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88:过尽千帆皆不是
88: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拿回村里打针,同样可见证着医生的品质与层次!先是,在“永辉超市”十字口,靠近卖煤那边。一位男医生,帮打上针水,调得特别之快。我怕引起不适,自是又调慢,对方却说没事,强制性又加快。其实是,自己想快点下班,或省事不用守着。这样对待病人的态度医治,真是让人心凉,去一次就不愿回头,没法把生命健康交到这些医者手中。而且给人外表形象也不佳,一看也是和前者一样,就没有什么水平素养,一副不虚心不听取,唯我独尊那种,认为怎样就怎样,病人心声不会多倾听。我看了,真的是为这样的医者面貌感到“可悲”!为什么只看专业,而不看“人品”?那更加的重要,否则学习学问再多,也不会能发挥作用。最重要是,要用那颗,愿意服务于病人的“心”,才有可能让学来所用,否则就只是砸自己招牌,更是让那些原本是好东西却成了负面坏事,帮减轻不了疼痛却可能加重心灵的伤痛。在北方走了这么多医院,接触了那么多医生,反映出是那么低下不良形象。不知是否又与北方民众“素质”普遍低于南方有关,以至那的医生也跟着爱感染,映衬着整体医生精神面貌提不上去。毕竟,我在南方就医,虽然也多有不愉,更也同样存在那种,看着钱来开药现象,但在这外观展现之上,还是没那么明显,至少没有能进入我笔下成为话题。可在这里,我却是揪到了那么多,都要写不完写不尽,真是让难过!原本就希望多写些正面事件,传播多些积极与进取,如今却同样的一如真爱,全部都成了扼杀与负面,罪过。

  

  可能很多朋友输液时,不会留意到这个问题吧,大多数都是想着,赶时间快点。我曾经看到某位,说前一天迟到3分钟,不知有无扣钱。第二天猛打,那速度快的,就可直接往下倒了。当然,也是可理解,毕竟为工作生活,真的是很无奈,好好看个病时间都无,匆忙焦急没法从容。其实大家不知道,药水打得太快,就不好吸收,是件不利之事。就如我们吃饭,过于狼吞虎咽不好消化,慢吞细嚼更利于营养吸收。我以前也不懂的,是听了旁边一位病友,才知道还有这么个说法讲究。从那以后,只要时间够,我都会尽量让慢点,不会也顾着走人,只想快点打完。毕竟,钱都花了,罪也受了,不可能在这点问题上还熬不了,以至达不到药效更好发挥作用吧。而医生,自是不会管你什么了,你想要快就快,于他们不影响,只是对自己不那么好罢。所以奉劝各位,真要输液打针,别赶速度,让它正常进入体内,才是真正药有所用物有所值钱不白花呢。

  

  后来便到了,上塔坡村卫生室,一个比较好村里有名气些,很多老人孩子都会到那就诊。那里还有床位,两张不多,得去早才行晚了就没有。曾有一回,去得晚了,坐着打又冷又困,真是受罪。下次坚决赶早,一定要躺着,可以睡上一觉。当然,也得留意药水,至少是比坐着好了。前面所写,小女孩帮叫针,就是在这发生了。感怀于一位小孩子的心,消除了大人的仇恨,用爱冲淡所有情绪。到去的病人,多数都是父母抱着孩子,像那些预防针,都是在此进行。打针的时候,小孩也是哭闹得很,父母一边抱着哄着,心疼却又是无力,紧张尽现其中。有的是生长不良,缺钙补锌,矿物质、维生素之类,看着很是注重,对小孩的成长,那么的悉心呵护。想着,自己小时候,别说有这些护理,就是生病病痛严重,都没人会重视关爱,甚至只会唾骂指责嫌弃。父母与父母之间,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呢?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有点疼痛不适,为人父母的心都纠着,会比自己病着还难受,父母是容不得出一点差错,赶紧的就是求医看护。可却会有那种,不闻不问生死不理的,真的是不仅反了母性更是反了人性。我想,天底下,也就只有我们那个家做得出,不会再有人可以比了。那么一份凄凉绝望的爱在此诞生,也确实是对应说得过去,也是那样吧才会成就了一段爱情神话,要用无数的苦痛与泪水才可诠释印证。人与人之间的命怎么也会如此不同,有的天生是宝有的却是草,长大了同样没人疼爱怜惜到哪都是命贱命苦。

  

  此中有个镜头,特别铭刻,有老人看病,相互会问着病情。当我说到,支气管炎时,有一位,是那种表情,脸往一边甩去,然后表现出,那病,最难受了的神情。我才知道,真正意识,这是一个,多么“顽固又严重”病患,成为不知多少人的困扰,医学史上都是个难关。确实,我们平常去看医院各科,你肯定会发现,呼吸科的人是最多,而这就是呼吸道感染,无非也是气管发炎。其他都是门庭冷落,唯独那里排起长队,让人不免在想,怎么不多设个科室,既然这病如此之普遍盛行,减少大家看病困难性。原本只要小时候稍微注意,发病及时就医根治而不耽搁,根本就“不会”落下这个病患,而那些家人亲人,有钱有条件不治理,就让孩子长大成为饱受一生的病痛折磨!那究竟是些怎样的面孔,会放任孩子的病不理,看着承受痛苦袖手旁观置若罔闻。难道,真的只是服务于一份爱,才让所有靠近之人全部变脸变性?而他们则是最早种下这人生悲剧的“根源”,确切说是揭发一段千古真爱传奇的祸端,否则不会让一切演绎得如此凄凉悲怆惊天动地。我不知道是该感谢他们生养了我,来到人间体验了一回做人游历,还是该怨恨他们诞生了我这条生命,让我到人间受尽百般苦痛折磨煎熬历练最终还是躲不过悲惨离去的结局……

  

  那里有一个不方便就是,旁边有个厕所整天锁门,还规定开放,打到中午时可能就下班了,弄得人得往背后墙壁围住相对隐蔽脏臭空地跑,那也是无奈之举让人很是为此烦恼。真不明白,厕所关得那么紧干嘛,还不让人用的,就不叫公厕了。在北方,真是什么都“见识”遭遇,开创了平生从未有的视野!又不能像西寨村那样拿回家去,虽然是为了安全保险起见,却是不如家里住的舒适温暖也方便。有回是打完医生可能走开叫不到人,着急解急赶紧自己就给拨掉了,旁边一男生看了,表现出惊异神色这也会弄。心想有什么如此简单,还试过给自己扎针呢。经常生病不学着点怎么行,凡事不能太指望他人,只有自己才是最忠实守护。正如爱情,总是抱太多的期待向往,最终却是没人承载得起而落空。

  

  从医院拿回针水,从此就在这里打了,一次十块,比医院29真是差远。医生是两位中年妇女阿姨,比较和睦可亲模样,让人乐于接近。还有两位年轻护士,帮着配药输液打针,也是轮班的接替着。人不是很多,陆续有到来。不用说也都是有人陪同,没几个像我,到哪都是孤苦无依。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人在人世里走。同样的,很快我又成了常客,他们也熟悉我了。我是到哪,附近就是出名,医院更是最常光顾。其实搬过来时,我不知道这有看病,还老往西寨门诊里去。后来发觉便过来了,而在这看不好时,才又到了“交大”或“中心”。一个一个地看,一家一家的跑,就没有能够看好,一病起总是把人折腾得心力交瘁,为这辗转反复的求医问药之路。我在那也是盖着被子,大热天的医生都说不热呀!只有我身子这般,超常人体验历程。不仅是他们,两家房东和附近居住之人都知晓,因老病老往医院跑成公开新闻。一个是特别让关注,一个是疾病更注视,我是到哪都上头条,像在网络行走也有名气。我们家房东,那时好像也生病,在医院住了好些日子,看来问题还不小。只是在想,别人是有能力住得起,更有儿女照顾守护,你有谁呢?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对方有时也会说着,是出于关爱之心,让小心注意之类,身体重要不让垮。我表面应着,心里在想,我要是也能像你们这样,有儿有女有房有车吃住无虑安稳无忧,我的病不治都会有好转了,问题是生活就没一刻得安宁,从来是有那么多的波折灾难不平与不幸。这是你的命,与人家没得可比。他们前世都是天使,今生转世得厚爱。你是魔鬼,今生来属罪。

  

  搬到这条村庄之后,也就是北方最后居住地,才是我病情最严重和频发之时。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故事 ,大年初一还跑人民医院,这里也是,2015年的元旦,依然脱离不了在医院输液打针。想想,新年第一天就如此不吉利,后面还能有好转么?那一年就是最糟糕了,各种疾患引发让人无法兼顾。那时我得了个湿疹,看不到有疙瘩,抓起时一个小点点,渗一点点水。手上特明显,抓得都是结痂,黑黑小点,看着都吓人。有时手指缝也会有,使劲抓还起不到作用,好像抓不进肉里头消除不了痒。后来捡了些药,是那种治疗过敏性皮炎之类,“氯雷他定片”,吃了人就特别困倦,能睡得很。其实这只是治根不治本,吃了有缓解减轻,不吃时明显又加重。但不可能总是一直这样吃呀,那药吃多于身体是很不好的,只是发作起难受时只能寄予暂时压制了。晚上是最受罪,就如脚气一到夜晚也极其明显,特别的瘙痒猛抓猛戳。白天还没什么,和平常没多大差别,睡觉时就痒起,让人就没得好睡,那真是抓狂崩溃,天天如此就不用睡了。和脚丫一样,都是抓破皮流血了,还一样在痒着,就差把皮割掉,看还痒不痒。真如说的,有时受不了,直想把脚都给砍了,都是烂都是血,就没法子能止住。什么涂抹药豪,多贵药水也买过,没用。曾到专门治疗脚气、灰指甲之类看过,得坚持天天去浸泡料理,一次好几十。说是保证好,谁敢压那赌,原本就是普遍常见很多都会有,只不过我的尤其严重突出罢。我猜想,定然也是与体质有关,才会让那些真菌病菌什么易侵入。买了一小包药水十块钱,想着若有用就再回去买,试了依然是痒没有一点效果,或者觉得至少舒服一些。如此也便不回头了,真有用是会有感觉得到,如果没有就证明无有用途浪费力气。他也说过,像他灰指甲,真的能治,一千多块保管好,真行倒也值。还叫我也去看,说他是没时间,要不早去料理了。可能就是省钱不舍得吧,总觉得太贵疗程要太久,又不知能否保证万一不行白费,说是承诺讨回肯定不易,只能自认倒霉买教训罢了。如此也便搁下了,虽然是受罪,但却是能容忍不会睡不了。但这个,却是不行了,你不去理,真的没法休息。说来有样事情,我也很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晚上瘙痒明显,白天又不见多大反映呢?医生说法是,什么阴盛阳衰之类。白天有太阳阳气高,晚上没有阴气重了,人体内很多毛病便引发了,才会造就这样的现象出来。还是不懂,照这说来,这日夜轮替,真像有什么天地之理,在克制阻挠着人类一样。也许吧,正如命运天意对凡夫俗子的笼罩,也是我们没法开解却是永逃不脱。

  

  因为这个病,平常吃东西可得注意了,酸辣自是不行,上火也避免。最明显是鱼腥了,一旦吃了,你晚上抓到掉一层皮都不行。其实在家里,就已经有了,09年深圳住院回去,就有体现。家里就爱吃鱼,如同父亲一样,几兄弟都像猫一样,可能是遗传吧,孩子也跟着喜好了。四伯来了,也几乎天天都有鱼肉,作为稀饭配菜很是可口吃很多。我那时不知道,这是最严重却吃得厉害,可想而知什么情况,晚上快要抓狂了拼命狠抓,身上抓得脱皮发热仍然痒着。到医院看才知道,这个是最忌讳斋口不能吃,然后开了点中药调理,不怎么苦坚持吃了一段时间。那时好像有好转,这出到西安怎么又复发了起来,而且比此前更严重。从那以后,我就再没吃过鱼了,碰都不敢碰。一时享受,一身受罪,真是不值得。我以为只有我这样,后来有位男生来拿水,居然说是用来冲洗不是饮用。听他说才知道,也是身患有湿疹,医生交待用这样的水,加药物浸泡更有疗效吧。我自然有问,找哪可以看,自己也有呢。他说,应是专门的皮肤专科,不是一般门诊可以接待。当然,我是不认识,也不会找去了,还是可信度难说,也没那么多时间。只是在那一刻,才让我知道,这病是多么的顽固难治,普通的水还不能用,可能带有细菌,要动用到桶装水,那么高级的杀菌。也不知那人是否看好,这也是慢性得讲究疗程,花的钱自是少不了。也不知怎这么倒霉,什么病都给摊上,真是个彻底的病人,一个没好一个又来。正如情感的还债煎熬一样,才还清一个又来一个讨债的,还得更厉害与凄凉。

  

  这事,对方也是天天看着,听着,同样的安然生活,不会体会更注视你的疾苦,会着急对你说着,赶紧去看呀,或者带着你找哪去。你若说别人,不关注理会你的话,只怕又会回你一句:我又怎么知道在哪能看好?其实只是无爱的理由,爱会让人成为全能无所不能,带着爱朝那个方向去。如果换作对方,经受的是他,我早天天都睡不着,不带去治理最痛苦的是自己!仅仅是出于爱,没法看着忍受而不管,正如他有点小感冒流鼻涕,我都不能不在意非要让吃药。爱上一个人,绝对会在乎对方健康生命甚过于自己,你也许可以自己忍耐不理却没法看着对方受罪不管。他对我不会,没有我对他的爱和那份心思。爱上注定是伤害,爱上一个不应该爱的人更是彻底的灾害!一如真爱,完全的重复相同轨迹。什么人不爱,又爱上姓周的,以至结局如此悲惨。真是前世欠了他们,今生要用生命去偿还。

  

  那时,我便找她们说了,看能否有法子缓解控制。虽然她们也不专业,却也只能赌一把,能让不那么难受就好了,想彻底根治是不可能。对方也说着不好办,但还是给开了些药片,说要再不行就得到大医院。吃了有一星期吧,自然是会有所好转,多数定也是过敏性药物了,让人犯困难得睡了几个安稳觉。印象最深是,让每天过去打个小针,一盒呢得打完,十天。我小时候就常打屁股针,那时是父亲帮打,每回要打就跑和躲,还是躲不过。非常的痛,痛得人放声哭起,真是让人心疼又可怜。那时打针,打得屁股都是印子,有的肌肉硬了,有的凹下一块,几乎也是天天打,都快要没处可下手。我就是那样的病,从小吃药打针,到长大也不能脱离,一辈子要打交道。所以,对于打针,我是很怕的,别看是个大人,坐在桌子,很是胆怯,像个小孩子一样紧张,慌张畏惧害怕。还好,这针筒药水不多,几乎打入很快就完,不用承受那种慢慢推水过程,让一边惶恐不停。而且护士也是够速度,飞快扎进利索拨出,不会感觉到多痛让人安心。坚持打了一段时间,总算是解脱了,想想都是天开阔了般。人生病真是无奈,吃药伤胃打针伤身,折腾反复更是累心。

  

  后来,也没继续怎么样的治疗,却是慢慢像又消失了。我猜想是,跟我后面的调理有关,生活条件显好转,天天吃增强免疫力之类,体质提了上去,就不会出现那么多不适了。但这个好了,又来一个,腰疼,更加过之!同样是,白天正常人好好,到晚上,尤其是下半夜,隐隐酸痛起来,你又没法睡了。这人真是活着就是受罪,白天不得好过,连个觉也不让你睡。它不是那种痛,会让人没法承受,必须得立刻救治,但你就是睡不舒服。天天这样,你连睡个觉都不安宁,真是比死还难受。一开始,我以为会是,深圳得的“肾结石”复发,拖延不理发作是痛得死去活来,实在承受不了。赶紧到医院拍片去,出来结果是,没事,正常,没有石子。总算安心,只要不是那个,就都可以忍受得了。以为是肾虚,买了些“麦味地黄丸”,给他就是“六味地黄丸”,说是男女用法不一。他偶尔有,那是正常男人消耗,也就跟着补一下了。也吃了有很长时间,没感觉有明显疗效,可能就是心安吧,吃着药好像有保障些,其实根本是乱用,不对症下药就是折腾,兼损害脾胃。实在不行,到医院去看了,开了些“炎可宁”、湿热下气之类,是治疗妇科的。吃的时候,是有好转,不吃,又来了,同样是反反复复。可难道,一直这样,不停地吃药?三百六十五天,人能受得了!为什么所有病到了我这,会成为那么“复杂”难以医治,还是因了这个病躯才会加重导致。

  

  又到村里门诊去看了,外面药费昂贵消受不起,一下几百村里几十,若有效果也好一样不能制止。对方给我拿了,很多头孢类药,我觉得是治疗气管炎时就有用过,不知道这也能运用么。她们说,可以,效果比那好多了。也许吧,统一还是炎症,高级类药定是比那些普通的好,我是让看过医院所开之药。尽管如此,我还是疑虑,也不怎么敢吃。平常为了那个病,是迫不得已不能不吃,那些消炎抗生素药用多也不好,对身体副作用大。放在家里,留着什么时候发病,倒是可以应用得到,上面就写着这方面疗效呢。这病,有一个很明显的是,两人同房,就立刻严重了,疼痛是让人难以忍耐。这也是,会让人误以为肾虚缘故,往往就是会出现那状况。其实是,宫颈糜烂,女人很常见一种妇科病。平常就会有种味道很难闻,自己都能感受得到讨厌又没法驱除,想就是因了此才会发出炎症症状。包括那个外阴瘙痒明显,其实也是种病症却从不正视,一时疏忽又种下一个顽症。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但若照这状况来说,应该是到北方时候便有了,那时就有轻微症状,只是一直拖着不治理,才会越加的严重,直成为体现于外,腰部疼痛没法安睡。难怪房事时加重,因为里面有伤口,自然就会更创伤,如此就是恶性循环也是好不了。要治疗就得制止,却不知要多长时间,据闻动个小手术最好,保证又快速。当然那时也不知,两人还这样茫然不改,让身体会遭受那么久的疼痛,想想真是冤枉得很。其实平常走在外面,接受到那些妇科杂志,多少也会有所了解,知道这么一回事。有时也会在想,是不是自己也那样,但却不予以正视。可能真是讳疾忌医吧,看着那些图片,就觉得很吓人可怕,不愿承认不去检查,万一自己也是怎么面对。就因这个心理,导致从未曾真正注意,指查找病源再好好医治。而这个男人,整天听着我说腰疼,也不会想到带我或催我,一定要去医院看看,迫使我去认真对待不疏忽。不会像我那样,看到他有什么不适,自己心里还要遭罪,不可能看得下去,立刻就要拖去医院了。不管愿不愿意肯不肯,强制性的也要给予医治,没法容忍放纵更成心灵难受。看着所爱之人疼痛疾患不能分担,是最难受的事情,恨不能痛在自己身上,也不要看着对方痛自己那么无力。他也许是会说,这些女人的病,他又不懂。我想说的是,所有都是借口,只是有爱无爱的差别。有的话,你是不可能看着对方,承受那样的痛苦尤其天天展现在你面前,还能心安理得睡得着毫无干扰。就是这病,我回到南方,检查了才发现,才知在北方扛了那么多年,在生命最后还要受那么的折磨。而那时也已无医治之必要了,除了不想一个人面对那些手术风险没人照料陪伴的孤单无力,还有最重要是,时间也不会多了治不治都没有分别,再多的病痛再严重也没有关系了!我终于可以彻底离它们而去了而它们再也折磨不了我了……

  

  在村委门诊里,病得最重一次是,那是写作给赶出来的。连续一个月,天天12点后睡,早上8点起。是为了把那些整理完毕,才安心回到南方去,完成生命最后的交待。有一段时间,也就是最后最“紧急”关头,我要赶在月尾新一月开始时,把那些事情弄完才是松口气。那一星期是,连续几天几夜,两三点三四点才睡,那时感觉都是头重脚轻,好像身体不受力没法支持,只是用毅力与意志坚持。这么一来,又加之工作生活,还有情感各种纷扰,一下就把给熬垮了。当时什么情况,前一晚就感觉有点不舒服了,勉强撑到两点赶紧睡下。早上照常8点醒来,想要修改文章,才看一会电脑,就开始头晕脑胀。不得已关了,躺下来睡觉休息。不见好转,越加心悸难受,浑身虚乏无力,像小时那场午夜重病,感觉整个人开始轻飘飘,不受意识控制地要飞到另一天国里去。这比上次呼吸拉不了气更严重了,那时至少还能走动,现在别说是动作,躺在床上还是煎熬受罪。自然是给对方电话,让赶紧回来陪看病。中间是好一会,等到他回来时,我是让他背我过去,其实应该扶着也没事,就想那样更踏实安稳吧。但却因了这个,差点导致求医困难,会让觉得太严重了,都走不动要背,小小门诊敢给你下药么!她们起初就是这样质疑,让到大医院去,检查确定对症下药会更好。那样就更糟了,去到那又给你一堆检查单,报告未出来人都要扛不住了,再那番折腾只怕命没得更快,还指望他们给你挽救。我于是,不断苦苦哀求说着,是说明自己情况,没什么大事,是连续熬夜,身体差劲虚弱所致,给我输些营养针,增加抵抗力的就好了。那是事实,因为我并没有炎症发病症状,那是必须得输消炎抗生素。而且前段时间我做了什么知道,就是那样给熬成的,拿着命去创作。如此,她们终是用药,而且慢慢打着明显好转,至少很快减轻,之后能自己走回去。想想,如果跑去医院,他们会听取你病人意见,怎么个治法用药?才不会,以自己那一套逻辑,是按医院赚钱流程,不是急着救人而是填充口袋,到时定然延误病情治疗,只怕未等药拿来,我早一命呜呼了。医院的服务态度,医生宗旨,真的是太让人心寒了。拿了钱还换不来效果,受人脸色还得苦苦压抑,身心煎熬更失希望热情。

  

  也是在那里,她们给我拿“黄芪精、生脉饮”,是调理体质滋补类型。我便也懂得了,再买益气补血类口服液,从此就配着早晚服用,天天不间断以此维持身体不倒,必须要熬过北方时光撑到回南方去。在那之后,也谓是给我打醒了一针,不敢再硬扛了,怕终点未到达,身体先倒下,那是更无益于。回去那几天,基本就不能再写作,无法打开电脑,一看到屏幕就头晕头痛,连检查修正文章都不行,彻底的中止了创作历程。229章《你是我笔下最凄美的字句》所写一次大病,让两卷之中相隔近一月交稿,就是这里发生的事情了,从未试过那么严重的被搁下。心里着急却也是无奈,身体是一切本钱,身体不行连写作也无法进行。没人知道我那些文字是怎么样诞生,就是在这么样艰难与恶劣的环境底下,既顶着身体病痛还有心灵伤痛,工作生存生活情感一堆事没得安心,依然不受任何影响一心一意全力以赴。的确,所有都是借口,关键在于自己的“心”。只要你坚持,没有做不成的事,反之,再优越也是徒劳。我不会放弃,对写作的热衷,就如对爱情的执著与生命的信守,绝不让这些梦想在红尘中坠落,一定要以顽强的生命力还有无坚不摧的信念,让爱在大地唱响一首又一首的生命凯歌,在人世里留下一曲又一曲关于爱的恋曲永不停息……

  

  前面所写,急诊输液三天不见好转,开始找上白天正班在诊医生。这回,同样轮到那女医生为难了,说用了“左氧”不行,还能用什么药。大概是这种意思,传播给人感觉就是,医学上只有“左氧”抗生素,它不起作用就再没药可替代。头孢哪去了?那么先进的用药不考虑!说是不可随便滥用,但现在是低级药压不住,还不用高级药,留在那干嘛?等着观赏吃呀!真是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治疗的,如果不用头孢,那就不要生产也别购买了,放在那还做个样子?别人又不是给不起钱,还不给病人使用!这到底是一种什么行医态度,而医院又是怎么规定的,要达到什么情况才可用头孢,是不是人要死了,才给你尝试一下?让你体验一回,再到天国去,不枉人间一行。我真的在南方,就“从未”试过这样的事情,在北方医院居然就频频遭遇。我真是来错了,正如一份爱的追错,又把自己推入一个更加受罪的深渊。补充说明一下,我应该是给看了此前病历单,其中就有阳性过敏的也在。她可能就是觉得,头孢过敏代表所有都是,连其他同类都不用开了吧。如此才会懊恼,找不到药可用了,两种不行还有什么呢。也只在他们这家医院如此,我在别的地方就是在西安,也没见出现过这样的现象。

  

  最后是怎样?如同急诊医生,我是提醒才用“左氧”,这个也是,我说,可以打“罗氏”呀!那个不过敏,我上回使用也有效。如此,对方也才是,也像那医生表情,在昏睡中呢,忽然被点醒了:是喔,还有一个药能用,怎么就给忘记掉,一时想不起来了。晕,这是医生吗?用药还得病人一再提示!一个如此,两个如此,难不成,其他医生用药,也都是患者提议的?告诉用什么才知道,他们作为有“专业知识”的医生,却会是连这都分不清!真是难以理喻的事情,传出去这家医院脸面真是丢大了。不知是什么毕业的,蒙混过关?不会用药,还能上战场,给病人治病,不可思议。我真的是极度的佩服这些医生的“水平”,我觉得我久病熟医都可去当医生了,至少我还知道什么症状哪个能压制,而不是还要通过病人去熟悉。如果说我们派上岗的,就是这样的医生,真的建议所有医院,给他们集体作一下“培训”吧,别自己都没掌握不过关,还去看什么病呢下药都不会。幸得我还有记性,否则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怎么办才好,那么大一家医院就拿不出一种能治疗的药来。真不知是该慨叹我们的医生不够水准,或者说国内药业生产技术不过关,以至出现病人无药可用现象,嘲讽着谁的面子与可笑。医生要通过病人去提示用药,这是完全的不合常理也不应该会是发生,从这里面反映检讨的,又应该是什么呢!

 

  当然,最印象深刻的,不是这个,而是,对方一开始的提议,让我住院,进行治疗。我自然是,一口推辞,要工作上班生活,哪有那么多时间在医院耗着,而且钱财损失还不知得多少。尤其是,现在看到的水平是如此,有药都找不到给人治,还能相信住下之好,他们的脑子就会多清醒,所有药物浮现脑海,可以给病人一一用上,达到控制与改善!我也是无法深信不能打赌了,没有接受与考虑。当然,其实最重要的是,这才是个多大点病,只要输点消炎药就足可压下,需要那么大费周折,到住院的份上吗?那是我一生,就“从未”有过的事情,会因这个而入院!深圳是意外事件,才不得不入住,平常病患就不曾有。我不知道,又是这家医院态度太谨慎了么,一点小事都弄得那么大件,就如试针不行、重复头孢也不行,严谨的医学态度却会是成了灾害,让病人看不到希望更加的绝望。他们不会知道,那是一颗,早已在生活无数的苦难与不幸中磨得千疮百孔,更是在反复不断的求医过程中憔悴不堪,就剩下最后“一点”力气苦苦支撑挣扎活着的心,这样的话无疑等同于推翻了此前所有坚持,给你定下了一切毫无意义的概念,会让人瞬间变得“无望”看不到希望。如果说,前面几位医生对我的打击之大,那么这一位,才是真正的,把生命判进了“死亡”的深渊!原本为这病,已经是够折腾了,全部送来的不是鼓舞振作,而是越加让士气消沉与败落,一次次把你好不好容易建立起的一点点信心与力量,瞬间又摧毁在了脚底下,再也看不到一线光芒,只有无边的漆黑。我当时听到那话,是什么感受?现在,这病就发展到,住院那么“严重”的程度。我还算是年轻,再年纪大一起,会是成怎么样?还有得治吗?还需要去治,再不断受罪么!那一刻,我“彻底”放弃了,继续求治的决心,再也不要为这病,反复的折腾自己反复让生命受罪了……

  

  我开始可以理解了,“哈医大血案”那位朋友,是如何的在医生不断推搪与敷衍的塞责之中,在饱受一次又一次踢皮球式的不被尊重看待的心情,那些原本已经在身体上饱受尽病魔痛苦,如今又要在心灵上再受尽痛楚甚至屈辱,终于是忍无可忍彻底爆发,把那些情绪疯狂发泄出来,于是有了我们所看那一幕。原来,他们,就是被医院,这样一步步,推上绝路,逼入死路的。我仿佛已经可以看见,将会有更多这样的“悲剧”成品产生,而我们依然在不断地落井下石雪上加霜,一次次摧毁着他们的忍耐与意志,最终撞破所有底线与极限,无可避免地要发生上演……

  

  一个“支气管炎”,一个“哮喘”,真的是多天大的病吗?在这个癌症都已经可以被攻克与压制的年代,在我们国度,在这个病患面前,会是如此的束手无策,所有医院医生都被拦倒在这!无可否认,这是种慢性病,而且可以说是慢性之中最严重一种,我也从未想过会有能治愈根治时候,但至少,它发作起来的时候,总会有一种药物可“控制”住吧,难道,我们国家的医疗水平就到这了这种程度,连个呼吸道问题还解决不了?!还是说,这个病,不是考虑到北京医治,我们得飞往国外,也许外国的医院专家们,应该会有办法,只有我们这的无计可施。我不知道,如果世界他国知道,在中国,有一位病人,因为“支气管炎”没法医治而要放弃生命,他们会是怎么看待?国内的医疗还叫医疗吗?连这个小小病患就能逼人去死,拿再多钱还换不来救治!!那丢的怕绝不是国家的颜面,而是把整个“医学史”都给侮辱了!到底是发展到了什么水平,换器官都可以克隆人也行,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病患,却会是把所有医学家们都给难倒了,就是没有一家医院可以提供救助。不管是区医院还是市级医院或是最高级的三级甲等综合性最强医院,闻名世界的“交大医学院”,也被这个病打败了。真的是很好笑吧,是不是极端滑稽与荒唐,如此说来医学得重新起步好好研究了,小病都治不好还能管大病。或许我真是生错了国度,如果是在其他国家也许是会得到改善,至少拿钱去人家有能力给你把病压住,而不是反反复复就是压不下去备受折腾。也如会在这里把人生走成如此的悲惨悲剧,不管是爱情还是生存生活都变得那么艰难与困苦,怎么样用心努力更是善良真诚也换不来一点款待,有的还是无止境的沧桑与凄凉经历。

  

  那是第二次使用进口药,然而就那么快产生了“抗药性”,这次压不下了,如同周至那次看病,一直拖着股气下不来。看来,我不仅是人类世界的祸害,走到哪都拖累人产生一堆不幸,更是医学史上的“灾难”,不仅让国内药不起作用,连国外药到这也发挥不上用处了,才只用了一次,就让失去药物性。我是个多么厉害的病人,所有药是一次性,病菌就适应了,还得劳烦大家不停开采挖掘,探究新型类药去对付那些病魔。我也真的,彻底的“泄气”了!本国药不行,他国进口也不行,真的是让全世界都头痛,映衬着医学水平的倒退。如此,还有什么可治呢?就算到了国外,不定又把人家给拖垮了,重复我们这里的状况,有个病人,怎么样就是治不好,所有医院都没能力,全世界医学家都应付不了。我那时甚至想过,找个医生做伴侣才是最安全,有病及时可发现制压,平时又可额外的注意,只有那样才生活得下来。但看这情形,也是不可能了,全国及至世界水平都不足以,个人还会有多好能力可以兼顾呢。所以也就不用想了,到这一步也是迟早的事,不过是提前揭发让生命少受些罪责罢了。

  

  我不知道,这一切,真是天定吗?逼着人,用生命去证明,或是诠说些什么!来到北方,病情频发,经历三家医院四位医生,一步一步地,把你推到那最后一步上去,一切居然也会是如此的巧妙与离奇!好像也如那份爱,冥冥中早就安排算好了,怎么样的手段方法与过渡,把你步步牵引上天堂之旅。我之前二十年来,一直病多病重,但都是靠着顽强意志力,挺了过来,不曾退缩与打倒。不管多苦多累,从未想要放弃过,坚决地与命运天意对抗到底,哪怕一身伤痕疲累与憔悴。但这一次,我真的是无力再去继续了,让我从未有过的气馁与疲累。这并不是花钱的问题,而是付了钱也没用,“彻底”的绝望看不到生机!2015年8月17日,李东繁医生,可能她也只是出于好心,善意的为病人着想,并不曾会有些什么,而她看来,其实也是一位很和善的医生。可是她同样不会知道,就因她那“无心”之过的一句话语,在一个女孩的人生里是掀起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不错,就是在那里,在她说了那句之后,我再没有去医治的愿望了,因为——我累了!折腾得够“累”了。我放弃,求一点安宁平静,在生命的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