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67:过尽千帆皆不是
67: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4-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出来,又开始得为工作奔忙了。没办法,找不到一个有能力养你的男人,还得你为生计愁忧劳苦。

  

  这回,是经他认识同事的媳妇,找了一份店铺卖东西工作。关于他们俩,可以说一下。双方,都是外地人吧,当地未有房子那种,像我们和大多人一样,都是租住人家屋檐下。有了一个女儿,男方正准备着要第二个,还想要个儿子吧,作为男性心理。女人便说,等你赚钱有条件了再说!意思是,现在都快要养不起了,还想生多少个。当然,他们至少也比我们强,我们连一个也不敢生要不起。大人都照顾不来,还能再兼顾小的。男方原本是送水,后来听闻是承包了公司的水站,也就是专门看一个店面了。按理说,这应该是件好事,肯定是比给人打工赚钱。然而,我从对象那听来消息,却是大大的惊人。不仅没赚,还亏本,丢了多少水桶,欠公司多少万。我晕,怎么会经营成这样,我是怎么也想不通!他的说法,公司很黑,一桶才给几毛钱,意思是算计得好,不会让员工获利。我不知是真是假,毕竟对于这个男人平常作为,总是会爱误导人,在此不评议公司,只是从别家来映衬一下。“好快活”,另一家同样很大饮用水公司,强制性员工要掏钱买车,公司不报销自己更换。“涟漪”也是,后来全部统一配送也得自买,但做够一年还是多久,公司就会给予报销,否则做做就走人便不行了。他们是没有得补,多少让人心理有点不好接受,工人们大有意见。但若不买,就不用做了,出于工作考虑,大家是无奈得接受。那车子,我看了,确实是好,因为装了包厢,水在里头晒不到,夏天就不会热烫得不能喝。我想说的是,他们公司既然订做了车子,就应该把前面遮挡太阳与淋雨的铁皮给装上,因为那是很简单轻易的事情,只要一开始要求,别人就能给你整套制作出来,且也不会能增加几个钱,何况你还不是让员工给掏,担忧什么。因为送水热嘛,大热天暴晒是没法承受,结果是,工人们又得自己到修车店铺加装一个,不仅是掏钱而又麻烦。从这能反映出的一个什么事实?这些老板,就只知道让工人为他们赚钱,从来就不会真正站在工人角度上体恤着想过,哪怕只是“轻而易举”的一件小事,都不会去为他们做,心就“黑”到了那样的份上!真的是觉得太可怕了,一切算计得那么精准,全部是站在他们自己的利益上出发,让工人们怎么去服务,一点点的都不会为他们的辛苦劳动有所感,“人性化”的能去提供一些便利,相对的缓解到他们的劳苦疲累。这还是一家,那么大型知名度的企业,揭露出来就是这样。一滴水足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就从这么极其细微的一件事情,也足以映衬出那些企业老板的面貌!无情无义和无良。我当时看了,“第一感觉”立刻就想到了这个。但凡是个人,只要有一颗,作为“人”会思想的心,都会想得到的事情,我不知道国人的面孔怎么会变得那么样的冰冷不可思议,究竟我们都是哺育养育了怎么样一群人在这个国度!当然我想这个事情,在街上很多人看到,包括看着这些文字的人,只怕也不会想到那么多吧。这就对了,正是符合了这样的环境,出的全部是这样的族类。要不我们大家怎么会生存生活得如此之艰难,无不是这颗心把周围全部污染变色,已经没有一片清净天地可让我们舒畅自由的呼吸空气了。

 

  当然除了这些,也有个人原因在内,听闻男的也不正经,还经常不坐在那看铺,被领导管理检查给逮了几回。至于去哪,好像是打麻将赌钱,不仅如此还在外头找女人。媳妇怕是不会知了,知道也无奈,无法监管约束。为此,两人又闹得快要离婚那么严重了。你说这人,有生意做不好好经营,日子也不差两人一起努力,干嘛还不珍惜非要把平静生活给打破。我们是无能力生活过得苦,以至都呵护不了感情葬送其中,人家倒好有条件还不把握,非要弄得乌烟瘴气妻离子散才好。真应了,有钱就变坏?穷富都是让人伤心伤神!女方家条件,可能是比男的要好吧,后来家里出事,唯一的儿子他的哥哥车祸不在了,留有个媳妇和孙子。听对象说,日后就指望女儿养老送终,那到时家产应该都会分于不愁忧。天灾人祸真是太多了,活着不惜取走了就更不甘。至于后面怎样,离肯定也是不可能,有了个孩子成为大人们选择的最大难关!婚姻的核心也无非如此,离与不离最大的牵绊受制于此。

  

  女人,在雁塔区小寨西路28号“今生宝贝”专卖店上班,那还是我们广东广州的厂商,主营生产销售孕婴童服装。店面在二楼,挺大的一个空间,规模还不小。也是在那里,知道了有孕妇防辐射服。我看到店员,拿着一个辐射仪,给顾客做试验来看,真的能够把光给挡回去。看来还是能起到作用,时下电脑手机电器等辐射之大,怀孕了的买上还是有所保障。其他多是孕妇服饰、孕妇裤子,是可随着胎儿发育增大,自动有纽扣可调节宽度。有一位女生,给一顾客挑选,拿着比量了很久,说是她那种身材,什么腿细腰粗最难挑。我都不懂,只觉得随便找一条便可,还是没人家专业。后来,不知试了多少,顾客都觉不好意思,最终还是找到合适,连连道谢不已。能给他人提供到优良服务并让满意,确实也是种工作成就的体现。还有孕妇专门护肤品,不带有某种什么物质,就不会损害到胎儿吧。一般人谁讲究得那么多,也就是有钱有条件之人才会注意。小孩的更多,那些刚出生的小小婴儿服,过百一件。都是绝对纯棉,穿着舒服,不会伤害皮肤。我看到,有位老板级模样人员过来挑上,直接打包付钱就走。上流社会就是不一样,给孩子都是最好,掏钱是毫不吝啬。我们的,都不敢进专卖店,街边那些地方找便宜。没钱,不仅自己活着可怜,小孩也得跟着大人受罪。还有奶瓶、书本,玩具、婴儿车、婴儿床,什么的都提供有,不同年龄儿童各有配备。还设有婴儿游泳房呢,据说对小孩子很好,不少大人不惜花钱过来培养。都是有钱人的玩艺,穷苦之人饭都快要吃不上时,还能想到那么多的方面。当然也只有我们过成那样,世上没几人会如此潦倒。

  

  工资,底薪有一千吧,若做得好加提成,能拿到两千以上,还算不错。吃饭,人事部有微波炉。这回不用申请了,大家自带,轮着加热。跟着学,尺寸大小颜色等,怎样向人推介。有人过来,去招呼,看需要什么。这有个好处是,大家工资是平分,也就不存在竞争,而是为同一目标,大家多拿些努力。否则人人抢来抢去可头痛,这在下一份工作中就体现了,竞争排斥之大让人无所适从。没客人时,大家是可在一块聊天,也是相对自由不怎管束。自然,我是加不进去,只是看着别人聊得兴起。尤其是这个女人,与他们关系可好,打成热闹一片。听着他们在那聊着家常什么,你是一点也插不进去,也不感兴趣。有时候想想,就不知道那有什么好吸引,却会听得津津有味。反正在哪,我都是这样,与人融不进,不管是领导或员工。是这种性情,更是经历所致,你没法活跃与欢呼起。别人不会理解你的苦楚,所有的伤痛都是埋在心底。自己就是那样,在商场里转来转去,碰到新手招呼两句,好像彼此能相融些。然后看到是,人家嗖的一声也加入到同样热情去,还以为与自己一样都不是。那感觉真是,你走在哪里,只有你自己凄清一人,找不到伴合不了群。试了两三天,没打算留下,又是一个冷的问题。那么大个商城,没有开空调冬天多冷啊,就只开一两个地方省钱,员工们没事聚在那底下取暖。又是见证着老板的吝啬,员工帮辛苦赚钱,连个提供暖气都不舍得,还要他们捱着冷来给上班。见识得越多越让心冷,全部是这样的面貌,只知道自己赚多少,从不会为工人着想一下。我就更加受不了,她们都叫冷我还能呆得下去。后来说不是在那里,是给长安广场旁边的“小飞象”母婴店招人,倒是离住处近来回也方便。我有去看了,一个同样活泼青春气息受人喜爱的女孩带领,第一个就感觉得到自己与人不同融不入没考虑。不想在那里面做小丑,就像被冷落一边无人看到。当然最重要是,那些儿童服饰太好看了,尤其是裙子俊美又不贵,就想着自己的小孩买给穿着多好!要不到,也留不住。看着拿不得,只会一再刺痛心里底线。我不要在那里总是触动,饱受着煎熬撕扯着自己。更不想看着都是别人挺着个大肚子,而你却会是永远都要不到,那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2012年12日,进入西安雁塔区吴冢坟“欧陆鞋城”工作(如今转让不在了),售卖鞋子第一次接触。偶然路过,看到招聘,便应征了。底薪一千三左右,提成一个百分点,一百块钱只有1块。真的太抠门了,鞋子与服装利润是最高翻倍的收,就给工人这么一点。这正是符合,那个社会现象,贫富差距之大,正是因为分配不均,金钱全部集中于大老板,普通劳动者拿着低薪,苦苦挣扎。当然,也没得可怨言,谁叫你没本事能力,要给人打工就没有条件可讲。分早晚两班9小时制,早9点到6点,晚1点到10点。坐车还是比较方便,同样是215路经过,就在村门口。且时间也不像此前的赶了,由于路远一大早得起来困倦难受。这个半小时内肯定到达,8点钟起来都可以。晚班的话,更是直接睡懒觉了。总算不为睡眠担忧,我最怕的就是得起早。吃饭,附近有个小吃城,里面有好多面粉饭凉拌之类,可供任由挑选。我当时常去,那种大蒸炉里放着,一小碟装着菜肴,价钱四到十块不等。没几个我能吃上,都是辣椒。南方人到北方更难生存,饮食上就成问题。后来发现了“沙县小吃”,这个明显南方口味了。总算找到一个能吃,那个心情安慰。一般是套餐,某个肉类加点豆干和青菜,还有一碗汤水。那些小食倒是很诱人,比如飘香蒸饺,粘着花生酱吃,味道是好极。五块钱一小笼也不贵,有时不够吃就叫上一份了。只是吃多,天天吃那些式样也腻了,但也没得可更换,饭馆单点太贵不能考虑。打份工就没几个钱,还能在外吃得多好。都想带饭了,可惜没有加热。吃个饭都捉襟见肘,还有如此可怜的人。在哪都吃不好,更是不敢吃。

  

  店铺很大,不是专卖店性质,专售某种牌子。顾名思义鞋城,就是各式各样包罗万象,有男鞋有女鞋,有皮鞋有运动鞋,有凉鞋有拖鞋,有棉鞋有帆布鞋,总之就像一个大商城了,里面什么款式品种都有。如此,自不会是最高档次,若是那些真正的大品牌,只会在某家专卖而不会杂乱。但也因此,结识了不少牌子,像“达芙妮,卓诗尼,巨康,名典”等,还有“都市情人,依依鸟”女装牌子。平常我就不会光顾,不接触是不会知晓。非有钱之人,还能往那里看。随便街边捡一对穿着就是了,烂了再买。男鞋都不记得多了,有“红蜻蜓,老人头”,还是女生的多。原本市场上东西,大半也是为女性准备。也是在这里,我给对方买了很多鞋子,第一双皮鞋,还有运动鞋、帆布鞋。看着新颖喜欢,想着对方能穿,忍不住又买了。其实家里还有很多,都放在那轮不到用上。可能心里有一个人,就会给多少都不足够吧。就像曾经对真爱那样,一味不停地送,不管是否在意,是自己的心意。当然我自己也少不了,看到好看便宜又拿下,也堆了很多在家。总之,在那上班,我们的鞋子是最充足,捞了这个好处。自然是从工资里扣,才打个八折也没少多少。有时碰上“五一、国庆”搞活动,一双能减下20元。当然,有的实际是没减,因为老板把价钱升上去了。别以为自己想得合算,做生意的精明得很呢,永远是不可能让自己做亏本买卖。那些打多少折的也一样吧,价钱叫得多高再折扣,其实还是一样的,只不过听着消费者像占着便宜会更好接受。商家的促销手段多得是,赢家永远是他们而不会是我们。

 

  老板,是外地人,哪里不记得了。老板娘,看着很有精神活力,中年成熟妇女的魅力。烫着卷发穿着高贵,服饰打扮一看就是上流社会之人,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一般可比。相对来说,老板却显得是矮小个子了,他和此前发单那位老李有点相像,当然这位穿是西装革履,却是看着更有级别与层次。长相是一般,与老板娘身材个子相比,那就是不搭衬了。前者明显有优势,后者给人感觉就配不上了。当然,人家有钱,开店,当老板,让你坐上老板娘位置,从这一点,跟着也是值。哪会像我呢,非得找个外表满意,可却无真材实料,到头来苦的是自己。人生真的是残缺取舍吧,不可能两全其美只能取其一。他们那也喝“涟漪”水,有回一时口快,说了对象也做这个,此前说的是厨师。后来她就有问,意思是让负责多送赚钱那样,我推开说不是在这片区域。其实脸上是很尴尬,原本是报个好点职位,就是不想让人看低,谁知还是露馅。找不到一个有能力的男人,你连在外提及职业都还顾及,想着衬托自己身价,结果就是给折损贬低。对方也是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曾看到一个客人来寻事,一个男生把皮鞋穿塌了,说质量问题非得更换,语气有点凶巴气势逼人。我在想,要是我,早就胆怯,不知如何面对了。可看人家,一脸笑容,光彩依然,轻松回答,脸色不改。想是这样事见多,作为一个老板还能处理不了,不可能会被吓退。从这来说,她确实比我有能耐,有那样的大气能压住人。我就不行了,遇事只会哭,什么都作不了主。当然她也确实不怕,旁边有个弟弟,过来帮姐姐的忙。那一看是个厉害角色,就像社会上混那种,完全的有个子力气动得起手。只要后台强硬,就没人敢招惹,像我借助身边一样,也可发一下威。那时候,我拿优盘连接进店里音响放歌,对方就说难听死了,谁放这些歌。他们无非就是那些年轻人,对我们这类怀旧是不会感兴趣。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经历,不同的心情品出不一样味道。

  

  店铺后期,又拿了些精美女生手提包,放在一个货架配着售卖,也有一些男式皮包,却是样式没多好看了。那些都是很高档昂贵,过百几百呢,反正我们是用不起,贵族阶层的专用。有了相机,还拿来做样子,照相留念了,看着也像个贵妇,现实中却不是了,攀不进的高贵天地。不知道他们家产有多少,那么大个店,单本钱投入和租金就不下一百万,没几百万身家,在这些大公路段能开得起店面。又一次说明着那个真理,有钱才能好赚钱赚得快,没钱就苦苦捱何年何月有出头。他们在西安,开有好多家吧,土门那边还有一个,是交给女儿打理,还有女婿,应该是未结婚,已经定了下来。她母亲生日时,特意一起过来庆贺,订了个大大的生日蛋糕,至少得两百多元呢。还有附近饭店点了菜,让送到店铺来,一家人喜庆团圆庆贺。又是一个吉祥人家,那些欢聚圆满幸福,于我是奢侈的镜头,却总是要让看到,一再触景伤情。听得到,这个岳父,在一旁交待叮嘱着那个女婿,关于生意经营店铺管理之类,小伙子也就连连点头,很是听从的样子。有父母呵护的孩子,是不用担心会被伤害。家里还有个弟弟吧,可能还年小没出来,有父母姐姐姐夫顾着,人生就更不需忧了。就算出来不干活做事,也有父母遗留的一大堆财产,够他们过一辈子的了。这世界真的是差别之大,有的人天生享福的命,有的人就是专门来受罪。

  

  刚开店时,忘了配备灭火器,治安巡查到,让关门停业,赶紧去买了回来,才算恢复正常。平时,会碰到有清洗车,把卷门拉下,他们进行统一清洗店面与墙壁。自然,是需要花钱,还能来为你们免费服务。他们说的话,就是以此为收钱呢,美其名曰城市清洁,说来还不是为自个口袋。更有怪事,店铺上面,不都是会挂有招牌的吗?这个是很正常,会招惹得罪到了城市哪个部门!可就是有那么离谱的事,居然还不让人家挂了,说怎么样不行得拆除。最后就是,只能拿个大红布给拉起来,也就是上面变空白了,看不到牌子代言之类。我们那个只是最简单图案字体,旁边那个就可惜了,是霓虹灯LED显示屏,晚上开动闪烁起来可好看了,也只得拉块红布给挡住,如此才算是勉强过关。那还是个品牌鞋子,真正大有名气,原本别人一眼明显看到,都会多招揽些生意过来吧,如今强行熄灭关掉,要想不影响都难了。那也是衬托着店面气势呢,一看就非同一般,是高档有层次和品质。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我们两家和附近的,我真怎么也看不出来,那两块牌子怎么了,又没有特别突出来,会导致排列不整齐,影响到市容那种。我是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它们评定的标准是什么,为什么会是如此的对待!事实上,我也在老板娘面前提出过疑虑,对方说法是,还用说,就是想让你交钱,去疏通关系罢!听了,真的说不出的“沉重”。哪怕就是正当的做生意,办了工商执照,交了各种管理费,人家也还能给你找各种碴,让你经营面临种种困难。这样的世道,如此去迫害人民,逼得民众民不聊生。那么那些违法犯罪事件也是显而易见的了,在这个不仅做好人没好报更是正规小民越是要遭压迫,你不去铤而走险就没法立足存活了。确实都是环境下的产物,正如时下人心的丧失冷漠的蔓延,无不是发展下带来的负面作用,却只会让大家生活得越加压抑无法喘气。不知还可以说什么,就连批判都成了无力,呼吁更是只会费力,一切都是成为叹息。

  

  附近比较有印象的店面,上海“罗丽丝”专卖内衣店,在西安是非常的有名大街小巷都遍布。那也常招聘店员,起初还曾去应聘过,站了几天就不去了,时间太长也太早。而且规矩特别的多,稍微不站直站好姿势也挨说,真是受不了。但也是在那,了解了些面料,如尼龙、纯棉、雪纺、牛奶丝等,各有不同特性。我在北京买的某条裙子,至此才知性质雪纺。牛奶丝摸着最舒服了,特别的柔软又贴身,夏天穿着是冰凉。原来还有这么多分类讲究,不入内行是永远不会知道。那些睡衣,也是光滑丝绸般,款式好看又鲜艳。不过还是比不上在北京所买,是透明薄丝型,最喜欢了可惜无人欣赏。至于内衣物就更别说了,五花八纹各种各样,品类齐全惊艳呈现。这女人,就是能享受,不仅外面穿得好,就连在里面看不到的也那么讲究。也有“都市丽人”,来自深圳连锁店,感觉价钱要贵很多,远远不如前者的实惠又好看,我多是光顾前一家。可能现在对深圳也有种排斥了,经过那么多的伤害灾难。以前是与之相关都会引起极大注意与角逐,现在凡是有关联都不想理会靠近,下意识的躲避起来。就如曾经的爱一切都结束,对城市的感情也会跟着退逝。还有一个是,“娇兰佳人”护肤品专卖店。在当地也比较多,在长安广场又开了一家。我常去买东西,还赠送了张会员卡。其实都是买很便宜,一元一张的面膜。我也学会了弄这个,感觉还挺吓人的,要是自己对着镜子看。不过那敷上去凉凉的感觉还是蛮喜欢,尤其是夏天很好的吸收滋润。买回来,我就特喜欢让他给我贴,自己躺在床上慢慢感受。有时,我还爱捉弄他,非得也要给他贴来试试,他死活不肯。我们两人,有时就像个大小孩一样,让人欢喜又来气。好的时候会很好,坏的时候也会很坏,真的是也让人头痛不已。还有女孩子的护肤品,保温霜乳液之类,我也会要他给我抹,做法可大意了,三下两下搞掂,抹得像个小花脸,自然是不过关了,还得再抹,都均匀为止。我当然也能自己弄,但就是喜欢他给我做,那种被宠爱,如此幸福的感觉!男人做事就是笨,什么都教不会,但也讨女人欢喜,只要肯做就会很欢欣了。

  

  店铺年庆时候,有搞活动低价促销,在那买了种,平常68当时10元的香水。一下子买了三瓶,怕日后碰不上,真的是太合算!往常随便精品店拿,都得这个价,而这个香味是远在于之上,达得到一定层次与品味。在北京,也买过高档散卖5元一毫升,看别人用着很香一到自己身上却不明显。那香水,在有生之年都用不完了。有些东西想着提前准备,却不一定是都能消受。有的你却从不曾注视,直至离你而去时才感知。

  

  旁边,有家“福佳林西点”,生意可好了,几乎每天都要排队。人家手艺也确实是好,从那路过,那香喷喷刚出炉的面包,真的让人忍不住就要垂涎欲滴了。那里有一种泡芙,里面装着奶油,圆圆的,往嘴里一口送去,我很喜欢,能吃很多。只是旁人多不喜欢,可能是太甜腻了吧,一般人都不多爱。还有其他脆皮蛋糕类,虽然很贵但确实可味,其他糕点店是没得比。我常常会在想,里面干活之人真好,可以随时吃个够。当然真让你天天吃,肯定也会乏味不想碰了,就如爱情的太亲近就没吸引。最喜爱是那里的蛋卡,做得可好又不贵,才一块五一个。百汇也有,三块钱一个,又不专业,味道差远。我离开店铺之时,还特意给大家买了很多,老板工友一起分享一次。想起在韦曲蛋糕店发生一件事,那回也是买了泡芙,在路旁一边吃一边等车。一小女孩,伸手过来想抓,把我吓了一跳,是不是精神不正常,有问题才会如此。再饿也不会是这个样子,能够到“抢食”的份上,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后来,吃着感觉像变味,咽不下去,我便往旁边垃圾桶扔。那女孩又想来拿,我也没给,赶紧移开,哪怕是扔掉。其实我完全可以给她,不会如此浪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你敢给陌生人吃东西?时下什么人都有,有的吃出问题找你!我以前就听说过,是人心太什么了,让人想做好人都难。只能保持冷漠,哪怕是昧着良心,也不敢赌会惹事麻烦。后面景象是,一位妇女过来,在桶底翻着什么。原来是捡垃圾的,她们是母女,瞬间像有所明了。没有素质的大人,带出孩子就是这样,不仅是没礼仪文明,更是没有尊严与修养。已经是念书拿着课本,没理由还会是这样做法,实在是太不相衬了,真是可悲可怜可叹!都是这般育人,未来还会有些什么希望。永远离不开的那个话题,让人看多都不想再提,不会去正视改善的有心无力。

 

  在那上班,给我留下过特有深刻印象的一件事!就是遭遇了一位“小霸王”,那是一个才几岁的孩子,身上流露出那种,极其恐怖的报复复仇心态,你会觉得如果他够能力,一定会去杀人。当时,应该是其亲人挑选鞋子,可能是叫拿了好多回,就让人有点不耐烦。我多少是表现出了些情绪,也不知是说了些什么,反正也不会多大点事。结果那孩子,就一直对着你骂,用一双非常“仇视”的眼神,就像能杀死人般,让人能感到身心的不寒而栗。因为出于倔强,不想低头,我都还有所回应,是也看不惯对方作为,小小年纪就能欺压大人,都爬到天上去了,养成如此娇纵作为。但最后发现,你真是招惹不起,对方甚至准备要动手打人。如果是成年人,大不了大家对打,看谁厉害。但一个小孩,你和其动手,不管什么原因,你是占不了理。别人会说,一个大人,还欺负一个小孩,像什么样子?那样,自己会更难堪。而事实是,对方才是欺负人,杖着有家人亲人做后台,或者说早已养成了那种目中无人的胆大妄为,在哪就都不怕,能搞个天翻地覆。到最后,只能退让,躲开,绕着店铺走,不与其面对,避免矛盾加剧,发展到不可收拾。就是这样,我走远了,依然能感觉得到,对方那双愤怒的目光,一直跟着我身上走,恨不能把人吃掉般。其实我心里更恼火,真想狠狠把他给修理一顿,打压一下他的霸气与傲气,以为自己是什么,那么小年龄,就能够这样霸道与蛮横。当然你是不能,别人父母都不教育,把他们给管教带成这般,还能容忍你外人来调教?那些确实是轮不到管的事,父母不行带出孩子也不行。那件事,给我的“震撼”真的太大了!我永远都记得那个场景,平生还能被一个小孩欺负,仅仅就是那些父母给纵容惯坏!我仿佛已经可以看到未来的一幕,这些孩子就是被教导成这般,全部成了“祸害”出来危害他人与社会。难怪我们人人都生活难以轻松舒心,若身边都是些这样的人,你就算不挨近也可能横祸来临,至于招惹就更别说倒大霉遭大殃。想想都很可怕吧,碰上这样的人,不仅是没得说理,你连逃都没处可逃。我不知道那样的孩子长大能做什么,只求他不要去残害人就很不错了!才多大还不懂事,“报复心”就能那么的强,恨不能杀掉吃掉,太恐怖与可怕了。这样的人谁敢靠近,只祈求千万别挨着就谢天谢地了!

  

  还有一件,可谓没有情节的故事,却也确实是上演了。有位女生过来买鞋,本身人长得漂亮可以,且穿着又像个白领,应该是办公室职员阶层了,浑身散发出青春色彩与女性魅力。而且,人家还是结婚当妈妈的人了,却仍然能保养得那么好,自然也是生活安逸了,否则是要被折损压垮。对方看鞋子,还不容易,挑了很久,才看上一对。然后那时,也进来了一位,是比较上年龄的妇女了,一看就是贵妇类型,行走于上流社会,甚至是官权世家,是身上的那种,能压倒人的大气,非小人物可等比。听她说的,银行行长请她喝茶,那是多么大头面的人呀,我们这些普通人能站一层次?边沿都挨不着!可见背后人际关系之广,就没有什么疏通不了的,至于钱财更是小菜一碟了,除非不想要用之不尽。真是羡慕,别人出身那么好,攀爬于高级,你却如此低微,毫无背景可言,有事除了无奈还是无力。

  

  她也看中了同样的鞋,两人都拿下,并由此聊了起来,女人都是比较好搭讪。得知女生在为工作发愁,对方主动说可帮留意,都是本地人嘛,也有地区优势。跟着就是,互留了电话,只那么短功夫,就能成为朋友,相互帮助。是我在旁,服务的她们,看着这个过程,自然也有所搭话,属于工作之中。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心思,我也问对方要了号码,说着日后可以联系那样,对方写下了,也只是应付式吧,我们是不同阶层,难以沟通融入。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哪怕我有离职意向,也没法借助对方之力,给找份好点工作之类。我没打那个电话,预料中难以如愿,一则你是外地人,本身就有了距离;二则你没有身份,更是拉低难以并排;三则,就这性情,怎么能拍人马屁或巴结讨好,实在是做不到去贴人的冷脸,只会自讨没趣或更尴尬。鉴于此,终究是打消那念头,不再抱任何的希望,免得最终还是失望。 同阶层的人,原本就难以并排,像他们这些上上流更别说了,而自己是那最下下层。真的就是有的人的命就能那么好,什么都有什么都不愁,而有的却是如此低贱,什么都无什么都忧。真有前世因果偿还么,才会有了各自业报不同,人与人之间会是那么大的差别。

  

  说说我们的工作,有客人进来,自是跟着推销。一开始,刚接触一种新物品,你就不知道如何介绍特征。后来慢慢看多听多熟悉,也学会了怎样的说辞,比如“大气、秀气、小巧、贵气”等等,就是用于鞋子的形容。若没专业技巧,每进一行都是摸索,慢慢的得到提升。最主要的是,给客人拿号。货柜上摆的,未必正适合,我们就得到二楼仓库拿。那里,是摆放着很多货架,好几层,同牌子放一块。因为太凌乱,新货到来又移来移去,是难以全部记清。有时找个鞋子,把人急得,全部看遍,还不知搁哪。碰到有人上来,就相互询问,大家都是匆忙着急,想着卖出去多拿钱。拿下去了,不合适,又得换。或者不喜欢,看别的,再跑上去,又下来。都是急冲姿势,跟赛跑般,你碰我撞,争分夺秒,争先恐后,跑来跑去,上下来回,可累腾了。因此,也是不能穿高跟鞋,就快不了了。基本是平底,我还特意买了双,宽松不挤脚不疼痛。有的客人啊,试了不知多少双,还是没见买下,我们是白跑腿。有的人好,还会跟说不好意思,你心里安慰些。有的,压根不会留意你的辛苦,试上瘾了,让跑过不停。有的更是挑剔得很,这个不行,那个不妥,哪个都看不上眼,我们就跟着折腾了。真是看遇上什么人,工作是愉快还是不悦。最高兴是那种,一试,合脚,包上。真好,不用再走,成交一单。越高价钱的越好,一双可以顶两双呢,要是能多拿就更好了,一下几双半天的业绩。有的还爱和你讲价,明知专卖店是明码标价。这个时候千万别回应和她磨,否则越觉得有退让余地越跟说个不停。直接一句,这不能讲价,是最好的开脱。让看到无可能,就不会再浪费力气。这是老板娘教的,我们一开始就不懂,出于本能性心理会辩论起,反而是给自己惹麻烦。有经验就是不同,一针见血看出问题所在,怎样的去避免开来。

  

  客人交钱,我们到收银台开单,写下自己的排号(每人分有),就算你的业绩了。一到下班时,我们就拿着个计算机,在那算当天的总数,自己的劳动成果。每次我都是算得最久,并非我的业绩最多,而是我的算数水平,每算一次都不一样,反反复复人都厌烦了,有时三次结果出来都不同,气得直想把计算机都给砸了。我这人就是如此差劲,连个小孩子水平都没,还指望能进入多好工层。最后就是,来气了,也没法再算,让旁人来算,别人一次就搞掂,准确得很。或者是,我念数,老板娘计算机敲打,也是精准不会有出入。可见我真是没料,还以为自己多有能耐,实是自高自大了。总数一般是差不多一千,好的在千以上,再生意好时,可能突破二字。我曾试过满三千,应该是周末或是生意特别好,又有点运气给碰上。最高一次是四五千,那是因为节假日,就是“三八”妇女节那天,女生都放假嘛出来逛街。那天人多的,满店铺都是人,几乎就无处可站,人都拥挤得不行。这个时候,谁也不用争抢了,因为忙不过来,到处是拿鞋子下单。那天忙得我连午饭都没吃,因为不停的下单,就不舍得走了,一走开就没钱了,到别人手上,太贪心,也是为生活,多拿点。当时是累的,人没力气快晕倒,后来实在撑不住,才走开吃饭去,不能为了钱把命搭上。那天可能也超时加班了,你可以走但却更想留下赚钱。忙活了一天不停地跑不停地动,就没有一刻休息过,那样换来的血汗钱。其实说来,提成也才四五十,真的就不多。但如果,天天能保持,月底算总数就多了,不能不争取。工资,正常一千五六能拿,好些一千七八或两千,那次最高就是达三千了。那时说来,我还挺厉害,员工间排名,第一位奖赏一百元,我就有拿过不下一次了。老板娘都说着鼓励的话,让继续好好干努力维持。他们说得轻巧,以为我们捞到了多少,其实最得益的还不是自己,我们就沾着了那一点毛边。生活在低层就是这样,听人使唤任劳任怨,忍气吞声卑躬屈膝。

  

  工作的最大问题还不是这个,辛苦跑脚事情,而是员工之间没有规矩的争抢!一开始,我们都是很循规蹈矩,就跟好自己的顾客,不会去抢来抢去。但后来,看那些老员工,是在其他地方做过,有那些经验经历,专抢我们这新手。起初,我们出于不想争执,更伤和气,都是走开不理,就让给别人去了。可慢慢的,你会意识到,那样是没法生存的,你就不要赚钱了,都拱手相让。于是,有时难免也会跟着来,同样的欺负那些弱小,不怎么吭声和脾气。人都这样,强的你不敢压,弱的就能骑上去。原本应该是,一人跟一个顾客,是指大家都有生意。可事实是,一个可霸占着好几个,东南西北的兼顾,而有的人却是一个都没得跟,都不会让一下给别人。我说的不止他人包括自己,不这样怎么能拿那么多工资。正因为有人那样做,也才会效仿否则就吃亏。毕竟打工,谁不想多拿钱,尤其自己本身条件,更加迫切需要解决。人心确实是自私的,还能不为自己,谁为你呢。有的时候,自己看不来,或上去拿鞋子,怕被别人抢走了,就叮嘱好点的朋友,那个,帮看一下哦!其实是说给旁人听,让知道,这是我的顾客,不要来抢。然后那边,以箭一般速度冲上又跑下,唯恐那一会儿人就没了。这样的事多的是,那样的工作,真的是让人都要没法做了!你的心情,时刻都是紧崩着,提防着,生怕抢客,又怕跟丢,每分每秒,都不得轻松。如今回想,都感觉太可怕了。如果再来一次,实在是不知如何经受过去,那么“剧烈”的生存规则。

  

  有的不用到楼上去拿,是下面有铁架子摆放着一大堆,成双成对的都被拆开混合。于是客人要时,我们就拼命地翻,大家一起找,都找不出另一只鞋子。那真是可用翻箱倒柜来形容了,几乎全部翻过了一遍还是不见。可能就是因为太过心急,反而就给遗漏没看清而错过。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自己往往找不着,叫旁人一翻就看到了。可见真应了那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站在局外总是最沉稳与清晰,陷于其中就全然忘了南北东西。爱情,岂非亦如此?明眼人一下能看出,就爱着的人死看不清,非要不断钻牛角尖逼入绝境!我对象,他曾经到过店里一次,是因为我穿的衣服太少了,冷得发抖坐着冰冷哆嗦没法正常上班。我让他给我送衣服,虽然他那时“涟漪”上班也不方便,但要出来一下应该还是可以,我是不可能跑回家里拿又那么远。他来了,在站台旁,我出去取。同事们知道,纷纷说着,哎呀,真好人,对你这么好,怎么也不让我们看看!其实我听了,并没多大感言,而是觉得,他“应该”这样做。我身子原本就差劲虚弱,他不给我送衣服,谁送呢?爱一个人,也应该是心疼,不是么!他还是在我再三要求下才过来,显见就没把我身体放在第一位,那种非常注重胜于生命的心情。如果换作是他,我早不用说赶紧拿过去,一刻都坐不安稳想着爱人熬冷。他是不会有那迫切心情,他对我就没多少的爱甚至没有,才会我的一切在他那里都成了淡然无谓。

  

  这里面,还有个“回头客”的问题,即先前在你这试过走人,可能到别家看了没挑合适,还是觉得这里最好又回来拿。还是得由原来那个人来跟,别人看到就会对你来说了,这是我之前看过的。这于我就成了个坏事,因我的记性,就记不住脸庞,自己的客人回来了,我也不知道的,看不出来。直到别人提醒,人家卖的那个,是你自己跟的呀,你不知道吗?那个懊悔心疼!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有时觉得我已经很用心地去记了,可脑海里就是会模糊。可能真的是忧虑想的太多了,脑子都给想坏没法正常运行。工作生活家庭人生事事不如意,有哪样能让人安一下心的呢从来没有。

  

  有的时候,也会相互间吵起来,为了某个客人。当然都是强势些的,弱小或是品行好不在其中。我常常和人吵得厉害,几乎老板员工都知道,是她们过分在先,实在是看不下去。我一般是不会抢人,但也不允许别人来抢我的,何况我生活是最苦了,她们又怎么能理解这点钱对我的重要性!你不站起来,别人就不把放眼里,会更加的得寸进尺。我毕竟是来生存赚钱,并不是奉献爱心,如果会有,也得等我自保了再说。有一个管理我们的组长,难免会有偏心的时候了,把别人的顾客留给她要好人员。老板他们有时自己碰到卖出开单,也会好心把小票给我们,毕竟能有所体恤工人赚点钱不易,这个还是好的一方面。但不会偏向于哪一个,而是刚好看到谁在旁边就给谁了,那样工人就好接受些,这样才公平起见,否则是很不好做的。她就不同了,不是一视同仁倾斜偏移,这样别的员工肯定有意见了,大家自是不会表露不满埋在心里。也不知试多少了,只是碍于领导特权,你也是没法与之敌对。但有一次,不知是否又碰上特殊时刻,我是怒火冲天再也压制不住,当场和她吵了起来。就直接地说,自己和谁好,就老罩着那个人!这样对别人公平么。对方问,我罩着谁了,让给说明白点。我说,自己心里清楚,班上的人也都知道,谁看不出来那么明显。然后无非是,别人好不容易跟了个顾客,结果又给指派到别人那之类。就仗着这个头衔,想护谁就护谁。如此说着,那个客人都不拿,直接走了,任我们纷争着。她是做得过分,大家有目共睹,我说的是不是实话。我是不会攀关系,但也不能因此就阻碍吧,至少大家互不招惹,何必要这样的算计来去呢。我说那些话时,是非常的义正言辞且铿锵有力,脸色面容一点不改,越说越激昂高声那种,因为我有理,不怕人家听到。而对方回应是,牵强,反驳,越说越心虚,小声。原本就是,自己不对在先,只会让当众难堪,丢的是自家脸。从那之后,她就再也不敢那样做,至少她是不会再欺压到我头上。真的得强硬起来,才能震慑到让敬畏,而不敢再侵犯。表面看来,我好像成了最闹事那个,而事实是,我只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已,有什么不对?做软绵羊,受人欺负,不吭声,一再屈从忍让,就叫伟大高尚?只会成为懦弱卑微!这社会就是弱肉强食,如果不让自己强大起来,就只能等着被人吃掉的份。当然,其实相对整个社会大潮,我还是没能做到,无法更改那份真性情,而让自己注定变得孤立。

  

  有时候,我们实在吵得太厉害了,店里所有人都知道看着。老板娘都头痛劝架,说着,行了别吵了,天天吵!这说来还得怪她们呢,如果一开始,作为老板给员工立下规定指示,让不能相互抢客,谁先跟就是谁的,然后也不能占客,有的多跟的有的又无,那么大家就都会自觉的遵循了。因为他们是老板,他们说的话,我们是不可能敢不听,就算有那份心,也是不能违背。如此,就可以避免此种“混乱”现象的出现,而大家工作起来就会轻松容易多了,不用防来防去更抢来抢去身心憔悴。这些,就只在于管理阶层的一句话,便足可以制止平息。可是,他们都不去做,任由那些员工践踏捣乱,相互的竞争与哄抢,让大家做起事来这么的困难不易。我不知道,这是否正是他们所意愿的,甚至求之不得,因为那样,员工竞争力越大,商品越卖得快而多,最终获利最大的就是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赢者,所以可以不管工人的死活,他们爱争抢成怎样就怎样,反正影响不到店铺的生意。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打工劳动者,因为没有规矩秩序,你工作起来样样不顺心如意,拿点钱也要饱受那么多的曲折。从这反映的,还是“国民素质”的问题,如果是一个有素质层次的公民,放在老板的那个位置上,他是自然会想到这些,不会让有可能出现那样的情况。至少我会是,一定保证工人在一个愉快轻松的环境里上班,绝不会让争斗成这般还放任不理!如此又刚好是印证了此前描写工厂遭遇,一个人从学校推入社会是如何慢慢枯萎,这种种工作的碰壁不顺,没有一个提供人生价值发挥的地方,让他们对这个世界越来越失望直至绝望,到一定程度就会放弃或结束。社会对他们的雕刻与摧毁作用,其实也是“教育”底下的溃败是根本所在,没有做好就产生了全是些劣质民众,波及社会各个行业让人人在此浮沉颠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