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五卷 > 1:我要像梦一样自由
1:我要像梦一样自由



更新日期:2016-04-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五卷:真爱回归(简介:结束北方情缘,漂流回南方把爱走到底。)】

  

  2016年1月12日,“北京西”至“深圳北”长途列车,G71高铁,价钱936.5。平生所坐最昂贵列车,也是第一次乘坐高铁动车,更是生命的最后一次。有些事是否真的很可笑?往常从不能体验的,却是到生命尽头能要来的奢侈!正是因此,才不惜花费,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活着,总不舍得花,把钱拽得紧紧,总是让自己辛苦劳累,等到将死之时,你就会拼命的花,拿再多也没有用了。死亡,能瞬间教会人那么多,生前永远要不来的感悟,可惜我们同样没法再在现实中试验,注定是带着太多的悔恨与遗憾不甘地过完一生。

  

  车子运行十小时左右,当天便可以到达,这也是我定在这一天买票的缘故。其实,我此前一直不能确定下日子,是指哪天离开的好。手头上事一大堆,我是没法以此推断日期,究竟什么时候才是最合适。后来想到,我是这一天,从中山过到深圳的,也是12号,刚好可以作为悼念那样,我再在那一天飞回去,踏回原来的路途。所以,我便早早买下,提前一个月就已经订好。生怕春运到来,到时买不到票就麻烦,只要票到手便心安了。

  

  如果说,十年前,从中山到深圳的旅程,是多么的艰辛不易,那么这一次,从北京走回深圳,才真的是困难艰险重重!前面写了,1月6日开始生病,输液打针,三天不见好转,加重气喘气紧。1月8日,重新调药,如此才是好起,否则只怕我真是坐不了车,毕竟那么长途遥远,是从北方回南方,跨越了国土一个幅度的距离,对于一个病重病急之人来说,真不是件易事,几乎就是拿命去闯。有可能,我会在中途病危,可能撑不过去,而车上又找不到人救治,身边更没有人陪伴守护,那将会是多么危急的事情。可是,我知道,绝不会退缩,这个多年后与深圳的约定,也是与人生的相约,用爱去创造生命的奇迹。正如真爱追逐88章《爱上你是最幸福的人》所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只要我的这颗心还在,我必将飞越这天上人间生与死之间的距离,用我的真心去填补天边的无底洞,修补地球的缺口!如今,我就要用这生命仅剩“最后”一分力气与信念,一定要把关于爱的足迹走遍,给人世留下爱的传奇永远不变……

  

  想到之前,与《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分离,《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接替了照看,抚慰了那颗创伤的心灵一切终将平定;从《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离开,有一份真爱的期待与力量,让我可以奋不顾身义无反顾;与《人生难得一知己》无有结果,跟随《究竟谁在伤害着谁》回去,曾经是给予了家的温馨停留;从《究竟谁在伤害着谁》走开,有《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最爱我的人等待,知道会宽容接纳不会无所去处;《爱恨百般滋味随风飘》让失望后,折返回北方,还会有人收留照顾,生命依然能找到着落。而这一次,从北方回去南方,那边,没有任何人等着,没有任何的安排,没有一条后路为准备。然而,却是我,所有辗转之中,最“安心”的一回,是因为知道,我再不用担心那边会有何情况,是否又会委屈忍受忍辱辛苦为难自己,不必要为了生存与生活苦苦忍让与妥协。因为没有希望,反而就是给了最“心定”,就像已经知道会是什么路途,如今只是平稳走着到那最后一步。我安心了,因为再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活着,承受生命种种的不得已!原来放弃的背后,会是如此轻松的旅程,卸下了负担的生命,才是最丰盈充实。完全的只属于自己,不需他人的演绎,生命的最真实。

  

  那个时候,出来了新版人民币,我就很是喜欢爱好,觉得比旧版好看,像个小孩子般,对新事物的吸引。事实是,你拿去用,别人还不怎么敢收取,虽然规定了任何个人或单位都不能拒收。听闻是,怕有假币,难以辨别,旧机器也不能识别,除了人工鉴定。当时心想,这么快,才刚制造,就有人仿造,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不由在想,若非很厉害角色,谁有这能耐做得出来?只怕后台关系更广,否则不可能打压不了。这世界确实是,有权有势,没有什么做不来。再多的章程,也是抵不过那些世俗规则,还是败坏在了建立者的手中。普通老百姓活着,多么艰苦困难啊,生存生活世道种种,注定难逃社会不幸与悲哀。

  

  回来之前,我特意换了一批全新钱币。在西安时,从不拿出来用,就是留着,这趟奔赴南方之旅。是想着,这是生命全新的启程,连金钱也要更新。真的又是如此适合,好像就为了人生的最后而准备,如今全部派上用场了。是的,经过北方这次最重的洗礼,我也已经是脱胎换骨,以一种崭新的面貌,走向那夕阳西下。我说过,要让生命以最美的姿态,屹立在这人世成为最光彩!就算是倒下,那也是千年不变的风采,爱永远不会跟随时代而淘汰与天地同在……

  

  昨晚就调了闹钟,六点钟就起床了,是知道这是一个千年的梦,醒来该让终结的时候,绝对不能错过再推迟。东西早已装整齐,穿好衣帽鞋袜,提起行李便出门。临行前,特意看了一下,这间在北京最后住的小小房子。有点点感慨吧,如此的短暂,匆忙的告别。

  

  下去,车站对面,日夜营业,供给早晚餐点。那里更是风水宝地了,一个国家的最繁华热闹地段,没几百万和人士关系能开得起?不用说,生意自是好,财源滚滚来。只要你有钱了,这钱确实好赚,会跟着身后走。原真爱人物“聚成公司”培训教导的三个赚钱阶段,第一个人找钱,第二个钱找钱,第三个钱找人。他们,是达到了最后一种,赚钱的最高境界。我们,是最前者,卑微穷苦,钱也看不上。

  

  叫了个水饺,还是干的。让装点汤,喝一下暖身。清晨的凉气还是大,注重身体保暖。从此,再不会有人为牵心,除了自己爱惜。曾经两个人也一样,如今自己一个更加不奢望。

  

  那里,指附近商铺,很多售卖北京特产。不过蒙骗外地人,以前买过再不会向往。外边,常会响着一个喇叭叫着,是种种对行人旅客提示警告,说有人推销苹果手机,以便宜低价吸引,一付钱就会变成塑料模型,如此高科技可怕吭骗手段,让人们是防不胜防难以辨别。心里不由在想,怎么这些人如此的没心肠,那样欺骗他人赚那些造业钱就用得心安吗?为什么社会上会有那么多这样的人出现,他们的良心怎么就能安乐得了!我是很不能想象,因为自己从来做不了一个坏人,一点点的亏心事都做不得。也许那样就好吧,至少不会让自己惨死于这世道。只要能生存活着总是好,生命都没了再多坚持毫无用处。

  

  车站,还是一片漆黑,因为太早了,就像刚来时的当天,我又是在这么一个,清晨朝起时候离开。北京,和你告别,你终将不断站立强大,而我却是要日益的枯萎逝去。你的光辉照耀不了我,而也只是给生命留下沧桑的足迹,路过之后让生命更加的悲凉演绎。

  

  7点过,进站。不匆忙,缓慢悠然。终于步伐从容,不赶了,却是生命的最后,才能放下很多,包括金钱,都舍得出。再不用,留着也没用。生前总是吝啬,辛苦打拼计算着用。有天要走了,才知道所有带不去,那些最注重却会成为最苍白,死亡面前再无意义。

  

  找到高铁候车组,上面写着很大的字幕。我就坐在那,静静等着,这趟生命末班车,带我到终点,再不漂移,永远安定。

  

  07:20,开始检票,慢慢进去。看到车子,果然豪华。如同深圳到广州专列的“和谐号”,那种车头车型,一看就是高档次。先拍个照,这是人生唯一一次呢,坐上的等级列车,却会是奔赴死亡。一切如此的离奇,正如最初怎样的到来,最后又是落寞地回去。

  

  进入,找座位。第5节车厢,03A座。那是一排三个座位,我的刚好在最里头,靠近窗子。真是太好了,可以观赏到外景,很好的记录车上行程。同样先拍摄,对着自己的位置,证明我在这呆过,一份爱走过足迹。正拍着,有人过来了,是旁边同座客人,问着,好了没有?顾着自己乐悠,把他人都给耽搁了。赶紧匆忙拍上,占着人家空间了。对方是不会知道,我这是第一次坐高铁,多么的神奇与向往啊!可惜是自己一个人体验,更是生命尽头的旅程,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座椅,几乎全部是软座,整个车厢,给人就是高档有级别。这还只是最普通座,要是更贵的只怕更好。价钱太高,就不考虑了。虽然也舍得,主要是不需要。不经过晚上,当天到达。坐着就可以,不需要躺着睡觉。第一次,在这样优越的环境里坐车,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仿如,自己也提升了一个层次,进入了上流社会之人。虽然是最低微,若非此次特别,也未必能靠近了。人生的最后,可以体验了回,也不枉此生了。

  

  又看,那个厕所,也是高级。不仅干净整洁,挥发着香味,还有坐厕呢,都不用蹲下。不像往常那些,又脏又臭,实在不愿多呆。如今却是,慢慢享受都没事,高级配套完好设施。

  

  也有卖吃的,一个早点,谁问了下,好像38元。大家都不吭声,全场一片静寂,被吓到了。感觉就是,哗,这么贵!都不说话,考虑不起。倒也是,人家那车子就尊贵无比,这饮食自然也跟着上档次,价钱能不升起来么。车票,都已经是普通的三四倍,饭菜自然也是跟着翻好几倍呢。我是不会叫了,加之只是一天,也能熬得过。随身带有面包零食饮料,这些足以支撑过去。

  

  车厢提示牌速度,300公里一小时。已经是很快了,比起普通车次。我却感觉不到,有多快。不知是不是平稳缘故,人在车上难以感受车速。也有种,很自豪兴奋感觉,坐了个一流速度的列车。只是,这却会是开向生命的终点,用那么快的速度飞奔完成人世旅程。

 

  07:40,列车准时开启,带着我离开北京,也是离开北方。永远的,与这边再没关系,从此再也不会回去!记得那时候,给北京外景照了个相,也是清晨刚好一轮朝阳升起,火红的涂抹着天边把大地照亮。那一刻,有种说不出的心情。离开西安,我是毫无眷恋感慨的,离开北京,却有种说不出的伤感。不知是为了什么,也许这一走,是再不能回首,毕竟,这里留下了生命太多的沉重与份量,我是怎么样的满身风雨一路凄楚地走来。北京,这一次,真的永别了!再见了,是永不会再有见……

  

  曾经呆过的地方,经历过的那些人和事,已经不会再有牵挂与陪伴,所有都将沉淀成为往事久远。当我决定放下所有,告别昨日的伤痛,抛却心中的包袱,走上去自由的路,寻找一条光明大道。我要像梦一样自由,像天空一样坚强!在这曲折蜿蜒的路上,勇敢的走着绝不退缩,体验生命的历程和意义;我要像梦一样自由,像大地一样宽容!在这艰辛放逐的路上,用爱点亮生命的光芒,让它永远在人间闪烁流淌,写下生命古老不朽的篇章……

  

  有一首歌,应该是专门唱给北京的《One Night In beijing》,在北京的一夜。我还曾在此基础上,特意改写了一曲《One year In shenzhen》,在深圳的一年。这歌,我在西安“长安广场”时曾唱过,感觉也是唱得太好了,是因为城市生活过,那些都熟悉呈现眼底,对它的感情真挚地流露。尤其是里面的MV景象,太适合北京城了,那些古代与现在,形成的新旧辉映,恰巧展示的一种“沧桑感”,岁月流逝带给人空白,生命的空洞与荒芜,深深触动心弦而变悲凉。在北京的两年,我也留下了太多的情怀,却最终也如所有路过,只是成为历史的尘埃,没人会记住。尤其是那句,我已等待了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我已守候了万年,为何我的爱还不来!不愿再去想,明天在何方;不想再思量,脚下的路向。不管爱与不爱,都一样存在,不能放却的悲哀。走在都市的夜空,还有谁会敢动真情?走在人世的时空,哪里还会有真感情!我们早已伤痕累累千疮百孔,带着呆滞的眼神惘然的表情,疲惫走过每一条街道,孤独穿过生命的长廊……

  

  车上,依然打开电脑,整理修改文稿。任何时候,不会丢弃的爱好,生命的源泉动力。那时,我不懂得,高铁座位,前面是有个能放下,刚好可放电脑办公。我就放在大腿上,那样笨拙不便地写着,直至旁边那位男士提示,我才知道发觉还有这东西。不免为自己的无知羞愧,真是个原始人士,先进工具都跟不上。那位男生,也如在北京吃饭时所遇女生领导通话那样,这也会是位经理级总之有身份地位人物,不停地与老板交涉着业务叮嘱提示之类。别人都是有能力,就你生存不了,混如此之潦倒。真是来错了这世界,才会找不到一席之地,容留小小单纯的梦幻。

  

  中午12点多,途中不知路过哪里,居然看到大片下雪。在西安在北京不曾见,倒是回去途中遇到了,也算是一个愿望偿还吧。今年,来不及等到北方下雪了,而这也许就是生命最后看的一场。拍照记下了,那一片白茫茫,笼罩着天地人间,那么的晶莹剔透一尘不染。就如生命的最初,原本也是清白无染,却会在人世变得复杂迷离。

  

  途中,电脑创作,累了困了就睡,停停歇歇,也睡了好几觉。一坐车就会特犯困,能睡得很,都不愿醒来。可惜一停下,又诸多事,让人纷扰难安。不过应该很快,到达一个地方,会是永远的平静与休息。这一次,是真的再不会辗转漂泊流离失所了,虽然地点是天堂而不是人间。

  

  还好,这趟行程顺利,我终于是如愿回到了南方,我的家乡所在地,更是曾引以为家园之处,虽然也永远不会容于。十年前的某天,因为一份爱牵引至此,尔后在那掀发了人生巨大转变。也是因此,才会又造就后面的北方之旅,而最终绕了一个大圈还是导回了原点。这一次,也让深圳等久了,是让爱等得太久了,那么多年以后的再续,回首太多辛酸感慨也无语。曾经想着放飞终究陨落,如今却是不再失落生命最后的路过。

  

  以为7点到,6点就到了。跟着人流,缓慢走出。出站时,看到有人卖地图,自是不会考虑。心想,早熟悉得很,在这生活了三年。这对我,并不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只是多年后的回归。深圳,它早已遗忘,那些过路的。可在某些人心里,却成为了永远的伤与痛,一生一世挥之不去的情结。

  

  这是深圳北站,非罗湖火车站,座落宝安龙华新区,与那边是远多了。出站时,特意来了个全景拍摄,记录多年后回到深圳的起点。深圳,我又一次与你拥抱了!用生命最后的力气,把之前在这的路走到底。是否那才是天意,爱没有结束孽缘未清,还是不可脱离的要继续。

 

  进地铁,旁边就有,很方便。环中线,曾经的5号。深圳也是分段收取,价钱距离不同有差别。总得来说还是没北京的便宜,那里地铁之广泛价钱自然会更实惠。这里有一个,与其他地方很不一样的景象,广播报站台是三种语言:普通话、广东话、英文。我们一般听到是前后两种,粤语仅仅是因地区差异,才会多增加了进去。按理说,我听到家乡口音,应会有种很熟悉与亲切感觉。错了,相反,不喜欢,没有感觉,甚至有所抗拒。不知道,是否也因了爱,对城市的恨连家乡也波及。总之,我在那,虽然会说,但与人沟通,基本都是用普通话,就不愿让知道是广东人,也不想以此博取什么特惠,老乡而有所款待那样。哪里人又怎样?遇不到真心的,我宁愿不让知道自己的存在,藏在一个角落永远不被提及与注视!

  

  想想,这是第几回乘坐,在深圳次数不多。想不到,还会能体验,却是在这么样的时刻,生命的最后旅程。永远不会想到吧,正如去了北方也没想过回来,远离就最好看不见不再有关系!只是偏偏天意又给推了回来,让我与这座城市还会再续缘。曾经的爱早已不见,如今的一切都早改变,剩下还会有什么都回不到从前。

  

  坐12站地,到达怡景车站,D出口,有线路回莲塘。这些,也早在西安时,便如同北京旅程,提前查好路线,方便坐车。18:50,从地铁站出来,已经是夜晚了,都市亮起霓虹闪烁。那是,久未踏进,城市留给的第一眼。然后映入眼帘的,第一个景象是“深圳动漫”,那些豪华辉煌建筑,都在兆示着这是一座繁华大都市。和北京相反的,我是在清晨朝起时到达,深圳却是夜晚时分来临。那样更好,我就是要在天黑时归回,不愿在白天的喧嚣浮躁中走近。我要以一个隐身的角色,出现在这座城市,不让人看见,我的身影表情。因为我是静的,我不想跟着动,更是纯净的,不让那些尘埃来玷污覆盖,生命的那一份真实和信守。我知道这里不会欢迎也不需要,所以我会在一个人们看不到的角落,默默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我并不需要你们的注视,也不需要任何的认定,我只是我,从来不会因人世而更改。

  

  深圳,我回来了!带着生命残存的一口力气,回到了你的身边。七年了,离别了那么久,再一次相逢,却会是在生命的最后。回想之前,从惠州推回中山遇到真爱,如今是从西安推回深圳延续真爱。是巧合还是天定?不期而遇又回到了那个轨迹。如同最初的到来,一切是如此的离奇,绕了一个大圈又回生命的原点也是终点。又一个满满七年啊,从深圳回首中山是七年,从西安回首深圳又是七年,生命有多少个七年就这样耗尽了。之前从中山到深圳转一圈回去,我是满身疲惫一身风霜伤痕累累,如今,我从北方转了一圈再回,却是更加的憔悴破损生命的弥留之际。深圳,你一定不会记得我,转身的时候便已遗忘。我也没想过,要你记住,而我只是回来找寻,生命最初的步履,从这里延升而去爱的痕迹。因为我说过,我会守着这颗“真心”不变,是我交给你最好的礼物,那一份在繁华之外的珍贵。站在这里,是起点也是终点,我会用生命最后的力气把它走完,关于爱的人生长途。我说过,就算离去,也要给城市留一份美丽。是用生命渲染的爱的篇章,从来不会有人那样真挚的演绎,告诉你爱永远不会消失淹没在人世……

 

  这一次,我没有哭泣,如同六年前,离去时的回首。不会再感伤,不会再叹息,是已知的结局,早已坦然不在意。深圳,我不可能再为你落泪,因为你已经不配,辜负了太多,一位女孩来这里的付出与承受,一份爱在这经过的感天动地。你却是那么的漠然,一再给予苦难不幸与考验,把那么纯洁真挚无私的爱恋,在那风尘中葬送陨落。原本以为你需要的不止是物质的浮华,还有真情的力量生命的内涵,到最后却只是认清,你从来不屑一顾,只留恋那风尘摇摆表面装饰。原来一如对真爱的定义写错,对你也是错觉的融入狼狈的退出,一个偶然的相遇,只是揭晓了生命真正的悲剧。我还有何理由,再眷顾与相守?所有的一切已远走,这一次回首只是最后的回眸。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失去,从哪里起步从哪里终止。一定要选择一种方式,让生命永恒在这里,再不会分离。

  

  拦车,K113。坐上,就感觉不舒服,空调车,特沉闷。应该拦113,普通级,坐惯无碍。看来,我这人,就只适宜在低层生存,太高级高档反而享受不起。难怪攀不上富贵荣华,只能凡夫俗子淹没色彩,本身就不是那样的料,有的给也是融不入。这车,我曾经也坐多了,想不到的是,几年以后再次体验。那感觉,亦如经过北京时坐公交车,看到那些熟悉座椅无限感慨。深圳,我与你的相约,并不比北京的短,几乎是同时与你们别离,而又同样踏上回归的路途。在北京触动了我的泪水,在你这里又还有什么会成为感触呢!更加的平息平静,连叹息都那么安静从容。

  

  19:03,到达“莲塘街道办”,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里,才是最熟悉,也是深圳留下最重要的足迹。那些景物依然存在,不曾变动,而我在转身的那一刻就已陌生,归来物是人非。往前面直走,经过“莲塘小商品城”,也是再熟识不过,以往常在附近一带购物。想起,到北京之前,曾在这买了些衣物,带着美好的愿望奔赴,换来却会是这样的失败狼狈而归。在深圳没有丢掉性命,死而复活之后的重生,在北方却会真的是死路,带着一口气回到这片土地。一切会是如此的神奇,仿如三生世导演安排的一出戏,在这一生世那么完整而又叹息的演绎。

  

  沿旁边道路走去,询问到仙湖的那段路,我是要找回曾经住房那一带,我也只有在那找房子住下。原本应该走到头时,从左手边有路口上去,我没发觉留意是记忆不起。右转偏离好远,那里比较远离人群,背后就是靠山显得幽深。那是夜晚了,虽然有路灯,难免也会显有所寂寥,路人稀少本能性的会防备起,会否遇外人或什么神奇鬼怪之类。若换平常,多少是会有点畏惧之心,一个女孩子深夜山岭里走动。但此刻,我的心却是平稳得很,一点害怕慌张都没有。是知道,佛祖菩萨就在山上,我带着那么真挚的心过来,他们怎么能会不守护让出事呢!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一身坦荡磊落,不做任何亏心事,有什么可怕的?天地妖魔鬼怪,我也要让你们退一边去,以那一身正气震慑躲避。确实,只要你问心无愧,不愧对于天地良心,不管是走在哪个道里,阳间还是阴间,都不会有何可阻拦打倒。就凭这份真心与真情,三界六道我都不怕,用爱去开闯出条条大道。

  

  都走到那边,梧桐山居,可以上登山道,直达小梧桐山了。这时,我已经能意识自己走错路了,但我仍然不知该往哪走才找得对方向。手上提包很重,是拎得久了压得手臂疼痛,不断地交换转移来缓解。总是找不到身旁的依靠,能够替你用力气扛起生活重担,再多的风雨也会有遮挡。以为找到会是了,最后还是一个人的退回,却让生命更加的虚弱无力。

  

  无奈只好打的,这不是大公路,偏僻小道就不好拦。还有多远的路呀,脚痛手痛走得太累了,天又这么晚了越加不容耽搁,开始心急起想要快点停下。还好,很快看到辆小车,赶紧过去拦下。没遇到北方那样的拒截现象,多少是种安慰,总算能给带过去。我后来才知道,这并非是全国性,但在北京与西安就太普遍,不知是否代表的北方反映。在深圳,基本很好拦车,只要空车一叫就会停,而且也不用问去向,就是坐上便可走,没有说哪里不会去的。我此前在北方养成习惯,看车停下不是拉开后门进去,而是在前面询问司机说地方名称,是担心不知能否过去,得问清楚可不可以上。有一回更有意思了,说走不走?对方回,怎么不走,并感叹,现在生意多么难做!才知道,原来有客人,对于他们是如此欢欣的一件事,而不是像北方,别人都视而不见不愿赚钱。我明白了以后,也不再问了,直接就坐上去,再慢慢和司机说情况。在北方,你问五个可能有一个会去,就算你很幸运了,有的十个都不中一,就知道拦车有多么的难。而且,他们那还有种情况,与当地或者其他地方不一的——拼车。自然是,车上有人,叫了也会停,顺路就带上。在南方,至少深圳绝对不会有!带客的车,还会理你再叫车的人,不管是否顺,都不会有这种作为,就没有形成这么一种风尚,成为的士司机的工作状态。当然,在北方,能拼都不错了,是不会介意车上有多少人。你还想高贵得了,一个人坐一辆车?想都别想!有人肯带都不错了,就是那样的状况,叫个车太难太难了。

  

  回到家乡,就是有这一点好,至少打的容易,想去哪都行。不止如此,包括这里的行车,也是具良好秩序,不像北方横冲直撞,没几个司机有素质,更别说高尚伟大了。在红绿灯口,绿灯未转换过来,知道快了会先停下,绝不再猛冲过去,与路人着急。在北方就太常见了,明明都已变色,或眼看就要变了,赶紧加速疾冲行人之前,多么的危险可能碰撞。他们是不会有那心,自己稍微等一下又会怎样,是没那种文明意识,自然就不会去礼让了。我在莲塘过马路,就常会遇有那种现象,我原本想过又不过,是看到车子来了,我想让他们过了再走。结果是,他们自动先停下,让我们行人过去,我都感不好意思了。那不是斑马线,隶属行人专用道,相当我们硬闯,可作为司机,都可以做到“礼让”,不与民众争抢。真的让我感慨不已,不同的民众素质,形成不同的社会风气,有的良好有的差劣,在南北方体现太明显了!我在想,如果所有开车或行人,都能做到如此的自觉与自治,我们的社会一定会非常的完美,大家工作生活起来也会很是轻松与愉快。没有人能离开社会而成独立,假如周边到处是小人干扰,谁也不可能舒心与开怀的。过红绿灯更不用说了,几乎都是遵循极少个别会闯,你要硬来就真觉丢人不好意思。总之是属于少数部分而不是北方的多数几乎全民性,于是带动所有人那些良者也加入了,社会秩序便只能跟着越来越差乱了。虽然如此,回到南方规矩了,却还是会遇到问题,连灯的指向都要不会看了,感觉灯转变人们还不动,以至只能看人过了才跟着走,真是小孩子都要不如了。其实我多么喜欢,有个人牵着我的手走,像父母带孩子过马路,那么样的细心与不放心。曾经是有那么一双手,只是别人放开了,从此再也不会有。

  

  深圳这里总的来说是要好很多,虽然也会有很多拥堵现象,仅仅是城市高速发达人流量的大幅度提升,成为大都市的“诟病”,是一种客观非主观,做得再多也难以完全消除,发展而带来的种种社会性问题。当然,在深圳,也不可能全部高素质与文明,也会有些参差不齐的小民。就拿的士司机来说吧,也曾出现过北方那样,转弯不到一分钟也带人。这更离谱,半分钟不到没那一半路,基本就是在旁边站台看得到,对方也让我上车带过去。想不到,深圳人如此有钱,也能那么无本心,赚那昧着良心的钱。哪怕是外地,能在当地生活得下也是不错了,还能这般做法确实比西安更不让认可了。还遇过一次,最糟糕恶劣,不下于北京所遇,堵车时破骂。就在东门一带,找地方找不着了,叫了个车,没说清楚,原本在附近,一绕路就转了好久,如此相当很远距离,自然走远价钱也高了。快下车时,我随意说了句,绕了一大圈才到!我那话,可能让司机听来,就觉得多赚你钱了,听着心里不舒服。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感叹路程的不易。只要能到,多少钱又怎样,是一点也不会吝啬,毫没有那层介意。

  

  对方一听,便不悦了,说着什么,最不喜欢载你们这种了,自己找不着路才叫车,然后又怎样,挑剔之类。还说,幸好是在中午,要下午堵车高峰,谁会带?那个时候,你们也叫不到车,说司机都在一边歇息游玩去了,还有谁会出来?堵在中间,半天走不动,谁付钱?你们给呀!才不做那种亏本的事情。语气,是非常的不友善甚至是嚣张,如此的不文明不礼貌也不敬业,对待客人是这么样的工作态度。我当时真觉得,深圳的士公司放一个这样的人上岗,真是损了他们的招牌,砸了深圳的颜面。原本对城市好评的,如此一来,如同北京恶劣司机,让人对城市形象瞬间跌落,破坏了那些美好与肯定。那是我在深圳,第一次碰到一个,如此之低俗毫无层次水平的司机,真的给人感觉太差劲与难受了!不用说,听口音就是外地的,广东人虽然高傲但应没那么差劣,跑来这还影响污染我们当地的风气,真是有多么了不起就应排斥出去。当时还想着,投诉一下他,并记下了车牌号。确实让人太不舒服,给钱了换不着好服务,还要招人损一番般。不过后来,终究没打那个电话,是知道这样的事多着,正如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不可能把负面的都消除只留下正面。我何必多此一举,明知也不会有多大用处,只是出一时之气罢了。最重要其实是,对深圳这里的人和事太心淡了,他们爱怎样也罢我管不着,更不想着做什么努力更改。反正都是与我无关,我只是个过客,这座城市并不会收留我,发展成怎样都不会属于。这个时候,我更不想心装事情,外界一切都摒弃在我的世界里。我只是守着自己的心灵空间,正如走在城市那偏僻静寂的角落,不让人看到我的表情心事,而我也不需要任何的介入。

  

  在深圳,打的成了我很寻常的事情,以往是从不舍得花那个钱,又是在生命最后捡着了舒适。主要是赶时间,有些地方也不好走时,就顾不了破费的问题办事要紧。如此,又引发了一些枝节,与司机间的对话。有回坐上,对方问,是不是有咽喉炎?我时不时咳一下,确实很容易察觉。这病就那样,时刻的都不舒服。我回,嗯,大家都不再言,沉默的氛围。我心想,何止是这个,还有很多病痛疾患。这已经是小事了,相对更重都不能治理,还谈不上是生命的威胁。他们是不会知道,在这个可怜的女孩身上,不仅是饱受着人情的摧残,还有身体的苦痛折磨,没有一天能安好。而他们,不说其他,就这点多么荣幸啊!真的应该觉得,自己很幸福了,至少相对我来说,真的没人还有资格再喊不幸了,因为有一个才是真正的“不幸”天下第一。有一次,说到深圳房价,有位朋友家人给首付,正在供着。我说,像我们这种普通打工族,是不可能有那能力。心里在想,住都要租不起了,还想买房痴人说梦!当时路过哪座小区,对方指着说,这里的房子,多少年前是二十万,现在两百万都买不下了。看,价钱飞跃之快,我们的生活水准哪跟得上?永远都是被抛在城市身后,那些穷苦是不会被正视,只有富裕与贫穷的相对比。当时在想,那市区中心房子,得多少,千万?那是亿万富翁才能住!我们这些人,下下辈子都不会有。深圳,确实是有钱人呆的地方,非普通人等可以进入。我来这里,就是一种错,若非为了爱,也不会有关联。是爱,把我们紧紧相连,而最终又是深深抱憾。

  

  曾听某位司机说,“大小梅沙”准备兴建地铁,我说那得多久,至少好几年呢。对方回,起码让人看到期望,日后终会有实现之时。不能不说,这对于深圳人来说,真是件好事。到海滨的车太拥挤了,一到夜晚几乎都上不了车回不来,我去过几次是不会再尝试。如果真通了地铁,那就是方便多了,不仅速度快了缓解这种拥堵,地铁的高容量是足以承载那么多的客流。只是心里,没有欢欣只有感叹,是知道我等不到了,城市的设施再好我也用不上了!如同在西安,对方给予那些未来遥远承诺,只会让更加心伤与叹息。再也不能拥有了,再也不会体验了,所有都太迟太迟了……

  

  19:37,仙湖正前门停留,来到这里,我就知道路该怎么走了。那时,天已经很漆黑,看不到山上的景物。可我知道,佛祖就在里头,我现在与你近距离的接触了。我回来了,带着破碎的身躯与最虔诚的心灵,又归回到了你身边。那一刻,喉咙像有种哽咽,眼眶有所湿润。我是费了多大的力气,走了多远的路,才又寻回了你啊!我静静地呆望了好一回,这个曾经因真爱而结识,在此求佛几年,留下了太多的血汗泪水。这一次,我还会继续,在你面前祈祷,为爱为天下为人间。但是请原谅,我现在来得太仓促,还不能去见你那么快,等我把一切安顿下来,再好好和你叙旧吧,我也有太多的话语,藏在心里只等待那相逢时期。默默作一个拜别,转身的时候有所心酸,是为重逢的突然,还没有心理准备,就此便别过了。是否也如,最初从龙岗过来,走错路而先来到,有种力量让我不能抗拒,才会那么快让相遇,而我却太多的来不及,所有的情绪在黑夜里悄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