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102:过尽千帆皆不是
102: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6年1月9日,一个历史决定性日子,我们分离的最后一天!

  

  下午四五点,我便开始收拾起东西,做着最后的准备。其实所有已经邮寄回去,就剩下一些随身所带,饮料食品之类,准备车上需要。如今主要是,把电脑收起,装进包里。衣服换好,戴好帽子丝巾,穿好鞋子。然后,我就坐在床上,静静等待,对方归来,揭露那个事实。

  

  此前,对方有问着,什么时候走。我回,过几天,模棱两可。不敢,不能说出,面对那些离别渐近,大家心情更绞痛。想想,我们,也没好好的,吃过一场,告别宴。就这样,分手了,永别了。可是,也只能如此,默默转身而去,收起所有的情绪,让融化在时光里。

 

  怕他会回得晚,当然无论多晚,也等到回来再走。我只是担心,不想他又喝醉,连道别也不清晰。白天可能说了,不要喝了,没说要走了。不知是否有察觉,有种不好预感,从此永远的失去。

  

  床上放置,他送给我的熊猫,早不再抱着睡了,已经体会不到的温情温暖。把它扔在角落里,感觉就像被遗弃了一样,那么的孤独孤寂。小熊嘴巴那根线脱了,我也不再缝了,一切都破碎了。看着就像在哭,一副傻傻可怜的样子,那么像此时的自己。它是否也看到了主人们的心情,陪着一同哭泣心伤呢?终究是不能带走,把你留下这里了!

  

  之前用的电暖宝,上面有个小小姑娘画象,看着特别可爱,尤其的是像自己,那个淘气顽皮而又纯真模样。自然也都扔了,不会带走,除了南方不需要,重要是,在这里留下的记忆,不想再触碰,那些关于爱的痕迹。所有都丢弃,全部放在北方这里,再也不要有任何的触及想起。

 

  我给他买了个戒指,是因为结婚时没买,特意补回那种。不管他要不要戴不戴,我自己不欠他这份人情。当初说买,是他说不要,加之经济困窘,也便不再考虑。何况,我也只是拿了个银的,一百多。相对那些几千过万金,是多么低微!可我不介意,因为有爱。我原想着,他用这个圈,套住我的一生,我也甘愿,在他的笼子里飞。可谁知,他会放松了,让我的心再不能停留。趁他睡着时,特意套进了手指。第二天起来,他先走,发现掉在床上。打电话问,有没看到手指指有东西?依然是那种可爱的说话语调,对他从来都是那颗孩子般的心。是有爱,才会有那么深的依赖,孩子向父母撒娇要宠。对方说,没有,便知道,肯定没发现。这一问,他也知道是什么了。晚上回来,我要掏他手指,死活不肯,不让我戴。那也是银的,不贵,几十元。他也不会戴,重在形式。我都不要求,他还挑剔。盒子倒是挺精美,装那了,给他留下。我自己,补买了条项链和一对耳环,因为他给我买的,我都不要不会带走。耳环是银的,镀金银类,皮肤过敏不适,戴着会发炎发痒,不得不挑选了点级别,否则也不会讲究了。那里,也有很多戒指,不贵又精致好看。我很想给自己也买一颗,强烈控制住了那种多么“渴望”的念头!是想到,在人间,就找不到个伴,我要戒指干嘛?又不是成就圆满,更不需要戴到天国那边了。既然要不到一个真情男人的承诺,我宁愿就自己孤独的去实现,也不要再带着任何的希冀反而难过。如此,我终究是没买,让手中那个位置成了空。

  

  结婚时,他给我买的项链戒指,全部留下了。什么都没带走,除了一颗水晶形状的心,还有深圳“弘法寺”大师所赠,一串佛珠和印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观音木牌,代表着,我这颗最真的心永不丢失,和那份人生信仰依然不会磨灭。如今,我就要带着他们,再回到南方去,把生命最后的旅程走完。

  

  描述,我在等待,那三四个小时的心灵历程。坐桌前,空洞茫然的神情,看不见任何表情。就像,等待着生命最后的裁决,而那不管是天堂或地狱,都将平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想写字,不知写什么,不想写任何。最后是,只写了两个日期,见这两个男人的,判定死刑日子——2006年5月26日,2010年5月22日,相隔四年时间,却是走上了同样的步伐。一切真像是梦,如此的神奇与离奇,让人还不能置信,会是在现实里。然后是,在纸上,不断涂抹一个字——命!是的,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注定是逃不脱的天意。如同对待真爱,这是我的“命”!我认了……

  

  坐了一会,想到按往常,不会回那么早。我便侧卧床上,想要休息会。床铺,已经被我折叠,整理得非常整洁。看到的,却不是美好,而是清冷。原来,真的是凌乱,才有家的感觉;拥挤,才会显得温暖;吵闹,才会有了气氛。如今,一切都回归规矩,反而像掏空了生命,心情无处寄存,整个屋子变空荡。

 

  刚躺下没多久,听到脚步声响,知道回来了,将要开门。赶紧坐起来,准备迎接,是如何面对。坐桌前,低头,手撑脑袋。对方进,用手轻推,怎么了。我在揉眼睛,可能以为哭,当时没有。他应该也有察觉,房间的不对劲,椅子放的行李包,床上整齐的被褥,预兆着时候到了。

  

  回答,没事,起身,避开,不看对方,直接提东西。问,就要走了。嗯,车票都到了,意思不能等。嘀咕,明天还得输液。去哪打?这你就不用管了,总能扛得回去,指能熬回广东。他还会知道担心,怕那个女孩回不去吗?会有心,不会到现在才关注。问,门卡呢?出去得用,我都不让他跟下。不能相送,会更难受。我说,放水站,从卷门底下塞进。问,能放进吗?当然可以。不知是真关注,还是找话题说。此刻,大家都没法言语,共对亦无语。

  

  自始至终,我一直低头,没抬起来,是不敢看对方的脸,那样怕我真的会迈不出脚步来!他不需要说任何做什么,只是模样气息就能融化我,让坚定的心再也强硬不起。我也不想记住,日后想起会更加的心酸心碎。只能,狠一点,再狠一点,什么都不要看,不去理会……

  

  走出,是在厨房,外间停留,东西放椅子,说着今生最后告别话。不能当面,只能背过身去,彼此都看不到表情,那样的分别:

  

  你知道,之前我为什么背着你走吗?是因为不忍,不舍得走开。而现在,我等都要等到你回来,所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回来找你,你让我“彻底”的心冷!从这一刻开始,你彻底的清净自由了,我也彻底的解脱了!永远的……

 

  那话,我是喉咙哽咽带着哭腔沙哑声音说出,其实是时断时续几乎没法连贯,强忍住不让泪流才勉强提起力气,所有伤痛将要倾泄而出再也无法支撑。话毕,提起东西,走出门口,头也不回,大踏步下去。几乎关上门的一刻,泪水澎湃流在脸上……

  

  那一刻,我才知道,泪水“汹涌”是什么感觉,就是这样,不是一串一串,而是像河水一样,像瀑布暴发直接“喷涌”而出没法停止!瞬间就能把整个脸面浸湿,用纸巾毛巾都擦不了那么快。这种情景,我连在“真爱”之中都不曾有过!却在这个男人身上,让我如此的悲痛不能抑制……

  

  我不知道,留下的人,会是什么感受。爱人,真的走了!屋子,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空荡荡,冷清清。在的时候嫌吵,走的时候知道了吧。原来那些纷争是那么的可贵,如今你想找个人吵都没有了。为什么,我们都这样,把自己的爱逼走,让人生变得如此可悲……

  

  床上,给他留了三千元,足够他周转,而很快大把钱进入。不管他是否需要,也不怕自己的紧缺,我都会想着帮他把生活安置好。不知道他看到,会是什么心情,感激或歉疚,都不需要了。

  

  想象,他留在那个房间,周围都是熟悉的衣物气息,他能熟睡安睡得了么!要是女人,绝对的要崩溃甚至于发疯掉。我是不可能,在他走了之后,我们共同生活过的地方,还能再住得下去。男人,终归是要比女人坚强,女人的柔弱,注定了她们承受不了,爱情带给的巨大伤害与灾难。

  

  放钥匙后,走出去,意外看到,庙里居然开着。这个如此晚的时候,往常白天都难碰,真是惊喜。是老天有心为打开送行的吗?连天也知道怜悯有个去处!是佛祖暗中的守护吧,他都看到了这个可怜孤苦的女孩,为她在这城市饱受的一切不平,用这样的方式为她饯行。如此刚好有个地方收留泪水,到那跪拜放声痛哭对着神灵,任由泪水不停地下落,打湿这个夜晚的冷清,没人知道的故事,在午夜里渲染得如此凄凉。积压得太难受了,不哭出来都要走不动,这些天来一直苦苦压抑,此刻终于再也无法抑制,尽情地释放着那些情绪。哭了有好一会,才慢慢止住抽泣,收起眼泪和心情,平息以后的走开。这也是最后一次拜别了,日后我不在这里都看不到了,神灵啊!你还会记得我吗?曾在这里走过,留下了忧伤一曲。转身的时候,如同从家里走出,也是不回头。怕多看一眼,更不舍难过,脚步更沉重迈不开。就让我留给你,一个背影吧。就如西安,给你留下,关于爱最美的风景线!在把歌唱到最高时,悄然隐身而去在不知的角落里。

  

  直接打的,坐车到韦曲北站的“西街旅社”,福源宾馆。昨天已经预订好,今天改换了空调房,怕没有炉子天气太冷受不了,毕竟身体生病还是要护理,免得出什么问题坐车都不行。几十块,差不了几个钱,如今的安康最要紧,保证顺利乘坐长途。我是特意,挑选这里,来回忆的。2012年,我们从北京回到西安,第一个落脚点。最后要走了,再回来看看,最初的足迹。那时,吃着面条也乐意,如今却会是爱已消逝。四年了,我在西安呆了那么久,比北京的时间还要长。结束了,要走回原点,一步步倒退回去。一种什么心情,不会哭,不会想。空洞虚无,没有知觉,没有情绪。冰冷的一片,如冬天的蔓延,枯萎了所有,沉寂了一切。

  

  进门那一刻,把东西放床上,坐着有好一会,整个人都不动,像死了一样,没有动静,没有气息。情绪未能调理过来,还没那么快接受,让自己学会平静。过了好久,才是动手收拾,开始活过来。没有打开电脑,什么都不做,没有心情。躺在这个,曾经共度过的地方,还留着爱的气息,人却已散去。晚上倒是也好睡,没有失眠,可能是心太累了吧,困倦疲累得倒下去。虽然那是一个有泪水的梦,至少让我放下所有防备再也不撑得疲累。

  

  2016年1月10日,离别西安的日子。早上,先回村里打针,更加巩固疗效。手又肿了,要走了,还挨一针,真可怜。这是最后一次,见这些医护人员了,以后他们看不到我,也不会再来了。

  

  之前打了三天,不见好转,那股气依然急促,这样没法坐车。当时还想找“西京医院”呢,一个更加大型没走过,不会临走前又体验吧!还好要求换药后,终达到效果,当天就顺了好多。如此打上三天,才能保证这趟旅行,否则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那几天,都没胃口吃饭,如今稍微好转有点食欲。输完液出来,在附近饭店叫了个瘦肉青菜汤,要求清淡什么都不放,如此才算吃了点,体内补充进能量。

  

  下午三点多,离开旅馆。换房时,多交了20元,原本说15,给多5元,让空调开多一会,12点是限时。结果,还是把空调关了。如果他们知道,那是个多么苦命可怜的人,更是时间已不多,人世的最后历程,还会吝啬那点钱财么。

  

  打的,到韦曲南地铁站,坐500路公交,到火车站。那里,挨近起点,有座位。我这身子,正病着,怕站不了。路上,一脸平稳从容,慢慢离开这里,不想观望,没有依恋。西安,是我所路过,最糟最烂,也最深伤害!离开,是解脱,没有一点不舍得。

  

  到车站,找饭店吃药,点了个肉菜。25元,才一点点,少得可怜,根本不够吃。叫盖浇饭,素菜,18元。香菇还是干,吃着像坏,难以咽口。找人反映,就是这味,不曾理会。从未吃过,味道难吃,青菜也变味,基本没吃。走过多少地方,哪怕是北京西站,或是前门步行街,那么繁华地段,全国性中心地带,做出来都不会是这样,又是一个当地特遇!又看到顾客,也是因价钱理论起来,说没听清楚,无奈买单。真是心黑,蒙了多少顾客。这店面,定然有人撑着,黄金地带能开起,投诉也没用。想不到,最后在这座城市,还吃不饱一顿饭。真是离谱可笑,很快不在这里呆了,我再不稀罕了。

  

  五六点,天空拉下夜幕,城市笼罩日暮沧桑。西安车站,也像北京西站,在那暮色给人苍凉的感觉。多少人来了又走,多少人不断的漂流,永远不会有尽头,走到哪里是停留。想到,四年前,初次踏入这座城市,生活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四年后的某天,我要永远地离开,这座也曾留下我太多足迹的地方。西安,永别了!从此不会再来,也再无悲哀……

  

  验票,进站。不急,缓慢,不匆忙。候车室,安静等着,再不焦急。生命到了最后,才学会从容不迫。七点,排队上车。跟着人流,慢慢前行。西安到北京直达,Z20班次,272.5元。我的是卧铺,发病之中,也必须得要。当然,就算平常,也要买上。因为坐着,没得好歇,靠着睡不好,太难受。如今,生命最后了,不能再让受罪。活着总不舍得,要死了什么都不在意,钱财再无用处。这是,人生第一次,睡着坐长途火车!也会是最后一次,才要来的最好享受。如同父亲,临死才穿上,唯一奢侈的西服。真的要用巨大代价换取,那些从不会有的感悟。

  

  这个是下铺,真好。换以往,就想上面,干净安全些。现在是,生病,不好爬。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一切,如此虚幻迷离。列车慢慢启动,真的永离这里,某些人和事。这回是,再不会有关系了,包括与城市,故事中止。

  

  依然打开电脑,整理文稿。任何时候,不遗弃,生命创作。十点关灯,接近了关上,躺下休息。有一个镜头,看到,空空长长黑黑走廊。那像是人生路吗?有着那么多的看不清,徘徊与迷茫。不知不觉睡去,一觉到天亮。可能是太累了,身心疲惫。

  

  2016年1月11日,清晨07:00,到达北京西站,全国最大的火车站。那时,北方的天空,亮得很晚,处于天刚蒙蒙亮,就像即将进入夜晚的天黑。可是,这座城市,并不沉寂,相反,正以一种,公鸡啼鸣的姿势,在拉开它一天的忙碌。公路上,到处是车子,已经开始拥堵了起来,都是奔波赶路的上班族。周围饭店餐饮也跟着动了起来,为那些工作之人提供早点,也是给自己生意张罗收入。那还未熄灭的明灯,只是展示着一座都市的繁华,那样的多姿多彩灯光璀璨。我就是在这么样一个时候,北京,我回来了!你们,正在掘起,我的生命,在走向没落。一切都是那么有生命力,大家都是走在人生的起点,而我却是步向生命终点。我会是在这里,与你相遇,再次拥抱,别后的心情。北京,你还记得我吗?六年前的到来,四年前的离开,六年后的回归,一切已然改变。真应了那歌所唱,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回忆一幕幕重演;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就算心碎也无悔!我一定要用生命最后的力气,把关于你的足迹寻遍,然后在一个你看不到的角落,默默转身永不说再见……

  

  路过天桥时,特意拿出相机拍照,记录这些宝贵的历程,是我在北京留下最后的回忆。直接先找旅馆,得安置好住所,才能慢慢回首。进了个大酒店,前台一问,最低五六百。虽然想着要走,最后住个高档,但也未免太贵,要两三百也考虑了,只好提包走出。难怪不招呼,一看就是穷鬼,住不起的没钱人。最后找了个,举牌子拉客的,80开一间,不是空调,大厦6楼,基本密封不进风,不会多冷。就是那个电梯,破旧得很,比拉货的还差,都要担心安全问题,乘坐都有顾虑,早该淘汰掉了,不舍得更换。摆在那,真是有失首都形象,还有那么烂的,要是深圳不可能有出现,早不知扔哪去了,还能留着影响市容,那么的落伍。屋里,一般,住着可以,有卫生间,热水器,齐全,小小,暖和,可以。这就是,我在北京,最后的住宿了。

  

  吃了点东西,然后直接往地铁去,开始一路行程。此前,已网上查好路线,记录在本子该怎么走。时间不多,一天内,把北京走过地方全部走一遍。

 

  第一条线路:地铁7号,4站地,“菜市口”下车,转地铁4号,5站地,“公益西桥”下车,坐377路公交车。这些,是以前常有坐的,多年后的再次体验,那些座椅是如此熟悉,就像曾经爱的气息,我们一起并肩坐过,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

 

  一出来,就感觉特别冷了,坐在公交车上,就回到了以前,北京坐车上班,双腿冷得冰冻。因为从西安过来,就不会穿多厚衣服,羽绒都没有,只是件棉袄。在外头等车,可冷得不行,来回走动,都抵挡不了寒流侵袭。想着,幸好最初离开,否则在这呆更惨,身体更垮。当然,去到西安也不见好,在那边还是一样把身体败坏。北方就不是生存之地,可南方也不是,哪里都不是,这个人间就没有。

 

  6站地后,大兴“西红门”。那是我来北京,对方带我住的第一个地方,是最重要不能遗漏。在那里,也有像西安的“城市自行车”,看着会显高级些。其实,全国很多地方都普及,包括回到深圳也发现。可能是因为,西安最早接触,成为了一种记忆,随时会被触动,牵引回去。这些,不能再骑,不会再有尝试了。

  

  没有进去,居住地,也找不到了,不知哪个位置。或者是,不想触摸得太亲切,怕自己会承受不了,不能面对的心力交瘁。只是站在路口,拍摄下了那个景点,住房一带。当时情景是,一轮初升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一种什么感受,一切都是兆示着活力,你却一点点失去力气。

  

  第二条线路,沿377路返回,3站地,“新发地桥北”下车,转529路,10站地,“角门北路东”下车。找不到,打的到“大红门服装城”。快到时,严重堵车,司机破骂,催促不已,猛按喇叭。首都素质,如此差劲,不文明。乘客都不争,他们还急。公交出租现象,最能反映一座城市风采。北京,差远矣!

  

  想找以前,某款衣物,找不着,可能不做了。稍微转了一下,二楼,看到卖东西,都是穿着高贵,打扮化装漂亮,自惭形秽。想到这些人,找的都是有钱男人,且他们在外自由,家里养一个,如此的婚姻关系,现代爱情故事。女要安逸,男呢,后面安置了家,就可在外面乱来。这样的人生观,注定讲爱的女人,只能遇到穷苦,不可能找到条件优,让你过上好日子。因为那种人,不追求不需要爱情,是不会找一个讲爱懂情,累赘麻烦。自己遭遇很好证明,就遇不上一个生活好,都是越过越苦。真爱男人也说明,他要的也是那种,所以碰到深情,逃之不及不会靠近。然后忽然深刻意识:自己不配,能走入上流社会,如此低下与卑微!禁不住的,泪光闪烁。又一次找到一个,更确切离去理由。又是男人给予,世界的残缺人生的破损,会更满足安然离去。

  

  地铁旁边,成都饭馆,叫了个菜,20多块,比西安煮的好多,总算吃了个饱。听邻桌,女和男,女打电话,公司聚餐,老板开车去,多少人,约定时间地点,催促叫唤,叮嘱像生病注意,心想没我差劲。看那女,有能力之人,老板得力助手,交际可以。别人都行,自己不如,混不上等级。你是世界最可悲,仅仅是因为真性情么!污染人世,无法融入。

  

  第三条线路,地铁5号,宋家庄起点站,23站,到达终点站“天通苑北”。这条路线,更坐的多了,看着那熟悉标识,如此感慨。城市建筑,依然存在,且不断更新发展。那时的北京地铁,比我们在时丰富多了,后面加修了好多条线路,如,6、7、8、14,还有很多是加长线,基本全市无处不跨越。短短几年,增加了一大批,运量够充足,真是厉害!都是劳苦人民筑建而成的丰碑,却是没人会留意到的艰苦。

  

  原本应在前一站,“天通苑”下车,坐车会更方便,直接旁边便是快3公交。这里也能坐,只是走上一段距离,时隔已久淡忘了。去到那,车上问了,不懂乱说。提前下错车,等另一辆,换车型,拐进小区。晕,又得打的出去,说到“平西王府”村庄。那人还不知怎么走,还要我说,真是来气。折腾半天,终于到达。这是我们,住过的地方。径直往里面走,村头小辛庄。最先在那,才搬过来。没有找住过房屋,一切会太熟悉,让人心酸不已。走到了,478站台,旁边游玩过,小操场健身地。那时,在这荡秋千,写下歌词《把爱珍藏》。终究没有,多年后的走回,一切早已不在。

  

  再沿原路,折返回去。回民小寺院,那些景物还在。“华润万家”也在,曾经上班之地。以前卖菜地方,如今拉起了塑料,像个小小屋子,看着整齐些也不那么冷。那时常在那走过,与很多人都熟识,如今物是人非,所有该都改变了。就像曾经的爱遗留在了这里,回去再也捡拾不起。

  

  出来坐车,那里有座位,坐着等车时,说不出的心情。曾经,两个人,坐在一起,相依偎。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旁边是冷清。车站都会记得,那些走过的人和事吧。我们转身以后,所有都抛在了身后,再也无从追赶。

 

  第四条线路,快3到地铁5号,18站地,“磁器口”下车,转地铁7号,2站地,“珠市口”下车,徒步到“前门步行街”。作为中心最繁华地段,这里自然是不能遗漏,就像一座城市的代表象征,要告别肯定要来到这里。我们也在这走过,留下很多欢声笑语。最记得那次,我走不动,对方背着。那么踏实安稳幸福满足的感觉。都不会再有了,剩下自己一个人凄清的身影。

  

  街道,上班时分,来人不多,显得有点冷清。一个人走在那里,慢慢观赏两边买卖,还是那些熟悉的装饰玩艺,只是再找不到心情来挑选。当爱已失去,所有都毫无意义。两个人的路途,再单调也有生机;一个人的步伐,再繁华也是无趣。

 

  找了个吃饭的,28元,虽然菜不多,却是比西安好吃,也能吃饱。看来,就那里是最黑了,连个饭都不像样。也像那里的人也一样,心可以那样的没有颜色,没有热血的流动只有冰冷。此中,唯独不会考虑的两个菜,西红柿炒蛋与木须肉,因为那是对方做出菜式,不想再回味品尝,牵引心中疼痛回忆。如同《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在那之后就不喝冰红茶,只因记载着爱的痕迹,会触动感伤叹息。如今也是,一份爱留下的伤疤,会跟随一生世不能脱离。

  

  没有到对面天安门,那时已经很晚了,五六点。主要也是没多必要,就在旁边,基本是路过了。原本应该直接坐公车回去,坐到半路又回来,遗漏要买的东西。结果又重复上,以前在公主坟转车,找不到返向的车辆。北京的公交站就是这样的,相向的站台不知相隔多远,有时让人压根就找不到在哪。那一次就是,我下车,天已经漆黑,路边转了好久,不断地问路,不停地指错,或是理解出错,越走越远,越不知走到哪,越加茫然焦急,不仅是找不回前门街道,就连找个坐车的公交站都没有了。我一个人,站在那车水马龙之间,是如此的单薄与凄楚,也拦不到一辆的士可以为我而停,全部是呼啸而过,不知路边一个落寞之人,给予一点点的真情来护送。眼看着天越来越黑,心情越加沉落到底,我还是找不到路,也坐不了车,顿时气馁与心伤,泪水就流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哭。一个人,蹲在路边,把头埋在膝盖底下,放声痛哭了起来,把连日里来积压的那些情绪,借着这个道口,尽情释放了出去。当时想到,如果是曾经,有一个男人在身边,一定会带我走出去,不会让我迷途在这里。可是,现在,已经没有人了,所有只能自己面对。那个场景,是如此的凄凉可怜,就像流浪的猫狗,蜷缩漂流在城市街头。没人留意到,它们的无助,也想要有个家,一个收留。我就像被这座城遗弃的,那个没人要的孩子,孤灯夜下,还在默默地找寻,那个回家的方向,却永远等不到,有人把你带走,孤独无助地,徘徊哭泣……

  

  哭了好一会,情绪差不多平息,虽然还有泪水滑落。顽强站起,打起精神来,毕竟路未走完,我更不可能在中途,在北京这里倒下去,会是,也得回到最后的起点,也是终点。那有个丁字口,红绿灯车停,看到有辆的士,赶紧跑过去,说了路向,问能否走。对方看了一下,说你上来吧。我估计,原本是不会带客的,不方便,车上有个客人。应该是,看到我脸上,还挂着眼泪,狼狈得很,触发了恻隐之心,如此,好心给捎上。上车后,对方有询问,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我说,没事。又多问了一下,真的没事。嗯。那就开车了?哦。他是出于好心,可我却无法告知。我能怎么说?告诉对方,我是为了买,离世时的衣物,那些还得自己添置,没人给替料理后事!如此,我迷路了,找不到回去,心里难过,心伤心碎,便哭了。他不会理解,任何人都不能懂,更分担解救不了,只能沉默,谢绝那一份好意。尽管如此,依然感激那份细腻,会察觉和询问,留意到一个陌生路人的心事。我依然相信,世上有好人,不管遭遇多少负面例子,永远不会对人性怀疑,正如不会动摇对佛祖人生的信仰。也衷心地祈愿,那些好人都能一路走好,老天不要设置那么多的考验!

  

  途中,又是堵车。堵得不行,短短两三站地,停了好几次。坐在车里,都快要睡着了。有人下车后,只剩下两人,气氛就特难耐,无话说的沉寂。我只能装闭着眼睛,此刻是不与任何人交流,所有的故事不需言说,沉默是最好的解脱。

  

  对方原是好心,把我带了回来,然而却由此,给我酿制了一个致命的“失误”!他把我给放到了北广场,而我此前是在南广场,住处也在那附近,在这边就找不到了。我不知道,两个广场相邻有多远距离,按理说没理由会走不过去。可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走,如何转圈,绕不出去。进入里面询问,别人指向哪边,我怕不够熟悉,让再指引清楚一点,别人都要不耐烦了,没人能对我这个小学生般,毫无方向感的人,说得详尽不已。我看着,里面那么宽广,人又那么多,怕自己走着走着,又迷失在了里头,到时两边都找不着,出不去。最后,只能无奈折回,公路拦车。旁边停有的士,过去问价钱,居然要40元。我从前门过来,那么远才是这个价,我就不信,一个车站的南北,还能超越这个距离。当然,这是风水地段,也是能叫得上,当你需要时,顾不了那么多。我自是不甘,觉着这么点路,那么大花费,实在太不值了。于是,路边走动,想找公交车,来回转了好久,没有。当时天色,已是很晚,北京凉气又大,我又生着病,怕再找下去,别引发疾患,毕竟身体重要,还是别节约那个钱了。如此,只得又找回对方,很是不甘心的坐上了。于是,相当于,坐公交车不到五元,我花了80元回到车站。这段路程,昂贵吧!当时想到,如果有一个人,一定能带着我找到,不会这样的吃亏与气愤。可是,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你自己,独自面对。

  

  如果说,2010年5月15日到21日,在离开南方到北方之前,那几天在中山与深圳,我是抱着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在几年以后,生命经受那么多残酷的摧残与历练,敢于回首真爱最初发源与追逐地,那里上演的一切,作最后的怀念,触动生命多少的荒凉,悲切得要让人无法承受!那么可以这样说,那还不算什么,这一次回首北京,我与这个男人走过的步履,才是真的挑战生命的“极限”,我是忍住怎样的伤悲与痛楚,面对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度过的点滴!如果没有超强的“毅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还能让自己从容的走着,那么平静的脸孔与心态,不至于会被侵袭压倒。一天的时间,我没有掉一滴眼泪,能用相机清晰地记录,就像读着别人的故事,我只是旁人的参与,忘了自己是主角,以那样的心情走完。仅仅也只是在最后,被迷路所触动,把那些伤痛牵引倾泄了出来,才发现,原来所有力气已经用完,我再也无力走下去了……

  

  北京,如同深圳,我也无愧于你!因为,我还能在生命倒下去之前,用那么冷静的心情,回顾与你擦身的距离,用生命最后的时光走完,那一段最艰难的旅程,用信念去飞越了一个天地!同样用爱,点燃了城市的热情,欢呼了生命的激情,验证了爱创造的奇迹,站在这人世风雨,是那么样的有魅力,风吹不倒雨打不息,永远地传颂动人的美丽……

  

  北京,这一次,真的永别了!不曾后悔来过这里,虽然是留下了太多的叹息,却也丰富了人生的记忆。面对你我不会哭泣,哪怕只能这样默默转身而去。你的美丽留给你,我的悲伤留给自己。能否容我再一次观视,所有心情融入那沧桑大地!但愿春暖花开时,会有芬芳洋溢。我的爱植入土地,从此与城市不分离。从此每一个清晨朝起,有一份情怀飘荡在空气里,传唱心灵动听的旋律,歌颂千古不变爱的传奇………

  

  这个男人,作为生命中真正“最后”一位路过,原本也可以拯救我终究没有,反而更加伤害折腾生命更沉重负累。如果不是最初的急于逃离,让自己掉入另一个更大的深渊;如果不是对方此前给予那么多的误导,让我盲目奋不顾身又陷进去;如果对方能早点意识善待珍惜,不会最后大家悔恨痛心的结局;如果不是生活,给予如此多的苦难与不幸;如果我们能平稳地过,感情不会遭受那么多冷却;如果也不是苍天捉弄,不会让一份爱走得如此艰辛,最终慢慢磨灭而淡逝。如果不是那份“孽缘”未清,不会又把我给牵引了回去;如果不是三生世的轮回,不会有今生这出荒唐的戏;如果不是天意和命运,不会饱受如此之多的崎岖与离奇!可惜终究还是逃不过的格局,我们还是又步上了前面所有故事的轨迹,又一次踏上分离用更多血泪渲染的悲戚。原来从遭遇“真爱”的那一刻开始便决定了这种残局,要用生命的代价为一份爱祭奠人间历经风雨而永无归依,所有的经过只是成为了爱的牺牲与演绎验证人生彻底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