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78:过尽千帆皆不是
78: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另外一个,最重点人物,老员工,陈师傅,全名陈小凡。和他一样,小什么,一看就是最俗的名字。先说说为人吧,让我来评,真就是最糟最差!北方人都不讲究,指卫生干净,他就是了。夏天,身上那股气味,你就没法忍受。我是出于工作,不得不能与之接触,要不肯定躲得远远。我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作为,会让浑身那么大的臭味。小孩子都知道勤清洗换衣,怎么北方这些人好像没进过学堂,肮脏成那样快成乞丐,真的是太“恶心”了!在我们广东,是不可能会有的事,其他不敢保证。难怪会被本地人瞧不起,就这副“德性”确实不配尊重。连自身卫生都不讲究,就不应该是作为人类会有的事情。想想,这样的工人送水,那些客户喝得安心?要我都不会找,一上门一大股味道,谁愿靠近。宁愿多花钱,也不图这个便宜破水,更是送水也脏差。如果我在这,绝对不会招收这样的工人,把牌子形象都给毁了。当然,别人一直做着,也是不好给叫走,虽然工作交往都成了受罪,只能坚持忍耐。稍微个三五天换洗都不可能会这样,那么想象一下是怎样的状况,我是没法去言说了,换作一般早受不了。想想他身边女人,怎么能和这样的男人过,要我早逃之夭夭,天底下男人绝尽也不可能会找这种类。当然,有可能对方还要爉遢糟糕,倒是臭味相投能对应,自是不会有什么难适应了。还有平常呀,在外送水,经常捡别人扔掉的鞋子、雨伞,其他生活用品之类,感觉就像捡垃圾,拿回去不是卖自己用。那些东西还不知是谁用过,健康还是病痛活人还是死人,也敢拿来用,就可想象是怎么样一个人。我看了,真的是不能理喻,再穷苦之人也不可能会这样。也第一次遭遇了个极品,真又对上了前面所言,老撞上“奇迹”呵呵。

  

  有时我要出去,碰到两人都在,我要他带我,他就会说,不顺路,让坐师傅车去。我自是不会,弄得大家还不好意思,他还老好心做什么好人谁稀罕。我最讨厌他这样了,把我往人那里推,又脏又臭。我才不会与之为伍,就算是自己走路,也没法跟这样的人同行,只怕要被熏死了。下次,便非常严厉地警告他了,不想带拉倒,别再拿人说事,把我搅和一块。可能是,我爱开玩笑,就他这破车,他便会说,不是嫌我的车破吗?还坐什么!确实是,同学都有四轮,他有什么。连个安定的住所都给不了,还好意思说不检讨。就我什么都不看,结果让自己受苦受累又受罪。

  

  再说到工作状况,做了有十年了,中间转手多少老板,比任何一个都最熟悉,水站内外一切运营情况。而且他也确实有能耐,有时我们“丈八”水叫不来,他一个电话就能让人出动,或者直接到厂里去拉水。他也是和里面人常打交道熟悉了,这人际关系还是有说得上,与经理什么之类都能套乎。我们后来拿票,也是从他那拿,少一块。他自也是从里面拿很多,因为他手头有客户多着,是直接从他手中买票。当然后来,我们也可找“丈八”司机,让他从厂子转手拿。对方与老板一样熟悉,反正内部人士,同样价钱。至于,他们各自,有无从中捞益不得而知,比如可能六块或六块五,给我们是七块,厂里八块。当然,我并不想这样否定别人,但不管怎样是帮我们省下了,至于他们赚不赚也就是别人的事了。我对象说,如果自己没得收益,会那么大老远积极跑过来给你送票?说的是司机。是有道理想想,谁会那么无私服务,包括我们自己也一样,那么勤快给你跑腿,开车也得要油费呢。鉴于此,还真说得过去。当然,就算有又怎样?别人也确实帮你忙了,从中获点利也是正常不是么!不必要那么耿耿于怀,放开宽容点就没什么过不去。

  

  因为,可能就是我的理解能力不如,说句难听点就是,太笨了!经常,我们会为某些说不来说不通的事情,在那言论上半天,还难免越说越大声激动,旁人不明内情,以为是吵架,或者是我这老板欺压员工了。其实就是为工作上某些事端,一时听不懂弄不清而误会。记得最先记账,他那个方法就不一,跟我想的不同,大家也是在水站较劲了半天,都难以让对方认同。当时对象也在场,就问怎么了,也很是不知何以,真像大吵般。这也怪他,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他母亲出来什么都不懂不会用,又听不懂普通话没法交流,以至彼此也产生误会吵闹哭泣,都苦委屈难过。原本就该对方调教也好接受,尤其是我们语言不通更加重困难,他不会想到把烂摊子扔给我收拾,最后就是越来越糟糕大家都头痛为难无法共处。同样身边人也是,他既然过来比我早,很多事情应是最先了解熟悉。你怎么不教我呢?让别人来跟我说!本身我领悟就差,又不是不知道,以至又产生矛盾,双方都折腾受罪。我总是为他着想,怎么样减轻压力负担,他却是不会为我想一下,提前该怎么准备好入手。人家就是对你不上心,就你把整颗心给了还不够,最终是连性命也要陪进去。对方那时就总爱说我,怎么那么“染”,意思就是,多事,不好说话。其实错了,仅仅是我认真负责,爱把事情弄个清楚明了,是种“敬业”精神。可他们不是,巴不得少事没事,所以当你出于需要了解多问时,就会不耐烦了,不“敬业”的体现!正是又对应上先前那位送水司机,当民众素质都低劣只知偷懒松散时,那部分认真积极的就会遭大家排斥了,自己不嫌麻烦还给人找事做。

  

  这位师傅,多送的是“丈八”,“百花岭”用户少。前面是最多积累下,十多年固定客户,自然是要多些。后者是后面老板新开牌子,主要是附近区域用户,他走的那条是远路,自然就不怎么开发,数量也不会怎样增加。倒是我来了后,让他那边拓展客户,有所加多了些。其实过后,我就非常后悔,不应该那样做了。为什么?因为,他并不是按水票价钱给我们交数,只是交个5块八,六块都不够。除去本钱加人工,只能给你赚一块来钱,那是钱吗?就不稀罕!当然我们也是不能提价,因人家一直以来是如此,前面老板都没让加,你好意思一过来就叫价,于情于理也是做不出来,我们更没那么苟刻。何况,他们那边客户路远,要用加油车才能走。我们这边也送不过去,自己都忙不来了,是不可能兼顾到那么多。也就是说,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得依仗对方。也是因此,才让其有了优势,比如就不会怎样把老板话放心里。他在这上班是什么情况?十点多,有时十一二点才来,我们都送完回来了。上午跑一趟,下午走一回,一天两趟,拉完回去就完工。不像我们自己,或招来员工,那是一天在送个不停,晚上才下班。有时他还会嘀咕,客户少了不赚钱之类,可我们这边有户让送,他也不愿走呀,自己不想多干还能多得。他是每周有一个休息,周末中选一天,一般是周日,工厂学校放假,也就不着急。而且平常,那是想来就来,不来你也没辙。有事请假,自是不会不批,问题是没事,也能看心情不来。有回就是,自己打麻将输钱,可能输得多心里不舒服,连班都不来上了,就到了那样随心所欲唯我独尊地步。我们打电话催也没用,你是操控管束不了。这边客户催得不行,我也只能不断与人解释,谎话说了又说替人圆口。包括有单位反映,让送水师傅文明一点,说直接往地上一滚,不会拿抹布擦洗一下,显得桶表面肮脏不干净吧。虽然那些人本身也不是多优良人类,但就从他个人本身反映出那些,也确实是没有值让人肯定认可。总之,他那边客户是投诉之多,开始还会很用心与注重,后来也无多大所谓任由误解,省得浪费口水和力气。他的户又给我们赚不了几个钱,丢了就丢了,是他的损失,我们不忧。他在我们这上班,其实是自由得很,还整天挑剔不满。想想,要是到“涟漪”或“好快活”正规厂子,他能这么轻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更不扛到下班时间才能收工!真应了那话,老油条,他就是那种了。呆了十年,对你了如指掌,摸透心理,是需要别人,不怕不顾忌。

 

  有时,他还会拿其他送水工人待遇来提,意思是,我们给的不怎样太少了。比如,“好快活”,工人有提成,一块钱。从这来说,我们是没有,但他却是比他们更合算!因为,别人是卖多少票收多少钱全数上缴,而他是有保留进了自己口袋,那就平衡了有多无少。打比方,别人买票8块提1块,他买票8块交6块(5.8)赚2块。他如果愿意,我也可以效仿,交我8块提他1块,我会更乐意,亏的是自己,他愿不愿意?小算盘倒是打得精明,比女人还有心计主意。哦,已经让你赚了,还想再让我们掏,有那么合算的事情。我们自己拿的“压水器”,售卖20元一个,他还要提成5元,和老板赚的一样,而我们还大老远坐车去拿货拉回多麻烦,这些人工费还没算别人就想平摊。事后,我对象就说我了,给个一两块就行了,这是小东西,你还提那么多。想想也是,怪自己这心就是不够黑,所以才会总是吃亏更被欺压。也仅仅是因了天生的善良慈悲,你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像别人那样。包括后来,前面写过,经过一番交涉,“丈八”给提升了一元,就为这一块钱,双方又差点闹得不可开交。怎么说,人家看我们多拿了点,心里就不舒服不能平衡了,非要让我们也要给加点。想想,才1元钱,怎么分?我们是老板,又投入那么多,这是抚恤且也是应当,加上我们也没赚几个钱,凭什么还要再给工人算进去?又不是说加了多少,赚了百万大钱,我给你一万都没事是吧,问题这么细小一点出入,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跟工人平分!从这可见是,对方的心思,多么狭隘与自私。眼红得不行,一分都不想人赚,要招揽进自己口袋。他给水站交五块八,那是十年前价钱,十年后水价都不知涨多少了,我都没有想过让他给我们多交,哪怕就是凑够整数六块钱。我当时确实有那样想过,提高两毛确实不为过,也好算数一些。但转念,我还是放弃,打消了这念头。算了吧,何必呢?为个几毛钱,大家闹得那么不愉快,真的没必要。所以,一直没提这事。人家倒好了,先来追问你。看不得你赚一点点,都要自己霸占着才好。

  

  可以想象,当对方这样说,我听到那话,多么的来气与气愤,真的是把我给“惹怒”了!主要是,这一块钱,有着太多的波折辛酸与不容易了,是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来回奔跑置工作于不理,甚至都要与厂里动手打起来闹成僵直关系,好不容易才让厂方低头退让,就只是给多加了“1元”钱,别人还要来找你瓜分。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那是我们的血泪与汗水,我的付出与牺牲,我凭什么,要让给你?玷污了这一路的牺牲与忍受!我是坚决的不可能会给,让旁人不劳而获,我这辛辛苦苦所得。我当时出于对方送水重要性,自然是没过于表明立场与对恃,只是说了下,也是提异议那种,这一块能给多少,一角两角三角?不可能是五角,老板总是要占份额之多!由这可见,我已经是退让了,做出让步的选择。可对方什么态度,明显不接受,或者觉得少,说,你们两个商量一下,意思,看给我多少。真的是张开虎口,给一点还不够,还想全部吞进。我事后跟对象说,他是个男人,能主事,不可能被对方吓唬到,是一点都不会给。他说,让师傅,找他说,不用跟我说。我把这话转告了,他没找,是不敢。包括明明两者都在场,送水回来刚好碰上面,都不见有何发言,甚至还嘻笑着问候,相互谈论工作之事,不无有种附和之势,再也嚣张不起来了。我对象说了,会跟他好好坐下算算数,看他是有赚还是无赚。他对那个,自是熟悉清楚不过,对方能蒙我蒙不了他。还说,工资让找他们拿去,不从这里划给。说的是,前任老板欠他的,拿了那些送水记录单,当时没有清账到我们才帮算,找厂里要回那种。我们从公司拿钱后,是压下不给,因为他们还欠我们水票钱,到时从那扣。师傅的工资,也是从这里支出,原本就可以不给,让找他们要去。但是,想到那样让人太费劲了,不想那么为难人,我还是发了。自然还得加上这笔钱,也是从他们欠数那里对账。问题是,你替人着想,没人为你想。又一次验证,“好心就是没好报”的道理。

  

  可能是看我女生,胆小畏事,就能欺负爬到头上,一个大男人出来,他就不敢再盛气凌人了。想想对方当时那脸庞,就如中山玻璃所认义父,在房间里那张变态畸形的脸,也一下让人感到畏惧害怕,是不能想像一个平日里熟悉交往随和之人,也会有僵硬面部表情,多少是让人有点胆怯退缩。可见,人柔弱就是不行,做生意干大事都压不住。要不是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整天为这事愁忧烦恼眉头紧皱。其实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好处理得很,就是一颗“软善”的心,才会让所有事情在你这成了困难,是强悍不起震慑不了求圆满解决。想我当时,还萌发出把“丈八”去掉不做了,意思是,不赚钱了也不让他赚,太过分无理了。看,那么小的事,我却想成那么大,天都塌了般,不无可笑。事实是,他一出面,轻易就给解决,还枉费我冥思苦想个不停。看来,人,不强硬有点底气真不行,在哪走都会遭遇阻拦困难。偏偏我就是这柔弱性情,怎么也发狠发威不起来,注定便只能是自己吃亏了。也就如爱情上面,从来没有愧对过哪一位,换来就是所有人对你的伤害与辜负了。

 

  这些还不是最严重,最让人难忍受一个事是——“丢桶”。因为他那老有一堆欠桶,天天有记录着个账本。一开始,只是记欠与还,就没去对那个数。而在后来,也就是“一块钱”事件后,让我彻底否定了为人,从未有过的失望与挫伤!我便开始对数了,一对不得了,每个月有几十没还清。难怪这桶越来越少,前任老板说交来三四百,我们这两百都是勉强凑数。这也是我们自己工作过失,是他先接手熟悉,我到是被教着来,他就没告诉我要这样做,而我看前面人也是一样操作。如果他那时就提示,我们一开始就算好对准,不可能会少那么多桶,甚至还得花钱买,填补不做时交数,保证221个桶,才能拿回压金。这就是那个男人,自己不用心上心,就给水站弄一堆烂事,最害处吃亏的自己。包括,他有些水剩家里放着,我也记账,同样不对。只是在起初便发觉,因数目不大容易察觉,由此便纠正月月清算,否则不仅贪桶连水也一块了。这也是为什么前面说,后悔让开户了,别到时把“百花岭”也给弄少了,那是得不偿失。不要让产生交易最好,反正后面远户开这个牌子,我们就直接说送不了,不给他加户。对于那些老奸巨猾难以保证之人,还是多事不如少事,避免开来才最妥。他曾说过一个事,一开始底薪,其实是报销汽油费,一月两百,倒数前二任老板接手,立刻加到了四百,前两位小伙没加,意思抠门了,也暗指我们不大方了。其实并非我们无心,而是他自己的做法,黑了水站多少桶和钱,面对这样不尽心尽责只会捞油水,也不会与老板齐心同德共进退的员工,有何理由“值得”我去加钱?如果他做得好,不用说我会看得到,定不会有所吝啬。钱并不是问题,得有那样的价钱,让别人给定义。批评他人时,请检讨一下自己,做成怎样值不值。

  

  在与公司重新签合同之后,从那年开始改为月月对数,否则还不知又损失多少桶呢。自然是全部进他那里了,如他所言,家里多少“丈八”桶拿去卖给客户。我便会说,那还不是从水站所拿。人家不认,是因为,确实没说从你这里拿,只是贪了之前老板,他们也没看好,就让人利益了,但出自水站却是肯定的,慢慢积累而起。怪我们都不够看好,有的人本身也不认真做事,害苦的又是下一界接手。他那个归还幅度有多大?有的一个月内都未还清,每到月底就特意写出,让去追回再划掉。总之是拖拉慢得很,是那些客户养成这种习惯,还是他自己纵容了。我们开始有的也是,后来就强硬点态度不让欠,否则那些人又拖来拖去,一堆账弄得人头都大。没办法,国人就是没素质,不会自觉办事,大家工作生活就受罪了,谁都没得好过。包括那个退桶,厂里承担非我们所压出,我也以为是件大好事,实际上却不是这情况。因为,以前老板开的压金条,是不写名称,也就是说,丈八还是百花岭,没有特别标示。他拿过来,说是后者,你能不退吗?而他手上有那么多压条,几乎都是前者,你能区分?又能辩驳否认,不给退么!我们手头没多少丈八户,如此看来就相当于没效应,我们捞不着什么好处。至于,他有没昧心说话呢,不得而知,只有自己良心明了。说来也是怪那些老板,多几个字都不愿写,又造成我们这些后人的麻烦。也就如,我把名称写上,人家还觉得没必要,你多事了,弄那么仔细干嘛。这就是,没素养,不敬业,都求省事,就弄成了大家都多事。与这样的小民共处,不管是工作生活都是不可能愉快的了。我们后来说不做丈八时,他那边百花岭用户也得消掉,结果对方怎说?手上有两百多个桶得退,一听就把人吓坏了,你得贴一万块去退钱,如此还敢不做么!事实是,就没有那么大数目,是他自己想留住不愿丢失,才会有意夸大恐吓威胁那样。从这也可见的是,他老面前嘀咕没钱赚是假的,否则我们说不做应该高兴,而不该是这个反映。那时完全看清了对方脸孔,我哪怕就是宁愿倒贴,也不让你在这里也不给赚了。做得过分,就是逼得大家同归于尽谁怕谁。真的是你好也没用,得遇上同样的人才发挥作用,正如整个国民都败劣之时,那些好的就是最受罪辛苦。前面写过,解除合约和分开做又产生问题,是对方做法让我对象也相逼了,你让我不好过我让你没得做!是我在此中规劝,毕竟大家共事且都不易,差不多就是了不必过于绝情。后来,应该没有就此事再继续发酵扩大都平息了吧,经理出来调解一人退让一步。而对方在那里,其实某些时候我还希望有个照应,是指可能有需要帮到毕竟他一个人。我还是凡事站他角度着想了,尽管于自己已毫无必要,却不能拒绝的那份善良和情衷。

  

  也是在那个事件之后,让他在心目中位置严重下滑,再有事时我便不那么退让了。有次不知是怎么回事,真的剧烈争吵起来,是对方提了些过分的什么,我第一次拒绝,并且拿以往来说事。大概是,你以前拿得还不够多,现在还想要怎样!对方这才不说话,有所把气焰给打击下了。旁人不知情,还真以为老板不善待员工呢,却不曾知,那是一位怎样的工人,尽想着的是占老板利益与便宜!当然,我无所谓外人怎么看,自己不愧对良心便是。不是要世人来审,做了什么天地都会知。其实过后,我又有点后悔,是指语气说得过重,不应太正面对恃冲突。是想到,我们还得依靠别人来送水,万一弄个闹腾不悦,直接就不给来了呢。那就成了我们的事,厂里找不到他说的我们,客户投诉反映起来,我们也难以立刻找到人替代与解决。如此,有好一段时间忧心,怕对方来气较劲而不做。其实我完全是多心了,事实对方对于这份工作,是比我们看得还要重,否则不会在我们决定去掉“丈八”之后,他还会不断地跟厂里说话,只是想让他们挽留,也是给自己留下一份工资。也就如最后还是去了之后,他是接手做了,不可能丢了这块肥肉。平常老在面前感叹亏本不赚钱,怎么又会看得比任何人都紧呢!我们才是靠他赚不了,砍掉一点不心疼,去了个累赘轻松干脆。但在当时,也就是未到解除合同对方流露出在乎之心,我却是很担忧,也由此造就了某些方面的退步,指别人敢于骑到你头上来,抓住畏缩害怕心理。我跟对象表明这层时,对方却是一点都不忧,说着,他要不做了最好,到时雇佣个人专门负责那边。也是,重新换人,钱肯定是正常交,还能像他那样,捞了多少油水还不知足。从这些来说,我的忧虑都是多余,不管他做还是不做,我们一样有能力可撑起水站。而就像他那样的工作态度,一天才送一两次,客户老不能及时喝到水,又有什么可稀罕更怕走掉。我在想,到他自己做,水站也是在村里,离他家就很远,那么,平常谁接水呢?不可能让车子等你,必须得有人在那里看着,他难不成日后把家搬到?不清楚,反正是人家的事,你给操心那么多干嘛,做好自己的便是。在年中开始,我便借口经济紧凑先不给发工资,年底再一块发出。自然不是真的,钱肯定给得出,主要是,怕他到时,不给我们交够桶,就可压一些钱在这,至少多层保障。对于那种,原本就不是素质良好小民,你不做好点后备措施是不行的,这是对自己合法权益的保护。当然,到最后,是全部一次付与,好几千呢,弄得我都快没多少钱回去了。该给的还得给,从来不会去贪取他人钱财,否则人生也不会走到这种悲惨地步了。

  

  说说,此中一个事情,也能让人深刻认清面目。某家单位不喝水,把剩下18个桶给他了,他拉到水站。按理说,他弄丢了我们多少桶,月几十过百不止,这些桶,肯定应该归为我们。但是,自然不是那样,那种如此贪心之人,还能好人给你收桶。何况,人家也确实可以全部揽为己有,不拉回你是不会知道。当对方说时,我自然理论了,意指还抵不过你给我弄丢的吗!最后结果是,对半平分,不能全让你捞益,抠门精准狠绝到那份上。真应了“聚成”所教赚钱秘诀,要“够准够狠够快”,在他身上是完全的体现了,又一次让人钦佩!我对象知道后,就很生气了,说,要是他,绝对的不会给。原本就是我们的桶,凭什么让他占有!我当时的说法是,因那时是最后的清算,工资结清了,就只还有桶的问题。我不想闹得那么僵不愉而散,毕竟大家共事了那么久是吧,何必弄得仇人般针锋相对,于谁又有好处呢。我是说,我给你算就是了,我从来不做那个欠人的,亏欠了自己心里还过不去。也就如给之前员工发工资一样,少给了还叫回补齐,该给的就给一分也不占。至于别人怎么样是别人的事,自己没愧对天地良心。我说这些话,对方不作声,自然能听得出,指桑骂槐之意,自己拿了什么,做了什么,也心里清楚,是否有愧!

  

  出门时,对方说了些,日后需要发票,可找他来开,“丈八”卖票开发票是不用交税钱,我们自然不需要从那拿票,但他会有拿的时候,如果碰上要发票,就可以他自己拿票名誉给开,告诉单位地址金额便可。当然其实行不通,起初我也还感到欣慰,就像人家给了你点甜头,又把你的心给俘虏去了。仅仅也是因为心善心软,就没法真正的强硬与仇视,做一点点也能打动融化。我在后来跟对象提及时,听他一提醒便不可行了,牌子水不一样,作为客户公司是不会接受,肯定得对得上才行,否则财务岂不怀疑,如此自是没有后文了。不管怎样,哪怕就是虚情假意也罢,终究是能让人感怀之事。而且他对我们也确实有过帮助,有时候我们经济困窘,从他那拿水票,几千掏不出,就是让他先掂着,慢慢再还给。他包里整天放着好多钱,一大叠呢,看着就不缺乏。还说给人借十万,收取利息费,没钱哪掏得出。他也常会在麻将桌上,看着运气也不差,总的来说赢利而不赔了。有个儿子,长的也是胖,有回送桶砸伤脚,让过来帮忙装水看到。他要请假不来随便可以,只是水单堆多会不好走,耽搁的是他自己。那孩子十来岁,未完全成人,估计不念书,不知是做什么。在后来我们说不做“丈八”,他也可退休休息时,他是说,小孩还那么小,才五六十岁,不干活能做什么?他也是和义父一样的年龄,意思是,有家庭负担,还做不到安享晚年。听了,又不无感慨,不是为他,是为太多生活苦苦挣扎努力的人们,何时我们才能停下脚步,求得停留与歇息呢。他后来又开始建房子,看着很忙,有时来得晚,不及时。不知道建好了没有,再到他自己开水站,事情就更多兼顾难抽身了。其实活着,人人都不容易,相互多点谅解,少播点霜雪,也许天空就会明亮多了。

  

  我们之间关系,也并不真是笔下字眼那么差,除了工作上矛盾,平常共处中还是和睦融洽,相互间也会有说笑,少不了的也会问候一下,有时也会有些乐趣产生。他总爱提起生活圈子一些事,比如麻将输赢,某位朋友怎么表现。因为语言差别,我普通话不好也说不准,尤其他们多少也带了点本地口音。很多时候,我都是没听清不曾弄懂,不知怎么回事稀里糊涂,只是不懂装懂跟着附和,是不想扫人家的兴。过于替人着想的人,就注定是要为难的自己吧。对方也有让感动之时,至少生病时会懂得问候,不管是表面还是真心,都让人记心感怀。想想,哪怕那么差劲负评的一个人,都会牵心到你的身体,可身旁最亲最爱的人呢?没看到有多着紧表现,至少身体次次病发病重,也就是任由这样一直下去,不会想到改善阻止。那么心安理得看着这些发生,就像看着身边一个人慢慢发病死去,心情是从容平静无谓甚至毫无相关。人性?人情?有时候见得越多,也不知如何区分了。说着最坏的也许会是最好的,说着最好的却会成了最坏的。

  

  其实我对这位师傅,真的可以说是不错的了,平常过节给他买水果、月饼,厂里发油米过年赠礼还封一百红包。看他记录本子又乱又脏让从这拿,家里多的是。他不要,有时还把客户给的带回,可以用于工作上,其实也多着用不完。冬天,看他脚上护膝有点破旧,我还很是懊悔把对象的扔太早了,是车上装了棉挡风用不上。我们那些比他的新多,早知留给他好了,当时没想那么周到,为此后悔不已。于他人有用处,确实是件好事,也物有所值。他在外头都能捡来用,我们身边人熟悉,应该是不会拒绝了。最记得是,师傅那个挂包,破烂得不成,也不见换,我还嘀咕过。后来,我就亲自给买了一个,二三十元也不贵。其实这些,原本就该是爱人置办,如果是我对象,我早就发现并给换新了。可见,身边女人也没多用心,太多都是这样无情无爱所在,谁会对谁关心呢!那样的婚姻要来干嘛,撑面子撑不起内心虚乏。用不多久,一边带子脱了,在店铺,师傅问针线,我又拿出直接帮缝上,是想着,男人手不巧,还是女人弄细心牢固。这事,我也只对爱人做过,却帮他一个外人做,那么细致与贴心。因为我不想像其他老板那样,把工人只是当赚钱干活,我会把他们当朋友或亲人,大家是平等共处,能关照的尽量做到,不必要做人那么苟刻,好的也不会是你自己,有做就会有报,迟早的事。为这事,被我对象说了好久,因他原先那个包坏了,是他姐给拿了一个,我就没有给重新购置,是因为有了不需要,不必花多余的钱。总之,他提了好久,一来气就说,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心里也不免愧疚了,对外人好,却辜负身边人般。由此可见,我对这位师傅是多用心,都不惜为他得罪了身边最亲最爱,还把他的事放于最前面。又是应了那话,好老板遇不到好员工,好员工遇不到好老板,和爱情一样的正反“互补”,总是有人要倒腾,对象是好的那个。

  

  在为“一元”风波中,我就有提这事了,意思是,我平常对你是怎样,你也心知肚明,你怎么可以这样?事实也是,有哪个老板会为员工做的这么多,更细心到那份上,爱人不做的也去做了。还不懂珍惜与感激,专门给对方为难与过不去,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他好像也会提到,就是买票没钱帮掂付,意指也理解与分担,说家里也盖房,但我想那对他不是多难事,至少是没我们困窘能拿出。当然,别人毕竟是帮到了,并不能说有就一定要做,还是一份心。那种感觉就是,相互的维护给自己找理由,成为有理而不是无理。总之,我对他,是没什么亏欠对不起,至于他对我们,对水站,就问他自己的心了。

  

  在我离开之前,我会坚决的去掉“丈八”,主要就是把他清理掉。我对象是那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而对方是个老油条狡猾算计心计之多甚于女人,留他在那无疑于就是个最大的“祸害”。我在都要看不住了,何况是他怎么能看管得了!必须帮他把这个“后患”去掉,我也才安心走开。所以交待对方与厂子干涉时,给什么好条件都不答应,就是不做坚决解除合约。你离开,走的是条“死路”,明知是不能存活的了,却还一味为他人着想,给活着的人去开路,而你还在身边时,都没人兼顾你的死活。可能会有天在看着吧,这也是,我如此那么确定,问苍天要一个结果的原因,因为,我活着,没做任何亏心事,不愧对天地良心,不愧对任何人,也不负天下人,是他们负了我。我想,老天也会看在这份“大爱”上动容吧,因为苍天大地也会有情,不会像人类的无情。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真情最沧桑!天若有情沧海月明,天若无情人间不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