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03:今生只爱你一人
103:今生只爱你一人



更新日期:2015-09-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穿插一个人物进来,对后文有需要。

 

  隔壁房地产的总经理,也就是霍经理的直接上司,刚好和我同姓,可以说得上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了吧。平时,他过到分公司来指导工作的时候,多是到我们这边来商谈,一来二往,也就有那么点熟悉了。怎么描述他的外表呢?也是身材略发胖像老板那类型的大人物,话不多,言简意赅,比较深沉低调,给人一种成熟沉稳之感。那时,我以为他应该是和霍经理差不多一个辈份的人,年龄也应有三十多的吧。如果不是经由霍经理口中验证,我是真的怎么也不敢置信他竟然和我同年,甚至有可能还比我小一点。虽说人不可貌相,但却并非毫无道理,一个人的外貌的确可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一个人的年龄问题。当然,我所谓的“不相信”,不止是指在他这个年龄阶段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男性气概,更多的还是他目前所取得的工作成就,实在不能不让人打心底里惊讶与佩服。试想,一个男人,能走到一个经理级的级别,好运一点的也得三两年吧,不好运的也许五年十年都未必有缘。那么,要走到一个总经理级的级别,又得需要多少年的打拼方可得来呢?如果说,我最爱的那个男人,是在接近三十的时候(猜想,有可能多了点),才获得今天如此之辉煌与瞩目的成就,而他,只是在二十五岁之前就已迈入了这个层次,这可真算是罕见的了。

  

  一般来说,一个男人的事业在二十岁左右多是处于一种创业时期,即起步阶段,业绩一般不会见多大起色。要想真正谈得上“成就”的话,多数都是在25——30或30——35的年龄阶段,才是一个男人事业处于最辉煌也相对比较稳定的局面。而他,却在二十五岁之前就已经比别人领先了那么多步,提前完成了人生的奋斗历程,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吗?起码在我遇到那么多创业者之中,应该说得上出类拔萃的那种如果不算自己孤陋寡闻的话。大概也因那次之后,让我对他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愫,是由衷的敬佩与羡慕之情。想想自己,同样的年纪,同样的年代,却混到今天这种地步,到处漂泊流浪,奔波劳碌,有上顿无下顿,有今天没明天,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一无所有,一文不值,实在是太差劲太丢人了,颜面何在?真是难过!不过,只要我还保留着这颗最真的心,那应该也算得上生命的一种成功吧。如果连自己都遗失了,手上拥有得再多又怎样。

  

  鉴于我与霍经理比特殊的朋友关系,自然,当他们在一起探讨公事的时候,也就有了许多可以插话的机会。他们有时也会把我牵扯进去,也许人人都有所误会了,我和霍经理之间,自己惹的祸。我装作一脸朦懵无知的样子,巧妙地避开与回应着,像对待他们的员工那样,热情招待,随意自然,有时霍经理不在的时候,也能说上几句。别人可能有点难以理解,我只是一个外人,非其公司里的人,又是有着极其悬殊的身份差别,能说些什么呢?在此,我不想解释。我只知道,人与人之间只要掏出心来,就没有沟通不了的事情。身份地位,其他等等,都不应成为沟通的障碍。说来,有些事情也许我比他们还要更熟悉与第一个熟知情况呢。记得有一次,王总的女朋友过来了,霍经理也在,我第一个见到,首先就和对方打起了招呼:今天不上班呀,她点点头。霍经理见了,很奇怪地追问,你们认识吗?我说当然了,他又问道,你怎么会认识她呢?他的意思是,他都是才第一次见她,得知她的身份,我怎么可能会捷足先登?我笑笑,用一种不以为然的口吻回道:这有什么奇怪,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他不说话了。其实,我也只见过她一面,是上次王总一起带过来的。出于一种礼仪,打招呼,问好,就这样,算是熟悉了而已。人与人之间本没距离可言,你用心对别人,别人自然也会用心对你。

  

  扯远了点,在此把这个意外人物摆上桌面,是为了引出某话题。虽然,他经常会过到分公司来,也常会到我们这边走动,主指工作方面,但要说到真正的去了解和探知一个人,单从几句言语上简单的交流与某些外在体现是不可能达到的。确切地说,我一直都在用一种普通人的眼光来对待这个男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种水流而过的状态,不可能会掀起波澜。真正让我对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应该是他一次不经意间的谈话,事情又得追溯到前一段时间。

 

  那天,他过来,一个人,坐下,不知是等人,还是什么。那时,店铺里不忙,也只有我一人,空间相对独立。照常给他拿了饮料之后,我也在他对面坐下,随便说上几句没原由的话语。当时,我穿的也是裙子,所以手上的伤痕(刀痕)清晰可见。这时,却见他眼睛瞪着我的手看了看,脸上表现出一种很是惊讶的神情,追问道,你的手是怎么弄的?怎么会变这样子?我的心当即就“咯噔”闪了一下,心里寻思着该如何解释呢。要换作是其他朋友,自然随便敷衍了事,但他毕竟是一个有头有面的人物,我得认真对待,言语上要有所分寸。

  

  “没什么的了,是小时候在家干活时不小心划伤的。”只一瞬间,我还是用了平时最常用也唯一可用的借口加以掩饰,尽量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免被看穿内情。

  

  “不是吧,划伤有可能划这么严重吗?让人看了都觉有点恐怖,很像是自己用刀刮伤的!”这个男人,很明显对于我口中的答案不相信,一点都不相信,他看得出事端来。我却是不知该如何进一步解释,除了再一次强调,同样愚蠢的做法。

  

  “我不知道你的家庭是不是有过一些非常不幸的遭遇或者有着很曲折的人生,但我觉得都不要这样对待自己,尤其是一个女孩子……”他在那里继续说着,瞬间有所牵动我心弦,为他的这份细心。同时,又让我有种想笑的冲动,为对方过于夸张的联想。不过不能否认的一点是,他确实说对了一半,我就是出生在一个很不幸的家庭之中,且有着多么曲折磨难的人生。当然,这些伤痕并非因此留下,与真爱倒是有点关联。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要自杀吧,有那可能吗?如真那样,也不可能在这里下手的了。”我还真笑了出来,一脸轻松地回答。我说的也是事实,真正想死的人,肯定是在手掌旁边的三条动静脉里下手,不可能在上面乱刮乱划除非只是做个样子,非真心想死。

  

  他没否定,但也没肯定,却是对着我手上另一个伤疤说道,你这里是怎么弄的,很像烟头所烫。这个男人,不会又以为我像酒吧里那些舞女以此来虐待自己麻醉自己吧。我很坚决地在他面前否定了,尽管看得出来,他还是不相信我的话语。我不知道,该为他这份细心欢欣,还是为他的强加感到难过。可以这样说,我手上的疤痕,的确是自己亲手造出来的“杰作”。刀痕,一共六条,在左手腕(右手抓刀)上斜划出来,用力够深,伤口愈合之后,就凸出肉来,形成一道道显眼的伤疤。其中,一条为小孩所划,三条为那个男人(真爱)所划,都是在“弘法寺”里遗留下来的纪念。另外两条,是以前为劝慰《究竟谁在伤害着谁》中人戒毒,为挽救一颗堕落沉沦的灵魂,以此来作威逼促使对方妥协。至于,手上那个被烫的烙印,说来历史更悠久了。是小学三年级,为了强迫自己努力学习坚定目标,特意拿着一条烧得红通通的铁条直往手上狠烫下去,硬是按着烫了好一会才是抽开。因铁条横切面是圆的,伤好之后,便形成了一个圆的疤痕,刚好比烟头大一点,大概也因此才会让人联想到那方面吧。也不知我那时哪来的一股动力,一个才十岁大的孩子竟敢以此作保证,就是为了在手上留下一个疤,看到就会记起曾立下的决心,时刻告戒自己不可懒散与松懈,要勤奋学习,发奋图强。就为了勉励自己,竟然用此种惨烈的代价来交换,承受那种连大人都未必忍受得了的疼痛,一声不吭,也不掉一滴眼泪,包括在父母面前也隐瞒掩饰得如此之细密丝毫不让有所察觉(他们也以为是不小心烫伤)。

  

  还记得当时被烫的痛楚,真的是椎心的疼痛啊,可我都忍了下来。从第二天开始,伤口就发炎,流水化脓,涂药水,护理,过了一个多星期才有所好转。到最后,就真如自己所意愿,留下了一个一生一世都无法彻底清除的伤疤,永远地时刻鞭策着自己前进努力。只可惜,到现在,包括后来不久,却是再起不到作用了。人的决心与意志力同样难以与时光抗衡,一切都会在岁月的流逝中被慢慢冲淡。直至十几年后的今天,偶尔回想起来,就觉很不可思议,也不无有点钦佩,自己当初的勇气。大概我过于“倔强”的性格,在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可以预知得到我这一生“悲剧”般的命运。如今,终于可以揭晓开这个秘密了,也是该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王总听了我的解释之后,又在我面前说了许多鼓励劝解的话语,让我不无所感。尤其是还在我面前坦白了一些比较私人性的话题,主要是感叹自己的人生经历,多么的艰难困苦,崎岖曲折,是经历了多少事情才走到今天这个层次,语气中暗含一种沉重与沧桑感,时断时续,欲语还休的表述,更可见其中之辛酸,让人连重提的力气都没有,给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心潮随之有所起伏。他的真诚与坦率,让我多少有点感激与感动,代表着对自己的一种信任与重视。同样地,我也从自己的经历之中,能够深深体会到那一路走来的不容易,更读懂了这个成功男人背后那颗同样落寞的心灵,一种无人能懂的忧伤。也就在那一瞬间,让我也把对方当“知己”看待了吧,情不自禁地也在他面前告知了一些,主指自己身体和经济状况都不好,只能在这里暂时打着一份工,够吃住就好了。我如此阐述的原因,是猜想他也有可能像别人那样,用一种认为我安于现状不思进取鼠目寸光的眼光来看待,那会让我心里很难受,我也只是迫于现实无奈之举。不管怎样,这个男人还是让我有所感动,他竟然能比任何人都细心,会察觉到我内心阴影里去。也许也只是缘于同道中人的感觉吧,才会有同样的感触与感慨。

  

  这个男人,听了之后,似乎有所明白与表示理解。其实我能告诉他的实在太有限,他始终是无法深刻体会我所面临的难题与某些永远摆脱不了的疾苦。不过,他听了,还是说了一些建议之类的话语,主要是教我如何走自己的人生之路。我在一旁就静静听着,有心想从他那吸取点经验,看能否帮我解开生活的结。然而才刚开始说了一半,还未真正说到实处,外面就有员工在叫他了。是工事,他不得不起身离开,我们的探讨至此结束。多少有所遗憾,还很想听听,看他又能给出多好的提议来,能帮我把人生的道路都给扭转过来吗?明知道是没多大可能的事情,也许是出于一种求生之本能吧,潜意识底下还是如此作想了。石子投进湖面的瞬间,往往能激起一阵水波,但波浪过后,会恢复平静,一切如初。

  

  也经过这次简短的交谈之后,让我对这个男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还记得他在我面前感慨创业的艰辛时,当时我便在想,他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有着一段很沉重曲折的人生历程?那背后走来是不是也是夹杂着许多的牺牲与付出,一路啜着“血泪汗”才可坚持走来,直取得今天的辉煌成就?从他口中得知,他也是一个没多高文凭和学历的人员,能够达到今天此种地位,想必其中定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受过不少冷眼,历经诸多风霜,才得以熬到出头之日。不是天骄之子的孩子,在这个如此之现实化的社会,注定要比别人付出得更多才能有所作为。在那个时候,我脑海里忽然萌发出一个也许有点唐突的念头:如果可以,如果他愿意,我真的好想听听这个男人说说他的故事,帮他写出来,也让更多的人能一起分享。一个人独自承受总会是一件比较压抑的事情,有些心事就是需要有人陪同我们一起梳理。尤其是,我很想知道,关于他的情感经历,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状况呢?想必更不可能会是白纸一张,可能也和自己差不多,都是遭受爱情抛弃的不幸之人,这种猜测主要是从其无意中的言语加以联想得来。事实上,除了工作生活,在感情方面,他也略有所提及,劝慰我一定要放开些,做人不必把感情看得太重。我怀疑他是不是以为我为情所困,才如此作践自己的。还真给猜中了一半呢,至少也有点沾边,表面否认心底里承认。只是这并非为得不到而自暴自弃或自虐,相反而是为了在佛祖天地面前展示一份真爱的决心与毅力,才会如此下狠手用鲜血来证明。对方还拿自身体验作教材,说他把什么都看淡看透了,感情只是什么什么,没必要怎样怎样,他现在对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不用说,又是一个被爱伤过的人,都是“命苦之人”,没有一个幸运儿。唉,天底下怎就那么多为情所伤得不到解脱的真心执著之人啊!是不是,越是用心动真情的人,注定就得成为爱情报复的道具,要接受最残酷的现实成为彻底被遗弃的那位?!

  

  记得有一次,我们许多人坐在店铺里,他也在。当我在电脑里选歌的时候,他要求我帮其找一首歌,你猜是哪一个?就是那首大家都很熟悉由民谣改编而成的情歌,一首也成为我心中最痛的歌,一首足可代表“天下有情人”心声的歌曲,向自己心中所爱之人最好的情感表述——刘若英的《知道不知道》。当时,我听到这首歌名的时候,内心是轻微地触动了一下,除了曾经的伤痛又被再次牵引出来,还有就是对这个男人油然而生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我不知道该如何在笔下加以言述,怕被误解。也许,用一句话足以概括——“同是天涯沦落人”……

  

  从这件极其细微的事情,我几乎可以万分肯定地说,这个男人,在感情上必定也受过很大的挫折,或者说留下了很深很痛的伤疤,否则他也不可能在我面前说出那样一段话来。若非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是无论如何也感悟不来。而这首歌,有可能就是对他尘封往事或者说曾经某个人最好的回忆与怀念。一首歌,就代表着一种心情故事,一段情感历程,一种永远也抹之不去的伤痛。尤其是,他也在我面前如别人那样说了些,什么对待感情不要太执著认真,说曾经也怎么样,意指当作重要全部吧,以为失去人生没意义。可最后发觉,也不过是如此,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代替全部。没有爱,我们确实还是可以活下去,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当然殉情也有终归个别例子,相信太多伤过痛过的人还不一样走了过来,不是么!只是,这质量却是不一了,人生是过好过坏,是认真用心地过,还是浑噩麻木地运行。很遗憾我们只怕都成了第二种,没有灵魂空有躯壳行尸走肉般活着。于是红尘中才会有那么多放纵堕落挣扎沉沦,无不皆是因了爱么?如果我们能找到自己的所爱,是不会这样子的一定会好好地生活为彼此珍惜,活到百年万年也不足够不会厌倦这尘世!走过三生世还愿重来再续那前世未了续,生生世世都要比翼双飞生死相依……

  

  我知道这个男人的意思,其实也是好心善意地想开解我,以为我是困于情网走不出去。事实上也是,对方猜得没错,我就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份不应该的爱恋而耽误踌躇了整个人生。他也如身边那些熟识朋友有种想要把我拉出来之念吧,不想看到一个女孩为情爱挣扎痛苦忘了原本应走的路。只是那些事他又怎知?有时并不是一个“想”字的问题,而一个“命”字就足以牵制所有套牢全部,凡夫俗子无从挣脱与抗拒的命运殊途。我与所谓真爱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了,天意安排下早已既定轮回三生世注定的情缘,于是在这一世相遇上演这么一场惊天动地柔情刻骨。不知是荣幸还是不幸,太多的血泪太多的残酷惨烈,太多的牺牲太多的承受付出。通过这些简单对话,让我更加确定这个男人一定爱过伤过甚至是很深刻不一般,才会让一个人对爱情排斥心冷失望而放弃不再言追逐。我们都是这样的,被爱很深地伤过痛过后都不再轻易说爱了,而变为封锁埋没自己的人生。也由此让我忽然想到一个多么不乐观的事情,原来我们就是这样把自己阻挡隔绝在了幸福的门外,是我们都不敢不再去爱而让爱情变得如此的艰难与悲哀!

  

  人类最大的幼稚就是,当我们错了以后没想过更改而想着反正都这样了将错就错一错到底,于是就造成一种“恶性循环”越错越不得改而越错得离谱最后是群体性的错误与埋没。以为用另一个错误就可以填补之前错误其实根本不能,就如用一种新的疼痛掩盖此前痛楚只会越加痛得厉害丝毫减轻缓解不了,脱离了一个漩涡又掉进另一个陷阱那会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只会重蹈覆辙让情形更加演变剧烈糟糕,只不过换另一种手段方式表达发泄出来。这就好如借酒浇愁愁更愁一样,麻痹自己是最痛苦的事情清醒以后掉入更深层的绝望与迷惘。人类爱情唯一的拯救就是,爱过伤过之后都能吸取教训更执著勇敢认真地去爱,更加懂得珍惜把握与争取那么便可得圆满与皆大欢喜。而如果我们都是伤过之后变消极与低沉,甚至也学会游戏感情玩世不恭欺骗玩弄,那么人人遭遇将会变得更悲惨与可怜!我们周围都是充满“爱情杀手”每一个人随时会被伤害杀死,那是一把无形之刀比江湖上真正的刀光剑影还要厉害让人防不胜防,随时向谁飞来躲藏不了在心口留下重重的伤痕难以愈合的伤疤。遗憾难过的是我们几乎又无一都成为了那第二种人,于是我们都在相互地伤害着相互地担当这个因果轮回的角色。而那少数成为第一种恰恰承受着第二种人给予无尽的伤害与折磨,即使再真心执著也没用因为那样的人群太少甚至已没有再怎么苦苦追寻也是寻不到。我就是个典型例子经受多少都没改变那颗真心,可结果怎样有何用呢大家的心已变了再也找不到真心相许了。最终就是换来无尽的痛苦与伤害永无休止地,一次又一次接受体验着第二种人把曾经经受的抛与他人。那样他们会好过吗也不会,因为同样的他们也要接受着别人给他(她)的“恩赐”脱离不了的罪孽承担。这就好如生物学上所说的“生物链”,当有一条链出了问题所有链条都将难以连接,最后结果是生物种类全部受害。我们人类恰恰重复演绎的就是这一幕,一个人伤了导致更多人受伤,最终就是所有人都累及谁也逃不了。这不仅是体现在爱情上面,包括生活人生也是一样的,委屈积怨用负面方式向周围播洒开来,于是无辜也将被牵连被辐射被感染跟着散播,大家都拖下水到头来还是没一个人好过。这也正应了那句话,自作孽自承受吧,我们人类种下的罪孽也由自己同类承担,这不是因果报应么?我们无可怪因为确实是自己一手所导致,那些罪恶悲剧的根源波及生存的整片天空。

  

  想到这些,说不出一种什么心情,正如看着那么多男女背道而驰让爱情变得悲观失望一样。那么迫切地想要改变挽救这种现象却又如此有心无力,一个人怎么有能耐更改命运殊?一个人的努力更不能改变全天下!我毕竟不是救世主,就算真有也得要凡夫俗子的共同努力才可完成。神灵也不是百分百都能灵的呢,我们不可能把什么都寄托于外界自己才是此中核心力量。也由此反促进我们间的一些沟通,更触发我想要挖掘这个男人背后的秘密,可以作为我写作的题材虽然难免自私了点。当然,这只是一种个人想法,不代表能在现实中运用。事实也证明了,我们也只是生活在两条不同平行线上的路人,只可偶尔在某个十字路口碰面,但停留歇息片刻,还是得往各自方向分散开去,一种轨迹。其实,当时我心里还有另一种想法,那才是我真正所想验证的,尽管我深知不可能得到实现。那时,当我们基本上有所了解彼此的人生历程时,我有想过,如果这个男人得知一切事实真相,我所面临人生种种无奈的悲哀与疾苦之后,如果我开口向他借钱以解决生活危机,以他如此之好的经济能力(据说有好几幢房子,家产应该与我所爱之人差不多吧,完全有那能力),他会否念在我是霍经理朋友也算他朋友的份上,念在我和他们公司难得一段如此深厚“缘分”的份上,念在我们同姓也算是一家的份上,愿意帮我呢?会不会呢?或者说,如果他知道我没钱看病不得不放弃治疗,等待“死亡”来结束一切的时候(我得病的事情,他应该也有所清楚,我猜想霍经理有可能会透露,具体在此忽略),他会愿意为一条年轻即将消逝的生命伸出援助之手吗?!还是同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袖手旁观见死不救……

 

  我知道,我之所以会这样想,仅仅是因为另一个男人——真爱。与其说是验证对方,不如说验证的他更为确切。就在惠州,在我从恩平逃离出来,饱受着身心最大的折磨与摧残,几乎完全失去活下去的动力与勇气,仅仅是因为对这个男人的爱让我坚持了下来,受再多的苦难或者耻辱我也忍受了!当时我也是有想过,他那么有钱那么有能力,我相信一千哪怕一万甚至是十万对于他来说也绝对不会是问题,可能也就只是一个月半个月的薪水,对他完全构不成影响。但如果他拿来给我,却是可拯救很多人的生命挽救好多破落的家庭。而如果他真如他自己所言那份善心爱心去普渡众生,那么显然在他身边范围内只怕是没有比我更适合于救助更穷苦可怜落寞悲哀的了。他若真是想把钱用得更有意义亦如其他所言奉献世人,那钱用在我身上也真的一点都不过分,何况我们还算是相识又是曾经员工怎能见死不救无动于衷。当然我没那样做决计不会找他开口是不想让爱变质,再苦再难再累再悲我自己担当承受绝不向他乞求呼救。自然我也永远不会得知那个男人,如果他知道我这些情况会否愿意予以援助拯救,排除我爱不爱他的事实,我也只是个单纯生活不下去急施救助的穷苦更是命苦之人。虽然我没法去验证这个问题,因为眼前这位我也是不能求助的,冒昧不到那个地步。尽管这两个都没法给出答案来,但也是可从一侧面推敲出来,有钱人的心思会怎么想。他会想,我这些钱,我的成就,也是辛辛苦苦才打拼出来,我凭什么,要拿出来帮你?我也试过像你一样,快要活不了,也没见有人对我施以伸手,那么,我为何又非得要做呢?他也会想,你努力了吗?你干嘛不自己通过自己双手改变,而等着别人来把你拉出来。别人的钱就好赚吗?同样是拿命去搏去拼才争取得来,每一分一毛都浸满了血泪。他们会想,如果有钱人就非得拿出钱来帮助穷人,尤其是那种不思进取慵散懒惰之人更不值得帮,只会让他们更加所当然享受而不会感激甚至成为习惯只顾依赖而生存。本身自己的钱就是很不容易打拼得来,如果是用在这种人身上无形中把奋斗的价值意义都贬值了。

  

  这是事实,像街边乞丐类我也是不会看一眼,那是种精神颓废没有人格尊严嗟来之食地活着更不值同情,越帮越助长了那股不良之风于是职业乞丐出来了,摇身一变成大富翁在家里建漂亮宽大房子。我是死也不会做那样的人的,可有人就能那样活着不像人地活,当然总比死好吧命都没了说什么都是无用。总之我是不能奉行那样的生存方式,别人怎么看也罢,我只能坚守自己的做人原则。还有就是,如我在《金钱是一切的坟墓》(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3379)文中所言:“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时自己在外面受了气,不但不会将心比心,甚至还要变本加厉地发泄在他人身人,以寻求一点点的心理平衡。于是,这个人类社会长此以往,周而复始,在重复着每天的闹剧。”有钱人只怕有时也难免会有此想,看着别人想到自己曾经受苦,不自觉地像是有人为伍反而有种宣泄快感,我那时也是这样走过来,你们这样子(也承受)一点都不为过,甚至越糟越好越能平衡其最初受苦被漠视无助的感觉。可是他们却忘了,不是每个人付出都会有收获的,有的真的可能就是“命”怎么做都是无济于事,你成功了站起来了只能说你运气好或你命不该如此。有些确实不值得帮而有的却是真的需要,但他们仍然会拿自己那一套理论说服不去正视让自己心安理得。如果我身体没这么多事,我一个人无论如何也能撑过去不会求于人,可是你没钱看病调理好身子,而后导致工作生活问题进而又反作用身体越加不行。这便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如果没有外界物质基础进来缓解是永远不会有好转!因为你没强健体魄怎么去赚钱,才有能力医治让生活变好。当然也有太多人身体也不好,但肯定身边有亲人朋友没几个会像我这么孤立无援,有个事你找不到任何人就连死了甚至不知通告谁。我是不能怪自己性格导致不融于人无法入世,更是为了一份所谓的爱把自己逼入死地。我活该我不能怪任何人,更不会寄希望于谁来扭转乾坤。只是由此可以映衬到一个很实在的例子,你想从有钱人那里寻求到帮助是不可能的,他们哪怕钱就是再多无有用处也不会用到你身上。他们也许会在富人间相互帮助,但绝对不会伸向于穷苦之人。什么道理,大家想想便就明白了,我不多言。

 

  以上那些疑问,我自然得不到解答,因我不可能会向他开口,这是绝对的!之所以会在此加以联想,仅仅是想验证一个事实,也可以说与我最爱的这个男人包括他们公司有着密切关系的问题:到底,在他们“有钱人”的世界里面,还残存着几分良心与人性,还有多少爱心和真情可体现,亦或完全彻底丧失到一丝不剩,麻木不仁的地步?!到底,金钱,对一个人的腐蚀作用有多大,可以令人之最真性情的一面脆弱得如水中倒影一碰即碎?!到底,在原本清纯的人性和残酷的现实生活面前,我们应该所尊重和选择的又是什么……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尽管社会上也时常有许多“真情”故事的出现,但毕竟是部分而且也是很片面的,在整个社会潮流面前,根本就是微不足道,难以抵挡住生活那一股汹涌而来的大潮把所有人都席卷进去,直可把一切都淹没与磨灭掉。不管怎样,我都得感激,他的真诚、坦白和一视同仁,还有那份深刻的洞悉及恻隐之心。那么多熟悉的朋友,都不曾发觉我内心深处的阴影,唯独他,这个可谓陌生人的朋友却留意到了,我那笑容底下一颗创伤的心灵,并给予安慰与鼓励,真的让我很感怀。不管他会否如我想象中成为一个有爱心和真情的有钱人(潜意识底下希望是,起一种代表性作用),单就这一份淡淡的情谊,也应足以映射出一个人的本心了吧。一个懂得细心观察并体谅别人的人,相信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会更知道将心比心。所以,我同样地感激他,也祝福他,拥有属于自己的完美人生。但愿天底下能多一些幸运儿,我们眼中不会再看不到希望的曙光,天空变得越来越灰暗。

 

    不知为何,我发觉,从遇到他们公司此指我爱的人那边,遭遇这样的人生历程与情感旅程之后,对我的人生真是起着太大的影响性作用了。我现在每做的一样事情,几乎都与他们有关,从他们角度出发考虑,无形中就是拿他们来作为鉴定尺度与权衡标准了,看别人会不会也像他们那般,是让我欢喜还是失望。可以这样说,几乎就因他们公司里的人,让我对天底下所有的人性都产生了怀疑,同样,也因了这个男人的存在,让我对全天底下的男人也产生了质疑,再不敢相信。原来,一个负面性的例子,是会对人的一生起着如此之大的作用力,它有可能“彻底”磨灭掉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身边所有人都蒙上一层灰色。就如,我们在人生道路上重重挫伤与跌跤,并不一定是遭遇了多大的不幸与艰辛,有可能只是别人某句“不经意”间的话语,就让你从此对生活尽失信心,变得一蹶不振,再也振作不起来了。那便是“冷漠”的作用力,直可把一切都埋没与扼杀掉。由此也可见,我们个人的言行举止,是会对身边人对整个社会产生一种多么之严重与可怕的作用力。我们生活着的这个社会是越来越光明,我们的人生是越过越美好,也许就只在于我们自身散发出来的是怎样的光芒,是把明亮传播,还是把阴霾释放,将最大限度上决定着我们的生活质量。或许真又应了那句话,自作孽,自承受!我们在伤害别人太多的同时,到最后,其实最受伤的那个,还是自己。一报还一报,我们都在为自己属罪,经受着这种种残酷的考验与惩罚。

 

  与他的这段邂逅,暂时就到此结束,可以说是没有情节上演,而我之所以会决定写出来,是因为想表明一种态度立场。或许有一天,我笔下所写这些文字当事人会看到,也或许对方爱侣也会看见,我不希望成为别人纷争的源泉。女人,都是最敏感又妒嫉心很强的一类人。包括身边一些女性朋友,有时明显似乎就对我有种设防之心,这让我感到既是幼稚又可笑。如果自身有那样的能耐,守得住你所爱之人的心,即使别人再怎么使诈玩心计,又怎能把对方从你身边带走呢?会的话,也只证明一样,对方的心,不是“完全”在你心上,故,外面一点点的风浪入侵随时都可能经受不住,你们的感情不“牢固”,终有一天会走向灭亡,时间问题。我是最反对那种留一具躯壳在身边,心却不在自己身上的做法。那样的感情,还不如不要,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其实,她们完全不用担心,我不可能会威胁到别人的感情。相信如果她们有机会看到此文,应该就可对我放120个的心了吧。我对自己所爱这个男人如此之深厚悠远真挚执著的爱,世上又还有哪份情可以相比呢?除了他,又还有谁能让我如此之死心塌地至死不渝!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都只爱他一人,其他男人就算条件再好对我再好上百倍千倍万倍,也绝不可能真正走入我心扉,取代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我不管他将会怎样看待我的这份爱,不管自己的付出是否会有一点点的回报,也不管结果将会演变成怎么样,我都不会去计较,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他,想着他,念着他,也恨着他。说我傻也罢,不值得不应该也罢,反正我就只爱他一个,除了他,谁也不爱!

  

  就算全天底下的男人都站在我面前让我挑选,我还是不会去作选择;

  

  就算他如何地残忍和冷酷,再怎么样的无动于衷,始终改变不了我对他的这份深爱;

  

  就算把整个世界给我,用宇宙一切来交换我的真心,我还是不会放弃自己这一生中唯一最真的一次追求;

  

  就算有一天高山倒塌大地沉沦沧海横流,我的爱,还是会在其中生根发芽开花,用生命最后的力量,散发,传播,爱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