情。想到有天走了,留下它孤零零,有种牵挂不忍难过。会否也跟着走,为主人的不幸遭遇!希望不要,坚强活着,做一份爱的见证。对它说着话,泪水都流出,想着陪走到最后,却要搁下先走了。原来人的感情用于动物是最可靠,不用担心会被背叛或伤害,而作为同类却随时会叛变给予最沉重打击伤害。

  

  2016年2月7日,大年除夕,一个于全国人民重要节日,于我更是有着举足轻重位置!就是在这一天,我选择去参拜佛祖,回到南方的第一次真正会面。

  

  前面写过,回来之后,深圳这里一直雨水不断,成为我特别大的担忧!就在2月1日都还起风雨,而眼看日子要来临,我心里是多么的迫切焦急难耐,担心影响此趟行程是万万不可。我几乎天天在佛祖面前祈祷着,拜托请让雨停一下吧,让天放晴不要再下了,不能耽搁了我们的约定呀!我那么大老远的都赶回来了,你又怎么还能再设阻挠,不让我们如愿顺利的相见呢。求求你们了,日后怎么下个不停也行,在过年的时候就不要再下了,毕竟这也是人生最后一个春节了,总不可能让过得如此之落寞吧。尤其让深圳这里,也跟着过不上一个好年,到时将会多么影响新年气氛呀,大家想出来玩乐都没有心情,真的就未免太扫兴与可惜了。所以,请你网开一面,不要再用雨水洗沥了,就让我欢喜的过上个年吧。我也不想再哭了,流的泪水已经够多,不想再继续播洒淹没大地。你看我都欢笑了,你们有何理由还皱眉呀!把快乐传播多好,我永远不会消沉与气馁。

  

  当时的我,就是那样,越是靠近,越加紧迫,不停地作着祷告,新年不要下雨,至少除夕那天“一定”要停,否则千里往返的愿望就落空了。那感觉,真的愿用所有交换,苍天网开一面。而我为什么,唯独那么重视那一天呢?只要那天不下雨,其他时候都没事。是因为,我决定,要在地上,亲自爬到佛祖面前去。如果下雨,就很难实施,基本就无法爬行了,泥泞加雨水加寒冷,身体未必承受得了。我说过,要用一个,最“隆重庄重”,举世无有的方式,去拜见佛祖。如同九年前追逐真爱来到这,2007年清明节的第一次上香,我就不是沿门口走,而是攀爬山岭而上。因为那样,更能兆示自己的一份诚心与真心,更能够打动到天地佛祖神灵。这一次,是隔了那么久的相聚,我更不可能让自己轻松了,一定要完成生命另一个最高难度的挑战与考验,也向佛祖与苍天验证这份虔诚与决心!早在北方时,我就已经想出了此举,等我回到南方来,我要跪着爬着哭着流着泪,一路洒落着过去。那个我憧憬了那么久的愿望,如今终于可以得到实现了,我又怎么能退缩而不勇往直前。

  

  在这之前做的工作,前面写过,买羽绒服,就是为这做准备。因为那个冬天,特别的冷,我怕过年也一样,如果还是那么严寒,我穿个棉袄未必抵挡得了。为了保证此趟顺利,我不得不提前作个保障,先购买足够保暖的。只要不下雨,不管怎样的阴冷,也不会打退堂鼓。为买那个衣服可波折了,小号退回再买,当时又快过年停止发货,而快递也一样很多放假,幸好有个顺丰还在送,虽然价钱高些,只要能保证顺利快速,我担心年前要不到会影响。确实有速度,第二天便到了,虽然贵点也值得。这边过去却是慢腾,一天都还在市区,也是受风雨天气,查单也写着提示。南方真多事,不知是否受我影响,又是罪过延误了大家。这件衣服,真是不仅昂贵,更是历练艰辛不易呢!可笑的是,真是白买了,到那时都雨停暖和,以至穿着这么厚实,还把人热得直出汗。不无有种后悔浪费的感觉,花钱买了那么高贵人生又用不上,但想到是为佛祖而备也就不那么难过了。为了它们,我也是可以奋不顾身义无反顾,付出牺牲多少都在所不惜心甘情愿!

  

  买了双棉鞋,属于老人家穿类型,非常古老难看。因为要在地面上爬,你是不可能穿着高靴子,到时肯定得给磨坏,就只能买那些便宜,如果坏了就扔掉。外面穿的一条裤子,也就是保暖裤,黑色能穿出外,基本平常不用,摩擦破烂也没事。戴着帽子,想着很早出门,会有凉气,得做好保护,也不想人看到,有所遮掩挡住。身上,背着个小挂包,特意买的,30元,粉色,挺喜欢。不是走路,是没法挂着,只能要背包,配备一些所需。就这样,穿着这身装扮,出发了。

  

  一大早,五点就起来了,看到外面天那么黑,就没法一个人进山,还是有所胆怯顾虑。于是,回屋里等着,隔半小时看一下,直至六点半天全然亮,才再度出门。其实六点应该就可以了,我却又耗了那么久,反而让路程多波折,是指遭遇人之多,我更愿静静不被注视。

  

  刚到仙湖,我是在门口跪下,说了一声:佛祖,我来了!声音有所哽咽,心酸得想要哭出来。那感觉有点像,电视里演的,祝英台哭梁山伯,路过坟墓疾奔而去,忍住了满腔的悲伤此刻完全宣泄。我也是,为了等这一天,是等了多久啊!又一个千年等一回啊,西湖的水我的泪全化成热泪满天坠。

 

  然后,跪在地上,开始爬行,还未到门口,有一段距离,就开始了。我必须以外面为起点,这条路全程的爬着过去,而不是进入里面才开始,那样不免又有所折损了。自然难免引人观看,那又怎样?每个人只是以自己的方式敬仰着,而我也只选择适合自己的表示,一定要这样才能展示那份坚定与坚毅!

  

  不能不说,这爬的姿势,比走路太难了,远远超过于我的想像,居然会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情!最初一段还没什么,越爬就越累越没劲,而随着距离的走远,身上各种不适是越加严重。那不是很平坦的光滑道路,就跟外面沥青公路一样,可能还没那么经常维护修得平整。双腿跪下去,膝盖是会疼痛的,爬的时间长了越加明显。我是穿了三条超厚棉裤,否则真的没法经受得了,那么长时期的地面摩擦,只怕都要破皮流血了。路的两边,也有我们公路上看到那种黄标线,不知是涂抹了什么就显平整多,我就特意靠着那条边走,把膝盖放在那里不那么刺痛。然而有的地方没有或断续,外面是那些很细小而尖锐石子,膝盖一移过去,像被针扎的疼痛,你都不敢再动一下,会更痛楚加深。几乎每一步,都是痛着,只能忍受,那么的坚持。这还不算什么,最糟糕的是手掌,肯定是手脚并用来爬行。幸好我戴了双毛线手套,否则只怕真的没法进行,手绝对会擦破流出血来,那样就没法再靠着全力前行了。因为人趴着,整个身体份量就落在了四肢,感觉是特别的沉重吃力,支撑着身体慢慢移动。我的脚还可以忍耐,就让它一直痛着,知道皮破不了。但手不行,那种疼痛,真的就是伤到皮肤般,是没法用力来撑住。最后是怎样,我得不停地转换手势,也就是说,刚刚用了哪几个手指,一会用其他几个,或者是左右侧压地,或是手掌手背压地,相互的调换着姿势,否则痛得你不行,根本就不可能再爬动。我那时后悔了,早知也多戴几双,家里也不是没有,主要是没尝试过,不知会这么严重,没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戴的,仅仅是因天冷才用,否则根本就不会考虑,想想更糟糕,前功尽弃,走不过去。

  

  当时的艰难,比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还要恶劣,你想快都快不了,爬行根本就是龟速,远远地被抛在身后,看着那漫漫前路,不知还得走多远,人是越加气馁,更加的无力。我常常一边爬一边看,总是希望看到湖水,预示走一半路快到了。每回看着一个转弯,以为就快到湖边,就差不多了。然而每次都是,刚升起希望又是失望,前面的路还是蔓延无尽头,根本看不到终点在哪。那个时候,我体力有点吃不消了,感觉到了头晕心难受。这是比干活还要受累,甚至生病一场的辛苦,远远超越于身体的负荷。我知道,如果这样下去,我一定没法坚持把这路走完,可能中途就倒下了。我必须得找一种意念,给自己以鼓舞与力量,否则我是没法挺过去。而后来我给自己找到的支撑是,一路不断低头叫着:佛祖菩萨等着我!佛祖菩萨等着我,佛祖菩萨等着我……就不停地重复这一句,就像听到一种召唤,知道佛祖与菩萨在那边等着我呢,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更久等与辜负呀!我说过与他们相约的,怎么能半途而废不坚持到底呢?仿佛就看到佛祖慈祥的面孔,在温柔含蓄的注视,牵引着我的方向,让我再也不会逗留,向着那里勇敢地前进。顿时,我就感到身上有股说不出的力量,好像整个人都有了生机与活力,使不尽的干劲热火朝天的激发。原来“信念”,能给人那么大的动力,可以支撑即将倒下的生命,也能让它们再度坚强地站起。

  

  有时有微风吹来,感觉到一股凉快,像佛祖菩萨爱怜,沐浴在爱抚之中,让你又有了无尽的力气,还能再朝着目标坚定不移。有时候累了,得停下歇息,这个时候,我原本是可以坐下来,但都没有,依然让双腿跪着,就坐在小腿上那种,感觉就很不舒适。因为,如果我一移开了,相当于就不是一路爬着过去,那我所有坚持都成了白费,我又怎么可以那样做?让这一路辛苦成了空白,我最终是没能履行自己的承诺,与佛祖的这个相约。我的一只手里,是拽着从北方带回的木牌,有观音神像和刻着经文,是庙里大师赠送从南方带过去,我又完好无损地保留了回来。一路上,我也带着爬着,木块在地上摩擦,都有点变花了。很难过,却请宽恕,我要带着这颗心,你们给予的礼物,亲自前往相会。有几次,居然发现掉了,是被磨断脱离。我赶紧回头找,虽然着急,却不起身走动,慢慢地爬回去。还好,我几乎发现得及时,听不到地面拖动声响就怪异了,在附近不远便寻回。如此,相当于重走多余路途,我又再慢慢爬回来。尽管如此,我并不介意,只怕弄丢了,如何对佛祖交待,有何颜面过去!它是我从北方带回,绕了那么远的路都没丢掉这颗真心,在已经回到南方的庙里,我更不可能让在此遗失了,否则太辜负与愧对。还有一次,是走错路,进了汽车道,那里已被隔离。被人提示,是保卫值警,说不安全,让走回旁边,人行过道。那时,我都走出有一段距离,只得又折返倒回去,还是慢慢一步步爬着,就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能够动摇与改变。那么远的路都坚持下来,不可能在最后还可改向,就如对一份爱的坚定,从一开始选择踏上就不可更改。

  

  说说,那段路,我是花了多长时间才爬完。从早上六点半到十点半过,足足爬了四个时辰,四个多小时。大家可以试一下,在家里的光滑地板爬上半小时,你就会知道有多辛苦难受,而那是凹凸不平满是棱角的水泥地面。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力,没有对佛祖那么坚定的信仰,和对爱那么的虔诚与执著,是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做得到!!我敢说,那绝对又是,“弘法寺”建庙以来,没人尝试过的历程,有人从门口,一直爬着进庙,参见佛祖。到一楼时,看到庙宇,我的心是多么欢腾,我终于过来了,没有失信于,完成了这个许诺。上阶梯时,我也是爬着,直走到二楼,如来佛祖面前。一边爬一边数着,有一百九十多个台阶,那里又走了近半小时,十点五十分才上去。我又一次,用生命创造了一个奇迹,在这座庙宇不会有人能超越的历史!我在弘法寺,应该是创造了三个“第一”。第一个是,泪水流得最多,足以淹没天地;第二个是,佛前鲜血染红,涂抹了那片净地;第三个是,从仙湖门口,一路爬着过去,面见佛祖。这在那里,不会再有人做得到,除了我创造再没人能跟进。那是需要多大的决心与意志啊,如果不是靠着对“爱”坚定的信念又怎么能做得到!爱,确实是可以完成,生命任何不可能的壮举。只要有爱,世上没什么不能打倒,更没有什么会是不可以。

  

  说说,路人的反应,是怎么样的表现。刚进仙湖时,我想到北方的经历,是不断地流着眼泪,就像“孟姜女哭长城”那样,一边爬一边痛哭落泪,泪水真的是串串滴到地板上,那么样凄凉辛酸的场景。我知道是因为一个男人,给了我多么的心伤痛楚,远远超越于真爱的伤痛沉重。可能是有人察觉了,表现出的真情,虽然不能慰问,特意跟保安说了,让他们过来问问,那女孩怎么了,哭得如此伤心,还在地上爬行。然后便是,真有人来问,我猜想是那的值班人员,除了他们也没人能那么关注。对方是问着,你怎么了?如同北京坐出租车,好心善意的关怀。同样,我说的是没事,一味的否认掉所有。我是不能告诉,也是没法诉说,那些生命太多的凄怆与苦楚。我为什么要哭呢?我心里有多少的“冤屈”与苦水啊,不仅是为一份爱付出那么的多,换来是如此凄凉可怜的下场。更是做一名好人,善良真诚无私,却会是换来步步相逼,把生命逼入绝境与死路,老天就那样辜负对待,让好人没好报,承受尽百般磨练与劫难。我不知道这世上除了我,还有谁会有如此“沉重凄凉与沧桑”的人生,我心里的苦是有多少除了向天地与神灵倒又还哪里可以盛装!我已经在北方憋了那么久,就是为了一天回来,我可以再在佛祖面前哭诉,像曾经的爱一样再求一次。我真的不相信,如此一份“悲怆”的大爱,这么多曲折与凄凉真的换不来天地打动么……

  

  那人听了,便走开了,而我在那之后也不哭了,停止抽泣再也哭不起。我也不能再哭继续伤心下去,否则一边体力已成问题,再来个心力交瘁这路更走不下去了。有信徒看到,说天哪这样爬,要站起来再跪拜才有用。却不知不是为自己求,从来就没有,只愿打动为爱守护。他们做得再多又怎样,背后是败絮其中不堪一击!有些民工,说着,裤子都要烂掉了,为这种诚心可嘉。心想,烂就烂吧,反正不打算穿,做好报废准备。如今,是多么艰难险阻都打退不了,我是一心一意一定要走到底。到庙里时,一位义工女孩问着,姐姐,你为什么要在地上爬?不回答,沉默,不作声。别人不知情,不了解,背后多么复杂故事,那些辛酸凄苦难言。是的,她们怎么会知道呢?怎么可能理解,那生命有多么的沉重苦难与不幸!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要向老天兆告,向大地申诉,向佛祖喊冤。人间没法申张,就只能寄予天地万物了,我不相信,真的苍天都看不到,这人间的一切。而我的苦,除了它们,又有谁会感知呢!我很感激他们的好意,只可惜他们谁都无力拯救,没法阻止这些人生的悲剧。曾经有的人,只要一句话便可救起所有,但都会不乐于,制造传播了那么多的灾难。如今,我只能用更多的苦和难,向苍天证明这份决心与真心,让看到更多的勇气与毅力,是否爱能感动上苍给生命一个奇迹……

  

  到达佛祖面前,我以为会流很多泪水,放声痛哭个不停。谁知却没有,预想中的多么激动,也如对城市的估算,瞬间落下而又风干的无语。这一次,我却是哭不起来了,不知是在路中用完了力气,还是心已安息的平静。不过,当我刚爬到,跪在面前说着,相见后的话语:佛祖,我终于来到你面前了,带着这最后一口力气和一颗最真的心。并拿出此前庙里保留两样东西,看,我把它们也带来了,一直保存着,就像这颗心永不丢失!说到这,终于再也忍不住,喉咙哽咽泪水瞬间流出……

  

  我让佛祖等太久了,六年了才归回,可佛祖却让这份爱等了千年,修了万年也不给结果。这个千年之约,我与你再次重相逢,可爱却是永远不会有交遇。是否这真的就是“宿命”,为什么又把我牵引了回来,最终的结果用意到底又是什么?!……

  

  我就这样,跪在佛前,喃喃说着,只有彼此能懂的话语。我又成了,真爱追逐中的模样,那个乖巧跪在这里的孩子,默默地和佛祖进行着交流。这样的场景,曾经尝试了多少回,想不到多年后还会历验,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曾经的爱早已不再,如今的人儿更是苍白无奈,等不到花儿灌溉一切未开已成空白……

  

  如此说了好一番,又逗留了一会,直到把心声都透露,作完拜别,才依依不舍地起身。把一楼二楼的,都逐个参拜与祈祷,才开始回去。在门口时,低头念诵了句“南无阿弥陀佛”,以往过来的习惯,依然不曾改变。我知道,我又要从这里起步,走上一条人间路,无尽的崎岖辗转与反复。但我不会退缩,更风雨无阻永不止步,用真心去修补永不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