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98:我已经不能够再表白
198:我已经不能够再表白



更新日期:2015-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说,原先店铺老板娘,最后也知道了,不知是从电视上得知,还是一早也被公安查案了解情况便已告知。这一出事想必在庙里就打了110,不管是他人所为还是自寻,关乎人命的事情都得通过警方出来处理。那么寺庙作为第一案发场所,定然是遭受调查的首要对象了。如此不免想到,前面结识那位大师会否在其中,他是否知道出事的就是那位女孩,曾经让他平生第一次感动,还曾往来过赠送经书与饰物。如果他认出是我,作为曾经熟悉与知情者怕也少不了一番盘问,需要提供线索情况之类。当然我们后面也没再有联系,对方那时还说回家乡修伺堂,有可能早已离开不在寺里也说不准。就算在看到现场,他也未必认得出我来,那时穿着婚纱与平常是有很大差别。只是在想,如果他真知道是我,会作何想呢?大概也是和旁人差不多,以为只是为情为爱总之是不应不值,觉得太傻还给自己造下罪孽,佛祖说伤身也是很大罪过的。他同样不会知道,这个女孩背后有多少的悲哀与无奈,那些身体的病患与生活的疾苦还有那个魔鬼般家庭的逼迫。那些,才是真正的根源,情感来说就太渺小了,犯不着更不会。虽然此中也是有很大关联,但这个因果关系却是不能成立,并非为了一个男人一份情才这般。如果我有一个寻常普通人的家,我都会有处可去,不会逼到这一步。偏偏是生不逢世投不对家,让人生如此悲凉地演绎。再加上这个男人的“宿命”,更加重生命的凄凉与沧桑。如果这一切真的只是服务于真爱,真的太残酷与悲惨了,让人要经受这么多都不得解脱。

  

  老板娘,也是早就接到电话通知了的。那时我是已经离开不在工作,不知道是何以能联系得到。当然警方办案手段之高,稍微有点关联都是可找到轻易之事。大概是有一段时间,我的病情相对好转了之后,老板与老板娘一同过来探望了,手里买着东西拎着慰问品。在深圳,也只有他们是最亲近,还会把当作亲人看待。自然还不忘封红包,有好几百,我自是推让不拿,但他们坚决要给。当时情况,别人探病给予也应收下情意,过于推辞就显生硬陌生不领情了。老板作为男人,一般都是沉默不多说话,在一旁陪同不怎么发言。倒是老板娘作为女人,难免会说上几句感慨,怎么会这样做对待自己。我也是没法对他们解释,他们更是不会知道我背后的那些。我原本是可以投奔他们的,可我是没颜面再回去。一个家,一个悲哀不幸的家,成为你人生所有悲剧的推动,而你却不能说,对任何人说,没有人可以理解,更无人可以相助逃脱,那种心情有多痛苦难受!所有的苦和罪只能自己默默吞,除了认命还能说什么。都是自己的“命”,没得可怨。生于这样的家庭之中,是前世造孽太多今生属罪的结果。更是前世亏欠那个男人遗留的因果,才会有了这冥冥中上天安排的序幕。

  

  我事后在想,这事,怕是不止老板娘知道,事实上附近那条街几乎都听闻,又一次轰动出名了丢人现眼。隔壁房地产员工,想也是传开传遍都知晓了。都是些身边最熟悉甚至友好往来之人,不知道都会有些什么看法与想法。当然很多人都走了不在了,之前认识的那些基本慢慢散去再难相聚。也好至少不让看到现在的自己,如此的糟糕与落寞甚至是太让人失望。我希望在大家心目中,永远记得的是,那个天真活泼可爱像个丫头妹妹般的小女孩。不能不说未出事前的自己,也就是在店铺里上班与隔壁员工共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最年轻有资本靓丽,展现的是最好状态的自己。那是我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会能有的超越,全部的美丽与故事都留在那里了。许多年后回想,都还难免有点沾沾自喜引以为荣与骄傲呢,因为曾经的我真的那么活力活跃过,一路把欢声笑语传播更走入了不少人的心里,定格成为了生命里一副多彩的画面。或许如果有天提起,那些路过的人得知都还会记起记得吧,曾经有一个音容深深地植根在了心底再也抹不去。那或许算是生命中的一段成功吧,尽管过得也苦不如意可从来不展示,以那么积极乐观的心态生活着。还是仅仅因了死亡的出现?才会让瞬间放开懂得怎样真正地活着,于是那段时光反而成为了最丰富与有意义!不管怎样也成为过去了,再多的风光与光彩终会沉寂,而在那之后却步入了更冰冷的冬季。生命终究不能焕发到最后,命运之手还是要把人推着走不容躲避。

  

  此中有一个人想要提的,霍经理,他肯定也会听闻。那么,这个男人,又会有何反应呢?会想到,不管是曾经的恋人、爱人,或仅仅只是朋友的立场上,过去看看探望一下吗?不管他是已寻回爱人,还是仍旧单身,事实证明都没有。这就是男人,如此的“无情无义”。不管是站在哪个角度,都有充分的理由说服,可他却是无动于衷。何况当初,我为了帮他,是完全的出于真心无私心地,甚至连自己都不顾都希望他能生活得好。但是,男人不会感激。女人只要做错了一件事,哪怕此前多么有恩于,在男人那里都会成为了坏人恶人,再无一点情义可言。而男人,不管做错了多少事,只要做对了一件,女人都会无限感激,傻傻地会想着回报与铭记。这就是男人女人,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注定受伤挫败都是后者,是心太软太善良,这便已成为最致命的“弱点”!不单是女人对爱情独一忘我的天性,还有性情上的柔弱与仁慈,更加重这种负面性质注定是逃不过。149章《求你不要再来伤害我》中有一段,“这个男人也一样,从他放手之后我的人生更加的无望,而且最终上演了生命中最残酷悲惨的一幕。”指的,就是发生的这个事了。如果他那时救住了我,如果我们能走在一起,一切又怎么可能会发展成后面那样?我会被生活逼入绝境而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就是因为他的转身与放手,才会让生命一步步推入深渊,最终是逃不过死亡的结局。也就如真爱男人一样,他拒绝了拯救让生命更备受历练与折腾,终于又回到了原先偏离轨迹,把一切更加悲哀的演绎。

  

  我在想,这个男人在得知这事后,也许还会发出庆幸,幸好当时没靠近走一起,否则精神思想如此之不正常的女人,只会拖累自己让更不好过,不定正是为自己当初的放手之举而得意,没有被这害人种所累否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真爱男人若得知怕也会这样吧,幸亏自己也是转向得快没被招惹粘上,否则就真是惹祸上身怎么也避不开了。可他们不会知道,事实只在于他们此前的一个挽留,一个“伸手”,便可把女人拉上去救出来了,不会演变成后面那样的状况。是的,这也是男人,自己没救没做任何也罢,当别人出事了,不仅不会有一点的懊悔愧疚与自责,甚至还把所有过错与罪过推于对方,甚至还为自己当初走开了离得远,这一精明之举而乐开怀,根本不会知就是因此才把女人逼上了绝路,却不仅还在那心安理得理所当然,还硬要把一个“不正常”之罪名强扣于人头上,是有多么的可恶与无良不能想象的心理!男人的心怎么会那么“恐怖与可怕”,天生就不是“人”做的心么?如果是女人,内心定是自责难受得不得了,为自己曾经的可以尽力却没有去做,或者做了却没尽到最大努力促使结果的偏离。就如《究竟谁在伤害着谁》故事,明明更多错在对方欺骗跳进,更是没背负起一个男人责任,可我走开了依然感到万分歉疚与不安,愧对对方与家人辜负所有。事实是,我是为了他们才牺牲走进,最终更是要以性命为陪葬而别人却安好,救人不成倒贴了一生。最可怜最受伤最受罪最凄惨的是自己,但仍然却把所有归于自己甘愿承担不曾怪怨。换作男人,谁会那么好心,埋葬了自己拯救他人,想都别想!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类,那乾坤真的就要倒置太阳西出了。

  

  男人,永远是最自私也最无情!从真爱男人,到故事中所有人物,再到这个男人,都一样,见证的只是人性的虚伪与卑劣,让人看不到光明与希望的一面。更让女人对他们彻底的失望心寒,真相揭开的背后,会是如此之多的不可思议匪夷所思。我甚至还在想,这个男人,会否在人后提及,我欠他一千五没还,以兆示自己多么的伟大,无形中又贬低挫伤了我。事实是旁人不知情,他还辜负了这个女孩,至少是建立过男女关系,他却从未做过任何尽过责任,就只是病急病重时,从他身上拿了一千五而已,过分吗?不应该吗?而且别人还一直站在朋友立场上不断为他着想,劝导安慰与帮助,可他对对方做的是什么?只想着怎样的利用与占有!这个男人,如果这都做得出的话,那真是把他们男人最后一点点的“颜面”都给彻底的丢尽了!!居然还会有如此不是“人”的人,别人都已经那样子了,还抓着人家的伤痛来做文章,会“无良”甚至是无赖无耻到这份上了。自始至终,我都不知道上天安排这个男人出现的用意是什么,如果是拯救不应该是这么一种场面,如果不是只是平添生命的不平静为何要有这么多情节的上演。难道,也正如那些多所有情缘与路过者,只是帮助推演绎一场真爱的凄凉与惨烈?老天真正的安排到底是什么,难道人世间真的就没有一个真情男子,真正的人间真君子,可以出来阻止与拯救这一幕?扭转所有的负面让成为正面传递,消除人们眼中的疑虑覆盖大家心中的犹豫,共同撑起一片美好的蓝天!我已经累得不能再走了,它还要让我经受与考验些什么呢。

 

  真爱追逐初期,面临爱我的人与我爱的人之间情仇纷争,前者要报复后者彼此间交流内容,43章《爱与被爱同样受罪》中写过一句:“不知道,这个结局到底又会以怎么一幕情形落幕。难道真如电视古装片打斗场面,两败俱伤,血流成河,生命最终被涂上最沉重的色彩?!”如今,真的是应验了,最终是上演成了那么残酷的一幕,只是对象非对方成了自己承担。想不到,一切都成了征兆,从走上这条路开始,便注定要用最惨痛最残忍的方式来偿还这份前世遗留下的“孽债”……

  

  不能不说,那一刀,确实割断了以往所有苦水,用“最痛”的方式把过去遗忘,以后想到真爱不会再痛了也不会泪流了。死去的同时也是新生,从那以后方可以重新开始面对人生,否则的话将会整天纠结于那些付出牺牲与惨痛里面,人会整天整夜都没得安宁入睡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那种心情想必是旁人难以体会,因为你为那个男人经受得太多了,心里是没法平衡也无法忘却的,它们就像一颗“毒瘤”长在了你的脑海里,如果不把它砍掉你将日夜纠缠不得安宁。纠缠的不是爱,而是那些曾经付出与承受,换不来一个答案结果没法了却的疼痛伤痕,将会跟随你终生让你活着的日子里没一刻得好过。如果是这样,你根本就没法再去生活更别说重找伴侣,除非能遇到可以安抚的人用更深的爱把那些伤痛全覆盖。用爱来消融融掉一切,让爱来填补与平衡,也只有爱可以做得到。可惜的是那样人又太难找,或者说能否遇有呢就像真爱追逐中也碰到很多,原本都可以伸手拯救拉出最后反成了更伤害与推入。你不可能一直空等,可生活还得继续,你能怎么做来结束这种心灵的疼痛精神的折磨?!唯一就只有,对自己残酷,用最深的痛让生命醒过来才会有焕发。虽然付出代价之大和惨重,却也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唯一的方法。不这样你将无法平静面对每一天,在你活着的有生之年都得承受着那种连个觉都睡不着,心里被那些苦与痛、伤与害纠缠折磨寝食难安。

  

  从这些来说,那个事件也基本是无可避免,就如前面所言,没人买单只能自己用生命买下了。而到最后就真的是了,因为一切还是避免不了“死亡”的结局。只是想想啊,原本一句话,一个答案,就能拯救别人的整个人生,把一切苦水都倒掉,那些都可以不再追究,还别人一个重生的时光。这个男人却那么的无情与吝啬,非逼得别人要用如此“惨烈”的方式才能结束一切告别过去,那到底还有没一个人做人最基本的仁义道德与良心?!难道看着别人因自己如此遭罪受苦,真的就很过意得去那颗“心”到底是什么做成的?比霍经理比所有人更要狠心绝情绝义!任何人看到这鲜血淋淋触目惊心,怕都要难以承受心“扑扑”跳得厉害,可这个男人却不知站在哪一个角落,是怎么样观赏这人间凄绝惨绝一幕。如何还能安好过自己每一天,在活着的日子里怎样扣问自己的良心。我都在想还能从容面对的都不是人了,是人都还会有基本的良知与不安。即便是动物以它们单纯的角度,若能看明了都难以心湖平静吧。而人类,作为有思想有是非对错善恶之分,怎可以如此之麻木冰冷无动于衷?简直就是挑战了人类世界心理的最“底线”,作为同族都难以容忍的所在!是的,人类不能评判自己,不能对自己的行为作答,所以我选择把一切交给“老天”,审自己的良心。我还是相信苍天有眼,不会让好人如此含冤真情不能召雪。不相信会如此辜负一份善良真挚的情怀,让所有的希望都成了失望正面都成了负面。爱有多深没人明了,情有多真天地知晓……

  

  我的眼睛看不到东西

  整个世界一片漆黑昏天暗地

  你把我抛进地狱

  悲切彻底

  

  我给自己身上一刀

  但都没你给我心灵那一刀残忍

  我的血流在心里

  一滴一滴

  

  我真的想到了死

  命运却在这个时候送来情意

  我没死但我的心

  早已死去

  

  也是那一刀唤醒了自己

  为你这种人真的不值

  这一刀就当是我还你也还自己

  我终于替这份爱买了单

  用最惨烈的方式

  

  我的血不会白流

  爱不会停似水长流

  明天不再温习

  脱胎换骨振作努力

  

  死去的同时原是新生

  用最深的痛让生命活过来

  面对自己

  重新站起……

 

  那一年的中秋之夜就是这样度过,当天下欢庆举家团圆花好月圆共度美好时光,我一个人孤零零在医院承受着手术痛苦煎熬,没有亲人朋友没有月饼晚餐什么都无。成为人生历史上最凄凉与可怜一个中秋佳节,恐怕也是天底下最残酷最悲惨,只有我可以把它过成这样再不会有超越的了。我可真够有“能耐”,这份爱帮我创造了一个个破纪录,什么事情都能有遇上演。原本是好好喜庆气氛的节日,却会是被我糟蹋成了这般用血与泪渲染。等不到良辰美景佳人共赏,只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春去秋来花谢花开,记忆里深埋下那片心海。所谓纠缠只是徒增伤害,没有人用心去灌溉一切成黑白。一路走来多少尘埃祸灾,爱到底是谁来还谁的债?决定醒来以为能躲开伤害,而命运的安排却早已无法更改!为何不给我个最坏让我再也没有期待,我已经不能够再等待忘了应不应该;为何不给我个痛快要如此多的无奈,我已经不能够再表白所有一切都将掩埋……

  

  2009年11月8日还是9日吧,不是很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天气忽然特别的冷,跌破到入冬以来最低气温八、九度。外面,刮着呼呼北风,街上行人稀少,人们都穿着大衣系着围巾。这样的天气,不知是老天为我送行,还是也以此展示它的同情哀鸣。就是在那一天,我离开了医院。没有什么东西行李,都早已提前送出去。走前是说出去一下,其实是悄悄地走开。同房病号想必也猜得到,大家也不会说些什么。至于医院更不用说了,此前就听病友们说道,他们那意思,其实就是让你自行走人,费用不追交但也不在此拖延了。至少腾下张病床给其他人用,还有大把人等着住院动手术呢。可不能老让我给占着,差不多好就是了医生也只能尽职到这份上,我再赖着不走不仅是让自己难堪也是让大家为难。所以我的离去,应该说都是在大家的意料之内一点也不惊讶意外。也许我前脚刚走后头床铺就给收拾打理了,如此也好给大家都解脱院方与病人都不需再承受压力。那时我双眼看东西仍然模糊重影,我一个人走下楼梯去是非常的缓慢和吃力,就像慢慢在摸索着一步一步地向前。当然我不是一个人出院的,姐姐和姐夫一同从中山过来接我,只是他们不便上去都在院外门口等着。如果没人陪同,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坐那么长途的车程回到家乡。走路都得人扶着,单就这一样便局限了所有。除了身上有伤初愈未能太用力,眼睛视力不清晰是最严重问题。那个时候的我,大概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差不多了,连他们都要不如失去一个人的基本能力。

  

  那天,当我们站在公路边拦车时,穿梭于那匆忙的人流之中,周围的冷风在吹着,寒流入侵不免让人发抖,感觉自己也如一片落叶飘零般,如此的凄楚与无助不知哪里可寄。这让我联想到,2007年从东莞流落回深圳,当时一个人站在横岗的十字路口,也是如此渺茫不知何去何从。只是那天的天气和今天又是大一样,虽然都是刮着风扬起沙尘,但却因夏冬季节的变幻氛围完全不一。一个是晴空万里,烈日当空照,一个是阴天寒冷,看不到阳光。前者是踏进这座城市,那时就有种说不出的预感,不像是好的征兆虽然一切看着晴和,总感觉不知平静底下会有些什么样的风浪,前面等着自己的到底有些怎样的磨难与考验。事实就真应验了,再次归来只是苦难的延续,一切不曾停止继续属罪,直至发展到今天如此残酷一幕。而如今是要离去了,离开这座城市,它以这么样一种面貌为我送行,兆示的又将会是什么?是沉痛还是欢送,是不舍还是应该走人?会是在做着挽留或是叹息么!是否也知道那些无奈与伤痛,连整个城市都跟着纠心,大地万物都变脸动情。

  

  我望着眼前这座城市的景色,有种如此虚幻像是在梦中的感觉,不能想在这呆的时间里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竟仿如就在在此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点上,只是已迷失了路途找不到未来的方向。想想从2006年最初踏步入这座城市,我在此算是生活了三年的时间,多少总是有感情的,如今我就真的要永远离它而去了吗?我知道,这一走,也许就再也不能回头,或许我一生都不会有机会再来,触摸那久违的一切感觉熟悉的气息。可是我也知道,事到如今再无逗留之必要,亦如最初它的拒绝一样,如今我得彻底地把一切抛于身后。不管明天的我将何去何从,我知道我与深圳这座城市的缘分到此也就尽了,亦如与那个男人之间从此再无瓜葛彻底的陌路人。不管我有多么的依恋和不舍,这一切都到了该斩断的时候了,从此再也不能受它们影响牵绊束缚自己的人生了。如果如此“惨重”的代价我还不能清醒,那么所有的鲜血都是白流了所有痛苦也是白经受了。深圳,这一次,真的是别了!再见,不知是何时,有生之年是否还能有缘相聚。却都道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打的到深圳“罗湖火车站”,先坐上深圳到广州的专列“和谐号”列车,70元一个小时可到达比汽车快很多。我们是准备转车到广州火车站坐列车回家,因为深圳没有火车班次直达家乡。鉴于身体并未完全康复,有所好转勉强可以出院,不敢坐长途汽车路途颠簸遥远时间又长,怕身子吃不消途中出什么状况难以保证。所以才多了这么一趟辗转,又多了广州这么一个中点站。二堂哥在那里,提前便帮我们都拿到了车票,当我们要掏钱补给时自是不肯接受,我们也就不好再推辞反显陌生了。总之从这来说,他是又帮了我们一个忙。当我们出现在车站办公室,有碰到同行同事询问,对方是介绍说自己堂妹。不知为何,我当时就很有种那感觉,就是,这些亲人,都穿得有显寒酸一看就像从乡下来,总之就不是能与身份并排的上流社会族群。好像多少有所损了人家面子一般,我们不能替争气一点让人觉得愿意靠齐,可以出入到别人场合里面不会排外自己也站得直挺起腰杆。不知道对方也许并没有我这想法会有嫌弃,总之作为一方的自己心里就不是很舒服,自己也真觉得是很丢人没有颜容。这也是我们不愿多去麻烦的缘故,确实是自身低微不如不配不想让人为难,这次若非特殊情况也是不会找到他的。

  

  那时车次时间还未到,堂哥便请我们在附近饭店里吃饭,看来还是比较有点档次在二楼。这样的场面还是很难得,我们基本就很少是没有机会聚一块吃个饭,如今却也是托了这次意外才会有。叫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得花个一两百吧,自然也是对方结账,我们想付也是不让。大家在餐桌上也是随意聊谈一些,问问工作生活,也就是些寒暄客套家常之类。我很少说,也是身体状况,吃个饭还得慢慢来,有些菜还得斋戒。叮嘱一些注意身体,回家好好休息疗养,一些表关心关切的话语。之后,就此告别,各自轨道,工作与返家。平常基本不联系,也可以想象能说些什么呢,有事更是不愿不会去找了。我们这边的亲人关系就是如此,不知是生活让我们拉远了还是各自的心变了。

  

  上火车,坐的是广州到高要趟列车,途中经过我们家乡站点。上车时,有点小意外可说,因我当时眼睛看东西成问题,所以走路也是很缓慢,有点不是很正常人的样子,被门口列车员看到询问了一下。原来这坐火车,若是身体健康不过关的还不让坐呢,可能是规定有限制。我当时也是不知道,要不装模作样也要做得好一点,别让人给看出来。于是便只能解释说谎,脚不小心扭伤了所以才会这样,还好对方没多问信以为真,要是被拦下可怎么办的好,总算是顺利过关安心回家了。买的是卧铺,因我身上有伤势必须得睡着,身体虚弱坐着也是承受不了。虽然票是要贵一些,但那时只要能保证回去却是不在乎那么多了。原本让堂哥只拿一张,但他给我们三人都买了卧铺,这样大家在一起也好照应些。我自然是睡下铺,上面就不方便攀爬了。

  

  坐在车上,心里却是安稳多了,是知道这车会把自己带回去,那个叫做家乡的地方。或许亦如“自传”中14章《蓦然回首家在哪一方》中写到的,2003年底在中山,临近春节突出麻疹深夜朋友护送回家情形,当时便想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家乡落叶归根,就是靠着这么一种意念的支撑熬了过来。如今也有点相像的情况吧,到家一切便好处理了,那时再不用自己忧虑那么多。回去,就像是找到了停留,至少暂时是可避开外面那些风雨迷离。虽然平常家里是不得好,甚至是逼着人逃离,但此刻它却是成为了我唯一的依靠投奔。我想,我的心情,会在那个土生土长的地方,慢慢得到平息滋润与恢复。就这样,我慢慢地睡去了,带着梦里唯一一点希冀等待着那个未知……

  

  三四个小时左右,车子到达阳春县城。没有那么快回家,直接到县城中医院。要在那接受治疗一段时间,才可以安心返回。去到那,大堂姐、四堂姐都在那等着了,是特意过来迎接与帮忙。住院费的五百块订金就是她们交的,她们的情况都不是很好没那两个堂哥的有条件和优势。四堂姐家有瘫痪老人随时可能得进院,时刻得准备着一大笔钱以救急用。大堂姐更是不容易,姐夫在大家资助下开了个水站,给人送水钱都是辛辛苦苦赚来血汗钱,熬了时年小有些积蓄亲人相助下县城买了楼房,可谓是苦尽甘来总算过上安稳些日子。大堂姐以前就是在乡下与我们同一个管区,在离学校不远一个村庄那时常会有往来。特别记得每回到他们家留下吃饭,做的菜式都是特别的香我许久都还回味依恋,在外头却是怎么样也碰不上。鉴于此我们与堂姐的关系较之亲近,可以说是她们几个之中比较有话说而不那么拘谨与显外。大堂姐是特意过来看我的,说那么久都没看过我了,确实自从去到县城念书再到出外工作,都有十个年头不曾见了。

  

  这次回来看到堂姐也苍老了很多,脸上能看到生活的风霜所在,头上都长有白头发了难免也让人略显心酸,时光流逝对人的改变是多么的大我们都不再青春年少了。大堂姐还记得这个堂姝,还会为我掂挂牵心,这让我很是感怀。只是,我也让她失望了吧,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如她所说的,怎么这么傻很是怜惜心疼!可我没法告诉她,我有一个那样的家,有个那样的父母亲人。就算他们是我那么亲的人,可他们也是无法助我跳出那片火海,他们终究也是帮不上忙的。所以只能任由误解或怪责,所有的委屈辛酸苦楚自己默默吞。

  

  我与她们所不同的是,她们比我幸运那么一些,生在不是像我这样的家庭与父母之中。假如我们的角色对换上演,这一切都不会有发生所有都不会悲哀成这般!却不曾知,若有一天,她们会得知这背后一切,会做何感想呢,会为那个小妹曾经的遭遇而心酸难过吗?或为这个当姐姐的却未曾帮上任何一点的忙,让她的人生走得如此的悲惨最后是这样的结局!不能怪,都不怪,谁都无力扭转这一切。这就是我的“命”,是老天定下了你这样的命数,一生受罪属罪不得安宁。我不会怪怨任何人,尤其是她们,除了感激与愧疚真的没有任何。我只是为自己的辜负而难过,为这个不争气的妹妹让她们都跟着受伤背负。或许真到了那么一天,一切都会被风吹散如云掠过,我们都会平息的了吧!在死亡的背后,再没有什么可争议,也再不会有什么解不开。所有的所有,跟着生命的流逝,消失,不在。我走了,定会是笑着的,所以希望留下的不要哭,因为我开怀了再不用受苦了。为我宽慰吧,那才是最好的祝福……

  

  后来,大伯大嫂也有来看望,堂哥他们工作忙想是抽不出身来,男人的心总是比女人柔软是事实。过来也不知说什么吧,原来就有隔阂如此这状况确是让人无语。大嫂在那之后便常从家里熬些粥汤过来,拿到医院里让我吃补身子。我很是感激感怀也歉疚不安,因为自己让身边亲人都操心了。大嫂对我们还是挺可以的,只是那几个堂哥就真的无可说。进院时,都是听他们亲人交待怎么样说,大概是意外事件被外物伤及,肯定不能告诉实情这种事也丢人不便言谈。但在后来一次意外事件,大概是我对母亲说到别总是在外头自言自语,别人对她看法就认为是个疯子般。母亲就提到了那一次,说什么我在医院对医生陈述时,那个正是熟人从堂哥那边口中转告得来,大概就是说我可能脑子有问题,精神不是很正常之类。我听了,不能不说有种很是难受的心情,就像你本身没事却硬被看成有病一样。事实上,我那些话,完全是照她们所教的那样去描述,我就真不知道此中有何不妥不当,会认为不是一个正常人说出的话语。那真的是太侮辱人了,这和“被精神病”有什么差别?强行给人戴帽子不管他人是否乐意事实又是否真如此。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是精神有问题,我还能在此写出这么一部超长篇小说出来,并且言语之间都如此的缜密冷静与有分寸逻辑,那也未免真的太有能耐了创造医学史上的奇迹!那真可成为国人的“光荣”了,只有我们这创造得出来别处不会有的超越。除了我当时精神状况确实欠佳,主要是身体伤势和体质有关,可能多少有那么点呆滞迟钝,但却不足以列入鉴定一个人精神有问题吧,而他们又是以何为依据如此判断的呢?

  

  这事我一直都得不出一个答案来,成为心头一个很大的结解不开!也许吧,在这个连谋杀都可以定性为“被自杀”的年头,并一致也可以通过专家学者对外公告,还有什么荒谬的事件不可能会产生?再不合理的事情也可以成为合理被人为的强制认定!因为所有一切标准规章都是通过人类来定制的,所以人们爱怎么说便怎么说都是在于人类自己的这颗心,是公正还是偏离是光亮还是阴暗。也就如,整个社会生病了,不同流合污的反而要被孤立隔离认为有问题,保持生命真实坚持“真我”追求的就成为了异类不正常。可事实不知是谁的心走歪了,才会让我们的人生也倾斜偏移走不回正轨,再也活不出生命真正的价值与意义,而只能在那虚浮与迷茫人世中浮沉消耗疲惫无奈地过一生,重复着这凡夫俗子永无法超越生命本身的束缚。

  

  当母亲说出这些时,我们的表情都是很尴尬的,就仿如相互揭其短一样。从这点来说,母亲还算有所为儿女着想,知道会成为打击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而我也是,平常外人怎么看她我们都心知肚明却不说,同样也是不想让难堪难过,却不曾知母亲本身是否能察觉知晓。那次却是不知因为什么一时忍不住给道破,结果换来就像是反唇相讥一样,同样拿自己的难堪之处来相互抵消那种,就是我也好不到哪去差不多。确实是,我们这一家人都有病吧在旁人看来,尤其是经过这次事件更让都难以抬头。这个家就是会悲哀成这样,而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最终的结局却是比这更惨我们可能都要臭名远扬了。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这样无可扭转,又还须在乎别人怎么看待都已经是成了个笑话笑料。

 

  在那,大概是住了一个星期左右时间,最后就出院了。因为药水越打身体越虚弱,我一天到晚困得不行就只想睡觉,浑身乏力没劲越睡越困越不愿动。而且有时还难免感觉到心有难受,好像身体快要承受不住那些药物治疗,不知怎么办的才好。原本是想着在这康复一段时间再回家,但看这情况似是越来越糟,更不敢随便轻易走开,回到家有什么事还得跑医院。幸得里面有个熟人医生,告诉我们,这些药水用多了反而不好,医院就是给你那样用,损耗身体还白花费,让我们不如回家好好调养,再耗下去只会更糟糕。还说,千万不要说是他讲的,否则这饭碗可得不保。看吧,又一次印证了前面所言,病人到医院就是刀板上的鱼肉,给人狠宰猛砍,起不到作用花钱不说还要让更受罪。你若不主动提出出院他们是不会让走,继续用着那高额却又没什么疗效的药,把人折腾得半死什么时候能好转呢!幸得是熟人介绍要不我们又怎么会知道,到时就真的是害苦害惨自己和大家,倒贴了一大笔钱没捞着好处却让身体更损害。鉴于此,我们便非常坚决地提出回去,不再住院用药了。医生自也是没法阻拦,哪怕并不想丢了这么一大块肥肉。想想现在的医院真是黑得很,在病人的痛苦之上宰钱就能那么无良。时下最“黑”莫过于医院了,偏偏我们又都脱离不了生病了不得不光顾,因为除了寄希望于那里没有别处能解决。当然也是和“以药养医”的医疗制度有关,他们也只是成为制度下的牺牲品,就像我们也都是世俗底下的牺牲品一样。不知是谁更要悲哀,而我们却注定逃不过这个年代的悲剧。

  

  在那住院当中有一个小事,很值得拿上一说,也是与身体有关。同病房里,自然还有其他的病人。虽然比大医院简陋,但设施还算齐全屋内有卫生间有热水冲凉房,不像深圳医院还是公用在房间外头身体若不行进出还不便。有一次大概是我换洗出来之后,跟着有一个人也进去沐浴,出来是感叹了一句:你女儿用那么热的水呀!是对母亲说,言语中很是惊讶与不相信。确实,我把水温调得有多高,只怕都可杀鸡去毛了,几乎等同于开水般滚烫。母亲后面用过之后也有说,意思那么热的水人身体怎么就受得了!简直就是超越了物理常理。若换作一般人想必也是不能承受,除了我这身子骨。由此可见的一个事实是,我身体是“糟糕差劲”到什么地步,才会怕冷到这种程度,得用上那么高温的水保证不受凉受寒。是的,正如母亲四伯他们所说,我这身体,就连一个老人都不如,残弱多病残缺不全。老人的手摸着可暖和了,身上都有温度可言,而我的冬天就是和冰块一样,让人不敢触摸。所以我冬天无论穿多少衣服都没用御不了寒,是身体已经没良好的能力保证体温供暖了,可以想象一切机能被破坏以后怎么还能正常运转。我就是这么一个弱质病人,已经是没能力存活与维系,活着只是靠着一口气苟喘残吁,不至死去留着毫无用处与意义的生命继续遭罪受罪罢。从这一点来说我的“死”确是件好事,对本人和身边都是种解脱,不辛苦自己也累腾他人。所以大家不需要有什么感叹或遗憾,这只是生活的无奈人世的悲哀。我只是此中一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都能坦然接受命运安排,希望旁人也不要有什么。若连死都没勇气面对,那样的人生也必不会是完整。人人都得死,迟早的事情。若在死亡面前,可以用如此从容镇定心态,还能在这安静地写着文字,回忆自己所走过一生,我想那就已经算得上是一种成功了。因为无愧于自己和生命,所以在生死之间可以坦荡自若。我自死亡向天笑,依旧豪情写人生!不计来时去时路,只在今朝且相惜……

  

  出院交费时又有事情发生,那时农村普及了“合作医疗保险”,我们一家人都买了,花20元就可报销80%。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若是重病住院国家就会承担很多,个人就不需要承受这么大的经济负担。这可以说是一个进步了吧,我们这些乡下村民终于也可沾一下光,享受一下社会进步的成果了。然而当我们报上名时,却说不可以报销,原因为何?账户被冻结了!后来才知道,自残自伤类是不在范围,想必是自己做出惹的祸就不给担当了,不鼓励此种作为也算是制度上压制与打击让改善。那么肯定就是“深圳人民医院”给报上去把名给划掉了,想想就觉得很可恶内心非常的针恨气愤,虽然他们也只是遵循规章行事,却不会知道对于这么一个特殊的家庭来说,是多大的灾难与风雪!三四千的医药费啊,原本报销大半就只交几百不到一千,可如今却成了全部自己负责。

  

  大家当时听了这消息自都是很痛恨难过,四伯回去拿钱时更是气呼呼,那钱大半是他自己赚来存的。也真的是难为,这么一下子就给我丢尽了,心里很是心酸愧对过不去。然后大家又都非常的懊悔自责,要早知道这样就报上姐姐的名字,院方又没法查实那就可以顺利报销了。我们那时也是没考虑到这一层,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一回事没法避开来。在前台交涉时,那些护士想必也猜得到受伤原委了,他们作为医务人员肯定知道这规矩,不免在那说着怕是那种事吧,我们也才想到是这般。最后结果是,四伯把家里全部积蓄拿了出来,就那么几千块好不容易积攒存下来的一点钱,却一下子被我这么挥霍用完了会有多心疼与难过啊!我内心也是万般的自责与内疚,那原本是用来救急也是家里唯一一点救命钱啊,偏偏是这么样浪费了真是太不值得太不该了。这可能是我欠家里负家人最大的了,没走成却让家里更加的破费,而最重要是即使花了这些还是挽救不了最终的死亡。只是在那以后,他们就再也不用忧愁忧虑了,日后再不会有事再牵累到的了。我再也不会去害人也害自己了,一切的一切的疾苦不幸悲哀无奈终于都会跟着生命消失。我们,所有人,这一次!是真的,都可以解脱,解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