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08:自古女子情意长
108:自古女子情意长



更新日期:2015-09-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其实,这个男人也犯了一个很不应该犯的错误,或者说他太笨了点。如果他想从我这里了解情况,探究我到底对他女友说了些什么,他完全不应该如此发问,因事实上我也不敢很保证,其女友会否遵循我们说好的“约定”,在他面前保持缄默,坚持不透露一点点,关于对方的谈话内容。在爱情与友情之间,女人究竟会偏向于哪一方呢?再简单不过的答案了!何况,我们目前又可算得上是情敌的那种,这个女人,还真能那么理智,始终从大局出发,从女人的角度着想,什么都不说吗?会不会气愤难耐冲动过头,一时说漏嘴泄露出去了呢?或者说,在这个可谓极其聪明狡猾精于心计的男人的花言巧语软硬兼施的攻击底下,她的心理阵线又还能有多牢固不致被冲破,最终一一交待了出来……

 

  这种种事实摆在眼前,说真的,我对这个女人同样没把握。然而,凑巧的是,偏偏这个男人无意中帮我解答了这个问题,解开了我顾虑重重的心结。很明显,这个女人什么都没说,否则他过来找我,就不会是如此之直截了当的询问:“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那就证明了这个男人对事实经过一无所知,他女友又不肯告知,才想到过来找我,企图从我这探得答案,没想同样是失望了。如果他假装已经得知一切,在我面前如此一说:“你还抵什么赖,她(我女友)都已经全部告诉我了,你还想为自己狡辩吗?”这么一来,很难说我不会中圈套,真的要一一坦白出来了。即使不会,也难磨别人的心理战术,有可能还是经受不住被击败下来而道出一切。可惜,这个男人,枉费他平时如此之聪明,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就犯起糊涂来了,否则他也不可能要不到他预期中的答案,甚至坠入更深一层的迷惘与彷徨,而我也不可能做到如此之镇定自若、理直气壮地与他对话,得到那么好的艺术效果了,这是绝对肯定的。

  

  也许吧,人在面对突发事件的时候,总会瞬间失措慌张起来以致无法从容冷静处理,最终是栽在了自己手中,仅仅是一时的失策,就造成了永远都无法挽回的过失。还真多得他无意中的好心提醒,让我得以了解事实真相,才有了发挥的基础呢。只不知,在他说出那番话看到我反应之后,会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开始有所后悔了呢?想必应该会,以他同样精明的为人。只是,一切已太迟,来不及挽救。说出来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必定无法再收回,而我也不可能还给他第二次改口的机会,可以扭转乾坤,我还没那么笨,辨别不了真假黑白。任他再怎么狡辩,怎么解释,都是起不到作用的了。人一旦战前就先在敌人面前露了哪怕一点点马脚,就相当于全局不攻自破,再怎么费尽心思弥补都是无济于事的了。他最不应该的就是过于心急与不安,急于求成,最终是输在了“人性”上面,无可开脱。从这件事情里面,我们也可寻得一点生活哲理。生活中无论发生了多么严重与糟糕的事情,都一定要时刻保持一颗“冷静理智”的心态来对待与处理,切勿因一时形势所逼就慌了阵脚,乱了思路,甚至是盲目弥补与挽救,未加深思熟虑和运筹帷幄就急于进行操作,有可能反弄巧成拙,推动事情往更坏方面发展开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真正能有所作为的人,总能沉得住气,稳得住阵脚,不为环境所影响,坚持到最后紧要关头才出其不意予以反击,往往可达到比较好的收效。高手过招,不是看谁的武功厉害,而是看谁能在第一步抓住先机,占据优势,那么就已经说是赢了一半。胜负输赢,有时只一个“交手”之间,便已决定了一切。有时候我们输了,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输给了自己,没什么可抱怨和心理不平衡的。

  

  我原以为,既然一切事情都摊出来说清楚了,也就算一个了结的了。这个男人,他会更加能明白其中厉害关系,自己会自动的识趣而退,然而我又错了。就从第二天开始,他竟然还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照旧进入我们宿舍,照常休息睡觉,一脸不以为然。你若再一次警告的话,他便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为什么不可以进来?我到这里来看电视有什么不妥了?何况,我进来又没做什么,以前还不是经常这样,你那么害怕干嘛?!

 

  这个男人,竟然在我面前发威耍起赖来了,真活生生要把我给气死。他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特意以此报复我,明知我同样是无可奈何,拿他没办法,才可如此之蛮横甚至是霸道。他自己已经因此事被打下了十二层地狱,难以超生,便想要把我也一起拖下水,让我同样没得好过。他越是进来这里,就越让人误会,我就越是说不清,越无法脱离,这一场感情纷争。而他呢?反正我都被你“整”成这样了,无所谓我女友还会如何作想,也无谓别人又会如何看待,更无所谓事情还会更糟糕更严重,反正一切都是无可挽回的了,不如多一个人受罪,一起为这场感情付出代价,心里也平衡一些。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卑鄙无耻可恨可恶了,这样的心态都有,比女人的报复性还要更强更恐怖可怕!这回,换作是他抓住我的这种心态,不敢过于声张更不想对外公开的心理,来胡弄我压迫我,想把我也给拴在一起死。我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么一番模样,到最后自己也可谓败下阵来,输与给他了。我没有达到原先之愿望,却由此反把自己推入了更深一层的深渊。生活的格局,岂非很奇怪,总是朝人的意愿反向而行。

 

  接连几天,都是如此的情形,我没法限制他的出入,更无法强行责骂与轰赶。有时候,实在是气愤,我也不管了,让他在里面怎样就怎样,倒看他有多厚脸皮,能停留多久。花也很是反感,不止一次地追问我,他到底想怎样,把我们这里都当什么了?一点也不顾忌一下别人的感受!我也一脸惘然地回答,我怎么知道,我都烦得要命了,说也不听,骂也不是,我从未见过这么“无赖”的男人!私底下,我们两人也曾就此事探讨过,想要拿出一个应对之策来,然而始终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之策,就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不过,也得感激花在这个时候能与我站同一阵线上作战,毕竟如果所有让我一人承受的话,我必定会过得很压抑与难受,弄不好又出大乱子来。

  

  事情还不止如此简单,更离谱的还在背后。有时,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在里面写作不出来,让她们先吃。刚好他也过来了,像平常一样,分一些给他,他就在外面不断地叫我,意思是大家一起吃。我便说,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他却不依,似乎非要把我叫出去不可,在那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阿诗、阿诗,让人听了着实厌烦。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理会别人,尤其是在我创作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不止在吃饭的时候,包括平时他过到这边来,外面也有他们的工友,甚至客人,很多人都在,他也可以如此之不要脸,当着那么多的人,在一次一次地呼唤我的名字。那种声音,该怎么形容呢?就像一个女人在自己爱人面前,故意撒娇换取宠爱嗲声嗲气的感觉,从一个大男人,一个堂堂经理口中说出,会是一番什么感受?说难听一点,就是“发骚”,让人听了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之失态,难道一次小小的情感挫折,真会让一个人精神失常起来?连自己都完全迷失掉,做出一些无法控制的行为来!次数多了,我连应都懒得应了,浪费口水和力气。可他却依旧不改初衷,甚至更加火上加油。

  

  有一次则更可笑了,他仍旧常会到我们这边来写字,自然笔下都是我的名字。那天中午,也正是吃饭之时,他的许多员工都打快餐过来了,坐在一起边聊边吃。他呢,好像是吃过了,还是我没理他的叫唤,有点生气,在那里一遍一遍地低呤着我的名字,声音像是从牙缝里好艰难才挤出来的,让人听了可怕。当然,这些我并没亲自看到和听到,而是别人转告给我,我根据别人口述加以撰写。他的员工便笑道,整天就是诗诗诗,是不是想得太入迷,有点走火入魔了。连阿花都听得耳朵快要起茧了,忍不住反驳道,哪有那么多“湿”,是“干”还差不多。很明显,不止是我对他的行为反感,还有我们这里上班的女孩,包括他们公司里的人,见多了,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是用看笑话一样的眼神审视这个男人。我也真佩服他了,就算他无所谓我们如何看待,总得注意一下在员工面前在公司里的形象问题吧,他这样做岂非相当于更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明摆着就是因小失大,如此之浅显的道理他怎么就会不懂?也许吧,爱情,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瞬间晕头转向起来,在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中,任何人都难以再冷静处事,结果也就导致了一种错上加错,循环往复。爱情,最终被人为性地上演成为一场闹剧甚至悲剧,我们都差不多的。

  

  我开始又有点怕起这个男人来了,他该不会是因爱生恨或心理不平衡,转而把所有怨气与仇恨统统加到我身上,有点“变态”起来了吧,那简直就是太恐怖了,比女人发狂还要可怕。在这之前,我还曾因他女友而提心吊胆了好一段时间,直至此问题终于被解决之后,又一新问题出来了。女的倒不用担心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现在反而换成是男的让人受不了,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茫茫人海狂风暴雨。如此下去,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怎样,会做出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来,都不在自己的预测之中。其实,他的心情,我也可理解,深有体会。自己曾经的女友离自己而去,另一可以说还抱有幻想的女人,同样绝情而弃,到最后是两头空,自然而然就把发泄的对象加于我身上,以此寻得一点点的心理平衡了。就如我一样,为了所谓的“真爱”,抛家弃女,背负了天底下所有的人,只为了追逐那个男人的步伐,可到最后,我什么都没得到,却彻底沦落成为万古罪人一个,不仅愧对父母亲友,失去了最爱自己的人和可爱的孩子,就连要死了,也要客死异乡,我的心里又怎能平衡?再怎么无私的付出与执著的真情,始终难以抵挡住这一股因爱生恨的气息,所以我也下意识地把这一切怨恨都加以我最爱的人头上了,把他当作斥责和发泄的对象,至少在笔下是如此。爱,本身就是一样极其盲目疯狂的东西啊,任凭我们再如何的明事理,如何的想方设法避免,又怎躲得过,爱情带给我们巨大的灾难与危害性?!我们,都做不到,也逃不过,注定得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如果说,霍经理的做法还只是停留在这种表面程度上,都尚还可让人谅解与宽容,然而,人也许永远都是得寸进尺,见你稍微有所忍让了,就更加放肆与张扬。他对我的干扰还体现在多方面上,比如,他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非要叫我坐到其那里去,说要和我谈些什么,我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得到。他说你坐那么远,不方便,我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耳朵没问题,你尽管直说就是了。他还是不依,以一种死皮赖脸的脸孔在那不断强加劝说,实在让人受不了,我才最终不得不与其共桌。坐下,问,现在总可以了吧,有什么话快说,我没那么多时间。这个时候,他又在那里故意磨蹭时间,慢吞吞地说着,你急什么,坐下慢慢聊嘛。我说,你不忙,我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呢,不像你们这些大人物,那么自由自在,想怎样就怎样。他自然能听懂我话中的讽刺之意,却还是在那故作深沉,不说正事。我真给他惹火了,用一种火药般的口吻加以反问道:你到底有完没完?还要不要说?不说我就走了!说罢,当即起身,欲要走开。这时,他又开始懂得挽留了,你陪我坐一下就不行吗?我都还没说完呢,我们可以坐下好好谈嘛……

  

  这个男人,怎么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却更让人笑话。这时,我可不再听他那一套了,任他在后面怎么叫唤也不加以理会,只顾做自己的事情去。那一刻,我忽然悟出了点什么。我不可以再这样妥协下去了,否则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个男人的纠缠。我想,我也应该有所行动的了,面对对方的无理取闹。我都已经看在往日情义上面,看在他也曾帮过我的份上,才会一再容忍没与他产生正面冲突与碰撞,一次又一次为他着想,给他留情面,是他自己不懂珍惜,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让我难堪,你不仁在先,那就不要怪我不义在后了。不知为何,想到这一点,反而坦然了。我从未想过针对别人,也没想过要损害谁的利益,但是,如果有人招惹了我,侵犯我的合法权益,严重扰乱我的生活秩序,我也不会总做一头沉默任人宰割的羔羊,那样子不是高尚或伟大,而是一种懦弱与无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也为了维护女人的利益,我也要与这个男人对抗到底,绝不退缩!在此,又得有一个小小的事件可以一提了,是花转告我的。她说,每次他过来的时候,几乎都会问我在不在,当听到否定答案时,就会显出一副很是紧张的神情不断追问着,她去哪里了,还回不回来?花说,当然回来了,她不回这里还能到哪去!他似乎才放下心来,长长地松了口气。当我听到这的时候,有种想笑的冲动,他那么急于想知道我去向,是出于朋友之间一种正常的关心,还是事出有因?!

 

  “他好像很怕你走了似的,是干嘛呢?”花有点很是想不通地追问,对于这个男人种种反常的行为。

  

  “也许是怕我走了,他那一千五就拿不到了吧。”我笑笑道,适当加以联想了一下,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正用意。

  

  “那你怎么办?你现在又没钱还他!”花继续问道。

  

  “没事,想必他也不会真因此就找我催债吧,那他还算不算一个男人。反正,欠他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他的。”这个问题我倒不担心,况且,说句实话,我对自己能否还清这笔债务给他,根本就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在自己有生之年,如今我就只能尽力而为了。也可以这样说吧,我对欠他的这笔账不怎么在意,也就是说我有能力就还,没能力实在还不了也就算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帮我出这笔钱,我说过他自己心里清楚!

  

  “霍经理,你绝对可以放心,只要我人还在这里,只要我还活着,我绝不会做那样的小人,走你这笔钱的。但是,你也知道,我现在生活的确是很艰难,掏不出来,就只能拖延一下,慢慢地还你了,希望你可以谅解。”下次,他再过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特意在他面前特此一强调,目的是给他打一支“强心剂”,让他对我放心,不想被人在背后怀疑,那是对自己人格的一种伤害与侮辱。这个时候,他会转换另一张面孔来回答我,似乎还挺真诚与无辜,是我冤枉好人了。他说,他不是这样的意思,他从来就没那样想过。我不作声,心想,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呢,那你对我的行踪那么着紧干嘛,不是为这个又是为什么?

  

  “霍经理,我承认,我是欠你的债,你要是一定要我还,我现在就立刻给你筹备,这样可以了吗?我不就是欠了你一千五吗?你要不要以此成为自己可放肆的耙子再三刻意刁难我?你好意思吗你?还算不算一个男人?!你想怎样就直说吧,我不会躲避也不会推让的。只希望你从今以后能适当收敛一下自己的言行,人的忍耐性是有限的,把人给逼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到时可不要怪我没事先和你打招呼,让你面子上过不去了!”当这个男人再在公众面前又以之前态度与我交谈时,我不再沉默与忍让,一脸正气凛然地反击,语调是尽量大声清晰与激昂,不这样就无法打击住对方气势,你休想能扭转局面。可以这样说,我已经让这个男人下不了台了,在有旁人在的情形底下。不能怪我,我早就在他面前再三暗示声明过了,他偏置若罔闻,不予重视。说完这一番话,我再也不管他是什么反应,走快点远离麻烦。他应该预料得到,如果他继续一意孤行,受损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

  

  我以为,经过这么言重的交涉之后,他应该会有所顾忌,出于自身利益着想而收敛一下的了吧,没想,我还是算错了。男人,你永远难以捉摸!他不仅不会反省与检讨一下自己,甚至更把心中对我的怒气,换另一种方式更加蛮横地发泄出来。那段时间,也正是我一边忙于写作,一边忙于媒体之间联系急着要救命的时候,还记得,当我急匆匆挂着个包,正欲到网上添加新章节发表文章之时,好多次那么巧碰到他走进来,我也不打招呼,是他开口询问,去哪里呀?那种语气,是尤如男友干涉女友的自由一样,让人听了很不舒服。我面无表情地回答:出去一下,很冷淡的语气。他又说有事要和我谈,千篇一律的说法,我不会再听信,推辞,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我赶时间。他继续逼进,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让人左右为难。最记得的是,有一次,他竟然站起来,伸出手来想拉住我的手,不知是阻止我还是什么。他还以为可以像往常一样,用那种对付女人惯用的技巧来对付我?他却忘了,男人一旦让女人心冷失望到透,会什么感觉都没有,越是强硬就越激起对方的反感与厌恶!我当即用力猛地一甩,用尽全力的那种,随即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眼神正视着他,非常冷酷无情地说道:

 

  “霍经理,请你尊重一下我!!我不是你什么人,更不要把我与其他女人相提并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不是人人都只会一味忍让与妥协的,这在我身上绝对行不通,你没权干涉我的人身自由!你以为你们男人有什么了不起?把我们女人都当什么了??像工具一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想要就要,不要就扔一边去?我告诉你,我不会吃你这一套的!我在自己所爱之人面前宁愿死都不会选择低头妥协,何况你?你还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与本事……”当时,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从未有过的刚毅与坚定,坦荡与从容。那一刻,我觉得我是替天底下的女人,赢回了我们的自尊与骄傲,在他们男人面前。感觉,这句话,更应该用于真爱人物,他才是,把我们女人不当一回事,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心情好时回应一下,不好时就冷若冰霜,觉得高兴了拿你来玩一下,不高兴了就扔到一边去。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就只知道以“自我”为中心目空一切,卑鄙自私无情无义,着实是太可恶了!以前,我是为了爱如此忍让妥协与委屈,现在我可不会再是那样子逆来顺受了。男人,就以为女人好欺负,不拿出点颜色来瞧瞧,还真以为他们是一个天了,无法无天狂妄自大为所欲为。

  

  这个男人,他也用双眼直瞪着我,两目相对,碰撞出仇恨与愤怒的火花。那情形,绝对不亚于韩剧最热浪漫爱情剧场《我叫金三顺》中的三顺,在第一次应聘时要求社长在员工面前叫她真名为金熙珍,如果不叫就不留下来工作对视宇轩时的景象,咄咄逼人,坚定不移,双方都互不退让,仿佛要用眼光穿透对方的心,用眼光杀死人的那种。用眼神来开战,有时会比言论达到更好的效果。

  

  “怎么?是不是想动手打人呀?那你就打呗,我绝不躲避,更不会还手!我绝对说到做到,一言驯出,四马难追!”看他那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好像还真要把人给吃掉不可。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领,尽可施展出来,我一一接受挑战。他不躲避,我更不会躲避,要把头抬得更高一点,眼睛睁得更清澈与明亮,看谁更有霸气与傲气,谁先把谁压倒制服,谁先不战而败。

  

  “我不会打你,我从不打女人。”好一会,他才挤出这么一句话,语气很平和,挺能控制自己情绪。我心想,谅你也不敢,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毛发,如果被最爱我的人得知,你会比我死得更惨!一个男人,如果动手打女人,无论有多么充分的理由,绝对都只会招人笑话,自己理亏。那一刻,我想我不止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气,还是替天底下所有受男人压迫的女人大大地出了一口气,彻底打击一下他们的气势与嚣张,让他们再也不敢轻视我们,随便玩弄女人的感情!

  

  看得出来,他内心气愤却无可奈何,拿我没办法。你懂得抓住我的心理,我自然还是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算计别人,最终自己也会被算计,应该遭受的下场!这个男人,以为我会怕自己的声誉受损,就不敢公开向他挑战,可是,他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我是一个不久于人世的人,一个将死之人,是没什么可顾忌的。他的确是可以向别人向天底下曝出我的事情来,如果他会那样做的话,我会首先让他“吃不完兜着走”!如果他敢向别人揭发我的事情,我同样也可以向别人揭发他的一切,你让我下不了台,我同样也可以让你更下不了台,看到时是谁死得更快死得更惨!因为,我毕竟只是“普通人”一个,某些风言风语根本就起不了多大作用和影响,可他,却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头有面的高层管理上流社会之人,只怕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都足可把其用尽毕生心血与精力苦苦修筑起来的城堡瞬间给摧毁,全功尽废,人财两空。何况,反正我都快要死了,又何所谓世人会用一种什么眼光和心态来看待我呢?会的话,如今我也不可能敢于在这里,用网络的形式,向全天底下的人公开坦露一切了。可他不一样,他的时间还有很多,还有很多机会在等着他,可谓前程无量的那种,如果这些事情传出去,只怕他比我还要更狼狈与难堪,到时如何在众人面前抬头做人,在商界上立足与奋取,弄不好就会身败名裂,白白葬送了自己的一生。我相信,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肯定比我更能读懂、认清与渗悟,否则到目前为止,他就不会只是在言语上有所行动,却不敢有任何实际性的作为了。他很清楚的明白,他的决定将最直接地影响到我的做法,而我的做法又更直接地关系到他的自身利益,他会分不清孰轻孰重轻举妄动吗?也算他还会做人一点,否则到最后又是自食苦果。不要又说我什么,如果不是你自己做贼心虚,给别人留下了“把柄”得以利用,别人就算再聪明再有能力又能耐你何?所以说,做人还是安分守己一点,免一不小心又是在玩火,掉进火炕里面,被活活给烧死。即使不是,也难保不会给生活留下一个永不可磨灭的阴影,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霍经理,你怎么可以如此之自私?只会想着你自己,却一点都不会为别人着想一下?你知道事情有多紧急吗?这是在等着救命,你这样做将会害死多少人?!难道你就真如此之心安理得,什么都无所谓?别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可你却是熟知得一清二楚的,你怎么也还可以学别人那样,不断给我施加压力与负担,让我难以定下心来,应付一切?你还算不算人??霍经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有没说错,应不应该这样做……”

  

  我终于忍无可忍要暴发了出来,无论他平时如何的无理取闹也罢,我都容忍了,只要不对他人利益造成损害。但在这个“关键”时刻,在每一分一秒都有可能关系到一条生命存亡的紧要关头,他竟然也可以做到这份上,完全不管他人死活,只顾按自己心中意愿行事,我是再也不可以忍让的了,否则后果将会更严重,因一个人可能就葬送了所有人的性命,我们都将罪责难逃。我也服了这个男人,他是不是一直都以为我是在和他开玩笑,包括我的“死亡之旅”,他根本就是半信半疑,不把我说过的话当一回事?我猜想,这个男人肯定也以为我在捉弄他,用所谓的“不想活了”来玩弄他,所以他才会如此之愤愤不平。他大概也是像我一样,开始怀疑我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假的,都是欺骗他的,甚至于我的疾苦与痛苦都是装出来的,我的友善与真诚也是表面的,我的关心与劝慰更是虚伪的,他感到自己彻底被玩弄被遗弃了,一种情感的欺骗与伤害,夹杂着身份地位底下所显示出来的面子和尊严的挫伤,才会如此之气愤和难耐,故意再三为难在言语或情感上寻求达到报复我的目的,要我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是,他错了,所有关于我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包括我曾经对他萌发出的感情也非故弄玄虚,是确实存在过,只不过是他自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一切言论,让别人对他失望到透才会心灰意冷,冷酷转身离去罢。如果说,他真的有曾用心爱过我,或者说他也是想过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的话,会出现今天这样的结果,那也是咎由自取,而不是把什么责任与过错都推到我头上来。而且,事实上我也的确一直都是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上,真心希望他过得好,哪怕就是在后来一切事实真相浮出水面之后,包括到现在也不曾更改过。可他不仅一点也不会体谅我的苦心,甚至还和我针锋相对,咄咄逼人,他也把我最后一线的热情与诚心彻底给磨灭掉了!我知道,从此我和他之间,大概也如和爱我及我爱的人一样,反目成仇,再也不可能平等共处的了。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到自己,不受干扰与侵犯。

  

  从那以后,这个男人,无论是我在宿舍里头,还是在外面,无论是当时只有他一人,还是身边有他人的存在,他再叫我名字的时候,我都当没听到,不理不睬,不去正眼看他,更不会去回应他,只顾做自己的事情,把他当透明体或白开水一样,晾在一边,倒看他如何为自己收场。以前他叫拿东西的时候,我还会热情地招待,如今则像僵尸、木头一样,拿了东西,放在其面前,一声不吭,转身走人。如是涉及到买东西上的询问,非常简单明了的回答,语气毫无感情色彩,冷冰冰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我的态度从未有过的冷漠,甚至是仇视,这些都是他自找的。但是,对于他们那边的员工,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面貌,热情洋溢温馨融洽,就是要做个样子给他看,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这样子,他总会有点自知之明的了吧。自然,大家都有所觉察到我们的变化,也难免发出某些困惑的眼光。我们在众人面前,扮演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色,只有彼此心里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多少有那么点滑稽的感觉,这到底是什么闹剧,此种情形足足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虽然表面看来,我似乎也报复了这个男人,应该感到欢欣鼓舞的才是,但事实上,其实谁心里都不好过,我心里更难受。原本也算是一对边缘性的恋人,怎么说也曾相知相识过算得上好朋友的那种,没想到最后也如和最爱我的人及我最爱的人一样,彻底闹翻,翻脸成仇,心里能舒服吗?若非迫不得已,我也不可能会做成这样。

 

  但尽管如此,当他因工作上出差错挨领导批评指责,当他为工作上烦忧不已整天愁眉苦脸,当他因身体原因日益憔悴不堪精神萎靡不振,这个时候,我从不曾抱过任何一丁点儿的幸灾乐祸之心,或者是为平衡自己心理还要火上加油落井下石,更加重别人难受。相反,我依旧会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上开解与劝慰,给他鼓励与力量。有时,看他趴在桌子上休息的时候,我就走过去轻轻拍一下他的肩膀,他抬起头来看看我,以为我有什么事找他。我什么都不说,只是用一种肯定兼鼓舞的眼神,善意地对视一下,便走开。不想说得过多,因为言语都是很苍白无力的。我想,这轻轻的一拍,已经足够,可以带给人无尽的慰藉。而他,如果还算有心的话,也应可理解我的苦心,一种默默的理解与支持。女人,就是这么一种极其心软的动物,注定到最后定又是给了自己最致命的一个打击,成为对方得以翻身的有利条件,而你将又一次被打入冷宫里面,对你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在后面就可得到体现了。所以说,女人在情感上的挫伤,不是因为女人的呆笨与愚蠢,而是缘于天性的柔善与慈悲,注定难躲爱情带给我们的巨大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