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86:过尽千帆皆不是
86: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如果说,以上喝酒事件,还不足以构成感情破裂的最严重因素,那么这后面一个绝对是成为最后一层的加重,让人再毫无任何一点依恋眷恋可以那么坚定地离去!生病,不错。在北京,我可谓没有怎样病痛,也没进过几次医院,可在回到西安之后,我是揭发了比在广东更加频繁发病就医的历程,基本就是把那里的医院几乎全部都给走遍了。西安市长安医院、西安现代妇产医院、西安市中心医院、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层层递增一级高于一级,就可见病情的严重迫切性。而在这里,也是留下我在人世“最后”的看病历程,更是见证着那些医院是如何“无良黑心”榨取病人钱财,更是怎样把他们步步“逼上”死路看不到一点生机希望的过程!看完这些,或许人们会深刻体会得到,当今老百姓求医的艰难性,及“医改”已经到了多么迫切再不容待的地步,否则这样下去将会有多少人成为制度底下牺牲品,会造就更多的个人与社会悲剧无可扭转。

  

  第一个,还在西寨村时,开始时不时的感冒发烧,每回都是到达村里一家私人门诊。那是一对从交通医科大学毕业出来的夫妇,有两个可爱的儿子,都在附近念幼儿园。有时过去,总会看到在调教小孩,说来就是发脾气责骂训斥。和大多数父母一样,都不会多有耐心教导辅导孩子,却会因为多说几遍听不懂就发火来气。有一回就是,我这旁人,都觉看不过去,却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毕竟是家事容不着外人插嘴。就是那种,孩子有点笨,讲了几遍还不懂,再没耐性说明白为止。其实这是不能怪的,正如前面所言,有的天生聪明无师自通,有的却是没有天赋难以理解。孩子本身并无错,重在于后天父母的栽培与引导,如果大人本身不注重,是很难要求到他们做好的。男人在一旁,自是更无那细心辅助习题了,女人说多不领悟就火气了,骂个不停甚至动手拍打,孩子也无辜一旁站着楚楚可怜。男人就一边说着,谁叫不听母亲的话,帮着给台阶下,毕竟也有懂事了,还有其他人在呢。不会顾忌到孩子心理,只顾着自己的情绪发泄,作为大人们真是太失职不该了。后来是,另一位看病客人,中年妇女教过书,拿起书本耐心给讲解。这人呀素质不同就是不一样,人家就可以做到不把气发孩子上,太多却是讲了听不来再也无心思,只想躲开省下纷扰更惹自己来气。时下的父母也是,又想要孩子成才,又不想用心教育。哪有那么美的差事,凡事总是需要付出努力,不会有不劳而获天掉馅饼。我只是在想,他们有如此良好的家庭环境与生活条件,怎么还不舍得不肯不会多花点心思,好好栽培供读呢?我们是想要要不来,如果我也像他们那样,我的孩子长大日后定会成为个名气人物,绝对不会让她成为庸俗无为平庸地过。唉看着成自己的心疼,你什么都要不来有心无力,别人拥有却从来不珍惜重视。“自传”所写该要孩子了,也是她们所说,却不知道别人的悲哀无奈!不是不想是无力,这样的病躯大人都要保不住了,还能敢再生小孩。他们是多么幸福荣幸啊,还不懂得善待有的人都要不来呢。

  

  进去,都是输液打针,用的头孢。主要也就是支气管炎发作,必须用这个制止。那里有床,可以躺下休息,好好睡上一觉。有时,我们也会拿回家里,更方便也暖和。因为住村里,很近,他们也放心。只时,有时会出差错,我在床上闭眼,或是看电脑,他在一边做饭煮菜,大家都给忘看,差点就吊完进空气,听闻那可严重会死人呢。幸好管子下面未空,只是下了大半,赶紧给拨了,再去找重打。其实,完全不需要拨掉,只要把水关死下不来,医生会从底下有个连接口,打开让水流下再接上,就不用多挨一针又要痛了。那时候是不知道,事后想想就很是后悔,可能也是一时急忙给忘了。在家里还是方便些,毕竟被子要厚还有电热器对着,脸上身上不会冷。我就躺下歇息,而他在一边忙活做饭,菜煮好了端过来给吃,就这样坐在床上,一边滴着水用一只手吃着,非常的笨拙与不容易。那样辛酸的看病场景,在西安成了生活不可少的风景。这些,都有拍摄记录,在那座城市走过的孤苦。多少个夜晚,在门诊到住房路途中,就这样拿着吊瓶来回走。周围一片黑暗静寂,天上点点星光暗淡,就像陪着路人在照耀。每每那个时候,总是诸多感叹,不知这条路还有多长,是否永远都没有尽头。从广东延升到西安,从南方蔓延到北方,天苍苍路茫茫,昏灯月下人惆怅,归期何处夜凄怆……

 

  一开始,基本都有效果,很快能控制住,但到最后,可能是抗药性了,慢慢不起作用,总是压不下,或者是很快又反复,没几天又来了。那时发病次数,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我们就成了常客,医生都熟悉得很。我说过,我就是到哪附近医院门诊都会知道,是他们的常住病人不愁没生意。到最后,医生都不敢给用药了,说发作得这么频繁不正常,才输完液没两三天又跑回去。意思是,他们的方法压制不了,怕继续这样医治耽搁病情,让我找大点的医院做个什么“衣原体、支原体”检查,会不会是那个感染才导致反复不已。还说到“交大医学院”是最好了,那里有很多名气专家就诊技术也先进,所闻拍个什么X光照就得一千。晕,这么高,我们怎么看得起呢?听到都怕了,不可能还会作考虑。当时用听筒听音,说有气柱,心律不正。学术上言语,我不懂,但基本也可预知,挺严重。其实早在中山,哪一次体验时,就曾验出,说是心律有问题,跳动就不规律不正常。医生是挺凝重神情,让人就很是不安,看出不一般。那时自不会理,严重的肺部疾患都不能治,何况其他次要影响不了生活。穷苦之人就只能这样,知道有病也是一拖再拖,直至严重无药可救也无能力疗理。据闻这是会相互影响,也就是说,随着病患加重,心脏也会引起慢慢机变有问题。包括其他器官也会吧,逐步侵袭全身就彻底的溃坏了。知道又怎样?没钱治不了,看着步步摧毁与垮掉。

 

  有一回,喉咙疼痛,痛得不行,咽口水都成困难。在家吃了些“牛黄解毒片”和“头孢”类药物,没有作用,一点都压不下去,丝毫不曾减轻。在他们那输了一天,没见好转,他们也不敢再用药,基本最好能用的都压上了。给我介绍了一家医院,是他们同学所开,“西安现代妇产医院”,在韦曲街道北街149号北站附近不远,来去倒是方便。虽然想到这病那能看么,人家都是针对孕妇所开。对方说也有开设能够治疗,加之也找不到其他途径,只能抱着试一下的心思去了,毕竟也找不到更好的法子了。他们先给朋友打电话招呼,我听到女方说法是,这有个病人很瘦弱,不敢给打针,让到那边去。倒没说自己看不好,双方给个台阶吧。她说的也不假,我原本就是瘦小,主要是被疾病折腾的。如此,便过去了。进入,都是些怀孕女生,在开着保胎安胎药。不知是种什么心情,你自己永远要不来,看着那些常人都能有的,会因了这个身体而没法进行。等了好一会,轮到问诊,说了身份,知道介绍过来。也没能发挥上什么作用,照常的开了些药,我一看就觉得不行,是自己用药之多,大概也知道哪些有疗效。但既然来了,又是别人好心牵引,无论怎样不能辜负一尝试。

  

  输液室里,打针吊水。那里,倒是挺豪华,有电视暖气的空间,都是超大厚棉座椅,人坐在并不舒服难受。自然,都是些女生,还有对象陪伴,只有自己孤自一人。早已习惯,从来在哪都是一个人的身影。输了一天,没好转,依然加重。第二天,回去拿病厉本,说明情况,自然也是没法强留,没这能耐可治好。我就是个,不仅人类祸星,到哪都拖累人不好过,更是医学上的“灾难”吧,一个小小的病也会难倒那么多的医学工作者,就是没有一种合适能发挥作用的药,还要到处跑来跑去折腾身心。那次最后是到别的地方去了,总之都是很大的波折辗转来去。我们后来搬离之后,还常会回去买些感冒药,那里很便宜一块钱一排,外面一盒两排得十几块。有一种,小小退烧颗粒,拿了好几包回来。以往发烧都是吃APC(复方乙酰水杨酸片),也是在家里父亲行医时学会,效果就不大还得吃好几次。而这个,一天吃一包,神奇得很,一出汗就好了。从那,不管谁发烧,就冲这个来制止了。还有,口腔溃疡的药粉,也让从那配。在外买的口腔散一点用都没,而我老是会嘴巴烂,已经很斋戒从不吃上火。估计是免疫有关吧, 才会总出现各类小症状。他那的药粉,放上去可痛了,痛成怎样?你抹了之后,得坐定不动,不可能还干活做事,要用全部精力迎接那最初的剧痛,去承受忍受,能让人冒汗那种。那感觉,也跟我们小时候在家土方法,拿一种像胶菠萝带刺尾叶,烧成灰放进烂口很相像,也是痛得人直要打滚比这更上一层。但却不能不说,那效果确实好,痛一下,涂个几次,很快就好了。人一生病,就是受罪,像我这种顽固性病人,更是不可能脱离。

  

  有一回,冬天,大年初六,正是过年时候,又急发病,连年节都没得安好。倒不是前面那个顽疾,却也是另一个同类型——鼻炎。忽然的觉得鼻子难受,鼻梁特别的疼痛难忍。开始以为是冷着,钻进被子蒙住头,不让凉气进入加剧。还是没用,越加严重,浑身没力发软,几近到站立不稳晕倒地步,难受得都哭了不断流眼泪。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鼻窦发炎了,才会引发这样的情况。还是门诊那,对方就说了,自然得输液打针。我的鼻炎,也是十几年,从小便种下。那时父亲还在,我跟他说时,还低头闻过,意思是鼻涕有异味,已经是非常严重了。都没有正视过,直至流血丝,越来越严重,成为又一个困扰的顽固性疾病。去医院看过一次,所谓洗鼻子,用大针筒往里捅去,再灌水冲洗,把人吓死了。不过,回来之后确实有好转,可惜却不会用心给治理。那么长久了,总在想也许有天会成癌症,鼻咽癌,那我倒省事,再也不用挣扎,一了百了。可惜这老天不让你死,也不让你好活,就这样“半死不活”地拖着,受尽人间百般磨练。那是我,“第一次”因鼻子问题,不得不进行输液治疗,就可以想象程度有多么的严重,是比在南方呆时不知大了多少倍。这应该是,与北方天气严寒有关,这两种病都是非常忌讳。所以就对了,应了“自传”所言,我来北方就是走死路,最后就是步入了那样的殊途。生命绕了一个大圈,还是要回到原点,怎么样的来怎么样的去。

  

  有一次,应该不是说多大问题,却是平生从未曾遇,也是非常之具意义。此卷67章所写,吴家坟“欧陆鞋城”上班时,坐在车上感觉到眼睛阳光刺眼不舒服,几乎就是睁不开会流泪的难受。我开始并未察觉,以为只是寻常的可能进了沙或者阳光太大,过不多久就会过去了。然而,并非如此简单,到店铺上班,几乎就是没法做事。就算在屋里,眼睛仍然饱受,不能睁不能看东西刺眼疼痛。到药店询问买药,才知道是感染所致,这不用药还不行不会自动好转。后来是买了“绿霉素眼药水”,倒不贵几块钱,一天滴好几次。没那么快好时,又会影响上班,我是戴着墨镜挡光,一见光是明显难受。老板工友纷纷发问,如此之酷有形象,说明情况疾患意外呢,如何作个保护。这在我一生中,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就是在北京也没有,为什么西安会遭遇呢?同样与当地气候环境有关,西安的“雾霾”天气分布之广与大是北京都不能比的!经常是看到,一片雾蒙蒙,车上可视度特别低。高空上面,更是一片灰沉,看不到蓝天在哪。人走在公路上,感觉也是很憋闷,喘气呼吸都不那么顺畅。而那几天,正是碰上最严重之时,严重到怎样我都不会说,就是人与人之间可能都是模糊,能那么清晰地看到雾霾笼罩在周围,有的更是直接戴起了口罩,防止这种大气污染的吸入。在那之后,我又常会出现眼睛痒,又得滴药水现象,估计也是与此有关吧。我后来网上搜查才知道,西安是曾列入全国十大染污城市之一,空气质量度数是异常的差。北京可能都要比它好多了,毕竟是首都打击治理程度会重些,不会凭由的扩张下去。真的是倒霉到透,不仅进了最差的宿舍没法住,入了最破的厂没法做,现在又跑了一个最破的城市没法过!我怎么就这么的获苍天“宠幸”?最特别最天下无一的都落我头上“享受体会”!难怪我的身体在北京没事,回到西安就那么多事,老病求医问药,在那里是彻底地把身体给搞垮。这就是爱的代价,如同最初为真爱,飞蛾扑火不顾后果往深圳那飞,结果摔得粉身碎骨烧得体无完肤。这一次也是,又为了所谓的爱,盲目奋不顾身地飞往北方,最终是掂上性命陪葬死无葬身之地。

  

  另一回,同样是在这家鞋城发生,应该是2012年底2013年初那段时间。当时那一回,是病得特别严重,门诊医院输液打针了好几天,虽然有慢慢好转迹象,但就是没法彻底的消除,那股气顺不了。那一次拍照显示是肺炎,比气管炎更严重了,当时的情况是怎样?我能感觉到的是,整个肺都有杂音,也就是,我喘气说话都在响着,尤其是深呼吸,很明显听到声音。可就是这样,我依然坚持着上班,倒也不是说请不到假,尽管店铺确实也繁忙。主要还是我自己就没这观念,并非说我多有毅力,而是假如我不做事,我就躺在床上天天睡着,人是越来越昏沉加重了病情不会好转。上班,等同于让身体有所运动,那对疾病是一种帮助作用,所以我不允许自己那样,否则会更挺不过去,睡倒在床上了。因为自己就试过,越睡得多就越难受,我甚至都不敢多睡,躺着比站着更受罪。那可能是,我发病以来最严重一次了,以往就从未有会扩展成那般,就是那样情形底下我居然都能扛着工作,不能不说是够有意志与忍耐力。经过几天吊水,医院基本是把炎症消除了下去,不会再出现那种杂音涌现。但气紧,还是会有,总之就是,没法回复到正常人的状态,平稳的呼吸。虽然已经好多,但它老这样下去,人也会是很难受,喘气很长很费力。而到最后是怎样好的?他听朋友介绍了一位老中医,说是治疗这方面有经验,很多人都找他们看好了。我们便打算找去,请假坐车过去。虽然人手不够,老板也还是批了,毕竟生病无奈之事。

  

  那地方可远了,就不在市区是郊区,周至县那边,我们不知坐了多远的车,堪称于长途了,三四个小时才到达,花了七八十吧。到那,还得转车到村庄,叫了辆面包车15元,几番辗转,不停询问,总算找到。那也只是,普通农户人家,可能是退休在家,曾经是医院有名医师。一位年纪非常大的老头,一眼感觉就是,还能看病吗?自己都快走路不稳,吃喝靠人料理服侍!不过还别说,他用手给我把脉时,那个手暖和的,我们年轻人都没法比。可见是身体健康,年老都有活力,不像我们这些,年纪轻轻都不如。然后在开单,写了简单几剂,我们也看不来记不住,只知道交给他儿子去拿药。感觉可勤快积极了,就是那种,靠这个老人给赚钱,才会赡养好对待,否则若是负担,未定会多有心思。时下这事多的是,多少儿女真多有孝心呢,多数嫌麻烦累赘不愿服侍。一共拿了五六剂,花了二三百,确实是挺贵,当然只要有效果,就不在乎钱了。现在最怕是拿钱也换不来,医院都没法做到,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了。当我们回去拿到药店让重捡时,对方说,这些就是挖出的山药般,总之就是异常差劲了。我们也看得出来,那药肮脏带着灰尘,一般药店是不会这般。他们配不了,没有药单,也只好作罢。是想着,再多捡几副调理一下,会否好些,因我吃了之后,慢慢真的气顺了,药不好看效果却还是有。他曾说过,再回找他们,我是觉得,看着那人就不怎样专业。而且,这慢性病,一般是发作了才有效,平常用药估计也不会有多大作用。加之,也确实太远了,走一回那么费劲,就此搁下了。以至后面我再提看病之事时,他总会说,当初叫你回去再拿药又不去,不舍得花钱之类!我想就算真回,也没法把我这病给彻底治好,真那么轻巧就不是病了。何况,如果他真有这份心,完全可以平时就善待呵护照顾好,而不是等到发病时才会想到带我去看。

  

  那天的辗转,我也永不会忘!坐了一天的车,早上出去晚上才回来,真是从未有过的遥远路程。途中,还把医院拍的X光片及诊断病历都给丢失了,虽然是做不了参考也想保留着。然后那天也是很冷,阴沉雾雨天气,给人一种苍凉与萧条感觉。当我们站在路边拦车时,让我又回到了以前的场景中,一个人等车的孤独,而现在是有了个伴,再也不惧怕漫长。当我们坐在车上时,外面是一片朦胧,车子不停转动,我的思绪也是想着很多。就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我们一同坐车回广东老家一样,那时总在想,那条路何时会停,什么时候才是终点不再漂移。同样的,这里也是,脚下这条路,又什么时候会止步,生命的旅程是否依然在浮沉。我这病,又何时是个头,只能这样苟喘残吁,反复无有休止。我们坐在车上,就紧紧相偎依着,因为了有彼此,不会感到惘然,还会有温情和动力,那份情意和慰藉。那时想,有他在我身边,就好了,不管在哪,去到哪里,彼此不分离。可是,车子终究也没法把我们载回去,在某一个路口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回首那条路,也真的是像梦一般,是整个人生都是,一条幽深的“无间道”,我想要走出却又找不到的去处。

  

  他在西寨时,也曾生过一次病,是他平生第一次体验,输液打针。说是臀部发炎,我还从未听过这毛病,就是屁股那里问题奇怪得很。走路疼痛得要像老人一样,一步一拖腿慢慢地移动前往,他说公路上的人都在看,就没法常人正常走动。不仅是走不了,也不能坐,不敢用力,尤其是硬的东西,都疼痛难忍,碰一下都不行,痛成那样。有时,我还有意逗他,用手打一下,也就是轻轻一拍,他都立刻躲起来,看样子是痛得不行。而且,最难受是,排泄不通畅了,就拉不出,无论吃了多少,多么急,往厕所蹲上半天,还是不行。看他拉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你是焦急得很,却也没法相助。然后看他回到,人趴在床上,屁股翘起来。我看着奇怪,问,干嘛?让屎掉下去!我晕,还有这样做法,第一次听到。我想是,刚刚蹲了半天,都到肛门口,却又拉不出,塞在那里难受,才以这种姿势,让给回去,缓解一下。我看他那滑稽样子,把我给笑得不行。也真是可怜受罪,几乎什么都做不了,正常生活还受影响了。后来,去医院拍照,说是炎症,还伸手进屁股抠,把他弄难受的。然后是,医院开了药水,在那输了一天,剩下回到门诊继续,要打一个星期呢。他说,这是头一回打吊瓶。我在想,他多么幸运啊,不像我,从小打到大,不知打了多少。我要是也能有他这样的好身体,一定会好好珍惜绝不践踏。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却让那些无福之人情何以堪!那时,他还在“涟漪”上班,为此只能请假了。他那些工友,还有班长,有几个过来看望了,还买了香蕉,面子还挺大,一个员工能让管理动身。不过我知道,以他是可以与人混得来,至少烟酒不成问题,能陪着一块吃喝。想想他病了还有人惦记,我病的时候却没人会想到。在广东是孤苦无依,在这里也是差不多。有一次我去上班,他在门诊打针,我特意路过看了一下,看他一个大男人躺在那输液,不无有种不相衬的感觉,问着怎么样?对方就说,上你的班去!还嫌人调侃他了。那是我们在一起,他比较严重的一次发病,后面也就没有了,只是些小病痛吃点药便可。

  

  医生那些人还是挺好的,屋里生了个小小炉子,虽然空旷房间也无法全暖,还能挨近烘烘手变暖和些。天冷的时候,女主人知道我怕冷,盖多少被子都不行,还会拿来电暖宝,加热了放进我床上,而我就是可以靠着它们,暖暖地睡上一觉了。她们用的是铁的,我想不到温度那么高,比我们平常买软绵那种好多了。真应了,凡事不可貌相,看着不好看实际却是有用。真的,有好几回,我睡得那么沉与熟,甚至在家里都不曾有。真都不想醒来了,如果可以这一觉睡去,倒也是个不错的事情,至少在甜美的梦里飞到天国,不会再有人间的寒冷与孤寂。有一回我未吃饭,碰上他们在炖骨头汤,闻着可香了,便问了一下。中午用餐时,他们硬给我装了一碗,说让我尝一尝,我真是不好意思!盛情难却,都端到床沿,也便只能享受起来,这额外款待了。不能不说,炖的真是好味,也没加多少料,还是那么大块,却也那么好喝。人人都会做饭煮菜,就我不行,自己都没法吃。吃别人的,我总很有胃口,自己做的,真是勉强填口。当时我的心情,是望向窗外,有种湿漉在眼里滚动不让落下。这些萍水相逢的人们,这些好心的人们,用着他们那细微的情意,滋润着我荒芜的心灵,送去了那一抹冬天的暖阳,融化了那冰雪的天空,打开了生命的天窗,让温情像花儿一样开放,再苦难的日子里,也能感受到真情与力量,告诉自己勇敢面对与坚强!我会永远记得他们,在我生命里留下太多感动,也深深祝福永远。

 

  第二个,韦曲文化街131号长安区第十二医院。西寨门诊看不好,就到那去了。不用说,不管病重病轻,第一个是,一堆检查单,血液、验尿、X光、心电图。也不知有无必要,有的说是需要,有的明显是“过度医疗”,没那么严重也夸大化,说来无非就是为了赚钱,与工资挂勾的这种职业现象。“以药养医”制度一天不取消,最遭罪的就是老百姓看病,被人当肥羊地猛砍宰割。可你也无法拒绝,更不可能与医生理论,搞不好得罪连病都不给认真看了。有什么办法呢?疼痛的时候,还是得把救治权交于手中!在医疗里面,病人是最无奈的,既交钱还受气甚至是没起作用,但你也不能不去找,毕竟这非专业知识可解决,我们除了把希望寄托于但愿还有点良知发挥救死扶伤的医院之中,却是再也没有其他路途可以走了,这也就决定了他们的可以胆大妄为与胡作非为,职权之大都没有可得约束与监管。更有意思的是,当我们病人拿着报告单回去,我没感觉到医生有多么的仔细看了那张单子之后再下药,事实是这对他们就诊基本是起不到什么鉴定作用。更具挖苦讽刺的是,我们自己发现上面有超于或低于标准线,出于谨慎询问一下何种原因有无问题,也没见多有耐心热情地针对性讲解让放心。从这可说明的什么?那就只是个“形式”,其实是使用医疗器具不浪费,最终是进了医院口袋医生手里。进一次医院就是大破费,普通工人阶层真的都是迈不进那个门槛。其他不说,单这几项下来就得两三百了。如果只是个普工,拿着几百一千的工资,怎么可能看得起病呢。难怪那么多女人都向着金钱看,在这个如此之现实的社会,要想自己过得好确实是如此,至少能保障有个人身意外还救治得起,否则找个穷苦差劲只能等死。

  

  办了张医疗卡,充值了,每次直接刷卡缴费,现在都兴这个方便。那时看的是急诊,总是不停地换人,不会自始至终一个人看,那样更了解病情,能更有效的用药治理。一开始,用了一种新药,很快便控制住,一般输上三天液就好转。可没到多久,发作再用,就没效果了,抗药性那么的快。那次,输了一天,没见好转。第二天再来,另一位男医生,拿出昨天检查报告单,说病情让观看。还让再做一次,说法是,既然用药了,没有减轻,可能就是有其他病变,必须得再查一下,才知如何针对用药。我自然是有不满与抗拒,觉得才两天时间,不可能病情怎样的转变,需要再做一次那样的检查。但医生说了,你作为病人,却是无权辩解与推翻更不遵循,否则就不要找人来看病。事实证明,他肯定也知道这样没有用处,查不查定然也是差不多,于是,到我拿单子下来时,那医生早跑掉了,换了另一个人。他是不好面对,这样的结果,自己无从圆说,只能溜人,逃脱为妙,给自己台阶。这就是那些,穿着神圣的白衣大卦,喻为白衣天使的职责,不是怎样想方设法把病治好,而是怎样想尽办法从病人身上“榨取”钱财,在他们已经够“不幸”的身心之上,还要他们付出更多金钱的代价,且又捞的无有作用与见效纯粹是白折腾!真的是够“黑心”,那心是什么做的,比墨水还要漆黑,完全的玷污了那片白色,真是成了披着人皮的狼!我在想,既然他们没有这份心,为什么要选择这份职业呢?把那份医生的神圣都给侮辱玷污了,最后是在民众面前成了这样的溃不成军,全部服务于金钱和利益的肮脏勾当与无耻交易!

  

  永远不会忘记,那位医生,当我询问病情,意指能否彻底治疗好转,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控制时,对方是怎么说的?这种病,没法根治,且随着时日越来越严重,到老了会更加受罪,到时形成“肺气肿”……是那种,非常之“轻松淡然”甚至是轻浮傲慢的语气,脸上是带着一脸笑容那样说出。不会知道,那是一个被疾病折磨得尽失信心的人儿,眼中已经看不到希望生机在哪。他们用这样的话,更加重病人的“绝望”,把他们推向“死亡”的深渊。我承认,医生据理而说,不是错误也应该,该怎样就怎样没法隐瞒。这本无可厚非,我并不质疑这一点,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们那个“态度”,真的就不知道,别人在经受怎样的受苦受罪,而且已经是够凄凉可怜,怎么还能带着“笑脸”,用就像是看戏的神色,看着别人痛苦而自己无谓,还要加重霜雪让别人更加感到“无望”!感谢他们的好心提醒与告知,可我知道不会等到那个时候煎熬自己了,一切在之前就会有个彻底的了结。那个医生,那张脸孔,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是怎么样笑着,那么无所谓轻松的表情,不知道是在别人生命里扎下了狠狠一刀,让那原本就是挣扎在生死边缘羸弱的生命,加速地向死神奔去。他的名字,都还在我的病历单上,叫梁冬冬,这个在生命重重留下伤痕与损害的人!2014年6月14日看的,这些都是保留的证据,也是对这人世的控诉。生命是怎么样的饱受世道摧残崎岖风雨,最终是在命运天意和人为之中演绎的生命悲剧。

  

  另一个,同样这家医院,更加巨大的打击!在进门口,接诊指示台右手边,有一个是挂着很多锦旗,写着某某主任医师(没把名字记下可惜),总是有很多病人在排队看病。我便想到了,也去那看一下,是想着找一个医生,专一的去医治调理,会更加针对与可行性,而不是找来找去,都只是暂时的缓解,却没法彻底根治。因为人太多了,我也只能加入其中,慢慢的等待。此中看到,那位医生,是很有耐心热情,就不会因为人多,匆匆忙忙看完便是,给人一种,可以依托交付的感觉。当时想,这是个好医生,我以后,就都来这里看病了,也许会有好转。那位医生,长相也是很温和慈祥那种,就看不到此前那些霸气与张扬。更加给了好评,觉得,终于找到了个好的,怪自己之前不早发现,就不用到处如此折腾。鉴于此,我是非常有耐心地等着,虽然那些小民总爱插队,幸得有医生维护,一个一个慢慢来。然而想不到的是,终于等了半天好不容易轮到你时,对方拿起病历看了下,让你找急诊去,说他那开药,别处就不打什么的。我不懂,不明何以,既然是一家医院,还有什么看病区分么?哪些病人可以看,哪些又不能看!或者说,哪位医生开的单就用药,哪些又会不成的吗?有如此之荒谬的院方规则!如果是那样就该说明出来,不要让人家抱了满腔热情又落空。而且我看那里的人,也没分急性慢性,什么症状的都有,我这也应属同一性质,为什么就不给不能看呢?我自然是会有所理论,也就是问一下,为什么这不能看,对方就是叫你找急诊,也没多解释,让你心理难以平衡。如此,你不可能还强制留下,医生不接诊说再多也没用。

  

  不能形容,我从那走出心情,那绝对是比此前遭遇更加严重!如果说前面只是让我对未来失信心,这一个则可以说是彻底打击我“求治”的决心。我原本是抱了多少的希望与寄予,真的就想着日后“一直”都在那里看下去,再也不找其他地方其他人了,是对他医德医术医心的肯定,我才会找来,可谁知道,换来却会是对你的不欢迎,你连进去的“门槛”都没有。要早知这样,我就不用在那等那么久,早告诉我也不用白耗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连给我一个完满点的说明解释都没有。后来,我出到前面服务台反映这事,为什么排队半天医生不给看病?自然,她们那些小姑娘,也不会懂得多少,也是说着,可能不属于不是之类,没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给你的理由,种下一个大大问号没法解开的心结。而你更加不可能就这点小事,还要继续找谁反映投诉去了,也早已被弄得完全没有了心情。我不知道,是只有我遭遇这事,还是其他人也会有过的经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上天安排的吗?就是这样绝了你所有心思,把你往天堂里推。那位医生,或许他是个好医生,更是个好人,可他不会知道,就因他“无意”中的一句话,一个过失,是把一条已经悲观至极濒临绝望的生命,彻底的推到了“绝境”的深渊,让她再也抬头看不到一缕阳光了!曾经,她是把他看成了,那漆黑夜里燃起的一丝光亮,以为找到了生命的颜色可以重新绽放,可也只是瞬间,居然就会全部覆灭掉了,再次把她推向那无边夜色,找不到自己的着落。从医院出来,我的心,一片“冰冷黑暗”,从未有的平静叹息。我连挣扎都不会了,任由生命下滑沉沦……

  

  那是家小型区域医院,里面很多设备自是不如,而且还脏乱得不行,厕所是臭气熏天,那些被褥都是破旧肮脏,真的不能让人住得舒服。当然看病,还想要求多好的享受呢,有得睡就不错了,最怕连个床位都没有。铺位还不多才几个,尽量赶早占着或是等快完的,坐着输液太难受,躺下还可好好休息一会。那时,我是随身带着电暖宝,旁边有插电可用,如此就能抱着暖和睡上一觉。而且那里还有点暖气,我往往就爱挑选靠边,可以让温度更加的聚集,睡起来会更加的保障不冻醒。当然尽管如此,也是不能完全睡安稳,因为得看药水,身旁没有人。他要上班送水,是不可能抽时间来陪我,就只能自己一个人的身影了。时不时要留意一下,哪还能睡得安乐,也就是刚闭上一会,又得醒来了。那里也有很多输液打针,不用说都是有陪同,有的还是好几个一家子。别人都有的照应就你没依靠,不管是在广东家里还是北京或西安这里,都是遵行着那个规律不得改变。原来无父无母疼爱的孩子,在哪都找不到一个属于你的家,注定只能无止境的漂泊流浪,用血泪渲染的生命篇章在人世留下风霜是最凄凉的的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