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99:成全了灵魂冰封了一生
199:成全了灵魂冰封了一生



更新日期:2015-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医院出来,直接打的回镇区开进村里。身体不宜受颠簸,速度越快越好。到家,已经是七八点,傍晚时分夜幕降临,一切难免给人有种沧桑的感觉。就像生命也快走到了最后时分,夕阳西下昏鸦归巢倦旅而归返。只是,这会是我想要的归依么!不管能否去留,目前却是唯一的选择。母亲和四伯早就做好准备了,在我进门之前烧了一堆火,然后从上面大步跨过去。农村有点迷信的说法,意指把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挡在外,消除身上沾着的那些晦气霉运之类。尤其是这刚从医院出来的病人,更得要讲究了乡下一般都会有这习俗。我也希望从此能够给我带来好运吧,这一把火不仅是驱赶不良更把那些情丝也烧断烧掉,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跟随纠缠了。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这事不仅是家人村里人都知道了,甚至是整个管区怕都早已传开。这里面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造成那么大的广为人知!说来又是自己“倒霉”,真的是什么糟透事都有遇。原本报警立案之后,警方是打电话到家里通知人员。如果是家人接的电话,也就是自家人知道不可能会消息漫天飞。偏偏那么不巧,那时母亲正在医院里住院,四伯也正赶过去照应送饭,所以家里没有人在接不到电话。于是,电话被打到村头去学校那条路上店铺里面,把这事说了让转告给家人那种。我在想,这么重大的事情,也相当于绝对的个人隐私,警方怎么就可以随便泄露出去,就不怕会给人造成多大的困扰与影响?他们完全可以多等一会时间,确实没人接打不通再考虑通过其他途径方式传播,如此过早地就对外人宣告这消息未免太草率了点吧,本身就像是侵犯了公民隐私权般,更像是逼人于死路是造成了更大的负面影响让难以人群中生存立足!本身我们的这个家庭在整个管区里就够特殊,我们都已经是成了个笑话笑柄般成为众所非议,如今孩子再出这事(寻短见)又是曾经那么突出优秀的一个学生,大家公认为将会有美好前途与未来的那种,却会走上这么一种极端的道路,别人会怎么看怎么想让当事人如何面对继续生活得下去?这个家又将怎么存在于那么多的另类眼光之中!

  

  他们这一做法,真的就是“间接”地把人逼到了绝路上去,就好如,原本已经够不堪的生命了,如今让它更加的难堪更为人所不齿。后面的人生路可以想象怎么走得过去,消除那些一辈子的创伤与阴影,旁人对你的定义看法定让无法承受,这种情形下将怎样重生再来。所以最后的结果也是可预料,因为已经造成了够不好的影响声誉,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成为一生的污点,不在乎更糟糕更差一些反正都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呗,怎么样也已经是修不好回不到从前的了,干脆就彻底地打破让坏到透顶算了。他们也许是好心急于让亲友过来救治,却不曾知道他们早一点或晚一些通知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因为我们那样的家庭是负担不起不会敢赶来医院照看,要被人催交手术费住院费医药费哪里给予得起。也不知道警方是不是都有这个特权,可以在案件调查中任意地泄露他人信息,为了服务于工作可以允许不在乎对当事人造成干扰。不管怎样他们这一无心之止却是对一条生命造成了何其大的负面性质,让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让她永远地再也难以挺立面对众人,给她的心灵同样是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与损害,对她以后的人生更是永远起着不能翻新的作用,再怎么样也是没法回到正轨一生都要偏离,在那个阴影之中越走越黑终于又成了彻底的黑漆……

  

  这人的嘴巴也真是八卦得很,警方通告你消息,是让你转告而不是让你到处去宣扬的,怎么就拿着别人的痛处伤疤,满足自己那好奇心与茶余饭后的无聊时间,成为与他人招摇炫耀般的工具?就是这一家人,接电话当事人,与身边人说了才会传开,于是成为一个丑闻难堪,又一个比自身伤害更要难耐的事情!我在想,他们怎么就那么心安,看着那悲哀一家如此浮沉挣扎还要雪上加霜。如果有天他们知道,自己也无形中担当了一个“罪人”的身份,在不知不觉中推动了事情往最糟糕发展开去,真不知他们这些人心里会是怎么想,就真那么过得去么!原本别人已经用最残忍的一刀割断了过往想着可以重新开始,却又一次要淹没在这些唾液口水里面让生命再次面临更大的威胁,从此将如何在旁人那怪异另类目光中度过,还要让家人也跟着承受躲不开那些非议与看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是上苍定给我们一家的命运,如果那时家里有人如果那个电话是家人接到,一切就不会演变成这样如此“糟糕”的局面。难道也是老天的安排设置,就是要这样把人步步紧逼到无路可退,更是这个家最终逃不过要散掉垮下的命途?

  

  我事后想想他们真的是太“可恶”了,如此天大的事情于他人生已经是够凄惨,他们却还要把它宣扬出去让人更加不能为人!这和把人推上“死路”真的没多大差别了,因为这个事件实在是太大也太不容人所接受了!在那基本就没有碰到发生过,尤其是这么一个本身就异于常人的家庭。父亲生前名声的广大,我在校念书时的种种荣耀,母亲精神状况的不佳,四伯过来照应的尴尬,三个孩子没有一个能安好,如此特殊的家境,再出一件如此特殊的事情,可以想象旁人是怎么看待的,我们在别人心目中都成为了一副什么模样。真应了前面所言,这一家人都有问题,不正常,有病,疯子般。他们是不会知道这个家的悲哀,无法根究其中根源,便只能用那一套想法把人判入了地狱。不管怎样,这次出事,成为了我们家中一个“耻辱与伤疤”,从此大家更难抬头做人了。都是我把大家害的,也把自己的人生更加毁坏,成了如此不堪不齿与狼狈。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怕是在附近村庄是整个管区里都成为了热议,这可真是够有能耐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一下就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了。我又一次出名了不是好事是坏事,真是臭名远扬遗臭万年连生存着的家乡都给玷污了了。这也是我必须得远离那里去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生活原由,在那些知道你所有过去过往的熟悉之地是不可能抹掉一切可重新来过,因为已经植根人们心里无论你再怎么做也是无法去掉那些负面影响。走了人不在了随便怎么说也罢,眼不见为干净什么都不知道不重要了无所谓。

  

  我后来才知道,母亲当时会住院原因。自传中写过,母亲北京手术回来之后引发炎症,当时说要到广州医院动手术也联系好准备转院。后是因大堂哥扔下一句“只能出五千”,我们家里自是没钱掏不出多少,基本是全放在他们叔伯家救助了指望那两个混得比较好的堂哥。可别人都这样发话了你还能怎么作想?广州的二堂哥没发言,有可能去到之后多少也会奉献一些,不可能那个大婶出事住院不探望和慰问并表以一定心意相助。当然可以想得到的是,定然也不会出得了多少甚至可能还不如这个大的,虽然这一位是比前者生活能力更好更有经济优势,但显然钱是抓在女方家里,哪怕有一百万未必会给出到一万,但若是自己家人亲戚怕就不一样了,从来家里的钱都是女人掌管这是不容否认。我也不敢赌对方的善心有多少,会知道这一家有多么的悲哀,会否愿意伸出手来救助。毕竟,她对于这一切怕也所知不多,不了解内情也是无法提供实际性援助。所以二堂哥也是无奈的,即便他有心却未必能做得到是事实,何况这一切没上演我们也是不知道那边会否掏和掏多少。当然一如先前所言,我们是不可能把希望全部寄托于他人身上,就是亲身父母还得几兄弟姐妹一同负担呢,不会净让一个人掏钱医治。但那么生硬的话语这样说出,我想换作任何人都难以接受吧,这和判决了别人的生死有何差别?那可是个病人啊,又是自己如此之亲的人,怎么能说出口让人更加的“绝望”呢!我们没有想过找北京的舅舅阿姨,因为此前他们已经负担了母亲两三万的手术费,是没理由再平添负担让支付也没法心安理得更开得了口。那时没有让这些哥呀姐的承担一点,那么这些后续治疗总可以帮一下忙了吧。当然那只是自愿非义务责任,何况涉及到金钱的事总是最敏感的话题。这不是个人或什么,而是一种社会现象我们也是无可说什么的。

  

  母亲因此因祸得福捡回了一条命,当时医院是下达了熬不过半个月的病危通知书,可以想象是有多么的严重与紧急生命迫在眉睫千钧一发!四伯硬是不顾亲人阻拦把母亲往镇区里拉,大嫂是最反对激烈那就相当于等死了。可能怎样出不了力凑不到钱哪敢去,我想四伯的心情只怕比任何人都难过,因为他对母亲是真的“真心”在照顾照料,不管那是否算感情却是很大的情义。却不曾知那些堂哥们心里又是怎样想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吗看着那个婶婶回去等死。所幸的也是让大家万万意想不到的,母亲后来就是在“三甲镇卫生院”里给轮流打针治好了。当时医生还都不敢用药,想是太严重怕一个出事都难当,县医院都治不来镇医院怎么比,说着大医院都不去怎么找小医院,四伯说相信他们让放心用药这才敢于治疗。从这来说病人的肯定,就是对医生最好的鼓舞,我们真应相信不要怀疑,不要以为大医院就什么病能治小医院就不可信。那是多么错误的一种想法!相反规模越大的越想着怎样赚钱宰人越是黑得很,就像我们进去不管大病小病一下给你开一堆检查单,验血、拍照、X光,如此折腾一番就好几百其实什么事都没有,还不是一样照常正常地用药没见有起到什么参照作用,医生甚至都不仔细看便扔一边去了,而那些高于或低于标准选项更不会对解释一下,你自己提出疑虑别人还爱理不答不耐烦一脸不热情认真,真不知这样的检查有何用是拿来做样子的么。有些明明凭听诊看诊不需要那么大费周折,主要还不是为了收病人的钱不能让那些医疗设备白白停着。总之母亲就此捡了一条命,要是再动手术只怕更加重身体虚弱愈加吃不消。看这没钱也有没钱的好,就因这一个障碍却消除了动手术那么大的伤害。要是那些有钱人立刻往大医院里拉,然后身上再挨一刀换来不知是什么后果,钱花了是没关系多着是不忧也不心疼,最怕这身体如此一折腾又不知成什么样子了,是增加安康还是减短了寿命那才是因钱得祸。

  

  事后难免在想,若这次母亲真那么不幸中辞世,他们又会作何感想会否有点的良心不安?什么都不能怪,只怪自己无本事能力,生活在这人世“穷苦”就是最大的悲哀!想到北京动手术时,四伯劝导阿姨他们不让在这边动,是指不能保障成功率不高,说着那个姐姐只有他们能救了,否则这个家就散了。是出于一片好心拯救这个家庭,却不曾想最终还是逃不过那样的结果,有一天这个家要彻底地崩溃解散家破人亡。或许从他到来这个家的那天,便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从父亲离去时开始,命运之门就已经打开,在一步步上演。从遇到那个男人开始,到触发这一切,终于还是真正地让命运开启了。一家人跟着陪葬,彻底的孽缘孽账。他不会知道,他自己遭遇的是一个多么独特的例子,背后更是一个多么复杂悲哀的家庭!是天底下最“糟糕悲凉”让他给撞上了,无意中掀发了这一切悲剧的无可避免。我不知道该说是我倒霉遇上了这个男人,以至人生走得如此之悲惨凄苦,还是说他更为倒霉遭遇了我这么个天下无二,以至无形中担当了一个如此之重大的“罪人”。我们,究竟是谁要更可悲一些,终是成为命运底下的演绎。又一次见证了宿命的悲哀,凡人竟是无从出逃,命运那双手的笼罩。

  

  我们与大伯大嫂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但这却是在我出事之后上演了一场矛盾。可能是因为发生太多不顺不幸的事,四伯一气之下把爷爷的坟头给挖开了。认为那个坟墓葬得有问题,才会让家里发生那么多古怪难测的事。因为那个坟址是父亲选的,父亲去世时就有说选得太好了以至冲到自己。包括外婆的坟也是他给选,当时就有那说法就在外婆走没多久这个女婿也跟着没了。父亲就是太自作聪明了,依仗着自己懂一点点的地理风水,就随便发挥以至害人又害己。家里新楼宅基地也是他自己给看拉线的,现在建出来的房子都没法住人了,内行人士看了都说有问题,最好就是拆除重建别再住下去。可我们现在,目前这个家的情况,怎么还有那能力做那事情?得需要多少的金钱与精力根本无从担负!或许正是因了此吧,所以我们全部都变成了这副模样,没有一个能好这个家如此的多灾多难不得安宁。有些事情科学还真是难以说清,不管迷信也罢事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不信,我们这一家就是最好的见证了。我真不知道是该感激父亲提早给我们留下房子,否则以弟能力定是建不起来讨个媳妇都难,现在没有楼房若都是瓦房谁还会嫁你。从这来说弟弟还算幸运,若像别人那样自己挣钱建设,以他那点出息能耐确实是办不到,而我们这两个姐姐更是帮不到任何都自身难保。还是说该抱怨他给我们留下这样的住宅,到处是问题让人都住出问题,好好的三姐妹就成了这样,母亲和四伯身体各样同样不好。从这来说也真的一点都不算好事,他走了什么都看不见倒是解脱了,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儿女让怎么收拾。不住没地方住,住了人又不行,住与不住都是问题,已经前进后退都没有路的了。最大影响的还是弟弟,女儿终究是要嫁出去可以远离,而他若无力在外安居除了回去又能怎样。只但愿不要对后代子孙又有作用,我们这一代人承受也便罢了不要再牵连。何况我想,这所有一切主要是针对我,是为了吻合我的命运才会跟着来上演。那么我走了,这所有应该都会结束的了吧,因为老天再不须安排我的命运,让身边的人和事都跟着受苦受罪了。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把不好的全部给带走,从此再也没有什么命运之说了,因为它已经不能再操纵我的命途了!死亡,会让一切,终止,结束……

  

  那一次,大嫂也是缘于此事,意指发生这么多不可思议,大家都觉得有点可怕吧,不知还会降临些什么灾难不测,而他们一家是否又能在外不会也出现。于是提出,要重修爷爷的坟墓,而在这个怎么修法上大家便有争议了。站在私心的立场上,肯定都是为自个着想,都会找风水先生看过,怎么样才是对自己家有利无害。不可否认这是常理,人性本自私没有那么多的高尚无私,不过是后天成长学来的知识灌输却不足以扭转天性。但我想的是,如同自传中所言,他们一家难道还不够好吗?一个一个高官厚禄,衣食无忧,辉煌腾达,可看看那两个弟弟的家,一个早年丧妻,一个中年丧夫,都成了残缺的家庭。后面这个更糟了,三个孩子工作事业婚姻爱情都是一波三折,不说多么高升成就连个安稳都求不来。可他们家几个孩子,一个个都到城市、县城里居住,不用在农村耕田种地,单这一点就是比我们强多了。他们还想要怎样?要多好才算得上甘心!看看两边相差如此之大,一个如日中天,一个日益潦倒,就不能让一下那两个可怜的家,让他们也沾点福分不至如此的悲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好处都自己占尽了,难道看着那亲兄弟遗留下的亲人,在那苦苦挣扎沉沦自己能安心么。当然这若退让,若真的换来会是退钱或伤人,怕也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前者问题都不大,就怕对人不利,鉴于此来说似乎也可理解。

  

  也许人们会觉得,真有那么玄的事情吗?我不敢说,但却着实很难说,因为我们这个家,上至祖宗家神之类,事端太多太多了!我们当然也不想去相信,但有些东西也许真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都是不敢去赌那个“万一”的真出事那可后悔莫及。大嫂对这些事更是敏感谨慎了,自传中提到的一个事,小堂哥念中学时试过有回精神出状况,大嫂就赶紧找人到处问到处看,便立刻就在外头田地建了一个小小的香火炉专门供香,如此折腾一番便是好了。有些事你不信还真不行,就像我的病一样也说是家神作乱,有时吃药打针没用占神弄卦一下就好了。这些在文中已说过多次在此不重复,总之我这一身疾患怕也是老天注定,所以单从医疗技术是没法根治清除。或许也同样是服务于真爱吧,就是为了演绎得如此凄凉与悲壮,才有了那么多的神奇古怪与不可思议。就像这种天下独一无二的家庭情形,也只是为了一份爱作铺垫与牺牲,所有都是三生世中安排下的序幕,凡人抗拒不过的命运之途。

  

  话说那次都如此注重,这一次则更别说了关乎到迁坟,大家都慎重紧张不敢掉以轻心,稍有出错就不知受灾的是哪家了。却不知道爷爷若有在天之灵,得知这些孩子还为他死后的住处争执不停,真不知会是一种什么心情无奈叹息却也无力。而他如果真的能看到,也应该保护那些后代子孙让他们安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灾难与不幸。从这来说或许神灵之力也不可信吧,否则父亲也应该守护自己的孩子赐予愿力的。原本我们这个家就特多事,都说家神不安给闹腾的,那么只怕到后面那些更悲惨残缺与破碎,祖宗神灵更加不得安宁了,父亲在天之灵也不得安息,女儿走了也会是含冤不瞑,还有那个因真爱而死的孩子也成了怨灵,一家都快要做个冤鬼了,不知可以找谁来讨债。为什么,会成为如此悲哀的一幕?这一切,仅仅因真爱男人的来临,却是揭晓了整个家庭的悲剧!从上到下,从老到少,从阴间到阳间,都没人可以安乐了,生生世世都是纠缠不清的孽债……

  

  此中有一个对话,我不知道大嫂在那边是说到了什么,四伯这边情绪特别激动声音提高了好几分贝。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四伯发如此之大的脾气,让人都有点震慑呆住难以置信,而且几乎都要哭起来带着哭腔对着电话大声吼叫,有点失去理智难以控制。一个大男人,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失态到这份上,做出如此之不冷静的言行举止,一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或是打击,才会让人瞬间情绪失控难以理智。也许大嫂说的话,就是站在他们一家立场上,才会引起四伯如此之大的异议。或者说很过分与自私,否则四伯不会如此反常,有那么剧烈的反应。而且我也知道,他一定是站在我们这边说话,替我们争取着利益,因为他的孩子,只有一个女儿,已经嫁出去是不会受影响不需担忧,可我们几个孩子还在不能不为着想。从这来说也真的让我们感激,他是真的为我们好甚至不惜与大嫂争执,这本不是一个男人会做的事情。而我有时还会与母亲在背后悄悄嘀咕,说一些关乎我们自身利益的事情,意指四伯某些作为并没顾及到我们太多。

  

  曾有一次,我们小声说话,发觉四伯在窗户外是正巧路过还是偷听,总之那感觉就是,自己心虚做了什么对不起事般被发现了。我想四伯心里定不好受,那感觉就是仿如自己被隔离成了个外人,被我们如此地设防着。也真的是不应该,大家都可谓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内外的呢!可见这后父后母也确实不好当,有时还难免会被人误解,不是亲生血缘关系总是不那么好共处。我们这还算是亲人呢,若是那种毫无亲戚关系纯粹外人的就更别说了,难怪这离异组合之家那么多问题复杂关系确实让人头痛。总之过后我就觉得很不应该,有种自责歉疚与不安,总想着弥补或解释但又不好说出口。或许亲情也如爱情一样,有时明明彼此牵挂掂念却总是说不出来,甚至相处一块又总是矛盾冲突,于是越加隔阂生疏却不曾想着填补。或者有心却找不到突破口不知何从着手,于是埋在心里越积越深,大家彼此间就越加疏远,直至成为一种代沟无可跨越。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把四伯当作自己父亲看待,虽然他某些作为也让人难接受,尤其是在对待生病和母亲一样的态度让心凉。但自从他来到这个家,我就认可了他这个父亲身份,虽然并没有喊出那一声,但在心底却是默认了的角色。而且也想着,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赡养养老送终,绝不会辜负这份恩情。如果不是生活这么多的无奈,让人自己都顾不来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也真的万般的痛恨自己,为自己的无能不中用没出息,看着他们年老还为生活忧心,心里是多么的沉痛与难过!

  

  四伯曾说过,身子半边会忽然麻痹,有一回骑车路上就是突然失去知觉。我听了便很是担心,想着要是身旁没人出什么事,那岂非很危险?当时便说,让他以后不要去镇上就医看病了,因为那条路比较远坐车得半个小时。是在潭水镇,他未过来之前生活之地,如同父亲附近人都熟悉自然也还是回那去。四伯自然是不会听从,何况这个家也确实需要他赚钱养起,我们几个儿女自己都要成问题是顾不了家里,他又怎么可能不理呢!这就是生活的无奈呀,即使明知身体不行也得拿着条命去搏去拼。我于是便总说让他买个手机,虽然家里有电话,但有个手机除了方便联系也是安全保险起见,如果在外真遇什么突发事件,至少还有个电话能呼人求救,否则要是出什么意外都找不到人。那时他却是不听,但后来还是换了一个,主要是家里电话停了,他是用以方便那些病人找寻。我想的角度却与他不一样,主要是担心他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那些钱不是最重要只要人安康才是最好。

  

  四伯有一个很不良的习惯,家里烧有白开水却总是不喝,接那个自来水喝。大家都知道冷水进肚容易闹肚子,那些没经过高温杀过细菌的水喝了有损健康。这事我都不知说过多少遍了,可他就是不听,有时来气了就会有点发怒起来,说着这样不珍惜身体到时有什么事就别在那叫喊。其实是气他的不爱惜自己,他无所谓我们还在乎,不想看到如此糟蹋,就像看着一个人吸毒一样却不能阻止的难过。四伯自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不是责备只是关心,却无法用那种很深情的方式表达出来,到最后好像又成了针峰相对反其道而行。一个爱字就那么难表露,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让人难以启齿却埋在心里。又如,个人饮食卫生的不讲究病死的鸡还拿来吃,不仅是让看不惯也让忧心关乎健康。这些也有说,当然也是不会听,我只是不想让吃那些毁坏的东西对身体有伤害。每每想到他的那些作为会损害着自己,心里就会很难受不知道现在怎样了。原本就已经年迈变弱有病在身,我是真的希望他能从自身着想,多加珍惜一下身子别到最后更受罪。我是想爱护都爱惜不来,而他们至少比我好多了为何反而不会善待。我们就都这样吧,会叫别人怎么做而自己却反道而行。总之我是很为四伯牵心的,只是自己也是无能为力而已。

  

  此中有一个镜头,让我最难忘的一幕。四伯办有“五保户证”,就是膝下无子女国家养老送终。他那时也办了一个,60岁老人的什么证,总之每个月能领上个一百块,够买油买米买菜。若是在城里怕不止这个数,有好几百至少,当然乡下毕竟要落后一些,有总好过没有的好。其实想想,国家强大社会进步经济发达了,理应拿出更多的优良待遇与民众分享,而不是只固封于那个定死却毫无实际意义的数字,只会嘲讽着一种外面包裹金银里面却藏着石头天壤之别的现象。就如“死亡日记”中写过的,巨富中死去是种耻辱,守着个金山银山自己好过,一生都享之不完用之不尽带进棺材里去,却不会乐善好施捐赠点给那些穷苦之人,看着别人受苦受难自己却在挥霍奢侈,就是件可耻的事情,而那些钱财也发挥不到其一点用处,只会成为一种累赘,生命更是得不到价值的体现与提升。所以我觉得国家也一样,创造出来的辉煌成就理应与子民共享,那样才是一个国家富强的真正含义,带动着全民都生活得好,而不是全部囤积在中央,那些老百姓却是生活得疾苦贫困,看看那一片民不聊生水深火热情何以堪!有希望会越做越好,毕竟有了开始一切总得慢慢来。相信只要愿意用心,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辜负了众所期望,冷却了那一颗颗热诚的心。“道多助失道寡助”永远也是个真理,只有受民众拥戴爱护才能永久,也才能带领大家开创一片新天地,为我们的祖国与人生献力。

  

  四伯拿出那证让我看,说着,日后有天死了都不怕,会有国家安葬。他说那话时,是用非常轻松无谓的口吻。或者他是在以此来告诉我们,并不会增添我们的负担。的确,我们就是如此的没出息无用无能,一万块的丧葬费我们几个孩子怕都凑不出,至少我是真的拿不出一千都得找人借。姐姐可能有一点也不会多,弟弟更别说他和我一样身无分文,而家中也是不可能拿得出好几千来。可悲吗?可笑吗?可叹吗?一个生活在全国经济最领先,处于沿海发达地带的广东大省,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家庭,人死了还掏不出钱来安葬!这样的事传出去只怕丢的不止是我们家的脸,整个广东的颜面都给丢尽了。我们确实是罪孽之身罪过之大啊,自己活不下去也罢还要玷污了这个尘世。尤其是连家乡都给拖累了,让整个省份都跟着我们一起蒙黑够羞耻!那么或许那些正抱怨生活劳苦的朋友们,从此可以怒气不那么大可以有所平衡了些,看我们活得可够是时日了,你们再怎么差劲不如也没我们能活出这种程度来吧!真的该感到欣慰不须自责不安的了。做人能活到最糟最透也是不容易,也算是种本事吧成为了天下第一。虽然这个名声听着不那么好听,却着实可以上排行榜了。现在不同于以前可以土葬不需要花几个钱,请人来做点法事丧礼也就顶多两三千便OK,可如今是实行了强制性的火葬农村也不例外,那就让“死亡”这个再自然不过的事件也成了一个大问题。真应了那话,不仅活不起现在是连死也死不起!付不起那高昂的火葬费用又不能入土为安,就只能等着暴尸荒野自然风干慢慢风化了。我听四伯说那话时,内心是多么的心酸与歉疚更是痛恨,恨自己的没用无能混成这般落寞。真应了前面所写,恨不得一头撞墙死了算了,别再给这人世添污点折损了大家。四伯若不忧,母亲呢?若有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也是负担不起。活人的生活都未能料理,却得为这人死后的事情忧愁,真的是很荒唐可笑吧!所以不如先走了的好,走了什么无奈都看不到了,余下的就交给背后了谁先走谁先解脱,留下的总是最悲哀……

  

  我始终不知道,大嫂在电话里和四伯说了些什么,而那次怕也是两者间暴发最大一次矛盾冲突吧。当时想着这日后可该怎么往来,毕竟都是亲人关系闹得太僵直总不好,难免还是会有碰面的时候。当然这些顾虑最终也将不再存在,毕竟是亲兄弟就像夫妻吵闹也扛不了多久便和好。总之后来看他们还一样的有联系,好像那个事大家又给忘了那些不愉快。这样就好,我是怕过于隔绝到时家里有什么事还找不到人照应,毕竟很多事情我们还得有求依赖于他人。而爷爷那个坟墓后来怎么弄也不知道了,家里出了这么多的事不管再怎么是好是坏都已经不重要了,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么再糟也不过是一死罢了。现在这种状况不仅是活着不得安宁连逝者都不得安息,不知道一切怎么会演变成这样究竟是谁的过错。不免又想到父亲,他在那边又是否安好了呢?还是依旧像生前不得停歇!

  

  想起父亲出葬那一天,是弟弟亲自送到坟头下葬,女儿是只送到途中便掉头回去。那段时间可能有下雨,乡下一些偏僻羊肠小道的泥块被雨水冲掉,于是造成抬棺木的人不好行走。此中就有那么一个地方,也就在我和姐姐转身之后,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惊叫,应该是哪位师傅脚可能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那种,忍不住便发出了点动静声响。我听了,几乎是“本能”性地一转身转头,其实可能是为父亲牵心怕他走不过去。然后也几乎是瞬间惊觉不能这样做,但已经太迟了都已经转过去看到了。因为之前大人们再三叮嘱,不可回头看,我不知道是因何,反正就有这么一个习俗。以至这事就成为了心头一个很大的疙瘩,当时还不敢对人说以为有很重要的影响。直至多年后才对母亲提及,母亲说也没什么让不用担忧那种,但即使这样仍然消除不了心头疑虑,总觉得做了一件不应当的事可能会带来负面作用。而现在便常常会在想,是不是就因此父亲要把我带走,那一个转身也许就意味着是天堂之路性命的索求。或者是父亲看到了女儿的心思,知道这个孩子在牵挂放不下他,所以也要把她给收走带到身边服侍照顾。那时就有种很不安的心情,总觉得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只是不曾想的是过去多少年之后才发生上演,这一切终究是躲不过命运底下的排练。那么如果父亲得知他该会欣慰了吧,女儿终有一天也要来陪伴他了。当然我说过,到那谁都不想认,还是做回孤魂野鬼地飘荡。我已经习惯了,生前是这样死后也是,再不融入任何这个宇宙天地之间……

  

  我去了如同我再生

  我厌倦却难舍我人生

  是什么造成了这一切

  又为何成全了我灵魂

  

  我不哭如同我不悔

  我爱这世界却淹没我躯体

  是什么改变了我命运

  为何给予了我重生

  最终还是要冰封埋葬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