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208:这一生回忆有你就足够
208:这一生回忆有你就足够



更新日期:2015-11-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关于弟弟,我了解的片段不多,是指他的情感经历。在外边工作中,我只听他说过一回,也就是203章《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网上相识见面后才发觉差别之大,人的素质品行脾气特别不好赶紧就拜拜了,免得还不知惹出什么乱子来。这事应该是比较认真谈的一回,甚至都已经跟家人提及过母亲也知晓,而到事情告吹之后,母亲难免会发出乱认识网上那些什么人,指不在现实中踏实安稳地找。站在他们这些大人身份,自是不会认可网恋这些潮流性产物,而在农村生活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只会表示嘲笑与不理解。大多数人都这样,不接受认可这种方式过于虚幻不实际,于是大家找的都不是懂你的人,是没进行过心灵的寻觅自然沟通就成问题,埋下一个隐患成为婚姻的炸弹。

  

  可以这样说,会迷恋上网的人,是还有心的人,还想着找一个知心伴侣,才会在那大海里畅游。而那些不会上网的人,心已经没有了早就死了,所以才不会还有心思去找什么,而无不妥协以无奈的现实。从这来看,上网的人其实比不上网的人要好得多了,正如会写文字的也比不再提笔的要好,后者是彻底的心死才不会呼吁或感叹些什么,成为一味麻木的接收。也就如我现在,也再不会在网上去看了,因为我也“彻底”放弃了找寻在多次失败以后,深深认清找到也没用终究错过徒留伤痛与遗憾,所以不再折腾自己终究改变不了这种爱情灾难悲剧性的格局。我想弟弟,曾经也和我一样,把希望寄托于那个广大的网络世界里面吧,并且也会产生过心灵的碰撞与情感的萌发。但可以预想的是,肯定也多是无果而终徒留伤心叹息,网恋能成就幸福的组合真的是太少太少了,和真爱一样都是奇谈。那一次的失败不仅是挫伤了自己,也让在家人面前难堪无以圆场那种,对弟弟的打击伤害定是很大,甚至起着决定性的转变作用。大概在那之后,弟应该就放弃了网络中的寻找吧,改为也无奈地接受残酷的现实。我们都是这样的,在网上遭遇太多虚假与欺骗之后,或者是在爱过又散深深伤过之后,就不会再找再相信寄予希望了。我们,终于从网络天地里淡出,回归到真实平淡的现实生活中。从此不再言爱,只有生活与人生。

  

  弟在县城,也就是此前多次提过的,在大堂哥帮助下找了份工作,好像是做保安还是做酒店。因为弟在外一直是在酒店里做事,可能就是负责砍鸡砍鸭厨房类,后来找的活基本都是与此相关。没听他进过厂工,可能就没做过吧,工厂里的没自由又受气确实让人难忍受。我是最深有感触的了,现在也坚决不会再进厂,何况都是年轻姑娘小伙的活,到你这年纪再进怕也不会要,就算能留下也不好意思呢。青春饭就是好吃,过了之后自身贬值,社会上就再也难以找到一席立足之地,而会有的也就剩下那些最糟最差的了,比如扫地、洗碗、看门一些低微且低薪。这也就如明星演员一样,年纪大了青春不再还能扮演,但男女主角却轮不到你了,也再成为不了观众心目中追逐热捧的偶像,而只能去担当那些配角不起眼的角色。

  

  其实想想,人生最大的资本是什么?不是金钱也不是其他,而是青春!如果能留住永远的年轻,那才是最值得光荣与炫耀的一件事情。当然我们不可能,没有人可以长生不老,就算再精进的高科技术,也攻克不了这个衰老与死亡的难题,我们人类还是败在了生长的自然规律之中。有时想想,我们其实还不如那些植物,可以生命长存呢,因为它们会遵循着四季来开花长叶,枯萎了明年还会再长循环往复,生命永远都存在不会死去消失。而我们人类,也就只是匆匆来这世界做了一回人,只拥有一次短暂的生命死了之后就不再有。虽然那些轮回之说也传得很是逼真诱人,但事实上就没人能应证得了的事,或者就只是种自我安慰或是为生命开脱吧,想着这一生世没过好就指望来世,究竟有还是没有其实谁也不知。最好的做法就是好好珍惜今生,不要给自己留下悔恨与遗憾,那么有没转世都没有关系了,但求此生无愧无怨无悔无憾!

  

  母亲说过的一个事, 是在广州的时候吧,弟曾在一个专门卖烧鸭、烤鸭的地方做过事。那老板还很是挑剔要求极高,可能是在市区比较繁华显眼地段人来人往,必须得是个帅哥、美男,总之形象外表长相上得过关,能让人看着舒心顺眼喜欢招揽生意。有朋友就推荐了弟弟,应该就是隔壁写的那个堂哥吧,同在一酒店行业做过事。不能不说,弟长得真不算差,个子有那么高一米七以上,身材也匀称不胖不瘦,而且这男大十八变,是越长越有模样比小时候强多了,基本能称得上小师哥那种。于是,弟便过去做了,工资还挺高不错有两千多,又轻松只是给人称称砍砍切切,多舒服自然啊,大家都为弟能找到这样的工作欢欣开怀。原以为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会有所发展出头之日,可谁知没多久就走了听闻是老板不留,具体什么原因怎么回事不清楚,只是觉得有点遗憾惋惜丢了一份好差事。后来听母亲在我面前嘀咕,做老板的,肯定是希望员工帮省尽量克扣,比如缺斤少两,不要那么死心眼,非称得那么准。还有切砍过程中,那些头呀尾呀的也得搭着扔出去,不能留下那些不好的卖不掉,任由客人要求怎么挑选怎么做。意思应该就是,弟弟不会做人,太老实太本分,惹老板不喜欢,没替人占到便宜,所以就不要了。当然事实是否真的如此,母亲所揣测有几分真实性不得而知,在此没法评议。只是想想,弟弟,也和我和父亲一样,都是属于那种,蛮厚道特别正直与老实的人,一个不会撒心计做坏事的孩子,这样的人,注定是难以在社会上生存与立足的。因为在这个早已被人类搞得面目全非乌烟瘴气的世界,你不学会奸诈虚伪不懂得小人之道确实只会换来排斥遭人算计。就像我一样,最后就是穷光蛋一个赚不了钱,虽然有聪明智慧没用太心软就发挥不上作用了。就如《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中人也是在那之后感叹,做人就是要心狠手辣,才能有所成就。也是那样,让我忽然觉得那么的陌生,无形中更拉远了彼此间的距离。我已经没有了那与世争夺之心,只想躲开生活边缘给心灵一份宁静从容。可惜能给予我的人不给,反而更把我推入了那世俗风雨颠簸起伏。

  

  我之所以会如此执著真爱追寻,就是源于对方的平静淡然,让我感到心头的安稳踏实,而不是好像人人都硬要拉我拽我又进那浮沉苦海不得出逃,让我有种害怕惶恐的心情。我真的早已厌倦了尘世的纷争,难道他们就没有吗?在那里面继续颠簸游离不得着陆,又会有几分的自豪与满足!但这边我又不免会在想,真爱男人之所以能够做到那样修心养性,还不就是他已达到了那样的生活条件,不用为生计生存愁忧才修得起养得了。假如他也像我们一样,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到处漂泊没得安定,他还能从容安然得起来?个人文集《都是有钱人的游戏……》(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3879)中一段:“有一种人,是可以大言不惭地说着,吃亏是福,因为他们吃得起,假如自己连吃饭都成问题,倒看你如何吃。有一种人,也可以从容平淡,因为有坚强的物质基础在做后盾……”其实,这里面矛头直指就是他了。如果我们也像他那样,也确实可以修成佛不为世事所累了,因为没有什么成为你的难题障碍,你手上有大把的钱不会有事解决不了,更不会为吃饭、住宿、看病这种种所干扰头痛心烦日夜不得安宁。

  由此可见,所有一切确实是必须得建立在“物质”金钱基础之上,包括修心养性等精神上的事物,一样是离不开它们的辅助才可完成,否则你连自己都快要活不下去了,倒看你还如何从容淡定不慌不忙,更对人大谈什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等人生大道理,只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更别说他人了!人,毕竟是有了生命才有了一切,所有都必须依附于生命之上,生存成为一切的根本,你必须得让自己活下去才有资格谈其他。在这个如此之现实的社会里,没有钱基本是过不好更别谈什么成就贡献了。当然,别人也是经过一番艰苦打拼才得来那些成就,我们这样说好像难免有种忽略了别人经过只看结果,会让人有种不舒服难受的心理。所以各位,为了这个生命的最高境界,还是得先让自己有钱,努力地付出拼搏之后才能苦尽甘来。却不知他的那些,指目前所获得的荣誉与成绩,是否也是在变心变性之后得来,还是仍然坚持自己做人原则不变,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血泪辛苦打拼换来。如果是前者不能苟同,这成绩多少也有所折损了,如果是后者才让人敬佩与欢欣,守住真我不变下的成就才是最应引以为豪。我希望是后者,是不想自己所爱之人变样,连我的爱也跟着变质玷污不值得。

  

  也许有人也会说,寺庙里的大师和尚,他们没为这个钱字转不也一样生活得好,实现了身心精神的跨越?但是,别忘了,出家人,也是有人养着的,吃穿住行不成问题,自然也是可以一心向佛潜修钻道获得大修为了。如果把他们也放于世俗中,没人再提供那些便利得自己去打拼争取,倒看他们还能照样达到那种修行才是可贵难得呢,在远离了世俗与生活之外的例子就难以有信服力了。又如反过来说,如果让我们也到庙里修道,肯定也会修得很好不落于人,很简单有人养着供着,不用愁吃愁住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人自然就能清心静心了。不得解脱,只是因了生存的撕杀争斗过于激烈,以至把人人卷入了其中身不由己罢了。假如能把生存这一环节去掉,很多事情其实根本不用说,都成为了再容易简单不过的事了。生活在这现世间,注定我们得承受生存生活带来的种种,一再让生命适应在此疲累。

  

  还是说回县城那份工作,弟弟当时是在外面租有一个房子,有个自己单独独立的生活空间。县城的生活水平自然远不及大城市,故消费水平也是相对的低,房租一百多左右不算高,还能拉上网线摆上电脑,自己一个人住也确实惬意。工资虽然不是很高,可能也就一千多吧,及不上外面赚得多,但在这里毕竟是家乡,大家相互有个照应。大伯大嫂在那里,对这个小侄子还是比较关照,会常买点东西做点饭菜叫过来吃,或偶尔去看望一下多走动联络。总之,弟弟在那干活,最安心的是母亲了,因为有亲人在那里管束监控着,不担心会出什么事完全可以放心。而且想看孩子也不远,虽然会晕车勉强坐上个车就能到了,不会隔着大老远地一年半载见不着人。我想那段时间,可能是母亲这一辈子“唯一”最心安心宽的一段时间,因为这个小儿子,男孩总是要让人最牵心,母亲最牵挂担心的就是弟弟了。如今他终于愿意在家乡停留,不再在外头飘荡也不见混出个什么样子来,到时再在家里找个对象尽早安稳下,那是亲人们大家的心愿。如今眼看离那一步就要实现了,能不宽心开怀喜悦吗?大家似乎能够看到美好的未来在前方不远处展示了,这个家也该慢慢地有所改善了,一切都在兆示着好事情的到来。然而,可以预料,怎么可能,老天会让我们这个家这么的顺!果然,不多久,就一个风浪过来,把这难得的平静彻底地打乱,把那些美好的愿望也残酷的击破打碎。

  

  弟弟在县城,不知是怎么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具体我们家人亲人自是不会知,总之是个已婚为人妇为人母女人。这些自是大嫂告知的,弟弟在那的情况只有她们最清楚。我也不知弟怎么会与那种女人缠上,应该是上当被蒙骗的自己并不曾知。弟弟也是太单纯,和我一样都太轻信易上当受骗。真是好笑,好女孩就被坏男人骗,好男生就被坏女人骗。偏偏就遇不到同样好的,注定好的那个是要受伤损害。不知有没住一起,估计是有吧有那样的环境条件,男女谈恋爱最终结果无非如此。后来真相揭晓开来,是男方找到来闹腾吧,女人这个时候不知是怎么表现,是和男人站一边为难弟,还是她也遭来男方的唾骂指责甚至一顿打骂也活该。不过听闻,可能她的婚姻也不怎么好,感情不和吵闹甚至动手打人,想离又离不掉也走不开,所以才会逃了出来,在外遇到能谈心的便可能引发些别的什么。看来都不幸可怜之人,我们都一样束缚捆绑在婚姻这个深深的笼牢里面,在那埋没了自己的人生、爱情、青春与梦幻。还不止是如此,可能也和姐事件一样,对方也闹到弟工作酒店里去,估计又有一番争执与难堪吧。怎么别人就能遇到好的,我们遭遇的就尽是些烂的糟的?一个个都是这样,上演着那些不堪与不齿让人看笑话!

  

  同样可以想象,这么一闹弟的工作自又成泡影,就算老板不叫走自己也不好留了,这闹人皆知之如何有颜面抬头面对。这事,还多得大嫂在旁帮着平息,做着各自双方的协调工作呢,听闻对方都是些不好惹之人,可真是认人不慎惹麻烦上身。因为我们都在家里,离县城一段距离,那边什么情况具体无从得知也无法参与。不过,我们也相信,以大嫂的能力会能处理好,她在那是唯一亲人自是不能不管,我们让弟在那干活想法就是交给托付于他们,让帮着照料一下这个侄子和弟弟。具体过程如何不得而知,总之在大人们的相助之下,算是好不容易平息了这场风波,大家总算也是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我想,这次事同样给弟造成很大的打击吧,以后都不敢轻易随便的交女友了。真的是很难过,越是真心真诚执著之人,越是要反复遭受无数的伤害与挫折。

  

  这么一来,弟那份工作便算丢了,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定,就这么一下子破碎了。可以想象母亲心里有多焦虑难过,谓是吃不香坐不乐睡不好寝难安。母亲对弟的事可上心了,以前就因弟没交女朋友特意带去看男科,怕有什么问题而影响障碍,直确保正常没问题才是安心。好不容易说交了个对象啊,谁知碰到的又是这等子事,陷入一堆麻烦让大人们都为难。弟的事成了她心头最大的结,很久以后我都常会听她提及,说这孩子,好不容易让省点心,想着他在那好好做事,又有大嫂堂哥罩着,这回真是安心安稳了。谁知如此不争气,又弄出这事来,不仅亲人上过不去,自是不好再麻烦人家,说及这工作之事。又让我们得操心忧心了,要是在那一直做下去该多好……作为母亲,自然是难免要有点责备抱怨,在外乱认识什么女孩子,搞出一大堆事让亲人家人头痛为难。但我想,这也并非全是弟的错,是老天有意折腾这一家人,所以才给予那么多的不顺。不管是姐姐弟弟还是我,都一样命运的安排,谁都逃不脱的灾难。

  

  这个暂告一段落,便到另一故事上演。在乔连村,也就是与管区相邻,比三甲镇近很多,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内便可到达。父亲以前在的时候,这三个地方都是轮流着去摆摊就医,靠的就是一辆自行车。父亲也真是勤俭节约得很,都没想过换辆摩托车,只要学会了开着去多方便,又快速又不用踩得那么辛苦。想想都还难免让人心酸,父亲也是个劳碌命一生不得享福,我正是走上他的老路有过之而无不及。话说别人给帮介绍,问了一家女孩。农村都是兴做媒,哪家孩子到成婚年龄未有嫁娶,媒婆心里都有数记着,便常会有人上门询问了。那一家情况,父亲是做点小生意,集市里卖猪肉的。这虽不是多大收入,但操持一个家的生计却是足够,而且每天还有口福天天有剩下的带回吃。家里建有楼房,就在镇区街上,属比较热闹繁华,比我们乡下这里是好多,出入坐车买东西都方便。又不用耕田种地,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有利因素都凑在一块了,确实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家里有两个哥哥,就这一个女儿一个妹妹,大家肯定也都会护着,有什么事都能找到帮忙,到时家里又相当多了个撑腰能做事的。这种种凑在一块,按理说弟弟真没什么可犹豫的,赶紧把人给娶回来了呀!而且,人家女孩那边,不论是父母还是女生,都是对我们欢喜满意得很,不管是家境还是人样。首先,弟弟的条件是不可能配不上人家,而我们家在村里来说也算是不错,因为很多农村都没建有楼房住的瓦屋很正常,而我们家有新旧两幢那么多,家里家具也是一应俱全,沙发、电视、VCD,现在是电脑都入住了。还有卫生间,在农村很多都是那些脏兮又臭气的粪屋,让人看到就恶心明显我们是更上一层次。母亲又属于讲究类型,家里也收拾打理得干净整洁,不是那种一进去都找不到地方站乱七八糟,让人连坐下吃个饭都没心情。这样的家庭条件,女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都恨不得不要钱就赶紧把女儿送过来了。然而问题是,弟弟不肯,为什么?看不上!弟也是和姐一样,眼光也高挑得很,可能就是因为自身条件太好了,才会要求得高反而成为了困难。以至从那之后,都没人愿意给他做媒了,再问,别人一句:你们家孩子眼光那么高,我不敢再给找了!看,连媒婆也望而却步,可见我们这些人是多难侍候,可真的是让全世界都头痛。

  

  我们三姐妹都这样,一个胜于一个,我比她们更甚了,全天下就只看中了一个男人,几乎所有都可供选择偏偏就都不要。而更可笑的是,唯独看上的这个你不得选择,老天可真是有意折腾人啊!我可以轻易走进别人心窝,却唯独走不进这个男人的心房;我可以让很多人爱上,可就是进不入这个男人的眼里。今生只爱了这一回,最认真执著的一回,偏偏就是要不来一个结果。这不是红尘弄人吗?要如此的憔悴身心!我可以收住任何男人的心,却没人可以收住我的心,以至在外到处飘摇碰撞发生那么多的故事。有一个可以收住你心的,偏偏就是对你最不屑最不正视不当回事的,世事岂非很可笑?上苍也确是太会捉弄人了吧!我想要的男人都可征服,偏偏就拜倒在这一个脚底下,彻底的成为了对方的俘虏。靠近的几乎都是不良品种,纯正的反而就看不上。真的是,坏女人才能碰到好男人,好女人只能遇上坏男人吗?一切都成了反作用定律!人人都想要成为能被拉出苦海,而我却偏偏只想拉一个人出来,可这个却一点也不稀罕,别人求之不得的荣幸与权利。他真是上天安排下来给我的克星,我所有能力能耐在这个男人面前,是丝毫的发挥不上全成了嘲讽。

  

  阐述一下女方状况,弟这样做自是有原因。对方,也和姐一样,近三十,就是二八。想想,一个到这年龄的女孩,肯定就不好嫁没有挑选权利了。而在农村,会拖到这么晚不成婚的,多也是自身条件不怎样才会给遗留。她们和姐和我们又不一样了,指我们并非属于差反而是好的给剩下,这并非说是自大可以在当地问一下就知道了,是因为没几人会像我们这般坚持而早妥协了的,都是特殊家庭环境底下培养形成的性情。年龄这么大,条件又不怎样,自然弟就会犹豫考虑了。这个女孩,我没有亲见过,不知道长啥样,是不是真很差劲那种,还是一般般也可以接受。可能人是没多高大,矮矮小小个吧,这方面显劣势。听弟形容,人长得黑黑的,眼看着就没感觉不喜欢。弟的态度可以说很坚决不退让,母亲四伯家人虽然都希望他接纳,早点成婚定下了却一件心事,但却也强求不了,毕竟是孩子们结婚,大人确实只能给意见却无法强行干涉。那时我在外头,也听过这事,作为当姐的,自也如同对大姐的担心,很是焦急也有所催促,意指差点就差点呗,继续等下去你能知道找到个更好的或更差的?不定到时连这个都比不上,想回头都后悔莫及!

  

  这确实会是个困扰时下“逼婚”男女最大的一个问题,在遇不到合适而家人又都迫切的心理,你不知道究竟是该妥协选择还是继续等待的好。若能等出个好结果来,大家自是无所谓等多久我相信都会愿意,问题是,谁都无法保证等下去的后果,有可能遇到个好的也有可能是更糟的,到时就是连这边也错过,到最后是两头空都无希望。这真是个考验人“心理极限”的难题,是一个得压上很大赌注去赌未来,而那个结局你却没法预知,有可能最后是赌掉一切无可重来,那相当于前功尽弃白白浪费耽搁蹉跎了人生。没几个会像我,做到那么的坚决勇敢与无畏,在放弃最爱自己的人追逐一个你最爱,其实是看不到一点希望的事情,抱着无路可退甚至是必死无疑的心态去赌,那一丁点儿“可能”会属于你的未来。其实自己已经可以认清,明明基本预知得到结局会是悲剧一场,但还是义无反顾地把人生筹码所有都给压了上去。于是结果出来了,是这么一幕悲惨的戏剧,滚滚红尘血泪史啊!

  

  现在正是应了,12章《爱一个人没有条件理由》所写,从惠州离开到东莞,踏上追逐那个男人步伐时心思,真的是“死亡”无疑了已经看得出来了,不仅是输掉了人生一切甚至包括性命也要在此丢掉。所以,不能怪他们的软弱与妥协,因为坚持的代价会是更惨!他们的选择是理智的,只有我是最愚蠢最笨最傻最呆的那个。可尽管如此,我依然不后悔,选择这条道路,至少我努力过追逐过争取过,我已经尽力了,最终得不到失败了,我真的输得坦然与释怀,而不会是某天回首有后悔遗憾。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生命在这个过程中,唤发出了最大的光彩,生命证得了其真正的价值与意义,那么是生是死都不重要了,因为我完成了这个生命的跨越,已经谓是成功了,相对于太多到这人世匆匆而逝留不下任何的生命,我活这一回是多么的值得与宽慰呀!

  

  是的,什么样的结果不重要,重要是你做出选择了,就得为此承担任何,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接受与面对。而我,只为今生这一次最真的选择,我愿意赴汤蹈火刀山火海天堂地狱也追寻到底绝不言弃!不求是否会有回应或回报,不在乎天长或是地久,感谢生命里有你陪我走过短暂的一程,珍惜这段曾经共同有过的岁月,这一生回忆有你就足够,是我最动人的篇章最心碎的甜蜜最凄绝的美丽……

  

  最终,弟弟,还是放弃了那女孩。在那之后也有听闻,关于女孩一些不良习气,是大嫂说的,派人调查过,可真是厉害,通过种种关系就可了解熟知一切。说,那个女生,整天就爱跟人搓麻将,不知有没赌钱,反正经常会在那里出没可看见。那意思是说,幸好当时没有娶她,要不只怕你还管不住,把家产都败光了。那对于家人而言,自然多少是有种安慰,为这种结果做一个补偿心理,没因弟弟的错过而那么难过。但我却是在想,也许对方跟了弟之后就会改变了,因为爱情的力量,至少也为这难得而来的安稳,她也应该会有收敛。何况,她过到我们这边之后,也不熟识人,在村里也没法像在自家到处窜门去。有婆家夫家看着,她也必须得学规矩,不可能还像从前般不懂事,得学会持家担当起一个家的重任。所以在我看来,这些不算什么大问题,在婚后都是可以改善纠正的。

  

  这个女孩我虽然没见过,但对方母亲,在一次意外的看病中,我们却是偶然地碰面了。那是因何疾病我要去就医,应该不是身上伤势问题,而是与深圳患上的“肾结石”有关。有一段时间,腰忽然隐隐作痛起来,而且像有越来越严重之势,当时很是担忧会复发,因此前深圳捡药并没治疗彻底,经济原因而不得不放弃。不知道体内是否还有石子,是一个隐患随时可能又给暴发出来,偏偏又是在这个时候在家里,真的是太不对时太不应该了。试想,如果真发生像深圳那么严重的病情,家里这些人类怎么可能会如老板娘一家,全家出动为我守护救治呢?那到时可该怎么办的才好,身上又没钱也无人相助。也不知道是病本身在变重,或是人这种种忧患心理给加重了,总之后来是越来越痛我越加担忧害怕。我也有把此事对母亲说了,他们自是一副不以为然不着紧也不多关注的神情,更让我心头忧虑不得安宁,特别的怕万一在家复发可真是要置人于死地呀!想想在深圳,还有老板与舍友陪同照看,都是那么难才熬了过来差点丢了性命,要是在家里只怕是绝对的只能等死活活痛死没人理了。就像上回深夜病发那样,自己还勉强撑起叫车去医院,这个病若真痛起是没那能耐走都走不动,自己是不可能疗理家里人更没有希望,一想到这些有可能发生的一幕我内心就万般的恐惧不寒而栗!我必须保证在那“最糟”一幕来临前提前制止,我不可能等到那个时候再想办法就太迟了,在这个自救不了又找不到任何救助力量的地方。

  

  我给远在县城的大嫂打了个电话,意思是让他们帮忙给留意,县城哪里有激光碎石的地方。我是想着,钱自己想办法,到医院把这个重大疾患给去掉,这样才在家呆得安心,否则我时刻都得提心吊胆心惊胆战。我说过,我不可以这样死在家里,那就太冤了!我必须得撑到身体疗养好出去,在外死在哪里就都不怕了,至少会有人报警料理可在家里不会。我把自己病情简单说了一下,和叙述目前心头的大患,担忧复发希望能提前解决处理。大嫂听了,自是用一些安慰的话语劝说,意指可能没有那么严重,先吃点药看看情况再说。说那些手术也不是很好的事情,我身体刚经历过那么多事,会更加的折腾未必承受得了。大概就是一些,能安抚人心不慌张害怕,就像给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确实让我安心了很多。这就是,真情的力量呀,可以消除身上疾患的痛苦与恐惧。如果家人也会那样做,哪怕不给就医也是可让人感到温暖,那么也许病情就会相对减轻很多了。这事自然家人也都知道了,大概就那态度,意指你怕死,一点点小事也要弄得大张旗鼓煞有介事。他们这种想法,真的是深深“刺痛”着人的心,像对人生命的一种侮辱与挫伤!其实我并不是怕死,只是不能死在那里,死在这些无情无义的人类面前,我就算是死了也会死得不心安的。所以我才那么急于挽救自己的生命,当然也是为了未了的心愿把爱坚持下去,不那样我也是难以从容面对死亡。而现在,我出来了,而且,永远不会再回去了!他们,再不用担忧我会病倒在家中,给他们添麻烦了;而我,也再不需要忧虑会死在家里了,会死得冤枉没人知道了。终于,大家,都各自得解脱了!这是一个,最好最完美的,结局。终结大家,所有——痛苦……

  

  不仅是家人吧,会抱这种看法,恐怕大嫂他们也一样,难免认为我有点小题大作之举,原本不是多大一件事,却非要弄得众所周知唯恐天下不乱般。就如四伯学给我听的,说大堂哥也是如此说,意思就是,她那人最怕事最怕死了,同样是对人一种侮辱与深深的挫伤!把我看成这么一种人,如此不堪与不齿。他们是不知道,这是怎么样一些家人,在你生病痛苦无助时候,不是送来温情慰藉,而是施予霜雪加重伤痛,不是紧急救助而是漠然置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守护照顾面对,而是遗弃冷漠隔离。如果我是生在他们一家中,我也完全不需要这样的,是知道大伯大嫂不会这样对待,知道哥哥姐姐不会不理,知道无论出什么事都会有人担当撑起,我不会是一个人如此的孤独无助找不到救助。可是,我没有他们幸运,出生在一个这么好的家庭之中,投身于一对如此伟大关爱的父母,为了孩子们供读任劳任怨,凡事都是从儿女们角度着想,为他们奉献牺牲自己的一生。却还不懂珍惜与感恩,仍然诸多挑剔与不满,却不知道有的人想要都要不来,备受着最亲的人最惨无人道的折磨与对待!他们却还不知足,身在福中不知福,甚至还要在别人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加重那种疼痛,不知道别人是有多么的悲惨与不幸,作为亲人的帮不上救不了也罢了,还要一再把别人的人格与尊严挫伤于,让原本就已够伤痕累累的身心再受一次耻辱创伤。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在其境永远体会不了别人的疾苦与不幸!却不曾知,若有一天这些全部都给揭晓开来,这些作为亲人的他们会有何感想,那个时候或该知道很多事实真相了罢。只是走了的人走了,再做什么也不会知道的了,而活着的时候却从来不会正视与关注。不能说别人,都怪自己命苦,怨不了任何。

  

  那次,就是到医院里照B超,确定一下是否有残存。我以为肯定是有,然而报告出来却很是让人意外。没有,医生仔细地看图片,再三肯定地说。连我自己都怀疑,不敢相信,因当时就没治愈,那些石子哪去了?凭空消失了?还是我用药之多,是指消炎药水,会跟着也给去除掉?我不知道,医学上该怎样解释。还是说,我常到佛祖面前跪拜祈祷,佛祖神灵起恻隐之心,帮我消除了身上的疼痛?不管哪一种,眼前的结果终归让皆大欢喜,而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定了下来。只要不是这个病就没事,其他什么病自己一个人应该还是可以应付得过去,就怕这个痛起来痛得人半死不活死又死不掉最惨绝人寰。我真的是怕了,相信得过“肾结石”的朋友都有所感,那种痛真的是要活活把一个人给撕碎掉。也幸得有大嫂一句话,要不又跑到县城去来回地花费与折腾。

  

  这证实之后也便安心了,至少能保证我在家一段时间的相对安全,还能活着走出这个屋子里,不会真死在那走不出去。这是心里最担忧的事情,我在家呆生命就是种威胁,生死完全的没有保障。就是这么样一个家,这就是我的“家”!比地狱还恐怖,让人只想逃离有多远走多远。只要能摆脱它的纠缠,走到天涯海角哪里都行。一个让孩子连死都不愿呆的家,你就会知道多么的可怕。这样的家你会敢呆?我相信所有熟悉之人,怕都只会和我一样的想法,只想逃脱远离不再有关系。可惜是逃来逃去都找不到那么一个天地,可以让我不再泪流让我的脚步停止。而最终的归宿只有在天堂,找寻那个我永远够不着的家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