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四卷 > 1:浮沉红尘万里路
1:浮沉红尘万里路



更新日期:2016-03-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四卷:真爱辗转(简介:遭遇真爱之前,是历经多少风雨沧桑曲折迷离。)】

 

  关于北方最后情缘,因在发生中未能整理好那么快,在此先追忆小时候成长及打工历程,毕竟此部故事虽然情感属中心篇幅,更相当于“自传”把一生走过足迹记录,所以不能遗漏所有人间发生都要写下。这些都是在真爱之前所遇,却也是很具映衬作用,反映着一份真爱的前后,都是需要多少艰辛与代价。

  

  第一卷中,已经大概说过家境一些,在此就不重复,主要写写小时候一些经历,念书或成长中的趣事。前面也写过,因为农村多有重男轻女思想,我是第三个女儿,差点就不要了。他们要真不留我就好了,我还省得到人间来受苦受难受罪地撑了二十多年,最后却会是这么“悲惨”地离去!怎么会想得到,一个好心一个犹豫,却会是造就了一个人如此不凡的历程,更真的切实在现实中演绎了一番关于爱的神话。真不知这些是不是真的就是所谓的“天定”,凡人无论怎么样都是推不开。就如生命的降临,也是老天安排的嘱托,才会有了这么多的不可思议吧。

  

  虽然是留下,后面成长历程中,也是可体现出这种种不平等对待。除了前面所写念书事件,我聪明反而成为一种错,他们都希望弟弟作为男孩,可以好好读书光宗耀祖。其实我多么想,宁愿自己是愚蠢糊涂的那个,不要给予这么多的天赋天分,反而就要承担生命中那么多的沉重与悲凉。如果可以,谁不想做一个最简单平凡的人呢?只是这却不为人所选,是上天造人给予不同角色担当。那才是人生吧,有了这些才有悲欢离合丰富多彩,人间才会变得闹哄哄有生机与乐趣。

  

  记得那时,父亲常会给弟买一些营养品,比如,鱼肝油。后又听闻,吃那些东西,好像对脑力思维有影响,即会变得迟钝呆滞。以至母亲后来就多有感叹了,可能就是因了此吧,弟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属于差等生那种,与我完全相反性质。我倒在想,怎么不给我吃,要是把我脑子也吃坏多好,至少人生不会成悲剧上演。还有一种,也是我很喜好的,麦乳精。有点像奶粉,但又没那个细,比它粗一些。这东西,加开水泡开,就特别的好喝,味道有点如我们常泡的麦片吧。其实差远了,没吃过是没法形容,总之我特别喜欢。可是,父亲又不给我吃,总是藏起来怎么办?于是,我便常会趁大人们不在时,悄悄拿出来自己偷吃。别说我丢人,我相信小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做过这些,长大想起非常之不耻难以接受的事情。但也是可以理解,孩子嘛不懂事是正常,长大就不一样了,懂得区分是非黑白,还有道德与可耻,不会再做儿时那些不应有的勾当。

  

  不止如此,还有白糖。那时候可嘴馋,家人也不让动。不用说,也是常常悄悄地偷着吃,不让被发现否则又得挨说了。如今那东西,多得是给都不想要吃得腻,可儿时却成了那么的宝贵难得。真不知是那时能力有限让很多成了珍贵,还是长大心也跟着大反而不会注视。我现在在外头,就想找回那东西来泡水喝,真的是很回味那种味道!可我问了很多商家,别说没有一提名字,人家压根就像没听说过,我们是从哪个年代来的古老人。那个心情沮丧难过呀,居然会找不到。后来还是在“淘宝网”上搜索发现,还真的有呢,上面也打着“80、90”后经典怀旧,显见确实是我们那个时代流行,现在基本都淘汰不生产不销售了。除了我们在找,后面新出人类是不会知更去使用。当即下订单买了,不管多少钱意外惊喜。挑选“原味”有其他添加都不要,怕找不到那种最纯正体会不到。真多得网络的出现,确实是可以帮我们寻回许多失却了的东西。买回来后,立刻打开泡一杯品尝,还是有差别,找不回完全儿时的味道。有些东西,哪怕本质是一样的,也会因不同出产而差异。就如爱过一样,哪怕性情完全相同,也是不能彻底替代曾经心中的最爱。有些东西也是如此唯一性,一生中有过之后就再找不到可代替。

  

  其实还有很多锁碎,是找回不了,用再多钱也买不到。如前面《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中所写,自己生产的河粉,比外面机器做出来好吃多。还有手工制作豆豉,更是外面销售不可媲比。蜂蜜,家里养有蜜蜂自家酿造,绝对比外面纯正与清香。就像我们自己炸出的花生油,外面买的怎么能比?远远的能闻到香味,直接放点油盐就可吃饭,虽然清淡却回味无穷。豆腐也是,我们亲自磨豆子,磨成豆浆再煮熟,用一块大布紧紧裹住,冷却变硬之后即可吃了。当然热气滚烫时,我们又盛在碗里加糠食用。那才是真正的“豆腐花”,商场卖的差远了。如今是不可能会做了,生活条件好人也懒得动手,那么复杂都不愿费力。就如以前的木耳,都还得用手摘一下,吃的红枣要吐核,现在却全部都去掉了,科学发展到越来越先进地步,把原本所有要经人手操作的都可替代,我们基本就到了都不用动手的程度,却还在抱怨不已诸多不满。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减少了劳力倦殆了体质也没有了体会与珍惜。想想啊,在制作过程中的乐趣,真的不是进口那一会的食欲可比!

  

  农村家里都有一个石磨,怎么去描述?估计只有乡下成长孩子才得知了。非常的笨重,好几百斤,几个大男人都未必扛得动。专门用来磨豆子,中间有个孔放下去,外面有个圈勾住,人在外面操作着长杆子,来回不停地推动磨便跟着转起来,而豆子也便碾碎从缝隙里滚出,顺着旁边沟壑用东西扫下来,接在下面放着的盆子里。一开始不会操作,常常是卡在那里动不了,后来熟练也便轻巧转快了。感觉有意思的很,如今想去尝试却是再没机会。当然有趣的事还有很多,像《怀念童年》(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4267)中所写的,捕捉知了、鱼儿、萤火虫,都是单纯生活的点缀。还有儿时玩科,荡秋千、抛石子、跳分数、转铁圈、烧炭炉、采稔子、打薯窑、追蜜蜂等, 陪着我们度过了那段难忘的童年时光,留下了人生金字塔里最宝贵纯真的记忆。还有一个事没提到,那时不是兴征当兵吗?到处张贴着“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口号,我们作为学生就担当起了这个宣传任务。每回到收征时期,学校会发给我们一张口号,每个村一张一人带头组织,叫上村里一些同龄或小朋友们,一起穿家过巷的大声叫喊朗诵,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听到知道参与加入。于是一到夜晚,听到很多处传来响亮口号声,村与村之间难免还比较起来,谁叫得整齐与嘹亮有声势,无形中就像是种光荣与骄傲般。自然我们村总是最差,因为人口少呀找不到几个参加,只能听着别人的被压下去。不过也无关紧要,重要是在此也诞生了乐趣所在。那时母亲还想过让弟弟去当兵呢,不过好像没通过特别的严格。可能很多人都有过那样的梦想吧,长大后看过太多职业的污染却是再不向往了。很多东西一入俗世就变质,像我们从学校进入社会的改头换面。

  

  家乡周围都是大山环绕,典型的山区层层望去还是山。不过也正因此,那里的气息反而清新怡人,不像城里污染严重混浊不清。其实如果能和自己所爱之人共度在哪还不是一样呢,更向往那种清净平淡简单就这样过一生,要不到只能勉强自己融入那复杂人世曲折迷离。我们村叫瑶村,与县城阳春念来很相近,有一回坐车就出问题了,司机没听清以为到那去,收的钱多身上不够就哭了起来。那时候也是还小,遇事就举足无措,和姐相互指责了起来,好像是丢了凑不到,非常无助的感觉。车上人好心,便说帮给算了,谁知一会就到了叫下车,他们才知道弄错了。我们应该说,到管区下,叫个村落名人家不知。那是第一次出行吧,闹笑话,太幼稚与可爱了。不过,那时候就觉得,身旁人还是挺好的,虽然陌生不相识,至少遇难时会伸出手来。虽然长大遇到很多负面,但都会记住那些好的,这样人生就会有了掘起的动力。

  

  村里附近有一条河流,是一个比较常去游玩之地了。农村种田一般都养有耕牛,我们有时候就牵着大牛到河岸边吃草。把牛放在那里,自己就可一边走动玩去。当然也得看好,牛多弄不好打起架来,这牛力气大可不是好招惹的,要是人的话早被踩脚底下受伤了。有时候看到别家的不熟悉就挺怕,就如看到狗一样怯怯的绕道走远。有一回就是了,一条狗追我,我就拼命的跑呀,哪跑得过呢气喘吁吁。后来才知道,千万不要跑越跑越追得紧,果然双脚一停下狗也不追了。可能就像那种做贼心虚吧,越想躲避隐藏反而就越败露破绽,这狗实是比人灵敏得很呢。农村孩子大多会下河游泳,这里面主指男生了女生会的少之。偶尔下去也不敢到深的地方去,当然都是穿着衣服的弄一身湿。每年七月七,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之日,那天下水的人可多,传闻就是洗过水,身体会健康消晦气之类。也不知哪流传起的,反正一直都有那个说法,于是,我们便会挑一些回到家里烧来用。说来也怪,那天的水装在瓶子里,放上多长时间就是不会发臭变味,往常可不行放一段时间肯定有味道。至今都难以解释,是否与那天特别之日地壳什么运动有关。当然在外头不知怎样,我们在家里却确实是如此。那条河流也留下了年少时很多乐趣,多年后偶尔回看河水是越加的搁浅荒芜了般,就像我们的青春也是不断地褪色给人一种荒凉之感。沉浸的捞不起的,流过的消逝的,都定格在了某年某月某日那些挥不去的痕迹。

  

  我们家位置,是比较挨近村后,那里有一片树林,难免就会有些虫子之类了。我们在那行走,就会碰到毛毛虫了,弄得身上可痒受不了,回去不停地抹清凉油,能有所效果的制止。还有一类物种,特别小一个黑色点点,不能用笔下语言说出怎么称呼,类似于蚊子作用,叮在身上也会起孢痒起,在农村是特别让人讨厌。我们人类都算好的了,那些动物如鸡就可怜了,往那树丛里钻去,身上就长了一堆那种,小小红粒钻进身体,起很大片疙瘩,也是痒得不行,看它们不断用嘴啄着抓痒,当然不起用处只是缓解,依然存在且不断加重。想想人类疾患病起,还有药物医疗医治,可动物生病不适,只能受罪煎熬和等死。我那时的心,也是很柔软的会被触动,一种对所有生命的恻隐之心,还会拿药膏帮抹一下,虽然也是解决不了,至少让不那么难受吧。其实想想,有的人得病都没法治也无关注,何况动物的命更低贱谁理得了那么多。这么一想,身为人类本身就已够荣幸,真的也不应再抱怨些什么了。虽然可能也有沉重不幸,那是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只有那样才能活出人生色彩来,体验经历而不白来的人世。

  

  自然,也有好的方面,有时成为消遣好去处,比如荡秋千,最早结识,儿时玩科。想想,曾经程琳的一首《秋千》,是唱醒了多少人儿时的梦幻,那些欢声笑语的交织,童真岁月的美好编织。树上有个童话在摇呀摇,树上有段记忆它飘呀飘,树上有个秋千正睡午觉,树上有个知鸟在叫呀叫。而如今,谁为我们再把这秋千摇,轻轻地唱起儿时的歌曲,所有往事已经成过去,再也回不到天真的记忆。没法尽情地摇,开怀地笑,不能拥抱生命的纯朴与真实,注定要在那俗世风尘中埋葬掉所有的梦想与人生。

  

  因为家里挨近竹林,背后有树木隐蔽,常会进来些外来干扰物。比如,蛇、虫子之类,有一回,家里就进了一条,那种最毒,会喷口气的毒蛇。当时隐藏在厨房一角落,我们听到很大的喘气声,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是太可怕!那蛇比那个人呼气还厉害,一直不停地喷着放着毒气般让人不敢靠近。后来还是大人们把给打死了,要是被咬到估计真会危及生命,那是藏有剧毒的若救治不及时。就像农村说的“五寸锦”,一种蛇的名称,咬了之后走上五步便会死,不知是否真有那么神奇。最多见的便是老鼠了,有时熄灯后,听到它们在那钻来钻去弄出很大动静声响,真是很让人担忧会不会爬上床来,咬伤也传播病毒太可恶。实在太猖獗让人忍无可忍,我们便决定全家出动出来捕捉,用木板把道口给封住,让它们没有逃跑的机会。大家手里都拿着棍子,分布在周围各个角落里,严防以待守住各自重要关卡,然后由人到那些能躲藏地方敲打出来,一看跑出我们便使劲追着打,直打得气息奄奄再不能作恶为止。如今想想那场景都还很是有乐趣,虽然大家都被折腾得精疲力竭,有时还会为谁没守住而放走了有所指责抱怨,但大家一起同心协力对付那些天外敌人的气氛,却是很让人回味与怀念。此中出力最大的总是父亲,我们多数都是协助完成,大家都热情高涨欢呼积极。只是现在,再也不会有了,人难团聚,就算相聚也注定是缺少了一个,永远不能替补的位置。

  

  那个时候,农村是还没有电视,有也只是黑白,村子里个别比较有钱人家有条件买得起。村头那边就有一家,他们最早买了电视,于是一到吃完晚饭,我们便全家全村的领着老人小孩一同观看。需知电视刚出年代,可是一件非常新鲜新奇的事物,人们都是热衷向往想要瞅个究竟。这电视一看了开头,自然就得跟着看下去放不开,那里便聚集了一大堆的人,整个门前空旷地面上都是,有站的有坐的,有的自带椅子,有的人多挡住看不着,就只能站立着观赏了。那情景,大概就如我们现在的看电影了,人流一下汇集忙乎不过。不过,主人也是热情,特意把电视搬到外头来,与大家一同分享。想想我们现在都有了电视或是电脑,就只躲在自家屋子或是房子里享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反而越加疏远了,倒不如那落后时期,虽然生活条件远不如,我们却会能欢聚在一块,找到那么多的欢乐与趣味。正如QQ、微信等聊天工具的出现,我们都沉浸其中更隔绝了现实的天地。事物总有好坏正反面,先进生产力带来的冲击却并非是科技可以缓冲。此中最有印象,应该也是最初看的一部电视《霍元甲》,提起估计很多人都知道,至少80后过来人会熟知,尤其是那首粤语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更是唱进多少人心湖: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水滔滔 。江山秀丽叠彩锋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曾经是成为多么的激愤与志气,唤醒了多少人沉睡的情怀禁不住热血澎湃。难过的是我们现在的社会就是染病了,才会让人人生活在其中浮沉颠簸疲惫曲折不已。却不知道何时也还能再像歌词中所唱,“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岂让人生再荒废个个负起使命!

  

  我小时候有个特别嗜好,农村家里都养有鸡鸭,我对鸡是情有独钟,就像现代人流行的养狗作为宠物那样,那种珍贵看重的概念。还经常亲个不停,想想都有不卫生,那时却是那么的喜爱不可思议。在农村都种有红薯,我们常会生吃,大人总说不好有细菌。小孩子却管不了那么多,是特别的嘴馋也不讲卫生,肮脏的手抓着就吃。肚子就长虫子了,上厕所拉出来吓人得很,长大就不会有了太可怕。包括小时候,头上也长满那种细小爬行的虱子,让人头皮痒得很不停地抓。买了一种很细缝隙的梳子,专门使劲地梳拉,真能看到弄了出来。现在回想,真的是很难理喻,长大也不怎样注意,就消失了不会再有,可那时,怎么就会脱离不了呢!看来都是不懂注意与讲究吧,想想真是惭愧丢人。我们会随着年龄增长逐渐懂事,在个人身心健康上都会有了进展,再也不会儿时那么的乱七八糟了。

  

  我喜欢的都是母鸡,挑选一个颜色特好看,起上个名字,整天捧在手中爱不释手。下蛋的时候更是守在身旁,就像大人接生小孩一样,看它站起快要生了费劲得很,赶紧伸出手来扶住让倚靠用力,想想幼时真是有意思得很,做着种种可爱傻乎乎的举止。然后蛋下出来了,就在那拼命叫呀,仿佛唯恐天下不知到处通知。孵小鸡时,我也常会去守窝,时不时看一下快出生了没有,要看着那个生长的过程。一开始呀,鸡蛋壳裂开了小缝,是被小鸡在里头用嘴巴慢慢啄出来的。那应该也是个艰难过程吧,要等上好几天才能完全破裂,小鸡便从里面钻出来了。有时我会想着,自己把它弄破,帮忙让快点出来。母亲会说,那样不行,得让自然生出。可能也就和人类剖腹产一样,虽然先进医学技术让生产更轻松,但对胎里小孩却不是件好事,让他自己通过宫缩等作用,自然分娩出是更有益于的。小鸡刚出时,浑身还是湿漉漉的,在母鸡羽毛体温暖和,干了之后便正常了。嘴巴还有个壳,喂吃时拨掉才可进食。一般是喂饲料,长大些到大米,再到饭食杂粮之类。小鸡刚孵出,那小小毛毛球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捧在手里玩着。也如鸭子,总是非常可爱讨人喜欢。小鸭子还能放在池塘里游水,看着它们一群地游来游去,真是让人喜悦乐乎。曾经养过,容易得病死去,后来就不养了。这些都成为儿时陪伴,给那单调的童年着上色彩。

  

  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给母鸡配对,找个公鸡来,硬给办婚礼送入洞房。奈何这鸡却不解风情不懂良苦用心,还不懂珍惜此等良辰美景花好月圆夜,真是可惜了我们作为人类有时都要不来呢,没人为我们准备个般配伴侣孤单的寻找。有时候家里要杀鸡,说到杀我喜爱的那只,我就会特别地抗拒与伤心,百般阻挠坚决不让。但小孩子却是拗不过大人,到了非得送上断头台时,我就悄悄抱着鸡到屋子背后躲起来,这样他们就找不到杀不了。想想那情形,真的就当是至宝般,如今回想都有点不可理喻。有时候鸡病死了,我也会哀伤难过上好几天,还特意在后面山上挖坑埋葬,连续悼念上三天才走开。现在想想,它们却是比我幸运有福多了,走了还有人替操办好事,而到人逝去时却是形单影只,身边连个真正为你心疼的人都没有。这不仅人与人的命没得比,就连与动物之间都及不上呢。

   

  当然有时候,我也会搞些恶作剧,比如,把鸡扔进水塘里,上面长着一种水草植物几乎铺满水面,淹不死,但得飞快走动才不沉下去,我们就在岸上看着那鸡飞快地跑边走边叫,以此为取乐般如今想想也真是不该。当然那时候还小,不懂什么叫恻隐之心,却是任由着放纵了。水田水沟里,有那种叫做“蚂蝗”的东西,会吸人血,一旦粘上,可难拽掉,使劲拉扯。总之,女孩子最怕了,更甚于蛇与虫子。可能就是发泄吧,平常对它们的针恨,我便想到了个修理的法子。特意拿了个瓶罐子,到水里捞了一些进去,拿回家里好好教训。农村建造屋子瓦片,底下放火烧红发烫,把这些东西放在上面,看着活活烧熟烫死。是不是很残忍?这样的法子也能想得出!它们也是种生命啊,哪怕是本身不对,也只是天生特征,有何过错罪责呢。就像我们人类,为了生存生活,也在不断损害着他人利益一样,程度有所不同,性质却是一样的。现在长大,学会了怜悯苍生,再也不可能做那样的事了。小时候不懂事,因为无知造下的罪过,都是可谅解与宽恕的。

  

  还有一件事,说出来才真的是为人所不容,就连我自己回想都觉不可原谅!兄妹之间的不和,我和姐或和弟小时也经常吵闹,可能也如很多人一样,会为谁少拿了颗糠子或给的苹果大一点觉不公而不欢欣。那时候的心理,就是如此的狭窄自私与小气,才不会有什么礼让奉献之类,心里就装着自己容不得别人。我对弟弟可能就有种仇恨,应该是父母重男轻女对待让很不平衡。有一回不知是因何事吵起,我居然把弟给推进了水塘。不知后来怎样,可能水也不是很深,总之是被大人给拉了上来。这事在整个村里都传开了,说这当姐的心怎么那么毒,连亲生弟弟也不放过。真的,如果你看现在笔下的我,和以前那些劣质罪行相比,真的就是完全的两人,根本就无法连接。我也很是恨责,对于自己那时的作为,真的太不应该太不对了!可为什么,我长大之后,却会是那么好的改善,成为一个善良慈悲心系众生的人。那是因为,自己接受教育知识,明事理也懂得是非黑白了。从这可推翻的一个真理,人之初,性并非本善,但也不是如两者辩论时所言的性本恶,应该这样说,人之初,性本白。这个“白”字,是指空白,什么善恶之念都没有,如同一张白纸,等待着后人去描绘下笔。我们给他们灌输了什么,就会形成怎样的意识形态,是善还是恶是正还是邪,从而导致这个社会是黑还是白是混沌还是清亮。由这就可见“教育”的重要性,对一个人的栽培作用,对社会起的定义与改造。遗憾的是,如今最忽略的就是这方面,于是才会看到那么多人生和社会悲剧的出现,无不是教育做不到位不足不够底下的结果。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做好自己,不要去受这世界影响。历史我们不能改变,我们能走的也不过只是自己的人生罢了。

  

  因为父亲职责原因,家里条件一直很好从来不差。小时候我们都不用耕田的,想想在农村在那个80年代,谁有那么好的享受那么荣幸?乡下的几乎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小小年纪都要跟着父母挑担耕种。我们真算是命好的了,至少在最初确实是这样。那时的农村,还未普及自来水,一座村里有一口水井,泉水缓缓清澈流淌。我们就拿着水桶,到那里挑回家里做饭煮菜。洗衣物就到河里了,这水源可珍贵不像现在的浪费。就是那口古井,养育哺育了多少代的人啊!现在回去都找不着影子了吧,就像很多传统的东西都被现代覆盖。我自然也挑过,两大水桶是装不满,装过一半多点就不错了。当然长大后有力气就行了,挑习惯了也不觉得什么劳累。只是多年后偶尔回去再挑下东西,肩膀那个酸痛好几天好不了。人真的是给惯坏,当你从未劳动过再做一下,真的是感觉辛苦与吃力!我们人类很多机能,也就是这样慢慢退化了的吧。生活越来越好,人都不用动手,甚至连爬个楼梯也有电动升降。我们人类的命确实是越来越好了,只是精神上的病痛却越来越重了。外界填充不了的心灵荒芜,只有爱才能让生命尽现生机。我发觉我现在写文字真的是太流畅了,几乎就毫不需思索与修改整理,而且更不会啰嗦反复累赘,能够做到那么凝练与精辟。无不也是因了爱的力量吧,否则是不可能写出这么一部长篇小说来。有爱,生命就是会出现奇迹,生命永远都不会沉寂。或者也与死亡推动力有关吧,活着时一大堆废话,死亡来临全部言简意赅,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再也不会浪费多余表情与神情,句句都能说到点子上。死亡真的能教会我们怎样地活着,可惜却再没有机会去体验实践了。

  

  可能物价上涨,或者也觉得太轻松,后来也便种上了点田地,不用再在外头买米。在农村,种田是非常辛苦的,不曾做过是不能体会。首先是播种,人站在水田里,一直以低头弯腰姿势,时间久了自然腰酸背痛可难受,连续插上好几天辛苦忍耐。这还不算什么,糟糕的是地里有蚂蟥,粘上吸人血最怕了。经常不停地移动着脚,插一会看一下,那心情才受罪,害怕畏惧又不能逃脱,大家都在干活,你是不能一边享受。说来我也是惭愧,一开始速度可慢,大人们快得很,一下就能插很多,而且还平行水平,不像我的歪斜偏移,看着就不对齐好看。当然做多了也慢慢提升,速度快了不少,只是这眼力还是不行有欠佳,做不到十全十美只能尽力了。后来就发明了“抛秧”,我们再也不用下到田地的泥泞了,拿着个种有苗子的秧盘,直接站在边沿往中间抛去便可,就是乱七八糟不再分横竖行,虽然这样数量相对会少些,是没人工能把密度拉得紧,但其实也不会是多影响收成,可以给了更大生长空间,相对来说也拉平衡了。还是科学技术的先进与方便,很多传统的人工劳作都逐渐被取代,人们劳动也越来越轻松了,就像出了“打田机”,直接开着进去碾好土地,这耕牛也不用辛苦不需它们做了。我们自己没有养牛,老找人借也不好意思,就多是花钱请人与机器代替。在北方那些大的平原上,可能都是用“播种机、收割机”吧,我们那些乡村山区到处高低不平是没法进行怕也雇不起,就只能用人工的方式去种植采摘了。最辛苦的还是后者,六月天气那个炎热,顶着烈日酷暑,人真的都要虚脱晕倒,但为了生活只能强撑。出生于城市与农村,真的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命,前者注定卑贱后者永远高贵。不仅要收割,还得挑担,两箩筐,装不满,挑不起,能挑多少是多少,帮减轻负担。乡下的孩子都这般,过早地懂事与分担劳务,没城里的那么娇贵什么都不用动手。上山砍柴时也要挑,一般是母亲绑好从山上挑到山脚下,平坦路上再到自己接力。相对来说自己还是差远了,同龄很多女孩子是又绑又挑又担,真是比大人还能干我是自愧不如。当然我的体质也是与人没得比,从小种下病患虚弱无力,勉强能够做些已是不易。大多时候是在家收看谷子,这也不轻松时刻注意着天气,天阴沉像要下雨赶紧收起,可往往又不下出太阳又得铺开,如此反复再三折腾真是够累人。最是繁忙丰收时节,谷子孰透不收就会掉穗损失,一家人都出去干活抢收。一大清晨早早出去,趁着太阳未升起多干点,中午炎热时分没法弄在家休息,下午时候又继续接着收割,直忙到暮色下降看不着摸黑才回。这还算好,最怕碰上下雨,谷子全搭地上几乎绝收,那情形才是让人泄气使不出劲。

  

  此中让我很深印象的一幕,那段时间应该正是《梅花三弄》《青青河边草》等剧上演,琼瑶著作热播时分,黄金时段刚好七点,等我们忙完回去,几乎就赶不上了。我那时对电视可钟情,看入迷了就天天守着,绝不容错过。心里就那个来气了,小小年纪还能在大人面前发脾气,在田地急着赶回也不顾大人未忙完。有一回,我可能先回去,家人意思是让先做饭,等他们回来用餐。可正是电视上映,我守在那把什么都不顾了,父亲回来看到冷灶炉,只嘀咕了一声便自己动手。这让我心里很愧疚,多年以后想起越加自责与不安!父亲总是深沉与宽容的,而我却真的太自私利己,不会为他人着想。父亲在其他方面也真是好的,只是在对待身体疾患上面,包括与奉献美德却不那么对得上了。除了这些活儿,还有挖红薯,种花生,都不是件轻松活儿。总之在农村,就注定少不了的与劳动为伍,啜着辛苦苦难长大的孩子。有时候看到田地里犁爬的耕牛,看着它们那么辛苦总会有种说不出难过之心。它们是不说,也不能够抱怨,可难道它们不辛劳吗?有的做慢一点,还要挨主人毒辣的鞭子,多么想帮它们解脱啊却无能为力。可能那善念的种子就是在那时便已种下,一种懵懂状态下的思想萌芽,长大后便浮现舒展了。

  

  那个时候,刚流行起戴耳环穿耳朵,我们一家还挺跟潮流呢,母亲还主动地让我去试。当时是很古老传统方式,没有后来的先进,直接用个什么枪一打就好了。我们是用一对耳圈,压住耳朵两边,不停地按紧挤压,天天地重复,相当于活生生利器穿肉,有多疼痛。自己也是够有毅力耐性,居然也经受得起,为了这爱美的代价。也因此,我很早就可以戴耳环了,小小年纪还会臭美。只是,长大更加讲究,却会是没人观赏的意义。

  

  小时候做过的傻事,那些有趣的事情。学大人一样,玩什么过家家,一起种花种草安置个家,前后忙碌张罗打理。可能有点像网上性质,可以按自己意愿挑选梦中情人,然后选择家庭布置,包括一些行为活动,可以像真人那么样的逼真。那时候对家的概念还不多懂,也不会怎么看重,长大了却是那么真切的向往,成为一生追逐梦中的天堂。

  

  “家庭自传”中写过,从小学开始,便开始感冒发烧生病,后成为纠缠一生的疾患。那时常去的医院是,“八甲镇卫生院”,那是我最早的求医之路。在那,也是不知流下了多少的血泪,并且从那一路延升铺洒神州大地。念初中高中是在县城,进去过的是阳春市“人民医生”与“中医院”,都进去过虽然所呆时间不多,却也记录下一生求医问病的艰难。其实那些病,如果小时候就注意与治疗,是不可能会让发作严重成为终身折磨,却偏偏会是投身了这么样一个家庭,最早种下的身世凄凉成为长大后的命运悲剧!还是真的只是为这份爱埋下“伏笔”么,才会让一切渲染得如此沉重与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