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89:过尽千帆皆不是
89: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前面,都是写看病,我没有多写,这个男人的表现反映,是留在最后集中描述。如果说,医生的态度,让我看不到一点救治的希望,医院的做法,让我彻底的失信心!那么他的态度与做法,才是让我真GHD 的“心冷心寒”到透,而也是让所有的经受承受也毫无意义。这一篇如果要看,绝对要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天下不会再找到第二个的超人类底线与权限。

  

  在西寨,最严重鼻炎发作时,我快要晕倒走不动,不见会主动来扶一下,还是忍无可忍发起脾气骂起,为此等淡然不重视,才知道过来扶着你走。要一般人,看到爱人那样,严重得要动不了,赶紧就是过来搀扶,或者是背着走了,还能一旁不慌不忙,心不急脸不改镇定自然,你是丝毫看不到脸上有任何一点着急担忧表情!而就是那一晚,深夜不归,友人同贺,十二点,二点,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依然不停推着,是应付你,开始说喝酒,后来说朋友送,最后说没车电话都不接。没有一个电话,会问候一下,你的病情怎样,可以和人,在外吃喝玩乐,不会惦记一下,家里有个病的,还有心情,顾着一边享受。那一晚,等了一个晚上,四点多才睡。心有多冰冷,比外面的夜晚还漆黑。

  

  这样的事情,不是头一次了,以前感冒不舒服,按理说下班赶紧回家看,多陪同,那个如此体弱多病,走开都会不安心。他们上班,正常下午六七点就能到家,又是久不见回,在外和同事酒桌慢慢喝着,打电话能听到欢呼声,还在对你撒着谎,未下班之类。已经无力气去辩论,也无心思再去追究什么了,一个如此冷漠无心肠的人。生病输液打针,回来很晚,一大堆衣服,他不会帮洗一下。我是深夜12点过,自己起来倒热水,那样艰难地洗着。一般人都会帮做一下吧,这个特殊时刻,已经病成那样,而且碰冷水也不好。不会,对方在床上,呼呼大睡,坦然自若从容平静。深夜肚子疼痛,阵阵侵袭不能忍受,叫喊推醒,让起来帮找药吃。没有一点紧张,会赶紧爬起,给你拿药。叫半天没动静,还嫌你吵到休息睡不好,在那发脾气对你凶,似乎再惹一下就要动手了。而你自己,对方一有点事,深夜都要起来泡水喝药。你的命就是那么贱,这世上没人会珍重。典型的又一个家人脸孔,比他们的更狰狞恐怖与可怕,冷血冷酷与无情!

  

  搬到塔坡村这边,因瘙痒难忍有时嘀咕,看着没着急与紧张,别人来气不悦对你发火,嫌挑剔指责与不满了,让你一句话不敢再多说,因为你弱就无理强才有气势。有感冒症状了,无力,没劲,疲累,反胃,眼神呆滞,不愿说话,不想吃东西。嘀咕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对方感冒传染,或那天早上拿蛋糕着凉。因为那几天,确实是他先有征兆,我说过自己是易感人郡,特别敏感与畏惧。拿蛋糕,是因为,买来做早餐的,住房也备有,可能吃完。我让他从店铺拿点回,那里很多,总是给忘。最后是,我一大早,就冒着有点凉气,有可能吹到风,就着凉发病了。可以想象,我如此说法,无形中就是把矛头直指向他,我生病是他所致。其实我也没有针对他而言,就只是感慨追潮原因那样,更没有说是指责他之意。可对方听了怎样,立刻一脸凶相不高兴,语气态度不好的发泄起来:又关我什么事,又什么都是我传染的!还说,是不是又要去西安中心医院?那语气,完全的与我在家中,班主任找他们看病时那种,讨价还价交易般,如此的相像与吻合。在北方,再一次延续了家里情形,会更加悲凉的演绎。

 

  连续熬夜创作身体垮下,门诊回来之后,家里休养。早上,对方早起,在放电视,有声音干扰,我拿耳塞阻止。平常写作,我不想受剧情影响,也会如此操作,清净的心灵空间。但那一次,可能身子太虚弱,声音调大一些,居然会承受不了,头晕难受病情加剧。如此,我只能要求他,戴上耳塞来听了,是不给我制造纷扰可以休息。对方还不欢喜乐意了,一脸凶巴巴,似乎嫌你多事干扰到,一点不会体谅一下一旁病着的爱人,为对方安康着想这点屈从算什么!该是会自觉地想到,不需要人去说更有不悦。拿耳塞过去调拭,居然又听不到声音。对方又不耐烦了,赌气说着,直接关静音,不听了。那样子,就成了,你剥夺了别人正常生活习惯,自己心里也会难过又自责。又在那好一阵折腾,总算是弄好了,让他可以听到,你才安心睡去了,否则又会遭受良心谴责,不得安乐。你少做或没做够好,都会愧疚不安,可别人,对你从来没做过好,却是那么的心安理得理所当然更理直气壮毫无收敛顾忌。

 

  喉咙疼痛那一回,睡不了叫醒对方,看能吃点什么药可压制,熬过夜晚次日早上打针,对方回了一句以前也那样,意思是,我经常都会有这毛病,不会多大问题,继续睡觉一点也不担心。却是不会知道,那和平常不同,发作的特别凶猛快速厉害严重,我能感觉到症状凶险才那么担心,而事实后来就是找门诊医院都压不下,又重新找没去过求医之地就诊。我知道他是困累,那更是他嗜睡习惯,可我更同样知道,心里有一个人,真的爱着的话,哪怕再疲倦也能起来,事实是根本无法睡得着,会牵着提着一颗心不得轻松。你有事别人从不忧虑,别人有事你最紧张。为什么会染上了一个这样的人,给予不到好照顾还要更受罪,如同家里身心双重折磨憔悴!

  

  那次,门诊输液加重,呼吸快拉不上气,接到电话,不是立刻赶回,而是催促好几次。不会知道,那边,生命都在遭受着威胁,就算送水生意重要,还能顶过人命更重么?真的就以为是玩笑,没有那么严重!还语气也不好,是那种,总是那么多事,让活都没法干。可是谁愿意的么?一开始就有说明过自身情况,是你自己愿意接纳才过来。如果最初不同意,我还不会跑来北方更遭罪,更把身体彻底地搞坏在这呢。同样你也是可得解脱,大家都不用这样的为难辛苦。走路时,也不会主动扶了,有定也是叫来,从来不会对你多上心更细心。坐地铁时,同样不会做出那种,让你紧紧靠着抱着依偎给力量,不会知道身边人苦苦承受着煎熬,说话力气都没有了还在那不断找话聊,已经是没法去回应。到医院抽血,在旁边站着,都不会主动靠近,扶一下。原本就身子虚弱,又有血晕,看着是无关。等报告单时,不是自己一脸紧张,时刻过去看看,什么时候出来,赶紧带爱人看病去,不能再耽搁拖延。而是,在一旁玩手机,非常投入与沉迷。这个时候,爱人病重,还有心情娱乐。你心急,不断叫唤催促,还不欢喜满意,说你,就是看不惯人家自然给找事做!已经是“无语”,面对这样的人。和家人一样,身边孩子快要死了,还能高枕无忧安然熟睡。这个也是,身边爱人快撑不住了,依然还能轻松娱乐一脸从容。怎么会尽遇些这样的人,真的是惩罚属罪煎熬与磨炼么!

  

  打吊瓶时,在“交大”,想让坐旁边来,有个陪护与力量。两个座位之间一个隔开,中间有个小空间放东西,坐不下人,他不行我应该可以。旁边那个大的,有人放了东西,他不会想着叫人拿开,和爱人坐得近一些,是没那种关心着紧在乎之意。如果是我,肯定就让拿起,一定要与对方在一起,最近距离的守护。他没有,直接到对面空位去,坐得远远,不愿与你挨近。不是想到,我要越贴近地守护着,自己的爱人,看着不出事,有事能立刻找到,也同样是给对方安慰。你的生死与人无关,你的病情更是不进入心。在“中心”,因为不够座位,他是直接的走开,不会留在那,哪怕是站着,也要陪同爱人共度,不能丢下一人,孤单没有力量。不会担心的,会否有什么事,不适不舒服,自己在那看着,也安心些。完全没有这些概念,可在外面找寻他的世界,不知做着什么,还能有心思,可以呆得住。我没有叫,是不想要求索取,不是发自内心,毫无意义的关爱。出去,是很久的时间,看不着人影,时不时留意下,也没有,那么放心的走开,做别的事情去。有时,我就有意闭上眼睛,希望一睁开,看到对方出现眼前,会是惊喜欣慰。那个时候,我都非常留心,倾听着周围动静,是否有脚步声,预示着,可能自己等的人回来了。没有,有的,也只是别人的。睁开,总是空白空洞,没有你想要的色彩。输完液,坐车回去,人都还是晕沉,甚至走路都不沉稳。下车,对方,都不会,伸手来扶你一下。我有气,不作声的,各走一边。我是不想再要求,已经提得太累了,再没有力气和热衷了。这本就不该要人来说,爱人生病,身子又本就虚弱,自然应当一旁守护,搀扶着给动力和依靠,一块走回去,这都做不到。没有体谅,没有心疼,没有情义,什么都没有。想着,他在西寨,感冒陪同门诊捡药,回去路上,我是一只手紧紧挽着他手臂,虽然知道他没那么严重,自己完全可以正常走路,我依然出于爱人的心声,会把他当成弱小那样的去保护。我对他都可以做到这样,他对我却是一点都及不上。一个身体强悍从未生过什么大病的大男人,一个身子弱小一身病痛的小女子,却是会反过来后者扶前者走,前者却从来没有伸出过手。应了前面所言,真正的强大取决于心中的“爱”而非身材,如果无爱再强悍也没用更永远不会成为你最有力的守护!

  

  还是那次,创作倒下事情,当时躺在床上,浑身没气力心难受,同样如同呼吸喘气严重那样,打电话催促,不!是没力气,只是不停发信息,都保存下来了,让大家看看那个“生动”场景,或许可以切身感受一下:

  

  【10:20】:不下去了难受;【10:38】:窝窝心难受要晕倒快死了;【10:46】:和家里一样病死这都无人知!

  

  时间,是从间隔多到少,是因为病情越发严重没法等待。可对方,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是否在往回赶着,还是依然在继续送水。按他以往的拖拉习惯,在生病事上也一样,永远不可能你一叫就会急着回,不催促不问的话也许就晾一边,永远都等不到给你送来消息。

  

  【10:49】:对方来电,说送完几个水回去。这个时候,还顾着送水?人都快要死了,就真一点不担忧!究竟是赚钱重要,还是人的生命更重要。我自然是说,不要送了,先回来,看病要紧。那个时候,是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而也仅仅是靠着,对他的期望在忍耐挺住,等他回来带去看病。跟着,又连续打了四五个电话,必须确定在哪才能看到希望,否则这样下去生命力不断消逝。最后一个电话,说到村了。这才安心,能要到保障。然后是,用心听着外面脚步声,那是生命的希冀。只是这个等待,也太久了,如同对那些家人一样,总是那么困难与艰辛。

  

  后面是,扶出门口,背起往门诊去。中途说着,就会拖累人,跑来害我。不知这是真心,还是随意而说,我却也已无力气去分辨,如同面对家人的指责,痛到身心都已麻木。虽然如此,心里却不会多难受,是没家里说的尖锐。就算是唠叨抱怨,但真正病起还是有理会,并不会像家人那种完全不闻不问,还能让看到点力量。又说,就是有意让他背。确实是如此,因为就是想体会,被照顾呵护的感觉。你知道吗?爱一个人,难道不应该是这样,会想要的给予!而如果不是,为什么又说那么多,流露出情意误导人过来呢。其实,那个样子,根本不需要人叫,自己都着急赶紧的背过去了。想到,还在“北京雷速”上班时,一位小女生说的一句话,来例假疼痛得不行,深夜男友陪着看病,对方也是有一定个子身材,而女友是显娇小柔弱型。她走不动,他是着急得一把就给抱起来,直往医院里匆匆追赶,一刻不容耽搁。当女友对我说起这事时,我心里是无比的羡慕也心酸!我想要找的,也是这么一种人,在我生病时,能做我的依靠守护,不会让一个人孤独无助。可我不知道,找到了会是这样,一点也起不到作用,还是要一个人的面对。为什么,别人能拥有的,到我这又成了奢侈?什么都要不来,却全部成了你的伤害!

  

  开始输药水,让他先别走那么快,在这守一会,看情形如何,会否有不适之类,有个人帮着能应对。让去给打个饭菜,吃点补充能量,病情会快点好转。叫个瘦弱青菜汤水,少放油腻,要清淡些。对方说没有,是指饭馆没专门写出这样一道菜,脑筋不会转变的呀?跟人家说给钱还会做不出来!就是没那份爱的心,要不什么法子自己都能使出。我不说,他也是不会想到,我会饿了体虚了,弄点进食增强体质吧。打来了,也让在吃完后,等上几分钟,会否难受呕吐,也能有个料理。确保都没不良反应之后,才让他继续去送水。这些如果我不说,他是不会为你想这么周到细致,确保完全脱离危险不会再担忧才走开。如果我不说,也许他转身就离去了,并非是说工作的重要,如果心里放着爱人,其他再重也是次要。陪去上厕所,一手打针不方便,都不会帮你系一下扣子,而你整天为别人穿皮带。他虽然也拿吊瓶,但如果有心,却是没有会做不到。走开的时候,也是不会对你叮嘱交待,小心注意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就打电话之类。没有,什么都没有,就那样干脆的离去。爱是一种本能,会让人自觉地做到,没有也只是缺乏了,才会没有那样的促使。如果换作是他,我肯定全部都想到,一直守护照顾在旁。可惜你给予的不会发生,而你想要的更不会有上演。

  

  晚上八点,还会打电话问一下,有没吃饭,帮带盖饭。有所感动感言,只是做一点点,就能温暖融化,却会那么吝啬。睡觉时,我依然帮对方盖被子。对方说,行了,意思是不用,他不冷,自己需要会做。我感叹着,就这命,意思是,命贱,别人对你不好,却还做不到不管,让自己那么的憔悴折腾。对方听了,立刻又恼火了,说着,什么这命,跑来祸害我!意思是,他命比我糟,我命还算好。当时,没反应,不作声。那时已经作出离去决定,心想,说吧,反正也就最后一年。又是和惠州一样,五年时间结束更长,受男人欺负给尽耻辱伤害再推入绝境。

 

  那天晚上,却会是下起雨来,天气变得异常之糟糕,风吹得特别大掀开窗帘,屋子都能听到外面动静,就像是狂风暴雨来临。因为一片黑夜,看不到外面天空,但可以预想一定是很吓人可怕,就像南方刮台风场景一样,窗外树叶哗哗吹得直响,不断左右摇摆卷动着。我站在屋里,望着眼前一幕,却是如此平静从容的心情。总在想,是不是连老天也看不过眼,感受到了我的苦难与不幸,才会用这样的方式,陪着那可怜的人儿,一起哭泣落泪!我相信,苍天都会动容,天地都会有情,一定不会是如人类的无情。

 

  最严重是那次,也就是前面所写,搬家和装炉管,一下引发重大病患。那却是盖过于此前所有,当时的情况是:前天晚上,喉咙疼痛,开始发烧。吃了些药,没有作用,情况紧急。深夜,没法也不好去看,一直扛到早上再去。其实正常情形下,不管是多晚多不易,有人发重病,都是赶紧起来往医院里赶了,还能让在那拖着不理任由发作越加严重。就像我在贵州,那么艰苦落后条件,没法找到车出去,都会漆黑行走找医生来看护,一家人跟着动员都不得好歇。何况这里还是城镇街道,随便不坐车走路都足以过去,不会因任何交通障碍而影响。然而讽刺的是,在那大山区看得了,在这大城市却会是被局限了达不到。关键是有没那份心,身边的人如同家里生病时,安然熟睡高枕无忧。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6点多已经醒来,没法再入睡。按理说,这白天了,已经烧了一晚,肯定是赶紧就起来,带着爱人求医去,还能再拖下去么。可对方,就是没反应,你怎么叫,不起来。那时,应烧到38度或39了,在北方从未有试过那么严重。人高烧不退,是会把人烧坏的,若一直不理,会是什么状况。整个人昏沉,头重身重,没法动弹,连说话也没力气。我已经感觉到快要承受不了,不知这样还能支撑多久,你自己是没力气走动,更不可能还自行去得了医院。如同小时在家里生病,年幼无能力不得不求助于那些冷酷的亲人,一次次低头哭诉甚至跪下求带医。这次也一样,出于求生本能,是还不能这样冤屈而死,同样死在另一个冰冷的异地。我也一次次催促恳求着,说着再不去,人就要死了,你就一点不怕,不担忧?声音,是细微的,已经没有气力,更无法发火生气。对方就是能,听着不紧张焦急,一脸镇定平静,更是从容入睡。如同家人,这边,孩子病得快要死了,那些亲人,呼呼睡得安稳,嫌你吵到影响休息。这个也是,身边的爱人,也病得快要死了,那个最亲昵的人,一样是睡得着,那么坦然与从容。我怎么会,尽遭遇这些,反人类天条的人?无情无义更是没有良心与人性!普通人,一个外人,都看不过去吧,这些最亲近的人,会是那么的心安理得。

  

  一直拖到,9点多钟,高烧持续,浑身没力,运动不了。店铺,师傅在等着拿水,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我们接了,说下去,一会又睡着,都下不了,让等了一小时之久。摊上我们这样的老板,员工也是倒霉,工作都受影响。10点多,我们才起来,先去开门。我在给师傅记账时,手是颤抖的,眼睛也看不清,更是站不稳,人身子直接就前倾倒地,是跪在地上做着这些,烧到了那么“严重”的程度,一生中“从未”有试过!忙完回去,大家便开始收拾换衣,准备去医院。对方速度,依然是慢腾腾,还得你在一旁,又发脾气催促,是身体已经经受不了延误。这个时候,还是蜗牛的爬速,和平常一样的拖拉,不会想到,有个人病重,得赶紧快点呀。压根就不用人说,自己就会匆匆忙忙做好,快点料理好找医生,才是保险保障。一点都不会担心紧张,甚至于生死都无所谓,真的就不怕人会病死出事,我那么虚弱身子不是不知,原本就一身病痛。是不能掂量的人性,一颗怎么样的心,那么麻木不仁。想想,平常别人有点点小事不适,你那么注重着急与紧张,可到你真正“有事”时,严重到生命要备受威胁,谁为你紧张为你心疼牵挂?为什么会是这样,付出得再多换不来一点回报,只有无尽的泪水与冰冷!

  

  还不止如此,我当时在床上,都已经谓是大小便失禁,居然拉到了床上裤子里,浑身就是脏兮臭熏。可以想象,那场病,是有多么危重,会让一个人出这样状态,又是一生未遇!我自然是无法料理,都病成那样,能勉强换上衣服都不错了,稍微清理了一下。而这个男人,我要他帮我擦洗,居然都不肯,就这样,让爱人,带着那一身肮脏,去到医院。他也真做得出,以至我连坐医生面前都顾忌,不想让人闻到一身气味,那是我一生“从未”有过的狼狈!是在遭遇了这个男人之后,所谓托付终身的爱人,承受了如此之多的难堪。我已经是不能去形容,这还是爱人侣伴吗?那么亲密亲近的人,这些事不做谁来做。找一个对象,就是生活贴身的护理,这是父母或孩子都做不到的,只有身边同床共枕之人可以亲密无间。如果是他,我肯定不会这样,不可能让我爱人,以那么糟糕的脸庞出现,一定会是亲自料理,干净整洁洗浴换衣,才会带到出去,不可能会让众人前丢脸。想想,他每次喝醉回来,我给他脱衣擦洗,甚至冲凉沐浴,不厌其烦地,重复做着那些事情,收拾着他烂醉之后一切,可他,只是偶尔一次发病,生重病,都不会,给你做一次。你为别人做得那么的多,换不来,一点点的回馈与怜惜。

  

  想到,有一回给亲人送水,可能可以在那过夜不回来,十点多见不到人,他的说法,原本想不回。意思是,怕别人说,或者心里过意不去,有所愧疚了,回来陪你。我当时心想,此前做得还不够出格么?还有什么不可怕被人说。还有那次,他外甥女小孩出生摆满月酒,我不想去,上回参加婚礼,扫兴得很。关于他们那些亲人之事,我是无那心凑热闹,就如他们也不喜欢我这个外来媳妇那样吧。何况当时应是作出离去决定,就更不想有多的联系挨近,迟早不会再是亲人更不好面对。他便也没去,只封了礼,可能觉得不好交待,应该是一同前去祝贺。我当时是对他说,你可以撒谎,说我生病去不了呀!那样别人不会追问,也不见怪了。他怎么说,如果我姐知道,会被骂死!那意思就是,丢下家里病的不管,没尽到照料责任,换来责备训斥。那一刻,心里忽然有所打动,为还会被人在意的感动,就像有人为你撑腰替鸣不平。虽然也只是他口上所说,并不能得到取证的事情,但还是感怀为那份情意。只是心里在想,如果她姐,他们那些亲人,知道这一切,他们弟弟亲人的做法,怎样对待照顾那个女孩,他们会是什么心情态度呢?假如真的像他所言,应该不会无动于衷吧!当然,终究是自家人,不可能心向着你外人。最重要是,我也不可能会告状去,从他们那要得一个说法或是公正。我不指望谁会相助,只能怪这是你的命,到哪都是伤害欺负。无家可归,无父母无人疼爱,注定的悲惨结局。

 

  在我未来之前,我们在网上交谈时,对方说的一句话:我是天下最老实的人了!不知道人们在看了这么多之后,在读这句话,会是什么意思,一番什么滋味。真的就是,拿手掌自己嘴巴一样,如此的不齿与不堪!我也永远不会想得到,那个曾经在笔下给予了那么多希望与嘱托的人,怎么会在共处以后转变得那么快和大,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比真爱男人面孔更加的恐怖与可怕,让人不能相认会是此前所认识更深深爱慕依恋。不是说爱不爱的问题了,就是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基本做人的情义与良知都没有!怎么就做得出来呢,那样残忍冷酷与无情。世上无情无义的人也很多,卑劣无耻无赖无素质的更从不乏有,但做到这样可以说是“丧尽天良”般,那样对待一条已经够苦难不幸凄凉可怜的生命,原本就天地之大无家可归无亲无友为了你漂流到北方,体弱多病一身病痛在此越加搞垮是因了爱才会如此,对方是唯一的依靠生命活着的力量却会是这种做法。不知道怎样去评议让世人去说让天地来评理!个人在此同样如真爱撰写那样,以人格与性命起誓:所写全部为“真实”绝无半点虚假,若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生死永坠地狱轮回不得超生!至于是不是也亦如那里结言,谁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是否真对得起天地良心,那么坦然无愧立于天地之间。当然也同样的一如真爱,如果是无心的话的也确实是没有什么了,做得出来还会想不到有后果么。也许吧姓周之人都是没心的,才会遭遇了这两个如此“反常”的人类。这个男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却是比那个强多了,真的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天外有天人外更有人!我们姓王的是欠姓周的太多了,才会用如此之多的残酷与惨烈去还,那个还得已够凄凉这个却是更在于之上。那么如今,该都可还清了,终究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为所谓的爱祭奠。前者没死成,这一次却是再逃不过了,轮回的宿命“冤孽”偿还。

 

  那一刻,我想到,在西寨看病场景。有一回,旁边有一男子,听其与友人通电话,大意是,身边女人,自己病了叫做一下饭也不肯,在一边只顾着看电视玩游戏,最后还是自己起来动的手。他的感慨,找了个伴是这样,真的是让人心凉!我想,他们之间,定然也是无感情存在,甚至基本的情义都没有,才会有如此不相衬一幕,对方生活,不着紧牵心帮着分担,而是就像个外人陌生人,与自己没有关系。我当时听了,是有所庆幸的,觉着,自己没他那么可怜,爱人置之不管。至少,他还会陪我看病,也给我做饭不管是否很乐意,终归是有了不会像他们那样,完全的同在屋檐各顾各不闻不问。那天,对方还给我送饭来,是我让做的,因确实没吃午餐,而且还电话催促了好多次,对方显出是不耐烦,嫌我催命般着急,却不知爱人确实是饿了,需要进食补充能量。其实如果他有心,压根不用我提示,赶紧的就回去,以“最快”速度做好,给爱人送去。那是爱的本能,心里装着一个人,就再没有比那更重要,所有可搁浅唯独不能遗漏。他没有,如果不是我一再要求,他会“主动”的,给我做饭并送来吗?会想得到么!当时,医院医生,女人还感叹,意思是对你真好,一个男人给一个女人送饭,可能真是一件少有之事,是因为在男人世界里,他们的感情从来没有女人的深厚真挚,所以我们那么难得能看到他们一点情意,而当出现那些在女人世界是再寻常不过事情,会被看得如此之着重成了最重情男子般,让那些女生羡慕自己遇不到。从这就可看,男人的爱对女人的心思有多少,永远都是比不过女人把他们放在心目中位置样样细微入致!

  

  其实她不知道,完全不是这样的,我这也只是求来要来般,谓之根本就没有意义。而事实是,他与那个看病男生的女人无有差别,我生病输液回去也是不会给洗一下衣服,会帮你分担到疾患时不用做的生活负担,还得自己顶着大病未愈深更半夜洗完再入睡。他强得过别人么?甚至比他人还不如!如今想来,却觉得自己更加的不幸,却还拿虚假的炫耀什么,实则是脆弱无力不能证明的事实。是的,正如对方所言,找一个对象,是这个样子,都相互依靠照料不了,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而我们,多少人,就是为了一个交待与面子,勉强随便拖一个人走入婚姻,要到自己想要的安慰了吗?不仅是身心无有慰藉力量,甚至于在你病重病痛时都未必会正视料理!!这样的婚姻,我们究竟要到了什么,却还会猛一头撞进去,把自己摔得粉身碎骨支离破碎。找一个人,不是托举人生让振作奋发,而是帮助毁灭沉沦与埋没。是的,如果是这么样一个人,我们找来干嘛,在你有事时分担不了任何,还要不断在羸弱身心加重霜雪。一个人,也许也是孤单无力,但至少,没人再伤害你的心灵,不会失望悲痛难过。多了个人,给不了任何帮助,还要在心里扎上一刀,更加疼痛难忍。这样的爱,这样的陪伴,已经毫无一点点的“意义”所在了,只会不断地加重生命的悲哀痛苦与不幸。那一刻,我从未有过的“心寒”,是冷到了透顶!这一次,我是“彻底”的不再抱任何期望了,已经再没有必要走下去,放弃是最终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