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05:女人别做第三者最可悲
105:女人别做第三者最可悲



更新日期:2015-09-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前面,与霍经理事情上,我可谓做了一个有点卑鄙的小人,利用别人的私心达成了自己某些心愿。表面看来,我好像挺阴险奸诈,其实,我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不能怪我。如果不是对方本身就不安好心,又怎容易掉进别人布置的陷阱之中?如果不是他事先触发了这枚炸弹,我也不可能得以草船借箭,下了一盘在最后关头反败为胜的棋局,实是形势所逼,机缘巧合,来了个顺水推舟,便促成了这种结果的出现。我曾说过,当初接近这个男人继续与其周旋,只是为了解开积蓄已久的心结,寻求到一种足以解答一切疑虑的“答案”,如今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可能还纠缠下去,过于冒险了点。从那以后,我的态度又来了个480度的大转变,对待霍经理再也没以前的热情与积极了,而是改换了一种从未有过消极和低调的心态,不冷不热,爱理不理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可觉察到我前后的态度转变,或者说能否猜出我内心之所想。不过,感觉他自己倒是依然如故,随便出入我们宿舍,乐此不倦,真是让人难以捉摸,男人的心思。也许吧,男人,不到真正得到一个女人,都不会知足与脱手的,他们永远不会做亏本生意!

 

  虽然,表面上出于一种礼仪,我还得强行对其故作笑脸与热忱,但那感觉却大不一样。当我们开始厌恶某人又不能在对方面前直接表露,更迫于现实不得不与之保持交往的时候,那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压抑沉闷得难受!我的笑容多少也有了那么一点牵强,尽管很多时候,我还是会站在一个朋友的角度上与之沟通,正如我不记恨任何人一样,他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这种心态还是有所不同了,之前是只要自己心知肚明,无所谓别人如何看待,但如今我却不得不有所顾忌,开始会懂得为自己的名声作想,不想过于张扬,加深旁人误会。人总得有个避嫌的问题,哪怕你自己再怎么走得正站得直,有可能在那些乱七八糟的风言风语面前都会轻而易举被击败。虽然我也曾说过,为了能让自己更彻底放弃那个男人的爱,甚至于希望自己再堕落再肮脏一点,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我不会真如此之没原则的,否则我之前所坚持的一切岂非前功尽弃?包括创作此文更是白费心机和心血!所以,我还是要学会善待与珍惜自己,绝不拿任何理由作为放纵自己的借口。然而,霍经理却未必会如此作想,每次我在其面前表示,我们交往得注意一下分寸,走得过近容易引起他人误解,于谁都没好处,于你更是影响不好。这个时候他怎说?身正不怕影斜,就让别人说去,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是了!一脸不以为然,毫无所谓的神情,好像还真挺有气度与宽宏大量,真让人怀疑,他就真那么坚持自我阵线,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亦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其他!

  

  我无法下决论,不管怎样,这样的结果让我为难,确切地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断绝与这个男人的“特殊性”关系(在别人眼中的误解),更确切一点地说应是,我如何能阻止他,不让他再进入我们女生宿舍里面,只要这一环解决了,无论我们在别人面前如何谈天说地,应该都不会产生多大影响的了。但倘若他走到我们宿舍里面,就难免不让人加以联想了,尤其是宿舍只有我一人在的情形底下,只怕任你有多少把口都是解释不清。偏偏就是在这里出问题,因之前我们一直都是如此往来的,每次我要和他谈及我的“私事”(我的故事只有他知)时,都得避开外人耳目才可交谈,必须得制造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次数多了,这便成了一种公开性行为,人皆知之主指他们那边员工,大家似乎也已经习惯,大概都早已在心底里默认了我们这一对吧。如今一下子要把这种场面扭转过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主要是对方的不遵循。以前我是曾经把他当知己来看待,会愿意把所有心事都对他倾诉,但现在却不一样了,我再也不想在他面前提及自己的事,他帮不了我任何。可他却依然有那热衷,在我面前说着不知是真心还是违心的话语,我只想逃离。有好多次,我都曾在他面前再三强调其中“厉害”关系,希望他能有所约束与收敛,不要那么明目张胆,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可是,没用。在他眼里,大概都把我们这里当作他自己的场所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怎样就怎样。我无可奈何,面对一个男人的嚣张与霸气。当时也只能这样拖着,心里暗自在寻思着一个可行的法子,尽快了结我们之间一切,彻底划清界限。然而,办法未曾想出来,又有新事情发生了,生活总会出人意料。

  

  那天,他进来,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说话,有点反常的行为。我本能性地追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还是不作声,眉头紧皱,好一会才从其口中挤出几个字来:昨晚回去和女朋友吵架了。当时,我的心里顿时就像被什么猛地震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把此事与自己联系在一起了。

 

  “不会……是,与我有关吧?!”我低声地询问,有点怯怯的味道。

  

  “是。”这个男人,犹豫了好一会,才给出我一个肯定的答案。我的心更加不安了,当即追问怎么回事,急于了解一切内情。原来,他女友不知从哪听闻,亦或是有人故意“放风”,得知我们之间频繁交往的消息,主指霍经理经常进入我们宿舍,私下里不知说些什么。听到这,真不免让人有所想,当这个男人向我走近的时候,怎么就没人那么好心提醒,也对我提示一下免上当受骗都不知。不知是我没那么好的人缘关系,还是他们属同一公司里的人,曾经共事过自然会有所着想而告知。那么对方还是要好一点吧,至少还有人与她站同一阵线,而我却是身边没有人能同心。此事一出可想而知,这个女人会作何联想,心里怎能平衡?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容忍和接受,除非不爱,我可以理解。他女友就是因此事心生疙瘩,以为我们之间有些什么,确切地说认为男友背叛了自己,任凭对方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在那个气血冲头的时候。两人当晚因此辩论争执了一番,最后不欢而散,感情一时陷入僵局。当时我听到这些,可以说心里隐隐产生一种很是歉疚与自责之心,我总归是介入了别人的情感纠纷之中,起着一个重要人物的角色作用,有着不容推卸的责任,不管是出于哪种心思或迫不得已,都是事实,我不得不承认。

  

  又听霍经理继续补充道,他女友还说,想要找我谈谈。听到这,我的内心更加不安了。心想,如果这个女人来找我,会说些什么呢?会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毫无素质与修养,不问是非曲直,就把我给狠狠臭骂一顿或毒打一遭,让我当众难堪?而我到时又该怎么办?将如何面对这一切?是躲避,还是直面?是沉默,还是反击?是理直气壮,还是理亏退让……

  

  种种忧虑纠缠在心头,瞬间把我之前所有思路都给扰乱了,我忽然也变得有点举足无措起来了。真是好笑,我,与最爱我的人,还有我最爱的人,三人之间的“恩怨情仇”都还未理得清斩得断,如今又得面对第三个男人与另一个女人之间的感情纷争,上天的安排也未免太丰富了点吧,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一一应付那么多呢。按理说,我当初在创作此文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会有另一个男人(霍经理)的闯入,但最终还是遇上了。更让人难以设想的是,他的出现,凑巧填补了《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中角色的淡逝,依旧保持了小说原先之格局,还是我与三个男人之间的情缘故事,小说情节同样围绕着这三个人物铺展开来。文章前部分,一年之中所谓的真爱历程,里面全部描述我与我最爱的人之间的事情;后来就到最爱我的两个男人的介入,笔墨主要放在他们身上;再到因爱生恨部分,爱与恨都分不清的叙述,中心又放在我最爱的人身上;几乎把此部“绝唱”唱到最绝以后,重点还是又转到了与最爱我的人的纷争,由此又引发出三人之间的继续纠缠不清;直到我选择了真正走自己的人生道路,不再受这两个男人所影响,笔峰一转,又到了眼前这个在自己生命中偶然出现的男人身上,几乎就把那两人都给搁浅了,开始了创作的新篇章。事实上,打从这个男人出现之后,文章的构造就起了很大的变化,他几乎在我笔下频繁出现,占据了大量章节内容。也许只是因为我与最爱我的人及我最爱的人都已然失去联系,自然没得可写,凑巧霍经理就在身边,天天都有不同的事情上演,我都能看得到听得到,也便促成了写作的正常运行。不知,这些是不是就真是所谓的天意呢,来了一个又去了一个,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循环往复,永无休止。

  

  如果说,在这之前我都还有所犹豫,在如何处理与霍经理关系的问题上,那么此事无疑就是给我紧急敲响了一个“警钟”,让我再也不能拖延下去。我知道,我必须果断一点,快刀斩麻,否则照此情形发展下去,谁也无法预料,等待我们大家的将会是什么,很难保不会又是另一场“悲剧”的揭幕。确切地说,我有点怕了,这次是真的玩起火来了,虽然我对他女友有过一面之交,感觉她给人印象也还算不错,不像那种蛮不讲理毫无修养之女人。但是,人,谁又能保证得了?包括自己有时都做不到,何况外人乎!我深深知道,一个女人为爱疯狂起来的时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会完全丧失理性做出任何不可预测的事情来。假如这个女人也因爱生恨,发起狂来,像最爱我的人对我一样,产生一种仇恨转换心态,把对他男友的恨全部转加到我身上,那我岂不糟糕?联想到时下社会许多因爱人变心或第三者偶然闯入,一时接受不了分手之事实,就拿硫酸泼脸毁容或找人奸杀的案件,我真的是不寒而栗了,心里比腊月的天气还要冰冷。我无法想象,如果这些都有可能在我身上上演的话,我该怎么办的才好,哪怕任你再如何小心防备,始终难以避免和逃脱,生活永远没有规则可言。我倒不是怕死,就怕对方不给你来个干脆而硬要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那才真的惨呢。女人,在情感报复之中,所面临的危险指数绝对远远高于男性,性别所致。何况,目前我身上还牵连着那么多条生命的重担,如果我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必然无法把这些事情处理好,到时势必有更多人难以逃脱,种种有可能出现的不测。大概也因此,让我进一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吧,开始狠下决心来,一定要与霍经理断绝往来,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法子。不可以再拖下去了,免夜长梦多,谁都无法保证。从那以后,我对霍经理的态度则更加强硬了。待他再进来的时候,我是在他面前极其冷静理智地分析了其中种种厉害关系,希望他能明了,为大局着想,不要再过来我这边了,我怕更激发起他女友愤怒与仇恨,产生一种极端的报复之心,到时我们谁都有可能丧命。他女友如若不放过我,必定也不会放过他的了,我们是同坐一条船,一旦出事谁都无法脱离。所以,为了我们各自的自身利益,还有身边家人和孩子着想,我们一定要疏远一点,不能再密切来往了。最重要的是,他再也不可以进我们宿舍里来了,这是必须得做到的……

  

  起初,他也还算有点识大体,听了我的再三劝说与强调之后,曾不止一次声声在我面前保证道:这是最后一次,从明天开始,再也不会进来了。然而,每次都是食言,每次总有“下一次”可言,你不知道他口中的“最后”得拖到什么时候才算是真的结束。大概,这就是男人的一种天性吧,承诺在现实中永远得不到兑现。也有可能他的目的未曾真正达到,所以不甘心走开。男人,永远没那么轻巧简单,女人不可低估。这个男人,他过来仅仅是为了向我诉苦吗?还是更多的在于其他!有些事情一旦养成习惯就难以远离,与其说无法克制的是内心世界,倒不如说无法摆脱的是身体因素,才促成了这种状况的持续。这大概也可以成为为什么在感情出轨的问题上,男人的不稳定性要远远高于女性的原因吧,生理特征不一,决定了这种事实的普遍性存在。在这个时候,要想避免和控制的话,唯一最可行的措施就是,“尽量不要创造条件,给彼此有单独相处的空间,那就是最保险的做法。”可,很明显,这个男人就是在故意制造机会,想试探我或者说根本就是在利用女性弱点设下一个柔情陷阱来引诱我,想让我一个把持不住也跟着犯错,正中下怀。他的心思自然逃不过我眼睛,我还不至于笨到那种地步,把自己活生生往虎口里送。他越是抱此种想法,我就越是不给他有机可乘,坚决地隔离,一切有可能触发的有利因素。这也是,我之所以会对他进入我们宿舍如此之紧张的原因,避免玩得“过火”真会灼伤到自己,到最后是两败俱伤。

 

  然而,尽管我如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好像还是一身轻松,沉静地抽着烟,睡他的觉,丝毫意识不到危险的所在。你再多说几遍,他就会用一种极其不以为然的腔调回答道:这有什么,我们又没做什么?怕什么!仿佛天塌下来也能当被盖,如此之悠然自得的人生观。我真要被这个男人给激怒了,他不怕死,我还怕呢,别把我也拖进去,我不值得为这种男人赔命。可难过的是,面对他的无动于衷甚至是横行霸道,我却是无可奈何,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我只得寄希望于舍友,当我下班之后,就特别对花交待,如果他要进来,就说我在休息,无论如何都不让进。还是没用,以花的性格与脾气,用那么强硬的口气和敌对的态度,甚至是伸手出来拦载还是无法阻止。早可预料,男人要真耍起赖来的时候,比女人还要更蛮不讲理。这时,我只得一遍又一遍地在他面前重复先前的话语,一次又一次地强调后果的严重性,甚至一次又一次地对他大声吼叫起来,请他尊重一下我,这是我们的宿舍,不是他们的工作场所,更不是他的家,一切由他说了算!不用说,还是没用,一点作用都没有。看他那一副似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就真想不明白,他怎么还可以如此之坐安不乱,临危不惧?难道,他真那么坦然,洒脱到无所谓生死,甚至于连亲生骨肉的安危也可不管依然我行我素?!

  

  可想而知,当时我心里有多么的气愤和难受,那一刻,我所有能力与能耐竟也是无法施展出来,在这个自私与强横的男人面前。他根本丝毫不理会别人感受,也不尊重一下他人意愿,把自己当成一个天与地,想怎样就怎样。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止是这些,我背后那么多的担忧,种种不可预测的危险,让我一时一刻也不得放松。这个男人,每多进我宿舍一次,我感觉就是离“死亡”迈近一步,这颗同样隐藏着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引爆起来。我开始想方设法阻止他的到来,我曾想过,把此事对老板一说,让他们站出加以限制,相信他总不可能如此之厚脸皮,连老板的话都不听吧,这的确是一个可行之方法。然而转念一想,我终是放弃了,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心太软了,我并不想做到那么绝,让他当众难堪。再则,私心底下,我也不是很想让他们知道此事,怕事情变得更复杂,别人不清楚内情,还不知将会用一种什么心思来看待呢。会相信我,还是怀疑我多一点?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到时只会让彼此都更难堪……

 

  种种矛盾冲突,我也不得不考虑,不敢莽撞行事。事实上,我怀疑老板娘他们可能也有所察觉到什么,或者说也像别人那样都误解了。最记得的是有一次,我还未下班,霍经理就跑到里面在我床上休息(另一女孩辞工走后,新来女孩床位不敢随便乱动)。在这之前,我还特别在他面前说了一句,要是被老板他们看到,你有没想过会是怎么样的后果?谁知,那天那么巧就真碰到老板过来拿东西,看到里面开着灯平时没人是关灯的,问了一句:里面没人怎么还开着灯开着风扇?我不作声,心里急得很,很是担心他会走进去,发现里面有一个男人,到时将怎么圆场的好。就在我想着如何解围心里一片慌乱的时候,这时,花应了一句:“霍经理在里面。”虽然表面看似是替我作了答,但其实却更加糟糕,这不明摆着一切都无法隐藏了。果然,老板追问道:“他在里面干嘛?!”语气中明显暗含着某种意味,我更心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如果他当下走进去,到时会是一番怎么景象?我们又该如何面对彼此,包括老板?我从未试过如此之尴尬的场景,真是够倒霉。还是花继续作答,满不在乎地回答道:我怎么知道呢,可能是在睡觉吧。老板喃喃说了一句:怎么跑到我们这里来睡觉,语气中不无疑虑。这时,我不得不也帮着解释几句,说他平时常会到这边来看看电视,聊聊天什么。很明显更让人猜疑,但在当时情形底下也只能如此了,应付过去再说。谢天谢地,老板也算识大体之人,不再追问,更没走进去加以干涉些什么,这可谓是给了大家一个“台阶”可下,否则还真不知道如何面对的好。大概在他心目中已经可以预想到些什么,只是不便说穿道破而已,所以也保持了沉默。不管怎样,总算是解决了眼下之困境,庆幸万分的了。

  

  一会儿,老板就回去了,等他背影渐渐远去之后,我这提到嗓子上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深深吸了口气,一身轻松多了。自然,老板前脚刚走,后脚我就立刻进入了宿舍,对着霍经理劈头盖脸就是一番数落与斥责:

  

  “霍##,刚才老板来了,都已经知道你在这里了,幸好没进来,否则你教我在老板面前如何交待?你真那么好意思呀,呆在这里不走?我拜托你给我留点情面吧,你可以不要面子,我还得要呢!别忘了,我是在这里打工的,就得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你要是再这样下去,以后有可能产生些什么严重后果,我什么都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当时,我心里是气愤极了,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狠狠给臭骂一顿,发泄心中火气。我怀疑他是有意拖我下水,让我没得好过,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没想过事情会演变成这模样,我都还未来得及想清楚该不该对老板他们提及,仿佛就已事先被揭发了一样,那感觉可不好受。大概也从那一天开始,老板娘他们对我的看法可能就大不一样了,我无法为自己之前言行拿出一个充分的理由来,这是事实。有些东西,我只能埋在心底,不可对外人告知。也许霍经理也是抓住了我这一点,才可以如此之目中无人,胡作非为的吧。也通过那件事之后,我彻底放弃了通过老板那里解决问题的念头,我担心会更弄巧成拙。我首先就已经失去了一种先机作用,要想再弥补过来必定难上加难。如今,也就只能静观其变,见机行事了。

  

  霍经理依旧直来直往,无所顾忌,有时我真想把他给轰赶出去,但看他那一副脸色苍白憔悴不堪的神情,我又有点于心不忍。那段时间,他的确生病,工作压力过大导致旧病复发,很严重,差点连班都要上不了。这个时候,我便只能站在一种事理上说明,尽量让语气温和与诚恳化:“霍经理,我也是女人,可以深刻体会女人的心思,不要说你女友容忍不了,如果是我,肯定也是无法忍受,换作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走得那么近,就算是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大度,当什么都不知道,除非她不爱你。女人,都是很敏感也最容易受伤的动物,我不希望因此让别人不好过,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稳的。难道你又可如此之心安理得,毫无愧疚之心吗?”我记得他曾说过,他女友曾因一次婚姻失败走上轻生之路差点没命,如果这次感情再遭重创,很难保不会重蹈覆辙,历史重演,那样的话我罪过可更大了。无论如何,我必须阻止这有可能出现的一幕幕。

 

  “霍经理,我知道你身体也不好,我也不是不想让你在这里休息,但是,这样影响真的不好,会给你也给我,给大家带来很大的麻烦,知道吗?希望你也体谅一下我吧,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样了,你还想我怎样?这样下去真的不行的,会更加深你女友误会,我更不想成为一个破坏他人感情的第三者!你信不信,倘若被我的那位(最爱我的人)得知,你也会死的!不是我故意吓你,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没必要欺骗你……”我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在恳求他了,就差没向他下跪,只要他能听我这一回。这个男人,不说话,沉默,眼望正前方,眼神空洞而茫然。看得出,他也不是完全不明事理的那种,只是他没办法,不得不在这里休息一会,才能维持工作,不至会倒下来。我总不可能真拿着把扫把把人给轰走吧,我是怎样也做不到那么狠心肠的。但是,当我一考虑到,如此一来可能就得危及到更多人的人身安全,那么我就不得不自私了,不可能因其一人就把所有人都给牵连进来,那样危害性更大。尤其是想到,如果他女友跑到店铺这里来一闹,我还怎么上班?怎么见人?自己损失是事小,由此又牵连到老板娘他们的生意,那才是万万不可。老板他们对我有着如此大的恩情,怎么样也不能连累了他们,我必须得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我身上背负的性命已经够多的了,我不想还要把更多人给拖进来,到时更难以收场。那段时间,我就天天在为这个问题烦忧,天天不得开怀,天天都在犹豫争执徘徊……

  

  事情,总会在出其不意中发展,故事又得追溯到6月8日生病那天,他们公司一大群人过来买食物饮料准备到“小梧桐”爬山,自然,他女友也参与了其中,追随前去。还记得当他们在里面欢声笑语的时候,她却站在门外,不进来。我心中略有所动,心想,也许她是不想面对我。在我弄肠粉的时候,我便主动热情地和她打招呼,叫她进里面坐,她笑笑算是回答了我,久久才走进来。当时我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机会和她说话,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她紧皱的眉头,这想必与自己有关。霍经理在中间,自然偏向于她一方,不敢像平时一样与我过于友好,怕被误会。那时,我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底下与他女友会面,应该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她过来买东西,自己不知情,脑海里残存下一点印象。感觉那时的她给人感觉要好一些,如今再次见面,似乎反憔悴多了,也没以前好看了,我难以把不同时候展现在我面前的两个她统一到一块,就如我也无法把与我最爱的人在电梯那一刻的他,与照片底下的他联系在一起一样。有些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也不会是真实的,眼睛总会欺骗人,连同心灵也一样。不知是不是因为感情的缘故,爱情是最好的滋润剂,也是最坏的削减器。

 

    又说到那天下午,当我从医院打完针出来时,我有想过,如果我打电话给霍经理,说我在医院生急病回不去了,他会不会放下手中事务抛开身边女友,大老远也要赶过来接我或看一下我呢?就如对我所爱之人的想象一样,我也很是想知道,这个男人的情感或者说是良知又能有几分,会否看在一个“将死之人”的份上,给予一点点正常的情谊表现。毕竟,我们也说得上知心朋友;毕竟,在某种程度上,我是有助于他的,主指精神上的理解与支持。不,应该更确切地说,我是想知道,在这个男人心目中,我与她女友,究竟谁的位置要重一些,一个可以说是昔日旧情人,暂且如此定义自己的角色,一个是现在新女友,其中有一个出事了,他到底是会赶往哪边,留在何人身旁?这是个难得一遇的关键时刻,最容易考验出一个男人的真心。我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个男人口中所谓的爱,又是如何放置,孰轻孰重?然而,一如对自己所爱之人的猜测一样,最终我还是放弃掉了,这种试验。也许是自己已经可以预料得到是哪一种结果了吧,不想还硬要揭穿只会让自己更失望和难过。女人,在感情问题上,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一旦有了关联,就都难以做到漫不在乎的,我也一样。这就是男女之间最大的差别,前者淡然,对什么都不在意,后者着紧,任何事都在乎,女人才会那么容易受伤,真是天给的灾孽。

 

    虽然,我是不抱希望,不再作想,也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这样的结果,因我本身就是唱错戏也演错角色了,然而,尽管这样,心里还是不能不在乎。当时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真的有种非常心酸心酸的感觉,难以说出,说出……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你也许是给予到了别人帮助,可在你需要的时候,你却一点点力量都找不到,就连几句问候的话语都没有。为什么,被遗弃的那个,总是女人,男人就总是走得最洒脱的那一个?!

 

    可笑,你在生着病,承受着疾病的煎熬,别人却和女友在外游玩,浪漫温馨得很。你想打个电话给对方,可是,你不能,因你没这个权利要求。你渴望别人能给予到一点点的温情体现,可别人不会,因为在对方心目中,还得衡量到其中诸多厉害关系,必然是先顾及了身边那位,不可能腾出时间与心机花在一个外人身上。女人,千万不要去做别人的第三者,结局无非如此,别人对象不在身边之时,兴许会看你一眼,把你当作情感的替补。当爱人回到身旁时,早就忘了你的存在,休想还会对你有任何一点点的情义。女人,在情感纷争之中,也是最吃亏的那个,更要学会保护自己,别给人创造有利因素。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到最后,伤害得最深的那个,是你自己。第三者,是一个最“悲哀可怜”的角色,因为你永远不能在阳光底下绽放青春的色彩,只能在静寂的夜晚默默芳香,即使花开得再美再好,也没人看得到,没人会欣赏。你不必要心理有所不平衡,因为是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应该意想得到是这么一种结果,没得可抱怨。

 

  大概也是缘于这么一种心思,让我彻底打消了那种念头吧。加之,我也站在他的角度设想了一下,认为也不应该这样。假若被其女友得知,可能又要有事情发生了,他必不能不有所顾忌,这是理之所在。而他女友,想必也不可能会做到如此之大度与大方,或者说是友善与慈悲,允许自己恋人走开一段时间,只为看望一位生病的朋友,而这个对象目前还可以说是自己的情敌,她能不在意?否则,如今我们真正面对时,她就不应该是此种态度了。多少有所不愉快,大家都不好坦言。事后我便在想,不知道这个女人看到我时,会是一种什么心思呢?妒嫉?愤恨?不平?厌恶?包括回去之后会否又因我再次产生争执,会在霍经理面前有所提及吗?都不得而知,这是别人情侣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想知道。只是难免会在想,如果那时候,身边不是有太多人存在的话,也许我们可以说上两句的,相遇得不是时候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