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101:过尽千帆皆不是
101: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5年12月16日:

  

  长安区王曲街道办王曲村军警路甲字18号“王曲派出所”,办理个人户口本。在这之前,是特意询问了一下,需要些什么手续证件之类。打通电话,十问九不知八不答七不理,态度还不行嚣张有气势得很,我说投诉人家还不怕。听闻只是,一个值班的,他也不清楚。但至少,你总归帮问一下吧,还叫我大老远过去,到时发现遗漏又跑回。当即便查找电话投诉到大队里去了,实在是太恼火气人了,一点点小事也让我们老百姓如此的难办理,到底这些职能部门是干嘛的?做不到就别站那位置去!尤其是,他们派出所,是放了一个什么人在那,负责这个网上“公开”的总机电话。那原本就是接受民众咨询提供相助,现在倒好,问半天没搭理解决不了,那也是派出所的失责了,不反映一下都不行。如此,气呼呼说了一下,虽然不知是否有受理,至少心里平衡些,太挫伤人的感情了。后来,再打时,换了个人,也是不清楚,没法给出解答,又不能转到“户籍科”,直接询问一下,让人着急。还好,这个会知道,过去叫相关人员接听,虽然也是很忙,跑了几趟,但至少态度是可以。为什么,同样的人,别人可以做到那样,前者就不行呢?可见,就是素质品行问题,扔在那真是把派出所形象都给毁了!正如工厂随便放人在高位,只看学历经验不看人品德行,到时就是害惨害苦员工没得好对待。

  

  那个地方,是异常之偏僻,在远离市区的农村,坐车过去非常麻烦,得坐30站。幸好路顺畅,倒是开得飞快,半小时基本到达。一开始不知道,傻傻等着4-20,等了半天不见来。询问才知,那车,一天只走两趟,两点就没有了。晕,白耗那么久,要不早到了。改向,坐4-18路,也能去,一天都有车。不知车站在哪,打了个的,更来气,几乎就在转弯处,一分钟可走到。虽然只是五块,心里也多有不舒服,原本是可省下,重要是不必要。我心想,要换作有的司机,素质较强的,就会直接告诉你,从这走过去便是了。太多却是,为了生存,利益熏心,早忘了做人仁义,才不会对提醒。当然也不能怪,毕竟为了生活,确实是很难高尚伟大无私的。好不容易去到,更糟糕,忘带离婚协议书。对方回,电话里有叮嘱了,我没听到可能没留意。对方是说,把离婚手续带齐,我是想着离婚证嘛,哪知那个也还要。不知该怪他们的不够细心,一样一样提醒到,还是说自己的不够全面,却会是疏忽了一样。总之,又是白走,时间也不够,只好第二天再来了。回去路上,听着真爱录制视频,忍不住的感动落泪,不是为任何人,也不是为曾经的爱,是为自己为生命的那份真,从来不曾遗弃丢失在人世,渲染得那么执著真诚真挚。如今,好像,我就只有,握着逝去的爱,慰藉自己,那颗如此失落无寄的心了。

  

  记得当时,我下车情景,已经是冬天,周围树木枯黄落叶,给人一种如此萧索的感觉,就像是生命,已经要走到尽头了,将要枯萎再也唤发不起。还有路边的河流,也是水位低浅露出石头,给人更加荒芜与寂寥,就像搁浅了的生命之帆,无法再航行在此静止,等待着岁月的侵袭。那一刻,也如在北京冬天来临时,看到树木光秃满地落叶,一种如此沉重凄凉的心情!生命,又到了一个冬天,却是再等不到春暖花开了。花草也要凋谢了,河流也要干枯了,大地都要苍老了,而我走了那么远经历那么多,还是找不到一个简单家的停留,依然是在外漂泊游离风雨无栖。那时正是夕阳下山,落日余辉斜照着,更像是生命下坠的写照,已经到了要离去的时候。那一幕场景,如此深刻的“刺痛”着我,是西安留给我最凄绝的风景生命最沧桑的背影……

  

  2015年12月17日:

  

  第二天,再次过去。办理过程中,对方说了声,没有小孩哦?嗯!可能觉得,这年纪没有孩子,不符合常理。问题是,我们都谓再婚,小孩在另一头那里了。说来,婚姻中没有小孩,这离婚事项就好办得多了,几乎所有纠纷问题都围绕孩子产生,去掉了这一个大家都能从容来去了。可惜难过的是,大多数都是被血缘关系搞得大家头痛难理清,亲情爱情真的都是让人难决择束缚着人生不得逃脱。

  

  一切顺利办好,心里总算安定。不断说着,麻烦谢谢,非常的感激!那是一位,看着脸面很亲善,给到人安慰的女生。虽然她不知发生了什么,而这也只是她的职责,但她却是不会知道,帮助一个时间不多女孩,是做了一件多么“天大”的好事!帮她解决了后顾之忧,人生的最后一个心愿。我会永远的记住与祝福,这些能给到生命温暖的人,哪怕只是不经意间,还有暖流心潮涌动。

  

  拿到本子,发现,户口还是入对方名下,我以为会分开。对方解释不行,户口还是一样,只是关系不同,在我那一页特意打了个“非亲属”,相当于没有关联了,一个人外人陌生人。也是,我的户口都迁出,不可能再落回,我更加不情愿呢。只是想不到,我的户口,是属于周氏家族,成了又一个继家人更想摆脱的纠缠,却今生今世也脱离不了。找不到一个家,就连天大地大你的名字都无处放,全部是你不愿呆给最大伤害与心痛。不管是家人爱人都一样,成了你生命中最大的噩梦,生生世世最不愿面对的伤痛……

  

  此中有个镜头,一位警察女友,带着来办事,打电话给外地,像迁移什么,还传照片,细心热情。心想,若是普通百姓,不知会否一样,同等对待。有点关系人员,终归是不一样。那一对,女长不错,身材相貌,男的也是,高大个子。这才叫般配,真是羡慕,能找到好,职位也可以。不像相馆看到,有对拍结婚照,明显女好男不行,看样子也不会幸福。有些面相,确实可反映是否适合,大多数眼光是具备定义力量。都是别人的好,永远轮不到自己。人世间走遍,也找不到可相随。是太懂爱了么?还是生命来得太早或太迟,终究是要在轮回中错过没有结果。

  

  回去时,等车中,看到一辆小车,有人询问,到去哪里,也跟上车。那正好,我也去,便也说着,能不能多带,对方让上车。如此,坐了个面包车,很快出到了。下车时给钱,对方不要,表谢谢!还是相信,有良好的人性,不管多细微,至少能反映。感激这些路过,让生命不会再失落。

  

  白天发了条信息:晚上别喝了回来洗澡,喝了那么久还没喝够。有一两天没洗了吧,总是要我催促的,像个孩子不懂卫生。晚上到家又发:别喝酒了早点回,以前这样现在还是!意思是,我都快要走了,还不能两人好好平静共处一段时间,你还不累么。

  

  他依然老喝酒,回来说饿了,赶紧给做,煮出面条又不吃。往床上一躺,说十分钟再起来,知道不会。像以前一样,折腾人一番,不会知别人心血,说放哪倒了也罢,以后也没人会给弄了。

  

  最近炉子老熄灭,买的峰窝煤块原本还嫌多,这一来几乎用完刚好够。煤灰也是一下满了,最后几天还能倒上两桶。也是最后一次,日后不会有了。

  

  感叹,身体已经垮成这样。想着上次最后一回病,结果还要病,经常发作输液打针。对方说,我老熬夜,意思,怪自己,不珍惜。那是其中只是加重,但体质已经不行回复不到正常,之前没注意重视料理的根本。

 

  记得,办证当天,对方回来问,户口办好没有?说,还没,没拿协议书,明天得跑去。听他嘀咕,户口分不了,谁人家孩子就不行,别又要开证明。那感觉就是,怕我又给他找什么麻烦事,又得像迁移户口那样,让他回村里开什么。其实,这个证对于我来说,可谓是毫无作用。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拿个户口有什么必要?除了后面某些事怕会用上,最主要是因了,这个男人的“态度”。我是担心,万一身份证,不小心又给丢了。对方,不可能给你帮办,还得拿户口本才行呢。我是怕他,不肯给,到时卡在这里。因为,我真不敢赌,这个男人的“良心”,哪怕是曾经共同生活了几年时间,出于仅有的一丝仁义,只是一条时间不多生命,帮他人办的人生“最后”一件事,我都怕他会在此有意为难。所以,我必须“保证”,不会有求于他时候。自己手中抓着,就算真出意外,大不了我再坐车回西安一趟,至少自己是足以做到,不需要依赖他人。我这种担忧并非多此一举,大家看,这个男人的种种做法,真的不能让相信,离了之后,哪怕是看在六年夫妻上,会给你,再做一点点的事情,生命最后的一件。尤其是,对方得知我要办理时,还说了一句:到时把你户口给打回去!当时把我给吓的,想到,好不容易弄出,再移回岂非前功尽弃?尤其我更加不得心安,死了也不得平静!还好后来查了下,也按常理的来说,那是不可能,相当于又一次户口迁移,没人去办理也就不涉及户口的转出。从这来说,他的说法完全行不通,他自然也应该知道。可他,为什么还要多此一说呢?给人感觉就是,你此前让我给你弄了,看吧,你又白费力气!好像,就是希望那样,对我是个巨大打击。他说那话时的表情,就是带着笑容与轻松,有意给人找问题更是生命至重,他就很欢喜般得意忘形。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真是想不通!更是生活了几年的身边人,会阴冷得连个陌生人都不如。鉴于此,我必须求此保障,否则这样的“人”是没法去赌注。而现在,我还有用得上证件之时,才宁愿费劲办理,也不要留有惶恐,真出问题无计可施。我不能再天真了,我已经在此摔了太多的大跤。还是什么都不要指望的好,只有自己才是最可信。

  

  对方当时,说了一句,回去,不要再回来了。心里轻蔑一笑,不说话。是知道,那是不归路。别说回去,人世间都再无迹。从这,恰好又是验证着,前面的疑虑。人未走,一心想着撇掉关系。不过这次,他真的不用担忧了。如同真爱,再也不会纠缠他们了。姓王与姓周的家族之仇,在这一世,彻底了结!从此再也不会……

  

  2015年12月18日:

  

  白天,找东西,不见了。昨天一收拾,不知放哪。想不起,到处翻。心急心伤来气,委屈心酸就哭。边流泪边找,那个可怜的场面。一边不断抱怨,什么事都为难,什么都不顺,又病又丢东西。最后发现,扔到垃圾袋里,在那掏了出来。可见,思维混乱到什么状态,就是要发疯晕倒,自己做什么都不知,完全神经要失常,被这生活种种事逼的。以前过的就是这种日子,没有一刻安稳心宁。日后都不需要了,全部扔弃的包袱负担。

  

  抠手机卡,指甲弄出血,疼得不行。是想装旧智能机,帮他下载微信。谁知道,把卡给弄坏。里面有一张小卡,拨出时脱掉,不能再装上用了。当时心想,这破手机卡,为什么弄成这样,给我们多加了个事,不小心就是可能脱落。后来才知,原来新出手机,有的只能用小,此种做法在于,无论哪种手机都适用。害惨害苦我了,跟不上先进,反而制造困扰。只得又坐车,跑到电信局补卡,把人折腾得不行,烦死了样样事多。出门时更是糟糕,就能回头三四次之多,因为老没带齐东西,总是忘记这个那样。这样的事平时也会有,如今更加严重,是最后时刻让人越加心力交瘁无法兼顾。原本要走了,时间就紧迫不多,还出那么多的事情来考验耽搁。不仅是越穷越见鬼,更是越倒霉越撞鬼!

  

  慌乱收拾东西,却会是遇上停电。开水放凳子未及倒,一个转身就泼脚上,要不是衣服多早起泡。依然疼痛,心里更难过,这过的什么日子?就没有一点顺利,越紧急越倒霉!想到那份爱,更难过,泪水不断流出,不知是为身上的痛,还是为即将分离的心痛……

  

  洗衣服冲水,又掉了东西进厕所,铁钳弯曲打捞扭断。又得跑出去买,没一个顺心,越糟事越多。好好新买钳子,又使劲掰开来,再勉强回复,不成样子,难看也不好用。掉下去的是,北京步行街所买,唯一的手镯子纪念。真是够倒霉,那么久不出事,最后时刻会丢失。在想,是不是像我们的爱一样,走到尽头了什么也留不住。

  

  清理电脑内容,所有关于自己文档与相片资料,一概不保存消灭一干二净,不留给对方关于自己任何痕迹,不管是否需要哪怕别人从不在意,我也不要再在他人天地里占据。包括结婚本上照片,双方的全部统统给撕掉,谁也看不到谁了都不要记起。从这可见此次离去“决心”,是彻底的要与这个男人划清关联,纠缠了几年太累了比真爱还累!这一回是真的毫无牵绊洒脱地走,再也不存在于你的世界里,也不会再让任何人闯入生命里。在生命的最后时间,我要一个人自由地走,再也不会为凡尘世事。

 

  2016年1月4日:

  

  对面修网络的来退桶,没条子退了20(回收价),让找到再补80,对方在钱包里翻找。其实应早知丢失没有,故意做给看,是否看熟悉份上退全部。那是不可能,条子不见日后拿来,你就得倒贴。工作上是不能那样疏忽,人情也过不了。

  

  回去就发现网络不行,不免在想,不会就因为这个没退钱,有意拉掉不让上,发泄一点心理不平衡。虽然很不愿意这样想,但确实太巧合,白天都没事,这一回来就不行,难免不让加以联想。虽然真的不想把人性,想得那么坏自私与可恶,却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这事,和对象说了,对方碰到那人,便凶巴巴问了:是不是不给退桶,把我们网线拨了?对方说不是,搬走了。我也过去看了,确实没有人,屋里狼藉一片,网线都掉落地上。他说,那也是得给弄好,交钱给你们了,还能不保证。我想,那小男生,都有点怕他。他发作起来,就是很凶相,我都畏惧。那时还会有种,有人保护的感觉,就像,出了什么事,柔弱说不了,会有替撑腰。可惜,却不是永远的守护,只会给予更多的风雨。这一次不需要了,宁愿一个人的辛苦也不要再委屈。

  

  中午,坐对方车,路过某店铺买东西。刚刚接了水,和司机交涉点什么,可能是让怎样做了。对方让先跟说声,意思跟他打好招呼,别到时又骂我。说对方人,他都怕。我心想,我决定的事,他还轮不着。何况是我说的,与他没有关系,犯不着要商量。途中,就把这话学给听了,说你那脸相凶神恶煞般,人见都怕。你们关系不是挺好?他还怕你呢!得罪了般,不是慈眉善目。看得出,他当时神情,有点想偷笑,没笑出,强压制,是情形不一。我们,都不能,像往常一样了。就如那天,他在我面前,说告诉姐,他那种,有点憨厚与傻乎,不好意思的模样,对我依然是种吸引。其实很喜欢那种,自嘲般笑容,给人傻气与可爱,也谦和多。可我不能,再投入情绪,再次栽进去,再走不出来。既然决定,大家只能,坚决狠心到底。就算伤害,也只能那样存在。

 

  我让把剩下两袋煤给房东,想着以后房租不升,讨好点人情关系。对方说,为什么要给,一百多块钱,就你那么好心!只是想着自己不用,扔了可惜,给人发挥用处。这些,前面写过。我也是不想他搬家时,还要带着麻烦累赘。的确,好心没好报,正如对他的爱和付出,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下车时,想起没带钱,问拿20,对方给了40。想着,是不是,只给够数,多少有种,吝啬般,所以,多给些,心里,也平衡点,为平时的疏忽。这个时候,我们都那么谨慎与敏感了,相处成了艺术般不能再随意自然。

  

  经过内衣店铺,依然给他带了条红色底裤。我总是忍不住会买,是那份爱意总搁不下。以后没人买了,也不再需要了。

  

  精品店买雨伞,重新换了一把,原来掉了个盖的给他,也能用,还是女孩子好看类型。此中看到一把,25元倒不贵。对方说,剩下一个,20元便宜卖出。我说,不是价钱问题,颜色不喜欢。对方说,差不多,能用就行了。终究没买,不想为省钱,回去后悔。重要是,回深圳,人生最后旅程,一定要用最好。多掏钱没事,只要能满意。毕竟,以后也不会有了,天堂伞。

  

  

  2016年1月6日:

  

  又生病,输液打针,离上回发病不到一个月,如此频繁。要回去了,还频频病重,搞得人身心都成问题。那时出于时间紧急,甚至带着小电脑过去,一边打针一边整理文稿。就像跟生命赛跑般,慢一点要被死神夺走,人在面临生命威胁才会珍惜抓紧。这是北方最后一次看病,日后都不会有了。

  

  记得,从门诊输液回来,我是到拜了一下村里的小庙,里面供奉着财神神像。那个庙,平时是常锁着门,很少能碰得上开着。昨天,是刚好路过,看到打开,便进去上香了。然后,做了一件事,拿相机拍了下来。我是想着,这是我在此重要足迹,必须收集作为记录。听闻,是不能对着神灵拍照,我也不懂可能不尊敬吧。心里不免在想,是否正因此,才要惩罚我,让我今天就发病?我倒无所谓,愿意为自己承担,只希望不要亵渎了神灵的尊贵,我也只是出于对你们的热爱而留下。

  

  在那之后,我买了一些水果还有香烛,放到那里供奉。我是希望,他们也能守护这份爱,走到最后。特意留了个打火机,因为那里的不好用,基本就坏掉。谁知,次日再去,便没有了。不知是工作人员收走,还是谁那么贪心,那么小的东西也要。此中,也会碰有,村里一些老人来上香,口上喃喃念佛号阿弥陀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鄙夷。最卑劣品性就是他们了,贪小便宜没有品质毫无高尚,不过是为死后做积德怕怎样,生前作为却又是推翻着无力。又听,在那不断说着,保佑什么家人孙儿女之类,做着样子是端正不知背后怎样。心里说不出一种什么滋味,人人求神拜佛,都只是为了自己,从来没几个会为一下他人和生存空间。我在那,从来不为自己求过,求的只是天下苍生与这个人世间。我真不相信,这么样一份“大爱”,无私牺牲与奉献,纯真的信仰与祈祷,佛祖和天地真会不给我一个结果!我从不怀疑与动摇,永远不会丢失的信念。

  

  记得,离婚当天,心里一直憋压着,不敢哭,怕意志崩溃回不去。等待某个时候,痛快好好哭一场。对自己说,那么多年都走过来,真爱路上没倒下,这回也不会。我一定要挺住,不能让自己,在这里跌倒站不起。走到水站,快到庙里,想起佛祖,最后坚持的力量,一下像情感压抑不住,要喷涌哭出来!现在只剩下你,会给力量了。一定要扶着我,走过这条,最漫长的“人间道”……

 

  以下,不按时间记录,所有总结在一块,看看临走之前的经过:

  

  对方,让到下月多少号再回,说等到“丈八”领完钱,还有这个月的服务费。那是不可能,就得20多号,回广东太多事料理,时间等不及。不知,是真的出于领钱,还是希望我多逗留会。

  

  煤炉烧出的灰土,装了满满两大桶。我早就叫他倒了,总是拖了又拖给忘记。太重不好拿,差不多就可以了。最后一回,就是装得特别满,快要装不下出来了。我说着,早叫倒不听,现在更不好弄了吧。每每那时候,对方也会有些情绪,就是,总是生产这么多垃圾料理。可能也只是说说,并无深意,更非不悦不愿。只是那一次,想起来感叹了,不过日后也没得倒了。这是最后一次。不知对方听了心里可有何情绪,彻底要分开了不愿正视的事实。

  

  开始在屋子里清洗衣物,因为要带走,必须保证干净清洁。不仅是衣服,还有帽子丝巾,整理一大堆,分几天才能洗好。那里又是天冷没太阳,如果不是有炉子暖和,都没法把那些厚衣给晾干。包括他的,也尽量帮洗,怕他那么懒散,更不会动手了。对方看了,就会说,以为没有你,我就洗不了。就是,我不在这里,看他准备把屋子弄成怎么个天翻地覆,喝醉酒回来再不会有人理会乱七八糟。当然我都看不到了,无所谓会成怎样。

  

  买了个旅行袋回来,在水站时看到,说还是个牌子,其实只是假的。我开始在屋里不断收拾东西,对方让把被子、冰箱拿走,说,把整个家整间屋子都搬走,全部都带走。我心想,东西已经够多,不必的绝不要,多余的更不要,除了自己的一些衣服。活着的时候,总是不停捡拾弄了大堆,生命压得如此疲累与沉重。有天生命走到头了,你就扔得最彻底干脆,再也不要让它们来负累!人真的是,至死才能放下和舍得,活着总是受这个尘世所累。

  

  在北京时,买的几件大外套没装,是几百元最贵,就是因为价钱高不带走,不想再使用他的钱所买也不亏欠得多。他陪去挑的羽绒服肯定也留下,不仅是因南方不需要,重要是他帮买的我更不领这份情。此中有个镜头是,装毛巾,他喝酒中奖拿回。我拿了两条崭新同颜色,原本可以挑选两个不同色,以我这性情之人就该讲究。是因为,另一条,对方中了两个,他手中用着。有他熟悉的味道,会让想起,不能带走。

  

  其他一些零碎最多了,拦头发、配饰、鞋子、药物、电器插线,分了好多个袋子拼命塞下。最重要的两样是音响与电脑,一生中的至爱最珍贵,也是生命的动力与源泉,无论如何是不能丢弃。我说过,只要我还活着,还有一口力气,就要为人世写到底,更为爱歌颂到最后。

  

  不知道,他回来,看到我做的这些,盆子泡满衣物,屋里挂满湿衣,还有那那些存放箱子,是种什么感受。我在这边忙碌做着这些,都在向他宣告着一个那么“逼真”的事实:我要走了,日后是彻底分离了!会否有种,日子越紧迫,就要失去爱人心思,焦虑难过又无奈无力,才每次找话题,不敢很明显地挽留。我不知道,看不到男人背后的感伤,他们永远不会写于脸上,而又是那么的镇定与沉着。我们都在强掩伤悲,而背后却是即将崩溃的脆弱……

  

  

  煤气罐,没气了,自己拿下去,以往总是叫他等他,有时候还老给忘了。现在,不想叫了,还是自己亲力亲为,省下口水和力气,有时说得越多越让自己难受。我已经不会再依赖了,那个永远不是我能依靠的肩膀。只会给予无尽的苦痛折磨,承受了身体伤痛之后再来心灵的憔悴。

  

  家里没水了,我要吃药,自己下去,提了半桶回来。当时正病着,输液打针未好,肩膀也疼痛。上楼梯,一步一步,慢慢停留,喘气平稳,再走。歇息了三次,才把水提上三楼,再走过道,下二楼。水站时,碰对方,说,留那,自己拿。我心想,不用靠你了,也不会再叫了,什么都自己来。还会心疼么!只是,我已经不需要,不会再麻烦了。

  

  整理了一大箱子,一米长宽那种,特意垃圾站卖,特别厚实。装满了衣物,我拿不下,是电话快递员,让过来帮抬下,我愿付人工费。对方看到,我寄走后,问,两个箱子寄了?嗯。说,不叫让拿车帮拉出。心想不需要了,不再劳烦,什么靠自己。初时,确实不怎么肯进来,他们都不入村收件,是我再三恳求。我宁愿求别人,也不会再求他了!从住处到店铺,没多远,我给了十块,对方说不用,我硬塞给。原来金钱交易才是最好,互不相欠,给的情义,却永远是不能平衡。

  

  炉子,又坏了,底下不停漏灰,怎么也是堵不住,如此自是影响火旺,旁边会掉成空。因为炉子温度之高,就算粘上水泥也会掉落,没有东西可以去填补。最后想了个法子,拿通气的管子,有多余。既然那个能经受热气,想必也是可耐热,不会被烧熔掉。我用钢锯切成一小截,再从中间切开横切面,长条样子,放在底下,用炭压紧不松动,再覆盖上煤尘,如此总算止住。那是多么费劲的事,整个炉子都得倒空,满屋子都是灰尘,地面脏乱不堪。对方当时说着,他会想办法,下班回来弄。我没等他,哪怕自己辛苦,也不劳烦任何人!尤其是,已经辜负亏欠,更不接受情意。尽管如此,后面,慢慢的,又会不断渗落,只是没那么严重,勉强能使用,隔个几天又加尘,防止掉空。那个炉子,这回,是真正的坏了,熬过了生命最后一个寒冬,它再也不能继续发挥作用了。感觉,一切是那么的巧合,映衬着的是彼此间感情。这份爱,也走到头了,再也走不下去了!一切,都在此静止,消逝……

 

  

  想起,要买煤,嘀咕了下,买四袋。对方说,不够,烧到过年。心想,要回去了,再不在这呆了。以后,他可省下很多煤钱,这回是真的不再浪费了。只是,那真的于他是件好事吗?再没负累包袱,也没有目标动力了!有时辛苦却也甜蜜,只可惜拥有时从不会知。

 

  说,我回去了,就没炉子暖和。我回,在北方,生活了几年,还怕回广东适应不了。那么冷都熬过了,不信还会死那不可。不过也真是,就是最后的归宿。这个男人,还会为我有所牵心吗?我在这边,度过了那么多个寒冬,如果他早给买炉子,安置好生活一切,也是不可能会这样,身体更在致命严寒中步步摧毁。

  

  又说,三四月份再回去。意思,那时不冷了。我不知道,是真的这样想,还是只是出于挽留,又不好说出口,用其他来表述,至少能多留一会是一会。我们都这样,强撑着,不敢流露。我更是,不希望再触动什么,怕真会心软心痛得迈不出脚步,宁愿冷酷坚决到底。

  

  说着,你走了,以后就搬下面。也是可以,不生炉子不怕冷,也方便拿水。有卫生间,在外头,他也不讲究,无所谓。不知说那话,心里什么感觉,想着看着走开。想到,他一个人的孤单,再没人陪伴,却是比自己孤独还要难受!原来爱一个人,是那么难以忍心舍得走开……

  

  

  开始嘀咕着,过年人多,不知能否买到票!是看到外面排队很长,春节赶车潮总是年年拥挤。对方回道,不会等年后再回去啊!那是否,算是另一种挽留呢?给自己找个借口,成为合适的理由。如果心中真的不舍,为何不说出。当然,现在都没必要,太迟了。不说最好,说了更难走开。不知,是否希望我留下陪过年,毕竟一个人的孤单寂寥。当然我也是,只是那恰是所想要,一个人彻彻底底的清净。都太迟了,之前不珍惜善待,现在走到尽头再也回不去了。

  

  我回,不行了,人生最后一个春节,一定要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过,不受任何干扰。在这里,他从来就没有给我过几个像样的年,在北京更是成为生平最大伤害。从来不会有安稳,要我为那么多工作生活琐事所扰心,我已经背负得太累了,没有过一刻真正的安定轻松!现在,剩下时间不多了,全部给自己,再不为任何世事纷扰。

  

  问,买好票了么?我说,还早。其实早买好了,提前作着种种筹备。不能告诉,知道会更加煎熬难受。只等那个日子到来,一切结束。又说,到时给买飞机票。我说,春节,太贵了。高铁可考虑,不知西安有无。心想,不会从这出发,要到北京再走。

  

  我买的,是从西安到北京,再从北京到广东。我当然可以,直接从这回广东,更省路途和辗转。可我知道,我不会,因为,我不想把西安,这个给我伤害之多的城市,从这里出发走回原路。北京,是我们相识的第一个地方,也是祖国首都,在北方起着非同凡响意义。我要把那,作为人生的“起点”,飞回生命的“终点”。这是我的心愿,我必须那样去做,穿越生命最后的长廊。当然,其实还有一个也是,我想再回去看一下,我们最初走过的足迹。如同离开广东到北方前,我就是走了中山和深圳两城市,那是真爱的揭幕与追逐地,我要最后一次回首与记忆。这里也是,在我离开北方之前,让我再回一下首,看我在这走过的每一个印记,哪怕会有更多心酸不已只有这样才甘心转身而去……

 

 

  早上起来,漱口,看到牙刷歪斜,好久没换了。心里自责,新的很多,赶紧换上,日后用不到了。我总是对他的事那么关注,细微到一点都不容疏忽。哪怕已决定离开,也尽可能地做着点滴。

  

  晚上睡觉,看到对方躺下睡着,依然会有心疼。嘀咕着,以后,就没人管了,一个人自由,爱怎样就怎样。可那,会真是对方所希冀向往的吗,这又是自己所想要的么!明明都不是,我们却得违心而行。

  

  深夜喝酒回来,在一边脱衣服,很费劲用力,滑稽的样子。说,不用脱,穿着睡就是了。想帮忙,不愿,更心酸。跑去,脱裤子袜子。曾经,是爱意,如今,是心碎。一再刺伤,心灵疼痛。

  

  他的裤子又烂了,是裢裆那里,经常都是,我不知缝了多少回。可能就是太胖了吧,和穿破的雨衣一样。工服也好几套,冬天夏天,有自己买和公司派发。都不行,反反复复如此,就没法完好。我拿出针线,再一次缝了起来。也许是最后一次了,手不禁有些颤抖。那些柔情蜜意,再给不出去。

  

  一转身,撞到墙,瓷砖破碎,脸也几近肿了。捂住,疼痛,忍住不说。对方在,看到,问怎么了?说你就总是这样,多大的人了老伤着自己!说贴点药,我说,这怎么弄?有伤痕在脸上,等自己结疤愈合。不知会不会有心疼,也不会刻意表现出。以往,从不留心吧,现在才看到。

  

  行李收拾好时,因为屋子太少,摆放东西之多,显得拥挤,快放不下。对方说放外头,外面厨房有空间。我说,那里潮,怕会湿。然后想到,放皮箱底下。因为笨重,得很费劲,慢慢推去。他看到了,帮忙推动,一下就过去了。就这个往日里熟悉的动作,忽然如此“心酸”的感觉。原本可帮我撑起,很多生活重担,为何会成这样?你到现在,才会知道为那个女孩做些什么,会懂得怜惜关照了么!而她的生命已经走到头……

  

  

  晚上,回来,问,床上放个盘子干嘛?答:你喝多,不停地吐口水,你不知道呀!对方,不作声。那是用来,给他盛装的,否则吐得手臂衣服床上都是。这个细微问答,又牵扯了大家心头,伤感的神经。过往的忆念怀想与温馨,离别的伤痛无奈与叹息……

 

  睡觉前,洗澡上床,整理床铺,会把我那边毯子枕头与衣服,一同整理摆放好。这些如此细心的事,以前他就从来都没做过,又是快要分别了才有。是否也如同我为他所做心情,是最后一次给爱人做一回,日后都不会再有了……

  

  有次喝酒回来,进门,一直低头,瞪着我看,用一种,说不出的神情。不知依恋不舍还是,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这张脸庞,直至要走了才知珍惜在意。他是从来没有好好看过那女孩,在北方几年为他熬成了怎样。而现在,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他换下衣服时,我顺手的,重复以往动作,拿起衣架,挂上去。对方看了说,挂它干嘛,衣服也是破旧的。听了心酸也难过,这个细微的动作,牵动所有情弦难抑制。妻子为丈夫整理衣物,已经养成了每天的习惯,而现在就要中止。我们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那里面包含着多少的深情。他看着我做,是否也是很难过,为未来的不能拥有。只是做习惯了,做了几年,而如今,是最后的时间,日后再不会有了……

  

  

  说着,自己身上,这里哪里,腰骨,双腿,都疼痛。想起,那回说过,人到四十就会身骨痛,我心里多心酸!想着,日后老了,没依靠。我在这累了几年,都给不到未来。自己也是,到三了,衰老的时期。原本,我们不是可以,一同慢慢变老的么?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一幕……

  

  晚上,回来,洗澡洗头。我像往常一样,帮吹头发。这是以前,喜欢做的,就像给对方梳一样,明知不需要却享受的过程,为爱人做着什么。这一次,很不想吹,手拿着风筒,另一只手都不想动。换作平常,抓着头发,散开弄干。因为这个事,太细微入心,会让心酸不已!说,明天早回,头发染色。此前买了染色素,双方的都有。因为他有很多白头发了,没法拨掉只能染色覆盖,太明显就不好看了。隔上一段时间,更改的时候就会染上一回,其实也不贵20元。那时说,不用在外头,家里省下钱,自己也乐意,帮忙料理。一直没机会,没时间,拖了又拖,直至要走了,未曾兑现。心里有愧疚不安,为未曾做到,遗漏了的情况。想要补回吧,那些心愿,心里安乐些。

  

  对方听了,说,都那么老了,染给谁看!当时他坐在床上,有点像小孩子,听话的让父母,替自己身上料理。他那样一说,我几乎“心酸”的不能自已!心碎难过的没法承受。原本还想这样一辈子到老,帮吹着头发,可是……

  

  对方又说,要不,你帮我剪好了。以前,我老会那样说,是有那份心。他还不肯,嫌弃,怕不会弄,剪坏。现在,却想要了么,感受那份爱和情。可我不想再给了,是不愿再去做了,做得太入微,太伤自己心,心酸难以负荷……

  

  说到离婚事,我会提到,你要不叫我过来,也不会有这么一幕!对方回,想着和我过一辈子的。我也是啊,可自己怎么做法的,这几年怎样对待?听了,更心酸。我们都以为能陪伴彼此百年,为何会是中途就要分散……

  

  对方之前谈及,未来的计划。在他家乡附近,正在兴建一个很大的小区。他说,到时在那开个水站,又近又方便不用来回跑,他自己一个人做就行了,到时我想干嘛去怎样玩乐都行。还得一两年才能好吧,我听了心想,我等不到那时候了,既然有心留住,为何无心照料。如果真的想着一起走,为何平常会是如此的淡漠不理!还有那些拆迁款,我都等不到赔偿了,就算他日后分有房子,我都没机会住进去了,没那样的福气享受了;还有,他在家里给我买的养老保险,也派不上用场了,我更等不到老来享福了,因为生命只能走到这里,再也走不下去了……

  

  他说那些话时,是带着一种乐观向往的神情,展望着彼此的未来明天。我听到,心底是无限伤感,是知道一切起不到作用了!你知道吗?我那时就知道我们要分开了,你不会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辛酸难受!那些美好的生活一切都等不到了,你想要给我的再多都给不了也要不了了,而曾经只要你的“一点点”爱都给不到要不来……

 

  临行前几天,往他两个工作用手机,都充进了一百,这样能用上一段时间,不用为话费耽搁。也是最后一次,日后都不用你去做了,谁都不需要,付出或是接受,剩下心伤与叹息。

  

  最后两三天,作着离别前嘱咐告知,衣服放在哪,鞋子哪里,记录本子,各项交待。教手机充电线问题,极品五笔怎么装,电脑死机如何连接,启动任务管理器。要走前时间,依然保持着,睡前给拿好衣服鞋袜,穿好皮带,擦掉鞋子灰尘。临走前一天,依然检查包里,把水票和钱整理,折叠整齐,票不够补进,零钱也补齐。帮他把衣物鞋子,全部清洗了,一一摆放整齐。

  

  最后一天,检查屋子,有何遗漏。烧水壶、电磁炉、电饭煲等,一一擦洗干净。打扫房屋,清洗厕所。把吐痰桶洗干净,我不在都用不上了,不占用多余资源。扫把脱了,拿钢锯割断套好,再打上钉子固定。虽然知道,我不在了,他才更不会动手,这些可谓白费力气。还是不能置之不理,尽可能的做好,不管是否看到。水站卷闸门,以前总是拿棍子拉下,特意绑上一条长绳,以后他进出开关就方便了。买好水票给盖章,他可省下些功夫,用上一段时间。洗衣粉和洗洁精,都是装在一个瓶子里,加水装好方便使用。我特意又分别加满,然后调好水,虽然知道他基本用不上。仿佛看着所有,你都恨不得做完,全部代替了。没有机会了,才更要全面细致。给磨利刀子,虽然知道,我不在,他更不会动手煮饭。只是不能淡忘爱意,事事都牵到的细微。给他新买电信手机贴膜,有一边脱了点角,看着就不舒服,是因了爱而细微。买新的刮胡刀,旧的又脏不好用,给予全新最好。再配上,一包新刀片,备用。给挂包里装纸巾,怕他上班时没得用。水站也放一卷,回来时也能用。厕所纸巾,也换上新的,他用得最快。是一个小袋子绑好挂着,一拉就行了,很方便。又洗好锅,烧好水,泡好茶,铺电热毯,几乎是用颤抖的手,做着这一切,走前最“深刻”的一次!原来爱,是做多少也做不尽,真正的深爱是无物可寄……

 

  前面所写,看到穿裤袜破裂,让不要穿了。当时我在床上,有点费劲地穿着,那个神情可能触动了。第一次,用心发觉了,我身上的衣物。那个女孩,在他身边呆了几年,从不曾留心,看到过对方,关于她一切,就像一个影子,在眼前看不见。如今,要走了,他终于,“真正”的看了对方一眼!发觉了那么多的疏忽,那些不得知的。六年了,从来没关注过,对方过成怎样。分别之前的发现,却会是成心碎的无言……

  

  走前当天,早上同时起来。时间已是紧迫,分别的时刻。我拿起手帕,低着头,蹲下去,很认真地,给他擦着皮鞋。对方看了,说,擦它干嘛。轻描淡写,漫不经心的语气底下,是否也会有感伤?日后,再不会有人帮做,这些琐碎了!那一刻,不知他内心是否有心酸,看着那个女孩,柔弱的身躯楚楚可怜,却还在尽着,最后一分力气,为爱人做着,几年来一直做的,走前最深刻的一次!是的,以后都不会再有,不会再有了……

 

  我觉得,这撕扯的绝不是写作之人的心,而是所有看到此的人都要经受不起看不下去……

  

  这真是最高“境界”的分离让每一颗心都撕碎……

  

  我回写到此依然泪流而爱早已逝去……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顶爱着这些生命“超难度”的历练,在那样的情景中离去背后心碎,不!那真的是比死还要难受,我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真的要倒塌崩溃……

  

  爱情,为何如此可悲?苍天,为何这样折腾世间男女……

  

  老天,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