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26:浮沉红尘万里路
26:浮沉红尘万里路



更新日期:2016-03-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一晚,是在中山“最苦最惨最糟”的一天,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和朋友去买来了酒,很多很多,啤酒,白酒,红酒,基本上所有洒类都聚集了,是准备把自己灌醉大醉一场。我真的再无心理能力去承受了,老天要安排如此多的磨难,我已经要崩溃了,没法再坚持。我想,醉了就好,什么都不知道,能换来短暂的快乐,梦里才有的片刻安宁。我让打电话,呼来另一位朋友,也就是他的老乡,也是在他那结识。对方是比他高大个子,人样上相对也要好些,如果要在他们之间选择,我应该会更偏向于后者。他们两者性情其实也是完全相反的,正如“火炬开发区”暗恋两个不同主管,一个阳光活跃,一个深沉成熟,进一步说明人的感觉没有统一性,两种完全不同氛围反映的人也会让人同时爱上。当然,我们之间也远远都谈不及,只是喜欢好感程度是达不上多么的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人陪我,我还要再叫他过来,那应该不是因为人少的缘故,而是在我心目中有位置。或许一开始,我就对对方抱了更多的认可与欣赏,只是我们相遇的前后注定这些会成为过错,一个是老乡,一个是朋友,表面上旁人认定了我们,出于不管哪种情义,我们都是很难作选的,会背负着一个不好的名声,挖墙脚,背叛朋友,那些都让难担当。爱情,真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更非彼此两情相悦就可以了的,还要顾忌牵连的太多,注定我们要在种种折损了自己的感情,让爱情变得那么的艰难与困难。

  

  他来了,应是求之不得,他对我也是有好感的,甚至说感情远远在于他朋友对我,只是喜欢而已,他应该是可以谈得上深爱,对我就是一见钟情,在我第一次到他们那吃饭,他也过来第一眼见到我时,就已经萌发了感情。可是,他不能去追求,因为,我是他朋友介绍认识的,而他朋友又可以说在追着我,他那样做算什么?别人又会怎么看,如此自私自利,朋友的女友也抢,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做到,因为他们在朋友态度上的“重情义”,朋友妻不可欺!哪怕再怎么爱,也不会去做那个卑鄙小人。当然不排除极其个别有勇气除外,大多数确实是遵循了这个原则,于是又苦了女人,男人不主动女生更不会改变了。我们就是这样,如果他当时真的大胆站出追求我,我想我会愿意,是基本不容犹豫考虑的会选择他,因为他能给到我安全感,而前者显然是做不到。我要的最主要就是那种,可以给我一个温暖厚实怀抱,让我像小鸟依人那样的依靠依偎着,如果男方不具备这个条件,就算是再多的深爱也是打动不了。真爱男人如果没有这个身材优势,我也是未必就会对他动心得那么快呢,当然老天安排了是这样一个具备,我也是没法去推断爱与不爱的。可惜,他也是懦弱,面对朋友,不能表示,不敢追求,即使是心仪,即使是不甘,却不会做些什么去改善,只会在一旁看着伤感失落,自苦又自怜。这就是男人,在爱情道路上,永远都是最怯懦与没志气,认定了也不敢去追,眼睁睁看着幸福而过,更由此也造就了女人的悲哀,不一同拉出世俗苦海享受快活人生。当然,在那个时候,我也是不能确保就会跟着走,就像此前路过那么多都不能一下作出决定来,还是会有所犹豫不安迷惘徘徊。最重要的是,他在广西,外省,那里可能也是乡下,种田,家里有没楼房,是否很窘迫困窘。家庭有些什么人员,是否好相处,那里的环境状况,我一无所知,我过去会是怎样?是不能预知的场面,很难去打赌。这就是女人择偶的艰难性,因为是人嫁过去完全陌生环境,身边那些种种因素都是不可能不算在内。从这来说,我们会有结果的可能性也不大,哪怕他真追求也未必接受,是指不会跟对方回家,真嫁到那去。当然,如果这些是换在真爱身上,肯定所有疑虑都去掉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只因了对方一个人便足够,其他都不重要。不管他在全国哪里,生活有多艰难,家里人员如何,都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在一起,便足矣!这才是“真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会让你去考虑,而倘若还会有迟疑的肯定就不是“真爱”了。真爱就是,只是一瞬间的相识认定,可以跟着去到天涯海角生死不离。那便是真爱的伟大,可以抛却超越人世间的一切,绝对的能达到“永恒”成就天荒地老的爱情神话。

  

  那晚,我拼命的喝酒,是自高明离职以来,第一次的放纵,是不要命的喝,白洒、红洒、啤酒,全部混一块,酒性有多强,我不知道,喝过的人应会知。一杯接一杯,提起来向他们不断地干杯,朋友作为知情者,知道我内心的郁闷,自然不会过于陪同,是不想更促进,让喝得更厉害。但他不一样,我干完时,基本他也是一杯到底,都喝完一点不剩,陪着我不停地喝。我后来可以知道的,其实他也是借酒浇着愁,因为他心里有我,但也只能放心底。暗恋一个人,是最辛苦痛苦的事情,不能追求甚至于不能说出表白。所以,他也用着这样的方式,麻醉着自己,就如我一样,覆盖那些伤痛。当然,他的酒量绝对是比我好,他们都是在酒桌上锻炼出来,绝对的是拼不倒。我就不行了,喝成怎样状态,不是说像高明站不起来,是坐不稳,坐在凳子都摔跤,往地面倒去,是他们把我给拉起来。当天是喝了多少,好几支啤酒加白酒加红酒,连接地喝了多少杯我不知道,酒入口里是苦涩的,但都没有心里的苦!!那么难受,那么的让人难担当。还不止是如此,我一边喝,一边摔酒杯与酒瓶,他们也不管我,是让我这样发泄出来,那些情绪与积压,快到了极限的支撑。可怜了他们,那个房子是被我弄得凌乱不堪,地上到处都是酒水碎玻璃片,我估计收拾没一个小时肯定是清理不来。我这一出事闹腾就是把所有人都害苦害惨,正如一份爱牵连波及的那么多人。

  

  不知喝了多少,喝到什么时候,只知道早头昏脑胀,晕头转向,已经承受不了没法再喝。最后散桌时,他是向我告别,我那时其实已经是神智有点不清了,是喝得太多快不省人事,醉眼朦胧看不清楚,低着头用手撑着桌子。对方说“要走了”,我根本就听不进也没法去回应他,是朋友在一旁应充的,说,她都喝成这样,听不见,意思是回去就是了,不用再管了,反正他是会照应我。我后来才可以想象,他当时那种心情是有多么煎熬难耐!他其实很想我挽留他,他也想要留下来陪我共度难关,可是,他没有这个权利,因为主角是他朋友而不是他。最重要的是,即使我清醒,我也一样不能留他,因为是在他朋友这里而不是他的房间,而我更不可能提出跟对方走那算什么,完全的行不通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他应该想得到,我留在那,会是怎么样的结果,我是喝得如此之醉,不管我愿不愿意,有些事情可能必然会发生。当他想到,自己所爱的女人,可能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而这个人,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哥们,会是怎么样一种心情?只怕真的是非当事人无以体会!而他,也同样的是如此的无力,无法去阻止些什么,只能让一切这样的发生。那一晚,当他躺在自己的床上,会是怎么样一种剧烈“煎熬”的思想,想象着另一边有可能的发生上演,真的是考验一个人的心理极限!我在高明,看到自己喜欢之人,与另一女子扶着行走,我这心里就痛得不行,如此的难受。而现在面临的绝不是如此简单,是要被别人彻底的拥有,男人在这些方面应该是比女人更忍无可忍,可以想象得出那种心痛心碎悲伤与无奈。他做不了任何,还得强迫去面对,尤其还得出现在这两人面前,因为那么熟悉往来朋友,是不可能一下就隔绝掉。爱情,真是人最“致命”的难关,把每一个男女的心都搅得如此的憔悴与破碎。

  

  补充一点的是,在对方走了之后,他的弟弟妹妹也走了,是跟着过到了那边去,虽然他们也还小甚至未成年,但也还懂得什么叫自知之明,都不约而同地把空间让给了我们,不能留下来影响耽搁。现在的孩子,真是太早熟了,整天电视网络看的都是这些,想不成熟不懂得也难了。如此,房屋就成了仅剩两人的空间,创造了个有利条件。

  

  值得的一说的是,当晚我们真没有发生大家想象中的那样,虽然少不了的亲密接触,我那时有多狼狈,衣服都全是酒水湿了,肯定不能这样入睡会感冒着凉,还是对方帮更换,我已经是睁不开眼,意识都要不清,更别说还有力气做事,被子也是帮盖。头晕头痛得快要爆炸痛苦之极,而且还浑身哆嗦发冷发抖,穿衣服盖被子也不行,是喝得太多超越体能承受,真的就快到得送医院程度了,假如那晚真熬不过去。一生中就从未有喝成那样,是打击之大让人都真想死了算了,绝望到透!每次都是这样,在你才刚振作说要站起努力时,这老天就安排一幕又一幕的灾难来阻碍你,好像就是不得你好过非要把逼入死路不可,没看到一口气咽上都不得安心放手。我是彻底的气馁了,再也找不出斗志来了,在这残酷无情的命运面前。那是所有的不幸不顺,所有的伤感情绪全部跟着牵动起来,才会在那晚那样不抑制的放纵宣泄。可是,他并没有侵犯我,虽然是想,但在得到我否定之后,没有任何一点的越轨。从这来说,也足以说明,男人真没那么的坏,至少如果是真心,排除玩弄欺骗,都是不会强求女方。很可笑的,在这些问题上,有时揭发出是男生良好的一面,可在另一方面,披露又全是坏的一面,真不知教姐妹们到底是该相信哪个的好,我们又该以何为标准寻找。也是在那一晚,却是帮我解开了多年前的一个心结,也就是《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所提到,与《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曾醉酒同床共枕事件,当时因没追问不知是否有发生还是没有,以至成了心头很大一个疑虑,但在那次之后,我敢肯定的是:“绝对”什么都没有,我们之间还是清白的!因为,当我也困倦得几乎瞬间睡去不省人事时,当对方有一点点的干扰我立刻就惊醒了,尔后予以制止。这比那次显然是严重多了,就是这样我都能醒来,那次如果他也做了什么,我是不可能一无所知的。也就足以证明,那一晚,他没有侵犯我,不管他多么难受,都是揭制住了自己。而事实在多年后,2012年北京意外联系上时,我们真正就此问题面对,对方也是给出了一个否定答案,正是符合了这种状况的上演。

  

  记得,当我醒来时,我是责备了一下,你都没问过我,意思没征得我同意,不够尊重。这一位是回了一句,这些事,还用说的么!不算回答,却着实是很实际的话语。的确,大家都是成人男女了,还会像小孩子那样呀,认真与专注,不得到认可,都不敢做错事。这就是,成熟与懵懂的区别,在初次恋爱时,我们都小心谨慎得不得了,轻轻的触碰都怕吓坏伤害到对方,于是越是如此反而越是丢失了可贵的爱恋。《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就是最好事例了,我们,正是因为都是第一次,就一直不敢越轨,以为这样就保护到了爱,然而错了,越是这样,越要让爱丢得快,等到一定程度心冷还未有所表示,感情就逐渐地变淡再也寻不回了。如果他那时,也有这里的直接与不顾忌,也许我们早就相融在一块,并最终能拿出个完满结果,进而也是可避免我后面人生的悲剧,他可以成为最先解救的人。当然,这些“假如”之说,都是抗不过“天意”二字,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一样,我们都输给了命运,凡夫俗子都对抗不过的命途。我那时也如中山醉酒,不断说着,我现在没有力气,你要是强迫也无力反抗之类。那和此前心思又有所不同,其实暗含着某种希冀,希望对方那样去做,偏偏一说就更不会弄巧成拙。这次可能是相反,这样说促发对方约束之心,不能趁人之危占便宜。后来就是,他也如《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深圳醉酒那样,只是抱着我入睡,并也不断像哄小孩子一样说着,快睡别说了。这酒可真是个坏事情,几乎每回喝多都少不了的出状况,还真是沾不得呢。

  

  第二天清醒过来,多少有所尴尬也歉疚,看看那满屋子,虽然经清理过依然可以看出的脏乱,昨晚都不知是种什么现象,真是惭愧极了!而也是那晚之后,我们才真正迈到了实质性的一步吧。可能就是因为,反正都那么靠近了,反正人人都如此看待了,反正即使没有也当成那么回事了,又何所谓让其成真实呢。正如真爱追逐中写过的,人,当发现自己错了,不仅不会想着修正,而是反正都这样了,干脆就一错到底,拿另一个错误来弥补,其实是完全做不到,只会让错上加错越加偏离的离谱。我们就是这样,最后的结局也是可见,不会能走在一块,因为始终不是自己内心真正所找寻,只是意外事件种种因素撮合而成,自然是难以经受起考验与琢磨了。只有真正的相知与相爱,灵魂的另一半,才能成就永远恒久的爱情,随生命去到天长地久。当晚没事,第二天就成恋人了,这回是再也不能开脱了。当他弟妹回来,自然也是认可了这位大嫂般,包括那一位朋友,也只能无奈痛苦的默认了,自己心头爱的成了兄弟的女人。如果是我们相识在先那多好啊,是他到我们厂里结识,再到这位相识,那么这样的场景肯定是发生在他房间,而最终是我们走一块,大家都不会如此多的纠结受罪。然而,所有都不会按顺序来排列,总是要前后错乱与颠倒,就如《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情缘与真爱故事,就是因为先来后到而错过。老天就是要如此的折煞这些世间男女,要让他们在爱情上面为人类造下的罪孽担当。

  

  他们俩人,是在两幢分开的楼房,相隔有一段距离但来回也不远,平时也常会聚一块吃饭用餐,那样毕竟要省事些,一个人做饭确实麻烦。我往常过去,碰到对方不在,就会给他电话,他便会很快回来,因上班村里附近,而这个却是相对较远且严格,是不可能工作中回来开门,可他却可以,我一直搞不懂。用他的话说,厂里没什么活,员工很自由。我却在想,有可能他只是为了见我,所以我一来了,把工作事都给推掉,回来接应。那边进不了,我总不可能在外头呆着,要找个地方歇脚,他那便成了很好的去处。鉴于他们的特殊情况,是从小玩到大最好的哥们兄弟,我自然也是把他当作自己家一样,也是非常的随便,甚至累了躺在床上休息。因为那边很久未回来,我这等着就困了,也就顾不了那么多歇息会。这真是碰上了最两难的问题,三角恋情中最复杂的一种,两个是最好关系的朋友死党那种,同时爱上一个女人。应了《爱,不是成全!》(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4091)中所举例子,他想要成全我们,最终也成全不了,而最后却谁也成不了。其实我们那时候,是有多少的单独空间啊,甚至是与比前者的还多,那边还有弟妹这只有他一人,那么好的机会他都不懂得抓住,非要让一次又一次的遛走。当然,他心里可能也是在矛盾纠结着,到底应不应该说,该表白吗?会有结果吗?他给了自己否定答案,最终是没有说出来,我想更多并非是勇气的问题,而是来源于他朋友身上,他们之间的这种特殊性关系,真的太让人头痛难以决择!如果是普通朋友也便罢,但偏偏是家乡可谓出生入死那种,你真的没法不去顾忌循一己之私破坏他人。其实就在我们单独面对时,我心里也是有着很微妙的变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者这样说,我一直在等着,希望对方会有所表示,那也正是自己所意愿的,可是没有,也不无有所失望。我那时还不知道,看不出他是钟情于自己,却又是那么的镇定自如。不免想到,当我爬到床上睡着时,他也就一个人在房间呆着,或看电视,或踱步,我想他那时心情,定是难以平静的,因为屋里躺着一个爱慕着的女人,站在男人正常的心思上来讲,多少是会有所想入非非之念,难免有些人性的唤发了。当然就算有,他也是不可能敢表露什么,连爱不爱都不敢说了,还能做出那样事侵犯欺负。我们也是维持着这么一种,若即若离的朋友关系,双方心里各有心事却又都不揭穿,那种心情也真是种煎熬。

  

  曾有一回,也就是我和那边未曾确立真正的男女关系前,我是向他询问请教过,确切地说,问关于对方为人如何。由此也可见,我对他的依赖程度,会通过他人话语旁碍自己决定。如果我自己真那么认定,何需通过他人呢?完全的多此一举!就如对真爱的坚定,全世界反对我也不管,就是要在一起。那么坚信与肯定,天地宇宙之神出来也阻挠不了。可显然这个做不到,我还是有犹豫疑虑局促不定,居然就想着把决定权交于他人,用那样安慰的方式替自己作选择。对方,怎么说的呢,自然是关于负面不好。我那时不知他心仪自己,会这样说是正常,谁会说情敌的好话呢,巴不得添油加醋给拆散了。这是自私,但也是人性,谁不为自我。当时我是丝毫不怀疑,也多少干扰到了吧,直至后面发生意外,明了对方心才怀疑,并且在他朋友那里讲了,对方也否认了那些,没有事情,是他自己出于私心乱说。对方自感叹,想不到,会是这么样的人,那么好的朋友兄弟哥们,背后说自己坏话,确实有所难原谅。并说着,他家人给他算命问神什么,就说过感情上有小人干扰,可能就是这样的情形吧,也真对上了,还说让小心,却是在身边,难以设防。由此可见,在爱情上面,真得有自己的立场,不能随便的向他人讨教,如果问的正是看中你之人,那肯定不会是真实带有虚假,人也的确都是自私的,这不能否认也无法怪责。我们只能坚信心中感觉,认定所相信的,那么无论谁说什么,也是干扰不到了。这事例,被写进《两颗心要承受多少痛苦煎熬才能彼此明了》(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5160)文章里,其中就有以此为例,告诫坚守心中别轻言听信,只要意志够坚决,是没有什么外力可分开。因了这个事,他俩的兄弟关系也多少不那么自然了,对方自是不好面对,大家心里都留了个疙瘩,这事情弄得大家都不好做人。

  

  我依然常会往他朋友那走动,这一切原本正常规律,却也是在某天被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被转变了。那一次过去,看到他屋里很多人,全部都是些男性,乱七八糟的人士,买了一大堆啤酒,屋子里是乌烟瘴气,让人看着就反感厌恶。声明一下,我们那时也是以兄弟妹相称了,因为对方也是给到我像大哥哥呵护妹妹的感觉,我便说认他大哥也答应了,《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举例事件差点伤害到就是他了,从那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认什么哥了,然而在深圳又例外了,以至牵引出人生一场灾祸。当时看到那一幕,我真的心里多有失望跌落,或许就如在《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那样,多年后回去看到,也是与一群朋友酗酒心里很生反感失望,是因为在我心中看来,觉得他们不是那种与世合污放纵玩弄人生之人,应该是较为有理想与追求显高尚品德情操,然而想不到见证的也是和所有凡夫俗子一样,不仅是爱情包括人生都是放荡与坠落。我原本是想过去找地方落脚,大家可以一块坐下聊聊度过,但如此自然是打破无心逗留,我看到他那些不像正经的朋友,只想快点逃离不想与之有关系。他对他们介绍,是他的小妹,但我想肯定是误会,不会如此单纯的认为。还难免说上些开玩笑的话,就是把我们给联系到了一块,在当时人多情形下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被人当作玩乐般对待。

  

  我说回去,他说要送我,终究没有拒绝,我还是在心底里把他当大哥看待的,因为他也确实给到我那种如亲人般亲切的感觉。如果他能把我当亲妹看,我也是会把他当亲哥看,能够做到把他的事看得比我自己还重。可是不能,如同《究竟谁在伤害着谁》,都是有所用心,谁都给予不了彼此所要。我们叫了一辆摩托车,那时候是流行这个载人,自然是我先上去他在后,其实已经是很近距离的接触了。此中他不免流露了有点不规矩,可能是酒喝多了人的本性就触发,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我推开他也放下,两人有点像小孩玩闹般,也没多放于心上。在楼底停下,我是没想过叫他上去的,就算是认兄妹关系,也会保持个适度距离,不会走得太近,有些东西是不能保证。然而,是他主动提出要求,说要上去看一下。我当时犹豫了,自然是想到很多方面,但他一句:都说是大哥,大哥去看看小妹的屋还不行!他就真能抓住我这点,就让我心软不能拒绝了。何况也是事理所在,那岂非显得我很见外,也推翻了这个兄妹定论。那也或许是他的托辞先斩后奏吧,男人的心思你永远揣摩不了。若在平时来说,这应该也不算什么,但在这个,他已经喝了酒,并且还喝得不少情形下,问题就出来了。我说过,酒能乱性,这在众多人身上都可验证,我自己也是,总是惹事端。其实他那个时候,已经有点醉眼迷朦,自己都快失去理智,分不清东南西北方向了,我如此做法,无疑就是引了一头狼入室,那么后面的事情也是可想而知了。我真是太单纯了,总是那么轻信男人,结果总是在这个性别上摔大跤。

  

  跟着,上到房间,一开始还能规矩,没什么,也就是坐下,随便聊聊,感觉得到对方,那种醉意,言语已经不清晰,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的状态了。呆了一会,我自提出让对方回去,这个时候,他不肯,不走了,直接地强留我房间,欲要非礼。那个时候后悔了,怎么会把他给带上来,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上身。可以想象,他本个子够大,有力气,我几乎就是毫无反抗力气逃脱的份,但因为我的一直很抗拒坚决不允许拼了命的挣扎,他也没能得逞并真的进一步的完全不顾我反应强迫,否则以他身材我再有能耐也是脱不了身。当时的情形是,我在床上,他自在上面,我是一刻也动不了,除了维持着这种姿势。这怕是比,此卷13章在中山夜晚结识保安,有次醉酒也曾挣脱更加的困难与凶险,那时是在地上现在却是有床,显然的更有利也更不利。面对一个大男人的不放手,作为一个小女孩也真的是无力。有一会,他可能是想亲我,但我别过头去了,也没有再强吻,只是炽热的气息,却是弥补在空气中,不能挥去。如同先前,我也是在不断地想着法子,想着能做些什么,怎样才可走开。他不松手,我真的就是插翅难飞,虽然当时也没发展到什么,但我也怕越呆得久越难以容忍,酒性会更加的刺激到不可收拾地步。事实也证明如此,当他做出某些过分亲昵举止时,我也是像此前在张家边一样拼尽力气,是怕更进一步的推动到他自己完全的失控,我必须阻止那最糟一步的发生,只要大家此刻相对安静就不那么忧,还有时间可以去转动处理。我们,也这样僵持着,不知道得维持到什么时候,大家都是痛苦难受,却是相互的施加。被迫不得已时,我甚至大喊“救命”,不知外头有没人经过听到,现在这个年代人都是不想惹事,就算真有人知道也未必会伸出手来。总之叫了一会无动静也就不叫了,看来还是得靠自己,凡事都别指望他人。

  

  最严重的对恃时,我是拿出一把刀子,也就是《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在广西所送,又一次发挥作用。我自是拿来威胁,真的冒犯,一死了之,当然其实没那么大勇气,下不了手是真的,只是吓唬让后退。可以想象,女生握有利器,作为弱者根本成不了优势甚至更加重成为弱势。不用说,对方自来抢我的刀子,不管我所说是真是假,他肯定是不允许我伤到自己,无论出于哪方面,而且也是不能赌那个万一,真出事他也逃脱不了。我就紧紧拽着死不放手,这是作为自己唯一赌注的工具,失去就更加的没有胜算了。他也不敢过于强抢,其实以他力气完全可轻易拿过去,只不过不得不顾忌到我,因为那样,可能会伤到谁的手,强拉出来肯定是要划破流血。为了抢这个刀子,又是好一番折腾,最终还是到他手上去了,这个时候又轮到了我去抢,他也紧拉住不放,是不让我伤到自己。我也不敢过于硬来,同样是出于怕伤到他的手,不管是哪种情意,都是不想谁真的受到伤害的。

  

  事情在这个时候,又有了出乎意料的变动,确切说是,对方对我告白了,在那个时候,借着酒劲说了出来。如此前所写,他是在见到我第一面便喜欢上,如果我们相识在先就好办多了,可如果不是通过他朋友我们又会能认识吗?就如,若非先结识真爱,我又怎么可能飞到深圳进而才有《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故事诞生?可见所有都是不可能避免,老天就是要这样的扰乱视听让难以作选而错过。他说,你知道吗?我的心里有多痛苦难过……我可以理解,爱着一个人,不能说,还要看着他们一块过,而又是身边最亲近的朋友,确实是件够残酷的事情。说着说着,他都哭了起来,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喜欢你……那一刻,给我的震撼也是很大的,一个大男人,当着一个女人面,真的是放声痛哭。我相信,这肯定也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事情。男儿有泪不轻弹,作为男子,是不会轻易随意地表露出脆弱,若非真的积压难耐,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借着喝酒把情绪宣泄出。那时恩平事未上演,他是成为续《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第二个在我面前流泪的男人。虽然他的作为确实不为人所容,但我也是有所站在他的角度谅解了他,毕竟“爱”这个事情,真是非人所能操控的。爱上一个人,我们注定就会是犯错,做出种种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来。也就如在这份爱,我对那个男人如此的盲目疯狂失性失理智,无非也是因了一个“爱”字罢,谁能批判斥责谁呢?爱本无罪,错的只是爱错了,不应该而已,却无法去把握的情感方向。

  

  我看他哭得那么伤心,我也心软了,有种同情却也无奈。如果他早在之前说多好,也许我就不会与对方走到那一步,我们之间会有可能。而如今,一切已经木已成舟,再说这些有何用呢。虽然说爱一个人是不会介意,男女关系更不会成为阻碍,但毕竟我们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而他们更是那么亲密不可脱离关系,这就难以面对了。假如说,我先跟了他朋友,尔后又再跟他,旁人会怎么看怎么说?水性杨花,玩了一个又一个!同样的,他又会被人怎么看待?朋友的女人也上,还是不是个人!而那位呢,只怕也被说得更难堪,自己的女人,跟兄弟睡去了,这脸面往哪搁,只怕比我们的情况更糟糕。鉴于此,这个时候基本是没法扭转,是我们都不可能再重作选择,不管是意不意愿,现实不允许。也是因了此,我才会那么坚决地抗拒与阻止,哪怕是不否认人性和情感下并不排斥,但我却不能让那一幕成真,否则我们这种混乱的三角关系怎么收场。男人出于都不想辜负背叛朋友,最后遗弃的可能就是女人,你成了那个此中最大牺牲者,备受着众人非议且都没有结果伤心一场。爱情就是那么复杂,不是一个爱不爱字的问题,牵涉到的东西太多,每一样都在阻碍着我们的选择,也才会有了那么多的悲欢离合泪眼迷离。

  

  这个时候,场面又有所变动了,如果说他此前夺刀,是怕我伤害到自己,现在则反过来了,我怕他手握着刀对自己不利,因为我知道了他的心声,他现在正是痛苦难受的时候,我真怕他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缓解那些积压难过。别以为男人就不会,男人是坚强不会寻死觅活,但若身体上的痛能缓解心灵的,谁都会愿意找一种替代哪怕是见血。因为“心痛”是世上最难受的事情且也没药可根治,唯一的也许就是用更大的疼痛来压制,在自己身上划一刀就是很好的效果,就像在佛前祈祷以血起誓那样,感觉不到痛是比不过的心痛。我又想把刀拿过来,是在我这保险些,如果他做什么傻事,我也会不安的,毕竟与自己有关。其实爱情,只要多一份理解与“将心比心”,不会是件多么难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曾经爱过伤过,知道爱情的打击伤害有多么的大,又怎么还会忍心再把这些伤痛施予他人呢!可有的人就不是,像这份爱会成为如此悲惨与悲哀,如果也能有我这样心思,相信一切都不会成如此糟糕场面。自然他是不会放手,我也便无计可施,不敢再硬来,更怕伤及,正中下怀。

  

  可能也是对方这么一哭有所清醒,后面又相对比较平静我们是各有心事。我依然是想着怎样脱身,不能再在一间房这样呆下去,我还是不能保证会不会再来。那时他是睡到了另一头,在那边伤感着,而我也借机坐起来了,只是一只手依然被他紧拉着,还无从挣脱走开。他没有强求的做法,但也没有放弃的准备,我不知道他的心思是怎么样,而我依然是不能去赌,一个人的良知与酒性哪个会更在上,我怕他终究是躲不过人性的崩溃。趁对方不注意时,我是猛地站起来使劲往外走,我当时的那个劲也如张家边逃脱时的拼命,他没起来连人带床都被拖动了,最后逼得他不得不放手,我立刻打开门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同样没有穿鞋子狼狈不堪,这个时候还顾什么形象声誉才最重要。出去之后,我是在走廊上晃悠,也不知可以去哪,后来好像是走到了,就是深圳出差留电话朋友,同一层,另一走廊尽头拐角处,在那停留呆了会,缓解一下紧张心情。对方看我那模样,可能都很是惊异吧,发生了什么搞成这样,也不知其他人是否听到动静,又一件丢人的事。

  

  没呆多久出来,我又悄悄回到房间,是看看对方怎样,有所不放心。如《究竟谁在伤害着谁》双方互跪时,我走了仍然时不时回头看,怕做傻事,其实才不会,男人都不会那么脆弱。我看到他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姿势,很空洞的神情。这心里又有点不忍,我相信他也不想这样的,正如张家边遭遇,只是他们的过错就在于喝了酒,才会让身体不受控制,做出一些过后可能连自己也后悔的事情。而且喜欢一个人也没错,错的只是相识的不是时候,才会引发了那么多的矛盾争执。我在门外看了好一会,不敢进去,现在还不敢赌,再出状况,就没第二次幸运了。我保持着很远的距离,在那守着,看他打算怎样,他不离去,我也是不敢回房去。大概过了好一会,他终于慢慢起身,然后整理起来,往外走。我在外面并不避讳,是相信少了密封空间,他还不至于那么胆大妄为,叫起来旁人不理,房东肯定也得正视,这一点可以保证。

  

  他出到门口,我让开,他就这样下去,大家都不说话,沉默,窒息,无语。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却是心有余悸,有惊无险了一场。从那之后,我也不会再把他当哥看待了,他也把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给毁掉了。不知以后怎么面对,不是兄妹,不是朋友,却也还少不了的相见。也是在那之后,反而把我更推到了他朋友身边去,是他的作为让我否定了他的为人。我原本还是在犹豫之中,指对那边也不是多满意,但他此种作法,无疑于是帮作出选择般更加的靠拢,尽管内心底里应该也不是完全的一心一意,但一定程度上的促进肯定是少不了的。可不可笑,他如此表示反而是弄巧成拙了,若早点出现早说多好,一切不会成为这样的三者矛盾纠执。这事,我不知有没和他朋友提起,按理是不会吧,因为说出大家都难堪,我也理亏,弄不好别被误会,认为你们之间还真背着有一手。善意的欺骗,有时是最美好的谎言,是为了大家着想。只是从此与对方就保持了距离,再也不会单独往他家走了,这回真是防备了起来。他再见我时,多少也有所愧色与歉疚吧,为自己那无心无意中的犯错,更是多少愧对了朋友不能理直气壮。同样的,他也开始少往朋友那走动了,大家相见面的机会也少了,都在下意识地避免着尴尬。唉真想不到会成这这番模样,一旦卷入爱情我们都得跟着遭殃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