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202:如果真心付出是一种罪
202:如果真心付出是一种罪



更新日期:2015-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说,隔壁家的一些事情,因为从那,也可以映衬到很多,关于我们,一家的命运。

  

  是爷爷的弟弟,也就是我们父辈的堂兄弟关系了。最小的儿子娶的是,就177章《我是全世界最伤心的人》所说恶作剧探望老师那条村里的。这个小儿子应该是几兄弟之中比较英俊那位,皮肤很好白嫩外表长相也不差,当然对象也相当不错的一个女孩子。那时我还去喝了喜酒呢,念小学在家的时候。彼此间关系算是不错,最先看《泰坦尼克号》还是从她家拿来的碟子。他们家建了三层楼房,外面铺的都是当时那种挺高贵瓷砖,建起来后可以说是村里最豪华耀眼了。那时物价还未那么高,可能也就是十几万,但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不是小数目。男的在外面据悉工作混得不错,工资蛮高有好几千吧,后来慢慢就没那么好了,可能是竞争一大什么都不好做。不过房子已经盖好其他就不那么忧了,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

  

  她养有两个儿子,可真是遗传了父母俊俏特征,两个都长得十足个小帅哥。最记得是那个小的,小时候时可、可爱了,我们这些小人们都抢着抱,一抱起就爱不释手,甚至为孩子粘谁而争风吃醋,竟是比那个父母更紧张在意般。我尤其喜爱那小孩,经常有事没事过来逗玩,可以说是培养了不错的感情。所以当他长大后,我都有点不能相认,曾是自己儿时那么亲近抱过的孩子。就在201章《秋来秋去牵挂到倦透》所写堂姐新楼入住宴席中碰到,两个都十几岁长很高了。时间过得多么的快啊,转眼孩子们长大了我们也要变老了。但显然还能找到身上影子,大的像父亲,比较有男孩子气概,小的像母亲,还是儿时那副像女孩子娇羞羞的样子。其实这位母亲,也很想要的一儿一女,那是任何一个家庭都最希望的事。可是没办法,生的都是男孩没得挑。不过这样也不错了,两个儿子都乖巧懂事听话贴心,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能欣慰的事情呢。看得到女的也是发福发胖,与小时结拜姐妹一样,都是心安了。是的,人人都好了,就我们家不好。越过越糟越多事,不断地走着下坡路。

  

  第三个儿子,那时名声不是很好,传闻就是与人混斗殴那种,反正就是有点不务正业吧。可能就有点类似于《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人物,社会上小混混不那么正经,是那种招惹不得人见人躲。当然也正常结婚生子,娶了个媳妇不记得是哪里。我和她的关系倒是挺好,也不知是因何而熟悉聊上像知音人般,当对方要出去打工时甚至难舍难分。那首《美酒加咖啡》歌曲就是在她那学会的,从那还借来了很多唱片回家播放。她那时是在厂里打工,是与缝纫有关专做手袋皮包,和那个结拜姐妹一样,都是很熟练做多年当师傅。那时工资也还不错吧,后来好像也不做了,可能是有了孩子在家操带。他们只生了一个,是儿子。不知道为何没再要,可能觉得生多养多负担重,不想给自己找那么辛苦吧。个人也觉得,孩子不在多而只在好,不求数而要量。想想我们一生都围着儿女转,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光阴有多少。好像人活着就为了养个后代,事实在他们身上根本找不到任何我们消逝了的影子。或许那样也好吧,我找不到自己所爱的人,我也无心去负担什么孩子。就让她走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走成怎样就怎样。人各有命,上苍冥冥中早注定。

  

  最大的儿子,也就是自传11章《爱过活过无悔无憾》中提到,有个儿子学医,母亲还都觉得人家混比我们好很是不平衡。177章《我是全世界最伤心的人》中所写,好心拿塑料遮盖谷子挨骂,就是帮的他们一家了。以至让得知后大家面对多少有所尴尬,他们自是没表示些什么,却是不曾知内心会否有些许愧疚之意,别人好心帮了自己却换来不好过挨了一顿板子。这位我们应该叫堂叔的,有一次上山意外摔断了腿,被人救回之后走路便成一拐一瘸,工作生活难免也会有受影响。他们家是做香烛的,就我们拜神点的蜡烛与长香,得到山上去采那种特有叶子做成粉,然后用专门材料让沾在小竹签上便成了香烟。那时出于好奇我们常会过去观看,有时也是帮一下忙减轻工作量便知道了是怎么样一个流程。那个蜡烛是沾了一层又一层的蜡水,干了之后才能再继续,重复好几道工序。原来我们用起来如此轻微的东西,做起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里面都有着多少人的心血与努力。有时他们也会去拿那个,就是乡村用的扫把,从山上打来捆绑而成。一把也就买个几块钱,都是为了生活能多赚点,全部都是靠苦力去耕耘。后来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做这些旧行,只知道这个叔叔也操起了父亲、四伯那样的行业,拿着一些中药上街摆卖给人看病去了。他们的爷爷也是个医生,自然也有所传授吧,加上自己揣摩学习。他们那边算是有了接班人,而我们这边却是后继无人了,真是让人心痛。祖传三代行医,广受大众认可欢迎,如此好的一个荣耀名誉,到我们这一代就给中断了。我们,可真是太没出息了,连上一辈沿留下来的东西都不能守住,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

  

  他们家三个孩子,前面略有提及,大儿子,小时最傻迟钝的样子,说话还像有口结,结结巴巴,也不善言谈,属于沉默内向型,但也读到了大学,成为他们爷爷底下唯一一个大学生,也是我们这个家族继大堂哥以后的第二个。虽然拿到了医科大学文凭,但听母亲说好像也还未找到适合的医院就职。看来也就如那么多失业的大学生一样,要找一份满意又好的工作还真不容易。这里面,怕是得有一个很重大的因素——有关系,有后门可走一切就好办。没权没熟人介绍,没有相关人物安排,也是进不了那些大医院,顶多就是一些乡镇小医院。就像老师也一样,分配并不只是看优劣,还有更重要的是谁的背景后台关系够硬,就能进到省级市级一些更有声誉名望的重点学校。这是事实,我们读的书再多考试成绩再好再有能力,也及不上“关系”二字的作用力大。时下在哪里不是靠关系,有关系就好办事,没关系就难做事。一个关系能卡死多少人,你抱怨看不惯不公正也没办法,这世道就是如此最流行的产物。后来也不知道有没找到或找在哪里,出来之后就无从得知了。但想也差不到哪去吧,既然有这个文凭水准与能力,怎么样也是可在社会上混下去生存不成问题。二女儿,混上了酒店当部长,最多也是初中毕业或者只是小学,真的让人有点难以置信。当然这职位未必与学历有关,某种程度上却也实在可反映出。因为小时候这个孩子,在我们大家看来也不出众,不会让人觉得能成才有多大成就。事实是,我们大家都看走眼了,也正如大家对我的好评也都看错人了。这女大可真是十八变,别人是越变越好,我是越变越差反定理。最小那个,我们都说她小时候有点毛病,就是傻傻呆呆的,或者那就叫做笨吧。没听到关于她更多消息,但不管怎样是不可能会有我们几个孩子那么多事,至少也是平稳地走着人生之路。母亲提及到他们难免带着点挫伤折损语气,其实只是强撑心中虚乏想要维护自家面子,却是欲盖弥彰越加展现自己不如罢。

  

  我回去没有看到她们,也不知道长成怎么样了,但看情形都是风光体面,给家人添光彩了。可笑不?他们家几个孩子,可以说天生就没几个好,说得上是差劲那种。我们几个,如果可以说的话,至少不会是落后于人,会比别人优秀。然而偏偏就是,那些不好的,最后混得比我们都好,原先好的,却偏偏会成为最不好。难怪母亲心里难以平衡了,总爱拿他们几个来作比较,意指我们怎么这般不中用,连他们都及不上。不仅是挫伤了自己,更是连家人颜面都丢失了,生养的孩子本身就不比人差最后却过不如人。她是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只因了他们的所在,生在这么样的家庭之中,再好的苗子也会被养坏倒下。金子扔在这里也只能成石子了,还指望有什么成就发挥,除了埋没不会有其他。我要不是在这样的家境中,形成了这么一种多愁善感孤僻内向难以融入的性情,我又怎么会所有本事能力都发挥不出来反而成为局限倒退。母亲斥责孩子,更应先追究一下自己的过失。当然,她那种女人,是永远不会知道,致死也不会知这出“悲剧”就是出自于她手里,让好好的几个孩子全给毁了。尤其是毁灭了我这么一个,原本可谓是天才最后却成为这样,走上如此悲惨悲哀的人生道路。他们一家,现在孩子可能也都成家立业,父母也安心享福了。人人都好了,就我们家不好。越过越不如,越过越糟糕。我想,我们家也和我一样,不适宜生存这片中华热土,是遭这人间排斥的,另类异种,或者是灾难祸害吧,所以才会容不得非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去之而后快。我们的存在,只是映衬了世间的美好,只有我们是落寞潦倒,世界到处一片繁华与生机。原来不是生错了,而是都来错了,造就这一世的冤孽都逃不脱,轮回中的惩罚与折磨。

  

  由他们家而牵引出的一个外来人物,是他们孩子的表姐也就是父母的兄弟姐妹那边的孩子。有两个女儿,大的那个常过到一来二往便熟悉了,总之那时的关系就是非常的友好。我还到过他们家去呢,都在三甲与外婆家及高中暗恋老师同城镇。他们那也是农村,父母靠砍竹子编织篓篮来售卖作为换钱谋生。乡下人基本如此,依仗一些传统的耕作手艺之类,都辛苦不容易。那竹子削成长长薄薄利利,一小小心就会刮破皮流血,就算不会整天这样接触使劲挤压手也是很疼痛的。在外面赚钱艰难,农村就更加了,回报低微都是血泪换来。她们有时候也会帮着吧,农村的孩子都会懂得替父母分担压力,不会像城里那么娇生惯养同人不同命。他们家门前有一条很大的河,村里很多孩子都会下去游泳,所以基本女生也会。不像我们这边,女孩子不好意思,他们那是形成了一股作风,便没什么可顾忌的了。记得有一回,我过去,正碰上下雨不久,河水本就宽广涨得更高了,她们居然也敢下水从这游到那边毫不费劲。真不得不佩服她们,女孩子也有这胆量体魄力气,我看着那河水翻滚都胆怯。不过还别说,这学会游泳也确是好事,至少不小心溺水时可自救,少了些意外的危险因素。我小时也跟人学过,就是怎么也学不会,气馁也再没心思了。做什么都是要有毅力的,并非半途而废或心血来潮。也许只有与真爱相关,我就是最有能耐与坚持了,他可让我超越所有领域获得成就。

  

  我在此,为什么把她们,摆到桌面上来呢?是因听他们说过的,在三甲中学念书的很多奇闻异事。怎么说,都是男女情爱,这学校都快成婚姻介绍所了。难怪小舅不愿让表弟在那修读,这环境不能提供一个良好学习与攻读,确实会有影响到学业更早早把人给带坏了。听得我这外人都不免有羡慕呢,学校里面也有如此精彩的故事,想想我在县城一中念书时,那时可是勤奋乖巧得很,哪会想那么多感情之类。也是因为,那里形成一个很好的学习氛围,大家都埋头苦读不闻窗外事,自然也就带着用心与投入了。环境对人的塑造作用确实是尤其的大,就像我们一从学校出到社会立刻便改头换面了,不改不换不行呀无法融入生存与生活。很多事都是很无奈的,人活于世本身就是种纠结,很多事情注定是无力。后面出来社会之后也不再联系了,只是回家似听母亲有提及,是成家嫁哪去的事情吧。虽然我不知道是怎样,但不用说也定和那些表兄妹一样,都会是平稳安好的,因为他们都有家有父母,不会是无处可去而逼得到处来去。我是天大地大没有我的家,没法与他们比永远都要不来的人生平淡与平顺,注定要在崎岖与波折中度过风风雨雨。

  

  第二个儿子,也是重点想要说的,放在最后面。这个堂叔,年轻时有着非常不好的习惯,沾上了赌博。是那种恶赌、烂赌,把家财赌尽家产败光,成为一家人的灾难。经常在外躲着逢年过节都不敢回家,为何?怕别人来追债,不敢出门见人那种,可见是赌成怎么样都出了名。家里人自然有意见,作为堂嫂肯定会说上几句,他们家生活本来也很困窘。对方呢,不仅不听起不了作用,而且脾气还特别的大,甚至反过来打骂。有一回闹得最严重我们都听闻,可能也只是堂嫂唠叼埋怨了几声,引出了火气,居然拿出一把刀来追着砍。后来还是那个大儿子夺走父亲的刀子,孩子长大了知道保护母亲,叫母亲躲开走开,才是避开一劫没至酿成惨祸。堂嫂,就是176章《你是我的毒药无处可逃》所写暗恋班长那条村的,都在一个管区不远,可暂时先到娘家住上一段时间,等气消缓解了再回来。又一次验证,父母,永远都是孩子的归宿,哪怕就是出嫁在外,遇到什么问题难事,都可以回去要得个安歇。而我,却注定是无处可去,没有那么样的一个家能收留你受伤的身心。后来怎么样有没戒掉不知晓,而欠下那么多债务又是怎么样慢慢还清。

  

  其实,这位堂叔为人品性很不行,属于那种凶恶欺善之人,以前父亲在时还不少遭欺负,因为父亲的忠厚老实善良,无法残暴起来与之对恃。特别记得有一次,我们家旁边那个下水道,平常雨天老会堵塞,父亲便用水泥砌起来了。结果被他们看到,认为是我们占过了他们那边的界限,硬是又拿锄头给挖开了,白费了父亲一番心机与精力。其实想想,一条也才半米宽的水渠,就算是真过了一点又能占到多少地方,那于他们于双方任何人来说都是毫不会有影响的,他何需做成这样?仅仅是因,一股霸势恶气,那种凶狠之人,就容不得一点点别人的侵犯,没事都还想要找点事欺压他人,更别说会让人骑到自己头上了。父亲得知,自然难免要理论上几句,但显然是敌不过别人的气势,声高不在有理,这才是这个年代的真理。父亲,就是太软弱了,而软弱的原因也只是,天性的心善心肠柔软硬不起来,所以这种人注定是要吃亏的。我当时看了那情形,都很是替父亲鸣不平与难过,可惜我不是儿子也不够强壮,要不一定站出来,不让别人欺负到我们家。我也是遗传了父亲的特性吧,所以心总是那么的软没法强硬,这样的人也是注定吃尽苦头的。好人就是没有好报,越是善良正直的人越是要饱受世道摧残。

  

  我在此写这些,并不是批判他们一家。我记得,应该也就是我回去那段时间,他和四伯之间的谈话吧。对方说,现在,就全看儿女们的了,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现在也就是等着,抱抱孩子,看看家,什么也不指望的了。这与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他完全不两样了,身上也再看不到那种霸气与野蛮,剩下的只是岁月的沧桑与生活的风霜覆盖在脸上,那隐隐的白发只会让人慨叹时光的雕刻与磨练。我想现在的他,决计不会再有什么雄心壮志再去闯什么了,正如他所言的,以前走过那么多地方,总以为能打拼出个天下,到最后也混不出什么样子。他应该也早已厌倦了那种漂泊的生涯,也是到现在到这个时候方能放下,真正甘心安心地停留,一心只守护在孩子们身边。以往我们两家的关系都是很僵的,虽然是堂兄弟也够亲的人,基本就不会能坐在一起好好说个话,就像是针锋相对陌生人般设防不亲近。想不到的是,十多年以后这种状况会有改善,以往那些往事都似隔阂冰封不再提起,大家也不会去计较与追究了。可惜父亲不在了,看不到这一幕,要不他们应该也会是这种关系了。

  

  是的,在时光岁月面前,我们还能残留的是什么呢?当我们已经疲惫不堪的时候,又还需要炫耀或张扬些什么?还有那些个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一切在不能留住的青春与生命面前,原本都是如此的渺小只是嘲讽着我们人类的可笑罢了。真的,想想我们年少时那么逞强好胜争执打斗不甘示弱不肯退让的心理,有天年老了会发觉什么心事都无了,就只想安安静静安安稳稳地过好每一天,看着儿女孙子们健康快乐地长大,就是最大的愿望了。当我们能这样想时,真的不必要那么执著于个人一点得失,纠结于那表面的一些东西,而让自己活得如此之虚浮与疲累。在死亡面前,没有什么会放不下,在苍老之后,我们,再也无力去争去斗了,剩下的只是沧桑、倦颜与疲累罢了。如果能在之前就领悟意识,是否会能让自己人生走得好一些,至少会轻松快乐点呢。

  

  堂嫂,以前也可说是有点,总之与我们关系也不多好,大家也没什么往来那种,甚至见面也不多打招呼。而现在,每回见到,都是热切乐乎乎地问候。大家都一样,好像都放下了以往的过节与恩怨,才真正有了个人样有亲人的情义。当然我们也是,不再有何计较不满,一样热情地回应。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奥妙之处,只要有一个人先微笑,就能换来别人的笑脸,只要有一双手伸出来,就能拉起相连的两只。这个堂嫂,那时得个了甲亢,看着身子也不如年轻,比以前是憔悴多了。尤其是头发也变白了,那种苍老让人都无处可逃。多少让人感有点心酸,不知是为别人还是为自己,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青春活力不再。在残酷无情的生活现实面前,我们没得选择,而在不可更改的年华流逝里面,我们就更没有得选择与拒绝,所有我们创造或拥有的,在它们面前更是脆弱苍白无力。握不住永远的青春岁月,留不住消逝的生命,到最后是留不下任何在这个人世间。

  

  他们家,有四个孩子,非常值得一说的。大儿子,以前与弟弟在同一家酒店里上班,这个堂哥相对有所监督了一下他,比如他老爱与人赌钱,我们也是从那听闻得知。当然怎么说也是没有用,他那么大个人也应该知晓利害关系明白其中道理。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如对方父亲那样,到年老回首那天始悔恨吧,却有太多不可重来遗憾叹息。听他曾提过一个事,有一回弟没回家过年他回了,弟给了一百让他拿回给家人,他当时就拒绝了,说这么少拿不出手,至少也要成双是个好数,弟弟才又凑成两百让拿回去。可以想象,弟弟那时确实是多么的不争气没出息,作为一个男孩子,一年到头没回过家,你好意思只让捎一百回去,谁出得了手?别人不觉丢人自己都该觉丢大了!唉我们几个孩子都这样,一个一个不成材不中用不成器。

  

  这位堂哥,身材相貌上还是可以,又属于那种比较油腔滑调型,就不是呆板沉默老实那种,是会交际能与人搞好关系。不像弟弟,弟大概也和我一样,性格显孤僻不怎么与人交道,这个家里出来的孩子都被贻害成这般。可以想象,在追女孩子方面,定有一招,轻而易举就可寻来,且本身条件也不差。弟在酒店工作那么多年,按理说服务员都是女生,怎么着不能搞一个到手呢。母亲为此也不少说,都希望能快点找个女孩子结婚成家,好快点帮他们完成传宗接代任务,满足早点抱孙子愿望。就是没听到任何动静,没传闻说有谈女朋友,多少让人有所失望。有听在网上找过,可能也如我一样,执著于心灵寻觅的人都会偏向这种方式,从语言走进心里再带进生活。有一回就是遇到,还见面看过,最后发觉不行还差点被骗。真的是很怪的事,好女孩就被坏男人骗,而好男孩又被坏女生骗,好像这好的总是碰不到好的,总是正负碰撞。真应了婚姻定理么,正负互补式,注定只能好搭坏坏配好,让好的如此折腾坏的却遭眷顾。这什么逻辑?真是太不公平了!不知道,茫茫宇宙的背后,是否真的有一种人类无法操纵的无形力量在掌控着这一切,于是才造就了人类爱情婚姻如此之多的无奈与悲哀,进而便形成整个人世间的悲哀与无奈人人不得出逃解脱。

  

  对方最后就是,在酒店里找了位女生,人和他一样高大漂亮,我当时在家见到她时,是穿着高靴子,搭配着服饰特别讲究。一看就是个注重外表的女人,不是农村那种妇女毫无斯文也没气质,就是个没有文化与素质的村妇。但显然对方不是,那种穿着打扮是给人眼前一高,一种雍容华贵让人有点高不可攀。当然我这样形容也许有点过之,是不知该找什么样的词语来修饰,但基本也差不多了。总之,他们家讨了这么个媳妇,定也是很风光争颜面,人人都羡慕夸赞不已。我第一眼看到,就留下了很深刻印象,同时又不无惋惜,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孩,怎么就嫁到农村里来了呢,有点可惜在这里淹没色彩那种。她完全有条件嫁到城里去,也有那样的优势足以衬得起,当然这不是她想嫁就嫁的,就如我一样,还不一样是在那人世浊流中吞没,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一个好的只会让身心备受折腾。原以为真爱能给一个殿堂飞翔,谁知道却是抛进地狱走向灭亡。这又一次验证30章《人间风情万种独守你那一种》中所写的一句:“女人的梦很大程度上原是需要通过男人来实现,能给你一个怎样的生活水平与交际圈子,而不是在那生活风霜与岁月沧桑之中磨灭埋没。”像我们两人,都可谓不应停留在乡村田野里,可你没那么好的命能进入市区一族,就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在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的生活中磨灭青春的色泽。同样地,也得接受与爱人分离的事实,男在外打工任由风流潇洒或是快活没得管,只要把钱寄予家中保证你们的饮食起居生活无忧。女人便乖乖在家一心一意持家看小孩,做做他们的后勤工作这就是你的本分责任。至于什么爱情就别瞎想了,你只要做好这么一个角色便好,其他什么都不要不能索求。这就是女人的悲哀,为男人停留被家庭捆绑为孩子束缚了一生,你再也没有翅膀能高飞了,再多的梦想与愿望注定是要埋没。她只是红尘女孩中典型的一个,却是代表着那么多女人无奈与悲怆的命运。

 

  前面所写,是2008年为写作回家时所见,2009年回去再看时就不是那一副模样了。怎么说?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几乎都快要认不出来了。首先,不仅是身上衣着的不修边幅,再也看不到那种整齐干净高贵与靓丽。其次是,人明显瘦小了很多,与我站一起再没有那么强烈对比的优势了。再有,脸上皮肤也显松弛甚至看得到皱纹,眼神也没有那么神采奕奕,明显的黯淡无光,整个人给人感觉就是憔悴与苍老,再也看不到先前的那种光彩照人夺目耀眼。这种变化真是“太大”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可以变成这样,让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妇女,这种改变实在是太可怕也让人惊讶!

  

  我不知道那一年对方到底经受了些什么,会让她对女孩子的标准全部都没了而再不去装扮与收拾。后来才知道,应该是生育的问题吧,生了几个孩子对身体的损害。这不禁让我想起,此前村里另一妇女,娶回来时也是光鲜亮丽,人们都赞不绝口。可不到几年回去,又老又丑又矮小,也是生了三四个孩子。想到之前男人定总围着转爱慕不已,这个时候只怕回去都不同床了吧,而在外面找年轻漂亮寻花问柳。真的是很可悲,女人,在农村完全就是成了生育工具,替男方家留后越多越好,于是青春面貌没有了,付出了年华换来也只是老公的嫌弃而已,向着外面的窝寻温暖去。这就是女人,悲哀的命运的女人,注定逃脱不了。若嫁到城镇还好一些,一般也只是一儿半女,最多两个愿生还不想养得辛苦。可在农村不一样,那种传统的旧观念,谁家生得多就是种光荣,尤其是儿子多少不嫌多。

  

  在农村的女人,若是生不出儿子来,那可是遭公婆挑剔旁人鄙视,你一生都抬不起头来。于是就得为了这个老人愿望家庭责任,不停地生拼命地生,直非得给生个儿子出来才有你容留所在。所以,我是坚决不会嫁到农村里去的,成为这种生育的工具还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当然,一个人排外,除了真爱,我是不会妥协。只要有对方在,哪里都是天堂。我愿意为他,做任何,承受任何。这就是爱,是真正的真爱,才会如此,放下所有条件与要求,无怨无悔一心一意地跟随,天堂地狱也不会离弃。我对那个男人的爱,就是毫无所求,对他,只要他愿意,只要他喜欢,只要他开怀,只要他快乐,我可以怎么样都行。只要让我守在身边,不要赶我走,这就是我,今生唯一,对他,最大的,祈求!我相信,《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最爱我的人,也是这样的,他对我的心思,肯定也是这般。我能再明了不过,因为这些,也是我对另一个男人的期望。我们,真的是爱得太深太透太悲凉了,偏偏不是相爱的双方,真的是太可悲与可叹了!他也定是前世欠了我的,正如我前世欠了这个男人的今生得如此还。但我想,他欠我的定没我欠对方的多,至少他就不需像我这般的历练煎熬与属罪。

  

  我也不知道这么样的深爱着一个人,到底是错还是对。这个问题我也不断地在问着自己,却找不到答案的面对,让自己一再为你负累。有爱就会有恨这是肯定的不可少,只是程度的深浅爱恨本是同时存在的词组,对你的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爱就有多真。有幸福自然就有会烦恼,除非你什么都不要也不再寻找,甘愿自我埋没与飘摇。但这一切跟深深的爱恋比较,真的都会变得不重要,只要有对方在就是美好!你头也不回地走掉,再见成了遥远的问号。没有了你分分秒秒都是煎熬,活着只是成了慢性消耗生命瞬间便变得苍老。忘记你我真的做不到,不想去天涯海角只要在身边就好,要是承诺不可靠是什么让相爱的人拥抱?如果爱真是种痛苦的泥沼,会让人越陷越深越难出逃,那么我宁愿跟你一起沉落用爱开辟出一条光明大道……

  

  从来不曾真正尝试过真情的滋味,却在一次遭遇之后彻底的沦陷摧毁;也从来不曾想过要真正伤害谁,偏偏最后却是伤害了所有犯下太多的罪。如果真的是我把爱情想得太美,我宁愿流泪也不愿意让自己后悔,不想放弃这最后爱的机会哪怕最终还是要心碎。如果真心付出真的是一种罪,我不知道除了自己我还能相信谁,我们所有爱着的心情又还有谁能够体会;如果失去真爱人们真的都可以无所谓,那么世界又哪来那么多的眼泪和伤悲,每天上演着那么多的悲欢离合诉说爱情的憔悴;如果爱上你真的是一种犯罪,除了一再坚持已经不能后退,我只想努力执著一回问心无愧;如果真的错失了这份爱,我的一生都会不得安宁永远追悔,哪怕最后我会更加的痛悔有你便是生命最大的点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