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97:我只想找回没有你的孤独
197:我只想找回没有你的孤独



更新日期:2015-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说完前面一些零碎,讲到最重要身体伤势。每天从早到晚输液不停止,一天得打好几大吊瓶水。那些应该都是些抗生素药抗感染的吧,总之不是我们一般人能看懂的名称,我平常连听都没听过。大概也只有动手术之后才会使用,而且是必须不可缺少,否则可能会出现并发症危及生命。真不得不佩服我们这些人类,去哪弄那么多药品过来,怎么就能研发生产得出来,应用到各种病患里面去。尤其是这个手术出现本身就是医学史一大进步,让那些没得医治的人可以通过物理方法获得新生,再加上那么多的术后药物保障,这生命的挽救就不再是一件天大的难事了。

  

  我已经记不清一天要打多少瓶药水,开始两三天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相当于从未间断过不停地在输液。那些药水可都是西药,又是些抗生类副作用定很大,时间长了人身体定是吃不消。前面写过,术后我就一直吐个不停,一天到晚处于不进食不补充能量状态,如此这番身体自是更加摧残糟糕。想想,一个人一个月不吃喝身体能熬得住么,那些西药药水在治疗同时却是把身体更搞垮。但不用也不行怕有生命危险,是为了存活而苦苦忍受煎熬。有好几回都感觉心悸难受,每回是告诫自己必须得支撑用信念坚持。最严重时有回感觉身体恍惚轻飘,心难受得快要死掉喘气急促快拉不上来。当时是来了一位年轻实习医生,握手把了一下脉说没什么不正常,意思是无大碍大事不用担忧。却是不曾知于他人是正饱受着怎样的煎熬,就像在生死边缘徘徊挣扎得难受。大概也就是在那晚之后跟着输了两三袋血浆,那早该补进本就贫血术后流血定很大空缺,当然是没其他人正常使用着用得起。为何呢,这就是“钱”字的作用积极与不积极治疗的差别。没钱医院可不会免费为人民服务,但又不敢完全不理怕万一真出事故也要负责任,于是拖着人半死不活反正死不掉就是了。的确,一分钱不交人家肯用药就不错了实在不该抱怨。而那一次可能是太严重怕拖下去会出人命,所以才“慷慨”地给你用上了一些平常享受不到的待遇。事实那时还不止这一个问题,拖出另一严重状况影响日常生活。我的眼睛,慢慢地看东西不清晰,模糊出现重影现象,即一张床看成了两张,中间缝隙能过处不知在哪。电视窗帘天花板,都是双重影子走路都不稳了要摔跤。为此特意去作检查,说是视力“重影”一种症状吧。想是身子虚弱厉害所致,原本就是羸弱身子,手术加重药水加重不吃喝加重,能不倒下么。于是在输完血之后,又跟着输了些乳白色营养液补充体能。可谓因祸得福捡了点便宜好事,快撑不住时换来医院这项“款待”。

  

  最严重的还不是这些,仍然是输液问题。可能是每天血管扎针太多,还是输的药水过多导致僵硬堵塞,经常输着输着手就就肿了起来药水再滴不进,得重换地方扎针再打可很快同样问题又出现。如此该得有多受罪,原本挨一针成为无数针,一天得痛多少次手有多少针口。这些还不算什么,最担忧是药水若输不进怎么办?不用又是不行的,可身体在排斥又有什么方法呢!输液成了一天中最“难熬”最恐怖事情,用着最后一口力气苦苦支撑不至倒下。我想动手术的人多着,可看身边没几个有我这遭遇。人家动完后照吃照喝,很快养胖发福容光焕发光彩满面精神抖擞,就不知我怎就那么“例外”,最苦最难最痛最糟都落身上受尽凄苦痛楚。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活该我要属罪饱受尽世间最凄凉沧桑!那一个月历程,简直就是“地狱”般煎熬折磨超越此前20多年所经受!!也在那年,我的体重跌破了历史纪录80斤以下,可以想象是瘦小成哪般真的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了,让人都不忍看风轻轻一吹就要倒下。一个月时间掉了二十斤,那是怎样的一种摧残与折磨,会让人体重可以减得那么快。这甚至超越了2005年刚从贵州出到惠州,给小孩喂奶时没钱买营养汤水甚至连肉都吃不起,那时也是瘦得只剩下80多斤。而这一次显然比那回更严重上不知多少倍,是我有生以来最“凄惨”最难以忍受的一段经历,就差一点便到阎罗王那报到去了。我真的是一条“罪孽”深重的生命吧,要承担天给的这些灾祸。还是,这也属于真爱范围,是我偿还那个男人所要遭受的罪厄?要用这么“惨烈”才足以洗清属罪!造孽罪过……

  

  在那段极其之艰辛与困难的时候,我的心思不无又重复了此前的“绝望”甚至想要解脱。二楼走廊上有个窗户,坐在那能吹凉风还有观看月夜,能暂时远离医院人群的烦躁寻份心灵清净。夜深了,有时我会独自一人走出去,坐到窗台上望着天空深思发呆。这时往往会碰到值班过往护士,看见就非要把叫回去不让在外久待。想是担心我会一时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吧,从那要是一跃而下出人命这院方就脱不了责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有人若死在医院里肯定都不好说过去。到时有报道呀家属闹腾呀,再有医疗中心也来调查,即使真无关也是难免会惹上一身麻烦事。所以从这点来讲,不管他们是否对病人负责到底,却是也不允许不敢让病人在医院里出事。不过说真的,那一刻还真有点那样的心思呢,想想遭如此对待折磨得不成人形,干脆就死在这拖你们做垫背活该!虽然命是救下了,但又不救到最后让人更受罪半死不活,这还不如不救的好一开始就不管。当然终究是没那勇气,只怕又死不成又要更加的遭罪更为难生命了。事后想想如果那时真的死在那里,就不会有活过来后面又多几年的受罪,人生路不会走得更凄苦更糟糕继续修炼。算命的说命长不会让你死那么快,还得慢慢折腾活着比死还痛苦。

  

  可能吐了二十多天,才慢慢止住可以进食。从最开始的白开水,饮料牛奶到喝稀饭。记得第一天能吃东西时,简直就是如被禁食了一年的动物,终于可以有口福那个欣喜激动。虽然只是非常稀的白粥,得慢慢过渡还不能到吃荤食饭菜,怕胃一下承受不了弄巧成拙。那碗粥可能是吃过最珍贵最美味,今生最好吃最难忘的一餐了。人,真的是失去过才会知拥有的可贵!当你连吃的权利都被剥夺时,就会知道吃什么都不重要只要可以进口。而平常我们却总是那么挑剔,嫌这个那样的端到面前还觉得不够。然后到可以吃饭时,有很多上来派发酒店菜单,我便也拿着来挑选准备叫快餐。这个时候却听旁人提醒,那些都不是饭馆是自家做的,卫生质量不过关最好不要叫。原来那只是随便起名称打印出来,事实就没有这么一家饭店,就像我们在家里自买自做,然而到外面发传单给送外卖。别人不知道以为是饭馆,事实上压根儿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成。那么可想而知了,有人监督生产都不一定过关,这没人管理地下作坊还不知什么环境,又都是些什么人来工作服务,想想都觉得很反胃恶心更别说吃了。虽然医院饭堂的要贵很多,但至少能保证饮食健康却也是值得,总不能为省点钱摄入那些有可能危害身体得不偿失。只是从这个事也可看出,真是怎么样的行业都有可以诞生,随着人们需求就会跟着涌现。而那些住院病人若不知道,还真以为吃的是饭店送来东西,其实却是私人操作卫生各方面都难以保障。当然这个食品卫生最成安全隐患的年头,又还有什么是可以最让人放心的呢!只是知道了才注意斋戒,不知道还是照吃无误。很多东西都是没法保证在这个世道,我们行走于人间到处都是陷阱与不安。

  

  鉴于身体状况越来越糟,而身边又因没人照料,不管是生活还是自身因素都是没法维持。最后自然得考虑叫亲人过来,这事那个时候家里是知道联系上了。反应怎样不得而知,估计除了心痛还有不理解吧,是不会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就在于他们,那个家庭才是悲剧的“根源”。这些不说因为一提到那些人类,都不愿浪费口水力气和笔墨。这样的家,在我看来就是比“地狱”死亡还要可怕。其实一早就有提过了,但当时想到一过来会认为有人负担追药费,所以得做成像是没人理样子让医院来解决。但难道就是为了钱的问题,把亲人把孩子置于医院不闻不问不管不理吗?这样的做法真的是凡人难以想像,只怕也除了他们做得出来再没有后例了。在那个时候肯定想的最重要的一个是,人身安全健康问题而不是其他,再没有比这个是更引重视与关注。当然也是可以理解,家里哪掏得出那么多钱也是无计可施,不知是该说我们的亲情冷漠还是生活的苦难哪样才更过得去。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才想到叫姐和弟过来看望照料上几天,不用说都不肯都不能过来,理由无非是要工作没时间请不到假。不可否认这是事实,替人打工确实不容易没自由,不是说自己想走就走尤其重要职位。但我想若是一般人,知道自己兄弟姐妹出了这等大事,还会想到是那个钱重要还是人的性命更重?只怕有的不要工作,辞职也要赶过去守护。不可能还安心上得了班,而不顾那个姐或妹的生死。

  

  这就是我们这些亲人,从上到下一家子都是这副模样!所以这个家有一天会“灭亡”也是理所当然,一点也不会觉得惊讶。所以投生于这样的家庭之中,你的人生除了悲剧是不可能还会有完满,当有人出事不管是父母或兄妹都是置若罔闻冷漠得可怕!完全地甚至都颠覆了人性与血缘,从理论与常理上都无法解释的迹象。居然就会存在于,让身边的人听了都要胆战心寒。不能相信会有这样的族人所在,而就生存在我们身边这个现世间有多可怕。母亲这边着急却也没办法,自己的孩子却也无力说服。听闻那时母亲是想亲自出来吧,不无有所打动终究是要挂念牵心一些。可为什么,一在家里回到身边又成了另一副模样?如同爱情一样亲情也是重复着那规律,疏远就担忧挂牵亲近就矛盾伤害!这样的态度做法也真的让人太难以适应,要么绝情透顶别在那不经意又送来一点温情。让人握不住也放不下反更折腾身心,我宁愿也一如真爱男人冷酷到底,别时不时送来点希望似看到阳光,跟着又会是彻底的失望坠落到更深的黑暗。

  

  后来是怎样?在县城的大嫂不断做他们俩思想工作,前面写过大嫂比较有文化水平且又善言与沟通,就是这样才把他们给说动了。多得依赖于他人的劝说,北京的阿姨应该也有参与说情了,简直是比那个八抬大轿去请还难。我在想,如果是大嫂的孩子,几个之中出事了一定不会是这情形,不知道是我们教养不好还是自身遗传。当然他们的状况也是比我们好多,不需要为那么多生活问题愁忧,在处理事情上确是有很多优势。所以说来说去又是一个“现实”起着至关作用,可以把亲情人性所有都埋没在其中。后面情形是,我弟过来看了三天,我姐也过来看了一个星期那样吧。也在那时候,我第一次在帮助下洗了个头,头发都快要粘成一堆了。然后又把全身上下换洗了一遍,感觉却是清爽舒服多了,再熬下去怕都成叫花子一个了。虽然也少不了的遭责骂训斥,自己做出这事连累他人确实是祸害累赘。不管怎样能来就不错,对于这样的家人确实是不能要求得多。他们回去后又回到了独自轨迹,只是那个时候伤口已慢慢愈合人也有了点精神,相对自己还算是可以料理得来。没死成活了下来,虽然不是福分只是继续还债。所以如前面自传中所言,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有天有一个人死去,其他人都不会有何伤心更掉得出眼泪来。真的,至少我会是,怎么也挤不出来有多可悲!普通人可能都还会有感伤,哪怕是不相干。可是面对这些人,我真的不知道伤悲为何物。也真的没有必要,我们谁都不稀罕他人的真情。所以有天我死了,不要他们有任何表情,尤其不要为哭,那都觉得是对生命的一种玷污般。就算动物流的眼泪都可贵,而人类的就太虚假了。我不需要,尤其不要演戏。要哭,也是一个值得的人。不值得的,还不配为我哭,折损了我的人生。这就是这个家的面貌,天下少有的独一无二!难怪一个个都像有病有问题,精神不正常就对了。不应该存在于这世上,把人世都给污损了。

  

  除了他们,大嫂的二儿子我的二堂哥,也过来探望了一下。其实当时本意是想,借助他身为公安干警力量,能否让院方通融一下通过关系梳理打开点后门那种。那时母亲听了之后也颇为赞成,想着穿一身军装就能把形势压倒,大家心里都为那一幕欣然安慰,就像看到救星等着救急,如此的颇有为此举自鸣得意。然而最终事实呢,当然不是那个样子完全的一点都沾不到边!我不知道是真的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还是说这些事情真的不好干涉,并不能以一个职位就可以让院方怎样,确实也没那么大的特权,人家医院更不需要顾忌害怕些什么,因为有理在他们一边,你不是说拿着把枪就能逼人就范,事实上也不可能进行什么威胁。至于“关系”除非有熟人院里就高职才有决定权,而他未必认识到深圳那里的医生人员,要说广州生活当地倒是说得过去。那么或许他的作为也是可理解,即使有心也无力,总之最后我们的愿望是落空了,相当于空欢喜一场。原本是把所有希望寄托于他身上,到最后原来都是无望解决不了任何。抛却这个不说,同样自传中提到的,广州陌生地奔走找事找工作帮不上忙,也从未想过麻烦人家总觉身份低微不想高攀。包括到北方后春节回家给钱让从车站里头取张票,一个就驻守火车站“广场派出所”的民警,都办不到了。为了一个小孩念书求个好学校好学位问题,却不知是动用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与关系,这个事难道比那个更复杂让人头痛为难?还是只是一个“心”的问题,愿不愿意乐不乐意在不在意。那时也是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全部压于身上,最后也是彻底的“失望”!不仅是对亲情的心凉心冷,更是对人格自尊的一种挫伤!是相信他,当作亲人看待才会开口,想不到如此小的事也会碰壁。借钱大事就别讲,我过得如此之苦不幸,就从未找他们开过口,也是不想让人为难有自知之明。而那一次,是多少年未曾联系过,也是迫于无奈确实买不到票又急着回去,才会拉下面子找求助。想着这么点事情轻而易举就可办到,居然会也被推搪那种心情有多难受!就像厚着脸皮求人,碰了一鼻子的灰。也是从那以后让彻底“绝望”,“发誓”日后有任何事情都不会找他们的了!这就是我们的那些亲人,和家人一样的脸孔。不知道是不是也因了我的命途,才会都变了样正如家人的可怕,只是为了验证命运之说更演绎真爱的惨烈,无形中又成了牺牲与铺垫。那倒更应成自己差错了,牵连别人跟着遭殃做罪人,这份爱贻害的真是太多了。

  

  不能不说的是,这个堂哥,是所有堂哥中混最好,甚至超越在家乡阳春县城政府有一官半职的大堂哥。不仅是在警察里面任职,而且职位也是不低的,能进入到省内最大甚至是全国有名,仅次于北京的火车站“广场派出所”做事,有那么容易的么?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很有后台的岳父,是行列里有名机关干部当地很有权势的大人物了。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总之楼房是多着生活于上流社会,随便一开口就能呼风唤雨没有办不到的事,身家有多少不知估计也是百万起步最低估算。可笑么?就是傍着这样的亲戚,有着如此之高的身份与社会地位,那些如此亲的堂弟堂妹竟然沾不到一点光,别说大事鸡毛蒜皮一点小事都帮不了!我不知道别人那些亲朋戚友,有一点点小小的官职也能靠上边,而我们却恰是相反有多么的大对你不起作用。说难听一点,就是等同于没有这样的亲人,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友人有困难出事时会愿意倾力相助。还是他们觉得,我们有北京舅舅阿姨相助,就可全然放心用不到自己?但别人相助是别人的事,自己若有那能力难道不应也出一份力,而什么就都指望他人自己就能心安理得?!

  

  事实上母亲娘家状况,是远远不及他们这一边的,但别人都会尽心尽力而为。一边是母亲那边的亲人,相隔遥远难常往来,一边是父亲这边的亲人,相距不远可常走动,到底是哪一边的亲人更加的亲,也更应该照应?除了同一个父母所生之外,还有比堂兄妹更亲的血缘关系么?如果连他们都置若罔闻,又还有谁会加以拯救呢!当然他们若生活也不乐观,和我们一样水深火热没得说,问题是有那条件却也不伸手,就是太说不过去。我们自是不会开口求人,但我想只要有心不会不看在眼里想在心底。想想怎么对得起那个英年早逝的叔叔,扔下那几个孩子过成这样,他们这些做大哥堂哥的是干嘛去了!不能不说让人心痛,父亲若在天上得知也难以安心吧。我在写作中经常多次反复提到的一个事情,我很渴望有个哥哥,有人疼有人爱有人保护,受人欺负时可以有人撑腰出气。虽然我是没有那样的亲哥,但这些堂哥难道不算吗?那么亲的亲人,可对于这个苦难不幸的堂妹,他们这些当哥的是做的什么?如果说出去,他们脸上真的那么挂得住么!别说保护不受欺凌,就连她一点点小小的请求都满足不了。好几个大哥,却也如同没有,有事做不了任何支撑依靠,让那个妹妹独自承受背负,给予不了一点的慰藉力量。

  

  是的,这就是我们那些亲人的脸庞,不知是一个家族所生还是广东人的特有面貌。生活在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人情味就越淡那种现实与冷漠,连与生俱来的亲情血缘关系也备受摧残。当然我也是不能批判些什么,自己家里最亲的亲人都如此,又有何理由要求别人要做到什么份上!是事实,至少他们还有理由开脱说得过去,而作为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人却是怎么样也找不到说辞了。一如自传中所言,如果有天出事了不要事后感叹什么,生前都没好照料死后更别表什么同情惋惜。尤其不要在那表无知无辜,不是人人为了个活命就可以不要人格与尊严地向人乞求,至少我还做不到那样为了活着再去找寻又让自己受辱。我活不下去是自己的命认了不怪任何包括他们,但请也别事发表什么虚情假意既然做得出来自然也就无愧于心,不需要再做什么弥补而我更不会找任何人寻仇大可放心。不用求神拜佛尤其不要烧香,我都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般不受这些好意。还有最重要是,别引以为是耻辱生前也没见有顾忌呢,死了之后更加不应担心有什么影响的了。人活着都不能加以理会何在乎走后会是什么样,给剩下的人留下些什么都不重要了,一切的恩怨情绪都会消逝再无意义。

  

  不管怎样,那次是有起到帮助,送来了一千多虽然也是解决不了多少实际问题,虽然这于他们更是不算什么于情于理也应该掏出,不可能这样空手而去探望住院病人尤其当时情形药费都付不起。到时候难下台的只怕是他们,还真能一毛不拔如此吝啬。当然钱一般是抓于女方可能太多也拿不出,男人娶了媳妇的确什么都得听对方的用钱上面更是。无论如何总之是给你拿来钱送了情意,而我也接受拿下欠了别人这一笔人情债是事实。这也是我这个作为堂妹,今生唯一用到他们这些堂哥的一笔钱了,是在生命遭受威胁快要死了的时候。又是因祸得福,得以换来了一些厚待。平常生病看不起,生活吃不好住不了,只能自己解决无法寄望。当然像我这么一种病人,也是不可能让别人负担你一辈子,我确是不能要求谁都是。不知道他们作为堂哥是如何看待这件事,也许就像大堂哥所言,就是发傻甚至是发疯,脑子有问题才会做这些傻事。可他们怎么会知道,那个堂妹背后有着多么的凄凉悲哀辛酸与无奈?是被生活家庭亲人逼到那路上去!如果我也像他们一样,那么幸运能投身于那么好的父母,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流落到这一步?他们知道吗,仅仅是他们比我们“运气”好,有一对愿意无怨无悔付出的伟大父母,所以他们能换来如此完满与平稳的人生。如果得知,还会在那显示出那等不理解甚至鄙夷不屑么!就是这样,那个堂妹都没想过找他们,承受着家人那样的迫害与无情,都没有说投奔他们而一直在外漂泊流浪,过着凄苦不堪到处游荡的生活。哪怕就是走投无路山穷水尽,宁愿死也没想过找他们。如果平常能给到一种亲人能相助感觉,自然也是不可能会不考虑而显得比外人还要陌生不敢作想。可笑的是这个时候却会发言了,那听来不能不说讽刺,此前什么表情都没出事了成为有理宣判者。大伯大嫂也是不能理解吧,他们是不会知道因为不是所有父母都会像他们一样,愿意为孩子牺牲付出更看作比自己生命还重要,有的天生就是“命贱”来到这世上就是遭罪的。如果我是他们的孩子,我这一生肯定是截然不同的光景,也许我就真成了个大人物非常之轰动凡响与有贡献。可是没有假如只有命途,这是老天安排给你的命运要投生于这样的家境。一切都是“命”,凡人逃脱不了。

 

  医院几乎每天都会例行检查,是主治医师带着一帮新人后生,边询问病情边讲解现场授课。大医院都是不一样,有阵容排场何况还是座大都市的中心,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气势又有所“沾光”了。那时问到我时也有反映这种呕吐现象,听闻是怎么解释总之现实也没可行途径控制,我还得继续遭罪接受这种种磨练。每天也会定期地发放药费单,上面密密麻麻一大堆的药名看到都可怕,一大张不知用了多少种药都是陌生得过敏。当然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价钱,几乎每天过千费用之高昂让人目瞪口呆,天天增长天天加多数字滚动快得惊人。如此下来住院一个月就得两三万,天哪简直就是比住那个天上宫殿还要高贵,一般人真是消受不起的待遇。每当手中拿到这些单据的时候,是心情最沮丧难受,那意味着钱又增多了越欠越多。当然也只有我如此愁眉苦脸,那些能住进医院的人自然都是住得起的,没有人需要为这些费用发愁眉头不得舒展。看来天下的穷人大概也只剩下我一个我们一家了,普通人少少都是能拿出个几万块备救急,不会像我们这般一个家庭一毛不拔连个几千都没有的。几个孩子也一样身无积蓄,出个什么意外或重大病患就是凑不到一点钱,多么的无奈与可悲!欠钱院方自然催了,哪有不交钱享受免费的午餐。从一开始就不断地催交,天天追问天天让人头痛心烦。也只能厚着脸皮面对,没办法自己是理亏又确实拿不出来,除了赖账还能怎样生活的无奈。有钱还会不给交么,不知道那于那么一个破损的家庭是多么一笔天文数字,有钱人是永远不能体会穷苦之人的悲哀!医院更不会去为病人着想了,从来只有营利而不是爱心真情奉献的场所,如果会也是建立在金钱物质基础之上。不能怪只能怪自己身为穷人命苦,在这个一切以“权钱”运营的社会注定摆脱不了的悲哀。

  

  那时的情况有多糟糕,身体日益差劲下滑,身边无人照看守护,医生也是消极治疗,又加上这费用催促,让人面临层层困难多重问题。不过还好尽管说归说,但也不至于把人给赶出去,基本的药水疗理还是会用上。那时已经有快一个月,身上伤疤已经愈合肌肉长出,手术的缝线也被剪拆掉。那说来不知用的什么线,看来还挺结实像钢丝一样,剪线的时候还有点可怕,疼痛与麻麻的感觉。不过这也象征着术后的基本恢复完毕,可以脱离那些针线不再需要辅助。在那以后人一切也基本正常了,自己自由行动已经不成问题生活可以自行料理。这个时候就得想后路了,这样在医院耗下去不是办法,且药费上追问得频繁逼得越来越紧。我们想到了悄悄走开,这是唯一可行的法子。那些纠纷让医院处理去,因为我们也是无奈只能想着如何脱身。再怎么样作为院方这笔钱不会是过不去的,何况又有几个像我这样交不起费用强行住院的病人呢!这样的例子还是很“个别”的,一般来说没钱交费也不会允许你住入,只不过我这种紧急特殊事件才会有了这拖延。作为救死扶伤也罢人道主义精神也罢,这个烂摊子就只能让他们收拾打理了我们无能为力。

  

  想想那个主治医师也真是倒霉,捡了我这么一个病号不仅没捞到钱还成为负担,想必作为医院定会询问他也是不好交待,大家都只是为了一个制度下的遵循并无对错差别。上头压人肯定只能追下面,病人的钱没收进作为医生也是难辞其咎。却不曾知,有天会否后悔救了我,无形中也成为了一份爱的罪责。这就是,救人没救到底,反而是加重沦陷或悲剧,很多不是挖掘到深层内部,永远都无法拯救那些水深火热的疾苦与不幸。亦如真爱男人一样,当初也是想着好心帮我,结果帮着帮着帮到这种地步,一同上演了人世间一场最惨烈凄绝的情缘,生命最残酷凄凉的悲剧!真不知该说是老天弄人,还是我们这些社会制度与人为的因素,总是要用那么多的血泪来诠释我们的人生与这个世界。那位医生的模样我许久都还记得,不知是该感激他救了我一命,还是又让我的生命在那一个月内更加摧残而怨言,成为一生中最“凄惨凄凉”的经历。他是救了这一点不容否认,但那个手术之后与旁人不一样的情况也确是让我备受煎熬,在原本致命创伤的基础之上身体更加折磨搞垮也是事实。而也是在那以后造成我的生活都不能正常了,于是在后面活过来的几年才会过得更加凄苦与悲惨。当然相对于人的生命来说,这些再重的苦罪似乎也是可说得过去,我们没理由怪责与追究。只能说自己这条命承担着太多太重的“罪孽”,这一生一世怎么样饱受历练都是不能洗清无法停止的继续属罪。或者说我欠那个男人欠得太多,今生怎样受苦受罪都是还不清。即使经历了这场生死浩劫依然无法从头再来,到最后还是要掂上这条性命一切方可结束。

  

  那件事,后来有被“深圳第一现场”报道出来,举行婚礼当天就有想过报料但没接通。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想到呢,是被同室病友善心好意提醒以此反映,当时主要是想引关注解决一下生活难题。自然一如对亲人期望落空,这个同样也是发挥不到作用。有记者来到病床上采访,摄像机对着说了几句问答话。具体都讲了些什么,大概是与情感有关,还让到“走过人间千百回”贴吧里找资料。他们播放出来相片就是在那获取,是穿婚纱拍的婚礼照片,其中还有海边的。那并非是最受欢迎的七八点正点节目,而是晚上十一点多才在荧屏上可见,那个时候很晚了可能很多人都睡了看不到。但听闻好像第二天早上有重播,不甚清楚我们是在病房里晚上看见的。不是很记得里面有些什么样的内容,无非也是些负面字眼不应该不值得之类吧,总之与我原本初衷是完全背道而驰。我事后也很是后悔了,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向他们求助,无形中又像是贬低挫伤了自己身价,还把那些不好方面展现遭人批判抨击那种,尤其是连一份情的定义也给全然否定了最让受伤。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如果一切可以从头来过,我绝对“不会”那样做,求助不成反而更加跌落。是的,他们也只会从感情方面去剖析,认为为了情呀爱呀疯狂发傻。却不知道背后真相的根源是“生活”,尤其是那样的家庭逼人于死路,又有谁可以体会谅解更伸予援助之手呢?不会,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因为人人都有一个不说多好但至少最无助时可以回的家,而我偏偏就是哪里都可以去唯独那里没法容留不能呆。我真的是极端万般的后悔死了,又一次把我的尊严挫伤在这座城市面前,让自己成为如此不堪与不齿。却不知道这些是否都是为了最后伏笔,因为到那个时候这前面很多事物都会被牵扯揭露出来,原来曾经有那么多的路过那么多的人甚至社会团体知道。却不知人们会是种什么心情,很多事情早在之前就埋下了前奏,而且很多步子都是可避免开来偏偏就没有拯救阻止得了。我不知道这就真是天意弄人,还是在人类世界里一切要被凄凉悲哀地演绎。是老天束缚了我们凡夫俗子,还是这个人为性经营与存在的红尘世界才是悲剧最大的根源。也许一切最终都无法辨析,而我们注定得成为世俗与生活底下的牺牲品。

  

  一个人看着天

  一次输并不算无辜

  为爱愿意千辛万苦

  也许当初是我没想清楚

  才会把你卷入我的混浊

  跟着我一起演绎命运的殊途

  

  一个人看着地

  所谓清白还是世俗

  谁又能说得清楚

  是不是你早就知道

  到最后我一定会是输

  所以才会如此的不在乎

  

  我只想要回承诺的当初

  找回曾经的温度给予的鼓舞

  然后找一个角落悄悄埋下我的苦

  从此再也不为你哭

  

  我只想找回没有你的孤独

  就算到最后还是一个人孤苦

  也为爱兼程奔赴风雨无阻

  然后有天静静笑着睡去也不让眼泪来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