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81:过尽千帆皆不是
81: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们办婚礼时,其实也不算,自是没跟家人说,他们也不可能准备什么,而我也不需要。只是在后来,把我们俩人相片给寄回去了,自然如同阿姨反应,都说着这么的老。我却是喜欢,他们不会了解我这种心情,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爱的字眼。爱着的,永远是最好的,不爱的,再好也是不如。我也只是想让他们知道,我找的是什么样一个人吧,至少日后无论是善待还是伤害,他们也会记住了这个男人。是他,导致了我后面的人生,怎样的结局。

  

  我那时不知道,弟弟之前什么时候也结婚了,却因没法联系上而无法告知。我猜想应是,这个男人让我对生活已经不抱热情与信心了,才会与家人都断绝了联络,就是心冷到什么都不想理,因为未来已经看不到盼头与指望了。我从来不曾告知号码也不会再打电话回去,他们都不知道我在哪找不到影踪,包括QQ我都不上去看任何人信息,由此错过了而没看到。自然,我这个做姐姐的,得知了这些,自是很愧疚自责与不安!那是唯一的弟弟,一生中那么重要的事情,我这个当姐的都没祝贺,甚至毫不知情。尤其是弟说着那句,外人知道,作为亲姐都不来参加,多么心凉!让我更加的无地自容,也倍加的心痛难过。弟弟不像姐,就没有姐妹情谊,从来有事我开口他都会尽量帮我。等到他要结婚了,想着把喜讯告诉姐姐,连她的信息都找不着,会是多么的失望。正如“自传”中所言,我不愧对姐,却愧对了他,没尽到当姐的责任,能帮到弟弟什么。甚至于他成婚人生头等大事,我不仅是缺席,连个红包礼金祝福都没有,这真的让我太痛恨自己了!但那个时候,我们也真是艰难,就是刚回到西安,初接水站未正常运营,那时欠一堆债又还信用卡,手头有多紧凑压力负担有多大。也如前面所写,连回去广东的车费都要掏不出,就到了那么困窘拮据的程度。从这来说,阴差阳错不知道的也好,不仅是经济问题,最重要也是,我并不想回去,自己过成这般落寞模样,我以什么颜面出现在亲人面前?尤其是,我不可能一个人回,如果我不带着他,别人会怎说?姐夫怎么都不一起过来,也好让大家看看,从未见过面!当然,我也不是说,外表长相不好见人,而是我们就不能以一种风光体面生活过好状态展现,我实在是不知如何掩饰更装扮得出来。我此前已经那么多负面不光彩的事,如果我不能扳回来以正面积极良好面貌站在人前,我是不可能再跑回去丢脸一次让旁人怎么看待。鉴于这些,在我们的生活不曾乐观好转,我永远都不可能去见他们。初时也以为,这个男人会给我一个希望未来,有天我能带着和我们的孩子回娘家。想不到的是,又是一个奢望,永远都够不着的那些今生不能触及的梦想。

  

  那时候,也就是我看到弟留言,打电话回去问时,他的孩子都已经出生了,和姐一样都是个儿子,看过相片,模样不错,很是精灵样子,该满足一个男人父亲心声。弟对这孩子,是疼爱之极,也知道节省节俭了,什么都不舍得花,全部留给小孩。他要是年轻时懂得这样多好,那时多存点钱,就不会造成如此的困苦,以至想给予孩子太多,有时都成了有心无力。听闻小孩还老病,也不知是不是像父亲那样自作聪明,自己乱拿什么东西来看不就医,到时别把孩子给耽搁长大后悔莫及。这是听姐和母亲言辞,暗含是批判不听劝告,孩子也眼着受罪那样。刚成为父母,大家也不多成熟,有足够能力照护好小孩吧。他们一直在外打工租房,为了多赚钱两人上班,叫母亲出看小孩又引发矛盾,找我投诉我是两头劝解。母子婆媳之间相处不和,姐弟之间借钱事件风波,人人都好像心冷不已,变得没有了亲情人性般。不知谁才是真正有理都只是道听途说,不想去评论因为这一家人都不让看好,可能真是老天要毁灭才会让人人变样。或者真只是服务于一份爱,就像所有路过只是成为助推演绎,才会有了那么多的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得知之后,我问弟拿了卡号,补寄钱回去。他起初不肯给,我坚决一定要,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得”心安!欠了这一份情意。结婚和孩子出生连一块,弟2000姐1000。在后来一次过年,我给家寄一千时,给弟又汇了800元,是因为他曾帮过我差不多的数,我不想亏欠都还清。为此,还遭身边人说呢,意思给的那么多,我们当时也是成问题,从信用卡拿的。可他能理解吗?我都没有给家人做过什么,而这也仅是“唯一”一次了!尤其是他这个姐夫妹夫,都不能带着我光荣自豪地回家,让我落寞成这般都无颜回去,他还好意思说什么而不羞愧。当然,我不知道这是否也只是说说而已,就像开玩笑逗乐并非使真。他那时总说,我四伯怎么不给他两千?因我在他面前说过,有谁肯要我,倒贴都愿意,是个负担,送出去。我写进了日记,不经意被发现,就在我面前说了,可能会做那样的人么!我也才知道,也许是误解,但他说的也太多了,不能不让联想。所以在此,并不想打否定,有可能不是那种意思。但这种事实现象,他确实是造成了,没能给我安稳与安好,才会让我无颜相见亲人,更无脸回家乡面对任何人。

  

  险此之外,还买了些婴儿衣服,是妇幼专卖店盒装送礼套装。姐的可能买小了,听弟说孩子可胖了,为此我心里懊悔不已,但那是最大号了,除非散买显不出档次。还买了些玩具,不同年龄可用上,都是各配有。他们家里肯定也不缺,只是作为亲人的弥补添置,毕竟结婚满月都没有去。我们结婚时,二姐送的那个大红床单寄给了弟,那是刚好能运用上我们也不需要,虽然有点像辜负但放着确实可惜只能愧对了。这些加起来好几百,邮费都花了一两百,但为亲人所做不会吝惜。这也是“最后”一次,我能为他们做的了,日后也不会再有了。我帮不了他们,也不会拖累他们,日后就只能各自为安,看上天赐福和自己努力了。

  

  听到一些,关于家里消息。那时候听闻办什么“低保”,把银行卡都给消掉,也不能往家里寄钱,免得被发现说你有钱,可能会多少有影响到吧。当时都是给姐或弟的卡存,再让转给家里,求心安不想亏欠。不知后面怎样,有无办下,也就那么一点点钱,老百姓永远是分不到国家多少福利,总是一边欢声笑语一边疾苦悲戚。家中也多不顺吧,先是四伯女儿堂姐夫,建筑干活摔下住院,堂姐也出去照看了,看来挺严重,不知赔了多少钱,要保证日后生活。幸好他们孩子也有那么大了,要像我们这样,可怎么应付的才好。想想,平安多么重要,只要不出什么事,一家人安康平稳地度过,就是种很大的奢侈幸福了。堂姐也过得不易,我们也帮不到什么,对她愧疚仅仅是因为她父亲兼顾了我们,否则她应该能跟着改善好多。父亲的离世,不仅拆散了四伯原相好,也影响了孩子的家庭,同样是掀发了我的命运之旅,所有一切不可避免的都成了一份爱的牺牲。希望他们以后都能安好吧,除了祝福也是有心无力。

  

  母亲说,四伯得了“白内障”,到县城动手术了。我想,应该是大伯还有堂姐他们帮忙,我们那个家是毫无一点承受能力,就是如此的脆弱无力。不知后来身体怎样,年龄又大了病患也多了,不知是否还会骑车看病去,那总归是种不那么安全的事,可为了生活却也是无奈。那回打电话,听到说,屋子背后砍竹子,结果扭到腰很严重,许久都要动不了。我听了,自会说着,以后不要弄那些东西了,身子要紧不要出什么事之类。其实我对四伯的关注,并不少于母亲,每回电话几乎都会问到。有时是他先接,他总会说着去叫母亲来接电话,可能觉得我们定然是找母亲。其实我并不只是给母亲打,我也顺带是问候他,想和说上几句话那样。因为我会觉得,不能偏心,就只顾着生自己的,却忘了也跟着养育你们的,那也是很大难还的恩情,不想让以为我们心里只有母亲而没有他的位置份量。如同对父亲,心里关爱却没法表示,成为一生的遗憾叹息。对四伯,也没法去表露得太多,只能是叮嘱生活身体上注意,对方又是否能读懂你的牵心。09年深圳出事回家那段时间,有回与母亲一起坐短期火车上县城,需要检查身份证时,母亲的没带。母亲当时嘀咕,自己是个老人,日后坐车都不会看了。是那种,脸上带着点得意欢喜神情,作为女儿的听了却无比“心酸”。那意味着,父母老了,在走下坡路,日薄西山那样,光芒渐隐,就要下去。不管平常如此对待,是否有多深感情,毕竟是生养了那么大,而自己又无曾孝敬赡养到,甚至还一大堆事来折腾,心里是无比歉疚与愧对,为这份辜负什么都做不到。虽然也是无奈,自身同样难保,所有一切是如此脆弱,在残酷无情的两旁面前。他们都老了,大家都是风烛残年,我也一样,比他们更早走到了生命尽头。别怪我自私或什么,我已经没法去兼顾任何了,而这个家也只有等待上天的裁决了,准备给它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家里电话后来停了,也是用不上了吧,他们都装上了手机,方便联系,可惜却是再等不到孩子们的电话了。如前面所言,在那之后就彻底的不再联系,当没有家人也没有女儿。是因为自己的状况越来越糟,已经无力去承担负荷那些。曾有一段时间,母亲不断打电话,我都没接挂下,并且让他接,说水站转了换人了,前面的不清楚,以断绝所有之念。其实我自己事都头痛心烦没法解决,谁又能帮我呢还要给添乱!我只是全部掩埋不想说,是知道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了。我真的也不想理更不愿知道,给我一片小小空间不要再来干扰我了。那个时候,我正是一心一意埋头创作小说,可谓处于非常紧张最后“紧急”关头,如果我一旦听到从家里传来什么事情,只怕所有心思又给扰乱影响甚至是中断,而那时我又是夹杂着病重身体虚弱不行,根本没法承受面对只会加重身心都会更糟糕。我说过那是我的“命”般重要,如果我不写出来都无法走得安乐,所以坚决不会让任何有可能来打乱。早走迟走也罢都是得走,不论谁走了后面的世界都是依然,只是谁先解脱还是承受的因果前后。关于大家,都只能听天由命了,谁也做不了任何,看老天的处置。我们都是受害,却也是罪人,就像一份爱,带着“罪孽”,才会不得宽恕,波及牵累之多。

  

  2014年3月16日,一个最是“倒霉灰暗”日子的一天!昨天,手机无缘无故坏掉。手机电话号码存满,转过部分到UIM卡,之后手机死机,黑屏自动关机,重启搜索信号,接电话总是断掉,没法使用打不进。昨晚没有拿去修,是想着会否又好了。把号码和信息删掉清内存,电话本打不开一直转动,操作几下又死机重启。看来是彻底坏掉,只能考虑修理了,毕竟是关乎工作影响送水。

  

  这天,对方中午送水回来,我跟着一起坐车出去。车子装了16桶水,刚好装满数量。途中给“招待所”送时,旁边不远就有电信营业厅,我提出让先去修了再送水。这个男人总是不停,哪怕我自己走几步过去也没事。他就不像我那样,把对方的事看得着急先顾了再说。有一回早上,我跟车去水站,那时是冬天,就特别的冷。他是要先到另一个水站拿什么,结果拉着我绕了一大圈,坐车撞风有多冷,就算有帽子口罩衣服,我一样都冷得受不了。当时就来气说了起来,你就不怕到时我病倒,这样带着我走那么远的路?他对你就没有那种心疼怜惜爱护,否则会意识到身边爱人身体不行,不能让跟着撞风挨冷,赶紧先往店里送去,自己再慢慢转没事。这些还用人说的么?就只是有无爱的本能!同样那次也是,不会先放我下去办我的事先,那么就不会产生后面那么严重的事情。我都已经一路不停说着,他还坚持己见非要让跟着送完水再走。如果说,真的只是不想我多走路,到时直接给送到门口,这从他后面作为也是不足以论证的。就是因此,产生了一场车祸,差点又要人命关天了。

  

  “皇子新院”,送水客户所在小区,韦曲东长安街西口附近。那是一个,“超陡”的坡,不是一般的陡,基本接近于90度直下。往常拉水上去,就常会造成车子损坏要修理,就是因为坡度太直了,把刹车都会给拉坏,得调理正常才好上路。糟糕不止是这个,下面,就是大公路,车水马龙。如果出事,是直接冲向公路,那么多车开得飞快,是有多危险。他自己经常送水,知道那个坡多不好上,一个人拉一车水,份量已经够重,还把我给叫上车头,又多了两三桶水重。上车的时候,是像蚂蚁慢慢爬动,速度慢成那样,明显车子就是吃力承受不起。我本说下车,他也说没事,一脸轻松,就不会担心想到出意外,他自己已经走过有经验,而我是不熟悉并不能意识到种下巨大隐患。当然,这从我平时坐他车也是可看出,开得飞快我都怕,总是不断叫着开慢点,尤其是“十字”要多加观察,旁边会否突然出现车子避让不及。他总说,像我这样开车,那水送到晚上都送不完。确实,我坐别人的车,也觉得都开得老快,要我就是,慢慢平稳地开,都像我这样,肯定公路上车堵死更骂死了,你不走还挡着不让人走。我承认,我就是胆小开不快,但我看国内很多人的开车习性,那些横冲直撞真的是让人忧虑。不是说为别人,是为自己,难怪每天那么多交通事情产生,无不是与这些人没养成良好行车有关。当然其实我想说的,并不是谁人开车的速度问题,而是,当车上带着你的爱人时,会不自主地多了一份沉重的“责任”,是想到要保护安全不能让出事,那就会有所注意开得缓慢一些,不可能还会像平常一样,为赶工作什么都不顾。这就是得看那份爱的程度多少,是否够厚实握在手心沉甸甸,若真的在乎深爱,那是不用人说,自己会本能性地,做出那些呵护举止。对方没有,也无非是说明的这个问题罢,对你不注重没有多少的爱,至少就没我对他的深,看他开得快会担心,宁愿慢一点人身安全至重。

  

  后面事情就是这样,刹车失灵直接冲向马路,是在下坡时候。这个男人,居然还敢叫我坐上去,他如果会意识到危险所在,不!应该说是出于爱,更加万全起见,就会跟我说,你走下去吧。这车子,两个人,坡又那么陡,未必承受得了。而事实客户知情,也如是说,和我意见统一,说,你们就不应该这样,两个人坐前头,才会加速了重心前移,导致刹车一下失灵承受不了。微秒有点“常识”,都会注意到这个问题,他送了那么久,却会是如此的态度。因为往常,他一个人,就没出过事,显见就是多了一个人原因。包括上坡时也正常,是因为车子动力往前,缓解了后倾下滑的力度。而下坡,是人的自身重力再加车子前进力,那是“双重”的挤压,怎么受得住而不失衡。也幸好不是上坡时出事,否则只怕我们就真的毙于非命了,因为向前是往后退,我们压根看不到情况,连车子的方向都没法把握,直接的冲向哪里撞向行人或什么,伤亡会更加惨重。

  

  说说,从那出来,刚坐上,未到三分一,刹车失灵了。那坡那么陡,16桶水重量,人是没法下车拉得住,能够阻止它向前直冲。我们也没有跳车,不管是否有可能,是不能考虑,放任车子下去,撞伤撞到人,我们没事,只怕面临损失更大。那么重的车,那么猛冲的状态,真撞到躲避不开也可能会死人,哪里敢保全自己而不顾大众,我们更是赔不起。鉴于此,只能眼睁睁看着跟着车子,一块直冲下去。起初我未意识时,发现车子驶快,是说赶紧刹车呀,对方说,刹车失灵,刹不住。听到那话,是什么心情?等着上天裁决,会判给我们什么。是生还是死,已经是无力扭转了,除了等待接受最残酷的事情。最担心还不是我们自己,而是下面那么多人,是热闹街道,人人都在走动。他们又不知情,没法让开,会造成更大的损害。车子快冲到平地时,就还有人在那经过,我们提前是不断喊着,赶紧让开刹车不行了!那几个人才意识到,总算是躲开了,没有伤及无辜。然后车子,自然停不下,往公路中间冲去,直碰到障碍物了,与车子碰撞才可能停下。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法控制方向该往哪拐,会更加保险可见些,因为,公路络绎不绝的来车,你是没法看到哪里空了,就往那里驶去,去到对面被台阶给挡下停住。结果是,与一辆面包车撞上。幸好不是公交车,那么庞大的体积与份量,否则后果不能保证。还算有点幸运,没有出现最糟一幕。车子撞上瞬间,周围一下全部人停住,我看到的是,公路两边都是人墙。这人集中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有热闹都争先恐后不能落后。可能大家都想着,看出大事了,是不是要死人了。不是说幸灾乐祸,就是种好奇,急于了解情况。

  

  不能不说,让大家失望,没想象中那样,虽然受伤是难免,却也是轻伤。相对车祸来说,那就是小菜一碟了,可以不进医院。其实当时,我人是在车子底下了,我的双腿下半身,是在车头的前轮下面,只露出上半身,坐在地上的姿势。难怪会引起那么大围观,肯定是想着砸伤撞残之类,这人还能活么。如果真的是一个车轮从脚上碾过,不死也要残废了。可是,没有,我还能自己站起来,虽然双腿碰撞是有疼痛。这又说明了一个什么?和中山小榄那次事故一样,司机刹车刹得太“及时”了!如果他刹慢一点,车子可能直接从人身上过了。只怕司机更是吓一跳,哪怕不是他责任,这出人命也是不吉利,谁想让自己的车撞伤撞死人呢。真又应了那话,期限未到不该死,老天是不会轻易让你死去,却是用种种方法慢慢的折磨你,比死还难以经受的劫难磨炼。对方下车,看到我,完好无事站起时,只怕心头也大大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而同样,周围之人也有所失望,哎,没事情,有什么好看。然后,很快,人群慢慢散开,各自又忙碌去了。消失的速度也快,瞬间就看不到多少围观了,剩下个别还在跟随。因了碰撞,导致一边公路不能通畅,后面的车只能慢慢绕道而行,如此那个时间的交通有所混乱,至少在我们两车都未有开走之时。要保留事故现场,等待交警拍照处理才行,不管有无责任赔偿之分,却是必须走的程序。那个时候,司机自是掏手机打报警电话,要让出面来调解处理。其实他的车就没啥损失,就只是旁边碰撞时,可能凹了一点点,看着就不明显,无关乎雅观,更不会影响功能问题。车子一切完美,还能正常上路。我们的车才最严重,好像车头灯都掉落,后来又怎么并拢给装上。反正如此一撞,那车估计寿命也不长,很快又要报废了。然后有一两桶水,可能是破了,倒了出来,满地都是。当然,相对人身安全,这些倒也不算什么了。钱没了可再赚,命没了再多也无用。

  

  后面交警到来,差不多说法,询问我们,怎么回事,如是说明,刹车失灵了,没办法,控制不了,非人因素,意外事件。又问了下,人都没事,那就好了,问题不大。那小伙也好人,对双方说着,都没什么状况,车也没损坏,人也没伤着,大家就这样散了就是了。停在这里,还影响交通,看这样可以吧。人家也不想多事,更严重的事故多是,那些都要交涉不来了,还能为你们这点小事,去理论求证个不停,那就太小题大作,确实也耽搁警力。我们自是求之不得,若还要赔偿,于原本困难的我们,那都是巨大开支。如此,各自把车开走,交通恢复正常。只是,当我们把车停在路边时,那面包车又跑上来了,开口问我们要四五百修车费。我们自不会给了,交警都已经调解好了。我对象,他非常从容地说,你可以找交警反映去,他们说给的话我们就给。对方听完,开车头也不回走了。他们当然知道,那得多麻烦,才不会为那点小钱,消耗时间大费周折。其实我相信,那点费用他们不会掏不出,更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不算问题不成事。而且还有保险,也许就用不上,保险公司会承担。可于我们,却是天大的数字,在那个工作才开始未上轨道,一堆乱一堆债一堆事,已经够让人身心疲惫心力交瘁,他们却还要开口向我们要钱。我承认,即使是我们无心之过,却也着实碰撞到有所擦伤,只是他们不会知道,这面对的是怎样苦难凄凉不幸可怜的人,否则还会说得出想到要么!像我们这种情况,就是天下无有少遇,如同我的家庭一样,那么复杂多事是独一无二。那一次是没花钱,只是在后来他自己开车时,与别人的车撞上赔了900。不知情况如何是否严重,以他那开车速度也是不能不让担忧,当然只要他人安好就没事,我只是希望他注意一点别让担心。

  

  记得,在刚撞上,我从车底爬起时,我是不断责骂着,其实是发泄自己对生活的愤怒,早知这样不如撞死得了!是想到会赔钱,以当时能力怎么赔得起?水站未回本,银行一堆债,生活成问题,想到就头痛没法去理。对方,开车的,则说着,人没事就好了,意思,钱慢慢赚。可问题是,钱也赚不到,人也不安好,样样不顺不行,压根看不到有希望的日子,不知还怎么走得下去。然后是在一旁不断数落,抱怨的工作生活之类,就是那些疾苦不幸,有种像要对他发泄实则也是有气。其实我的心思更多是说给面包车那边人听,就是有点,以此博取同情诉苦让放过或少获取,不会让我们承担太多的金钱损失。说来,我当时那个景象,就像是个小丑一样,说着那些叽哩咕噜,只有自己能听懂的话,旁人根本不能体会,更理解你的苦难与苦衷。自然事后,我又把气转在身旁人身上了,不是吗?要不是跟着他过得如此之苦,我怎么会在人前那么的丢脸丢人!还不是为了维护他也是维护我们自己的利益,我连什么尊严面子都不要了,当街哭诉祈求宽恕般,只因经济负担不起,不能再退钱财了。哪怕就是低微地求人也罢,也要保全我们自己仅剩那一点能力,为后面的生活作打算。而他,能理解,会读懂吗?尤其是,出事时他的表现做法,是最深的“刺痛”到我!

  

  我们都摔倒,我是最“严重”那个,因为我坐左边,车子就撞上那。他是跟三轮车一块,在另一边先自行站起,而我压在车子底下,腿脚就在轮子旁边,碰撞是疼痛发麻了,没法自己爬得起来。而这个男人,你能想象他的表情吗?如果是一般人,不管有爱无爱,普通的夫妇,看到另一个人在车轮底下,这心里肯定担心焦急害怕得不行,会不会出事压断骨折之类,甚至是撞到器官有生命危险,第一反应必定是“赶紧”过去拉人对吧!对方,没有,他脸上,也看不到,任何,有流露出,担忧焦虑。不知是不是我骂了起来,还不过来帮忙拉一下!这才,慢腾腾的,走了过来,把我扶了起来。你觉得,这还只是,用爱不爱的说辞可以解释吗?两个人,生活一块了,就是“相依为命”的,一个出事,另一个,都是要悲痛欲绝,甚至于支撑不下去。可你从对方神态,会是看不到,有这种体现的。那些再普通的夫妻,只要是有感情的人类,都会有的一幕,彼此“着紧”,没有!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心,也不知可有什么来解释了。我在想,如果那一次,我真的撞死出事,这个男人,会否有伤心,掉一滴眼泪呢?看着在车轮底下,都能不慌张的,就连外人,可能心都纠了起来,怕出人命,恐怖可怕。他没有,身边所谓最亲最爱的人,如此淡定淡然。那一刻,我从未有过的“心凉”!比这场车祸更严重的,心灵的摔伤,摔得那么“彻底”!让你读懂自己位置,在别人心目中如此没份量,生死都看不到在乎。更让认清,身边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类,普通人不如连人都不是的。真的是有意思,最是重情重义之人,找不到一个深情厚爱,甚至连普通常人之情都要不来。只要是人都该会有的基本情意,在你这却又会成了个天大的“反作用”定律。这不是老天惩罚你么?生命有“罪”的,才会有了那么多的匪夷所思超越人性天理。

  

  事后,对方说,如果当时这边有栏杆,我们会更惨,不死也得残废。因为公路,那边路旁装了围栏,这边没有,才会让冲到公路上。想想,可能也有道理,是车子缓冲了冲力,两个同时运动着物体,是会有所相互抵消的。而假如是静止栏杆,且刚好在下完坡,那个力度之大,直接撞上逼停,反弹回人身体承受力,肯定是会更加的巨大,造成更大的人身损害。如此来说,确实是又有所庆幸了,公路的设施不完善,却恰好给了人一条生路。 想想,假如我们之间,哪一个,真的重伤到住院,我们怎么承受得起,哪掏得出钱来医治。到时生活又成问题,有人要照顾,工作又怎么办?只有两人,怎样腾出人手来面对。当我想到这时,就觉得一种,非常透彻骨髓的冰凉,那可能是比死还可怕。死了,一了百了,都解脱,半死不活,拖着,又无力照料,没法过了。也在那一刻,深深读懂“金钱”的重要性,没钱,有个意外事故什么,根本就是救治不起!像我们这种,一分钱都掏不出来,还欠着债务还不清,哪里有能力担当。原来我们这个家,也是如我自己的那个家,一样的“可悲”,都是无所积蓄,无有保障,遇事找不到任何安全感,只能活生生等死般,就无奈无能到那地步。

  

  这次是侥幸,却不是幸运。那一刻,我对命运,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恐惧与可怕”!觉得,就是老天设置下的,因我往常,就从不会出来,没事是不可能跟他的车,送水去走动什么。要不是手机出问题,我怎么会跑出,然后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而那手机问题,也是很莫名其妙,就是无缘无故给死掉了,好像就是,为了那一步安排,老天在此前做了那么多前奏,一步步把你推到那个险程上。我仿佛看到了,它就是要把我弄死才行,现在离死亡只差一步。我不知道,下一回还会摆设些什么,究竟还有多少的惊险命途在等着考验。它这回给了生路,但绝不是出路,而是为日后更多的绝路,让你在此备受尽身心的折腾,不会让你轻易的了脱。真的,我“第一次”对命运,感到无比的害怕畏惧了!说不出的寒心与慌张,说不出的一种“不安不详”预感在心头。因为,我似乎能够看到它那双紧密的手,就紧紧跟随在身后围绕在身旁,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随时可能会给你安排些什么。然后想到,如果真的这样死了,那也就太冤枉了!那么多的心愿未了,尤其关于这个故事未能写出现世,我又怎么能甘心安心离去?我开始焦急疑虑了,会想着如何与命运抢夺时间,我怕它比我跑得快追不上,而我无法让生命去到完满才从容离开。可能就是从那时候起,让我变为考虑兼顾自己的愿望,因为这边已经承载不起了,我必须找到一个方向位置重新定义生命。不能这样的消耗下去,到最后我同样是一无所有,而且也证明不了任何留不下什么。

 

  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后,我就给那个小区用户一一打电话,是准备消户。不送了,不要了,不赚那个钱,太危险了!冒着人身安危,上下那个坡,想想都心惊胆战。下面又是公路,出意外时更严重,直接冲向公路生命不能保障。我这样做法,当然是为他着想,我又不可能会再跟着去,但想到他还得走。我这想着那个情形,心里就不得安宁了,无法去预测还会有些什么。还是去掉才最“保险”,免得天天担心忧虑,那种心情太煎熬折腾了!自然,难免换来客户不满,那里不好送就很少人会上去。有一个还说着,别人的车是其他牌子水就不曾出事,只有你们的才会。当然,人家是加油车,性能够好,绝对能刹得住。我们就不行了,电动车本就易报废,经常出问题,哪敢拿那个生命去赌注呢。客户的不高兴可以理解,毕竟关乎到自己喝水利益,可这个男人在得知,又是怎么样说的?当我把电话情况告知,他说,你就是神经病!呵呵,真可笑,你一心一意为别人牵心挂虑,是出于他自身安全考虑,不仅没有一点感激,却认为你是多事,多此一举。你着急得不行,别人什么事都没有,而当你出事时,却不会有人为你这样焦急担心。和真爱人物一样,又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类,两个姓周的都是,与凡人不一样思想的,没法用常理去解释的作为。这就是那个,喊着一生一世过的人,想想都可怕,是举止的“反常”,不在人基本的范围里。后来终也没消,只是改为,送完其他用户,最后送他们那边,重量减轻能上去也可保障。但我仍然怕他不听,每回经常会叮嘱,一定要空桶了才上去,要开慢。其实一开始是想着,让他把车停在底下,直接人工扛上去,才是最妥当。但对方显然不肯,觉得要走那么远路,却不会体谅你担心的心情,是怕车子再出什么意外,不想看到他会出事,心里会没法承受。是的,别人都不顾你死活了,你还那么顾他人怎样干嘛!谁叫有爱呢,谁叫前世欠了姓周的,还了一个不够又来一个。今生遭遇了这两个,让生命变得如此的凄凉与悲惨。

  

  回到水站,那边“丈八”司机又送水来了,等了好久,进不了门。说了这情况,也可理解,问着有没伤到,外人懂得慰问。司机还说,让他先别送水了,别撑着捱倒。可不做怎么行呢,生活就是让人如此无力。水单堆积起来,不清掉还是自己辛苦。当然,他既能做到,证明还不是很严重,至少是能走动,否则怎么也熬不了。事实也是,我才是最重,走路都快成问题了。只是你为别人想,没人替你想,一切都是相反的路径。

  

  晚上先回去,一个人进屋子,忍不住就放声哭了起来,为这接二连三的晦气与厄运。当然更重要的是,人的态度让心凉心痛,想不到自己会如此可怜,受伤了都没有关注与叮嘱。为什么遇的都是这样?不管家人亲人爱人,没有一个有情义。开始慢慢料理伤口,裤子已经撕破了,就在膝盖那里。三条裤子,外面一条是最厚,都已经裂开。厚厚的棉鞋,也擦破了,鞋头几乎断开,都没法再穿,全部扔掉了,可见多大的碰撞冲击力。我走路都是拖着疼痛,慢慢斜拐走着。虽然没流血,但却积血於黑了,一大片,难怪撞上时那么痛。对方回来,都没有问候一声,说着怎么样,严重么,还痛不痛之类。他没我伤得严重,只是碰痛了下手,我主要是与车子碰一块,才造成冲撞力之大。尤其是,我还特意等他才上药,就是想让看到,有一丝丝的心疼怜惜。没有!什么都没有,好像身边人事与无关,陌生透明到那份上。他的态度,重重挫伤着我!原本生活已经够苦难不幸,连彼此间能呵护的温暖情意都没有了,那原本是无望日子里唯一的希冀,现在也彻底全然消逝了。我的脚痛,但我的心“更痛”!!我忽然发觉,所有经受牺牲付出努力,一点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再也找不到一个坚持信守的理由,所有成为彻底的冰冷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