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35:过尽千帆皆不是
35:过尽千帆皆不是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还是电屏事情,才是中心,却跟着引发这么多。电屏刚买回时,是自配有两根带子,可以提起来。骑两轮的可能没问题,因为你就不用拿下,是直接晚上回去再充电。可三轮送货不一,一天得不停更换电屏,那电瓶重量之大,提得多了,是不受力,很容易断。要是一下脱开,从高处掉落,砸到脚上,是多严重的事情啊!怕不是出血破皮,无法形容与想象。我又怎么可能会允许,那种如此之糟糕状况发生呢?于是,我到五金店,买了那种,手指粗的绳子,一一的装在电屏上,这回是保险了,绝对的断不了。但如此,还有一个问题,电屏是装在纸箱子里,提得久了,底下不受力呀,会裂开脱掉,整个电屏就松散了,一块一块的不相连,提起来就非常吃力,更加重劳累。一开始,我是用封箱大的那种透明胶,把整个纸皮紧紧捆绑起,以让电屏成为一个整体,但下面的那层,还是会因经受不起重复,慢慢地会烂掉。我又想了个法子,去找木板,垫在底下,就能保障了。为找这个,也是在村子里附近来回地转,在那些扔垃圾的地方找。找回来,大小不一,肯定不行了,得套得进绳子里。于是,我买来钢锯,一个女孩子,量好尺寸,画好线条,锯了起来。这是男人的活,他们应该能感同身受,弄起来也不容易吧,主要是锯到中间时,两边木板夹住,是很难拉动,只能使劲地拽。有回用力过度,还把锯条给折断,只好又回重买,再继续工作。当时是把木板放在椅子上,自己用脚踩住固定,再拿着锯条来回拉锯,看着真是失女孩子斯文,这种活儿就不该她们来干。为了这个,花了一天时间,才是弄出好几块,给每一个电屏都配上。因为木板坚硬受力,这再提起来确实是要减轻份量,至少手臂少些劳累了,哪怕于他也是不难事,但我会为让他能尽量少些辛苦做到最好。我不知道他看到,是否有所感与触动呢?为爱人所做的这些!只知道,有回,排插坏了,之前也坏了一个,分别是插板与排线。我便想着省钱,主要是,这两个合起,应该能用,就不必多花钱。于是,我自己摸索着接起来,还不怎么懂区分零线与火线。当时有人来拿水看到,是男生特意问了一下,看我在操作着那些,很是感叹与惊讶地说着,这些都是男生才会做的事情,意思是,你一个女孩子也能做,也需要去做,身边男人哪去了呢?!我说,反正我坐着没事,拿来消遣。后来真接好,插上可以用,为自己这能耐有点欢呼鼓掌。当我在他面前,把旁人的话学给时,他是怎么回应的,他说,又没人要你弄,你留那我也可以做。是的,我是可以等他回来,把一切扔给他,可我不想,为什么?我只是想与他分担这些生活的担子,自己能做的就去做,不要还让他动手,因为我知道你在外面辛苦,而我只能在背后默默做着那些我可以做……

  

   这个男人,会懂得,体谅我的心思吗?我做得再多,他有看在眼里,放进心里吗?否则又怎么会如此的对待!我对这个男人的“心疼”,比真爱男人多得多了,也相信绝对是“天下无二”,才会也把他当孩子一样的疼着爱着宠着护着,却换不来一点平常的对应回报,甚至于人家从来就不觉知是种幸福而珍惜。有一次水站拉电话线,借对面楼顶,又再穿过几家到我们那,中间是隔了非常远的距离,都是我自己跑上跑下,不停地抛线拉线,也是费了好一番力气,才算是弄过去。包括进入楼层,从走廊一直往屋拉,是有很长远一段距离,我是自己搬着破旧梯子,拿绳子捆绑固定在墙上。房东看了都会说,让等他回来再弄,一个人太不安全了,也没人扶梯子。外人尚且都会有恻隐之心,身边人却是从不会感知你的情意。从卷闸门出来,是最大问题,因得从墙缝一个孔里,又看不清不知怎么钻出去。后来还是有位男生在旁,是对方帮我给塞了过去,我才在上面拉了出来,相当两人合作才能做好,一个人根本是没法做来。还只是别的异性帮的忙,而身边的男人给你做到什么!那种心情,真的是不能形容。我没有等他,自然也是希望自己做好,不要增加他负担。我对他说时,不知是他心里是什么感受,会为不能帮到有所歉疚么。事实证明,答案是否定。下一回,电话线断了,我爬上去看,让他在下面扶梯子,这个男人什么表情,说不用扶也没事!一脸的轻松无谓,看不到丝毫的着紧。那么高,又是在台阶小面积,那里放着梯子,如果不吃力固定,人往后翻会是什么情况,摔下来会有多严重!这个男人,在他看来,却是无足轻重,就一点都不会担心爱人的安全。而等他上去弄什么时,我是赶紧双手抓紧扶住梯子,没摆正扶好都不让上,他又那么重,怕有个什么闪失。为什么,你把别人看得那么重要,你的“生命”在别人那就是如此不值钱?一点担心都没有!真的是命贱吧,才会不管家人或是爱人,遇到都从来不会善待与呵护,你的生死都没人会注视。

 

  我在店里的时候,也基本全部帮他张罗打理着,让他除了送水干苦力活基本就不用费心去想。虽然每天早上我是下来的晚,是因困倦睡觉不愿早起,由此多少在沟通上惹来客户不满。有时候我在床上接电话,人未完全醒来就昏沉状态,说话声音有气无力,客人一听就知这人还在睡着,那时可能有九点或十点。有时他去送水,客人便会问了,说,你们那老板,现在还未起来?他应,嗯 ,对方便说,这样还做什么生意?趁早关门得了!意思是,还能睡到这个时候,是赚钱干活的人么。他回来把这话学给我听,就是暗含批判之意了,看,人人都是这样说,不是我说你吧!我当时听了心想,你就不会对人解释一下,说,我的身体很糟糕差劲,经常体弱多病,身子虚弱就是能睡,起不来这情况了。客人也不会对我如此误解,进而否定了我这个人,让多少觉有难受。不是我不想,而是我没拥有像他们常人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与懒散无关!别人不知道情况,他总知吧,还跟着附和人家?站一阵线上说我不是。他不会那样去做,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对我,没有“心疼”,所以,不会,为我说话。甚至于他自己还总拿这方面来戳我,说看看别人,谁像你睡那么晚还不起来!意思是,我这上班做事真是懒惰。我便会说,那是因我身体差的缘故,虚弱才会导致易睡多睡且睡不够。他又能理解吗?这对我是多么难得的睡眠!以往给人打工是没办法不得不早起,我现在是自己开店做老板了,我还不能操纵个作息时间,还非得要像以前那样,扑腾早早爬起,人困得不行那么劳累的撑?!当然最重要是,我这并不会影响到工作,因为是电信手机随时握在手能接到,而座机的也早设置了呼叫转换同样会转过来。他是晚上躺下便呼呼大睡,这样的人便清晨特有精神起得早,可我与他刚好相反,晚上失眠睡不着,就指望着早上多睡那一会,这还不成?!以往我一个人在外风雨里走,就从来没有过片刻安稳,我连睡个觉都不踏实他知道吗?好好的睡上一觉,可以不被人干扰,于我都成了一件奢侈的事。而现在,我好不容易终于盼来这一刻,他还容不得不让我去睡了。给人就是那样的感觉,如果他自己本身不是那意思,至少就是作为言行那样去传输了,让人心里没法舒服。

  

  冬天天冷时,北方气温下降得明显,十月份就很冷了,相当于冬天十二月最冷那般。那个时候,我便回家里接电话,不下店铺里去了,因为屋子有暖气,下面大空间就太冷了。为此,又常挨他说,意思是,整天不见我人影,有人来拿水都见关着门。村里有些喝水用户,他们是自己来取,比送去少收一块。我在墙上贴出告示,拿水打电话便会下去开门。店铺与租房就是对面,一分钟我就能下到,能耽搁多少等待时间,完全的不需要忧虑。在未搬新址之前,以前是在两条不同村庄,每天早起匆忙赶急得不得了,到晚上才天黑收工回来。那个房子空间更大空旷清冷,又是在村子最里头偏僻阴暗处阳光照射不到,在那里冬天呆着可冷了,就是走出去感到炎热穿得太多得脱衣服,但在那里就得不停地加感受不到外头天气变化。那里肯定不能生炉只在家里有,有一个电热器,像我们夏天吹的风扇那种,大家应该熟悉。我就是靠它,来给自己暖和。是矮的类型,放在地面脚底旁边,暖和的时候常能睡着,但又会很快被冻醒,就是那样半睡半醒状态,折腾得人更难受,就没法好好的休息。也是因在那呆了一年,我的身体才更加垮下,因为确实太冷了,戴着帽子耳套口罩都不足以保暖,体质经受寒冬侵袭更加的虚。而如今,我们搬了,住在对面,那么近来回方便,我终于不用再受那样的冷,可以呆在家里上班,守在炉子旁边,钻进被窝里头,这是多么难得的享受啊!与以往相比,才算是有改善,至少在寒冷这方面能保护到。可看对方,不是想着,哎,终于生活水平提升,让老婆可以不用挨冷,在家上班不需出门吹风了,多休息些养好身体,心里觉得欢欣慰藉。而是好像就是那种人,看不惯你舒服看不得你不做事,哪怕这并不会影响到什么,非得也要像他那样早起多干就好。就算是我们有这样的条件了,足够可以不吃苦受罪了,依然会觉得,继续苦着累着才是正常,怎么会有这么样的人?真的是难以理喻!我不知道他这些是否也只是说说而已,那种玩笑调乐气氛而并非内心真如此作想,但他总是反复地说让人心里也不会好受。玩笑也得有个“适度”,调情也不是可以过度,否则到最后全部成负面了。我走了之后,店铺里的事情也没人帮操劳操心了,估计也跟家里一样乱了。他现在,会开始想到,曾经有一个人重要吗?帮着做了那么多,而现在全部都得自己去料理了!会否在那个时候忽然意识到,原来有个人在身边是如此好的一件事,不仅可以分享分担,哪怕就是吵还能找到一个人吵,而现在除了自己孤寂的身影冷清的房子,再也触摸不到有人活动的气息了。

  

  在接电话上面,我也承认不是一名合格的工作者,有时老出错导致他工作程度的加重。此中除了老是漏单,半天没给送水去,客人打电话一问,才知忘掉了。这个时候,我作为当事人是不好承认自己错误,可能立刻面临一顿指责唾骂不好回应,自然是拿他当“挡箭牌”,说不好意思可能师傅给忘了,让赶紧就给送去。而这对他,并无多大作用,是指不需为我承担罪名,因为他过去完全可扳过来说成,是接电话的忘了没跟他说,这并不矛盾,客户也不会探究得那么细致。这样做的好处自然也一样,责任推给旁人就会好说话,反正也只是在口上批判一下,并不会有什么恶劣后果。这是工作的一种“技巧性”,并非是针对谁要让人揽错,有时候我们就是得借助第三方卸责最好的过关,是给双方台阶可下与面对。我相信在工作或生意中,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心得,大家心里明白便是。可他呢,不理解,不懂得,就是那种,觉得,什么事都往我头上推,你自己没做好忘了,硬说成我给忘了,那样的与你较真。你跟他如是解释吧,人家跟听不懂似的,不会去配合你这样做。那样便又成了我的自责了,客户可能会指责他,或者也不算就是嘀咕,可他回来在我面前学的,好像有多严重他多么委屈替受罪了。而事实是,他原本也只要一句话的事,便能给自己给双方开脱,他不去说,让我这边心里成了不安。他就真是个“木头人”么,这么僵直古板,方方正正就不能随形势而变动。跟这么样的人一块工作,可以想象难度有多么的大,你想做好还真是件不易的事呢。

  

  除了遗漏,更多是听错,出的状况更多。可能也是因为南北方口音差别,我老听不懂听不清别人说的话,有时就会出现听错,小区、楼幢或楼层。如果只是低层还好,最怕那种高层弄错就真的麻烦,有时他扛上五六楼了,发现人家没要水,再一问是别家。可以理解想象,心里的气愤恼火,这扛一桶水容易么!哪怕就是以他体力个子,一天不停地爬上爬下也是很辛苦。曾有一回,更是七楼那么高的错了,又得搬下再上五楼,只怕没几人有耐心不发火吧,一桶水来回拎走那么多冤枉路。有的甚至压根没叫水也给让我弄了去,结果白跑一趟又把水拿回车上。这样的事不是一次半次,而是经常会有遇。自然,这边会给我电话,说你那个明明几楼的给我说到哪去害我白走。我听了自然也有解释,有的也确是客户没说清,明明我听错报错,是为求保险会再问一次,是这个哦,对方居然也不给我纠正你说来不来气,以至错上加错一错再错。不知是不是我说的他们也听不清,总之很多人也是这样讲,在北方与人普通话沟通就特成问题。说来有一次就因此闹笑话,可有意思了。那回到某公司里送饮水机,我想到要上厕所,便问,有没卫生间?我要是不那么正文的说,直接问厕所在哪就省事了,因这个说法就闹误会。对方听成了,女孩子用的“卫生巾”,事后想想,还真是有点谐音难怪。她便说,我得找找看,带了没有。我当时一听这个,自然就犯糊涂了,心想,这上厕所,还要带钥匙,锁得那么严?也未免太讲究了吧,还没听过这样的公司,进厕所也要每个人派钥匙。我以为,她是给我找钥匙。我便发出心头疑问,对方才知我是要上厕所,至此明白自己听错了,两人哭笑不得。总之,因这语言差别,我在那头就老闹剧了。最重要是影响到了工作,虽然我可以给自己找到开脱,但却无法停止对自己的“自责”!他不会知道,当他那样说时,我心里对自己是有多么的懊恼与责备,恨自己没能认真严肃严谨点,以至要让他又多走辛苦劳累。其实还是因了爱“心疼”,才会加重了那种负疚感。然后每次我都会在心底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小心注意,不可以再出这样的问题了,然而依然还是会再犯,就是避免不了。我也很是难过,尽管不是有心之错,却也无法原谅自己的一再失职。而他,会能体会到,知道我这种心思吗?不是我不想去做好,而是我也已经尽力尽心了,可我却无法保证百分百的不出差错。或许我就是如此差劲吧,什么都做不好,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走个路都摔跤要人扶。我不要求他不计较,但至少可以理解是吧,别人有那份心了,而他,还在那不断提及,加重着我对自己的恨责。他不会知道,他是辛苦累在身,我却是心疼更痛在心,比他还要更难受。

  

  如果说我在工作中没做足做好,只怕他自己则更是什么了。曾有一回,面对一所大学,在前任老板前价钱很低,物价升想涨一块。我早早跟他说,送水时找负责人说一下,让人家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看是什么态度。不知说了多久,不停地催促,他是应着哦哦哦。我以为他该会告诉了吧,到那边打电话要水票时,我自然是提到这事了,人家一听就不乐意了,是我一下的强加没让适应,因为我一直以为校方是知道,现在提时多少是有点强硬口吻,如果不行的话能否再合作下去。对方告诉的是,没有,压根没人说过这事,送水师傅没提,人家这样说。当时就把我给气的,我还无缘故把人给说了一顿,意指,早跟你们提这事了,现在也没个回应什么,还装作不知般。其实是,我误解人家了,以至还不得不向人道歉,因为对方表现出,不行就换水对服务不满意。而事实上,人家也是可以理解,一块钱学校不会拿不出,他们的意思也是,应该提前招呼,不是说要的时候就临时提价,作为消费者角度上来说,心理确实不好接受,故对方这反应也是可以理解。当然我气的不是他们,而是他,这事都拖了有半月之久快一月时间了,再怎么样匆忙也该办理了,再拖拉被我反复唠叨也该记起了。可他,就是那样的人,“拖拉”的工作作风做事习惯,直可以写进世界“吉尼斯”纪录了。我是碰上了这么一个人中“极品”,我再着急抓紧再讲究效率没用,如同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你说我们,怎么就会是这么样一个“正反”的组合,完全的就没法相融不管是工作或生活。真是火线撞上了零线,最后就只能烧掉了一同毁灭。

  

  当时我那个来气,直接给气哭了,在水站门口,一边哭一边骂着,并不是因这件小事的本身问题,而是他的这种对待工作的态度作为让我无比的“寒心”!尤其是想到,这样子,还能做得下去的吗?还能想着两人如何一同努力,把工作做好提升上去!那是关乎到自己切实利益的“头条”大事,按理是不用人说也会放于心中。尤其我知道,如果朋友叫去喝酒他一定不会遗忘,摆在第一位置其他都可不理。一件原本就是很“简单”轻易可以处理的事情,不可能会出现这么多的意外变动,只要他稍微放点心思就会去做了,可他没有,那么“重大”的事,在他那居然会成为如此的微不足道不放于心上,这是没法去想象的事情。我是不知道这人的心是怎样的,如果是还想着去生计赚钱的话,就不该是这样的表现自己把工作搞砸。当时房东女在外头看着我们闹腾,不知情的可能就以为我泼辣脾气不讲理,外人是不知道遭遇了什么被逼急和气乎。就像我们后来搬到另村,在水站老是吵架就成了村子里公开的事情了。而为什么会吵呢?就是这样原本可做好不去做,非要惹人生气着急。很多事情真的是只有“当局者”清楚,外人是永远看不出吵架的双方是哪个有理,更并非大声高昂的是无理,恰恰相反可能是最大的受害,被对方某些忍无可忍作为激起才会触动底线发作起来。我们之间就是这样,这个男人,一再地挑战着我的极限,让你气急败坏就没法不拍案而起。

  

  不仅是拖拉,还有用心的份上,在工作中又成为了个负累,甚至酿成致命的差错!我们搬走之后,房东家里还有水桶,没有压钱从店借来用,我自是让去收回,都不喝我们水了。他说知道了,拖了好久再问,得出答案是,人家怒气冲冲,总之态度不好,不肯给。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没有添加更具体内容补充,相当就是歪曲了事实,让我误以为那人不讲理,而且还对他有种藐视,让人想要替出气。因为对方是个女人,男人肯定是与之没法辩论,女人就只会吵闹声大压人。于是,我便亲自骑车过去追问,为什么不把桶给回我们,说着之前是好心给予使用,现在反倒不返回之类,语气就暗含着一种追责与质问,多少有点气愤难平要发泄出来。对方听了怎么讲,人家说,那桶本身就是他们自己的,不是从我们那获取。至于同样牌子从哪何来,你是无权过问,反正不属于你的确实没权要回。我不知道,对方当时是怎么跟他说的,但我想肯定没有他传递给我的那种误导,让我否定了为人。事实上别人应该没有怎么样,可能也就如对我说那般陈述了一番,可他回去呢?明显的就是有意歪曲或是夸张了,完全地把我给“误导”到另一个认识的层面上,也因此才会导致我那么焦急不平气势汹汹的想要讨公道说法那样,而到最后发觉是自己用错表情,根本就没有的事情。这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只要他回来跟我说一声,告诉我事实实情,那是别人的桶,不是我们的,就完美解决了,根本不会有我的白走瞎折腾,还仿如自己成了个小丑般,找人讨要什么说法,却是尴尬难当,灰遛遛的走人。当我从那出来时,我不能形容我那种神情,已经不是哭或是气愤,就是很安静,平静的走在路上,已经不能去想什么了,到了那样的沉静程度,是想到这个人,就没法共处了,那种心情。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把生活变得复杂了,原本不会是事成为感情摧残,为什么却会每一件再“细小”的事也会成为“致命”的伤害摧毁?我之所以会如此心冷心寒,还不仅仅是因了这个,而是,当我在店里追问他结果如何时,他是在车上一边开着车走一边回答我,非常的匆忙我都不及多了解询问。他当时是喝酒了,一身酒气能闻得到,送水工作时间还能抽空享受,一心就只顾着他的烟酒,不会认真正视的回答一下我,否则不会产生后面那些误会误解。是他的这个态度,那些无用事情上的费心,在重要的工作生活面前,那样的轻浮不重视。在那个时候,我已经仿佛可以看到即将到来不会多远分离的结局,只是现在撑着还未走到感情彻底消磨殆尽让人彻底放弃的地步。

  

  有一种水,合同上是写着返“服务费”,到我们去拿钱折返成水票,这就有点像商场上的强买,不给钱给什么券之类,只能在那里使用。那于我们自然不是好事,钱拿在手上总有可用,而票事实我们也卖不了那么多,搁着就不是钱发挥不上用处。我事后问他,别的水站都是这般做法,包括前面接手过来老板,你会没问清楚不知晓这些?答案是:不知道!想想,那是多么大的事件,在你接手水站过来,这肯定得弄明白,他居然连这也会疏忽。当然,我那时候怎么没发挥作用,是指,如果我参与,不可能大意到这些都不去关注。是因,我那时还在上着班,他自己先与人摸索着弄,所以很多事情我更加不熟悉,等我一过来就发现大堆问题了,而那时却已太迟,都已签订协议了,你想退出也不行,只能收着烂摊子做呗。所以,当我去拿钱,一听这样的给法,心里自然来气,与厂子里激烈辩论起。对方说法是,人家早就告诉声明过了,这个男人,居然都没听进心,连别人说过的话提醒的内容都会不知。你是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工作态度,已经是没法去想象与说明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严重的一个事,提起都让人心有余悸!老板交接时,此前他们卖出水票有补偿,比如说几块,没说赚多少,至少保证你的成本与人工,不是白费辛苦。那么,那些票就得保留着,可这个男人,我过去的时候,压根没跟我提及。有一回我在清查东西,看着那些票那么多,准备一把火给烧掉。可能因什么事给耽搁,还来不及弄,就在那一两天,他才对我说,要把水票收好,到时换钱呢。我当时一听,心里想,幸好没烧得快,否则烧的全是钱了。这又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他也不会对我交待,而我平常就是一有点事,对他嘱咐叮嘱交待个不停。想想是不是很可怕,与这样的人一块工作,还能指望有出路吗?不倒闭破产才怪!他就没想过,那票放那,会经我手处理掉,这是一个成年人正常人都会有的意识,他却是丝毫没有。真的就是不能用“常人”眼光来看待的作为,究竟心里是怎么想的装的什么。工作的相互配合是很重要,可看我们,根本就没法协调合作不来。生活苦点差点没事,只要两人同心协力,问题是,我们的心不同力也不朝同一方向使,生活又怎能好转日子又怎么能过好呢。

  

  还有一些细小事件,也是足以深刻地体现出,这个男人的粗心大意不上心!不是一般的程度,而是超越了常理的严重。收水桶,有时能看到杂桶,他自己都不知道。不同牌子的水,有的厂里是不收。我不知道那是怎样从他眼帘底下逃过,是要拿着回到车上,只要有眼的人不可能不发觉。还有空白桶也是,指外面什么字都没印刷,那种属于塑料厂里更不收,又能进入到他眼里手里带回。后来据说是另一位师傅所收,反正过后都没法验证,但以他以往做法也不排除可能性,原本就心大得不行。至于那些肮脏污染桶,早说多少遍了不收,拿回还得我们自己冲洗上半天,否则厂里不收。自然,前面那些那么明显的都能过关,这个涉及里面内部就更加不会仔细区分了,依然时不时有带回。还有桶的压金条,是正规发票才能退,有一个不是厂里开出,看都不看也给人贴钱。幸得后来得知,那是此前最早用名称,也可以拿去厂里换回,如此才算是没倒贴。因那时重签合同,不是我们压的可以不退,那就帮减下很大一笔损失。但若是正式发票,从厂子压出,我们照样可拿去补回,那就无所谓了。从这也可见,对方的不留心,什么事还得人提醒,自己原本完全可以做到。

  

  最有代表性的,生活中事例。第一个,洗了拖把,放在门口晒干。那有另一把,红色的,我们的蓝色。让这个男人,晚上回来收一下,我已经下班回去。他居然不知道,哪把是自己的,还得问我才知。在店铺天天看着和使用,只是两个颜色,还区分不开来,那心眼是放于哪里,不能够想象和解释。第二个,缺角的钱,大家都有收过,有时不留意,被人蒙混过关。但我相信,五十块的很少会有人收到吧,大张钱都会仔细地检查。而这个男人,就能给你带回一张缺角的一百块,还不是缺一点点,而是很大一个角,小孩子不懂事都能看出,他却会是也能接下,不知眼睛是长哪去。而且,他自己还毫不知情,别人塞给了这么一张钱,是到家我整理时看到询问,他这才知道。当然,他是肯定不会想得起来在哪拿下,否则当时发现就给退回了。从这可以看出的是什么?这个男人的“心”大到什么份上!一个是像天那么大的心,一个又是像针那么细的心,这两个人放一块不碰撞才怪。要是天下人都如此,那些残币倒不忧了,定都能花得出去不管多少。当然,这钱也不忧用不了,到银行是可以兑换完整。我在家,基本很少出去,他在外走,随处遍地银行。我让他,路上换一下,因那不用排队,直接到窗口,不管什么业务,都会先给你弄,是很省事的,五分钟内绝对搞掂,耽误不了工作。可他,还不肯,说,你自己不能去换吗?是那种,很理直气壮的要求。真是哑口无言,别人犯的错,还得你去收拾,最重要是,他顺路呀,干嘛还非要我再跑折腾一次!又不是多困难的事,轻而易举。是不是真的对太好了,宠成了什么都得依赖你,可以动手的也不愿动了。那时,我还是在生着病,又是冬天天气特冷,外面还是那种细朦飘雨,他就要让我,为这一百块,特意骑着个自行车,到外面吹风淋雨,可能加重病情。我听他那样说,也不再发言了,是彻底失望与无语。决定自己走一趟,也不用指望别人,说得辛苦更心伤。如果有那份心,不用说也会自己去做,没有说得再多也不会体谅与心疼。当然到后来,他自己什么时候又捡走了,不知是否良心觉悟未全泯灭。我没有跑到,只是心已经冷却,比冬天的严寒还要冰冷。

  

  每天,店铺得下单订水,让厂里派人送来,才不至会断水接不上。饮用水分两种,大家也应该知道,自己都喝着,纯净水与矿物质水,前者出得多是便宜些,后面相对少终究贵点。这两者间大概是有个比例的,7:3或8:2,一百桶水内保证有二三十桶矿,有时碰上集中后者就稍微多一些。这个怎么说,没有个具体的标准,只是做久了心里有个数,不会出现哪种剩一堆那个又没货。比如说,一百桶只有十几个矿就不对了,最低是至少20,但有一段时间会碰上都更换,30以上数也叫过。送多了,也大概知道运转规律,什么时候矿会出的特别多。平常,我看店,自然基本是我叫,但有时也会有意外,比如,我生病,在打吊瓶,回不去那么快,水又快没了,就到他叫了。那次就那样,我回去一看,几乎全是纯水,还才叫了十来个矿,严重的比例失调,当即打电话说他,心里特别的气愤为此闹腾。我并不是说他这次没做好做对的问题,而是,我病了,工作我看不来,这么一点事都做不了,还要我操心忧心!三年了,自己做了三年的水站,当老板,会连这个最基本的情况都摸不透,换作任何人怎么说得过去?就连司机听到报数都感觉得到不对劲,因为经常送水往来,他也多少知道水站的出水情况,两种水的比例多少,会问一下,够不够?别到时又挨说!对方也知道,我们老为这些吵闹,吵出名堂来了。一个外人,尚且都能关注到工作状况,会知道提醒一下是否妥当,要不要多增加一些,可他,作为自己人,做了那么久,会连这点事做那么糟糕。从这又可以看出的什么,这个男人,就给我分担不了任何,不管是工作或生活,只要不给我负担加累就不错了。而事实上,我还得在后面替他收后,也不管在工作或生活上,他自己没做好,我还得跟着再做一遍,那样的共处。时间长了,没有人会不累的,尤其是,你生病的时候,那些事理应不用你来忧,自己该可因病捞着个便宜安心一下,也没有,回去看到还得更来气,这一刺激病又加重。这样的日子,怎么还能过得下去!都说夫妻同心其力断金,问题是我们的同不了,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去,只会越磨越多问题,越走越加的差距。

 

  如果说在这之前,是指未接水站之时,我一直以为他是个能做“大事”的人,所以每回一听他提到说要做什么,我都是那种很放心并相信支持的心态,觉得就不需要我一个小女子来操劳愁忧什么,以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完全有足够的逻辑思维能力去考虑周全安排料理,而他在我面前展现的也是那种成熟与沉稳,我相信他可以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这也是我一直欣赏他的,要的就是这样给到我踏实,有他在好像我什么都不怕,他会替我撑起头上那片天空。可在经过这个事之后,让我原先对他的希冀彻底成了泡影,让我见证到了他的个人能力是到什么程度,就是这么样一种状态,我要不在身边兼顾,都不知水站成怎么样子了,还能放开手去让他自己做。在这之前,他是提到过很多想法,关于开店做生意之类。比如,有说学别人那样,做熟食做腌菜,他有那厨艺基本,找人学习一下并不难。但考虑到铺位金钱方面,我们那时是拿不出,哪怕只是一个小小摊位,没有积蓄甚至欠债。有说,开饭店,想到太琐碎,且我也不会帮着切菜,而且那费用更高实也是难考虑。开饺子馆,应该简单些,说,我不会包也不会煮,能帮上什么忙?确实也是,我对这些就不在行,除了端碗上菜收拾打扫,很难帮他分担得到。最什么的一个,听他说要去学开车,给人送货去。我一听就怕了,为什么?以他爱喝酒这习惯,我还不整天在家担忧死!他在外面不回,我一刻钟坐不定。我便会说,就你老喝酒,只怕刚上路就被醉驾扣下了,还想着靠这来赚钱。他自是反驳,到时就不喝了!鬼信,他要能戒酒,天下男人都不用喝酒了。这个男人,没能给我带来安稳,却还不断地想着那些不切实际来折腾我,而不是安分守己定下心来好好地求发展,让我为他时不时蹦出的新念头总是忧心不已。也就如水站才接没多久,他又在那嚷嚷着要转出去了,是嫌做得烦和累一堆混乱叫苦连天。我都没有挑剔嫌弃愿意共渡难关,陪着他把工作和生活的坎一道一道的迈过,他一个大男人,却会是这么的没耐心与毅力,什么都是浅尝辄止而不真正用心好好干!何况,原本自己也不是块多好的料,我们更没有多余闲钱能做什么,这好不容易东凑西拼的压下好几万,能这样掉头就走又再一个重新开始?还不能预知是否就会比这个好或更糟。你真不知这人心里是想什么的,到底是不是做事的人还是只是混日子,得过且过从不认真思索考虑人生,却是让身边的人跟着忧心折腾不得安好。

  

  事实上他也只是会说而已,却不见真正的付诸于实践,不管我们是否有那能耐,我没见到他是有真正的朝哪个目标去看齐努力,却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朝秦暮楚变来变去。有时我觉得他还不如《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小孩那边,虽然对方年龄比他小没他那么大男人成熟的气息,可他在对我的事上总是那么专注认真,就像曾经跟我一同回家乡,都还是他带着我闯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平安到达。是因为爱的力量,让镇定沉稳不惊慌,有爱人陪伴没有闯不过的关。可我见不到,他在为我,为我们的未来作积极打算那种,总是让我才升起的希望又破灭,看不到未来的希冀在哪里,让我可以安心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我已经开始怀疑我的选择是不是错误了,正如对真爱一样,从原来的坚信到最后的动摇犹豫,是否又重复上那里的步履,这一次我又走错走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