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36:过尽千帆皆不是
36: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除了工作,家里我料理的才是最多,他更加的是减轻不了。家里的灯泡坏了,是我买来,自己搬张高椅子,掂着脚尖,勉强够着高度装上去;灯头坏了,也是我自己买回,自己搬张凳子放床上,因为床垫是软的,没人扶着就摇晃不稳不安全,在那样的情形底下,自己装了上去。我是不想让他回来,看到屋里还是一片漆黑,希望有暖洋洋的灯光照亮,那些旅途的疲惫与迷茫。电热毯排插坏了,也是我去买了回,接上线才好了。家里的锁坏了,我买回新锁,自己摸索着安装。因为没装过,结果装错没装好,锁芯位置没固定正确,以至又得花一样的价钱找人上门重装。更气人是,那人态度还特不好,此前嫌价钱太高说了一下不高兴,下回出问题再找人家还不肯来了,气势嚣张得不行唯我独尊。后来自己找人,另一家装上,却有所偏移,当时说要不要重装下,对方说没事,但还是开着不那么顺,会有所卡一下,只是能正常使用,也勉强凑数了。还有叫拉电话线,打了多少回电话不见上门,人家可以不稀罕赚你的钱,拉下面子恳求还达不到作用。从这说明的什么?一种普遍的不“敬业”现象,给钱也不愿来,甚至不帮做好,你也无得挑剔,因为你不专业,得依赖他人。我们拿钱还像求人办事,没有一点服务奉献精神,这就是没素质与品质,才会导致的工作没责任心不尽职。就像我们购买产品出问题,说是有三包售后保证,可当你真正拿回去,是不是常遭遇推辞不断理论?人家都不想理事那样态度,让消费者心凉得很,几乎都得大吵大闹才会正视受理。我曾就试过,内存卡接触不良,商家试的时候可以,就以此认定没事。可事实是,大多数时候就不行,对方却以一次好就认为都好,明显的不愿承认,不断的推卸言辞。我当时就来气了,如此轻浮傲慢的工作态度,与之大声争吵辩驳了起来,如此另一小伙才拿起,只是用个小镊子,轻轻扳了一下,便好了。就证明是有问题,可为什么,一开始不这样做呢?那么简单轻易,根本就不费心思!最后是弄得大家没好心情,非得大动干戈才能解决,完全是无必要。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大家是不是很心累折腾?一点小事,也要弄得天那么的大!就是因为这些国人“素质”太低劣了,才会造成大家工作生活的困难,让我们走在哪做什么都不舒心,受着那些不良风气的影响与干扰。

  

  有一回才是最严重,当时得先进屋拿东西,从厕所旁边上面那个小小窗口跳门进去,也只有我如此瘦弱身躯可通过,他是不可能的塞也塞不进。也是费了很大的波折,外头刚好有水泥筑高接自来水洗菜地方,我是得以靠着那个高度攀爬上去。当我钻进去看到,下面那么高又没可接住东西,心里也有点胆怯却不能退缩,后来是踩着墙上那些水管才跑了下去,弄得满身灰头土脸都是灰尘脏兮够狼狈。那把锁坏了多回,说来还是又因他喝酒而起,有回喝多钥匙掏错,使劲扭折断在里面。按理说,断了就断了呗,找个夹子或找专人给弄出来,那是很轻巧的事。他倒好,自己把锁给拆了,再装上去就不稳固了,老是不停地转动,那时不知道是装法问题,才会出来后面更换新锁找人修理更花钱。以至后面我就老拿这事在说,要不是你,哪有这么多事,那把锁,就坏在你手里!我们也是倒霉得很,如自传中所言,几乎家里东西都出问题,把人家房屋设施都要全部更新一遍了,不知是福还是祸如此之多事。

  

  冬天,北方生炉子,最初几年不懂不知,白熬了那么些年的冷,后面用上了,又是我自己给装。他要送水,一天到晚就没得停,我又怎能等他呢?重要是,不想他还为家里事操心,尽量都自己完成。一开始,我们是想着,通过卫生间外面那个小窗口透出去,因为如果是卧室窗户,就没法关紧会进风冷到。那是搬了之后的一房一厅,如此就有了一段很大的距离,中间接了几根管子,还是折来折去,套了几个弯曲,那就造成一种现象,通气不顺,居然就接不出去,起火来,全部焖在房里。这二氧化碳中毒是很严重,弄不好丧命或是痴呆,那可不是敢赌的事。便只能,把窗户都打开,让进风透风,哪怕是挨冷,也不敢拿生命开玩笑。还好,有个破电热毯能用,要不是靠它,真是冷得没法睡。可怜我当天辛辛苦苦折腾了一天,结果却会是白折腾毫不起作用,当时中间为了找支撑,不让管子掉下,我是连钢炭都用上,装在一个桶子里,木棍插在里头,否则两根管连接往不牢固,是会倾斜或掉下。而我就那样,拿张凳子,下面掂起,来回的跑,封那些锡纸,缠绕好几圈,一个一个地拉紧。当时做完之后,想着是大功告成,非常胜利满足,甚至等着爱人回来告诉,看我做了一件多么能干的事情,连这都能做到!不无骄傲自豪与喜悦,可谁知,根本就用不上,前功尽弃白费心机。那种情况维持了好几天,我们也都没法去治理,大家都太辛苦太劳累了,只能这样熬着撑着,生活就是残酷到那样的份上。而到后来精力好转改装,只能还是通过房间窗户出去,进风地方用些纸皮粘住,也不会有多么的冷,主要是炉子温度达到了,整个屋子暖和起来。而且事实上,房间里也应有个透风处,整天这样烧火又弊闷着,空气流通对身体不好,我那时老生病都怀疑与那有关,就是封得太严实了,还把炉子烧得极旺火热,屋子温度高得要让人受不了,可以穿着夏天衣服走动。他就最怕热了,是身体不需要,而我却是可以承受,让他得跟着我“保暖”。有一回,房东上来收电费,就有说到,你们屋子这么热,就连送米送炭都感叹。确实,只有我身子,需要装进一个“暖炉”里保温才合适。房东说,整天关着窗子不好,要让透透气才行。后来,我便会时不时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了,保持一个大气的流通。可能人们看到这里,也会在想,找了个这么能干的女人,还想怎样?可就有人不珍惜,你做再多别人也看不到,更不会感激!

 

  就是在那一趟活中,我倒下,病重了。此前是刚搬家,屋里东西每回都是我在收拾,他干活回来了累,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哪还能理会你的事。他是能睡得了,我看着那些乱七八糟,没收拾弄好又怎么安心睡得去。操心的人,就注定是这种辛苦劳碌折腾的命。曾有一回,那是临时急忙才看好房子确定下来要搬,以至东西前一个晚上才开始整理。我一个人,在一旁慢慢收拾着,两三点了还不能睡,心里就不免要不耐烦有火气了,说着也不过来帮忙,就只知道睡得安稳。其实知道,就算他真来帮,自己也不会让。男人,会给你用什么心思,一大堆的肯定是乱装,到时还得你再跟着做一遍,倒不如自己一个人辛苦,省下点心还要说来说去。但尽管如此,心里还是难以平息,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至于这么匆忙与着急,必须一个晚上把房子里东西装拾好。早在之前决定搬时,我早就催促他找房了,又是一拖再拖,到房子将到期,是我跟着出去找才给定下,如此都还耽搁一天多收了点房费。我要不去,还不晓得等到猴年马月有结果呢,这种人你推都不行还得跟着一起动。如果之前就已确定,那边定下这头必须得退,我就可在几天前,慢慢一点一点收拾,不着急且也做得更有条理。他的那种拖拉与缓慢呀,就是天底下“第一”那种,其他男人估计都是没法比。跟这样的人一块生活做事,真的是没法说,你样样都要被拖后腿。这边你急得不行,人家压根就没意识,在那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爬,慢慢地爬,考验人的心理难以忍受。

  

  这次还好,就在同村,相隔不远,隔了几家户,也因此,我得以不用倚仗他帮忙,自己一个人提着来回慢慢搬。我当然也可以等他,是把那些重的像床、被之类,我一个人弄不了的留下,他回来了一起搬去。那么多零碎,我不可能白天干耗着,等到天黑了再两人动手,那就更加的慢也混乱了,夜晚总是不如白天方便,晚上还得张罗好吃饭睡觉。搬家,是越搬越多,而那,是最后一趟搬迁,可以想象,此前的生活是累积了多少东西,大的小的长的短的重的轻的,全部都得一一去料理,面对着那些琐碎你真的头都大,怎么把它们给弄过去呢?我当时做法是,找来一个一个麻包袋,分类地去整理,比如,生活用品,洗头水、沐浴露、洗洁精放一块,油盐酱醋调料面食瓶罐放一块,衣物自是分开,鞋子装一袋子,药物一袋,总之就是,尽量的让有区分性,这样到了那边也是好打理呀,否则你再翻出来也是费功夫。我就曾看有的女生,家里东西压根就不收拾,直接一堆往车上倒,乱七八糟混一块,看着都凌乱不堪。估计过去也不会怎样整理,也是往地上一倒一放,无所谓此中怎么个搬法,弄过去就是了,都不愿动手费力。我却是做不到,对生活有要求的人,注定又是自己辛苦。一共装了多少个袋子,十几个,一次提两袋,都有上下楼层,且也有重量,还有其他一些桌椅零碎,我当天跑了十几趟不止。又因为匆忙急赶,希望能快点弄好,自己就早点安心,基本也不休息,劳累低头就走,成了个机器人般,在机械麻木地运转。而在后来才知道,居然又碰上特殊的那几天,身体原本就虚弱,这么样大幅度的搬迁与折腾,那病一下就给逼发了,成为当年,不!应该是北方发病以来最“严重”的一次,229章《你是我笔下最凄美的字句》所写,第二章与第三章隔久交稿的那次大病,其实就是那个时候的事了,完全的没法执笔写作,彻底的中断了创作能力,除了接受医治和休息。也是因此,前面生炉接管不行,就在那几天的事,才没法及时修正更换,人都病了哪还动得了。我不去做,他更不会了,且干活也累,大家都心力交瘁。那几天都不知乱成怎样,真的是人都要崩溃没法料理,生活把人逼到那样的地步。我就是因为兼顾了这些,才把自己给累垮病倒,遭受了生平最严重疾患。可对方,又会感激珍惜与心疼歉疚吗?我是跟他在一起,做了这么多的事,却也把身体一再地搞垮。如同123章《纵横九万里大爱无言》所写,村子里某女人特能干,男人的活都全扛身上,结果就是做死了。我也是和她一样的命,越能干的人越是短命,也如父亲,年经轻轻上天堂。

 

  另一个事件,与雨伞同样性质,以往天冷时出的护膝,后面都改成像衣服的挡风,厚厚的套在车上,手和脚都能护到不吹风,不用分开来戴手套兼干活的不便。我第一次看到别人有时,当即询问在哪有买,然后即刻便去给他买了,是不想让开车会冷到,虽然以他强壮身子一点不忧,但在爱人心里总心疼担忧。那东西只能套二轮,为电动摩托车准备,三轮车头有点宽,就是拉开来比较紧,手伸进去有点撑不开。我听他说了这些,又看他老是把手露外面,便决定自己改造一下,把前面高出部分布块剪开来,分两块缝在套手那里加宽加大,这样就方便他伸手开车且再也不觉得窄小了。那都是毯子那样厚布料,弄起来也不是易事,是用最大口的针,慢慢地来回缝着。有一回还给缝反缝错了,又得拆开来再重做,为了爱为了对方的安好,你是会有耐心而不会厌倦麻烦。一天不弄好,我也一天不得安乐,是想着他在外会吹风熬冷,就再也坐不住,手不离针赶着去做。总之当天就缝好了,然后等他回来赶紧给套上绑好,并让他要坐车上去试。他是说,试什么试,装好就行了,我不让,非得要当着我的面调试,看还有哪不足需要修理。尤记得,他坐上去,手伸进去,身子左右的晃了两下,做出一副有点得意神情模样,那让人看着又有点滑稽与可爱,给人欢喜的感觉。这个男人,或许也像真爱一样,哪怕做着伤害我的事,那些举止却也会因了爱,成为了另一种欣赏慰藉。他在我这就真像个不懂事的大小孩,而我要用母亲般关爱与包容的目光呵护着他的一切。事后他在我面前感叹,确实是宽了很多,意指真的好用了。我当时心想,你知道,这背后是有多少心血努力吗?在你轻松的时候,会知道背后有个人对你默默的付出么!

  

  刚买回装上的时候,发觉套手的绑车上位置,是有空隙能进风,会吹到手里面。其实那个应该不影响,大家都是这样在用没人会看到理会,我却又不得安心了,说着下回给缝起,就吹不进了。可我每回,总碰不上他刚好回来,这事也就搁着了。后来是,等他收工回家,放好车子,我便拿针线下去,坐在车上慢慢缝。那里是停在房子过道里,有一盏灯是感应的,隔一会暗下去,我还得时常地叫一下,让它亮起为我照明。但那灯光,不是节能灯,没有特别的明亮,而我,就在那昏黄的灯光下,一针一线神情专注地缝着,当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这样为爱人去做着事,那些对方也许永远不会留意到的细微。可是,自己不会去计较,想到是否回报的事情,只是因了爱,让自觉甘愿地实施。记得当时,房东儿子是出来倒垃圾,看到我在那,不知心里有何感。作为外人,也许都会有触动,但偏偏身边最亲近的人,可能却是漠然置之,如同真爱那么多人感动却无动于衷,又撞上了个冰冷木头人。当我上来时,对方问,缝好了。嗯。这么快?这要多久呢!对方说,还想着要不要给你拿电筒。那里有灯看得着,只是会在想,如果他在旁边,看到那一幕,一个女人,在灯光下,为他,用心地缝制,给挡风不会冷,他是什么样的心情!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男人想的是什么,正如也永远读不懂真爱人物从参与到退出转变之快的心情。

  

  后面,跟着又出了个透明挡风,装在摩托车上那种,我又想让他弄了,是想着他老爱不戴口罩吹风,装上那个不管他戴不戴,冬天开车都不会撞风刮脸那么冷。其实这两种,可谓属于同样性质,人们肯定是装了一个就不会再装,弄得那么复杂累赘,而我只是从自身着想才会弄得多保障。后来没有装上,不是因为价钱问题,是发觉那个很低就到不了嘴脸,那也就相当于起不到作用了,如此才是放弃,否则他那车,帐篷挡风、厚衣挡风、透明塑料挡风,这都成三层什么模样了,包裹得也太严实。事实他出门也是,最冷的时候,也是让他戴帽子手套口罩,还有穿的棉鞋棉袜棉裤,用他的话说,都快把他变成南方人,到时和我一样怕冷了。只是因为心疼,想象成的柔弱,经受不了寒冷,却忘了,他是北方人当地长大,早已经适应那种气候,确实是不需那么夸张与隆重。想想他这副装扮模样照出的相片,都还让人有点想笑,确实太脆弱了一个大男人,其他男生都很少这样,他那么强壮却还不如人,不免是让人看笑话了,尽管于我却成了取乐。离谱的是,我这么紧张地为他,他却从未想过我身体差怕冷需要准备些什么。北方人天冷用口罩,是我自己买的,手套也是我自己找的。那个耳套我甚至都不知道有,是我在商店发现才知道北方人可以用这个保暖,就可以知道这个男人对我是用心到什么份上!如果是一般人,知道女友爱人体差畏寒,又是初次南方到来经受北方致命严寒,那是多么难以适应且遭受巨大威胁的事情,定然是提前就早早预防保护好,把能御寒的全部都给准备上做足措施,根本就不需要到她们自己去忧心这个。我没有,遇不到那种会真心关心牵忧你的人,他更不会是。不心疼你也便罢了,就连你对人家的心疼还不放眼里视若无睹。这样的爱还剩下什么意义,换来全部的是折腾自己。

  

  在北京最初的时段里,那时工作生活成问题,我连一件羽绒服都买不起,他也没跟我说过,北方要穿这个才能顶住冬天,我也是在给人上班时叫冷,冷得发抖哆嗦不行,对方说,你不穿羽绒服,穿棉袄肯定是不行的了。后来,才去裁缝店里,做了一件加厚羽绒服,500。再后面,条件稍好时,去大商场买了件700元,都是加长款到膝盖以下,完全的包裹武装。刚开始一两年在北京过得有多苦,那时不懂得生炉子。说来有个事真的很可笑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居然就不知道这玩艺的存在。我们南方人不曾用过不熟悉是正常,但一个在当地生活了二三十年,走到外面随处可见着摆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就真的无法去解释,这么一个很不合常理的事情!我只能说,这是老天安排给我的命运,才会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产生,因为正是这样,才能把我身体步步摧毁搞垮呀,逼着你用生命去向世人证明爱演绎神话传奇。我是回到西安,看到房东在用才知道,而他则是,在家里看到亲人用才知,几乎是与我同一时间,发觉这一存在多少年不再是新鲜发明事物。如果不是凑巧住了一家生炉子家庭,只怕我在陕西又得经受北京那样惨的遭遇,在生命的尽头还保不了暖冰冷中度过。这么一想,才觉得是多么的荣幸“幸运”碰上了,否则可能还一直受着罪苦寒无比,可笑么居然会成这样逻辑推理的所在!

  

  在北方,小区供暖是正常,我们用不上,是住不起。在北京,因为气温的偏低,自家户也会有,但相比就差远了,远远达不到足以保暖的程度。还老出问题,有时上不了热气,有时就不够温度,手摸起温温的,屋里怎么能暖和得了。我那时冷成怎样?穿衣服能暖和就别说了,电热毯倒是用上睡觉可以不冷,都是把整个脑袋蒙进被子里头,不感受外面的寒冷天气才不会冷到。而平常,我戴着帽子,依然是冷得头都疼,那是多严重的程度。洗东西用冷水,不是说冻冷的问题,而是发麻发痛,像针刺进皮肤里。上班,坐公交车,尽管穿着最厚棉鞋,加厚棉垫,两双棉袜,没用,还是冷,是冰冻的,不移动可能就麻木了。那时我不懂,可以买“足暖宝贴”,贴在脚底就会能发热取暖不会冰冻了。他更加不会知了,他什么都不懂,除了烟酒最熟悉,对我的“保暖”没起到一点作用。我的身子,应该就是第一个在北京冻坏了,尔后回西安更折腾就彻底败坏了。如果早在过北京时,我们就生起了炉子,我的身体应该不会败落得那么快。虽然在外头难免会经受冷空气,但可以尽量的少出门来避免,只要在家一直保持着暖和。而且这炉子生起热水多得是,我完全可以加热来洗衣不用碰冷水,饱受那些刺骨的冰冷与疼痛,多少对身体也是有影响。在西安,用炉子取暖后,在最后一年店铺租房挨着,我能来回观看添炭,让炉子保持不会灭火,我就再也没用过冷水了,洗碗洗衣都是热水。可惜已经太迟了,最早不讲究注重,等到一切已定型无力挽回。

  

  其实,只要有他在,不管有无供暖、炉子或电热毯,我都能睡得舒服不冻醒,因为他的体温是那么的炽热与暖和,他那么宽大的身躯抱着我,就像父母用襁褓呵护自己的孩子,是睡得那么温暖与安详。男人本就火气旺,体温也是比女的高,他更是了,强壮结实,一身热气,挨着就能感染。他的胸膛也真的是很大,我就特喜欢,专把脑袋往他那里钻,恨不能钻进身体般,就这样把头埋在他胸怀里,肌肤挨着肌肤,身体紧贴着身体,他身上的热量就全部传递给我了,让我再也不会感到冷,而像是躺在了一张温床上,有源源不断的保暖不会变凉。而靠着他,我也瞬间便会睡得着了,再也不会在暗夜里失眠,是因为那份踏实依赖保护安全感,让我不会再慌张害怕心左右上下摇晃找不到着落。冬天天冷时,我还爱在他肚子里暖手,非常冰冻的伸进去,让他都怕我一看到就赶紧躲,还是躲不开我硬塞,脸上是那种,我们平常表现出特怕冷神情。他的体温,真的是比暖炉还要好,能那么快就把双手暖和了。他也会做过细致一点的事,我的双脚冰冷,他会帮我放在肚子里暖和,虽然他也是很冻,却还是把体温给了我。如今想想,只是一点点温度,就让心不再冰凉,为何我们后来却会遗忘了,让心就这样慢慢的冻却。睡觉的时候,我都是枕着他的手臂,其实时间长了也会疼痛,但让我枕习惯了没法脱离。虽然是没枕头柔软,却让人更睡得舒适安心,仅仅是因爱的温度,夜晚再不失眠和寒冷。

  

  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入睡了,在遇到这个男人的“最初”,天空满是幸福与喜悦,再也不会有哀伤与泪水,迷惘与彷徨。可到最后,一次次的伤害,一次次的心冷,那个怀抱的温度也在不断地降低,直到最后的全部冰冷,而我的睡眠也从最初的熟睡,到后面慢慢的也睡不了,又回到了失眠的状态。是因为这个人给的“伤害”太多了,那些伤痕沉积在那里,你已经无法用一种单纯的心态去面对,那些伤和痛苦和罪也在撕扯着自己,让你没法说服自己去淡忘不计较,睡觉也像成了种新的折磨。原本那里是可要到依靠,可现在全变了,还应再去靠,让自己变得更加心碎吗?承受着这两种极端心理的煎熬!曾经能给予到呵护的怀抱,曾经抱着不用一分钟便能睡着的奢侈,却会是这样慢慢的淡逝,把我再次又推回了红尘苦海里不得停止。曾经那么宽厚有力的怀抱,曾经那么温暖依赖的胸膛,怎么就会让它变冷了呢!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却会是最终又毁灭不再。我要的,也就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奢求,为什么会是那么的难以实现?如同真爱,花费了半生精力找到,却会是如此不完满的结局。这个又是投下了毕业的精力,换来是自己的死期步入死亡之旅。

  

  在北京,商场里的一个小情节,一位男生给女友买帽子,说屋子没暖气,给她戴着头就不会冷。他身上,也系着对方打的围巾,可能是初学不会,打得就特别差劲难看那种,要一般人可能都不会戴着出去,多少会被嘲笑让丢人。可对方怎么说,他说,她能给自己做,他就很欢喜满意了。毕竟是第一次,真的不容易,有这份心。他说那话时,是带着满脸的骄傲与自豪,是为拥有一份真情的可贵。我听到他说家里冷,想到肯定也是如我们这般,奔波在外没有个安稳的流浪者,租不起有暖气层次的房子,也只能挤在那冰冷小村庄,不免有所心酸与同情,大家啊在外奋斗多么辛苦不易。可是,我却也为他们欢呼感叹,是为这份相依相携患难与共同甘共苦的真情,让人羡慕与向往!的确,生活苦点没有关系,只要有爱都会成为甜蜜。握住了手心里那份沉甸甸的爱,还有什么苦难困难会过不去的呢?可我们没有,不会为了彼此而努力珍惜,至少他就没有做到。我给《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打过一件毛衣,起了个开头没打完,对方却是很欢欣,没给他打过围巾,给真爱男人打过,别人不稀罕。同样也给他织了一条围巾,我知道他一个大男人肯定不会戴这些玩科,可他不会知道,那是我的心意,对他浓浓的爱,不会像那个男生那样,觉得是种荣耀与庆幸,更从来不会为我,主动戴过一回,让我为自己的付出给予,感到宽心宽慰一下。一直都搁在那里,直到我走开都还在吧,而曾经的情意早已消失。是的,这世上,最温暖的衣服是什么呢?不是机器加工制造出来,而是你的爱人,亲手为你制作而成!只因那份情意的可贵,让人穿在身上无比的温暖温馨。他会理解,更感知吗?那一刻面对他们想到自己,我觉得我们是如此的“可怜”,并非是因为物质的跟不上去,而是我们丢失了生命中最有份量的“爱”!所以,我们也永远不可能像他们那样,彼此相互依靠慰勉慢慢地把生活质量给提上去,而只会在中途就不断地遗失丢弃直至再也见不到踪迹。幸福的感觉绝非因了物质或外界,仅仅是因了爱才会那么强烈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不能体会,永远不懂,注定我们的爱要葬送在那风尘中。

 

  不仅是我,包括他自己的衣物也成问题,没有几件棉衣厚实能穿保暖。当然他是个大男人,没我体质弱,他也是不怕冷,无所谓,可我这心里看着难受,可生活又是那么的无奈,看着心爱的人受苦却无力,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他不能体会我这种心情,正如他对我就没有过我对他那样的重视,否则不会让我在北方过成那样。后来这件事意外地得到了改善,到北京舅舅家里时,舅妈给我拿了很多表弟衣服,说拿去套一下也好。我原本是想推辞,因为男生的女生怎么穿呢,后来转念一想便接下了,是想到刚好可以带回给他穿。表弟很高个子,衣服宽大正适合他,如果是主动索取就难开口了,这刚好给了台阶解决了当前困境。如此,我便给他拿回了很多厚的衣物,足以解决一个过冬的问题,我终于不用再为这个愁忧了。拿回去,他还嫌人家的不好看,不知道有得穿就不错了还挑剔,自己都买不起过成那样的日子,这还得停靠女友亲人的赠予。甚至于最后还得找他们借钱交房租,成为了我今生对他们最大的歉疚且无法弥补!早在从中山“欧科电子”借5元遭拒后,我就在心里默默对自己“发誓”说:从今以后,绝对不再找人借钱了,让自己碰壁受气还挫伤!可是,这个男人,却让我为了他,第一次厚着脸皮向我的亲人开口。我自己在后面几年,都没有这样试过,却会因为身边有了个可照顾的人,日子反而过成这样,就可以想象,这个男人,是给予了我怎样的生活,那日子是过成了怎么样。那些是后话,慢慢说去。

  

  还有一次,才是最刻骨铭心!那一次可能是闹什么矛盾,彼此呕着气。他是好不容易外头干活回来,我此前说好了,要带他到“大红门”服装城购买衣服,是买一件外套。那些拿回,都是穿里面,他没有像样能穿外头。他却是不肯去,只因吵闹争执了赌气。我虽然也有气,但却不想让他没衣服穿,甚至是做出一副祈求恳求的样子。可笑么?你给人买衣服,怕别人冷着,为他着想,别人不领情,还不肯跟你去,你却要低头求着人去,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想看到这的人,只怕心理都要承受不了拍案而起了,为什么就那么傻地去为这些“无情无义”的人?正如对真爱的痴傻一样,人家毫不稀罕与感激,一再践踏侮辱你的这份真心,却还那么傻地去给予付出!能有什么办法呢,如同此前,只要爱上,注定是低头妥协。做不到,视而不见,看对方挨冷,没好衣服穿过年。谁让我们姓王的前世欠了他们姓周的,今生才会还得如此辛苦与凄惨。最后是,我都已经气乎一个人走下楼梯,当时想着自己去给他买就是了,但半路还是又折回来把他带了去,是想着怕尺寸大小不合,尤其以他这种特胖得穿四个号才行,他若没试过是很难买得适中。到了那里,也是不好找,如同我的太瘦弱有的穿不了,他的太发胖也成为挑选难题,大多店铺都没有加大号,最大号明显是有点紧。看多了,他作为男人总会说着,可以了行了,没事,我却不行,不让穿着有一点不适,非得买到合适为止。还好,算有点运气,找到了。挨近春节,清货期间,也便宜,才79,当然不是名牌,但看着真不错不差。他对自己总是无所谓,而我对他却总是那么的在意。

  

  平常,我看到有好看衣服,有多余钱都会想到给买,虽然也不是说很贵,但就是忍不住添置。他的袜子,夏天薄的,丝袜类型;秋天纯棉的,冬天毛茸的,五颜六色,各式各样,从来就不缺。下多长的雨,久不见太阳,都不用担心没得更换。我们的袜子多放一个盒子里装着,有时我忘给他拿自己找来穿,结果把我的给穿错,硬是套了上去,我的也有黑色。也是,这袜子有弹性,女生的男生也能穿,拉长拉大能进去。他的脚掌是很大,穿42、43码,等他脱下来,我的袜子就很宽了,说他把我的袜子给穿大了,却也不无有那么点趣味并非斥责。他的手掌,更大了,虽然我作为女生,继承父亲传统,以至手大脚大,找个男人都难以得到呵护感觉,但找上他却是正好,因为他也高大,手脚不会比我的小。他的手,像很多男生干活,粗糙还长着茧,不是细嫩那种,刚好给到稳实保护。他的手掌是那么的宽大,我的手便显得小了,握在他手掌心里,就像被包裹起来,那么温暖呵护的感觉。所以我总是喜欢跟他牵手,虽然大多都是我主动去握,就是不愿分开一起牵着走,感受到那种温馨踏实在心头。有他拉着我,我就不会迷失,不用担心迷途迷路,那么放心地跟着走,不管前面迎接的是什么,只要有彼此便是安慰满足。我也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牵着手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可我不会知道,那双原本能握住抓紧的手,为什么就会是松开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