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4:爱的信仰贯穿生命
4:爱的信仰贯穿生命



更新日期:2016-04-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止是购物,其他方面也能体现出来,深圳的高消费真非一般承受得起!鞋子裂了,拿去上线,15、20元。在北方,也才几块,我预想中的十可以,却是远远高于不够。晕,我那破鞋,才35元买,就要花一半钱去修。肯定是不舍得了,又不是多好真皮之类,再说冬天也要过了,穿不上多久了。真那样,我还不如多一点就能买双全新,还不用再穿那旧的了呢。尽管如此,你愿意掏钱,别人还未必肯给服务呢。那一回就是,我去找,女老板说,上胶水,天冷,不愿拉线,手痛。看,你给钱,别人还不愿赚。深圳这里的人多有钱啊,送钱上门都还不稀罕的,更别指望会对你多好笑脸了。我当时听了,反复问询着,胶水容易脱掉,能上得牢固吗?对方回,肯定没事,保管帮你做好。是那种,很随便淡然语气,漫不经心毫不在乎。你爱上不上,没人强求,别那么多事,疑东问西。我还得做生意呢,不是只顾着你一个人,又赚不了几个钱。无奈,也只得让试下了,对方拿着类似502胶水瓶子,给人感觉就不行。果然,很快弄好,还未穿上,就能看到裂开,根本无法合扰。我说了这情况,对方把胶水递来,说你自己弄去,别人懒得动手。又是应了前面,拿钱还看人脸色换不来好服务态度,民众素质顽劣没几个有点“敬业”精神的。想不到深圳这里也一样,是城市的高贵哄抬了身价,让也变得高高在上不屑一顾。

  

  我自己拿起,慢慢的粘着,却是比她用心,也做得好多了。用手按紧,干了之后再松手,如此才勉强能穿着。要像她那样,根本跟没上一样,还讲得那么动听。做不了就不要说,别许诺给客人,也没非得求你不可。给了五元,对方也不会稀罕,我更觉不值呢,不如自己买来,省下还受人气。当时有感叹,深圳这里消费高,其他地方不能比。对方发出共鸣,你是第一次到来吧,很多人适应不了。他们刚开始也是这样了,如今生活时间长,都已经习惯了。心想,才不是第一次,多少年前就已经生活过,呆了好几年呢。只是想不到,多年后的再重遇,自己会是以更加不佳状态出现。深圳,你终归不会是属于我,就像一份爱在此埋葬,而最终生命也是要陪葬。

  

  我原本还想拿棉袄到“干洗店”洗一下,但照这来推算,没五六十都不行。才一百三买的衣服,花一半钱去洗?我有病!再有钱也不那样花,确实是太不值了。当时也不免在想,这只是在这的价位,要是在东门、华强北市中心地带,得多少钱,三四十?修一双鞋,等同于购买价,谁人还去做那事。当然,相对那些有钱人来说,这确实是小钱不足提。人家穿的都是高级名牌,好几百呢,还在乎几十维修,自然是毫不吝啬了。也就只有我们这些人穿不起也修不起罢,不要抱怨城市水准高,是你跟不上时代而淘汰。

 

  买完这些,都得一千多了。这钱用得真快,赚来却是那么的难。后来天热,又买了台风扇。没有不行,是没法过夏。这回是不担心,南方的夏天怎么过了,因为北方那么炎热酷暑都熬来,是不可能会构成威胁的了。原本应该买个挂衣服的,屋里谁保留了根长棍子,里面有圆口是空洞。我到外面折了个树丫,放进去刚好可使用了。虽然也只是几块钱,问题是可以不需要就不必用上,自己做得到何必眷顾商家呢。然后重要的一个事是,拉网线,必须得有网络,电脑可以上网,用于创作方面,更加必不可少。这又成一大问题,自然也是费用方面。这里的网络,还不像北方,有2M、4M、6M可选,最低就是8M起。看,深圳这里厉害吧,连宽带也跟着升级,一跃而进那么高级别。我是觉得,一个人使用,足够可以,不需要多高流量。后来又得知,我们那个住宅地带,已经升级进入了“光纤”达20M呢。我更觉得是种资源浪费,我一个人哪用得了那么多。不免也有怪责了,这又不是公司单位,私人住户谁需要那么高,电信干嘛给拉那么多,强制性要客户接受。虽然心里不平不悦,却也是无可选择,要用还得找人。又得买一个宽带接入猫,一百多低级的还不行,光纤得用两百多高级类型。加上最低半年,又得近一千,真的是流失之快。看来确实是住错地方了,是来错了地盘,深圳这里如此之高级,哪里是我们此等普通老百姓呆得起,更是我这种寒酸低微之人能踏入。

  

  这个是办手机卡套餐服务,如此我又有了个电信手机号,除了自己与公司也是不会对外公开。每个月自动的充交,七八十元那样,半年套餐型。对方当时说,看附近有没人使用,可以与别人共用分摊费用。那样确实有好处,而且宽带级别那么高,多一个人也不会影响速度。回来后,真发觉有拉,可不熟悉不认识,也不好贸然相问。加之有问题时,从人家那拉出,又得找回料理还是麻烦。还是自己独有的好,哪怕是多花点钱,至少不会遇紧急时没法使用又多事。网络对我来说多重要,写作就是与之分不开,无论怎样是不能因此而阻碍。联网以后,看到各种起网名,非常的有意思。有一位就是,叫做“盗网的王八蛋”。还能这样子损人,提前为自己支好招,不让有人来瓜分。其实我觉得无多大所谓,因为宽带够高网速够快,一个人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别人拿去就拿去,不影响到自己就行。若在北方就不允许了,网速不高再偷就慢,耽搁自己利益可不行,不影响减低分享下又何妨!我们可能都养成了那种,极端自私自利之心吧,觉得自己掏钱了,就不可能让他人捡着便宜。其实你可以想想,把爱当作一种奉献,那对于生命会是种更轻松与有意义。不必要计较得太多,真的只是折损为难的自己人生罢,越少在意越活得舒心。若能达到那样境界,才是真的超脱了人世,再不会受任何影响束缚与障碍。

  

  因为我的是Win8平板,就没法直接连进,还得有个“路由器”。这个在北方就用,且也带了回来,倒不用再买。只是在后面故障中,可能就有影响了。连不进网络,让直接插入尝试,没法操作。电话联系维修人员上门查看,也是多波折不顺利。对方来回跑了三次,第一回,忘拿身份证复印件。第二回,又要拿资料让签字。感觉现在什么都弄得那么麻烦,好像自己做什么,一举一动都在监视监控中,如此不自在感觉。虽然是预防犯罪不安全之类,可公民信息只怕得不到保障,随时会泄露或买卖交易,在这个什么都不规范的国度,没有什么可信和不可能。尤其是对方服务态度,检查了网络,证明问题不出在他们那,就不受理了,说是我的电脑问题,可他们也不负责检控,帮客户修正。当时一种心情是,非常糟糕!是担忧再遇事,都没人给你理会了,该怎么办好。这原本就是捆缚一块的职责所在,“修理”顾名思义不管是哪一方面,宽带或是电脑都得帮看,没理由说只检测光纤,一切完好,我就不管了,可以走人。在北方宽带问题,找人也从来不会是这样,他们都会在你的电脑上,不停地操作直查出问题所在。可回到南方,在深圳这里,怎么会把应有责任推脱,又推到消费者身上去了?如此的怪事!原本就是收钱了的交易买卖,你就必须得负责我的网络畅通,这并非只在于什么原因究竟,而是出了问题就必须得治理。我第一次对这样的作为,也是感到不寒而栗了,为此种如此“不敬业”的现象,居然也会是在深圳出现,至少这里的民众素质是相对高,却会成了那么样的差劲与可怕。对方还叫我,拿电脑去找人修理呢。简直是犯晕,这么小的问题,只是网络方面,怎么可能归结于电脑故障,还要大动干戈花钱维修?我要真那样,人家才不会给看,那原本就属于宽带性质,与别人可谓八杆子挨不到边。幸得是我自己后来慢慢摸索,可能是被限制了没打开,重新尝试就好了。看来真不能指望他人,在这个如此之复杂人性的世界,什么都靠自己才是最保障,有钱也换不来你想要的效果呢。

  

  把这些东西搬回屋里,慢慢摆放起来,房子一下就拥挤起,占了不少空间。最重要的是,从北方寄回行李,我坐车当天就接到电话了,当时不敢说人未到,只说出差到惠州了,次日回来再领取,让先给保存一下。感觉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快递就是不一样,不像邮政至少得走一星期。是担心有些东西不让寄,如此才找了快递公司,否则我也是不着急的,人都未回去呢。此中又有个小波折了,我在西安,是不可能确定地址,只好在网上搜索了个附近,莲塘第一工业区113楼。我知道,我肯定是住那一带,送到那里也是最方便。一开始,他们就是放到那去了,接到前台小姐电话,人家压根不认识我,还以为是内部员工呢。得知不是时,自然不会好心给保管,说箱子太大了占用地方,又打电话让快递员回头拿走了,相当让人家多跑腿多麻烦,我都不好意思折腾的不便!事实上,他们哪怕再拥挤,放多一天都不可能会成问题,不可能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到。他们知不知道,那是一位无家可归女孩的遗物般,就当是作为深圳的家人先接受安置一下又怎样,如此一份小小的爱心与人情味都不会有吗?深圳这里的人就如此高贵与冷漠,拒绝那一份真情的闯入!当然,我后来便可理解了,为什么会是这么样一种情况,只因我阴差阳错的寄到了电信大厦,整幢楼层都是属于他们单位的。那么可以想象了,越是高身份地位人物,越是冰冷麻木与漠然,正如真爱人物公司一样,统统都是些冷血人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合理之中。也许一个小的单位,一个小小店铺,那些低层里面,都会提供点相助,哪怕就是让我出保管费,我都会愿意。我只是不想,让人家员工,又要为此多走一趟,心里太过意不去!而他们,怎么就不会有点体恤他人之心呢,如此的举手之劳都不乐于?这丢的,真不止是电信公司的颜面,而是整座城市的风姿,会是如此一副状态,表面荣耀辉煌,实质差劲败落,基本的人情与人心都没有,还高喊着怎么样的城市建设。人文思想都提不上去,表面发展得再好又怎样?全部都成了虚浮与苍白,御下会是如此不堪不齿。

  

  租住当晚,因为太晚了,第二天才安置,让骑车送来,给运费都没事。多了一天,10元保管费,不是问题,重要是能相助。是帮忙一块抬上,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弄那么重。如同西安,都是多得托运员,没有人能帮,只能用钱换来,反而心安的给予,不会有辜负失望与伤害。又给了20,无限的感激,外人尚且会提供力所能及,身边所谓亲人爱人,最无心肠与良心。打开包装,发现出问题,怪自己不给音箱多塞点泡沫,箱子挤压与撞击,以至底下拉杜断掉,音箱前面也凹了点。还好没影响功能,播放是正常,否则我会懊悔死,大老远寄回变坏。后来把坏的去掉,也不用靠它们支撑,到时会弄一个车子拉着。其次是,电脑移动电源插座压断了,早知就带在身上,想得不够周到。去“华强北电子世界”找寻,居然还找不到配件,还是在当地生产,公司所在地。打电话回西安卖点,说可以帮邮寄,让到网上搜索,也许能查到。于是,“淘宝网”输入,真的有找到,喜出望外。赶紧下单,更加方便,省时省力。然后是,寄回的蓄电池,居然也坏了不能用。也怪,我是塞在衣物里头,就在中央,按理说摇晃碰撞不到,怎么就会给报废了。可怜那个东西是最重了,加了我那么多钱,又抬得够重够累,到这边却成废品,这不又是自找事么!深圳肯定也有得买,只是想想一百多也是要钱,其实寄费都差不多了。早知就不带了,花钱又费力,真是瞎折腾。

  

  因为没有柜子,衣服就特成问题,只能放在地面纸箱,零乱地翻找。看着那些衣物,我总会有种想要嘲弄自己一番,买得再多再好又怎样?穿不出去给人观看,也永远不会有人欣赏的美丽!真的觉得就成了生命的累赘般,到最后还要想着怎么样清理掉,不要带着到另一个地方再成为包袱。我是把自己放得太高了,总想着能找到一个搭衬起,事实是那些高贵就不会看上你,正如对真爱的异想天开摔得惨败。追逐真情就是种错误,有爱男生更永远给不起一个殿堂高飞,不管找到的哪一种都只会是成为生命的可悲。

  

  后来,意外捡了个柜子,成为当时很好的解决。事情是这样的,隔壁家有人搬走,清洁阿姨收拾打扫屋子,一些不要留下的便扔掉,此中就有一个布柜子了,我刚好碰到,问是不是拿去卖?如果是扔的话,就给我好了。说着,我那里,正缺一个,可以放衣服。自然,那布的,又有点破,卖给谁?谁会要!收二手家具的,都不会买入这种,是压根没人会看上。深圳没那么穷苦的人,还捡人家的破衣柜,也除了我会考虑,做不了人的生意。如此,她便给我了,我是不断说着谢谢,万般的感激与感谢!那衣柜,其实真不差,属于布料柜中,最高级别那种了,里面还分了五六个夹层,可以一一地分类整齐。这可是比,我们从北京回西安买的最便宜50好多了,连挂件大衣都不敢怕承受不了份量要倒塌。想想,一个女人跟一个男人,用的是那样差劲的家具都不嫌弃,可别人还不珍惜你真是太反人意了。我回到这里捡的都比跟他过的好,就是那样的无所求吃苦受累,还换不来一个男人的真心。真的是向钱看男人才乐意,你问他们要情义真是太难了!

  

  柜子,就放在门边靠墙,我把衣物零碎拿出,常换洗的挂起来,这样用起就好找了。至于一些厚的,也是不能全放,还是得留在箱子里,但看着却是条理多了,屋子不那么凌乱。说来,这个柜子,还是很有来历的。我感觉就是,神灵冥冥中的守护,特意恩赐留给。因为当天,我钥匙门禁卡掉了,出来后回不去。于是找房东了,人不在那,也没发现墙上电话。等了一下,人未来,便想着,是否有人出来,跑回一看,那一会儿功夫,就碰上阿姨拿着柜子往下搬。那么巧合的时间,我给撞上了。如果我不是那时掉,如果房东也在那,我即刻进门上去,就不会有了那一分钟的延误,让我们刚好给碰上,才会想到问要。如此解决了一个难题,让我的房间多了摆放,成为当时最需要的一样东西。这不是老天暗中相助吗?而屋里,就贴着佛祖菩萨的神像。我天天守着它们,天天与它们在一起,默默的作着祷告。也许是它们,都看到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在人间无有归依,看着她的房间空荡凄清,才想要帮助一下,那时间不多的生命,不让她过得那么凄凉,无人问津。就连神灵啊,都能留意到人间的疾苦,可那些作为同类的,没有一个伸出手来,甚至只会步步助推,加重演绎生命的悲苦。我相信,这一定是它们的旨意,才会让我如此幸运地捞到了个柜子。我更相信,这片真心,天地一定会感受得到,也不会真的辜负枉为了所有。

  

  更奇特的还在后头!我是输液打针,生着重病状态下,那样情形回到南方。其实那病,并未完全好,气仍有所不顺,而且还伴随咳嗽吐痰。回到这边后,我当时还考虑着,是不是还得找医院看,不能任由拖下去,可能会越加的严重。然而,随着回来的最初几天,那病是特别“明显”的减退好转,就是一天比一天好咳得少,尔后就自己这样消失,恢复到常人状态了。按理说,如此长途颠簸舟车劳顿,真有可能会加重病情,如今却是向着好的形态走去,真不能不说是有点出乎意料了,至少在我往常看病历程中未曾有过,却会在前面病重了一场之后体现。还不止如此,前面写过,那个肩膀疼痛有多严重,吃了近一个月的药,没有完全彻底的消除,依然时不时有隐痛。可是,就在我回来深圳之后,我甚至都没发觉留意,那病居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完全感觉不到任何一点身上的疼痛,可以正常人一样怎么样坐着写作都没事。就好像,我离开北方,那病就消失了,回到广东再也不存在。这真不能不说是种“奇异”了,完全的没法解释的现象,一直病着突然就没有了,不是很怪异吗?枉费当时特别忧虑,回到南方病发重起,特意捡了一个疗程的药,结果丝毫发挥不上作用,那病根本就没有了,又何谈治与不治的呢!

  

  我自然是在想,一定是我的真心,感动了佛祖神灵,它们都不忍再为难,暗中守护这位苦命的女孩,不再给予折腾了。也或许是,我在它们面前,从不曾为自己的安康求过,求的都是世间的美好,正因为有了那样的大愿,那种无私与奉献,反而就成全了自己,老天都帮消减身上的疾患。这是我最大的担心,因是会影响写作无法进行,而那是我最后的一个心愿呢。如此,我就毫无后顾之忧了,只要我还有力气我的手还能动,我的创作也将跟着生命不会终止。当我想到这些时,晚上躺在床上,泪水是默默地流出,有感激感怀更有辛酸难言!是想到,身边的那些人群,作为同类,都没人会关注到你的疾苦,甚至不断地在凄苦的生命雪上加霜,可作为天地的神灵,它们都牵动了恻隐之心,默默地为那苦难的生命做着些什么。我也该知足满足了,至少我的心还会有感知,这个茫茫宇宙间会为我所触动。我始终坚信,从不怀疑与动摇那份信仰,用一份爱就能感动所有,让苍天也会落下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