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7:折断翅膀也要飞翔
7:折断翅膀也要飞翔



更新日期:2016-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治疗了一星期左右,进行电子拍照查验效果,我看不出有改善,还是老样子。顿时就气馁了,花了两三千块,比治气管炎还要高额。对方说,有比此前好了,但没法消除是肯定。结果出来,是验证了一个事实,这种保守治疗不行,必须得手术才能彻底根治。医学上的解释是,那里原本就神经特别少,对外界就不敏感能作出回应,所以很难对药物起到很好的吸收作用,便造就了这样的现象所在。唯一最好最保险,就是手术,那是想要治愈只能考虑法子。我自然是提出顾虑,现在正在进行着很重要的事情,主要是创作了不能因任何而耽搁影响。如此,这终究不能上演,那个病也只能那样拖着。那时还有在担心,会不会发展成癌症,是怕路未走完先倒下,那却是不能容许,心愿完了才能安心。不过想想,在北方几年了,也没见恶变成那样,这最后不多的日子应该是不会的了。如此也便可安心,只要我还够有时间,我就足以走完生命在人间的旅程,在时间到了的时候无悔无憾地离去。记得此前,感叹去年折腾一年,都没有治理太受罪冤枉!对方回,治好,日后就不会了。我心想,已经没时日享受了,好不好都那样,没有区别。对于一个已经无力存活的人来说,不管身上有多少疾患都威胁不到了,结果都一样逃脱不了的生命悲剧。

  

  其实我的问题,并不一定在于此,主要是解决腰疼,让我没法安睡。但是,这是否,真的因妇科而起呢?未必!在后来,医生便转向治疗。她询问我,哪里疼痛,用手推按。最后得出结论,用手能摸到的,属于物理性质。也就是说,非内部病理引起,可能是外界不注意之类,比如坐的时间过长,坐的姿势不端正。可能也有点类似于此前的肩膀疼痛,就像很多人会有的职业病,经常坐着用电脑就腰酸背痛了,那样的情况。于是后来,就换了治疗方式,继续使用“电磁波治疗仪”,照射腰间疼痛位置,并抹上活络油之类,更加利于吸收与促进。听医生说,这个东西可神奇了,很多病都能用上。在百度搜索,像哮喘好像也行,但不知是怎么个治法,自己的能否也有所缓解。自然也会有些副作用吧,哪样事物没正反面,凡是用来医治几乎都有好坏兼顾,但为了当时更大的病痛,也只能去其次要而择之了。不免也有种感叹,是指,此前治了那么久,好像都给治错用错了,都没有对上症状,完全偏移。我倒不是责怪医生,只是觉得大家好像都折腾了,她们也用心用力,而我也是辛苦受罪。医生听了也感慨,说看病就是这样,不是说能一步到位,有时候就需要慢慢摸索,才能察觉真正的病源在哪。我认可这话,至少他们能本着救治到底之心,和病人一同不断地想法子,而不是看不到疗效,也没心无力再去跟进,想着怎么样能帮病人消除,真正的实施救死扶伤之心。医生也不是全能,并非所有病一下就看出端倪,给你把药都用对了。他们也是需要过程的,我们也要给予信心,并且相信交托于。

  

  此中有个很深刻印象,在未转向考虑其他方面,纯粹的就妇科用药,输液时,我总感觉腰部酸痛明显。一开始,我在想,也许是个适应过程吧,用了些新药之类,也没太在意。但连续三天,都此种症状,我便找医生反映了,是否哪个药没用对,起不到缓解,反而给加重了。我自然在想,那个电磁波的问题,因为消炎药我基本用过,按理说不会有大的反应。就那东西,我从未试过,有可能身体机能不适应,才造就出的这么一幕。提议,先停用一下,如果感觉消失,就证明是那个原因了。医生听从了,结果是,没有,依然不改善。如此,就转成药水了,定是那里的问题,加了些什么药。左氧,我在社区打过,没事,肯定不是那个。对方说,添加了头孢,我怀疑是,自己没用过类型。头孢也有多种,虽然都属消炎,却未必人人都适用于。让把那个药水去掉,改成只输左氧,是否还会出现。果然应证,真的就没事了,腰部没有一点的不适。从那之后,就不再加进,只用左氧消炎。给我感觉是,这才是医者之义,会听从病人心声,从他们角度出发,怎样的调整用药,而不是一味的以职业身份,强制性要怎么样的实施,毫不顾虑病人方面是否有不妥。尤其是,我那么多次的提要求,难免会让人烦躁不安,就像你比医生厉害了。要换一般人,真未必会听,你说怎样就怎样,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出于一种维护面子之心,压根就不会正视,更还遵循着治理。可这位医生没有,是非常的谦逊和气,毫无一点的不悦或不满,和病人一起去改善医治方法,寻求最正确的救治之道。

  

  那一回,她叫我照腰时,我当时听错,误以为又要B超X光之类,自然有说此前检查过了,不需要再做其实是怕花费。我后来才知道,她不是那样的意思,是让我做这个磁疗,我完全的给误导了。但是,她都没有强求,是觉着,病人不愿意就算了,只是出于他们自身利益。当我们澄清释疑后,我就开始解释了,是指自己没听对,不知道指的这方面,要不早就听从了。有所歉疚不安,辜负了别人一番好意,还认为是想赚你钱呢,把人想得那么不齿。给我很好的形象与认定,从不把想法强加病人身上,完全的让自由选择医治。还有后面,我询问,大概得照多久,因为感觉也没法立刻得好转,我总不可能天天耗在医院里吧,会耽搁生活中太多事情。对方说,这个看你自己了,你要想来也行,不来也可以。它是慢慢的康复,只是仪器使用会更有帮助,自然恢复可能会慢一些。也是那种,没有强制性非要留你在这里,好像就是为了收费赚钱。最终我们一致决定,再治疗上两三天,有所巩固会更安心些,毕竟那么长时间也过来了,总不可能半途而废前功尽弃。医生和病人会相互商量,从病情的轻重角度出发,选择最适合的治疗方式。这种情形让人着实欣慰,而不是医生说一不二,患者就没有发话权。

  

  在那里医治,我也是感受到了很多的温情,是来自医护人员的热情与热心。在清洗上药时,第一次接触,多少有所胆怯,怕怕的感觉。是像药流剖宫手术时,拿一个胶钳子伸进打开,又要放一个管子进去多可怕。医生便在一旁不断说着,不要怕,放松,别紧张之类,安抚到人心头踏实,精神就松弛下来,不那么慌张畏惧了。适逢冬天,天气比较冷,得脱掉一边裤子。房里没空调,感觉到明显的凉气,担心会着凉。医生听我嘀咕了以后,便给我拿了一扇白布,把露出的大腿给盖上,这样有所遮挡就好多了了。那个细微的动作,也真是牵动到病者的心,为医生的如此细心,那份对病人的关爱之心,尽显其中。医生不应该只是为钱而治,而是真正的为病人着想,为他们提供到最全面的服务最悉心的呵护。她不会知道,她那个小小的举动,是带给一位女孩怎样的撼动,原本就是无亲无依的生命,还会有一个外人来牵心关注。温暖到了那颗,饱受尽太多凄凉沧桑的心房,给那即将要枯萎的生命,送去了太多的源泉与动力。我忽然就觉得不冷了,是这些真情的流淌,能把冬天也融化,温暖如春阳光普照,催开严冬的萧索,送来万象更新春暖花开!

  

  出到外面病床时,是要趴在床上,掀开衣服来上药。虽然那是妇科,多数是女性,有时也有男生,有所不便。包括此前挽起衣服照小腹,如果有异性过来,也是不那么好意思。当然也不会太在意了,毕竟看病重要,还能讲究那么多避嫌。何况也不涉及到多隐私部位,这些也是可生活中接触,不会多么的顾虑。只是那个疼痛,很怪的,照了几天后,位置就不同了。我当时询问,是不是转移了,和此前地方不一。医生否认,哪里有,又不是癌症,才会那样。说,这是疼痛性游走,正常现象。有些病理,一直隐藏着不能显现,当我们真正根治之时,它便会起来了,由此产生诸多不适。这是属于好事,并非坏的方面,证明有起作用,如此我也便安心了。只是那个走向,是不停地往上,以至衣服都挽得老高,我又穿得多好几件,都快要拉不上去了。后来天气慢慢变暖,我也改穿少,更方便料理。医生就在背后抹油,并不断按摩揉搓着,有所力度的那种。本身就疼,按起来自会更痛,还夹着酸遛遛的感觉。正按中那个痛点位置时,我也会有点叫嚷起来,是有点受不了,让稍微轻一些。其实是知道,那也是为了更快速的好转。治疗哪能轻松呢,一定的容忍是需要。

  

  按完以后,就开始烘烤了,调好温度,对着部位,一段距离,热度适中。这在最初,往往感觉不到,是指,放得刚好,不会热得难受。好几回,我感觉到太烫了,然后肌肉就发痒,我便不断抓着。有一次,我抓得厉害,叫她们来调高些,是我的医师过来,看到可能抓得太狠或是变红了,不断感叹着,怎么抓成这样?是那种父母对待孩子般的口吻语气,有所怜惜与心疼。当时给我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那么的亲切亲近毫无生疏距离感。有时她还会主动过来,问着热不热,要不要调一下。我当时在听着歌,从背后出现,没发觉时拨掉了耳塞,就那么无所顾忌的,因为亲人之间,确实不需询问,那么自然与随意。那个举动,也是给我那么大的感怀,就像是一家人亲密融洽,瞬间就给到了家的氛围。我回,没事,可以,为这份牵心,感动感激。有一回,我提到,晚上肚子疼痛,深夜起来吃药,很是折腾那种。对方听了,很着紧的问询着,严不严重,好了没有?表现出,非常关切与友善,又一次温暖到那颗因病而憔悴的心。想想,在家里,或是在北方,那些所谓亲人爱人,那么亲近密切的人,都不会有这样的神情,对我的疾患有所注视与关注。一个外人,都能够那样问候,朝夕相守的人,却会是不闻不问。人与人之间,也会是这么大的差别,最亲的不如陌生的,最爱的不如不相关的。

 

  我在那,也真的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经常热了,趴在那看不到人,不断高声叫喊着:护士、护士!温度太高了,过来调一下。而她们,就是给到了我家人般的感受,在那守护着。我有什么事,就可叫唤找到,让我可以安心放心,不用担忧顾虑害怕。有时她们不在,或者是走开,或到里间去了,叫半天不见人。然后一会到来,说着,来了,来了!就像是紧张家人的事,那么匆忙的赶回,帮你料理。在移仪器时,也会听着我的感觉,有点热了,或者是凉了,让别人移来移去,有时还遇几回,真是不好意思,反复的打扰!她们都会很耐心,不会表露出任何的不耐烦,你可以随意的差遣都可以。我真的就是把她们都当作家人亲人了,我唯一的依靠,那个孤苦女孩游荡在外,收获的那份爱心与真情。

  

  他们应该不止是对我,而是对所有就诊病人,都是那种医者父母心。曾有一次,邻床躺着一位女生 ,在输液打针。我看到,有医生端来开水,确切来说,是泡了药的冲剂,叫病人起来吃药,说着,要吃药,烧才能退病才能好呀!是亲自端到病人床前,让起来服用,然后再帮倒掉。这一幕,也牵动到我,毕竟是在外很少碰见,有医生比病人更心急,怕他们的病不好,现场就要帮助用药,让能最快的痊愈康复。那女人,还是医生叫了好几回才起来,不知是病得严重起不了,还是自己就无所谓。感觉医生就像是,哄小孩一样,把她们给拉起来吃药,站在父母的角度,亲自看着孩子用过药,如此才是安心。他们完全可以不需要这样做的,因为药都已经开了针水也在打着,还能急在于一时慢慢自然会好起。可是,他们还是去做了,仅仅就是因为,那颗把病人疾患看成自己疼痛,用那样的心情去对待帮消除。这,才是一位医者,真正最应具备,基本的“医德”!而又有多少,会这样去想和那样去做呢,无不多是从病人腰包出发,只知道砍宰钱财而忘了职责本心。也就如,给我治疗那位医师,常会说着的一句话,我们作为医生,自然是希望病人能快点好的了,看到你们好了我们也高兴。但具体怎么样的方式疗程,还是在于你们自身的选择,我们只能说从好的方面去建议,并不能说一定要你们怎么样跟着去做。我觉得那话,绝非是夸张或者是造作,而是真的,出自于他们的心声,一位有良心仁心的医生,就应当会是那样的。而不是只想着,好不好没关系,甚至多跑几趟,我们医院多些收入,工资能多拿高些,把利益建立在病人痛苦之上,那样无良的敛聚钱财与亵渎职责。我衷心地庆幸能遇到这些好的医生,不会再在残弱的生命里再雪上加霜,一再摧毁那已经濒临崩溃的生存之心。

  

  在那输液的一幕,此前还有着磁疗,照着肚子发热暖和,是特别的容易困倦睡觉。我便会对护士说,我要睡了,劳烦帮看一下药水,免得滴完都不知。护士应着,你睡吧,意思没事,有我们守着呢。很柔声的语气,也像是对人的照顾,流露的那种温馨与情浓。当时的我,就如在北方最后看的那位王医生,夜晚从那走出泪水不断流淌,是感动的热泪温暖融化了冰冷的心扉。这一次也是,得到答复以后,我并没有立刻睡去,而是泪水慢慢地从眼角滑落,为这一份温情那份陌生的情怀。我是戴着眼镜,她们看不到,而我也不需顾忌,不用遮挡,就任由流着,打湿枕巾。因为它太宝贵,是真情的力量,催开枯萎的心房,让看到满天的芬芳,那么美丽的绽放!她们,这也许也只是职责所在,更不知对多少人做过,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不会放于心,却不会知道,在一条苦难生命上,是给予了多大的抚慰,是她在人世间,收获的最后情谊,让她感受到了世界的美好,是带着满足与欣慰地离开。或许是老天,也看到了她在人间的不易,在最后安排了这么多好人的出现,让那颗备受医疗之路太多折腾的心,终于也可以感受到了温情的所在,扭转此前那么多的负面,看到有真情的一幕。我依然对上天充满感激,更感谢她们的路过,在生命陨落之前,拾取的人间光辉,用爱为生命送行,依然高歌美丽!

  

  曾有一次,我忘带口罩,问医生要一个,保险起见。她给我拿了一包,我都不好意思,不断说着谢谢,很是感激的神态。对方说,没事,这些又不值钱。还说,不用那么客气的,我们也可以是朋友的啊!日后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回来找。我觉得,那话,才是真正的道出了“实质”所在,不是医护人员与病人,而是大家平等,像朋友一样友好的共处,那不是很好吗?那样的医疗关系,才是真的最融洽与和谐,已经没有了身份的对立,完全的就是一家人,相亲相爱与体恤关怀。就像我,有时去早了,她们都还没起来,以至让匆匆往下赶,住宿在上面。试过之后,我特意推后了,是不想耽搁打扰别人休息。我在医生面前这样说时,她们也是说着不会,我不必要那样想,其实是为她们而想。这也就如,在西安赛格买电脑移动电源时,买家与卖家的相互着想,爱能让所有都互融。我们之间也是,医生和病人,都会为了对方出发去想,能够做到那么温馨的场面。谁说现在医生败落,里面就看不到一个优良的出现?有的只是不在视线范围,事实上还是会有好医生的,并非全部都是跟着医风下滑而倒下。正如她们,正如还有很多,就像身边太多的好人,不是都要去宣扬让知道,只是默默做着自己的本分。不能因片面就否定了全部,因个别就评定了世界,我还是相信人性有善美,而最重要是,我们人人都要去做那个架接与传递的桥梁,不要让一切就此中断接力不下去。你可以因为一个人改变了你,也可以因为你而改变了世界,看每个人散发的自身磁场去影响周围。

  

  对方那时,叫我称呼,一开始是小王,听着也亲切。后来便成了,梦诗,去掉了姓,更加亲近,比前者更拉近,是在同一位置,大家成为朋友了。这一声叫唤,真的让人欣慰,就像有了个家人般,那样的肯定了你的存在。因为一段时间的相处,大家都有感情了,结束疗程时,居然有点不舍得,离别的伤感般。最后一天治疗完毕,我们一同下去交费时,我是特意郑重的说了几句,大意是这段时间麻烦打扰了,真的很感激与感谢!她说没事,日后还可常往来,没法去言述心中太多情怀,也不可能让读懂,心底那一份感动,一切也是匆匆,相逢又别离,大家各自忙开去了。她是不会知道,她在一个女孩人生当中,扮演了一个多么重要的角色,是她回到南方之后,遇到的又一位好医生,就像是奇迹一样,闯入浇灌了那片苍白天空,从此有了缤纷的色彩。我也会永远地记住了她,如同北方最后那位求医者,给了我又一次心灵的撼动,留下了人间的最美永远的感动!

  

  临别前,对方有特别嘱咐,回去之后不能长久坐姿,保持起身做些运动,并模仿给看,像做操一样,有些笨拙与可爱,是给人亲切与关爱。还有说到,不可翘“二郎腿”,那样也是会造成腰部左右受力不均,可能会引发一侧疼痛或不适。我们一般人都会有这习惯吧,不说还真不知道,会有那么的严重。从那以后都不敢了,就算是舒适也得为健康着想而容忍,真病起来更加痛苦难受呢。治病是有这么多讲究,人生病真是件辛苦事,把人的工作生活完全打乱了。真应了那话,平安健康是福,只要人安好就胜过于所有了。

  

  我在那输液时,也有拿着手机进行文章修改,是一边观看一边检阅,发现错别字或遗漏,用笔记在本子上,回去用电脑整理。如此自是省下时间,不能浪费一分一秒,哪怕是看病也得利用,如今的生命是多么宝贵,珍惜活着的每个时刻。对方也知道我在创作,那样不利于病情康复,让我适可中止一下,说身体都不行了,还写什么写,不要命了般。可问题是,不写,更加来不及了,原本就没有时间了,又怎么能再耽搁!她又怎么会知道,那对于我来说的重要性,却是更甚过于生命。我要是不写出来,都不得安息离去,死不瞑目那种。就算是更加重,或丢掉性命,我也必须得赶赴,创作完毕。我知道她也是善心好意,是为病人安康着想,只是我有太多的苦衷,却非外界可解得开。不过在那以后,我还是有所听从了,是指坐上一段时间,会稍微的站起动一下,也就一两分钟,又赶紧坐下了。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走动,如果真的倒下,我却是连提笔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是不想加重,到时反而影响,如今不得不做些多余,希望有所缓解到,助我走过这段最重要日子。为此,我还发明了一个方法,坐久了就跪在地上写,垫了很多的海棉泡沫,高度是刚好适中。如此自然是,避免腰肌过于劳损,跪着重力是压到了腿上。跪累了的时候,我又换成坐姿,如此轮替交换着。真应了第三卷141章《真爱犹如天高爱更高》所言,那位得癌症小伙跪着写下生命的诗行,见证生命的毅力与勉强。如今我也一样,用生命书写文字,不管是以一种什么状态,永远不会停止的人生追求。

  

  回去之后,我又买来了“活络油”,是“黄道益”牌子,属于最贵四十多。原本是想拿便宜的,后来转念一想,这病会影响创作,还求省钱?肯定是拿最好的药了,只要能好就不怕花钱,最怕钱花了也治不来。医生得知后,有说,香港那边买比较正宗,大陆很多冒牌货。心想,我不可能大老远跑那去拿吧,车费都不知得多少了。差不多就是了,又不是真靠着来救命,只是有所缓解罢了。当时在药店,也有所触动,是想到,以前给曾经的人,买的是最便宜。如果现在还在,也会给更换最好,只是都用不上了,你也再不须多操这份心了,早就已经逝去还想干嘛。有些爱是扎根于心里,表面不承认却依然存在,总会时不时的就被牵涉起。晚上睡觉前,我就自己一个人笨拙地抹着,因为在背后看不到,基本也是不可能怎样按摩更有疗效。想到如果身边有一个人多好,至少这些亲密些的接触,就是可以帮做到。当然其实也差不多,就如在北方时又关注到你多少了呢,总是祈求要求得来只会更折损反复受累。没有了可指望反而踏实,就如一个人的路程走得更加坚定,我再也不会因任何而动摇或转向了。

 

  我当时对医生的说法是,等我办完手头这些要事,到时候才能安心进行,就算有什么危险也不怕。其实是知道,也不会再去做的了,反正时间也不会多了,何苦在最后再让受罪呢。只是想到,对方看我没如约到来,是否以为嫌贵而不挑选,不是这样了只是已没必要。她也如同北方那位医生,再也不会见着那位女孩的面了,我也再不会回去找他们医治了,因为生命已经没走下去的力气了。我其实也很想前去再探看一下她,毕竟我把她当成了亲人朋友那样,曾经又给我提供了那么大的相助,我有多么的感激与感言!我想,如果我过去,她也还会记得吧,只是我却无法去面对,不能叙说那些生命的凄凉。如同真爱追逐在东莞与好友姐妹的转身,我是脆弱的不能忍受那种分离的场面,我总是害怕触动那柔弱的心弦难以承受的悲痛。那么就让我们这样无声的道别吧,当是以为存活着心中有张脸孔,不会知道背后太多的悲哀与不幸!我不想告诉更不想倾诉,也许知道了会有感慨却也是无力,而生命终究有着太多的遗憾难割舍。只是我却也永远记住了她,这位给过我生命温情的医生,可能是在人世所遭遇最好的一位。谢谢你!真的衷心的感谢,就算你们无法救治到底,却也已经足矣。可能有些真是命,非人力可以改变的天意,也只能坦然洒脱来去,不让看见那些悲戚和叹息……

  

  当我离开医院时,特意看了下墙上的宣传标语,此中有一个写着:“用心倾听,细心诊断,耐心解答,精心治疗,热心服务。”不知道,有多少医院挂着,而又是否都遵循,落实到实处了。他们,可以说就体现到了,不愧对那一身白大衣,不枉为医生那个神圣的字眼。如果我们所有医生都能这样多好啊,那么病人看病就不会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了,而医患矛盾也不会成为那么的尖锐与突出。还看到一个,更加有意义的:“生命不等同于呼吸,生命是活动。生活得最好的人不是寿命最长的人,而是最能感受生活的人。”我觉得这话,正是适合自己一直主张的人生宗旨。活着,并不在于时间的长久,而是活的过程怎么活了。只要你不愧对辜负自己这一生世,活出生命的风采来无悔无憾,那么人生就是成功的,反之活得再长也不一定是成就,看生命是否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每个人都得死,谁也逃脱不了的定数,最重要是无常来临之前,让生命怎么样丰盈的存在。而我这一生,该体验的体验了,该经历的也经历了,更曾真正的爱过,还有什么可悔憾呢?生命可以那么样的大放光彩,死亡面前也可以如此从容镇定,以那样美丽的姿势告别这人间。或许生命是苦难的,但又是丰富充足,至少是活出了生命本身,没有受这尘世所束缚,那也算是种荣幸吧。滚滚红尘唯一的信守,大千世界只有此一,再不会有的传奇人生之旅。

  

  除了这个病患之外,还好我的“气管炎”最重病没有怎样发作,虽然时不时吐口水也能感到血腥味,可能内部存在很严重的病理变化,但至少没有表露必须医院就诊,不影响干扰到正常的生活运转,回到南方半年时间都不再有遇,那真是件天大的好事与恩赐了!可我在西安时,几乎月月发作那么频繁,总是吃药输液打针反复治疗。我有在想,是否与南北方气候有关?那里的天气就不适宜我的病情,只会越呆越严重越加促发。南方这里终究空气清新些,没有那么多的大气污染与严寒侵袭,我的身子在这基本就无大恙,能够像常人那样的存在。而对方,又怎么可能有能力和我在这安居?在北方都要不到一个固定住所,在南方尤其深圳这大都市更不可能留有我们的天地。如果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我们必须得搬回到广东来,否则在北方只会一再摧毁。但又深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更加没能力安置他了,能够把他带回到家乡来。当然,我现在想这些也纯属多余,我们早已分开不是一家了。只是想想,哪怕我们是有心,现在不是主观问题而是客观不允许,依然是难以让爱情开花结果。如果我在北方,就只有死路一条,身体慢慢的败坏。在南方还有可能疗理好转,在北方就是零机率,完全的看不到生机所在。至于,在广东找一位重情男子,更加不可能了,那同样是没有希望。所以除了天堂之路是唯一去处,人间确实是找不到出路,没有人能为你护航守护。当然也有可能是与生活有关,在那边一大堆的事让人头痛心烦,就没一刻能安稳平定过,思想时刻处于高负累负荷中,自然是要难免引发触动到病情,心情与疾患确实也是会有影响。如今一个人清净自由了,也预知了最坏的结局,反而什么都不忧不虑了,心境变得平和踏实以后,连疾病也跟着下降好转。这个就更加不可能了,找得到一个有情又能是有钱,足以安置你的生活和护理身体。如此说来条条道路都不通,真的只能到天上找那个约定吧,人世间已经没有爱纯真的承诺了。

  

  虽然这个担忧没有,但身上其他各种不适,却是尾随而来。第一个是,西安就有的湿疹,依然会有发作,是原本就存在。有一段时间严重,也是买那种过敏性药片来吃,治根不治本只是有所控制。第二个是脚气,一到晚上就特别严重,比北方抓得还要厉害。我觉得就不是,可能是脚癣之类,出一点小水泡起印疤。它痒起来时,是无物可制止,你拿刀子把肉割了,可能都还在痒着,破皮流血了还止不住。最后我能找到的压制,是什么呢?还是《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故事中,在贵州那边学会,拿酒精点棉签来烧,以火烧到痛才止得住痒。有时深夜睡着,痒醒了又爬起来烧,否则都无法再安睡,那么样糟糕的状态。于是成了,保持家里有瓶酒精,天天都烧脚那样,不烧是没法睡,你真的想把脚给砍掉。想不到,从贵州出广东时,我就是带了那样的病症回来,这去了一趟北方之后,又会遭遇了一样的场景,把原先的方法又拿来使用了。还真多得之前经历,否则真是让人头痛无计,天天都是折腾得没法睡。这病在当时是没法看,必定又得找个专门固定,疗程般的慢慢治理。那时候创作成为中心,事情没有完成所有都不能考虑,只能暂时忍受了熬过去再说。第三个是,嘴巴问题,修改文稿念诵文字,居然会感到疼痛吃力,以至都没法继续。更奇怪了,这样的事就从未有遇,怎么回到南方更加的怪异。以至都念不出声来,但仍然张口就难受,让人也不得不放弃。后来发觉,有可能拦头发的,压紧额头两边,拆下来好像就好了。真是事端之多,考验人的承受能力,一个一个的解决处理。刚回来时,脸上还有点长痘,好久未试过,不知是否因水土不服,北方呆久了也会不适应南方。还好后来没有了,虽然已不是青春少女,还是希望有个好的面容形象。

  

  最严重的一个,眼睛的不适,老是痒着让人想抓,又不敢太大力怕发炎红肿。买了绿霉素眼药水,没见有好转,又换成氧氟沙星滴眼液,感觉也不多明显,用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正常。奇怪,不知怎么会这样,南方天气应没北方的雾霾污染严重,按理说不该会出现那边的感染状况。在药店买药时,医生说是熬夜干涩,可事实是,我回广东之后,创作是没北方的紧,基本也是保证十二点睡,在那边熬得更晚都不曾有,在这里更加说不过去了。当然最严重还不是这个,而是看电脑眼睛刺痛,没法正常写作了,是对着时间太长,一天超12小时能受得了。我感觉应是,这小电脑精致了辐射更高,以前用大电脑也是日夜赶写,虽然也有所不适但没这么严重,现在是一打开看着就要头痛发晕,得赶紧关掉来缓解。在那之后才发觉,屏幕亮光度是可以调节,从此我便调到基本最低只要看得到,应该能有所减轻虽然不能完全解决,某种程度上的辐射是会降低很多。当时很是担心,这样怎么办好,一天都写不出字来了。后来网上搜索,得知有那种防电脑蓝光的眼镜,可以起到拦截制止作用。那么多的牌子,价钱也不一,不知该挑选哪个,看网友说法意见也不同。最后是,挑选了个,可谓最高级德国进口的“哈啰”名牌眼镜,价钱高达六百。此中还额外配赠了个,同样性质的小夹层小眼镜,说是现在的孩子都用电脑与手机,往近视镜夹上也可达到保护眼睛作用。当时听了,心想,自己又无,有何意义?原来,非正常的生存,这个世界也不是对开放,只会更加的触景伤情,牵动那些哀伤与悲切。就如北方发放的儿童浴巾,也只是成为彼此心头的疼痛,为他人的可要来而我们却成空。所有都不是为你准备,你的存在就是多余,被排斥在周围的天地。

  

  其实我完全可以考虑两三百左右也差不多,但我担忧无法完全的隔绝,达不到预想中效果,自然是要买个最好的才能保证。现在可不是说钱的问题了,这创作是比“命”还重要,又怎会在乎多少支出呢?如果买了个差的不行,又得再换更麻烦,不如一次性求个保障好了。而且那个确实是有作用物有所值,买回来之后戴着使用,一天到晚不停打字都没事,再也不会感觉不适了,总算去掉了最大困扰,让我的创作还能顺利进行。如此,这成了我今生所用最高贵高级的一副眼镜,又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荣幸”的体验了岂非很可笑!人要死了,反而全部用上了最好,却是再无福消受了。

  

  最初一段时间,也有试过,在北方病重,呼吸不过来情况。人是没事,不生病的,就是忽然觉得,好像很难吸气,呼吸不顺畅。不知是否又与鼻子有关,鼻塞不通气也难吸入,拿纸巾使劲捏喷也不行。最后是,往鼻孔涂抹风油精,凉快便加速流通了。后来换成驱风油,效果会更好,那是北方带来,那边就没得买。一开始,也是很心慌,越想越害怕越加重般,甚至心都有点难受要晕厥。后来是告诉自己,转移注意力,不要沉浸里头。相信,自己不会这么快就死去,老天不会真让这样冤死无人知。当不再继续往那方面想时,症状好像就是没有了般,然后很快也就消失过去了。可见,人的心情确实是可左右病情的,是乐观还是悲观导致的两种正反局面。我当时面临的处境,自然是比北方还要恶劣,虽然身边也是不会为多牵心,至少还有个人求救呼叫,而现在完全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流落飘荡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出事时是找不到一个人可以相助。那种感觉是多么的“可怕”,就是忽然的死在这都没人知,就到了那么糟糕的一幕。孤独无依,病痛病重,是多么的凄凉与可怜!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到了这么样一种绝境的地步了。这么恶劣的环境,时刻面临着死亡威胁,不知还有几人,能够保持乐观心态的活着,并且依然都不放弃人生的信仰,可以坚守得那么完整与真实,是因为心中有“爱”的信念,就可以支撑生命走过任何艰险。

  

  电视《少年四大名捕》中的姬瑶花,知道自己病重时间无多,仍然选择坚守不退出,宁愿死在工作中,也不求那份清闲,不是生命的宗旨所在,在激情中燃烧到尽头。现实中人物“梅艳芳”也是,在歌声中绽放生命,哪怕就是已知结局,依然不放弃人生执著,歌唱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因为结果改变不了,才会趁着还有力气,让梦想最大的发挥。我也是这样,就算已经无法改变,生命的格局,但在死亡来临前,一定要让它最大的绽放,用爱去为生命欢送,那样才是最高境界的旅程。我知道我不能被任何打倒,要走也亲手给生命划上最完美的句号,那样才能给生命一个最完满的交待。而且相信,佛祖不会让我这样的枉死吧,它真的不为那女孩守护么!最重要是,在我未曾决定放弃生命之前,任何也休想把我的力气拿走,是坚决地会与死神对抗到底。我就要做那传说中的火凤凰,折断了翅膀也依然要飞翔,从那烈火中去往天堂带着爱四处去流浪,去找寻梦开始的地方追寻那梦中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