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69:过尽千帆皆不是
69: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3年2月初,春节即将来临,我们也跟着忙碌起来,开始会添置一些新年用品。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买了个福字贴门口,还有个灯笼挂在天花板,算是一点新年气氛那样。那时候还有心情装点,一切似乎慢慢步入正轨,只是到后面又一切改变,此前所做全部变得没有意义。

  

  2013年2月8日,除夕前一天,特意到蔬菜店铺买回很多品类,老板也要放假回去到时买不了。买了一大堆近一百元,结果过年几天都要吃不完。其实完全不必担忧没菜买,超市里大把新鲜且也不贵,他们那是春节照常上班。

  

  2013年2月9日,大年除夕,他回家去,把母亲接来。说一下,关于他们家里的事,也是挺惨可怜的。他母亲,是带着三个孩子,从外省改嫁过来。他父亲,估计也是像我爸那个年代,特别的穷,娶不到媳妇,否则也不会接纳了。他和他妹,是这个父亲生的,大姐是前夫所生。其实还有一个更大女儿,但没带到这这来,在那边家乡结婚了。有一回,对方过来,主要是探望他大姐吧,两人同父同母更亲。当时他在上班,让赶紧过去见一下面,毕竟难得过来,这样机会也不多。挺着急的,他在忙活送水,总之也让等了那么一会。他回来跟我说,对方感叹,原本是想见一下我,都没见着,不无有点遗憾吧。其实那时候,是在2105年的事,我是把它连接写在这。因为心思变化了,已经知道不可能在一起,那么就算他提出要我去,我也不想去,为什么?见了,只会让亲人更失望,不是吗?最终还是要分离,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就像我也不会见家里人,那样追忆起大家只会更难受。久未见过,就算想起样子也模糊。让时光记忆抹去,所有终将平息。包括,他后来也说的,意指,都从未去拜祭过他父亲。北方这些礼俗,是非常的繁多,什么过三年呀,头一年呀,有一点亲戚关系的都得过去。我们那边就没这么多风俗,除了清明和逢年过节上香,平常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他们这葬礼也是隆重得很,能摆上个三天三夜,把村子整条道都占了,那场景是不下于婚礼喜事。自然也少不了,敲锣打鼓吹的那个丧曲,弄到晚上都还不停,把人吵得都没法休息。我们那边,也有这些礼仪,但一天就完事,没那么铺张拖拉。既然都是形式,做得差不多就是了。就不信生前多好对待,死后就在那做给世人看。求个心安平衡,还是撑个面子,虚伪造作。他曾跟我说过,他父亲走时的事情,之前可能什么回光返照,特有精神,和他说着生前的事,欠谁谁人的钱,让他走后记得还。可把他给气的,什么都没留有,只剩下了堆债务给他。听他所说,他爸可能也和我爸一样,生前就是个大好人,村里很好的名气,大家都知道。所以他提起,也不无有点像四伯提到爷爷生前好事,不仅不赞同还批判,做什么好人,又捞不着好处。他当然也不会是他爸那样的为人,否则我在北方就不会是这样的遭遇了。我听了,一种说不出的什么心情,可能对那位从未谋面老人。我肯定了他的作为,可他的孩子却是否定,能让心安么。

  

  当时,他们是睡在一张床上。晚上醒来,他发现叫对方不应,就使劲用脚蹬,可能一人睡一头,还是不动,一摸,冰凉没气了。那时,他是有十七八岁,年轻小伙子,可谓长大成人独立了,但死人这事是第一次遇,就算是再亲的人也会有害怕畏惧。他说当时的心情,就是很慌张不知道怎么办好,自然大哭了起来。然后就通知村里人,大家便都跟着来了,换衣服,帮打理,手忙脚乱地办起后事来。村人还是可以,知道有事都会来帮忙。还是朴实的乡民好,在外面有多远走多远。正如我们在谈论“小悦悦事件”时,对方就有感叹,要是在家乡农村,谁家孩子摔倒了,会赶紧的跑过去扶住,是不会想到那么多问题,有外面人的心如此“复杂”,做个好事还瞻前顾后,昧着良知的生存生活。那个事,网上调查正面比例占多数,事实上若全民调查就差远了。参与的,多是些像我们这般,会关注心不至冷漠,现实却还有着太多根本不去观看,依然是用着颗冰冷的心对待。不说其他,一起工作上班同事,随便找一个问说不知,那淡然无谓语气,深深刺伤到自己!不能不愿相信,自己身边那么亲近朋友也在那不救之中,否定了他们的为人和自己的感情,怎么会与这些人生活在一起,真的是太难接受了!不知道,真是环境育人让跟着改变,还是自己的心要变了才把周围也跟着脏染。也许,也只有偏僻落后山村,才能保留着那份人性的“真善美”吧,遇到事情会及时的伸手出来。在外头,这片被太多乌烟瘴气污染过的天地,已经找不到纯朴的民心与民情了。我们创造了太多而也失去了更多,那些远远在于手中握有金钱权贵之上,属于生命“真性情”的东西一去不复返。

  

  每逢清明,都会叫上所有兄弟姐妹过去,大家一块烧纸上香。我没有跟去,是因为在我们那边,就不需要这样大张旗鼓。他也没有叫过我,只是在最后一年,其实是大家已经闹开之后,拿此为反攻那种,意指,我到这几年了,都没去拜见过他父亲,没在坟前上过一柱香,这媳妇是怎么当的,及格吗?我估计,他们那些亲人,在背后就有议论吧,说都不过来看看那样,太没孝心。尤其是他那个,最讨厌我的大姐,肯定就是意见最大最不满。但事实是,地方风俗不一,我自己确实是不会想到,而他们也没人叫唤。如果他说了,我也会去,至少在感情未变异,我决定留下过日子之时。2015年,那回是有提到了,我不回应,沉默。为什么?我知道,我要走了,而我又不能提前告诉,就任由误解。那个时候,我是更不可能会去了。反正都要离散,不再是家里一分子,去了岂非更让故人伤心,也让自己不好面对,无形中更加愧对了。包括同样当年,他们去看母亲,是中秋节。我没去,他那些姐妹也去了,他也曾嘀咕过,都不去团聚看一下的意思。同样的,我并非不想去,而是已经没必要了,都要走了,还看什么看?不会再是一家人了,见了徒增伤心,不见忘却了的好。这些心思他不知道,而在后面所有也澄清了。我为什么会走?自然是被他逼的!至于是怎样的情形,看下去就会知道了。

  

  他这位母亲,生养这三个孩子,肯定也是很可怜,就像我们父母那一辈,没有医院只是家里接生。他们家也是像我们爷爷家一样,非常的穷困,那时候生活条件都是差。他原本还有个弟弟,小时候得白内障,不在了。我问,没去治吗?这也不是绝症,应该有存活可能。答:哪有钱,人都快要没得吃了。感慨,辛酸,无语。没有钱,一个小小的病,就能夺去一条生命。没有钱,不仅活不好,就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想象他母亲有多伤心,看着孩子就此病逝死去无能为力。穷人活着,就是如此的悲哀!当然,这个还不算最糟,我所听过最残忍的一种死法,绝对是你们从未见过的骇人听闻。他的表姐,也是个可怜的人,大孩子给人修电出事没了,2015年的事。原本有三个孩子,老二小时候就没了,死得特别惨。农村那时候,都会有一个很大的锅,可能也像外婆家,煮那些杂粮什么,喂养牲口。她当时就是煮玉米,小孩在旁边玩耍,出去一会回来不见人,到处找到处问,村人也都出动了,直到太阳落山还是没消息。虽然是担心,但到了吃饭时间,也便先用膳了,结果是,大人揭开锅,发现小孩煮熟在里头,一岁多的孩子。我真不知道,作为母亲看到这一幕,那个心是会撕扯成怎样,尤其是,这是自己的“错误”造成,没有看好孩子。那能够爬上去,就不应让一个小孩独自呆着,这是任何一个为人父母都应会想到的事情!回来时还往里面加料和添柴,不知道正煮着自己的孩子在里头。想到那个小孩,真的太可怜了,掉下,活生生给烫死煮熟!天哪,那是怎样的惨无人道,死前是饱受了怎样的痛苦。就因为那个母亲的一时疏忽,造成失去孩子,更是给予那样的死法,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盖过于的了。当把那个小孩捞出来时,大人的心怎么承受面对,真的都要发疯掉了。而在场的人们又是怎么的震惊,要是一般心理承受不过关,只怕当场都要呕吐起来太惨不忍睹了。这世上可怜的人怎么那么多,听了真是让人心酸。如今,大的又出事,就剩下一个了。还有孩子呢,剩下孤儿寡母,又一个残缺家庭。唉,写着都心痛,全是令人心碎的场面。

  

  再说到,就剩下这一个儿子了,自然也是很疼惜呵护,至少在父母心里是至重。有时候,生活过苦逼人时,我也会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那样说,要不我们一起走算了。人间不能好活,到天国里找一个家。对方便会说,那他母亲怎么办?他作为唯一的儿子,总得要帮养老送终!这也正符合真爱追逐179章《你给的瞬间是我的一生》所写,男人为社会准备女人为爱而活,男人的爱要与责任相连女人的爱却是不顾一切。前者也是,再怎么爱我也不可能跟着走,还有个孩子他得照应。这个同样,哪怕他也愿意与我共死,可还有母亲不能置之不理。这就是男女之间对待爱情的差别,男人永远不会为爱盲目到放弃一切,女人却是可以为此抛却全世界也可以。女人对爱情的付出是全面的,男人的投入只是部分,注定最终受伤最深的永远是女人。

  

  他出外面闯荡时,也就是离家几年不归,他母亲也不知道他的消息。直到我们一起回来,他去探望家中老母亲,回来说着,他母亲一见他,就不停的哭掉眼泪,让我这外人听了都心酸,七八十岁的老人,是怎么的老泪纵横。不免也有怪责他这做儿子的失职,把母亲搁家里,却从来未曾给过只字片语。当然,他也是无法传递得到,除非是亲自见面。因为,他母亲,是不会听也不会说,又聋又哑,可怜的一位老人。他们儿女之间都是用手势交流,也不用怎么专门的学习,大家都能熟悉明了。可能就是一份亲情吧,父母与儿女的血缘,能相互的读懂。其实他对他母亲,也并非不无呵护,曾听他提过一件事,有回在家里和谁人争吵,过错就是他妈,对方想要动手。他作为儿子,自然是护着自己母亲了,哪怕是不对。何况是个老人,就算有错,年轻人也不应该,忍让一下。还是聋哑,这样对待,旁人都看不过去,自己也太不是人了。他妈住的地方,后来去过,在一片山坡的树林里,与村子密布人家是隔开,非常之偏僻荒凉。前面写过,因为要拆迁,他妈就不能住家里,在那个倒塌了一边墙的破旧房子里,找人给粉刷了一下。里面进去还可以,外面看着就像废墟,垃圾房般没法住人。因为周围没人家,所处地方又空旷,屋里冬天就显得特冰冷了。床上备有电热毯,原本说给买电热器,孩子们不敢给用,怕她老人家不懂,万一触电怎么办,身旁也没有人。就有个电饭煲,可以煮饭,煮菜也是在外面生柴火。同样是担心插电之类,接触就不安全,不敢给她使用那些现代化工具。总之就是,过着原始人一般的生活。有个电视,听闻又坏了看不到,还说让拉“秘路”,可以多看几个台。不知他们后来有否帮弄,在那个地方太偏离也是要有点费劲吧。有时我真在想,他母亲一个人住那,不害怕吗?尤其是晚上,就那孤零零一间房子,立在那郊野之中,到处是树林黑漆,几乎看不到灯光。她也真的是大胆,要我肯定是不行,不被吓死才怪。我在家住,就常有做恶梦,在那只怕根本就没法睡了。不过还别说,老人家虽然不能说听,和年龄苍老之外,身子还是挺硬朗的,也没什么大的病痛。他就常说着,幸好他妈事不多,否则他都不知怎么顾得来。也是,要像我这样多病痛,他真的是头都大了,自己都要顾不了,老人更怎么办。这样的人真好,哪天无常来临眼睛一闭就解脱了,不像自己疾患折磨半死不活,那样痛苦地离去。

  

  年龄大了,有一些福利保障,看他给他妈办了一堆卡,每月有多少钱,看着比广东水平多了。不仅如此,她自己还和所有老人那样,跑去捡垃圾,弄得满屋子都是,要孩子们去整理帮卖。有回,说捡那个小小秧苗的纸杯子,堆了一千多只。算下来,也有好几百吧。其实她也不缺钱,不说那些卡上的不动,我们也不需要让她赚钱积蓄留给。哪个儿女能安心用父母那样赚来的钱,那不止止是没孝心更是没“良心”与人性!但我想,在中国,这样的人大把,否则外面不会看到那么多年迈之人的垃圾族,只顾着养老婆孩子就忘了老父老母,甚至拿着他们辛苦赚来的钱还要喂饱自己。我那时生活多糟,那卡放我们那,从来就不会动过,包括她妈交给的几百垃圾钱,还未存进卡里,一分不会动。我再过苦,也不可能动用老人家那辛辛苦苦的血汗钱!用起来良心能安乐么。给她自己留着,至于她日后给谁是自己的事,我们是不会贪用与享用。平常,其实儿女们都会常给些零钱,她买菜吃饭什么费用就不缺。何况,一个老人家,能花费多少呢。每次他回去,我也会让他多带些钱,给一百的还不行,就只能给零钱,怕她妈不好使吧,万一别人找少或怎样。其实想想,那么样的老人,也不可能会有人那么昧心去欺榨了,那就不是了人了。但也真有那样的事,还有人去偷盗,丢一两百块。这是她妈说的,我们都不知是否为真,还指名道姓是哪个同学,找上家门去理论指责要回。他的说法,对方不承认,而他妈,又凭什么认定呢?她也不可能亲眼看得到。我也不是很相信,这么一位老人家,还有谁会无良到那份上,去拿她的钱。尤其是,年轻人就更说不过去,还是同学,再穷苦不为人也不应该会做得到。可她妈好像就一口咬定,还死不放手,经常去找人家麻烦,这传开也丢脸呀,恼火得都要动手打她了,可能被旁人拉开。我听了便说,算了丢就丢了呗,犯得着为那点小钱大动干戈到这份上。最主要的其实还是,为她自身着想,我们不在身边,你真把人激怒了,谁帮你呢是吧。可能老人就那样,心疼吝啬抠门,死缠烂打闹得双方都不好下台。再后来也不知怎样,反正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是想想,心里有话不能说是不是很苦。当然我比她更苦,是有口难言有苦无处诉。

  

  她住的地方,我有去看过一次,和他坐三轮车过去,买了很多的东西几乎放了一车。当时是有种心思,以他爱人与儿媳妇身份出现,要给一个很好的形象,外表不错,还有热情招呼,给到乡里好评那种。是抱着一种,非常之欢欣喜悦,仿佛就要亮一下相出尽风头,一定会换来身边人认可,大家都会围着出来看,这是个广东媳妇呢,人长得真可以,待人也亲近。可谁知,当我跟着车绕来绕去,最后是在那里停下,我这一看,心顿时就凉了。居然会是在这么一个,如此荒凉又偏僻更见不着人烟,枉费我此前一番精心打扮,就像初次登门要见公婆,谁知什么都没有,冷冷清清孤孤单单。然后看到那房子,就像是垃圾废品站,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当时也不无心酸,觉得让老人住在这里,太勉强委屈了。尤其是看到一个镜头,老人在外头生炉子倒开水,让人有种如此心疼的感觉,一个老人自己张罗着这些,身旁都没人帮做与照料。是我的心太细了吧,看得太多懂得越多,只是让生命憔悴负荷。我们在那也没呆多久,更没法在那里弄吃的,只坐坐逗留下便回去了。记忆中,院子里种着柿子树,当时正是成熟结了很多,他妈摘了一些挂在墙上,不知是否等风化。北方柿子与南方也不一样,小小个那种都软烂稀,吃进嘴里还得很小心,要不弄得到处是狼狈不堪。我们南方的是大柿子,硬的,可以像苹果一样,慢慢的咬开来吃,不担心弄脏。不过后来,我也在北方发现有那品种,当即就买来吃了,只为体会家乡味道。那幕景象也留在我心里了,成熟了的果子却如爱情,掉落了的时候那么多感慨。

  

  她在村子里,大家都熟悉,与乡民邻里之间。可能也如同孩子们,大家相处久了,都能看懂意思,有事也还是能找到个照应。比如,生病了,怎么办?让人给孩子打电话,然后过去带看。有一回就是了,他姐找到她,是感冒发烧了,得去输液打针。他下班后,就去了,比较晚才回来,你猜怎么着?把刚买不到一个星期的二轮摩托丢了!那车,是为方便他在村里附近送水,就不用那么大的车来回不好走。刚好碰上对方搬走,虽然有点旧也能用,毕竟价钱不高三百五,修了一下共花五百,看起也不错。他如果只是因为看病而丢失,我也是不会怎么样只是不小心意外,问题不是。给她母亲打完针回去,都有十一二点了,按理说是赶紧回家是吧,那么晚了还去哪呢。自然,有地方去,他的那个最要好同学,平常老喝酒的死党,就在那村子附近,他能不趁这个时候,去捞上一把?于是,过去了,停在小区,下来,没了,被盗了。打电话报警,可以预料,即使有监控录像又怎样,得看人的态度!这些就是小事,不会重视。反正是没找回,白花钱买又丢。可以想象,我能不来气不说他吗?你就那么迫不及待,一天也不能错过,借着给母亲看病,也要去喝一顿。又那么晚了,第二天还要上班,你平常怎么喝也罢,这个时候就不应该这样。把我给气的,真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为这事,我也说了好久,想想心里就不平衡。他一喝酒就坏事,正如我来例假也总出事。后面两天,都是我叫着去给她妈继续看,因为输液一般都得两三天,病情才能彻底好转。他都好像不乐意,就无多所谓不怎么在乎关注的神情,是我打电话跟他说着不断提醒与催促别忘了。从这可见,他也不是说对他妈多上心,还不如我这个外人看不过去呢。我在想,如果是那边有请喝酒,肯定是积极勇猛得很,深更半夜两三点也会能跑过去。他就是那样的人,烟酒是他的命,赴汤蹈火奋不顾身。

 

  因为她母亲这个说听问题,他过去可能都睡着了。曾有一回,他在外不断踢门没动静,后来是找了根长长的棍子不断戳床上,这才是爬起来开门得以进屋。这个障碍真是麻烦,与人沟通太不易。他有回办事太晚回不来,和他母亲住了一个晚上。当然,大孩子,老人家,也没什么可介怀。她后来过我们那,只有一张大床,也是三人挤一块,她睡那头,有意思很。我们在这悄悄动静,他就老暗示,做出那种表情,意思,妈在呢。我回他一句:又听不到,怕什么!包括当着他妈的面,我也是会跟他很粘乎,亲亲抱抱摸摸那样。他妈看着我们,有时也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傻笑,看得出这儿子与儿媳妇感情挺好亲热吧。最有意思是有一回,我让他问他妈要不要洗澡,他是做出一个举动,身子坐在椅子,上下摇动,手在前面左右旋转,做出擦洗动作,他妈就明白是什么了。我当时看着他那傻样,“扑噗”一声给笑了起来,然后她妈也看着我,他也看着我,大家都笑了,那滑稽逗乐的模样。那是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虽然只是老人,少了个孩子,却也多少有了点家的氛围。那时候我也真的读懂,“家有一老胜似一宝”的说法了。因为她过来,反而给我们平常单调的两人生活增添了许多的乐趣,再不是那么冷清只是两个人的陪伴。当然也会有矛盾的时候,曾经买的猪肉放久变味,我就直接给扔了。她妈看了,赶紧过来想抢,不让扔掉可惜。这就是老人与年轻人难互容原因,年轻人会讲究健康饮食卫生,老年人没有的观念,你是没法去容忍。如果不是她不像正常人能说会道,只怕我们也会有争执起来呢,正因为这个障碍反而不会有挑剔与干涉,就成了一个比较和睦温馨的共处场景。她有时候也会问到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的事,说到隔壁家谁生小孩,并在他面前做出抱孩子的动作。老人,都会有那样的心吧,什么时候还能再抱一下。当然,像他妈那情况,是不可能敢交带,自己都得人照料,抱一下都得看紧,别不小心出问题。他对我说时,我的心,也是,那种,可能和他一样,都不好无法面对吧。我不知道,是该告诉她,她自己的儿子没能力,让女人安稳不了要不来孩子;还是说这个媳妇,身体是毛病,没法治理,也要不起。究竟是哪一种,会更好开脱过去,而却都是,让老人家伤心,也让自己无地自容。作为父母的心愿,作为老人家的心愿,我们却会都达不成。那个愿望在之前不能实现,在之后更加不可能,有生之年都不会……

  

  那个询问,她母亲应答是,不用洗,意思太冷了。他们洗澡,一般都是去浴池,很少在家里,她母亲那更不会有了。不知她自己平常是否会有去,村子里都有这些设施。逢年过节,都是她女儿带着到浴池洗头洗澡衣物更换,然后才送过来那样。呆的时候不长,也基本不需考虑这个问题。我那时候喜欢买玉米,煮熟了也拿给她母亲,对方会对他打手势,意思是想要从家里摘来,多的是,不用在外面花钱买。当然,我不可能为省这几个钱,每回都跑家里去,老人却是觉着不用花就省下。她妈的饮食,也是得非常不一,因为老了,牙齿掉光,只剩下一颗长长。我们煮菜,都是煮得烂,硬的她吃不了,如莲藕、土豆,骨头更别说,只能吃肉,我们都给她夹软的。还有水果,如苹果雪梨桃子,是用小刀切成一小块小块,用牙签戳起来直接入口,大个她是没法咬得动。桔子可一片一片放进吃,不用额外加工。包括糠子,她不吃硬的,就买很多软糠,我是会亲自动手,一颗一颗掰开再给她。这些我都会细心做着,他作为一个儿子,哪怕是比我亲,才不会想得那么周到细致。男人的心,再亲也是不如女人,就如爱情一样,总是粗又大的。包括穿衣服鞋子,我都会帮她亲自拿来和帮穿着,而这些她自己在家里是一个人做,足以有能力完成。可能也就如对他心思吧,当成孩子一般的照料,用父母的心情来照看,样样都要亲力亲为。有个很细微的镜头,老人穿好鞋,我会蹲下来,帮她把鞋带系上。我相信这些,不仅是他作为儿子,就是那些作为女儿的,都未必心细到这份上,可我,做到了。就如在后面搬到塔坡,我们一起逛长安广场时,他们是一边走,我是用手挽着老人一起走,总怕人多她会走失,挨一块才最安全。可她们,都不会有那样的心思,放开心来让走动,虽然是跟着。我看到糠葫芦,会想到给买,问老人,能不能吃,说可以,然后给她。过年时,她那些女儿,基本都会给添新衣服,挺好看高贵的外套。老人衣服其实多得很,放着很多都穿不上,平常都不讲究搁着,过年节才有亮一下相。我看了,心里就想到,自己还没给老人买过衣物呢,不免有所愧疚那种。次年,就特意买了件羽绒服,是街上店面做出挂买,倒不贵,换季时,80吧。但款式样子,我觉得好看,穿着不老气,他妈可能都显年轻了。他过来时,我就拿出让试一下,还不错合身,有个帽子,她出去都不戴。她身子是比我好多了,也不怕冷,我连一个老人都不如。现在想想,却是希望她把衣服扔了,不想看到触景伤情,如今早已分开不在一块。更也成为自己心头的“痛”,对一位老人的心情,一份浓浓超过于家人的亲情。

  

  有一段时间,他那些兄妹说着,留老人在家不行,年纪太大了,是怕出个意外闪失,都没人知道。便商量着,要接到外面来,有人照看。但接哪去呢,作为女儿,嫁到人家那,是不好主宰吧,男方家未必同意。但我却想说,如果我是她们,我一定会接到自己家里,给到最贴心细心的照料!何况,一个家的说话权,基本在于女方,女方要说接谁来,男方是没发话权能阻拦。至于其他家人,我认为是,如果你坚持,没人动摇得了。至少我会是,就看你对母亲的爱有多少。或者还是觉得,有个儿子,当然是他来料理了,哪有让嫁出去的女儿赡养,心里多少也会有不平衡吧。但我不会这样想,相反,我会担忧,那边的媳妇,能否好对待呢?毕竟不是亲生,婆媳矛盾是最大问题,何况老人本身就不正常那么麻烦,更怕惹不好对待。所以,我一定会,“亲自”接到自己身边来,这样才是最放心安心。从这来说,他们这些做女儿的,也不见得对母亲的心就多亲吧,至少还亲不过我这个外人的,他们还有理由批判他人?就如,每回过年,他们都会难免说着,不用接来接去送回那么麻烦,可以让在家里度过,大家兄妹约好个时间一同去探看就行了。我不听,“坚决”一定要接出来,和我们一起过,因为,我不想让老人大年除夕初一的独自孤零零在家,更不允许他把自己老母亲扔在那一个人过年!真的是可笑,别人的孩子都不着紧,就你这个外人最紧张。正是应了,真正的爱不在于血缘或亲生,而是一份“柔善慈悲”的心怀,可以牵挂着天下苍生那样的怜悯恻隐之心。当他对我转述他们的话时,我是让他这样再转过去给她们,说觉着老人孤单可怜在那过,大意就是要接出来热闹些了。然后他们就会改为都往我们这跑,买东西来看望老人,当然那些送回去时一同带走。那个时候,曾听她大姐面前说了一句,大概就是,其实让她在那过也没事,意思,那么多年不都是那样过来!可能就有那种,我那话,暗意挫伤她们了,批儿女不孝顺,看着也忍心,听得出点题外意,以此在为自己辩驳,被我误解歪曲了般。他们在的时候,我不知道是怎么样,可我来了,我就不能够让发生!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也许他们真的觉得没什么会过意不去,但我想说,从这也足以看出,我对她母亲,比她们对自己母亲的看重!因为当你有了这份“爱心”时,你就会看不过去,会觉得不应该,会自责会不安。若不会,只证明没有,至少是没多深的关爱,你才可以做到心安理得,甚至觉得是件理所当然的事。可我做不到,不能让老一个人度过除夕走进新年,不管出来怎样,至少是有我们陪着。这些,他们,作为为人儿女的,会想得到体会得到吗?!

  

  其实老人有时还不愿来,嫌我们那太拥挤,后来是找房东借了个小床,却也诸多不便移来移去,白天收起晚上铺开会挡路。还有就是生炉子生得太热了,有时老人都冒汗,可见我体质差成怎样,真的连她都不如。她也许也不能体会这个孩子对她的心吧,是甚过于亲生母亲,才不顾她愿不愿也要接出。她特爱看“西游记”,就孙悟空猴子的样子让她最欢喜激动。只要她在这,我们打开电脑就一直播放着,让她看个够。睡觉时,都会提前帮铺好被子,等她躺下来再帮盖上。就像对待小孩一样,无微不至,怕哪里遗漏没做好。后来是接到我们那去,在一楼租了个单间,毕竟长时间就不能总挤一块。这样挨得近,每天都能看到有事也能找着。基本睡觉之前,我都会下去看一下。因为他妈不会听,也给房东带来过困扰,她自己不知怎么弄按键,把电视声音开得特别大声,吵到别人休息,第二天就对我们说了,我们如此解释也理解。之后,我们就得时常检查,并把声音定在无声,反正她听不到,只是看图像。那时我要上班,就帮她把白天要吃的准备好。她在那,你就跟要带一个小孩一样,还要操心与上心才行。她会用电饭煲,这个不用教,把米交给,勺子碗筷和吃的菜,叮嘱盖好。如此,我都得提前好一番折腾呢,总还是不放心,自己又不能身边料理。她刚出来,这边厕所不知有没上过,我是拉着她的手按着教冲水,如此她便知道,下回不用我们跟后。比她那个儿子好教了,教多少遍都不开窍,你是心急又来气。我想这些,她们作为女儿的,也没那么多功夫与心思吧!走廊里,拉的都是感应灯,有回她从那出来,我就教她怎么用,用脚狠狠跺一下地面,然后指着上面的亮灯,意思是,这样,就会亮光能看到了,我是不可能用“喊叫”她听不到,只能用行动告诉。她倒也领悟得快,跟着也用脚猛踩一下,顿时应验。两个人,看着又相互傻笑起来,也像大小孩一样,有意思得很。那场景也是很温馨的,我原本想要的母女亲昵场景,只是她不能回应我。他妈年纪很大了,有七八十岁,满脸皱纹苍老的脸庞,让人慨叹时光流逝老人的不容易。有回我看到她在床上的睡姿,那种傻乎像不懂事小人的表情,真的给我就是小孩子的感觉,那么疼惜让人想要保护,触动我内心阵阵柔情,要好好照顾不让受苦。如果不是我们感情变动,一切都会这样美好的走下去。可是,也如同真爱,随着这个男人的放手,让所有也成了希冀泡影,更成为心中永久的愧对与不安。

  

  他妈搬过来时,东西可多了,老人真是什么都当宝贝。那些瓶瓶罐罐,比我家里的还多。很多调料,用不上,都扔了,浪费力气。然后衣服,我们两人都比不过,好几麻包袋,又没有箱子装,只好就这样放着了。后来,是他姐帮买了个二手柜子,她们出的钱,我们去帮拉回,如此才是摆放好些。她还带来了几床被子,不过还真需要,我们那就没多余的,还没一位老人的富足。她那被褥,我感觉就是有一股,类似好久没用味道,熏得人就没法盖,当然老人家不会介意。还给我们拿了些床单,依然很大的气味放在一边,收下这份心意。他妈看到,我们用的那床被子,还发表意见呢,是因为,那个被罩,是在北京刚回来时所买,处于异常艰难时刻,纯棉的都买不起,好像是尼龙最便宜那种,总之用着就起很多疙瘩了,看着很不好看。对方用手,指着那些小点点,做出,这怎么盖的意思?还说让我们给扔了,意思买一张新的。我心想,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孩子的能力,把一个女人养成怎么样。就连他妈,都看不过眼,可我,都跟着他,过这苦日子,还不会善待珍惜。

  

  老人平常在自己村里,都是熟悉可自由走动,这出到外面就不行了,全部是陌生,人又不认识,万一迷路怎办?基本是一个人呆家里,不敢让她出去,怕丢失或迷路,回不来。但天天闷在屋里也是受罪,憋得慌难受,难免是会有在门外走一下。我便想出了个法子,给她弄一个,像我们上班戴的厂牌,买装公交卡那种,找根绳子挂脖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此老人又聋又哑不会说,如若有遗失或迷路,请好心人帮拨打(###)谢谢!自然是留的他电话号码,是预防万一,走丢了至少能找回,不会让举足无措。我想这些,他们作为孩子的,肯定也不会想得那么贴心吧。而当你有了那种关爱之心,自然的就会萌发出很多想法来了。这个,我让她儿子交给他,告诉她是怎么个用法,她就明白了。有一回,听她说出去转了一下,赶紧又跑回了,还是不熟路不认人,她也不敢乱走。而到最后是,她女儿过来看,说她妈的脸肿了,意思是不能再这样呆下去,这不适应健康,整天在家里睡睡出毛病,如此又给送了回去,真是折腾。我们就看不出来,可能是天天面对没法留意,长时间不见便察觉了。她们又不照看,否则在家陪着,就不会走动不了。当然她大姐也要上班,小妹说家里有一个老人,意思不能再有一个吧。我不懂,反正听是这说法。她小妹家也去过,刚建了新房子,挺大空间一楼二楼。那位老人,也是有精神的很,两眼炯炯有神呢,能吃喝能干活,绝不成年轻人累赘。想想自己这身躯,若到她们挪年龄,早躺床上动不了,当然也不会活到那时受罪更拖累了。她们那两姐夫,都是一般了,男人都瘦小些,尤其大的,与他大姐的胖圆相比,差远了。别人的都有能力,能把女人养发福,就我的只会减轻,永远上不去。她母亲走了,我还真有舍不得呢,更希望她留下,也给我们生活添点色彩。我要是可以不上班,一定会在家经常陪走着,不会让她孤单烦闷,更住出问题来。可惜,她儿子做不到让她不上班,在家只是照看老人或生养小孩。我是真的,把她当自己的母亲亲人看待,甚至比亲人还要亲。因为老人确实不容易,而且自身障碍已经够可怜,我不能不多点弥补好对待。我在想,如果我能一直留下,如果我们之间不会是这样的结局,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老人终老,哪怕她就是卧床不动肮脏不已,也会亲自擦洗服侍与料理绝不嫌弃,只因一份善心与爱心更是视如至亲。可惜,结局会是如此不完满,终究走不到最后也成心头亏欠,成为生命中又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就冲这些,他们,有何理由,怎么怪责我?尤其是,他这个做儿子的,更有何资格颜面来指责我?他自己又是做成怎么样的!

  

  我走了,不愧对于任何人,不愧对这个男人,更不愧对他那些亲人姐妹,我唯一愧对的,就只是这位老人,想到,过年,少了个身影,当她问起,那个孩子呢,在哪了?他们对他用手势说着,走了!老人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儿媳,又没有了,等不到抱娃,人都不见了。可她不会知道,并非这个孩子不肯留,是她的儿子,活生生把她“逼走”了,用种种残忍冷酷无情的手段,把那孩子往死路上逼。她回去,并非为了活,只是要在一个,她能够安静走开的地方,也把最后的心愿完了,最后一段路程走完才甘心离去。她当然不会明了,而这些也只能任由误解,那些对于我都没有多大的伤痛,可以忍受旁人的误会强加。我唯一难过的是,让老人家“伤心”,辜负了这份情意,是我今生永远的无法面对!哪怕我一点罪都没有这些全是他们家人的过错,可我却无法想起老人的脸孔更不能想象背后的心情,成为如这份爱一样一再冲破人的心理极限直到生命殆尽……还好,也如同对家里人一样,他们都不需要批什么孝不孝有无心的问题了,我会比他们任何一个人走在前头那么也就所有都会放下也担当起属罪了,至于后面的世界如何留下的人和事我再也不会知道……

  

  当我想到这些,我最大的怨责不是这份爱的主角,而是真爱人物,所有一切“罪责”全部归于他身上!因为,原本早在多年前,就可了结这一切,只要他一句话,所有都会停止。而现在结果是,即使走出结束了,又拖了一个家庭进来,成为又一份爱的陪葬。是他,让我牵连累及的人之多;是他,让我又辜负愧对了一位老人;是他,让我在今生的罪孽造得更重,同样也是加重他自己此中最大的“罪魁祸首”!这所有一切“根源起因”就是在于他,躲避懦弱退缩,换来如此之严重的后果,让所有人都要跟着浮沉牺牲受罪。早知道这样就不要找了,找的结果不仅是把自己推入更加深渊,也把更多无辜的人都给拖了进来。我是不能再去找,再在人间行走了,否则所有都要因我天翻地覆。只是这一次,真的太迟的醒悟,为何要用那么多残酷验证?一份真爱的伟大与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