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37:天堂地狱追随到底
137:天堂地狱追随到底



更新日期:2015-10-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们之间不可能有发展,只能做朋友。”当女友们又在我面前说着要我考虑上次给我送菜的那个男孩时,我很果断地表态道。

  

  “她喜欢斯文的人。”这是老板娘的话语,她大概一直以为我对隔壁霍经理有意,由此判断我只看得上像他那种有层次的人才如此之一说吧。

  

  “不是的,我不会以貌取人,他更够不上。”这里指霍经理,虽然他是有一定的风度与魅力,但若谈到斯文似乎也及不上,这就不足以支持她的这个观点了。当时是心想,果真如此的话,我最爱的那个人也不见得很够得上我的条件,怎么还对他死心塌地呢?忽然间明白,在这份爱的角逐中,我会如此痛恨自己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不应该爱上他,也不是因为自己的情不自禁,而是因为,他没有一样符合我心目中的标准与要求,偏偏就最深的闯入了我的心扉,这才让我最难以承认与接受。真是天给的灾呀,注定要让我为他吃尽苦头!

  

  “感情,也可以慢慢培养出来的嘛,还没尝试过,你怎知道就不适合?”玲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仿佛人人都希望我快点接受哪个男人的爱,这样他们就可安心了一样。

  

  “不会!爱是一种感觉,第一眼就可看得出,我们之间不可能!”我又一次很坚决地否认了,语气毫不退让。我承认,玲说得是有道理,有时感情的确可以培养出来的,但,只怕这种日久生情的感情难以长久,因为,缺少了一种感觉,那种会为对方魂牵梦萦牵肠挂肚的感觉,那就谈不上真正的爱了。如此这般,感情终有一天会淡逝掉,可以意想得到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爱情会重复上别人的轨道,坟墓是最终的归宿。

  

  “她就是这样,跟着感觉走。”老板娘笑笑道,我不再作辩驳了。如在以前,我一定会很抵制这话,认为太盲目了点,但就在那一刻,我内心里却多了一份认识,而改为认同肯定。难道我们找爱人不是跟着感觉走而是跟着其他走吗?难道你能对一个没感觉的人动情,你会愿意选择一个没感觉的人做爱人?真是笑话!感情这东西,其实是很容易认清的,有可能在彼此相见的第一面就可区分出来,对方是不是你所要找的那位,只不过,我们偏不愿去承认而给自己找种种理由开脱而已。有的人是可以将就凑合,那是别人的事情,我坚决不会这样做,那不会是自己真正的幸福所在。为了逃离一个漩涡就跳进另一个漩涡里去,表面看来是一种明智之举,其实却是一种最愚蠢的做法,相当于把自己分开几半来,陷入多种纷扰之中,你更得不到解脱。

  

  其实,那个男孩也真的不错,年龄接近三十,人还蛮成熟沉稳,又是广东人,还有一点手艺,谋生不成问题,各方面还算符合我要求。可没办法,我就是对他萌发不了一种爱意,只能做朋友。这心一旦交给了某个人,就再也不可能奉献于他人的了。就为了那么一个永远都够不着的男人,我拒绝了身边所有异性的追求,把生命的阳光都挡在了自己的门外,是不是很傻,很不值得?还是愿意这样做,只因,爱我所爱,无怨无悔!能够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其实也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只有局中人才能体会。

  

  有时,人的感觉也不能不说有点奇怪,当人们说得太多了的时候,你的情绪也会不自主地跟着对方运转起来,不知那算不算一种少数服从多数的体现呢。这一次半次还没什么,次数多了,我也不得不有点犹豫起来了。是否,他们说得也有道理,我可以尝试一下接受,实在不行再放手也不迟?尤其是又常听到老板娘说我们长得很像,被她们纷纷起哄着什么“夫妻相”之类,这个时候,我的心便开始有点起波澜了。我在想,他会不会是上天特意安排下来,继霍经理之后第五个偶然出现解救我的男人?会不会呢?真有如此之玄的事情吗?如真那样,其实也不是说不过去,很多事情,你如果硬要加一个“缘”字上去解释,一切就再简单不过了,没那么一回事也能被强加成那模样。但有时我也难免会在想,不可能,说不定这又是一个陷阱,像之前霍经理那样,我当初也以为他的到来能改变这一切,可到最后发觉还只是一种错觉而已,由此又把自己推入更深一层的深渊,还是看不到希望在哪。我不可能再那么天真与梦幻的了,到头来只会让自己更不好受。而且,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当有一次他询问我有无男友时,我故意欺骗他说有,这样才容易让对方死心。他听了之后,明显流露出有点失望之情,自那之后就没见他那么热衷于我们这边往来了。也因此,让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的摆脱方法,就是我身上挂的那串名字链,让人一看就误以为我有了恋人。我干脆保持沉默,让对方误会吧,反正我刚好有个可以从容脱身的理由。已经心有所属,就不希望其他人对自己动心,是一种累赘。

 

  有时,听到她们把我与对方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心里会有一种很不欢喜的感觉,尤其是“夫妻”那两个字的形容更让我心里好生难受,仿佛多说一句就会让我蒙受不白之冤似的,尽管事实上并非如此。这个词眼,全天底下我只允许用在一个男人身上,其他男人都没这个资格!原来,真爱一个人,是决不允许别人有任何一点点的误会,更不希望把自己与他人放在一起言论,那都会让人感到是一种耻辱,代表着对一份爱的玷污。记得有一次,一男孩过来吃肠粉,我在旁边给他装酱汁,他刻意靠得我很近,紧挨着的那种,我当即往旁边闪开,口上说着,干嘛,小心别人误会,其实是很反感此种行为。那是一位熟客,表面给人感觉很不好,反正就是有点色。他听了,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么,你老公又不在这里。我听了,内心一股说不出的悲哀溢满胸口,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看身边一双一对的恋人,当爱人不在身边时,有几人还能做到对对方忠贞不渝?无不多是心在外面东摇西晃,走马看花见一朵采一朵。不要说分开,有的就是天天相守在一起,也依旧看着窝里的想着窝外的,真不知这样的爱人拿来有什么用,能有几分安慰与满足感。爱情,应该是建立在彼此相互“忠诚”的基础上才能长久的,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谈不上爱了。虽然,我无法和自己所爱之人走在一起,甚至也得不到他的承认与正视,但我还是会为他忠贞,绝不有一丝一毫的越轨,只因,我爱他,自然就会忠诚于他了,这与他在不在我身边或知不知道没关系。换句话说,即使他鄙夷我这份感情,我还是会那样去做。真爱,理应如此,情感的执著与灵魂的忠贞,那才是真爱的含义。

  

  再说说与霍经理之间的事情,自我们之间暴发最大矛盾之后,彼此再见面时就多了那么一份不自然,明显都暗含着一股说不出的敌意在内,仿佛对方一有什么举动,立刻就要起来反抗作自我保护似的。起初一段时间,他也还偶尔会在言语上有所难为我,但每次都被我巧妙避开,到最后反成了自讨没趣,如此这番,也便渐渐地止住了。怎么说,经过那些事情之后,他再也不敢轻视我,在我面前过于什么了。然而,就在我以为我们之间应该有个了结的时候,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有一次,我竟然从他手下员工听到关于我小孩的事情,不用说定是他透露的,除了他,还会有谁知道这些秘密呢?当时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了,他这不明摆着是想以此报复我,让我在众人面前难堪下不了台?这些事情如果传出去,我还怎么立足做人!我心中一股怒火当即就被点燃起来了,心想再也不能忍让了,否则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于是,我们之间又围绕此有了一段对话。

  

  “霍经理,请你喝喜酒怎样?”下次再见他单独过来时,故意笑嘻嘻地询问了一句。

  

  “什么喜酒呀?”反问,有点惊奇的神情。

  

  “我女儿要结婚啦,你不知道吗?她今年都二十多,也应该是时候了。”顺水推舟,看他怎样说法。

  

  “霍经理,这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却不是可以乱说的哦,没听那话叫做祸从口出吗?小心惹火烧身……”他不作声,想必是听出了我的话中有话。我便又跟着说了这么一句,语气很平稳,但却明显包含着一股极其浓重的警告性意味,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到时两败俱伤,看谁怕谁。再不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只怕我的声誉都要全毁于他手上了。自那之后,果然就没再从他人口中听到些什么不良信息了,可见我的话多少起到了作用。这个男人,也着实可恶,在得不到我之后且又在此摔了一大跤,觉得自己很受伤或丢脸没面,以此刻意来报复我让我也跟着难堪,以达到修复心理平衡的一种作用。但事实,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是谁玩弄谁的感情?是谁想要一脚踏两船,鱼与熊掌都想兼得?又是谁才是伤得最深的一个!他还好意思找报复呀,别人没找他算账就不错的了,还不知好歹,又想尝试一下被反击的滋味是吧。男人,似乎就总是死性不改,不到摔倒的站不起来,都还不畏惧不会有所收敛。这样的人被人捉弄也是活该,自找罪受也是惩罚,不给点颜色看都不会改变。以为女人都那么好欺负,平常嚣张张扬惯了,总有一天会栽跟斗。也如真爱人物一样,高傲自居以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是吧,如今好了,创造了一个天大的悲剧,还有一个千古的冤情。他以后也会跟着出名了,日后这个故事会流传下去的话。

  

  “你不回去看你小孩吗?”过几天,他过来,见我一人在店铺,又追问了一句。

  

  “我小孩在哪里呀?”反问对方,一脸无辜。

  

  “你不是说在贵州吗?”陈述,他还挺有记性。

  

  “我有说过吗?你可能听错了吧!”从容镇定,不慌不忙地回答,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一口否决了,让他也体会一下耍赖的感觉。好一阵沉默,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我猜想,他内心一定很气愤,拿我无可奈何的那种,就像曾经他有意为难我,拒不认账归还东西一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一种最好的应付方法。女人,就应该这样,义正词严理直气壮一点,过于忍让屈从,只会让对方更不把你放于眼里,休想换得对方的同等对待。我不是有意要针对他,也不是不相信他,只是觉得对于那种过于“老谋深算”的男人,还是离远一点好,你难以保证。何况,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了,没必要沟通得太多。后来,我又陆陆续续从他的手下得知一些,关于他不怎么好的信息,这就更让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大大滑落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永难以从表面上了解一个人。我也可以说“吃一堑长一智”了吧,在以后的交往之中更懂得把握分寸,不至轻易被蒙骗。

  

  从那之后,基本上我们就很少面对面交流过了,大家都有所避讳。可有一次,他又趁只有我们两人在的时候,拿笔在纸下写道:“我心中的忧伤,难道连你也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可笑,身边都已经有了女朋友,却还在另一个女人面前表露,此种明显暗含点其他意味的倾诉。男人的心,难道就永远都难以定下来!

  

  “不好意思,你不要在我面前说那么深奥的话语,我看不懂。”我笑笑道,装作一脸懵懂无知的样子。如果这时候还跟随对方心思走,小心又是惹火上身,到最后不知是鹿死谁手。

  

  他听了,同样笑笑,不作声了。他应能懂我的意思,他也是个聪明人,不在我之下。忽然间感到有点替那个重新回到他身边的女人悲哀,留这么一个男人在身边,可明显心却还在外面漂荡,或者说仍在找寻中,真不知这样的爱情有几分挽留的必要,又会感到有多么的自豪与骄傲了吗?要是我,宁愿空守一身,也不稀罕这种所谓的面子与虚荣。我在想,假如这一切有可能被他女友得知,她又会是怎么一套想法呢?会否仍像先前一样,再大闹一顿真的就走人了?还是又被对方三言两语所打动,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不得而知,而我自也不会再去做那种人,再度介入别人的情感纠纷之中。不管怎样,这是人家的选择,与你无关,你实在不必忧心得太多。只是由此映衬一下身边的恋爱之旅,仿佛都是差不多的,没几个能给自己的心灵找到一个真正的归宿,也就注定了红尘中永远都有那么多孤寂的灵魂,在不断找寻逃离背弃迷惘挣扎与彷徨,爱情的不幸与灾难由此而生。

  

  本来,我是应该对他满怀不满与多少有所排斥的,毕竟,他曾经也可谓伤害过我,是事实。可有时,我看着他在人群中强撑起那个虚伪的外壳,那一份藏在笑容背后的落寞,我的心又会忍不住有所打动,对他多了一份同情与理解之心,之前那些不良情绪便又都消逝掉了。正如他所言,他内心的忧伤,我怎么会不懂呢?别人未必看得穿,包括他女友,但我却是熟知得再清楚不过了,只是,我只能装作看不到。就如身边许多朋友一样,我也同样能深刻感知到他们的心事,人群背后那份说不出的孤寂与空虚,可我也只能故作视而不见,无动于衷。不想揭露那些原本就不属于我的秘密,只会更加深那层忧郁与伤感,因我改变不了任何。无法给别人带来些什么,那么最好就不要轻易去触碰,是一种最安全的措施。我就是这么一个性情中人,心透明晶莹得像水晶一样,越容易摔伤跌碎。我害怕自己又一次的遭受重创,再也拼凑愈合不起来。我只能尽量地躲避,孤自一人走在这城市的边缘,为自己保留那一份纯真,哪怕也只能是在梦里,至少还能让我感到一点踏实。灵魂的自我,永不会背叛自己。这世上,除了有一个人的事情会让我想理会之外,其他人我都不想管。可笑的是,我想理会的人不要我理,我不想理会的人,个个都渴望我的靠近。这是哪门子的逻辑呀,爱情,怎会这般……

  

  再说到后来,他们还是结婚了,真正走在一起了,算是一个比较让人满意的结果吧。两个离异同样带有小孩家庭的结合,是否也能让人们看到一线希望的曙光,给自己多一个争取的理由,与一份追寻的勇气呢?!而且,自那之后,我感觉他似乎改变了许多,再也不会在我面前刻意表示些什么了。最重要的是,他还会下意识地避免与我单独相处,也许他多少有所醒悟,开始会对自己的婚姻负责了,这不能不让我心生宽慰,我不希望又看到一个女人过得不幸福。如果有人问我会不会心理有所不平衡,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不会,绝对不会!看到身旁的人一个接一个走入婚姻的殿堂,我一点都不紧张也不羡慕,相反,我倒是替他们多了一份忧心,谁晓得这个世界上,会不会从此又多了一座“坟墓”的诞生呢,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别人结婚是别人的事情,是别人的好,又不代表是我的好,有啥可向往的!何况,谁会是真正幸福的那个?现在谈这个还早着呢,只有到最后时刻方可验证。反正,我只坚守自己对爱情的标准,绝不随波逐流,在风尘中葬送自己的一生。

 

  记得有一次,我上夜班,快下班之时,我站在门口,刚好碰到霍经理,最后一个从公司里走出,也准备回去。发觉对方,彼此相视一笑,算是打招呼,然后,他就转身离去了。那个晚上有点清冷,又加上一种浓重夜色的笼罩,隐约有一种雾气在空气中环绕,我看到他一个人走在雾色中,很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就像我平时一个人在街头来回徘徊时的情形一样,忽然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积压在心头,似有同情,又有伤感,还有心酸,更有失落,难以言传。那时,我便忍不住在想,他爱人在哪里了,怎么不会来接他下班,和他一起牵着手走回去呢?就可用彼此的温暖融化这夜晚的寂寥了,一切都会变美好起来。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时刻寸步不离,守在自己所爱之人身边的,绝不会让对方一个人走路回去,人在旅途的那种寒酸与凄楚。那一刻,我竟忽地联想到了自己所爱之人,心想,当他下班之后,当他从人群中脱离出来之后,当他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途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身形同样的孤单与落寞?这么一想,我的心,竟有种隐隐在痛的感觉了,是心疼。我在想,假如,假如我会在茫茫人海中,凑巧遇到这么一个他的话,假如此时的他,就像霍经理那样出现在我眼前,我一定会控制不住,立刻拔开人群冲上前去把他紧紧给抱住的,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与看法,也不管他是会冷冷拒绝还是残忍把我推开,我也坚决不会放手和松手,要用我身上的气息给他温暖,抚慰他那沧桑的胸怀,就再也不会觉冷的了。有我在,我决不会让你一个人,走这漫漫又长远的红尘之路,我会用我所有的爱,帮你把旅途中一切不愉快给覆盖。可,为何你却总是不懂?在你的眼睛里,看不到我想要找寻的那抹颜色……

 

  似乎,样样事情都应有个了结的了,可就我们这两段孽缘还在延续,看不出终点在哪。最爱我的人,仍旧对我一往情深,我却对另一个男人念念不忘;最爱我的人,为了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为了我最爱的人同样是什么都可以付出牺牲;最爱我的人,只想着给我洗一辈子的衣服,我却想给我最爱的人洗一辈子的衣服;最爱我的人,愿意为我做一辈子的饭菜,我却只想给我最爱的人一辈子烧饭做菜;最爱我的人,只要能守在我身旁,看到我过得幸福快乐就足够,而我也只想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一辈子不转移视线,就是一种最大的幸福了。可到最后,谁能如愿了呢?谁都达不到!为了这份真爱,我可以放弃一切,包括小孩,最爱我的人为了我也可以放弃一切,包括小孩,真的是离谱与荒唐,到最后受罪的,就是那个无辜可怜的小孩了。大人们可以为了爱奋不顾身,那么孩子怎办?除非大家能放下所有恩怨心平气和地来处理,否则最惨的还是孩子。我是很希望看到这种场景的出现,但问题关键是别人不配合,一个巴掌拍不响,做得再多也是徒劳。附近商场有一小孩年龄比我的孩子小,但看来却比我的孩子长得大个,每每看到她,就会让我想到自己的孩子,一种无以言传的非常心酸难过的感觉涌上心头,再好的心情也会变糟糕起来。是的,我在坚持这份爱的同时,也在承受着巨大的良心的谴责,一天都没得安宁……这大概也是,我那么急于结束这份情感的缘故吧,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受不了,要精神崩溃掉的……

  

  2007年7月28日那天,隔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再次踏上了求佛之旅。那时正值烈日酷暑之时,天气沉闷得很,中午刚下了一场太阳雨,12:00左右我就从店铺出发。这次出行,主要是了结一个挺大的心愿。记得,以前每次求佛之时,我都是走路过去,这次我却决定例外,一路跪拜着过去,这样,才足以向佛祖证明我的这份诚心与决心。于是,在进入“仙湖植物园”之后,上到旁边有板凳可坐人的地方,我把背上的背包拿下来,点燃三支香烟,放在手中,就这样走一步下跪一步,一直到“弘法寺”门口。也许没人能想象,那是一件多么艰苦,甚至说得上痛苦难耐的事情,因我穿的是裙子,只到膝盖处,以当我下跪时,肌肤就与地面摩擦,不止止是被刺痛,更重要的是烫得痛。地板被烈日晒得像火一样炽热,每下跪一步,就仿如踩在被烧得滚烫的铁链上,几乎就能冒起烟的那种。那境况,大概都不亚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男主角被动用酷刑逼供时,双腿跪在火红铁链上的情形了,疼痛难忍。当时,我就一边走一边祈祷着,上天,为我下一场雨吧,如果你真有神灵的力量,就应可感受得到我的这份真心,赐我予甘露,让大家看得到你的力量。然而,有点失望的是,没有,而且那阳光看来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狂暴,越让人难以承受,真不知是对我的一种折磨还是考验呢。路人都早已纷纷躲一边避荫去了,或撑起伞来遮挡暴晒,只有我一人,还能在这样的天气中毫不畏惧地行走,我成了别人眼中另类的风景线。这世上除了我,又还有谁能做得到此种境界呢?是的,我不怕,因为,有一份爱的信念,一切困难都可迎刃而解!用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吧,我硬是坚持了下来,几乎是爬到佛祖面前去的。当我终于站起来时,发觉两个膝盖都红通通的了,都快要被烫熟可以当饭吃了。顾不上双腿的疼痛,我就径直走到了佛祖面前,开始了此次的祈祷。

  

  我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拿出来,一根绳子,上面特意绑了九十九个结,我拿出剪刀,当着佛祖的面,一个一个地剪掉,意思就是,把对那个男人的情结一个一个的剪断。我的心,曾为他结了多少千千万万的结啊,如今也应该都放下的了,再也不要让自己在其中纠缠不清,疲惫不堪了。还有一张,以前不知什么时候买下的一个蝴蝶标本,上面印有几个大字:“聚也依依,散也依依,来生再续前缘”的符号。曾经,我是很想把这一样东西留给他的,但如今也不需要了,全部都剪烂剪碎掉,飘于风中,什么缘都不要了。今生都已纠缠得够累的了,来世再也不要继续了,一切将随着生命的消逝而终止,彻底的灰飞烟灭……

  

  这一次,我没流泪,也许是,泪水流得太多,也会流尽的吧,再也伤心不起来了。心痛到一定程度,会变得麻木,毫无感觉。从寺庙出来,在回来的路上,我又特意在分岔路口旁的湖畔边逗留了一会,在那里下跪,点燃香烛,对着青山作祷告,祈愿蓝天白云,清风明月,高山流水,大地万物,共同为我的这份情作见证。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我的这份爱必将永远地沉淀在这里,与月儿长辉,与高山长青,与碧水长流,和这里的花草树木共存,一起生长,聆听风儿的歌唱,传颂岁月里古老的爱的歌谣,永远永远……

  

  从寺庙里回来,当晚,我第一次拿出了以前那张从他们公司里带出来的报刊,也第一次好好仔细用心端量着照片上的人,我竟然笑了,淡淡的笑了。因为,我看到相片上的他在笑,笑得如此欢心与愉快,忍不住就受感染,也变开怀起来了。记得,就在前面,我还写过不敢拿这张报纸来观看,生怕自己愤恨过度拿里面的人来发泄,可没想,竟然会是如此相反的一副景象。我不仅没那样做,甚至还为他的开心感到是一种幸福,只要能看到他过得开心,哪怕就只是一个影子,也会让我莫名的欢欣起来。原来,真爱是真的足以盖过所有仇恨的,无论多么大的深仇大怨,在“真爱”面前都会变得脆弱不堪一击,全部消逝掉。是的,如果可以,只要能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一辈子,看到他过得安好快乐,于我而言就是一种最大的幸福了。我不要他给予我些什么,也不用他感知我的心,我只想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在我的天空里,就足够了。只是如此一个小小的祈求,为何都得不到实现?上天竟然吝啬到连给我们再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究竟这份情犯了什么错误,需要如此的来惩罚我……

  

  也就在那之后,这个男人开始会进入我的梦里了。虽然之前,我也曾在笔下描述了太多类似言语,但事实上那不是真的,只是想象而成,可自从我真的决定放弃这份爱放弃生命之后,不知为何,他便常常会在我梦中出现了。原来,“死亡”真是诱发一切最好的力量,可以让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上演成为真实。也许仅仅是因为,我活着的时候不能谈追求与努力,那么死了之后自然就无所顾忌了,所以关于他的一切,我才能在笔下表述得如此之顺畅,再无一点的掩饰与造作了。

  

  有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中,我竟然与他们公司的人一起参加某次户外活动,而他似乎也承认了我的存在,反正我还是他们公司的员工之一。可当时的生存条件好像很艰难,大家都不够饭吃,煮出来的一点点粥都不够分,还有许多人得饿肚子。这时,他却很好心,把别人装给他的那份让给我吃,我便忍不住问道,难道你不用吃的吗?他淡淡地说道,他吃过了,要我不用忧心,他自己能解决。其实明明没有那么一回事,他只是为了让我好接受一点,才故此一说。我当即坚决不吃,一定要让给他,说着宁愿自己挨饿也不能让他饿到,那样我会更心疼难受……

  

  后来是怎么回事,反正模模糊糊的,说不清楚,只记得我依稀追问了他这么一句:你到底有没爱过我?你心里真的一点都没有我的存在吗?如果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你会不会接受我,和我在一起……再之后,他是怎么回答我的,我就记不清了,或者说有没回答呢,也说不准,梦里面发生的事情总是毫无连贯性与逻辑性的,根本就说不通。可也就经过这个梦之后,让我更深认清了自己对他的这份感情,无可转移与变迁,死亡也隔绝不了。

  

  还记得,当我在求佛路上一边跪拜一边祈祷,快到寺庙门口时,竟然有人向我扔石子,一脸不屑之神色,大概在他们看来,也以为我太什么了点吧。可他们不知道,我只是为了证明一份真爱的决心与坚定,验证爱情一定可以成为永恒,有天长地久的传说。我知道,一定有很多人都不理解我的这份爱,更不会说支持了,我也不祈求别人的认可与祝福。如果追求“真爱”也是一种荒唐,那么生命的存在又还会有什么意义可言?如果我的这种做法真是在犯错犯罪的话,那么大家又何尝不是呢,甚至比我还要错得更离谱,仍旧不曾清醒着走出来!如果真心付出是一种罪,除了自己我们还能够相信谁?如果失去真爱人们真的都可以无所谓,那么我们又哪来那么多的伤悲!如果追求真爱也是一种罪,除了自己我们还能坚持什么?!如果失去真爱人们真的可以无所谓,那么我们的心情又还有谁能够体会………

  

  以前,我总说花对她的小孩好,语气中不无那么一点钦佩之情,新来女孩月曾这样反驳道:“你还没成为母亲,还没小孩,肯定不一样了。如果你有了小孩,整颗心都会天天想着她”。当时,说得我很是惭愧不安。谁说我没小孩呢?我明明就已经是一个母亲之人了,可我这个母亲又是怎样当的呀!把整颗心都放在一个男人身上,把自己的孩子完全给忽略不管了。可我也不想,真爱的力量,原本就是可以覆盖亲情的本能,是足以摧毁一切的,否则也就谈不上真爱了,更不会被人们引以为“奇迹”了。

  

  有一次,曾在广播电台里听过这么一个真实的事例,一位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嫁与了一个六七十岁年长足可以做他父亲的男人,每当他们在行夫妻房事时,女人都把对方幻想成为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这样自己才能投入……她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孩子一个未来,为了孩子才如此之忍辱负重,生存下去。最后,电台主持人这样总结道:母亲为了小孩,绝对可以忍受一切,那就是母爱的伟大。是的,我也可以为了小孩付出一切,可以为了她的幸福用我的生命来交换,都在所不惜,但,就是不可以出卖我的感情!!

  

  如果我手上只有一碗饭,我会把它分一半给我的孩子,还有一半给我最爱的人;

  

  如果我手中只剩下一块钱,我会把这一块钱用在我最爱的人身上,然后我们一起去找我的孩子;

  

  如果我身上只有一张车票,我会先用它搭上往我小孩方向的列车,然后我徒步走路去找我最爱的人;

  

  如果我的孩子和我最爱的人只能有一个活着,我会选择把生的机会让给孩子,把死的机会留给我最爱的人,因为,我会陪你一起死;

  

  如果我的孩子和最爱我的人及我最爱的人三人之中有一个必须得死,对不起,我还是会把这个头衔放在你身上,因为,我还是会陪你一起死;

  

  如果我的孩子兼我的父母亲人和最爱我的人及我最爱的人全部站在我面前只能拯救一个,我也许难以作出选择,但我知道,我不会把生的机会让给你,因为,无论你去到哪,我绝不会扔下你一人不管,是生是死是灾是祸也要陪着你一起担当,天堂地狱跟随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