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211:最浪漫的事陪你慢慢变老
211:最浪漫的事陪你慢慢变老



更新日期:2015-1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新年,我们都没去窜家,即探望亲戚。以往父亲在时,不是这样的。特别记得,每个大年初二或初四景象,即是探亲之路的开始。初一初三在乡下是不兴出门,缘何不清楚总之是有这个说法。城里人看望,应该多是买那些包装好的礼盒礼品,还有些喜糖水果之类。农村就不一样了,主要是家里包有年糕,还有鸡肉猪肉,装在两个箩筐里,用车带紧扎在车子后头。放上盖子后,还要放上几根大蒜和芹菜,这些深义是什么我也不知,总之农村就是有那么多风俗习节。就比如要出远门,不能把饭给煮糊了,代表着不祥不吉利。我始终弄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何关联,这人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也不知是怎么开创出来的。总之有一次我就倒霉了,我煮饭忘了拨还是怎么,饭变糊了有股很大的焦味,母亲看了自是很不欢喜,说着这么不小心弄出这样的事。以至弄得那次出行大家都很是担忧,总怕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还好一路平安顺利,看来迷信并不是都可信的。

  

  因为外婆那边家人多,有好几个舅舅,每个得分一份礼,就得带上很多,每次过去总是最隆重。基本过年我们主要也就是探望母亲的娘家,也是只有那里是最亲的了。每回出去,那个阵势可是浩荡,一家五口全部出动。大家都是骑自行车,父亲自是中心人物,得把那些礼品带在车上,可不轻呢总之得很辛苦费力。母亲就骑车带着弟弟,姐姐和我同骑一辆,有时会轮着来踩减轻劳力。大家都意气风发不觉得疲累,想到可以到外婆家有吃有玩,那可是欢欣激动着。都恨不得能骑快点,一下子就飞过去,可以看到亲人们了。从八甲到三甲中间还隔了个乔连村,骑单车估计是要至少一个小时以上,应该说挺漫长与艰辛的一段路途,还有上坡太高就只能下车慢慢推着走了,人的体能毕竟是有限得歇息一下,最好是下坡了不用力就可走快,但也得注意速度控制好避免太快而摔跤。

  

  说到这,还真试过一件危险事发生呢。是这样的,那次从外婆家出来,骑车到了集市里,从那里下来刚好有一个陡坡。我那时不知从哪借来,一辆非常高中间有梁男生骑的那种自行车,上车还得把脚从前面高高掂起或从后头跨过才能坐上,不是女孩小巧型中间没杠轻易便能坐上去。那车还又老又旧刹车又不灵,总之问题是多多这一路骑来也够折腾。应该不是我用来骑的,估计是他们带着我,但回去怎么就到了我手上,可能只是先帮忙推一会。我却偏逞强还是想尝试,非要自己坐上试一下,家人们原本都阻止不同意,我还硬是骑了上去。结果下完坡到公路上,刹车刹不住了直往公路中间冲去,这可把大家给吓坏了,心都提到嗓子上来,因为相隔那么远,都是来不及去拉去救的,也就只能看天意我命大还是就这么大了。值得一说的是,在公路靠我们这边,还停了个渣土车,下到那还把我的视线给挡住了,看不到那边是什么情况有无来车。可真是够倒霉,好像什么事情都撞在一块,非常惊险的一幕。就在我的车子经过那车子前头时,却是不知怎么停住倒了把我给摔到了地下,但由此却是逃过了一劫,只见车子旁边是路那边刚好就钻出了一辆同样大的卡车,假如我的车不倒直往前去那是必死无疑,活生生要被压在车子底下血肉模糊呀。因为,我旁边刚好有辆车,把我的存在给挡住了,那边司机就看不到一点情况,不可能来得及刹车躲避,是我忽然间就钻到了他车轮里去,只怕把对方也要给吓一跳,这大过年碰上这事可是不吉利也倒大霉呢,大家都没心情过年了到时。当时这一幕,周围很多人都看着,可能都想着会出事,看是什么样的情况。当车子从我身边经过时,我是吓了一跳,只怕他们也一样,纷纷说着这人命大。就差那一点距离,与死亡就贴近了,是不是很可怕!还好虚惊一场,有惊无险,总算过去了。

  

  此中最担心的,莫过于家人了,那时候的心急,只怕非旁人可以理解。眼睁睁看着孩子可能死于非命,你却没法伸手拯救,那会是多焦急痛苦的事情。当看到安然无恙之后,这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母亲后来的说法是,多得有太公显灵,太公保佑,回家还得好好供奉的那种。母亲这话听来,像是有那么点不靠谱,但这还真有点可说呢。曾闻,以前大堂哥坐车,就试过出车祸,当时大堂哥刚好就坐在车后最尾一排,显见冥冥中有保佑在那是最安全地带。而且在临出事前一点时间,堂哥心中就像有预感般,能预知到会发生事端,于是紧紧抓着座椅,又加深了保障性。于是,出事时他几乎是没受什么伤,总之人是安好什么事都没有。大嫂知道后,赶紧杀鸡拜祭祖先呀,都说着是太公保佑,才能平安归来。还有村里也发生过类似事件,那时还未用上自来水,农村都兴自己家里挖有水井。话说有一家人,水井坏了,儿子下去修理,看完刚从井里出来,也就是前脚才迈上地面,整个井忽然就倒塌了。如果他稍慢一点,可能就被掩埋在底下了,那可是有好几米深的水井,这还能活的么几乎就是死定了。我想那个人怕也吓了一跳,想想也很是心有余悸吧,要是慢一点自己这条小命就没有了。于是家人村人也纷纷说着,是家神显灵保佑啊,才能让平安无事。我却想,应该是这个人,命未到,所以阎罗王怎么也不会收,推也要把他们推回去。世上有些事就是如此稀奇,就像有的人无缘无故也会出事,一点小事也会被夺去性命。那便是,无常到了,索命来了,怎么也逃不脱。那么我的,该是喜还是忧呢?如果我那时真就死去了,至少可避免后面人生那么多的灾难,最重要的是这一部真爱血泪史就没有了。我的命留了下来,却是一刻也不得安宁平静,风雨绵绵苦难重重伤痛疾苦悲哀不幸接踵而来,这样的生命留下究竟是享福还是受罪!倒不如那时死了,自己解脱旁人也解脱,不会牵累那么多人都成为一份真爱的牺牲品与铺垫品,不仅是让自己不得好过还要造下如此之多的罪孽。如果老天真的不想让我死,最终为什么还是要步上那一条路呢?让我活下来的意义是什么,要我离开的目的又是因何!我始终读不懂开启不了这天意,而生命却是在此慢慢地折磨直至精力耗尽。

  

  到达外婆家,是叫一个大洞的村庄吧。还未到村,只是进到公路,那里已经是村子里的人,他们看到我们,便远远打起了招呼,说着,“来娣”又来了。那是母亲的小名,因为旁边有个弟,即弟弟的意思。农村说法,这样能够快点带个儿子来。因为母亲是第三胎,前两胎都没保住,到母亲出来可是宝贝得很。听闻那时生活条件虽然很差,但外婆常给这难得留下的孩子炖汤买好吃的,总之就是给足营养怕又出什么差错。乡下多都有重男轻女思想嘛,想快点要个儿子,大姐的名字往往就会这样起,就是一个女孩再有一个弟弟,那样的意思。我们一到村口,就已经引起人群注意了,大家也早已习惯我们这一家三口,成为每年春节的一道风景线。我们也感到一种很自豪的感觉,很有光彩与面子,在外婆村里也是颇有知名度。

  

  外婆家里那时还养有猪,就是在家门前院子里围起栏杆,让生猪在里头自由走动。那多少都有点显脏,尤其是下雨时,满地的泥巴,脚踩上去很是脏兮,我们有时也难免显皱眉,毕竟这进出真是不便。尤其是,那猪还大吼大叫,小时候人小胆小,多少有点害怕不敢走近,就像长大了还是怕狗一样,总是绕着避开走。外婆也是挺辛苦的,家里可能也就这项谋生吧,养活孩子们读书成长。每天一大早就得早起,做好一堆猪食,就我们平常吃的红薯苗叶子,猪就吃那种东西。当然现在好了,有糠还有麦皮,各种现代辅料,但他们那个年代,就只有这些传统的从田地里采摘了。这些得用刀砍细,然后放窝里煮熟,不像牛是直接牵到地里吃生的,它们倒是吃的同一种东西。我想到地里收回也是要很大功夫吧,又得割又得挑回,又得给孩子们做饭,都得在这之前把这些活儿干完。这种工作不知重复了多少年,反正到我长大念书时都还有,后面几年可能就没有了吧。平常当然也有种田了,农村的哪有不劳动的。以前我们家有父亲在是不种,每回到丰收时节母亲都会过去帮忙。偶尔我们也有跟去吧,其实也就像是玩一样,哪能帮上什么忙呢。那时还不懂耕种辛苦,到我们尝试过才知不易。外婆就是靠着这些养活了一大家子人,其中之艰辛或许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谋生略有所减轻生活负担。以前外婆家是做豆饼卖的,成为另一项相对轻松的赚钱活儿。说到豆腐,可能很多人都会知道,豆饼却相对陌生。其实做法是一样的,包括成品材料也是相同,所不同的是,把豆腐分成一块一块,用小小的薄布条紧紧包起来,固定在一个地方压上一段时间,直把里面的水分都给挤干,豆腐便相对变硬了,拆开来,成为可以手拿起的大饼一样。吃法也是差不多,用菜刀分割成几块,放窝里焖煎上一会,就香味可口能进食了。还小的时候,在外婆家,看着大人们忙活,我们嘴馋得不得了,非要吃。外婆她们就会拆下几个,很新鲜刚出炉,还冒着热气呢,倒上一点酱油,让我们就此沾着吃。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吃法,却是你现在外头再也吃不到的味道,就算是买回家加料做出也比不上。外婆家的酱油,还是那种最便宜的,其实是散装的大家知道吧,一大桶按重量来买最低档。可就是不知道,时至今日我都还留恋那种味道,就算现在能买上多高贵的酱油,就是及不了那个口感让人喜欢。有的东西真的只能是停留在童年,不知道是我们那时的心太单纯易满足,才会导致那些事物成为了一生的最铭心。而如今,就算我们住豪华的宅子享用着最奢侈,我们的这颗心却变了永远感不到知足,于是没有一样成为心中真正的停留。那时候的家庭,甚至连一瓶油也不多得,每回外婆煮菜,油都不舍得多放。最记得有一回,煎的一条鱼,没油都煮糊了,还被外婆藏是特意放起来了,怕我们偷吃三下两下吃完。当然最后还是给我们拿了出来,小孩子总是让人疼爱,大人们宁愿不吃都让给。小时候却不懂得感恩不知足,如今想想真是惭愧自责得很!有时想想,那时的生活如此艰苦,大人们也那样熬过来了,相比之下我们现在是幸福多了。可为什么,如今的我们反而是生活得更疲累,更感觉不到幸福的所在?!

  

  我也听父一辈提过他们的事情,爷爷那时据说一粒豆豉吃一碗粥,就知道是可怜到什么份上都没菜吃。我们一家也是比较特殊的,因为第二个奶奶娶过来是个地主,第一个很早就不在了遗下三兄弟。大家知道文化大革命斗地主斗得厉害,家里有了这么一个人基本是成为众所矢之,一句话大家都别想好过,救谁也救济不到你的份上,不连同遭殃诛连都不错了。听大人们说,父亲小时差点就给饿死了,幸得后砍了香蕉树的蕉头来吃,才硬是撑了下来。我后来想想,那应该就是闹“大饥荒”的那个年头,以年龄为推算,正是上上一代人也就是爷爷那个年纪的人正是遇上,而父亲应该就还算是小孩子,如此他的孩子也就是我们,成为80年后出生,而他们正是经过60年最艰辛的三年。我那时还觉那东西怎么能吃,查看历史才知道,那时不仅是树皮、树头、草根都被啃完,甚至于吃衣服、泥土。我就不知道怎么吃得下,有的吃进肚子里立刻引起身体不适根本就是遭罪。

  

  其实我很是想不明白,怎么会粮食紧缺到那样的份上会饿死人,像我们随便在田地里种点什么都有吃的了,现在是想吃吃不完多得可以倒掉扔弃,相对那时的场景真的是难以理喻。可能也跟那时的倡导有关吧,我就听母亲说过以前搞“生产队”的事情,一村人一起干活,肯定有人会偷懒,那大家就不积极,都松散懒惰,这生产还能搞得上去么?谁都不想做,谁都不愿多做,都等着别人动手,自己捡便宜,到最后就是谁都没得吃,都别想吃了。就像《三个和尚》那首歌所唱,没水喝了人人推来推去都不愿去挑水,结果大家都挨渴。直到有天火烧寺庙危及生命,人人才再也顾不了那么多,赶紧去打水灭火,尔后才醒悟,团结一致齐心协力,那种状况就再也没有了。不能想,如果今天的我们,不是各自分田独立,还像以往那样一起做一起分,只怕我们也白白只有挨饿的份了。当然这些恐怕还不是最重要的,有些深层原因是环境加人为因素才是不容推脱。那时没了多少人不知道,总之是一个很大惊人数据,能够幸存下来的人真谓是奇迹了,否则也不会有我们这些后代的诞生了,某种程度上得感激老一辈在那苦难中撑了过来。我倒不这样觉得,甚至在想,如果那时父亲真的没了,兴许还是件好事,至少不会有了后面这个家如此悲哀的一幕,最终是所有人都跟着遭殃受罪。而父亲,最终还是躲不过那个厄运,在他走了之后却扔给留下的人更多灾难。如果没有父亲,也就没有我们一家,更加不可能有我的出现,来这人世间就是无止境的受苦受难,更创造了这么一部真爱“血泪史”惨不忍睹!不知道这些是否也真是天意安排,早在多少千年前就设计好了,凡人无论如何都是逃不脱要上演的人间戏剧。

  

  新年都有封红包,所谓“压岁钱”,这也是我们如此乐于往外婆家跑的缘故,因为那边人多,几个舅舅和舅妈,一圈下来就能拿到很多钱了,小孩子是最欢欣的事情,大人们发出孩子们收入。那时生活水平远不及现在,红包自是也少得可怜,可能也就是一两块吧,已经算是高的了。就是现在,我们一般封也是男人十块女人五块,最多也是男二十女十是最上限了,那些偶尔给多的不算,不能代表一种现象,农村的大多数都是这般了。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低吧,我看外省哪怕是乡下,也是一百至少五十出手。或许我们这也像嫁女儿,那么命贱价钱卖得那么低。不无有点难以解释,在可以说国内最发达省份广东的农村,居然会及不上其他经济发展没那么好的省份同地区,在一些礼节上的封礼会如此之低。不仅说到我们这娶媳妇不用掏多少钱,在这生活你也不用担忧过年得大出血,再多小朋友也发得起是金额之低。一百块钱就可以派给十个孩子,可以走好几家亲戚了,要像那些五十起步,你就得五百差别是多么的大!难怪会有那么多人一到春节就在网上叫嚣,这人情又得花多少血本无归了,在我们这里真的不用担忧这种情况。

  

  我不知道,省内其他山村是否也如此,还是说就我们这个县城相对落后贫困,才会是沿袭下来了这样的面貌。但我看省外的那些山区,也不见得比我们就发展多好,可别人一样是掏大价钱,真的有点难以说得过去。但愿又是我们这里这般吧,别代表了整个广东又给这个经济大省给抹黑了,惭愧呢。城市里自然就是没得比了,那些父母当个一官半职的,说着给小孩红包其实是给大人封礼贿赂讨好,日后好说话好办事。于是大户权势人家,压岁钱存起来有好几万甚至过十万,厉害吧都可以自己创业或买房子了。我以前在县城念书时听学友说,都是以千为起线,一个个都成小富翁了。现在城里的孩子,个个手里都拿着台手机,最先进流行的智能类型,实是比大人们还显威风气势。农村的自是不会有的享受了,还得为学费吃饭问题发愁,生于农村就是命苦命贱没得比。

  

  那么多人之中,外婆,是封得最少的。最初几年,舅舅们封两元,舅妈一元,外婆只给两角,就可以知道多么的抠门,是十倍之差。小孩子不懂事,自是心里很是不欢喜,不满直接就写于脸上了,会在大人面前说着,给得这么少,很是嫌弃。外婆便会安慰说着,等以后有钱了,下次再多给点。现在想想,真的是极度的羞愧难过!怎么就那么不懂事,不会体恤大人们的不容易。外婆要带着那么多的孩子,身上的负担压力该有多大啊,我们却是不仅不能分担,还要一味地加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如今想想,还难免为那时的举止感到懊悔自责,可惜却已无能弥补。可能很多人都一样,与外婆的关系比妈妈的要好,因为是母亲的亲人所以就更亲吧。这又符合了还是生女儿比儿子的好,不管是哪一代总是最牵心,隔绝不了的亲情。事实上,第一个奶奶我们出生就不在了,看都没看过是毫无印象。第二个也是没多久便走了,都没带过我们有多少感情。我们也不是像别人那些幸运儿,一出生就有爷爷奶奶捧着围着,都是父母带大的孩子,又得忙碌干活能顾得了多少。爷爷患有很严重的肺病,类似于肺结核那种,咳嗽咳得特别厉害,吐出全部是粘稠的痰,弄得满屋子满地都是,尤其恶心脏兮,更别说能靠近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遗传之病,爷爷的弟弟我们隔壁家叔公后来也是得的肺病走了,包括我现在的哮喘也差不多那性质,所以最终也是走上他们那样的轨迹。爷爷生前是没照看过我们什么,但他曾因我的病情让母亲带去看,单从这一点让我心生感激感怀,至少这个没用无能的爷爷还会记挂自己的孙女,会愿献上一份力帮治疗,可作为亲生父母居然就视若无睹不闻不问。两种人性,两种表现,两种世间人情。

  

  爷爷走的时候,应该还是比较安祥的,听大人们形容,孩子们把他从屋里扶出放进棺木时,脸上是非常慈祥甚至泛着红润,而不是那种脸色苍白恐怖吓人。我想是爷爷解脱了,到另一个世界修行去了,所以宽慰开怀了。爷爷走后,我试过梦到他。爷爷生前,是住在旧屋大厅供奉神台后面,一间单独的屋子,那里特别阴暗潮湿,里面还凌乱摆放着当时一些箱子柜子椅子,每次走进都难免会有种,心惊胆战怕怕的感觉。人,真的很可笑,人死了,不管是多么亲的人,哪怕是生身父母,依然是避讳不怎么敢走近的。就算是没有待不好,并不曾有亏心事,可就是会不自觉有那么一种心思,死亡好像本身就是件神秘的事,会给身边的人留下一个永远的阴影,不敢随便揭开更不想去触碰有关一切。往常,我都是尽量不靠近,只是试过找东西,匆忙一翻就赶紧出来了,总好像那个人还在那里,在背后看着你所做,感到身上有种阴凉之气,让人躲之不及。想想真有点难过,不是为死了的人,更是为自己,想到有天自己走了之后,活着的人也会如此对待,把自己看成凶煞一般的防备,会有多么的心疼。原本就是那么亲近的人,不可能会加害你什么,我们那么忌讳干嘛呢!然而尽管有种种理由开脱,却无法说服自己那颗不会恐惧敬畏的心理。那么可想而知,对于那些外人的死亡又会怎样,更是有多远走多远不敢靠近了。

  

  那次梦到爷爷,就站在他屋前,用一双眼睛瞪着人看般,仿佛要问询些什么,解开心底疑虑。那个梦醒来,也是很可怕,就像父亲刚走没多久,梦到在床前出现,特别地清晰吓了一大跳,之后下半夜都没敢睡,开灯通宵。唉,不知道是我们心里畏惧生的鬼,才导致了有所思而有所梦,还是世间真的有什么阴间鬼神,给活着的人留下那么多难以开启的谜语。那时也忍不住在想,爷爷托这个梦是什么意思,是想转告些什么吗还是有所暗示。我向来就没做过那样的梦,忽然间的出现总会给人一种,不知是否预兆又要发生些什么。也不免在想,如果真有神灵之力,作为爷爷也该保护她的孙子孙女,而不是过来吓唬平添恐惧。当然这些都无从有开启,就像每次算命说的家神不安,也不知祖先们在那边到底怎样了,会弄得这个家庭如此之四分五裂生存不下去。走了的人就是好啊,留下的却成为了承受,不仅是伤痛还有灾难。

  

  外婆几年后也不在了,父亲是念五年级不在,而外婆是前一年,以此推算,应该是1995年左右的事了。外婆走的时候,也是遭罪啊,患上了个食道癌,后期严重到没法进食,吃了就吐,全部吐出来。最后相当于,活生生被饿死了。听母亲说,外婆走的时候,瘦得皮包骨,轻得如小孩体重,没法想象得可怜。如果她不是得上这个病,在北京的阿姨生了小孩,正准备接过去照看享享清福。又是一个劳碌命啊,辛苦了一生难得安稳了,却没命享受。也许这也是遗传吧,外婆如此,父亲如此,我也是,承继了他们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不过,阿姨还是把母亲接上住了一段时间,就当是到那走走看看风光,算是生前的弥补与安慰。所以说,外婆也该不枉此生了,至少还能到祖国首都北京天安门一游。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像农村是一辈子都无缘于。阿姨还把外婆照的相片寄了回来,我看到外婆就站在天安门广场,背后是首都建筑,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一副很是郑重庄严的场面。那时我看了,就很是羡慕,心想,不知我今生是否也有机会,到那走一走,也就了无遗憾了呢!当然,最后我这个愿望也是实现了,是在十多年以后,太多的不可思议与变化莫测。在那上演了生命又一沉重篇章,在哪都是躲不过悲哀疾苦的环绕。就像一份爱的命中注定,今生永远休想得平静。

  

  北京的舅舅阿姨们,自是有带母亲去就医,说法是,已到晚期,就算动手术,也只是维持多一段时间,改变不了死亡的结局。而且以外婆那身子之虚弱,只怕开一刀反而会更折损寿命,熬的时间更短。鉴于此,便放弃了治疗的打算,在身旁尽为人子女孝道。外婆回来时,是舅舅护送回去,阿姨给了好几千块,缝在外婆的衣服里怕丢了,那是对这位母亲最后的心意了。我不知道,外婆走前承受的痛苦煎熬,那些舅舅舅妈们是否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我想,定是不会有多大的心痛与难受,因为现在的儿女,长大成家以后,心里只装着孩子早忘了父母。在农村,真的就是看着父母死去,不是说无力不治,而是他们心里能如此从容,好像连点恻隐之心都没有,真的让人难以想象。而我却是不能坦然,觉得不如自己先走,就什么都看不见也不会无奈了。难以承受的心灵疼痛与自责,让人比死了还要难受。外婆出殡时,母亲作为大女儿自然得去,北京的阿姨是没回走不开,舅舅作为代表回来了,自然钱财上定是补给不少,应该都不需要家里花钱了,那些儿子们都不用多担忧,更不需为谁出多出少来争执难分。我当然没说他们一定会这样,假如失实就难免有所冤枉与愧对了。只是,这样的事在农村乡下多的是,生前为赡养费的不公争持不下,死下又为那丧葬费难以平分引不和,真是让人死了也不得安心。真不知道养儿女是干嘛用,生前找辛苦死后还找罪受。

  

  母亲那时不知找谁拿了本哭丧书,学会了里面那些哭法。这哭死人也是很讲究的,不是一味眼泪哗啦啦下来就行,还得边唱边哭,可不是件易事。就像那些唱戏的一样,你听了实在不能不佩服。总之母亲过去,是把那些媳妇的光都给抢了,原本应该是她们哭得厉害,但她们不会哭,就母亲哭得有劲,是唱得生动动人。我相信母亲应该是有真的伤心痛哭,因为我们与外婆感情原本就好,而女儿也是与母亲最亲,母亲不在了,不管多远都会很伤心。儿子就不同了,男人心肠本就硬,且别说哭不出来,也没女人那么柔软纤细的神经,是难以有多少真情流露的。媳妇就更别说了,外人一个,还指望给你献眼泪?有也是假的,有的甚至心底里偷笑正乐着,终于走了这个老家伙,少了个累赘与负担,一身轻松了。不是我形容得难听,婆媳矛盾大家都知道是公认的,就像一对天生的公敌,难以互容共处。这在农村更体现明显了,因为素质的相对低下没修养,更加难以包容与忍让了。以前村头就有一家,也就是204章《满身风雨我从红尘中来》所写,有个女儿嫁到广州去的那户,是她们的奶奶。另一个大儿媳与她就是处不来,不单是经常吵闹众所周知,甚至还大打出手拿着棍子看谁厉害,相互拉扯头发拼个你死我活,村里人都赶去劝架呢。那阵势,可真是比警察捉贼还要厉害,拉都要拉不住要遭殃了。后来老人家病逝了,我想那女是正中下怀,少了个死对头,眼中的一颗钉子终于拨掉了。儿子什么态度不得而知,但显然可以预料的,必定站媳妇一边了,儿子有了媳妇就成了外人。想想真是心凉心寒,辛辛苦苦养育成人,到最后却是别人家的人。在农村,比城市是更多悲哀性的一面,是因为那些落后与贫穷,会让很多变了样。这不仅是指在物质上远远不及,生活质量其他各方面都是跟不上,所以出生于农村,如果不挣脱出去,命运基本注定就是悲哀的。你只能在那些粗俗野夫里就此混过一生,休想还有什么梦想追求。所有都已经磨灭在那些生存环境里,再也不会有什么成就与贡献的了。

  

  母亲回来,头上还绑着根红绳,还发了些红布,当是冲喜那样吧,办丧事一般都是会有。母亲是不会带我们小孩子去,那些太不吉利也用不上,家里的就不说自是脱离不了要守孝。我始终没能见到外婆生前最后一面,只是想想,她也算是解脱了吧,这个尘世的忙碌与劳苦,终于可以永远停下歇息了。许多年以后,我都还会记得外婆那张相片留给我们最后的音容。有时看到,或许就如回想起父亲一样,如此苍白空洞的内容,一个那么熟悉的人,就此永远离你而去,离开了这个人世。生命,有多少的辛酸与悲凉,又有多少的难解与秘语!凡人永远都开启不了,生命背后真正的奥妙与玄机。而我们只能这样,匆匆地来世间走一趟,带不走什么留不下任何,遗留的,只是满腹的悔恨与遗憾罢了。所以才更要,在活着的时候好好珍惜,尤其是要勇敢地爱一场,不带有任何悔憾地走开。明天怎么样不会知道,死了以后到哪更无从所知,所能把握的就是这一生世,用爱来凝成生命永恒的篇章!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默默地在回望

  多少天多少年多少人都在匆匆地流浪

  谁在谁身旁高声歌唱空气飘满芳香

  有一种力量穿破荒凉神秘的天堂

  

  不必想不必看不必问不要再独自彷徨

  都哭过都伤过都痛过都在默默地守望

  谁在谁身上装上了翅膀带你一同飞翔

  有一种向往让人渴望路途不再漫长

  

  曾经也会感到迷惘

  是你让我找到方向

  从今以后都不再受伤

  人生路上我们一同分享

  

  整个地球再缤纷多姿也不瑰丽

  幸福的含义只要一个人诠释

  当世界的人都消失只剩下我和你

  我们一起看星星还是那么靓丽

  

  整个地球失去生机也不可惜

  爱情的真谛只要两个人阐释

  当世界的人在努力却没有我和你

  满天的星星忽然静止不再美丽

  偷偷地哭泣……

  

  外婆不在以后,去的就少了,到那也没那么热闹,没那么的亲。外公一个大男人,是不怎么会招待,与我们的感情也是相对的要淡。而且外公还有个机能障碍,耳朵变聋几近失聪,说话要人在耳朵边大声吼叫,沟通可以说非常的艰难。我们过去,都没话可说,外人不知,还以为在吵架呢,费劲得很。我在外婆走后,有到过一次外公家,不是过年也不是和家人,而是平常,和前面所写,小学那位结拜姐妹。可能是我们有事出到三甲镇里,想到比较近又饿了,过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外公一个人在家能做什么,也就是稀饭拿出咸菜和着吃。朋友在一旁看了,做出那种反胃心态,神情特别的鄙夷,那菜看着黑漆脏兮,想是吃不下不要。我却是吃得有味,吃了一大碗确实饿了,可能也是自己的亲人,不会有所嫌弃与挑剔。还有一回,应该是小时候和弟弟,一块到外公家摘菠萝,一种水果很大个,重的可达二三十斤,里面是一个个肉苞,内含有硬核,像荔枝龙眼一样,把外面的皮吃掉,是甜的好吃喜欢,那个核也可以煮熟来吃,粉粉绵绵的也可进口。每逢夏天长熟之时,几乎我们都会过去拿,或者他们送到父亲那里,带回家里饱吃一顿。多的就拿去卖钱,一个也能十来块吧,作为填补生活的收入。这玩艺我们家以前也有,但后来好像是刮台风给吹倒就没有了。还有柿子树,一到季节结满枝丫,成熟时阳光下红通通,很是诱人垂涎欲滴。这东西,不像一般水果即食,得用水泡过去掉涩味才行,否则是没法吃的。一般得泡上几天吧,这才拿出来慢慢吃。现在外面卖的那种,都是软得稀巴烂,不知是怎么弄成,是放在外面风干么!不像家里是硬的,有时还拿刀子,削掉皮慢慢切来吃。不喜欢如今市场上的,感觉吃起来太不方便,弄得满手满嘴都是,真是狼狈像小孩子一般。后来是建楼房,占地必须得把树挖了,要不年年都有得吃。想再找回那种味道都难了,有些东西注定要成为过去,就像曾经的人曾经的爱不见踪迹。还有杨桃树也是,五角形酸溜溜那种,吃着有时酸得人牙齿都承受不了,但那酸味却是让人口水都要流,难以挡住的食欲。有时候,我们也会拿糠水来泡,变得甜甜酸酸的更好吃。或者就是,直接晒成干片,平常没事就像零食抓着来吃。现在也没有了,那颗树也被砍掉或死掉了。很多好吃好玩的事物都离我们远去了,就像生命的纯真步步消失,再也找不到那些纯净梦幻的天空。还有那颗龙眼树,以前还会结果,偶尔能够吃上几次。后来也都不结了,立在那里只是个样子,却长不出果实来。或者也像有些爱一样吧,开花了却不能结果,无论灌溉多少也没用,注定是死亡之恋不会有结局。

  

  外婆家也是,有好几种水果,除了菠萝,还有黄皮,有点像枇杷形状,但更显圆滑,长椭圆形。这个也是酸的,酸得好吃,每回我们都能吃上很多。其实那也只是门前一棵小树,我估计也长不出多少来,一家那么多口人,能分得多少。还难保不会有过往之人偷吃,这是很正常在乡下,那些小孩子都没人管教,尽会去偷去盗,心里不会有什么概念。我们也做过,儿时都嘴馋也不懂事,都可以谅解吧。但尽管这样,每年结果,几乎都会给我们留一些,父亲拿回来,就成为了我们最好的口福。还有一种,是秋果,应该是秋天成熟吧,如此称谓。这个,是圆圆的,吃起来是甜的。基本上熟了,就会叫我们过去摘,成为每年最期待的事情。在那个时候,这些,都成为最好吃的水果了,也是儿时最美的记忆。如今回想起来,都还保留着如此清晰的色彩,不会流逝的童年时光,永远植根在了我们的脑海。只不知现在,还会丰收有佳果吗?还是也早已不在了,随人事也会老去死去!十几年过去了,出来以后就再没踏进过,现在若过去看,只怕整个村庄全部变了模样,我们可能连位置都找不着了。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变迁,生于天地间的一切,变化有多么的大啊!人事会衰老,景物更是会消退,我们再也找不到往日的足迹了。回首有多少的感慨与无奈,所有都不能重来而我们注定是要迷失的存在。

  

  外婆在世时,听闻也不遭外公好对待,经常会嫌弃挑剔打骂的那种吧。都是些粗人,又是没文化,更是不会讲什么情爱,脾气来时随意发泄。我们这听了,心里多少不舒服,为外婆不平与难过。女人嫁得不好,真的只能一生命苦,这在农村尤其突出明显。找不到对你好的,也许就得遭受一辈子的家庭暴力,不会反抗也只能妥协认命。只是想想,外婆走了以后,外公是否会有所怀念,想起外婆的好来了呢!想想平时,至少有个人同床共枕,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冷被窝;平时,有人会给自己端洗脚水,现在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平时,会有人帮做饭洗衣,那些繁琐家务活都得自己去做了。不管他们有没感情,当一切成为习惯就会离不开,习惯了那个人的照料,习惯了两个人的吵闹,甚至习惯了对对方发情绪,忽然间那个人不在了,你才会觉得习惯不了,那么的难以适应。也许这个时候,外公会有所难过吧,少了个伴原是如此孤单的事情,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外公走的时候,只怕比外婆还要辛苦可怜。母亲形容,那时刚好碰上过年,外公不肯吃饭准备饿死得了,想也是被病痛折磨得辛苦,一心求解脱。后是小舅舅,不停地哄,像哄小孩子一样地哄,说着,现在是大过年的,要是出个什么事多不吉利,怎么也得熬过这个年再说,就当是为孩子们着想一下。如此,外公才端起饭碗,愿意进食。也在那没多久,外公就走了吧。母亲过去看过一次,说满屋子臭得不行,床被又脏又乱,想是大小便可能都在屋里,一片狼藉糟糕。身边伴侣不在了,这些原本是她们会做的事情,儿女谁会有那样的心,替你如此守护与照顾。媳妇更别说了,一闻到就躲得远远还敢靠近,都是嫌弃与隔离。想想,如果外婆在,一定会细心贴心照料,确实只有枕边人才会心疼,儿女永远别指望。

  

  原来,一个人在世上孤独终老,是一件如此“可悲”的事情,死的时候,连一个真正为你心痛伤心的人都没有。爱人,无论是生或死,绝对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看着你守着你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孩子,是在你死后,才会过来,假惺惺掉几滴眼泪,再做一些表面功夫送行的人。不定你前脚走,后面人家都要开大窝庆贺了,少了个负担再不用照看得如此辛苦。当你想到这些,真的还会在生前,因他们而耽搁了你人生幸福的选择?为他们而犹豫踌躇错过放弃那么的多,最后换不来一点的感激感恩,甚至还要以德报怨让死后都难以安心。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绝对不是父母或孩子,而是身边的爱人伴侣,无论任何时候都会陪伴在我们身边,祸福同当生死与共。是的,最浪漫的事,是陪着对方慢慢变老,然后一同死去。就算是黄泉路上也有个伴,不会走得孤单凄凉,有爱在心房永远是天堂!而我此生也只是想,和一个人去完成这个伟大的理想,可惜不给我机会而我注定要走在你之前。不能兑现的诺言,在生命终结之前,永远地冻结在人世,再不能延续的故事……

  

  结束了一段过去

  魂魄也随之离去

  我的心无处放逐

  破碎了无法缝补

  

  没有你的日子里

  回忆是唯一慰藉

  你总浮现渡海里

  挥不去也拿不起

  

  是否我只能活在回忆里

  在那里与你相遇

  回忆反复提醒自己

  忘不掉抹不去

  

  你是我一生最痛的回忆

  也是我今生最美的记忆

  我不敢轻易把你想起

  怕触痛曾经的伤口

  

  你是我一生最痛的回忆

  也是我今生最美的记忆

  我不能把你从生命中抹去

  留着泛黄的回忆随我老去

  至死惦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