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96:最深的痛让爱醒过来
196:最深的痛让爱醒过来



更新日期:2015-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刚开始动完手术,有个很怪的事情,非要人放屁,说是把气体排泄出来,就算通畅,否则问题还挺严重。医生从第一天开始就常过来问,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模棱两可地答复。可能是因事态的重要性,反让人惶恐怕万一没有,是不是兆示着手术失败还是怎样,总之就会对身体是很大的损害。想想那些动过手术的人都如此吧,不知道是不是在一开始就能回复到正常,可真的是让人宽心。这个问题解决又到了“大解”,好几天都没见动静又让担忧,可能是肚子空空都没有物体可出来。最后是医生拿来那种,小孩子拉不出挤进肛门助排泄的“开塞露”。还真别说那东西够有效果,人像闹肚子迫不及待立刻见效。这人类确实是厉害,什么东西都能创造发明,就没有什么是人想不到做不出来的。当时也是在病房里,因为身上伤势未能走动,即使是屋里有男女各色人群,也只是相对的遮掩一下。可能大家也习以为常吧,在那个生命都要备受威胁的时候,谁还能讲究顾得了那么多繁文缛节之类。事实上很多不便之事也只能在那里进行,像服侍擦身料理之类,都得在大众眼睛底下无可避开,只是稍微注意没那么明显。尤其是术后最初三天,人根本就是不能动躺在床上,那个时候还能讲什么避嫌命都可能丢掉。确实,在生命面前,一切都会显渺小不再重要,那些清白、声誉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活下去,人是不管以什么方式都可存在的,所有都可以作为交换牺牲。这就是生命,永远最尊贵高高在上,其他一切都拜倒其下。也就如我们念书时学过的一文《挑山工》中所写,在那极其艰辛艰难的生活条件下,人们对于男女性别之差都已然麻木,可以背转身去就脱换衣服,哪还有那么多讲究顾虑。在生存面前,同样所有都会显得渺小微不足道。就像我们的心灵也跟着麻木荒芜了,已经不会再去谈什么理想追求。这就是现实世界对人们的摧残,没有什么会适应不了让人改头换面,哪怕不是自己所想要却是没拒绝的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融入,生活于人世间本身就是种无奈的所在,从生命来到世上开始注定的悲哀。

  

  有时我会在想,为什么不分为性别房号呢,同性住一块却是相对方便一些。当然这其实也是行不通的,因为来者之中也会有异性,你不可能不允许探看所以说来还是不方便。一个大屋子,几个病号,又加上看护亲人,还有护工,那可是杂乱得很,在这样的环境里你想好好休息几乎是不可能的。晚上要睡觉,不是这个起来,就是那个有动静,总之就难以有绝对的安静让人好好歇息。当然也可以理解,都是生病之人难以有规律,或许都不想折腾这身体却不听使唤。这些倒不算什么,最让人头痛的其实是来访人员,他们那动静才是够大让人没法安歇。此中就有一个身体强壮的大男人,他怎么样呢?和许多男性一样,都会打呼噜。这还不是一般的打,而是打起来如惊雷般,就像老虎吼叫,总之有他的存在,身边的人就别想睡了。说真的,那也是我一生中所见打呼噜最厉害的,我感觉这应该成病患了正常人是不会如此之夸张。一个人睡着觉也这般打法,就像没得停止喘息不累么那也是耗费体力的事情。虽然我们大家都很有意见不满,心中暗叫倒霉怎么会来了这么样一个人,这以后要天天如此还用睡的么!但却也不好意思说出,更没资格把人给赶出去,因为别人是来探访病人的。所幸有一位年长阿姨提出了,她是长辈自然好说话些,我们这些后生却是难以开口。可能也是吵到她休息了,她是最怕这个,偏偏来了个最厉害狮子吼般能不让烦躁。本来人生病动手术,身体正是虚弱时候急需好好调理,这休息不好可是会影响康复的。于是她就委婉地说了,其实道出的正是大家心声只是压抑着不显露。后来就是,对方出到走廊上搭个小床睡。尽管如此,隔着一扇墙也是不能完全阻挡,屋里依然可以听得见,但相对来说却是好多了,否则我们那一堆人真的得睁眼到天亮了。

  

  他是来看他对象的,一个好像是阑尾炎动个小手术的女人,事后便有人问她,意指你爱人这样,你们晚上怎么睡一块?怎么睡得了!确实,换作任何人怕都是无法忍受,动作声响太大干扰人无法入睡。那女便说,我们都不住一块,分开房一人一间。我当时听了心想,找个对象还要分开而睡,那和一个人有何差别不如不找了。那时也想,如果要我找一个这样的人,我是不可能接受得了的,天天晚上没得好睡岂非受罪。然而,当我想到另一个人时,心思却有变化了。我在想,如果是我最爱的人,我一定就都无所谓,而且不管对方多么的吵也绝不分房睡。这就是爱,极度的牺牲和容忍,只要是你真正爱的人,其他一切都不成为障碍。爱情,是有多么巨大的力量,可以让所有都变为无条件接受,再无排斥与要求。也只有爱,能够让我们如此,把一切都踩在脚底下。爱,真的能融化世间一切,所有在它面前都会消融。对我而言,他就是生命至上,再没有可以超越的份量。如果还有什么不能做到,除了他再不会有任何;如果还有什么可以做到,除了他也不会再有其他。镜中的人渐渐模糊,心中的你却慢慢清楚。曾经的时光已悄然离开,爱过的心却依然在等待。如果不是曾经被伤害,就不会如此深刻的明白,最深的痛是要让爱醒过来,那是生命最后的澎湃!漫天飞舞一片荒芜,满眼风雪和眼泪都化做尘埃;再多的苦都于事无补,忘记所有也不能够重来……

  

  前面写过,那位分饭的阿姨,也是动了一个大手术,肚子里的伤口比我还要长面积大。但她的待遇却是比我好多了,主要是儿女之多有六七个,大家都是上班族如此就分工轮着来看望这个母亲。从这一点来说多生点儿女还真有好处,如果城里独生子女又要工作哪能抽身,孩子多了就是可料理一人轮一天都够了。而且看样子都不是些混差劲之人,男的有开车女的坐办公室那种,总之都不是低下那种俗人身份。那么这费用上自是不需发愁了,一人凑一点都凑够了不用担心掏不出住院费,如果只是一个承担本身又艰难真是不好打理。从这来说又是儿女多的好处,需要钱时好解决聚众人之力,当然也得有能力兼有孝心,若是那种自身难保一毛不拔且又不敬老也是白搭白养。所以说来还得看自己养得好教得好,出来出人头地有能力还不会嫌弃,这也是种什么因收什么果自己养不好就别怪孩子不孝顺。完全就是家庭教育下的结果,父母没素养也是培养不出好孩儿,所以那种结果是自找活该。只生不养,只养不教,是教育的最可悲!诞生一大堆祸害社会,搞得这空间乌烟瘴气人人都生活不好。看人家那些孩子,与母亲多亲昵心疼怜惜,都在为母亲承担着痛苦而难受为无力分担。每天变着花样不是炖鸡汤,就是煮黄鳝,要么来个参汤,总之都是非常有营养与滋补,亲自端到床前喂食。人活到这年纪,能有这么一大群儿女围着转着,也确实是心满意足就算是死也无憾了。不仅如此,他身边的爱人,也就是老伴一个老头,看到对方承受痛苦居然当众抹着眼泪,惹得在场人们感动不已纷纷说着“少年夫妻老来伴”,都为这份已到花甲之年依然不变的真情感到难能可贵。我不管那是否叫爱或是亲情,是共处大半辈子产生出来的感情,但却是如此的牢固携手白头就够让人值得尊敬。一个人活到这把岁数,又有亲情又有爱情围绕,真的是再没什么可遗憾难过的了。想到自己若到老去那一天,又会有谁人替你守护?无儿无女也无爱人亲人,一定会是很凄凉可怜!正是应了算命中所言,一切还是遵循着那个命途之说来上演了,所有的现实都在验证着这么一个残酷却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这就是命,那个结果早定在那了,中途只是慢慢发生过渡最终逃脱不了。

  

  此中有个镜头,因为那个时候已入初冬,深夜晨起外面已有凉气。我本体质虚特怕冷,如今又正是养伤在身自是更加顾忌。我便把床头上的窗户关了,那里有冷风吹着会让人着凉感冒,可不能再受寒加重病情了。旁边,也就是她们一家,老人的女儿发现又打开了,意思是她母亲怕热焖出了一身汗水不好。我自然提出自身因素,但那个窗户还是靠她们那多一点,好像这关开自主权确实不在你这。尤其对方那口吻语气,多少有所强硬不退让,也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自己多盖点被子注意下只能如此了。那个小小场景,给我很大的心理撼动。是的,她是有理由这样做的,因为要维护自己的母亲,没那么无私替人着想。只是想到自己,从来都是没人守护的人,所以永远不会有人替你争取什么,哪怕就是无理蛮横却也是可在爱的基础上宽恕谅解。我知道,我永远要不到这样的权利,因为不会有人为我那样的一心一意,不管是父母还是孩子或是爱人都不会有,我注定是被遗弃可有可无的物品东西。那种心情,真的很难受,就像你被人欺负找不到一个人撑腰说话,满肚子的委屈与辛酸无处可说。我向来都是这样的,不是吗?不管是男人女人,不管是什么人,都可以骑在我头上。因为,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更是一个遭命运抛弃不得好死的人。从遇上那个男人,就决定了我命运的真正揭幕,于是这所有都随之来了,要受他给的这种种苦和罪,还前世欠他的债。这些全部都是,承受经受,亏欠偿还。

  

  整个病房里,有一个床号是最突出耀眼,就是最里面那一位。那是个很年轻的小女孩,顶多二十出头,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光彩靓丽。她是因什么病进来的呢?原来是大腿长了个血管瘤,进医院切除了部分未能彻底根治,还得到“广州肿瘤医院”进行进一步的化疗医治之类。此中费用多少,要十几万!当然别人出得起,应该不会是问题。据说已经跟那边联系好了,到时基本康复直接转院过去。她也是广东人吧,好像在茂名,和我们家乡同一线路,算是比较近的同乡。据悉家里人是做生意,开水果店铺还是什么,总之就是自己当老板,少少都是有一点身家积蓄的。要像我们这些普通人,一万家里都拿不出的,更哪里死十万元出来。看吧这年头,没钱就是只能等死动不起手术,有钱就是可买命如此现实的年代。别人是命好,投生在富贵之家衣食无忧,有个紧急意外也是不愁拿不出钱来。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便注定了这种制度的存在。当然她的好可不止是这一点,而是,她成为所有病号里最多人探望最多东西相送。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或女生,买着水果吊篮、大束鲜花,还有各种慰问品,总之是声势浩荡大群就涌进来了。这一来屋里可热闹了,年轻人就是可平添生趣,大家有说有笑欢欣融洽直让人羡慕。那女孩人缘也好吧,不定此中还不乏追求者,人长不错确实可爱漂亮。性情更是乐观开朗大方了,属那种大众型女孩,就是身边能结交一大群朋友。自是不会像我,沉闷不语不好沟通也让人难靠近,都是家境所养成的并非谁刻意而为。我要是生于她那样的家,只怕命比她还好,当然这是不能假设的只有现实。

  

  那一幕,同样深深刺痛着我!我知道,我也是永远要不来,那样欢腾喜庆的场面。我出事了,我有事了,就不会有人赶着来看我,更别想会有那么多的人围在身边转动。我想,我就是那田野边上的野草吧,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只能自生自灭,永远不会有人为你牵心为你紧张为你着想。甚至是哪天不在了也没人会察觉,不知道身边少了一位亲人朋友,不知道曾经熟悉的人早已去向何处。曾经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了全天下,而今是全天下都抛弃了你,自食苦果没人疼惜。这就是,坚持一份爱的代价吗?不仅让自己众叛亲离,更是死无葬身之地!为别人做了那么多,还换不来一丝丝的回应甚至是认可。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凄凉可悲的情缘!爱到付出生命还是不能靠近,甚至连对方自始至终怎么想的都不知,而自己却如此彻底全情地投入了一出戏。如果这就是爱也认了,还前世的债才会成为这悲哀……

  

  那个时候,住院期间,我是与《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爱我的人有取得过联系。当时是觉得,自己可能撑不过去会死在那里,所以又一次想要让带小孩来见上最后一面,就像是临死前的送行那样。更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对方依然拒绝了,一个可能将死之人最后的心愿。我以为,他作为曾经说着最爱我的人,甚至要生死相依没有我活不下去,如今最心爱的女人出事了,身边又没有一个亲人朋友照料,承受着身心的伤痛挣扎在生死边缘,他会奋不顾身地出来守护身边,给她最好的照料与安抚,帮她慢慢地恢复走出重新开始人生。哪怕就是站在曾经的爱人立场,毕竟是有了孩子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还曾走过那么多个风风雨雨,有了两三年的共度历程,出于这个身份也应该要过来看一下,不可能那么置之度外无动于衷。何况是一个可能将死的人,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会探看一下吧,更别说有过多么亲密的关系。那些针恨仇怨,在死亡面前,还有什么份量可言?人之将死,又有何可计较在意!尤其是,一位母亲只是想离去前见孩子一面,了却心中一个遗憾也走得心安些。他有何理由连这个也剥夺,更不让孩子见上母亲最后一面?哪怕就是这位母亲不称职不合格辜负了她,但毕竟是生育了她这份恩情就大过于天,于情于理生母要死了也应看上一眼作为最终送行。可是他没有,他不仅不会过来看我,就连孩子也不允许。

  

  他不会知道,那时的我多么的孤独无依,如果他这个时候回来守护,难保我们不会有可能重新复合。因为从那次事件以后,与那个男人那边就可谓斩断了,我是彻底地放下抛却了。然而不知是他的仇恨之心不能平衡,还是他对我已然失望冷却,所以对我再不抱指望也不幻想有未来。或许也就如我放弃了对所爱之人的爱,他在背后同样也放弃了对我的爱一样,我们在同一时期都放弃了注定又是不能两全。然而尽管如此,我还是有点难以相信与接受,那个喊着生死与共曾是唯一全部的人,也可瞬间转变得这么快让人难以相认。我真的怎么样也不会想得到,他也可以有如此“绝情绝义”冷酷心肠的一面,做到如此的狠与绝如此坚决。他甚至比真爱男人的变化更让人大惊失色不可思议,与之前是完全的判若两人天壤之别陌生得可怕。我不知道越到最后越是见证了人性的丑陋与虚假,不管是我爱的人还是爱我的人,都是展示出了那副最卑劣与恐怖的面孔。一切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到最后不论是爱或是被爱,都全然地被判决与否定了。我们的情,我们的付出,都变得再没有一点意义可言,成为了全部荒唐的笑话!也在那以后也让我对他“彻底”地心绝了,一个可以如此对待你的人,已经不是爱与不爱可以说清,而可谓也是没有良心与人性了。对待一个将死之人,一个曾经深深爱过,更是你孩子母亲的人,怎么可以真的做到不闻不问,甚至连最后一个遗愿也不让帮达成。所以后面如果还会有关联,我会怎么样对待这个男人,大家也不要有什么异议。他曾经的爱是很深,可惜他的做法还是推翻了这一切,变成了苍白无力遭人嘲笑。因为后面肯定还会有关联,也许到最后还是放不下,可最初为何又如此的伤害!我会怎么做,我肯定是不会再加以理会,有任何的联系。而且如同之前所言,这个男人,他至死休想再见上我一面。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他了,包括来生来世生生世世……

  

  可叹可笑啊,对于我爱的人也一样,我们也是不会再见面,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生生世世永远都不会再有关系!一切的一切的爱,最终都成为了最深的恨,最深的疼痛与折磨!只想撇清不再入生命,永远地赶出永远地消失于彼此世界里……

  

  院方费用的高昂,我们这边自是负担不起。后来听闻可以申请什么医疗补助,于是我便来回往返办公室里反映情况递交申请报告。因为这个是出于自身伤害,还不知能否批下通过成功,但那个时候也是无奈之止抱着一尝试。后来不知道有还是没有始终是个未知数,因为如果真有医院为了让你交钱却未必会报实情,也就如后面为什么会放走不再追究想必应该哪里有填入补这个数。当然这只是揣测不能引以为证,有可能确实划不下来鉴于情形特殊,而院方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帮你承担支付了也是可说得过去。我不想把“人性”说得那么坏始终相信人间有真情,但也不敢说得过于绝对毕竟相对现在都是营利性机构,在这个社会里面基本就没有什么是不讲金钱的。不管怎样那些钱不用你自己掏就很不错了,从这来说应该是感激万分磕头致谢!医院摊上我这穷苦之人也是倒霉,花钱出力了收入不了还得倒贴。当然相对那么大一个医疗机构自是不成问题,何况他们又怎会知,人间有多少无奈悲哀与疾苦,他们就当做做好心救救人呗虽然也是无力全救。但毕竟是遇上了,而且是如此突出“特殊”的一个例子,他们是不会知道这位患者背后有着多么“凄惨不幸可怜”的人生。也许如果有天得知也就不会那么介怀不平衡了吧,只是在一条苦难的生命上送去了一份情意,是对那善良真诚的情怀唯一的告慰。

  

  这个事暂告一段落,有一个事我却是想反映的。手术过后,我一直呕吐不停,直吐了近一个月时间,别说吃东西,就是喝白开水也吐,吐的都是那些青水胃液。感觉五脏六腑都掏空,每次吐都是修炼眼泪鼻涕一起流。我不知道别人动完手术是否有遇,可我看身边的人都是正常没几天便可开始饮食吃喝,就我是如此之特别总是成为最“幸运”那位。鉴于此便难免不能不让人作想,那个手术是否做成功了或者是出了差错,正常来讲的确是不应该出现那些情况。听有人说,节日好医生都休假去了,只剩下一些比较差的值班,意思是技术不够手术未做周全吧,旁人可能也多是此看法。又是没选对日子,出车急救拥堵,医院手术也成问题,没死成反让更遭罪难过。为此,曾特意打电话到“医疗纠纷中心”投诉反映,觉得如果真属医疗事故自己承受这么多罪苦也太冤了吧!怎么样也要个说法讨个公道,至少让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是无缘故。记得对方大概得知前因后果发出感叹,大意是别人无条件救了你还恩将仇报把人告之么?那也太让人心凉了此种做法也实是不应该!虽然此话听来不无道理,好像显得我成了无理又无良更无情了。但我想说的是,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那是有失其偏颇的。救死扶伤是医生“天职”,不能因为病人出于何种原因出事或没交纳费用,就刻意存心或不认真做好手术让病人受苦吧。当然不能这样妄加揣测那未免就太没良心,有可能确是医生尽力了但手术风险之大谁也不能百份百保证失误也在正常,总之只能怪自己倒霉晦气罢这事不偏不倚又砸身上。

  

  后面,没继续追踪下去,因为还要找太多权威专家医疗鉴定中心,那费用高昂就让人望而却步。尤其是作为病人一个个体弱者,与一个大医疗单位对恃胜算机会有多大?现实当中可看到。“维权”,在这个官权当道社会对于普通老百姓比登天还难,而即便赢了此中“代价”之大也非人人可担当得起。现在哪个渠道不需要权与钱,没权就得送钱,两手空空谁会帮你办事。而有钱若没权都不定收买得了,若两样都没有就更别说了,基本就是天方夜谭不会有的奇迹。我这样说并非指这家医院有如此操作,那未免有点强行定义欲加之罪了对人不公平。我说的只是一种“现象”相信大家也可看到并感受得了,消费者权益出问题时都不易维权是件太复杂之事。何况是“医疗纠纷”,当今社会可谓是最大的矛盾与焦点所在,那么困难度可想而知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起的事。于是我们看到很多人到医院去闹事,因为干涉不过找不到地方说话,就只能蛮横强占以此引起关注与处理了。如果能找到沟通的渠道没人会愿意选择暴力方式,只可惜在这个早已乌云蔽日的年代注定一切要悲剧的演绎。

  

  这事也没了后续,那个时候都自身难保了,哪还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理其他事呢。也不想惹是生非节外生枝,先把病处理了再说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但就在住院那段时间,也确实让亲眼目睹医院机制,“送红包”谁都知道成为院方潜规则。听病友说,动手术前都给送钱,主要是麻醉师让多注射些晚点醒来减轻痛楚。一些主刀医师也有吧,有钱就多给没钱也就只能等着人家“自然”对待。有良心的可能一视同仁不那么正心的就难说了,反正生命操纵权握人家手里病者没发话权。想想若每个患者都送,他们是鼓胀了多少口袋,那简直就是坐着便有钱从天上掉下来。这人在不同的职位就是大有差别,有的拼生拼死赚不了几个钱,有的坐在那里就有得收入不劳而获。这就是现今这个年头的“关系门路”,难怪那么多人都往那官权上看,只要往那一站这一辈子就发了还愁什么生计。可怜的老百姓便只能日复一日地埋头苦干,拿着那不够养家糊口的一点钱,在贫困中苦苦挣扎着过日子。富人笑来穷人哭,永远是当今社会最鲜明的一个对比。不过,想到母亲上回北京看病,似乎又不是在展示着这个了。听母亲说,也有试探式地问了下医生,即要不要给点什么之类,人家是一口就否绝了,根本就不容有此等事情的发生。而且事实是,我们什么都没送,他们也帮到把手术做得那么好与成功,对病人的回馈与安心。看来,大概也就只有北京作为首都能脱离这种“规律”,地方上的医院还是追寻融入了这个怪圈里面。进一步验证了,纯洁可爱的天使只能那里有别处都不见了,因为代表着全国中心不能混沌,其他却是难以在监督下自觉地实施了,还是受了环境上的干扰也融入了浊流之中。

  

  揭露开的还不止是这个,又有人说,亲人阑尾炎急发疼痛难忍躺病床等手术,医生一旁有说有笑不慌不忙可把亲人急得。叫来人家一看,意思没事死不了不用紧张那种,可也不能让病人久等挨痛啊这是什么医者态度!亲人无奈打电话医院中心投诉,这才是把人叫齐上手术台病人痛苦方解除。由此可看出,医生是视病痛为己痛视病人为亲人对待否?一句话,不痛在他们身上,都体会感受不到更不会着急!想想,一个如此之大正规医院都这般操作,那么其他那些小型一点更无人监管医院可想而知了。应了那话,“天下乌鸦一般黑”乌云弊日昏天黑地。现在的“白衣天使”早就换名成为“披着狼皮的羊”了,杀人不见血啃肉不吐骨头。总之我们到医院就是任由“宰割”的肥羊,生命权完全不在自己手里听从操控,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医患矛盾医疗纠纷发生上演。当然罪魁祸首不全在他们,而是目前“以药养医”的医疗制度,为了生活生存也只能昧着良心玷污那圣洁的职称。除非从彻底根本上废除研讨出一种全新适用可行做法,否则一天不改善医患关系就会愈演愈烈无可避免地要产生悲剧,有人成无辜伤害者用鲜血生命敲醒警钟唤起正视对待。越延误得久弊端害处就越大矛盾越激烈,却不知哪一天方可真正实施,老百姓是拭目以待望穿秋水不知何时是欢喜……

  

  曾在网上看过一则爆料帖子,应该是比较有名很多人都知道看过。题目叫《一位有良知的年轻医生披露:癌症病人到医院后的真相(癌症病人到医院就是“唐僧肉”)》看看里面内容,真让人“心惊胆战”太可怕无良天愤!一胃癌晚期病人,癌细胞腹膜转移,基本不治医术上。转到普外科做手术,术后又转到肿瘤科化疗,放疗科放疗,中药科喝中药,折腾3个月,死了。调出病人影像资料,根本就没手术指征,可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听听医院里过来人对其语重心长一番话:“你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现在摸清楚肿瘤科的工作流程没有?简单来说就是这样:来个癌症病人,先介绍到外科给他们做手术,让外科把手术的钱赚到了,再把病人转到化疗科化疗,然后再转到放疗科放疗,等着些科室的钱都赚到了,再把病人扔到中医科喝中药。”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有多无良就有多无良简直是“丧尽天良”人神共愤!!可怜别人都要死了还要如此折腾,在死人身上发钱财就用得心安?不怕深夜鬼敲门索命来。真应了笔者后面的话:“如此贪婪将来肯定是地狱报应,从地狱出来后还要做很长时间的饿鬼,一吞咽就口中冒火。最终业报尽后即便能有机会投胎做人,也是投胎在最贫穷饥饿的地区,例如非州的埃塞俄比亚等,做皮包骨头的饥民若干世!”但我想,地狱怕都不会接这些灵魂如此之肮脏腐烂的把那都玷污!有些病人就是听了医生“希望”的话,倾家荡产卖房筹借到几十万扔下去血本无归还掂上条命,真不知他们若得知会怎样。所以建议得绝症患者的人,最好就是放弃治疗至少减轻折腾保留钱财,这世界上谁能攻克癌症就不会死人了!免得临死还被人当肥肉宰个饱多冤枉也累苦亲人。如果真单纯的只是治不好或给病者一个“死亡判决令”都好受些,怎么可以拿人当肥鱼来宰这样的医德是人性已经沦陷到什么地步!不是说要求一定要把病治好,也知道医学是有限世上太多疾患不能消除,真正不能容忍的是把患者当作充盈钱袋的工具折腾来去!“医德下滑医风不正”是种现象也许不是所有,更该正视别让剩下为数不多清者也被流污。在此我并不想否定那些正者勤恳的,我只是谴责那些“不良”医者,如果你不是你完全可行得正坐得直天地审自己良心。是哪一种也就只有天知地知自知罢了,但那也已经够了。问心无愧!而无须在意他人怎么看怎么说。

  

  当然说到医生,人们是有大堆怨言可发,但检讨一下民众,也并不是就很坦荡磊落的。想起国外故事,一位老医生,在给孕妇剖腹产时不小心下刀划伤孩子面孔,很深的刀,尽管事后缝好。其在面对家属告白致歉,埋怨自责,对方却宽宏大量说,没什么,医生也不是圣人失误很正常。想象若发生在国内,会是怎样一幕大家该可预知。那么是该先谴责医生,还是民众的素质品德已经不言而论。还有个国内真实案例,一孕妇胎位不正紧急分娩来不及送120,医生本着认真负责在家里实施剖腹产,出生健康可回家过不久小孩死亡。家属带人到院方大闹,女医生难忍压力自杀身亡。她原本可送120到专业医院,但如果在车上分娩环境更恶劣。她可以不需承担这些,做好人却反被逼死。或许这就是做好医生的下场,所以不能怪那些都往那靠去。因为是大家的筑就,好的东西都难以在这个国度继承发扬。从这,又恰恰应证了前面所写,国民素质上不去,于是无论哪个行业里的人都不敬业没有道德,就如民警现在是“找警察有困难”,曾经神圣的寄望会成了艰难的求助;就如为人民办事的都成了贪官污吏,老百姓想讨回公道公理比登天还难;就如老师居然能有猥亵幼女出现,“为人师表”都成了那副德性模样,可以想象在他们手下教导出来还能有多好品质修养,自己都先被污染了自然是难以清正人心与风气。于是到最后,所有人都逃不过的社会的罪恶,自己种下又自己承担的恶果,因果轮回的惩治。最明显的就是“彭宇”案例了,那位审判敲下的一锤足足让中国法律都倒退了50年不止。作为执掌着国度核心的法治人员,本应是惩恶扬善起着警示与引导世人的作用,如此却成了助纣为虐维护敲诈打击好人。于是乎从那以后人们做好人心里都怕了,这法律都不保护出事了找哪救助去呢!而现在的“扶不扶”不就是那遗留下的症结?可见作为重要执法人员手中尺度是起着多大作用,弄不好败坏了整个社会的风气再多挽救都于事无补!总之现在扶人已经上升到要拍照取证才敢去做,免得一个不慎遭冤枉有口难辩。做好事的门槛步步长高,势必是导致磨灭更多的善举。“小悦悦”事件就是此中最大受害者了,曾经闹得最轰动与沸扬国内外无所不知,可怕的人性与人心啊冷漠传播的效应!那个案子无疑于成为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愈演愈烈就成为了现在的人人岌岌可危明哲保身昧着良心。

  

  我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可以坐到那位置去,居然能作下如此荒谬的判决,更说出那种“不是你撞的干嘛会去扶”,如此之根本不是作为一个人能说出的话,品质道德是低劣到了什么份上,自己不做好事还不允许人去做,就以此为判断依据简直是离谱、荒谬与可笑!想象着当事人的沉痛与“无语”,真怕都要被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面对这么样的一种结果好心却陷自己于是非不义。只能说,现在哪里都是老鼠屎搞坏所有的粥,一个人品性不行再好的工作能力也没用,甚至只会越加重负面性效果危害周围。难过的是,好的公仆没几个,好的公民同样也是,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就是这个样子吧,在一个风气不行了的社会难以再有多少良民的了,而无一不跟着感染变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于是便会导致出现很多的社会问题了,最终形成了一个所有人都难以生活愉快的空间,物质与精神成了反道取向不能并进的结果。我现在都不得不开始有所怀疑,国外东西的质量是否会比我们的好,因为工人的负责与认真,就算同样为钱也本着敬业去做,而在我们这却太多都迷失于金钱之中,早就没有了做人准则、道德与底线。

 

  网友说得对,“这个国家60%的人不配有医生给他们看病, 他们只配毫无尊严地自然死亡。”我认可,包括我自己,不是什么中华好儿女。我们,早已被社会带得,面目全非。好人,良民,呵呵只是笔下高贵的典装。医生或许卑劣,其他人又何能高尚到哪去?当全民都处于狂燥哗然,我们也就只能用所谓的正义高昂去审讯和自己一样不透明的灵魂。拿着那些口号去伪装起的道德文明,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残花败絮。在一个整体国民素质上不去的民族,最终是所有人都难以生存得轻松开怀,因为社会秩序紊乱生存空间瘴气。即使你是好的人种也没用,不能不受那些不良不坏的影响,走到哪里都处处干扰有事端,休想换得一片文明天空下大家自在快活。这就是只追求数量而不讲究质量的结果,人口占了世界的一半不止生存生活却是最艰难最疲累,而别人就算人口稀少却都能安居乐业不会有那么多发展中问题。太多早已被生活折腾得心力交瘁彻底的麻木与埋没,早就没那心去呐喊与呼吁了而且也没有作用没人会听得到。不知是民众更可悲还是国家更悲哀,会让人人都失信心与热情豪情壮志全部葬送。

  

  有网友感慨,“为什么,中国人总是农夫与蛇?”大家不妨扪心自问一下,就医在得病之时成效比例是多少。如果没有他们,哪怕只是用钱买来,却是消除了那时痛苦。不是吗?病的时候除了医院还有谁助我们!神说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那样无论处于怎样状况下都会感到坦然不会压抑。而我们的心正是被仇恨的种子啃食,已经忘了去感激感恩,于是总有那么多抱怨不满。任何事物总有正反好坏规律所在,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评定其他。人生怎样用什么心态看待,世界光明灰暗或许也只是视线的降落。是盯着好的还是坏的,记住坏的还是好的。什么来占据,我们的心灵。其实说来,不过都是国家制度下的牺牲品罢了,也就如我们无一地成为生活底下的陪葬品。要说真正的对与错就非个人或集体了,而是形成了那样的生存环境让人人都变了样,最终是所有人都不得解脱浮沉其中。

  

  也许有些时候,当我们看过了太多的腐败肮脏与没落时,都难免会生出一种,要是没有了这些人的所在,该多好啊!但事实上,真的是如此吗?正如网友所言,“如果没有了警察、医生、城管,请问你还能活下去吗?即使你不出门做缩头乌龟,也可能被破门而入的人砍死!”或许当我们都遭受过太多压迫不公正之时,真的会想到没有他们多好。而事实却是,假如真的一切制度倒塌,最直接受害者却是我们。到时世道再没人管,走在哪都是危险重重。随便可杀人放火,报复攻击,不再有震慑畏惧。那样的空间怎样生存,像原始人的野蛮粗暴再无框理。我们睡个觉都不得安宁,提防有人进来砍杀。那种日子将如何想象,有多恐怖与可怕,我们又怎么能继续过得下去。有些东西或许就真得靠那些虚假的正义来维系吧,哪怕不能全然杜绝也会是种震慑力量,不会彻底地失去底线成为毫无制约。当我们能这样想时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怨言不满了,给我们伤害的却也正是守护着我们的,而假如连这些也没有才是真的暗无天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