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70:过尽千帆皆不是
70: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3年2月10日,大年初一,白天可能带着,一块出外走动。晚上,就到长安广场照相,那里拉起了大红灯笼,还有树上彩灯,看起来就非常的漂亮耀眼。我们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幕,她母亲也给照了很多。老人照相,总是多少有所新奇,我们拉着她往那站好,也就轻快按下快门了。出来都穿得多,戴着帽子,站在那立定姿势,让人不无觉有趣。在后面,我们还曾一起坐车出去过,在“吴家坟”一带,让路人帮拍照,留下了难得一张一家三口镜头。老人在中间,我们在旁边,尽量的靠近。那一刻,是温暖与融洽的,难得会有的场景。那些相片,最终也删除不保留了,看着触景伤情更愧对。原本是可以这样过下去,却会是成了如此残缺与破碎。

 

  2013年2月12日,大年初三,他们的亲人大姐、姐夫、小妹、妹夫一家带着小孩都过来了,主要是为看望她们母亲了。屋子有点小,大家就挤在床上坐着,看电视吃东西。煮饭都是面条,北方人爱吃。虽然位置都要不够,凑在一起却也是热闹。那才是家的味道吧,过年大家团聚欢庆,才有了节日的气氛。好久没有试过这样了,想要的场景却不会是成为永远。那个春节,因为她母亲的到来,也让我们感到像有个家样子。跟着他们也回去,送走之后,很明显就感到冷清,有点难以适应了。还是少了一样吧,有个彼此的孩子,占据那多余空间,用欢声笑语填满,才是真正的完满之家。我其实也多么想,为他生养一个小孩,看他作为一个男人,表露出父亲的样子,抱着自己孩子,那么欢欣疼惜,流露出的自豪与喜悦。可不曾想,那么小的一个愿望,对于我们会是如此的遥远,成了今生的奢侈。

  

  2013年2月24日,元霄节,韦曲南站公园,拉起了一个很大的十字灯笼墙。那一年,没有到那拍照留下美景,不无多有可惜了。不过,夏天来临时,我们特意又去照了很多,穿的新买裙子,很是光彩靓丽,留下了青春动人美丽。包括长安其他地方,也是记录了很多镜头,长安广场自不能错过,五一、十一时光顾,也有很多节日的装扮。还有“三森国际家具城、三森高第步行街、陕西自然博物馆”,在那座城市里也写下了爱的篇章。只是也如广东路过诸多城市,有一天也会是匆匆而去留下了太多的凄苦不易。

  

  从鞋店出来没多久,又走上寻工之路。总是这样,进了出,出了进,人世风光尝不尽。这次也算比较顺吧,很快接着又进了一家店铺。2013年6月份左右,雁塔区长安中路102号百汇市场,找了个店铺上班。那是西安来说繁华地段之一,以购物商业街商场为主,附近就有好几个有名气的,如“西安国际贸易中心、金莎国际广场,”高级场所几乎都是集中于那一带。后期又兴建了一个“赛格国际购物中心”,那才是真正的够有档次,瞬间就把前面的全部压倒覆盖,成为那里最高级别的国际化商城。你单在外面看那个外表,就可知道有多么高级,本身高度就直耸入天,又全部都是琉璃闪光建筑而成,晚上开灯亮起成为中心最璀璨耀眼,就如一颗明珠在那高高托起闪耀绚丽。在这里开铺位,那个价钱肯定是不低于百万,都是有钱大老板才会投入。而据闻,像我们这些看着普通人次,就不是老板模样级别,进去没人招呼会看一眼,人家依然悠然玩耍看报纸,知道你买不起不浪费表情。那衣服绝对都是过千,真正的名牌大品牌,我们敢踏入,折损了人家的身份。不过,偶然进去看了一下,感觉生意也没多好,大多是显有清冷,里面人群走动不多。当然也是,那么高档的地方,能买得起有几?相对穷人来说,富人还是要少得多,故不会形成多少角逐也说得去。何况,时下网上商城的热门,也是很大程度冲击着这些实体店。很多人就会那样去做,在现实中挑选试合身又不买,随便找个理由,其实是记下型号到网上淘宝去。那是省下很多的价钱呢,毕竟少了个铺位费加租到衣服上,这一对比明显的有优势压不过去。开网店,或开真店,都是有竞争不管哪一种,人多了也就都不那么好做了。至少人家都做得起,像我们不管哪一种都无实力,也便注定只能苦海挣扎努力了。在那给我留下印象的是,有回圣诞节,门前有个很特别的摆放装饰,非常光彩耀眼好看,还有高高的圣诞树,那个阵势真是让所有人注视。那时路过没带有相机,想着下次一定不要错过,却又会是遇不上了。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瞬间犹豫走过路过便错过了,而我们的一生中究竟有多少错过呢。蓦然回首,才知道丢失的可贵却永无寻觅。

  

  说到“百汇”,以售卖衣服和鞋子为主,都是比较便宜能讲价,一般几十来块也可以。尤其也是裙子之多,正合了我,又能挑起来了。在那,买了一件,当时最主流的颜色,荧光色裙子。西安当年可流行了,随处街上可见穿着,特别的耀眼明亮,给人就是眼前一亮了。我的那件,有点偏绿色,反正也是很鲜明突出,走在人群中很容易看见。那原本其实是件上衣,就胖人穿宽松样子,我非加了条腰带,就成裙子了。这穿法,很少有人想到,曾看女性中有穿,不无觉得是种可惜,完全的把衣服色彩给糟践了,不是衬托起高档,而是显得普通俗气。真的是得看人,有的人要穿什么衣服才能衬起自身气质,同样有的衣服要看穿在什么人身上,才能把其特征优点完美的展现。如此,那裙子就显得有点短,本就只是单件而不是连套。当然,穿长丝袜,否则又拉低衣服档次了,那样看着搭衬也贵气些。至于高跟鞋,自然少不了,不是多高,却得是正装型,能够把整体形象搭配起来。这个衣服,50元,比在西寨附近“韦曲城南综合市场”买的一件同价钱乳白色裙子值多了,两个都是露肩不炎热,这个却是高档有级别,总之那样一穿人就靓丽了。后悔死了早知不买,原来还有地方大把便宜又漂亮。女生就是这样,买多少衣服都不够,买看到更好又想拿。难怪满街服饰几乎都是为女人准备,女人天生就是逛街衣服购物狂。

  

  在“三森步行街”也有光顾,那里衣服同样低档实惠,适合我们这些普通消费者。而且款式之多样式好看,看着丝毫不会逊色,更喜欢质朴与纯情。我的眼光还是比较高的,满满几条街只挑上了两件,一眼相中看上便喜欢。如同爱情,有没感觉瞬间分辨出,否则都不会是最纯正。是秋装长袖连衣裙,一条红黑相间,一条黑白带蕾丝,前者显可爱,后者略为高贵,都束腰收身,看着特显瘦。才50元,真的很便宜,值得的价钱。还买过件分体短裙,25元不贵,与在北京“天通尾货”买的上衣,刚好搭衬起也非常完美,是把衣服束进去显收腰,很是能挑选与自我创意。总之,什么衣服穿我身上,几乎都能展现出美好一面。可惜没人观赏,也没有高雅场所衬托得起,再多的高贵气质只能是埋没可惜。

  

  曾经在长安广场,也看上了一条淡绿色连衣裙,35元不贵,看着就是非常纯情,我穿上一定很好看。当时犹豫下没买,是觉着我裙子够多都快能开商店了,该收敛下不能再扩张下去。当然事实是下回我又赶紧拿钱跑去买,想了又想还是放不下,尤其特意在他面前说了,我看上了一件衣服,不知该买还是不该买。对方自是说,喜欢就买呗,又不是没钱给你。他一定会觉得,我怕花钱,到时他说我。事实也是,想节省点,老忍不住。可想而知,他这一说,我心头所有疙瘩就没了,仿佛得到了肯定赞赏,心里疑虑争执都去掉了,赶紧三下两下欢腾的回去。结果是,店铺关闭了,把我给气的,又后悔死了。真是倒霉,好不容易看上,来不及拿就没机会。当然,这边也有暗自里安慰,那样也好,省下我花钱,反正衣服也多着,不愁这一件。其实,心里还是有不舒服,又像成了个心结,而且那衣服样子,也如东莞初次看上没拿成,定格在心里了就特别的清晰忘不掉。真应了那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会让人铭记,得来了穿上久了就厌倦索然无味。爱情岂非如此?所以注定难以完满,永远有人不断出逃与寻找。

  

  在百汇,不乏好看衣服,但我只买了这一件,因为是一眼看上最喜欢。至于其他,不能再无节制收购,否则真是没完没了。那一两年,也是流行起一种新的衣服面料——皮草,女生应该知道,有点像毛茸茸,穿着显档次高贵。我曾经也想跟潮流拿上一件,在对面店铺试了一下,效果不怎样便打消了念头。可能我就是得穿那种收身衣服,才显出个人优势,那个多少是比较宽大,就不那么适合了。说到这让拿衣服,还颇有一番感触呢。卖衣服的相互熟悉,让他们拿货给个成本价,总之是比售卖价低很多。有一回,我要买一件棉袄,转了一遍,看上一家,价钱不怎么谈下。决定,让我们老板去说,刚好还是熟悉极其友好,对方是显出很是保证胸有成竹的表情,意指肯定能让价格降下来帮拿到。于是,我们可谓是满心欢喜去了,结果怎样?比我此前与服务员谈到最低价还高。当时我们那个神情,是非常尴尬的,都不曾想到熟人到来也会如此。老板,最后是说,你自己看吧,要不要买,然后就回去了。她自然是有招呼,说自己店铺员工,看上了你们家的衣服,后面虽没说什么,但那意思显然是暗示,给个优惠点的价钱哦!谁知道人家,连这点面子都不买,真的是太挫伤了。这样的事情不止是在他们这里发生,而是可以运用映射到所有行业中。我们以前在家乡镇里,到商场买衣服,那有个亲戚从来就不光顾!为什么?因为这层关系,不好意思谈价,而他们也不会说低,甚至刻意提高,就是知面子上不好说,才更要借着这一点来营利。其实我有时真是很想不通,那是难得的亲人朋友,有几何到你那买东西。你这样一弄,无疑于是让人家不敢再来了,你外面的钱那么多得有赚,有需要抓着那个别也非紧咬不放吗?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是如此的匪夷所思。后来我还是买下了,是在整个“百汇”来说没看到更满意,而那件也是当年刚出来新款流行抢手热闹,以最先谈好价格买下,也就是说没有利用老板关系帮上一点忙,反而是让大家都弄了难堪不愉快。你说搞成这样有什么意思,现在的人类心里真的是难以理喻。更倒霉是,回去发现中间居然少了那个挂腰带的东西,相当解开会掉下来,就碰上了那么特别的“中彩”,又跑回去更换真麻烦。从那以后,再买什么是不会再叫她们了,还不如自己与之猛砍也别指望。

  

  那里的衣服有个特色,价格都是叫得老高好几倍。比如,一条四五十的裤子,能够叫到两百,真的是天价!如果是不清楚不熟悉,随便还个半价真的是赚死了。可能他们就是想蒙那些陌生吧,在附近呆都知道是不可能受骗。更有意思是,我作为同行,过去问价钱,他们也一样叫喊。我当时就说,又不是不知道,大家卖的价钱是多少,有需要还叫得那么高,让人连讲价心情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人。你一走,他们便会不断地降了,一百五,一百,八十,六十拿不拿?看,这速度下滑得快吧,不用你还,只要走人,自动就减了。这还真是买东西的好方法,不能做出留恋姿势,就算看上非常喜欢,也得装作很不满意到处挑剔,这样价格才能降下去,否则商家就是抓住你这个心理,更加的不会退让减少了。尤其最重要的是,无论讲到怎样的价钱,你都得走一走,才会知道他们还能降到多少,否则你再讲也讲不到底线。出于揽客不丢失生意,他们自然会拿出一个最低价来,那个时候再掏钱基本不会亏了。这些,男士朋友想必没有体会,他们一般是不会讲价,只有女人最有耐性,磨上个半天才走人。要是男人在旁,肯定得说,行了,差不多就是了,还说。所以,给男人买东西,女人一定得陪上,否则被人家赚死了。就是因为他们太大方了,人家喊多少就给多少,不知道有多少的油水,更有多大的压价空间。我每回带他去买衣服,都得会特别提前叮嘱,到那,千万不要作声,不要乱还价,知道吗?一切我会来说,你在一旁试穿就是了。就怕他们一个顺口,给了个高价,再想降下就难了。说女人这种做法不好,难道帮自家省下钱也有错?你赚的钱不辛苦容易吗?就那么白赠给别人,不心疼呀!总之,男人女人在一块,讲价时是特有意思,男人看着女人在那嘀咕个不停,他们早就不耐烦,恨不得一下掏钱走人。女人还能在那说上半天,如同逛街的热情,真的是让他们头痛受罪。所以,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是乐意愿意作男性的生意,不用那么费劲豪爽大方很快成交。女人真是说得都烦,却还不得不勉强应付,当然我们自己也一样,此一时彼一时。也会有碰上男人吝啬讲价,那女人绝对就成为大方那位,婚姻互补所在绝对的是!我们这背后就会在说了,一个男人,那么抠门小气,还不如女人呢,真是。这就是爱情规律了,一个好肯定一个不好,一个不好定是配一个好,这般的折腾红尘男女不得相安。

  

  在那,还买有的其他东西,“暖宝贴”是在那发现并用上,贴在脚底或膝盖就不冷。这人真是什么都想得出来,为了人类舒服没有什么会制作不出。可怜我在北京坐公交车上班,脚底那么冰冷都不会用,要早知道买这个就不会熬得辛苦了。他也不会告诉我,不错,他不知道,他就是个天外来客,更不是北方人,自己家乡有什么能抵御寒冷都不会知道!原本我不会遭受那么多让身体搞垮,却因自己不会准备保护而一再拖垮。我就专遇上“极品”对了,如同真爱所有路过经过,超越世界的常理反其道而行。精品店,买了个很大的钱包,三层。上面有个小姑娘图案,特别的有趣可爱。这个,我自然也给他买有好几个,虽然不是真皮是用不起。他一般也不用搁那,主要是上班有个挂包收钱,至于平常出去也机会不多确实用不上。只是他有需要,不管用不用,我都会帮置备。耳套,用上那种大毛茸,看着好看也暖和却多有不便。买了个挂包,用没多久又更换了。买了个大背包,出门时装东西。最特别的是帽子了,中间有一个地段是专门售卖,各种各样五颜六色。有些是正装流行元素,有的则是毛线防止寒冷,当然也要挑选相对好看。三十、二十、十几都有,有回我戴个回去,老板就说像个小孩子。我总爱给自己弄些稀里古怪,也真不知满脑子装的什么,就没有点大人的成熟正经。那里卖帽子的男生都熟悉我了,我专爱光顾他家,男生也好讲价吧,当然也少不了多少。那些,都成为我在那走过留下痕迹,最后也是一份爱经过的足迹。

  

  说说,对面老板故事,不知是怎样,听闻离婚,还是分居,总之感情不甚好,有一儿一女,没特别听闻。男方做什么不知道,她以前是当护士,后来不做了。自己有本钱吧,在外头开店,没有个二三十万,也是租不下开不起。赚钱的基本,就是得先有钱,这钱就自动会找上门来了。她的人样,不是很高,也有略胖嘟。正常,有钱人家,吃好住好,不愁不忧,发胖发福。皮肤挺白晰,贵妇模样,穿着也一身贵气。自己开店,基本也是穿里面衣服,都是这样,一天一换,倒是光鲜亮丽。我要是也有店铺多好,天天穿个够,是个最好的示范作用。可惜,没那能耐,像别人的坐着享受。她们那些人,在那闭着没事,就买十字绣来消遣时间,几乎人人手中都有拿。多安逸的生活,无所事事,是不会想到更多人为人类为世界,会想的却是自己都顾不来。她后来也不做了,而她租的,就是此前老板带去买衣服那家。因为合同不到,退不了八千还是多少的压金,为此多有争执自是不甘。那女说,让她多呆上几天抛货,这样相对减少点损失。对方,可能出于气愤心里难平没接受,结果人家更态度强硬这点优惠都不给了,还等下班后店铺里拍相取照,准备着要是不听从就法律上见了,合同在手确实没有无理不忧。我们老板就说,她不会做人,别人已经退让了,你就赶紧抓住机会销售清空,至少能减低点损失。还说,她原本还想去帮争取下,但看这情形也没什么可讲,只能自己承受了。后面,就搬走了,至于剩下衣服怎样处理,不清楚。反正也不用愁忧,开得起的资金不成问题,肯定也有办法能面对积压。他们那些都是至少在于中层级别,也是不用像我们这些穷苦之忧虑。

  

  隔壁有一家,年轻夫妇,怎么说,整天吵架,吵得附近皆知。还不止止是吵,而是大打出手。有回,把门口卖皮带柜子都给弄倒,人家还得跟着收拾他们的烂摊子。然后,当天关门了,气呼呼各走一边去。这可都是年少气盛,谁也不肯低头忍让,钉头碰铁头,谁能扛厉害。看着他们,真是不无感慨。原本应是,小两口大家好好经营做生意,同心协力把生活过好的才是,他们这倒好专爱出乱子,这日子怎么能改善呢。想想我们是无力,开不起店铺,苦苦打工撑着熬着,人家有那样条件能力,还不懂珍惜,非要针锋相对,让手中创造得来都没有了意义。这世界真的是,让人难以观显,那么多的不相衬。

  

  店铺之间,还可以出租门口那点位置,有很多种类物品摆卖,像丝巾、手套、精品、项链耳环挂饰之类。其中就有一个很流行,美瞳,一对小小像隐形眼镜吧,放进去眼睛就会变大好看。我不知道是否如此,但我想天天放多不舒服啊,我是怎么样也做不到。那还很贵,好几十呢。这些女生爱美,真的是舍得花钱又挨罪。那里租金也不低,三千一月,就那么两米点的位置,还经常会面临市场监管。大家都是拼命往外摆,以至中间那路都占一半,人多走路是堵得不行。我们有时也会很烦,但也没办法谁都想占便宜。市场人员来说了,大家移进去,一会又移出,就是这样的操作。有一家门面,与旁边门口的吵起,就为了谁的摆买多占了一点位置,大家互不退让理论激烈,最后还动手撕打起。同行都不好劝架,帮了谁都伤和气,还是有个好心说了句,算了差不多就是了,如此给了双方一个台阶。说不出谁对谁错问题,生活是如此的剧烈,我们都像是拿着条命去拼。为了赚钱,什么都不管了,全部变了样。

  

  说到,门口买东西,有几个好说。我们前面也租个,一开始弄手表,就不多流行这个年代。清了,换成卖头发,又让父母来看,老人家懂得什么时尚潮流,不会推销也不懂说辞,还得我们在旁帮着才勉强卖上点。当然那女儿也是孝心,想着父母在家总爱弄些家事,不想让辛苦吧,接到城里来看铺,却忘了考虑年龄的局限性,他们是有心也无力做不来。不过想想,还是儿女养得好有能力才行,否则哪有机会让你也跟着舒服。那老人年轻时也可怜,生孩子还得干活,坐月子碰冷,以至那个手啊,关节那就有个大结,或就此落下病患。他们那个时代生养儿女真不容易,不过能苦尽甘来也不错,有的受尽凄苦也是换不来好过。

  

  旁边一家,高大胖个女人,又是神气命好,有男人养着,出来做事,也只是玩乐,没有压力。有两个儿子,大的几岁懂事,小的一两岁,带来可逗乐有趣,大家都很喜爱围着转。他爱人也来过,不说长多好,但身材方面足以衬起。肯定也是混不错,不像我们的,还得女人在外谋生。是没那样的命,轮完全世界也轮不到你。那女人,也是很肤浅俗气,到这边拿内衣,和看铺一块,说着那些低俗话语,看看你的多大,来我摸一下,比男人还色般,真让人受不了。但偏偏,就是这种人,得安稳,过得最好,真是有趣。当我离开那后,也就是回广东之前,还到那转了下,是记录地址位置用于写作。我们老板早不做了,却是碰上了她,我就没留意到,是被她给叫住了。我们原本就不是同一层次之人,我也不想和她搭讪什么。尤其事过之久,就很不想与之前那些人见面,再有什么交流,但别人先打招呼,不可能不应。也怪,我戴着帽子,还戴着口罩,包得那么严实,还能认出我来。我在哪总被人记住,可很多我却给遗漏了。对方说到的一句,是不是在家生小孩了呀!意思是,现在也享福了,不用出来干事了。那话,真让我,彻底的“无语”!是的,多少年了,人们想象中也该是那样。可谁会知道呢,不仅是过得多糟透,而是走死亡之旅,这回真正的到达终点。回想,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又像是做了一场梦。从南方到北方,又绕了那么长远的一段路,却还会是躲不过生命的宿终。

  

  对面,一位也是很胖,比她矮多女生,卖皮包。生意也不错,能说会道。做了一段时间,走了。我看到,她对象,来帮收摊。又是一个,极不相衬,高大男生,长相也不差,却配了她,感觉女生就逊色。为什么就不能安排一个那样的给我?我遇的反尽是矮小,连自己都不如。可如果真那样,他们会能给予到想要的真情吗?显然是不会,所以还是不能。人优秀了,就不会讲情了。这是两相矛盾的,如人生与爱情。也正如,我身旁,正因为能力不如,却是给到了想要的爱。虽然是做不全面,也会有伤心失望之时,至少给到那种感觉让停靠依恋。说不出羡慕也难过,好的都是别人的,你是永远要不到。他肯定也不需要女人为生计忧愁,足以有能力呵护养着。有的安稳对于有些人就那么的难,而有的却从来都不觉得可贵珍惜。她旁边女生,是与我关系最好,只因她就长得面善之相,而且人也确实友好,没有那种看着贵气压人。我要拿什么,基本是以本钱价,或有的说不用给钱,几块的东西。当然是要给予,大家都是赚钱不易,相互体谅着想。她不说长得多漂亮,但有一定个子,身材上也可以。她还有个姐姐还是妹妹,在另一个店面门前,两人长得十分相像,都成双胞胎般快认不出。我与我姐,三姐妹看不出,一点都不像。那时候,我依然是天天穿裙子,她就老问我,你到底有多少条?天天看都不一样,别人都眼花缭乱了。然后,有回她也穿了条长裙子,我便过去问了,说看着好看呀!她便说,买多久,搁那,都不好意思穿出。可能就是受了我影响,看着有人穿得那么厉害,自己怕什么。说来也是有意思,自己穿什么,还要看别人,经过他人通过吗?从这来看,我们现代人会过得如此压抑,原因无非就在于此了,受了太多传统观念压制,总是不够大胆放开,难免的要受这世界所影响,才会让自己过得不开怀。包括我们老板,也是几乎天天穿同一件衣服,我有一次就奇怪了,难道没衣服穿?也不可能总不更换吧!不免提出疑虑,答案是,洗了晾干再穿上,因为夏天确实不影响。然后补充是,家里衣服大把多得是,堆得满柜子装不下,好看的也并不乏之,那么为什么不穿呢?嫌麻烦!晕,还有这样的,那就不要买了,浪费又堆积。但之后,也会有换着来了,多少受感染吧。人就是觉得,都不是年轻人了,还那么讲究干嘛。我却不认为,活到老学到老,同样是穿到老,保持永远精神的色彩,多好啊!干嘛要让自己形象变糟糕呢,更没人会说你什么,心理作怪。反正我是这样,不管我多大,七老八十,照穿无误。当然,等不到那个时候。那位朋友,是我在那里所交,最好的一位。要走了,唯一依恋不舍,就是她了。她也一样,说着,日后就少人过来陪说话了。我再回去,也没看到她了。不管怎样,我都衷心祝愿这些,心地纯正善良的人们,有个属于自己的好生活!

  

  她所租的那家店铺,那个女人很值得一说。“自传”中提到,某位女生,三岁时患上气管炎,但都治好至少是控制住了,便是她了,照样成家结婚生子。她给人的形象是,胖福健康青春靓丽,看不到一点疾患的反映,更不会知道她得过这个病。还听闻,有回打针,打到神经了吧,一条腿都不能动,只能躺在床上,当时以为,瘫痪一生都这样了。但她的父母,肯定不会嫌弃一样照料守护,我们那些就难说了不可想象的面孔。还好后来,又自动变好,可以站立行走了。可见老天对她也不算苟刻,可为什么对我就那样呢?没有一样是好。有回,她在家里,收拾打理那些旧衣服,上面有灰尘吸入,结果导致病患复发咳嗽个不停。她爱人对象也在那,一位有高度年轻小伙子,就不免有在说了,早叫你不要去弄了,非不听,意思,以至弄出这毛病来吧。听着,不无显有关心,不管有无爱情,至少感情是有。再怎么样,大家共同生活,心就会挨一块。可有的人,为什么会是那么冷酷无情,对于身旁之人病痛生死都一点不着紧担忧。说到他,又可写一些。母亲,也就是女方婆婆了,因病瘫痪床上,只能由人服侍打理,换洗吃喝撒拉,必然得有人专门服侍。那是多肮脏的事情,几个女儿和媳妇轮流着照应,男生,儿子?会去给你弄这个,才怪!看着,只会嫌弃,赶紧走远些,让媳妇弄去。确实,生养多少孩子,甚至为他们放弃了爱情,以为能得到多好守护,在他们心目中,最重要的是爱人和孩子,父母是慢慢的被遗弃,只有身边伴侣才是永远忠诚陪伴。年轻的时候也许是不会深刻感知,到你有天年老了就会知道多么“可悲”,儿女不孝心之时,旁边连个关爱的人都没有。出事可能还是个解脱少了麻烦包袱,只有至爱才会心痛难过哭泣恨不能跟随而去。为了次要放弃了重要,到头来还是要不到想要只会更悲哀。

  

  最重要的一位,放在最后头,大姐曾经的员工,跟着她做了三年。那女孩,怎么说,特别有能力还大气,能压得住人那种。她在工作中的业绩,肯定也是很好获常识了。那时,店铺不是在这里,而是在隔壁一家比较有级别商场,虽然档位升了环境倒也不多好,那是地下室肯定空气没有地面的流通,人整天呆久可能都会有憋闷吧。后来怎么不做了,合同未到期不能解租,便又再转手租了出去。这做生意也麻烦,到处是转来转去的店铺,究竟有无赚赚了多少,也只有当事人知了。不管怎样,能出得起钱的都不会差哪去,至少我们是没那能耐可考虑。听大姐说过一件事,有回一位穿着打扮贵妇且胸特别大,就是那种,几乎找不到能穿,就可想象成怎样。看这些女人,命好在家坐着吃,就养成了那一身肥肉,反而就成了累赘坏事。刚好,在她们那看上有,那女孩精灵,知道不好找,且有钱,出得起,吊话了。说,这个怎么怎样,快没货了,就剩下这个,价钱喊得特别高,一百多,平常最多几十。那女人,自然是不吝啬了,直接就掏钱。对于她来说,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找不到能穿,那才是糟糕。后来听闻,又回来拿了几个,她们为此还特意去拿货,一个能赚一百那么合算,自然是不省那些劳运费了。这就是,看到什么样的人,能砍就猛宰。人家也会看样,根据不同身份来叫价,像我们是不会了,更没那样的底气能让相信,不定说着心里胆怯,破绽败露。从这可见,这位员工确实有实力,如果是她们卖,都买不到那样的高价。不仅是工作,生活上也是很能干,从一件小事体现。大姐说,她冬天在家生炉子,从来就没熄过火。真不知别人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一个月不知生多少回,严重时天天都要起火。大姐说那话,也是佩服,确实,与之相比,我们真的是太差了。都想要讨教一点经验了,当然是不可能,说了也学不好,这些更是得靠个人感悟摸索。

  

  在此,真正想说的,不是这个,还是关于感情方面。她是黑龙江东北人吧,嫁到了陕西。男方和他关系应该不错,是指能营造一个温馨和睦之家。听对方描述,有回她和小孩是去哪里未回,男方到朋友家喝酒,最后开车回去了。女人便说,你还真行,把我俩母子扔这,自己逍遥完了,就忘了别人。这听着,绝不是怪责,而是彼此之间,那种亲密融洽,甚至于是恋爱时情形,而不是步入婚姻的死寂,毫无生机与乐趣。他们可能也有点像我们那样,整天弄出点花样来欢乐闹腾,生活绝对不会枯燥无味。对方做什么不知道,但能有自己的车,不用说也是不错的了。房子肯定早买,工作生活不愁忧,女人就是在家相夫教子,也是因此才辞职的了。结婚生小孩时,大姐肯定也有去祝贺,他们之后一直都有联系,保持着那份不会变的情意。那些我是不可能做到,无论此前多么亲切友好,转身就没法再持续了。所以也便成为,不管走过多少地方遭遇多少的人,没有一个在你有事落难时能去的地方,就那么样“可悲孤苦可怜”的活着。一个人在人世里走,无亲无友,无依无靠,无情无爱。

  

  他们有个儿子,大姐说,那就是她对象的翻版,长得很像吧,大大的满足了一个男人父亲的自豪满足感。而且那孩子,也不是傻楞呆板,聪明机灵可爱活泼得很,又是父母心中的骄傲荣誉。他们一家三口,曾来过店铺,我得以看到。女人,个子不高,比我都有点矮。长相一般还可以,留着长发,一看就是热情爽朗大方类型,不像我们这孤僻沉默性情融不入世。男的,绝对的高个子,且不瘦弱也不胖重,适中身材。长相是一般,但从这来说,就已经是女人择偶优势了。尤其是,她那么矮,却能找一个那么高。真的是可笑,这月老的姻缘牵线,专门是相反互补,不好的遇到好的,好的偏遇到不好。她就能找到那样,老天却不会给我安排,所遇都是样样糟差坏。真的是你太好了吧,才会搭配上最不好的来折腾身心。小孩,确实是如所言,很是有活力精神,蹦跳玩闹个不停,更是大妈的叫唤,和大姐关系也亲昵。说来,就像自己的孙子来了,一家四口,那样欢欣喜悦的场景。看着他们,我在一边,真就像个外人一样,那么的不是滋味。并非说她们冷落我,确实也不熟悉,谈不到什么。但我知道,就算我跟大姐处再久,也能跟上个四五年,我也是换不来,别人那样温馨融洽的一幕,仅仅是因了你这“性情”,你是没法做到那样的融入,只能在自己的角落里,默默的凄楚。那一幕,也是刺痛着自己,所有别人的幸福快乐,全部成了你“伤痛”的源泉!是想到,自己永远就要不来,那么样家庭安稳欢腾热闹的场景。我真是来错了人世吧,才会在这片土地里找不到自己的站立。也许我来人世的职责,就是为了给世人演绎一段真爱传奇,所以才会让经受那么的多生命变得苍凉。当我演完了,我就要回去了,回到我应有的地方去。那里,会有我想要的安宁平静,不会再有任何风雨哭泣。而人世间,从此就会永远的在叙说着,传颂着,一个真实的故事,用热血与生命倾谱的爱的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