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87:过尽千帆皆不是
87: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长安医院看不好,便到了“交大医学院”,当晚就打的过去,严重到没法再耽搁。医院座落于,雁塔区雁塔西路277号。这个医院,很是有名堂,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全国首批“百佳医院”。三级是等级中的最高,甲等又是排在行列中第一,真的找了个有名气的大医院。然而结果如何呢,是否能要到理想中的效果,未必。

  

  那时,已经是下班时候,只能挂急诊了。只有一个医生看病,人员是多,排队排到门外,大家焦急等着。医生态度没有可挑,毕竟大医院,服务是不敢差劲,到时病人投诉,是很损害声誉。只是,一样的问题,拿着白天检查报告单,还是让你再查一次。又是一大堆,直接从那打印出来,“唰唰”的打得可快,他们进的是钱我们流的是钱。每一个进去之人第一件事,都是如此,不分大小轻重。我不知道,别人是否和我一样重,反正基本都是如此,少不了先让你破费。我并不质疑他们严谨的医学态度,只有确定病源才会更好对症下药,我质疑的是,难道,不同医院的诊疗仪器不是统一,不能相互融于?简单说就是,你这家医院的机器不行,做出报告不准确,我这里没法运用。或者说是,小医院购买的设备,是劣牌水货,所以他们那做出的,并不足以提供给大医院参照,他们还得再运用一下自己的全新设置。更追溯一点说就是,谁生产这些仪器,标准不一样的,医院买了回去,不能共用。他们是否也分了“高中低”等级之分,像我们去商场买东西,同一样产品,确实会有不同价钱,由此是导致质量不一。难道,生产仪器的厂家,也是这样?他们会为了提供给不同能力客户,比如买不起好的,做一些差的,而买得起好的,也有一些更好的,把那些医疗设备如此区分。以至造成这么一种困难现象,病人到医院的检查报告单,居然是不能相互间通用,还得要让他们“反复”的检查与花钱?按理说应该是不会,哪怕真的有点差别,既然能供得上使用,肯定在结论上可以拿出一致效果,不可能哪台检查出来是好另一台就会是坏。那这样还得了,设施都有问题,还能给病人诊断出病因来么!显然是不可能行不通的,那么,他们为何还要如此做法呢?显然目的还是那个,就是从病人身上宰钱,明知毫无需要与必要,为了鼓涨他们的腰包,昧着良心的去从事,赚那些黑心的钱财。一家如此之大的“正规”医院,按理说应该不会出现此种极不相衬损坏医风不道德的作为,然而想不到的是他们却会是引领了那个坏风气,在这个问题上做着与同行一样的事情再次亵渎那份职责。这是我对这家医院的初次印象,已经是大大打了折扣,服务于钱非真正的救死扶伤崇高医德。他们知不知道,太多贫苦人民是看不起病的,还要这样的一再落井下石雪上加霜,让生命变得更加悲哀疾苦与不幸。

  

  我最怕抽血了,原本就贫血体虚,每回抽都是胆怯畏缩,脸庞别开一边去不敢看,别一看又要晕倒。以前就试过,心难受脸色苍白,像个小孩子般,怕得不行,又躲不开。终于等到这些弄完,拿着单据回去,开药输液。我说打头孢,却没有,开的是“左氧氟沙星”。我后来才知道,在大型医院里,要求比较严格,“头孢”类抗生素也就是“先锋霉素”。是不能随便滥用的,可能就是因为那是最高级别,具有高效、低毒、临床广泛应用的重要抗生素。假如我们一下用了这个,把病压制住了,下回再加重,相当就没药可用,因为已经给你用了最好的药。遵循的规则就是,从低级到高级,从普通到特别,那样层层加进升上去。而“左氧”,就是属于最低的一个级别,具有广谱抗菌性作用,也就是适用于所有人群,一般消炎足够可以。想起我在长安医院时,那里打的基本都是“头孢”,尤记得当时还有个女生,其实她的病就不重,只是轻微的呼吸道感染,完全用前者就足以控制。但那女孩,可能是工作比较紧张,怕耽搁坏事,说着希望能快点好,自己也提出用“头孢”,医生同样听从了。其实她那点病情,不管用哪个速度都不会有差别,是指“头孢”可以打下“左氧”一样可以达到,并不会成为障碍影响。她和我不一样,我是顽固性气管炎,她只是初期,就用了那么高级别的药,那绝非是好事!你一下就让病菌,适应了最好的药,下次再来,很容易产生“抗药性”。多用几次,有可能就没效果,那到时就糟了,找不出更有效类药出来。作为病人,可能是不懂得,不知晓此中厉害性,可作为医生,自然是明了,他们也没有提出,或者出于医德而敬业,不给予随便使用。我不知道,是否前者比后者贵,才会让某些违背。否则同样利益下,没理由那样去做,除非出于有利可图,却是可说得过。从这来说,这的医生是要比那里有医者责任心,不管是出于病人还是医学关注,都是种谨慎认真的态度。

  

  对于这样的做法,我作为病人来说,其实并不反对,相反是非常的支持,并且应该大大的提倡。我同样质疑是,为什么这个原则,会有地区之分呢?在北京,我只进过一次医院,那里没有给用“头孢”,显然和西安也属同一层次。在南方,我只在广东走过,据我所知的医院,但凡熟悉进去过,就只看过人们在打头孢,输液室里几乎全部都是。当然,其实可能是“青霉素”,就没看过“左氧”出现过,我是在北方才知道有这个药水。“青霉素”和“左氧”哪个更好,或者说哪个级别高,哪个低一点,先从哪用起。我在网上,搜索不出,答案是,没有可比性,具体情况分析。比如,青霉素对于肺部感染效果较好,而左氧对于泌尿系、腹腔感染更佳。另外,青霉素和头孢对胎儿的影响较小,但盐酸左氧氟沙星可能对胎儿有一定的影响,孕妇使用时得尤其注意或者是禁用。我最初用的也是青霉素,不行了才用到头孢,并不是说用了左氧再到青霉素再到头孢一个过程。事实上是,左氧就没有出现在使用当中,而在广东,更不可能是用了前两者,最后面给你加上去,那是更加不行了!最高级都用了,还能再降到最低级,显然就是不合逻辑。当然,广东当地医院是否就普遍不采购这种药,所以才会导致不在那边盛行少见,也是不得而知。而其实是,在我后面回深圳之后,就有使用到这种药物了,我此前的经历也就是在中山与家乡阳春体验,并不足以代表整个省份。由此是否又可说明,在一个地区之内,不同城市之间医疗用药标准也会不一,才导致出了这么一种现象的所在。倘若用法不同,最终受害的又是病人,因了这个差异难以很好的就医。

  

  我也不知道,对于医生来说,是怎么样使用这几种,比较普遍的抗生素药。在他们心里,或者说医学上面,又是怎么规定的。左氧和头孢,大家都知道是递增作用,那么青霉素呢?还是说它已经淘汰,没法插进来,也就不值探讨性了。假如说,左是最低,那理应先用了再到青再到头,可在广东显然就不遵循,为什么他们一下就用青,然后那么快过渡到头?如果是青最低,那就是青——左——头的过程,也一样不是,左就不曾出现在治疗中,相当于没有意义可言。左哪去了?既然是广谱抗菌,为什么会不用,而让头孢成了占据整个医药市场,那么频繁普遍地应用于大量人群之上。那显然就是造成一种极其不好的现象,高级别用药的盛行,会助长病菌的越快适应性,当它们把所有“先锋”都给抗拒了,人类到时到哪用药?那怕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你有钱也找不到药。正如北京就医那次感慨,病菌传播速度是多快,一个地方抵制了,全世界都会波及。人类怎么生产研究新药,也没它们生长繁殖得快,我们永远都是追不过病毒之手。“非典”SARS的流行,也可以说明这个规则,当时医生说的一番话,因为它没在人间流行过,所以人们没有免疫力,普遍都会对它易感。同样的应用于病菌身上,当一种药它们没用过,轻易便能杀死,可当它们试用过,就会生命力越来越顽强,不断的挣扎努力,最终就可能战胜过去,赢得胜利了。我们如果真的是此种做法,又重复上了破坏大自然反作用于的“恶性循环”之中,一味追求高利益乱用滥用药物,助长了病毒的生长速度与适应能力,到最后就是全人类都得遭殃。当没有新型可行用药克制时,那才真的是绝路无有生机,再有钱也买不到想要的医治。

  

  我想说的是,既然医学上有原则底线,就应该普遍性的推广与强制性遵循,不能让部分做到另一些又做不到,那岂非是把人给害死?也如前面所言,从广东去到北方的不给用药,可在家乡已经用到了那么高级别,再用个低的就压不下。不能让广东那样的滥用药品,不仅是让那里出来的无以适应外头,而实际也会是害苦波及所有,让其他所做都再无意义。医学是个整体相连在一块,如果我们要维持这样的局面,不让病毒可能更快更大的抗药,就必须所有医院都得履行,否则有一个做不到,都是牵累其他,病毒从来不会是只在一家医院或某个区域里流行,它永远都是在人群中这个世界里头。其他朋友在外省的就医情况是如何我不得而知,这是我在广东体验的,与北方完全不一样的看病准则。在广东,用“头孢”太正常了,从来没有说有这种,你要用不得用,几乎进去就让你用,你想不用还不行。所以,当我来到北方,这里居然不给用,真的是给我当头一棒!我这么严重的病,在广东的先锋都不知用到多少级了,现在却给你说要用“左氧”,最低级挨不着边的一类药,不把人给吓死无药可治。那种无奈,绝不是你去到医院没钱交的那种困窘,而是你再有能力,无法让用到最好的药,给消除身上疾患痛苦,那是最无力与可怕!

  

  我第一次体验到,南北方就诊差异带给病人会是如此大的困扰,会让南方至少广东过来的人可能看不了,重症一点的人难免不会受影响了,假如他们也是一直靠“头孢”来控制,用其他药都是发挥不了作用。可是,你又怎么说服医生给你用呢?他们的谨慎是应当的,并不是说,病人怎么就怎样做,虽然我们对于自身病情特别了解,但站在医生角度,是不可能全部听信,更是不清楚状况。所以,他们只能按着那个准则,从底到高给你用,也就是,左不行,再打青或是头,得让你慢慢折腾,受尽痛苦。原本也许立刻用头就好了,可他们不会那样做,你没显露出不好转迹象,人家不给用。那不是“受罪”吗?让自己尝试那些明知好不了的药,还硬要花钱破费勉强去使用,更知道减轻不了只会拖延加重,到最后得花更多的钱自己更是辛苦不已!我晕,这样的治疗,真的是让人怕了。轻易能好的也会是大费周章,钱财损失不说,还要让身心都饱受痛苦。我以前,只是一直为费用发愁,可现在,这个显然是比那个更严重。真是第一次感受了,钱能解决的不是事情,不能解决的,才是真正大问题!现在我正是面临了这样的情况,有钱了也没法保证治疗效果,可能得让自己在这个治疗制度上,又一次饱受那个比“以药养医”更加辛苦的罪责。那里花费的是钱,这里却是,你用钱也买不来安好。开始怀念广东看病了,在那可以想怎样都行,至少不会有用的药还用不上,饱受更多的折磨与罪过。

  

  没得可辩驳理论,医生说怎样只能遵从。想找个睡的床位还没有,那是急症严重病人才可进,你交钱也不行,床位都不够用了。病人是太多了,医院都快要装不下。无不也是生存环境所变异,还是我们自己种下的祸端。不能不说,这医院真是大,地面全部是大理石,高级得很。而且还特别干净整洁,不可能像区医院的脏乱,太丢失形象与声誉了。我还是头次进入,如此高档的医院,真的“有幸”借病沾光了,虽然是不稀罕最好永远别进!也是办卡,第二张医院医疗卡。刷卡交钱拿着药水上输液间,也是很大还有电视,每张椅子有个按铃,输完了不用叫喊按响,便会有护士来换药水或拨针。座椅是硬的靠着就不舒服,反正想睡觉都难受睡不好,才会那么想要床位可以休息。让下去买点东西吃的,找半天附近也没有什么合适,买了几条香蕉又大又贵,还不是好吃那种凑合着。打完一两个小时,回去都深夜十一二点了。当我站在苍茫夜色中,看着整座医院灯火辉映,那大大的医院名称挂在那,向人兆示的这里面都是些不幸人群,正在承受着疾患的侵袭煎熬。当时,有种说不出的感慨,想不到,我在西安,会来这家大医院,在此留下足迹。门口,会有那种,售卖鲜花的,是给亲友探病买来赠送。想到,永远也不会有人,给自己送。花儿,多么鲜艳啊,人却是那么的憔悴。那晚的情景,也是深深印在脑海,成为生命一副路过悲伤的风情。

  

  打的,也不好拦车,都挑剔,不愿走,给钱也不行。这在国内,也已经是种太普遍现象了,的士拒载让人头痛气愤也无可奈何。有时我也真想不通,既然是公众性服务又没少营利,为什么他们可以挑选线路以至打车那么难。现在一叫到车就是先问,到哪走不走?非常怕人家不去,这什么状况给人钱还怕不收。好不容易,找到顺路前去,总算能回去了。回到家都是深夜,大家折腾得休息不好,这病真是让人不得安宁。后面,又去输了两天,一般是三天巩固。下次再发病时,就不去了,主要是他们不用头孢,用左氧效果就不怎样。我第一次输还感觉不舒服,有点晕难受想吐,硬是扛着把药打完,别浪费了药水。护士说,可能是空肚子缘故,有刺激性作用,让下次吃东西过来。但尽管如此,感觉还是多有不适,总之病情没有感到特别好转,而是缓慢异常甚至有所承受才下去。我以往用头孢,效果是非常明显,很快就看得出,感觉一下轻多。尤其是,那里没座位,不能睡着吊水。我想着就难受,太辛苦了,不想再过去。如此,便又有了第三家医院的出现——西安市中心医院!却是想不到,转换医院之后,反而超越了此前更大的负面作用,比前面所遭遇更严重。

  

  医院位于,新城区北大街后宰门185号。那里坐车方便有地铁更快速,“北大街站”出口便是,都省下路途了。旁边还有一个“西北医院”,是西安交大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如此看来似乎能和“交附一”相比,应是更在于这个之上吧。当然,正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我反而不想去太高级别,用药各方面限制,连输个液也不安心。不过那时却是在想,若在这家看不好,到时再考虑到那家吧,多了个选择,多了条出路,终归是好事。而且又那么近,来回也方便,我这心里是多吃了颗“定心丸”。看我是不是很厉害,能把所有医院都走遍的人,这病也是病出层次来了,够有“荣耀”!只是在想,若那里也看不好,又该到哪去看呢?“交大”是最好最有名都走过了,也没见有多大疗效作用,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当时的我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不是忧愁有没有钱看病而是,当所有医院我都走过,这病都压不下时,我该怎么办?难道要飞“北京协和医院”“北大人民医院”,首都才能治我这病?!我可真是医学的“难题”,国内医院都要无法攻克了,胜过于癌症更让人闻风丧胆望而生畏。

  

  进去,同样是,先挂医疗卡。如同此前进工厂,开了堆银行卡空头账户,现在也是每进一家多办张卡,家家医院都有我的名字了。当时是喉咙疼痛,知道又是即将引发病患征兆,和医生说了情况,有那个气管炎会感染。这个还挺好,不像长安或交大,一下又来一堆单子,让你查呀查永远查不出问题,只是浪费钱力。不知是否因了“交大”比他们大,厉害骑于头上,不敢质疑人家那的报告单,却不知若是拿“长安”的过来,是否还会一样通过。那就证明前者的问题,如果不能又是同一条船,遵循了那个医疗的行业规则。还好,这个总算没让人失望,至少这方面是给到了肯定。这是此家医院给的第一印象,让人看到乐观希望。

  

  医生诊疗后,说问题不大,开一种什么青霉素纳粉的新型药。我自然也是想让用头孢,如同交大同样的谨慎负责态度,就不能滥用随便使用。那医生说,这个药也不错,可能会有效果。然而,却会在未曾用上时,已经出了问题拦在门外。试针,阳性。心想,可能是新型吧,有反应也不定。上去,改药,头孢曲松纳。再度,还是阳性,我心里犯晕了。我打这些针水,从小打到大,打了十多年,从来就没试过会有阳性“过敏”现象,怎么会接连出现,太不正常了!还说着也不能开头孢用药,我在家分分钟吃着就没见有事。我当时想的就是,这家医院的“标准”,定得太严格了,确切是,超越了其他所有医院,才会出现如此不合理不正常。这并不止是我一个人例子,和我一块下去病人,就在试针那会看的,几乎都是阳性,一个一个回去改药。我自然和医生提出异议,说自己从来就不会有过敏,一直都在用着,其他医院也没遇,并也拿同上来修改朋友说事,她们也是说着,好多都不通过。如此,医生也有点犯嘀咕了,直接打电话下去询问试针工作人员,怎么回事那么多都是过不了。这是应当,出现的太多太普遍,确实不能不让怀疑。但可以想象,那边肯定是说,如同面对我当面质疑时:你们要打也行,出什么事故自己负责,不要说我们没提醒!如此,我们怎么可能敢用?,院方不承担责任,你是不可能拿性命来开玩笑。

  

  听到这个消息,绝不亚于长安医院的拒医、交大的不给医(头孢),现在是过敏,不能用,那对于一个一直用了二十多年,唯独靠这个药来压制救命的人来说,等同于什么概念?——直接判定了你的“死刑”!无药可用了。我觉得,这绝对是不合理,是这家医院的问题,因为在其他地方都不曾有,没理由就你这里突出是吧!如果真的是过敏,那就是药物通用性,在哪家医院试都是不行。如果没有,只有一家例外,肯定就是标准定得太高了。诚然,作为医疗事业,严谨工作态度是应当,也值得推崇,但这也未免严谨得也“过度”了吧,让病人都没法用药了!那才真的是把人往死里逼,原本是可以医治现在成药物不适用,那是最好的药用不了,还能指望什么?我在广东从来未试过,在其他地方也没有,唯独在这家试都是阳性,真的是太奇怪了。如同对长安医院那位医生的期待,在这里也是,我也想着,交大不行,换这家总可以吧,还是中心医院呢,也不差哪去。可谁知道,当头就给你泼了盆冷水,直从头冷到脚从身冷到心。你还未用药,就已经判定了不治。真的有种,仿如把你生命打入地狱的感觉。这回是彻底的漆黑,连挣扎都没有了。你没法去扭转,因为是院方规定,谁也无法破例。想不到来北方看病会这么难,频繁遭遇种种怪事让人不能理喻。

  

  尽管心里诸多不满也不悦,却也是没法违背结果而不听从。最后,也就只能改药了,改了三次晕。这回用的,是进口药,瑞士“罗氏”在中国制造“上海罗氏企业”出产,一看就是大名堂。后来才知道,那是《财富》杂志世界五百强排名第153位,世界50强医药制药排行第三,第一也是瑞士另一公司“诺华”真是厉害,一个国度占据了排名三位的前二,这可不是易事呢,美国“辉瑞药业”是排第二,其他多是日本德国法国。不用说,这里面没有一个是中国,真应了网友所言,2014世界制药企业50强,我国无一家企业上榜,嘲讽着谁人的面子呢!一个那么大更是所谓综合实力多强国家,居然连一个能排上名次的药业公司都打不出,也真的是未免太丢颜面了吧。看人国美国多厉害,进了17家,几乎就占据了一半份额。难怪别人能成为世界大国,确实是有实力,单从这方面就足以看出。而且人家的医疗事业也是做得够好,全民医疗保险基本覆盖了整个洲际,老百姓都不用为这个看病问题担忧。还是网友的话,发达国家说比不过也就算了,现在连印度和南非都有药企能上榜,我国的制药企业都在干嘛呢?不过,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看国内的就医状况多么混乱就可以想像,制药和医药相勾结站在一条船上,只会从金钱出发榨取病人的钱,还能指望他们怎么样钻研与投入医疗事业,为自己国家打造出一个最有实力的药业品牌?那就别想了,就这些眼睛只会盯着利益还有什么服务与奉献。

  

  说来,还真多得外国这个药来救命了,虽然是贵六瓶三百元,一小瓶50,但只要有效果就好了,这国内的药都没法用。当我去试针那时刻,心里是不断地向老天爷祈祷:拜托,千万要通过啊!要是这个也不行,可怎么办的才好。求你了,不要再折腾我了。还好,这次总算顺利,没事OK,可以用了。其实我自己也不断看着手上针口,我真的怎么也看不出来,与前两个有何差别,那皮肤都没说红肿之类,很好平平的。可她们就有说,这个就可以了,不知是怎么比较的,我们不是专业真不能比。不管怎样,能用就好,最怕没得可用,才真的是无辙无力。忽然间多么的感激,有这些进口药涌入,否则国内解决不了都找不到守护神了。看来我们国的药业真的是太差劲了,与国外的是没得比,也正如这些国民的顽劣无素质文明修养,与他国也是有着那么大的差别,那么用来举证这样结论也是最能成立。因为都是一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生产出最顶尖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而只会成为偷工减料拖拉懒散,而最终是损害所有人利益更是成为国家羞耻。

  

  在医院,一次是开了三天的药,那是基本的巩固才能根治。第一天在那打,第二天就拿回家去,在村里门诊输液。毕竟来回跑不方便,只要有医院诊断单,他们都是会帮打的。中心医院同样没有床位,只不过那里的椅子高级一些,坐着会软些靠背舒服点,且空间没那么大,又有空调冷不到。我看到周围人的用药,基本全部是青一色的“左氧”。最初我用的也是,只是后来严重打不下时,才改为了青霉或头孢。至少是比“交大”好,就是死不给你用,让慢慢的活受罪。想不到,我又多跑了家医院,这条看病就医之路会是不断延升无有尽头。这不会是起点,也不会是终点,一生就得这样,在医院里来回奔跑折腾。

  

  这家医院还是比较大同样有规模,毕竟“中心”嘛能与“人民医院”相比了,那里我还没去过却光顾这里。曾看过的一个景象是,二楼就诊服务台,排着很长列的队伍。我当时还以为自己也得这样,要排到什么时候呀真不能不让人焦急。原本就是工作时间匆忙出来,会耽搁很多事情还要消耗等待。也幸得是我们自己做,我拿着手机随时可接到电话,不影响工作同时还可看病医治。只是总让来拿水的白走,只能说回去再电话通知来取,或者着急让师傅送去真是歉疚不安!若严重到他陪同时,就会耽搁送水堆单了,回去要很赶忙劳累,却是没办法无奈。找了我这么个病种,确实如家人所言,只会拖累贻害人。想想要是给人打工更是不可能,哪能经常的请假,我这样的身子也不可能适应。只能让人养着供着,不可能还可以去帮人干活。难过的是,也找不到一个能把你好好养护的人,却只会一再的摧残搞垮身子。

  

  我当时询问导医员,感叹道:这么多人!意思是,大家得等多久。对方也感慨了一句:人多没事,就怕这些不排队乱挤,不听从劝导安排。表现出是,一副忧心忡忡,面对那些人心里没底没辙。我顿时引起共鸣说着,没办法,在国内,这都成了现象,在哪都是争抢拥挤。对方也跟着附和说着,是呀,真是让人头痛心烦!从这可见的是,这种不文明作风,已经是严重干扰影响到了多少人,我们人人几乎都是对此痛恨之极却又无可奈何。不管是工厂排队吃饭,或是公交排队等车,包括医院排队看病,全部都不遵循乱了套,让大家的生活都没了秩序一团混乱,那样生活起来怎么可能轻松与舒适,整天都是被那些小人干扰,整天都是抢来抢去,你不抢还不行,人家会抢你的,永远都轮不到你。我不是批判他们,我自己也一样,因为大家不遵守,你一个人是维护不来,社会这个大家庭的文明与秩序,相反只会成为人众讨厌和排斥。用一个简单事例,地铁上车,虽然都门口分开两边站,进入之时也是看谁走得快,没人相互让一下走慢一点。我前面一位女生,走得可慢甚至不断让人,以至我走不动把人急得,心里就想骂了,你不走,别人还要走呢。看,这就是,一个社会现象,带动了所有人参与,那个别不融入,就不受人欢迎了。她遵守秩序,且还有文明礼让,我们看不过,把自己给挡住了,妨碍了我们的争抢。必须得人人具备高素质素养才行,否则大多数劣根性低素质,只会把那些好的也拖坏,而最终是演变成全面的道德文明崩溃,我们就生活在一个那样毫无制度与规矩的社会里,天天被各种纷扰折腾不停休想能安身立命生存愉快了。除非不出来,把自己隔绝,那是不可能,逃脱不了的社会不幸和人生悲哀。

  

  也不要说市民怎样,医生同样的有良莠不齐,在那就体现了一幕。曾有一次,过去下班了,是看急诊。当时人挺多,那位男医生有点忙不过来,又碰上打印机坏了,打不出单来着急得不行。我看着他,脸上不停嘀咕,很是气愤表情。尤其是用手,使劲拉拽机器,极其粗鲁与不文明的态度,就像是抓狂了般发泄情绪,丝毫不念及在病人面前形象,至少顾忌一下医院面子别丢得太难看。我在想,当时看诊的病人,心里只怕都是在想着一个事:这医生,怎么这么没素质!“人品”首先就不过关了,还能放心交给看病?那时情景就是,人人看着不作声,但其实是各有心事与担忧。至少我是如此想的,怎么会放一个这样的人在医疗上面,就从他那种没耐心耐性更无修养内涵反映,显见就不会是对病人多少的用心与认真了。同时心里也在想着,怎么这么倒霉,又碰上了个“不良”医生,还想会有多好效果基本可预知。如今却是进退两难,也只能逼着尝试了,毕竟没有得选择,而病重却是不容耽搁。事实证明就是如此,他给病人听诊时,就没见多仔细,表现出也是那种不热情不耐心漫不经心,首先就深深挫伤了大众看病的积极与热情,基本就是听一下便开单。是那种,赶紧快点打发人走,因为等候的人太多了,有“速度”的看病而不是有质量的权衡,如此可想而知效果绝对会大大的打折。其实我们病人,真的不在乎等多久,只要可以用心认真的看好,时间不是问题,毕竟相对健康,那点牺牲忍耐真不算什么。可惜,太多医生不会这样想,当人多之时,难免会有种焦虑,觉得还有那么多人,还要大家久等。可能出于好心,实则成了坏心,反而是成了,对病人更不有利的事情。看了数量没有质量,有何用呢?还要别人来回跑不断的折腾。

  

  那一次,给予我的身心打击是巨大的,是因为医生的态度与说话的言语!因为当时,白天我是到村里门诊输液了,但没有好转,可谓说发展得特别“严重”,我居然连喘气呼吸都成了问题!就是,你拼命的呼气,就是拉不上来,好像是吸不到氧气,人要活活被窒息死掉。那种感觉,是异常之“恐怖”的,也是我一生中“从未”有遇过。你怎么样努力都不行,那气就像是拉不了,然后顿时感到一阵心悸,就像心脏病人突发,抢救慢点就会心跳停止,离开这个人世了。我也不知道,是药效作用过敏还是怎样,按理说应该不会,头孢我使用多了,未遇过这情形。或者说是与鼻炎有关,当时情况是夹杂着的,鼻子有很多的鼻涕,特别粘稠,使劲捏吸不出来,好像堵在那,影响到吸气,就拉不上了。然后我赶紧找风油精,往鼻子抹一些,感觉是要顺畅点,稍微有所缓解。如此,自然着急了,哮喘病发作,也是会没命的。影坛有名人物著名歌手“邓丽君”就是,泰国旅馆病情急发,咳嗽摔倒地上被送医院,终究是晚一步而回力无天。我赶紧给电话叫他回来,什么水都不要送了人命关天呢,先去医院看病了要紧,是在那样情形下过去。途中坐的地铁,虽然平稳,我依然感觉呼吸不顺,只是途中一直强忍着,甚至不敢提及,怕会陷入恐慌之中,更加难以支撑到医院。还好地铁速度之快,可能比打的更有作用,公路上是可能堵车,急也快不了更糟。当我把这些说明时, 对方也知道输过液,问用的什么药水,若是头孢不能再用。我又没仔细看清,更没留她们电话,紧急时可派上用场。这心里更是着急了,这边你等着要“救命”呢,以为来到医院就是心安心定了,可谁知还无法用药了,那岂非又把人推入死亡之沿么。我以前就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在哪家医院打了别家照打,没有问到顾忌得那么多。如同试针的慎重性,难道这家医院又是“高度”敬业,反而是成了病人害处焦急无力。最后是怎样解决,是我自己提出,可以打“左氧”呀,对方这才突然醒悟般说着,哦,那个是可以,才给我开的单。可笑么?一位医生,攻读过医学那么多专业知识,怎么个用药法,居然还要病人去提醒?要你们来干嘛,还不如一个外行懂得!真的说来,丢尽了医生的脸面,就只知道坐着收钱,一点发挥不到真正替病人分担解忧,还要一再加重刺痛他们的身心。

  

  最让人难忘的是,当我询问有所忧虑说着,会不会晚上睡觉之类,一个拉气提不上怎么办!是表现出很是忧心状态,不放心担心回去复发。对方怎说,同样如“长安医院”那位描述病情加重一脸轻松态度,这个展现出是不屑甚至鄙夷,说着,不要整天想着,怕会死会怎样,到时连觉都不敢睡。要放松心情,老是这样想,病情能加重么!而事实上,他不是这样的口吻,如此有条理对我展述的,就那种,和家乡大堂哥听到病发向大嫂求助,说你怕死,一点小事也搞得那么天大,对人一种极度侮辱悲愤的心情!不会知道别人承受着多大病痛苦难,更不会知所处环境多么恶劣,身边无人理会关注你的生死,才会想到要找寻外界来相助,仅仅出于生命的热衷,不!应该是心愿未了,不能这样含冤而逝,到了阴间也是个冤死鬼,永世不得安宁平息。同样这一位也是,就是那种,觉得你,把事情看得太大了,就是太怕死了,一点小病,就想到死不死的。而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位女孩,是面临着多么“凄惨恶劣”的生存条件,身边同样是无亲无依,没人会重视紧张你的生死,死在异乡可能都没人知道除了老天会掉眼泪。更重要是,我还有那么多的愿望未了,关于这份爱未拿出一个结果,这条人间道也没有走到底,我是不可能就这样心愿未了“不甘”地死去。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爱在人世留下痕迹不可能辜负那么多牺牲与付出,让所有经受与承受都变得一点价值都没有毫无意义可言。那也是我今生所听过,最“侮辱”人的话语,出自他们这些,所谓医者父母心,可敬可亲最是崇高职业的医生口里!我真的是对他们,极度的“崇拜与敬仰”,可以那么样的去打击与挫伤病人的信心与热情,一再磨灭他们求生的本能不断地推往更绝望的深渊。那位医生,我也永远记住了,名字叫王磊,亏他还和我同姓,真是把我们家族也玷污了。他们会早忘了吧,不知道进入过他人世界,写下了是怎样丑陋的篇章传播负面的声音。2015年8月14日看的,病历单上记载着这些罪恶。在我生命留下好或坏的人,我把他们写入了生命,映衬着这个人世的真善美与假丑恶。

 

  打了三天针水,没有多大缓解作用,只是又不得不听从而用药。尤其是那些辅助药物,更无多大改善了,重要是输液压下消炎,否则再多药也没用。后悔拿那种单去捡了,在外头买也会比便宜吧,医院那些制度确实让人寒心。还有一个事例也是,他人身上看到的例子,某位女子是给母亲还是婆婆看骨科,可能是风湿类症,总之最难治疗。拍照了,医生正在开药,对方不停反复提及到一个问题,意思,这些药,能有起到作用么?医生听多,自然不悦了,这岂非是,质疑自己的医术,确实心里会不舒服。只听医生说着,你都不相信我们,对医学没有信心,又怎么能够把病给治好呢?他的提议是正常,我们选择了医生,就得放心的托付,否则其实你自己也是没辙,除了把希望交于医院,也是无计可施的了。但病人的质疑,却更显得合理,至少可以说明的一个大众性话题:我们很多,交了钱费了心血,就是要不到想要的疗效,病情没能好转或减轻了多少。当然,很多疾病是非医学就可根治与控制,我们不可能要求医生就是全能,一定是能保证给你把病治好,这也确实是说不过去,否则就不会有死人了,地球会越加膨胀没法居住。让我疑虑的是,这里面,是否存在那种,“过度”治疗,病情夸大性医治,实则敛聚钱财与收益。包括明知已无治,或者用药也无用,仍然存在大量使用滥用现象,同样只是为了服务于利益与工资挂勾,那样的情况未必不会出现,而作为病人更是无法去鉴定,也只能一律无条件的接受。正如,196章《最深的痛让爱醒过来》所写医院对待癌症晚期病人,根本没有手术指征和存活征兆,也就是说此人无救必死无疑。可他们做法是怎样?肿瘤科、放疗科、中药科,各个科室走一遍,让大家都赚足钱,折腾3个月后死了。心有多黑与无良,从一个“将死之人”身上榨取钱财,那么心安理得不怕有报应,不仅让家人倾家荡产,还要让临死前饱尽受罪折磨。已经是不能想像了,不仅不是一位医者之心,更是连一个人的心都要不如了,没有资格活在这人世,更别说披上那件纯洁白大衣亵渎风采。那么从这来讲,我所疑虑的方面也并无可能性,但具体也是没法去探究的了。前面写过,“过度医疗”难以有统一性说法专家都无法下定论,给一个白纸公文出来让民众看病更加有保障与可维权性,不管有没效果你还是得去赌那万分一的希望,毕竟医生是紧紧拽着我们生死的那根绳,哪怕明知不行或不情愿你还是得把权利交给他们,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法子可行。或许也是因此,才会让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背叛良心与仁义道德吧,从那些痛苦之上来获取营利是最快速的事情,没有人会愿意承受而不掏钱来消除身上疼痛,尽管也许达不到却也是那个时候唯一的救命维护了。总之,在这个人性与道德一再滑坡与践踏的年代,在这个所有都越加物欲与商品化的世界,注定很多得成为金钱底下的牺牲品,而我们是承受着彼此的相互赐予不可逃脱的人世命途。

  

  后来,听闻那女生补充了一句,也是感觉不尊敬不好意思吧,无形中像是否定了医生。她说,是关于医治者事情,因为这个老太太,平时可顽强了,就是再多大痛楚,也不会怎样呻吟吭声那种。但那次,可能就是确实太严重了,叫苦连天没法忍受,让孩子们看着很心疼于心不忍却又无力的疼痛,才会在医生面前不自主流露出了那些担忧顾虑,实则还是为亲人着想一份亲情与孝心的感应。我听了,是不无羡慕的,人家老了,有那么多儿女围着转,有病了也看得起,而你,会有什么呢?就是年轻时,都没有人照看陪同守护,到医院都只是自己一个人。老了只会更凄凉了,无依无靠,无儿无女,身边人也不会重视你,还只是自己苦苦挣扎煎熬罢。那位老人,身子还不算怎样,应该是好多了,都要受不了。像我这样,一身病患到处都是病痛,这个时候都要熬不过去了,到年老只会更糟糕,到时定是比她更惨重与可怜。所以,早死真是件好事,解脱了自己也解脱了旁人,不会再拖累着任何人为你受罪。苦苦在人世挣扎着活过了那么多年头,只是想找一个简单的有爱可以避风雨的家园,最后只是见证了生命的一再残忍与残酷,永远要不来的却在付出经受之多以后,让生命备受更多的折磨罪责饱受尽灾难疾苦悲哀不幸耻辱之后,躲不过的爱恨情仇前世的孽账今生的还债轮回中的罪孽蓦然回首是永远无人的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