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11:浮沉红尘万里路
11:浮沉红尘万里路



更新日期:2016-03-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高明出来,像是在佛山一带找过事,看过那种丝印标签纸加工,就是在自家生产作坊,当地经营这种的还不少。倒也是件不错活儿,可以在家里操作,不用给人上班也不影响生活,还能赚钱又自由。当然最终没有考虑,可能看着就有点窄小场面,一两个人在那弄着,感觉没什么发展可能,而且也很无聊没趣,还是要在外面飞来飞去,经受世间风雨。

  

  2002年9月,漂流到中山,是真爱发生之地,只是在推迟几年之后的再遇。可能也是为了伏笔吧,如此才会再次把我牵引去,只为了这三生世“宿命”的演绎。之所以会过去,是因为姐姐在那工作,相对来说有个照应,有亲人在一起总要方便些。当然事实上是什么都给予不到,甚至是加重心灵伤痕霜雪。自传中提到,妹妹生病都不会陪同医院打针,没有一点紧张担心关心,迫不得已借钱时换来冰冷无情。而那次,头一回到中山,也是我一人,亲自辗转,坐车来到她宿舍楼底下才来接。要换一般人,弟妹没出过远门,陌生大城市,都会提前请假到车站去接了吧。这些在前面有写到,在此不占据章节重复就不再提。

  

  姐是在张家边一带“火炬开发区”上班,那里算是当地一个挺大工业园,入住很多是外国企业,有规模气势待遇也相对不错。姐当时是在一家叫“创峰包装有限公司”的做事,主要是生产纸箱和各类包装标识。姐在那应该是做有好几年了,相对来说比我耐心专业不走来走去。刚过去没地方住,只能和大家一起挤宿舍,还查得严格会罚钱,临时办了张住宿证一星期。姐有位比较要好同学也在那,203章《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提到,生养好几个成为生育工具就是她了。自传中深夜发病,背着去医院并电话呼叫姐来的也是她。她也是在同一个开发区上班,“富来塑料精工(中山)有限公司”,是一家日资企业待遇要更好。原本她们是一同进去面试,但姐就没有成功出来了。母亲知道这事,难免也像说弟广州做事那样,就没人精明不会转变不讨人喜欢。可能我们这几孩子都有遗传吧,总之学不会人家的那些能说会道阿谀奉承了,所以也才一个一个混不好吧我是最差劲丢人。

  

  我没有在姐那找事,可能年纪小怕吃不了苦,还没有进厂的打算,是想着在店铺里面,找份轻松简单自由。荡悠了一会,在张家边街道找了个大排档,也就是服务员了,清洗收拾打扫,总之是些杂活儿。工资多少不记得了,应该也就是五六百吧,那个时候的生活水平。事务也不重就是繁多锁碎,且想保持干净整洁不了,得常与水打交道。老板是外地人,男的做厨师,女的做招待,小两口一同打天下。这样就好,只要彼此同心协力,生活没有会过不好。他们也都随和,不会过多苟责与要求,相对来说确实也是自由,只要不忙活随便可坐歇息。店面也不大,外面几张桌子,里面有个包间,给那些比较多人聚会。多是熟客吧,娴熟地张罗着,还得与人打闹成一片。要做生意要赚钱,就得学会交际,环境会让我们不得不融入。在那做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说不上什么体会,就是有个事情让深刻点,那些客人吃剩下饭菜,一般是加了很多干辣椒,不舍得倒掉可惜,便会挑出用于下一位。如此想想,不免是觉不卫生,也有违饮食家道德。当然,其实若换作自己怕也是这样了,省点材料钱节约点花费。至于匆忙时用手抓,或者偷吃都是正常,掉地上也能捡起,哪里都不会多有保证。你看着别人那样难以接受,到自己身上也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能原谅自己却不能宽恕别人。有些东西真是不能批判,只是当人入其中自会改变,我们谁也不能不敢说自己就多么的伟大,只会为人着想而忽略自己。凡事多点体谅吧,“将心比心”地比较一下,就真没有什么会过不去的了。是人,注定脱离不了社会太多运行的歪习陋俗。

  

  说说,当地一个很是特别的产业,偷盗自行车售卖。这早已成公开性的了,在街上随处有人骑着个车,就是吸引需求者购买。这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了,我们丢了,为省钱又去光顾,于是成为下一个目标,如此恶性循环,永远有人丢车有人买车,他们是不愁没生意做。没人监管,或者知道,也不去理,反正这样事多着,管不来也不想管。有些事情其实只要有人重视打压一下,便不会让蔚然成风且越加猖獗,不治理等同于纵容与放纵,只会越加的损害利益危害社会。那里的丢车行为到了什么疯狂地步?在门口买东西停那,只转眼不到一分钟时间,便不翼而飞。你的眼睛稍微移开视线,那车就可能丢失。你是看不到,但店铺老板肯定能看见,当然他们也是不会说出更告知,谁笨呀去做那个好人,到时可能捞一顿报复。确实不能怪人,这种事都是睁眼闭眼,也便导致了他们越加为所欲为,到头来损害的还是大众的利益,我们谁都有可能成为了受害者。如今很多罪恶流行就是这样的了,是我们大家的放纵明哲保身,到最后是没有一个人能保得了,当整个社会风气都滑落溃败,作为此中一分子是不可能逃脱得了社会的悲哀与不幸。曾有一次,我到医院去看病,下面是有个停车场,按理说应该有管理,结果出来又没了,那已经是买的第二还是第三辆,才买不到一星期。心里那个难过,怎么总是这么倒霉,好事光顾不了坏事全来临!同时也很是来气,觉得院方应该负有责任,我们到这成为消费者了,你能不保障我们的人身财物安全吗?为此好像还找保安干涉过,当然也是无用,人家作为个大集体你个人怎么赢得了,更不可能为了个破旧自行车去费尽心思的维权,还不如直接掏钱买得了省下折腾与功夫。唉现在想想都很可怕,在当地的人就不能骑自行车出门,否则你随时可能成为目标防不胜防。多年后的现在不知是否有改善,但愿吧不要还让更多的人受害遭罪。

  

  工作虽然短暂,却也有些情节发生,与感情或者远远说不上,却可成为经历写下。他们有位朋友,是在“格兰特工程玻璃(中山)有限公司”,那个厂子也不错,想进去还不容易,一般也不对外招收,估计是从学校直接收技术工。还是多读点书好,掌握了本领才能,就不会只是居于普工生产线,工资低还没自由特受气。那是一位年轻小伙子,阳光朝气活力,反正看着挺帅气,我心里就蛮喜欢的。我这人就是,看到师哥美女忍不住会心动,真是太多情了。也就是好感吧,人之常情。我们更不会有什么,只是偶尔接触谈话,想进一步深入也不可能。有一位能说点的,“丹丽陶瓷洁具有限公司”上班,都是“火炬开发区内”企业。对方是他们老乡,一位颇成熟男士,那种身上的大男人气息,也是有点让人蠢蠢欲动。对方经常会过来帮忙或吃点什么,一来二往便熟悉了,能成为比较谈得来友人。可能老板他们也误会了,会把我们联想到一块,时不时还会开点小玩笑那样。不知对方心里是怎么想,我对他是有好感的,如果可以也会想要有所发展。我好像就那种,随意随处动心动情,只要有人抛绣球就会拒绝不了。是不是越是多情的人反而就越加的痴情?就如这份爱一样,最终是对一个人彻底的死心塌地!可能就是因为没遇到有收住你心的那个人,让你可以踏实安稳定下再不找寻。可惜好不容易遇上了却不是你的停靠,注定还要在人世经受更多的风吹雨打曲折凄迷。

  

  我在那住,是拿一张折叠小床,就放在包间那,客人走完,晚上收工时,才能铺床入睡。想想挺可怜的,连个像样的房间床铺都没,那是个单人床那么小点,有时翻个身侧一下,可能都会不小心掉下去,连睡个觉都不得轻松。那时还是冬天,又是冷得很,没有多厚被褥,也没法睡个安稳觉。其实楼上,是中间有个阁楼,木板做成楼梯上去,那里分有两小单间,足够人歇息。但因这个男的在上面住,可能想着不安全怕我们有什么,毕竟制造了那么亲近的机会,这一顾虑确实会是有。在外头怎么样无所谓,自己家里一般都会顾忌的,就像我们村有女儿带着女婿回娘家就得分开来。如此只得委屈我了,不可能叫人家朋友一个大男人下来。还好这样的时光也不多,逗留大概一星期左右便出来了,自然没有工资都不足月,只是在那稍微体验了下生活罢。前面的路还长着,得慢慢地走。

  

  第二个进入的,就到了人生当中真正第一份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张家边“中山翡翠酒店”。在那里是学会体验太多,起的作用可谓如真爱男人公司——聚成管理,给我上了人生当中最好的一堂课,从那出来我才谓是真正地成长了!这里也一样,帮助我在人生道路上,第一次的飞跃超越自己。我说过,因为家境原因,是那种孤僻内向的孩子,就不能与人言辞,难以沟通交流那种。但就是在那短短三个月时间,居然就可以让我几近变成了“交际花”一朵,在那是有名出名如同学校一样引人注目。如果当时共事过的人应该都还会记起吧,不管是男的女的多有印象。这就是生活的磨合性,你必须得融入得改变性情,不可能只守在自己天地想怎样都行,否则你就无法在社会上生存与立足了。社会对人的塑造作用就是巨大的,从学校一步入社会我们就完全的变了,再也不会有那份单纯与纯真,一切都会被抹上颜色。

  

  先说说基本情况吧,待遇管吃住,底薪四五百,得交个两三百的工服压金。我进的是中餐服务员,那里也有西餐还有KTV,比较凌乱场所我的相对正规。一天分早中晚三班倒,前后是连班中间那个休息一段时间又得起,最讨厌不喜欢了。伙食还可以,毕竟是饮食类,有些剩下的便拿到厨房,我们有幸沾上口福。宿舍是大家共住,分上下床,很多人,十几个,总之别想清净了。给人打工就这样,要不了自己一小片心灵空间。在里面发生的一件趣事,有位和我同进来小女孩,比我还小像个学生。有回一位大姐姐说,大姨妈来了,对方问,你大姨妈来了,在哪里?大家捧腹大笑,为这傻乎幼稚可爱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正常,我们念书时就没听过,这“例假”的另一种说法。我也觉得很好奇,为什么会这么形容,拿一个亲戚的名字,难以解释的怪乎。我个人身上的一件事,有一回脸上不知怎的长满了痘痘,不是一般普通那种很吓人半边脸都是,又很大颗特别的明显,看来就像身上某种毒素,总之就是不正常现象。同事们看了也问,自己也着急却不知如何治理,都快要到不能出来见人程度。后来好像是收听广播电台,说的什么药物可治疗,特意跑广州一趟拿了回药,不知是否药效后来慢慢好了。那时给我感触之大就是,身上没钱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面对很多事都是无力。又不像别人有大人家庭守护,有什么事好像只能自己解决,而没办法时却是无计可施。可能年轻时候,很多人都会有过长“青春痘”烦人事情吧,抹什么药吃什么都不行影响脸容光彩。在成年之后,基本就自己消失再不会有了,看着是好事实则负面。那是青春的标志,证明已经离我们而去,正如纯真也一去不复返,我们变得随世俗改头换面。

  

  在那也曾认过一位母亲,是位清洁工或打杂的吧,主要是看她对自己孩子的呵护关爱,我有提及到家里经历对方都很是感叹,说着自己的儿女多么的心疼与挂虑,心里顿生向往与羡慕,便说着认她做母亲,对方也答应了。当然事实上不可能,如同对认哥的失望,母爱也是不可能填补的了。此中有件小事,给我印象特别的深刻,是出门还是怎样,对方帮拿东西,可能那样,有点不体面丢人,我明显看出嫌弃之意。那一刻我便想,若是亲生孩子,应该不会这样。我母亲虽然不好,但在这点上,肯定会乐意帮孩子带。于是也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亲生的没有那种血缘关系,就不可能会有那种为了孩子不顾一切的本能,是我又一次高估抱希望而注定失望受伤。经过那次之后也彻底打消我此种之念,不会再幻想着从他人身上要得缺失的母爱补偿。如同永远不会有人把你当亲妹看待一样,更永远不会有人真的能把你视如己出亲生女儿的对待。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何苦为难辛苦折腾自己。不如什么都一个人背负面对,至少不会再让自己多伤一回心。

 

  酒店是分早茶和午餐晚点,早上推着个小推车人群中来回走,上面放着一小笼一小笼的糕点,人们需要随时即点,我们在他们卡上盖一个小章,是价钱收银时结付。车子底下是烧着小瓶煤气,有时闻到点气味还得担心是不是烧着胶管了,安全性得时刻留心注意。有一回,某服务员车子就烧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赶紧拉去灭火。不过这样的一般少有遇,只是出于保险每天都会例行检查,教导一些基本的防范施救措施。糕点大体上一般分为三种,小食、饺子、包子。小食就包括多了,那些牛肉、鸡肉、猪肉各种肉丸子都有,还有鸡腿、鸡翅膀之类。此中最受欢迎是淹制而成的“凤爪”,其实也就是鸡爪子了,起得那么好听地上什么都踩。不能不说这东西经人一加工之后,确实是味道好极让人吃不厌腻。每天推那个车的人都会成为中心,生意最好人人抢着来拿忙不过来。这边我们不停地写纸片下单,厨房里也几乎不停地蒸也出不了那么快,供不上人们消化的速度。当然这种好事或辛苦不是一直做,推车是安排轮流着来,谁都有那样的荣耀体验。虽然有点忙碌与劳累,但把它当作一种乐趣来看待,就不会是枯燥与乏味了。饺子品种也多着,各种馅类说不出,一大堆可供各人口味挑选。饺子我很喜欢吃,这与在外头饭店吃的可不一样,人家专门大厨做出,添加了多少原料。我能吃好几笼,没试过吃到腻,真想放开口吃个够。一笼也就是三四个,最多五个,那么小一口就吞进去了,得多少才能把肚子填饱呢。包子类型也多,猪肉包、白菜包、叉烧包、豆沙包、有好多个种类了。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奶黄包,就是在那里知道了这东西,日后出来还想要找回吃。还有两个最是钟情的,黄金糕与马拉松。前者,小小,金黄色,切成小片,还挺贵,一笼才三块,要的人还不少。我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反正那味道我特喜欢,也是吃多少都不厌倦吃不够。后者,是在一个大笼子里,蒸出一大块,刀子切成几小块。那其实说来也就是发糕,像在家里镇区上有买,但两者间又大不一样。这样说吧,是各有特色与味道,但却不同于一般寻常,只能他们那里出产。如同找不回家乡味道,同样的也再吃不回那种口味,只能成为记忆里的一种回味。很多东西都是专一性的,就像爱情一样,除此之外无可替代。

  

  每天收工之时,便是我们最活跃的时候,因为可以吃东西了,车上剩下的犒劳肚子。自然是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吃,被领导管理看到是要挨说的,那就只能悄悄地“偷吃”了。说到那个场景真是够狼狈,你要是在那个时候进去看到我们形象,真的会觉得太失礼太不称了,那么大个人像小孩子抓着东西就往嘴里塞,又因害怕被人看见发现,几乎就是狼吞虎咽争抢般,或者是躲在某角落慢慢享受,一边吃一边提心吊胆地张望观察,真是一种心理历程异常体验。我肯定也在其中了,别人都吃我还能落后,不吃白不吃吃了还要吃。我就专挑自己最喜欢,平常不舍得掏钱也难以买起,这个时候可以尽情好好享受一番了。有时我们还会这样子做,自己看好了的悄悄压在笼子底下,让客人拿不到不至销售清空,回去就可以自己享用。人谁不自私呢,帮人打工还那么卖命卖力不可,又没给多少薪水,能捞点就捞点了,至少别委屈了肚子。有时候正吃着,领导过来,全场停住,手上没吃完的往背后放,嘴巴正含着不再动,人人面面相觑有意思得很。当然其实领导也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只是不当面戳穿给双方台阶,他也是给人打工何须那么积极,相对纵容下员工是爱护大家都不容易。如今想想那场景真的很有意思,就算是不雅却也是年少时的标志,还未完全成熟之时所做一些荒唐事。还有饭菜呀,那些平常我们基本是没机会尝到,也可借这个时候得以一体验,究竟有多高贵与回味。有些汤水没喝完端进去,我们大家舀来慢慢喝,反正也是扔了倒掉,废物利用有价值。厨房里有位洗碗阿姨就很是好人,端进来的大窝汤会留着叫我们也喝。在那个异乡的路上,一些细微的举止也会温暖了心扉,让人感到温情的力量有勇气继续。

 

  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穿着工服出现在大家面前,那种轰动都要有点像明星了,几乎就成为全场焦点亮点人人注目。这里面是有事情可说的,初时工服是绿色短裙,底下系一同色小碎花围裙,看着特旧色还老气。到我入职时,酒店刚好更换新工服,白色衬衣黑色短裙,是束进去很收腰,这是典型的职业装扮。不止如此,上面系个小红花肚兜,系到腰上那种,还是丝绸光滑面料,非普通衣质可比。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这穿起来是怎么样的味道。我不能去描述,就连我自己都有点惊叹,不是一个美字,也不是一个靓丽,还带着点古典,然后再加上娇羞的话,直可登台表演了。我本就瘦弱不胖,穿裙子就是我的长处,展现的全是美好一面。加之那时年轻,浑身散发的青春气息,不用靠近经过便能感受。又因刚出来,不经世事,第一次,在那么多人前亮相,多少是会有点矜持,还有害羞不好意思,恰到好处地把衣服衬起来,可谓是完美无缺再无瑕疵。他们让我穿新服上班,真是个最好的宣传作用,那些同样上班的人都投来羡慕甚至嫉妒眼光,把他们的色彩光泽全抢了去,很明显的一种对比。我可是风光了,想想还不免心里美滋滋,为曾经那漂亮的一幕,出尽风头赚足眼球。可能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便引起人们注意了,是指会有异性来追求。上班的时候,总是会有些人有意无意地找你来搭讪,其实不是非拿东西,就是想和你说话话,或许也并非是恶意,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好可爱哦,一脸的清纯无知,在那么多世俗脸庞之中,成为另种诱人风情,想要逗一下那样,让人忍禁不住,不能拒绝的靠近。确实我那身衣服着装,推着个车子在人群中行走,就特别的明亮耀眼,一眼就能让人看到。后来工服慢慢地普及,陆续都有人换上了,但那种味道还是不一样的,是不同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是折损还是提升了衣服档次。这就好如同一本书,不同的人看吸收感悟都有差别。也如同样的一个人,在不同的人眼中也是大有不同,爱着的成最好不爱的普通寻常。我那时也特有心思,总爱搞些小创意,发型一天到晚变动着,可爱费心思与功夫了。酒店行业还得涂上淡淡的口红,画一下眉毛,虽然只是简单,却也可以说增添光彩,整体形象看起来就很独特出众了。其实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化妆,除了自己太笨不会,也嫌太麻烦了哪有那耐心,但这是工作你不弄还不行,领导管理可是会说的。所以才会想找个男人会化眉毛的,到时天天给我画我就省事了。可惜也是找不到,遇到也不会是你的能拥有。

  

  到正餐传菜时, 我们就会进到厨房里等待,得以有时间看那些大厨们煮菜手艺。那里的火候可不像家里,那么小得煮好久,都是很大很旺,厨师们拿着个大锅摇几下便熟了,难怪煮出来好吃了。你看着他们那姿势飞舞,可真是种美的享受,甚至是好酷太有形了!都是男生,女孩子拿锅的力气都没有。前面写过,在张家边排档上班时,厨师手抓手捡之类,没那么卫生讲究,这里其实也一样的,别以为酒店就多么的干净整洁,地板都是脏乱污水,大菜篮直接在上面拖过,照样往锅里扔去煮。酒店上菜主要讲究式样,就是摆得特别好看可观赏,本来是用筷子夹着来,但忙起来时也不管了,同样是人手操作更快呀,反正也没人看得到。这就是国人的惯有方式,“眼不见为干净”,看到了会说,看不见也就照吃无误了,还真能多么的约束规范,那你就干脆不用吃别生存了,在这个到处充满污染的天地。我们在家里菜掉了都会捡上,你肯定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同样的事发生在他人身上,你就会心里很有疙瘩了,也是人惯有心理,能容忍自己容不下别人,就像总会要求他人却不会检讨自己,斥责旁人时自己同样做着相同的事情。

  

  那家酒店说来还是蛮大的,在张家边市场一带算是有名点的大酒店,平时常会碰到结婚摆喜宴,一般都是两三千一桌,宴席下来也得好几万。当然客人有封礼,应该是亏不了本能收回,城里都有钱且涉及面子问题,过少也是出不了手。每回这个时候,就是我们最忙碌了。前面纠正一下,其实我们是传菜员,比服务员又更辛苦一些,是要端着菜到处跑得赶时间,有的还笨重要费力,不像服务员只是站客人旁边,从我们手中接过摆放桌子,那便是轻松容易多了。有的时候还难免受她们脸色,嫌你上得慢不知此中艰辛。上菜时,我们都是排着队一个跟着一个来,每桌都得放上。特别有印象的,第一个上的是个小金猪,提前烘烤好。那猪肉过后尝了下,肥的都是油腻得很,一点都不好吃。那个猪皮倒是可以,平常最讨厌扔掉,这加工却是好吃了。当然,他们也不是为口味,只是一个吉祥如意好兆头意思。最后一个上汤,一大缸汤呀可重,走得又远,想快点还怕溢出。饭菜一放下,几乎个个筷子动起三下两下便清空,确实那菜不多只是个装饰好看,一桌十人都要不够分第二遍。用完正餐,最后上的是馒头与水果拼盘,那个馒头有炸过味道也不错。他们倒是吃得津津有味我们就辛苦,忙得焦头烂额到处跑晕头转向。我们的享受总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一点不错,当你付钱了有人辛苦劳动。

  

  每逢宴席菜单一下,整个饭店忙碌起来,大家都提前备好料配好菜,餐桌也早是铺设完毕,全部以庆典形式展示。整个大厅自然是也挂上条幅喜字,气球彩球鲜花彩带,装饰得像新房新婚喜庆洋溢。音响是播放着欢庆歌曲,兆告着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日子,良辰美景佳人成双同喜同贺。还请来专门的主挂,在上面宣读台词拉开序幕,让新人做着种种小活动,以此调动气氛大家一起热闹。礼毕吃饭之时,新郎新娘都会下到每桌一一敬酒,大家也纷纷表祝贺祝福。在我所参与的婚礼之中,有一对是最让人难忘,是因为新郎新娘都特别的帅气与漂亮,高大英雄潇洒美丽大方得体,仿如明星般惊艳出现,真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起初我先看到新郎,就说对方人真是可以相貌出众,工友便说,你还没看到新娘,也一样的,不比他差。后来一看,果然如此,丝毫不逊色。当时心里感受就是,这么全面的搭配真的是少有,太多都是好坏互补难以全完美。不知他们感情如何,是否能从此牵手走一生,但愿见证高贵里面也有真挚感情。经常看到太多这样场景,心里总会想着,什么时候那个角色也能由自己担当,也可以牵着心中的白马王子,一起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同共证我们的爱情。不会想得到永远不会能实现,到最后只有自己孤单一人,去把那个誓言进行到底。没有酒席,没有婚礼,没有祝贺,没有亲友,什么都无,只有天地佛祖见证,交给生命的承诺,永远不会成真的传说。

  

  春节时期,酒店是没假放照常上班,服务行业都是如此别人清闲你最忙碌。不过也有个好处,可以拿到红包,当然那也是其他员工,我是捞不着了。我实在做不到像别人那样厚脸皮的询问,又一大窝峰地上去争抢般,你不去主动自然就轮不到你了,这从来没有等着掉下的好处。她们那些女孩子,无非也是些庸脂俗粉,没有什么志向与追求,更谈不上什么品味与层次,你与她们实在是谈不到边。过于清正的人就是不好融入,在一片都是浊者的地方清者反而难以存在。也如那些客人一样,说的话都是极其低俗,你就没法与之说到一块。他们那些人倒是能融合融洽,因为臭味相投不会排斥求之不得,若放在我们这一群人中只怕也无法适应了。不管是男人女人的层次都在走下坡路,好女人缺少好男人也尽失,难得出来几个就要受那些不好的伤害,这世界真的是很怪让人难以依赖。

  

  有时候也会碰到有客人请客,员工有机会共桌,品尝一下大厨的手艺。自然这里面又没我的份,没有别人那么好的人际关系,难得唯一的一次登台,还是受了工友之约才有幸坐了上去,可见我真的是太差劲了到哪都混不好。不知是自己给人感觉太孤高,还是这个世界已经不清净只能容纳那些污流。那次桌上,给留下印象的一道菜——“日本豆腐”,不知怎么形容,真的是好吃,那种滑嫩口感,与普通豆腐就不一。20多块值得,这是在当年水准,现在应该早不是了,随便进个饭馆,只要不是快餐点菜就得二三十起价,那些大酒店就更别说了五十或一百。反正我是没那能耐光临,对这些不熟悉写不出个具体。卑微之人注定迈不入别人的高贵场所,正如一份爱也因你的不配就被高高挡在了门外。什么都要划分阶级层次的,爱情更不例外的要埋葬在那世俗风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