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99:苍天有泪爱海滔滔
99:苍天有泪爱海滔滔



更新日期:2015-09-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回到宿舍,还未定得下心来,又有新事情得面对,说来又是因钱而起的纠纷。原来,早上因过于忙碌,我收错钱和找错钱,以至霍经理的一百块没有了,另一人又多拿了我本应找回给霍经理的40多块。当然,他得知我生病的事情后,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些什么,反正大家心知肚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了。由此,我又想起,我为什么会忽然生起病来呢,也是与他们有一定关系的。那天早上,老板娘回去给小孩开门之后,就剩下我和玉两个人忙着。刚好隔壁房地产员工一大群人进行什么“登山”活动,买了将近一百块钱的蛋糕与饮料。玉刚进来不久,不是很熟悉价钱,一切就只得由我自己来计算。那边又得给客人拉肠粉(已学会,老板未到自己先帮忙),这边又得记账算数,两边忙碌奔跑,算一会停一会,非常匆忙与急促。大概也是因那么一阵劳累,才会导致我的疾病一下发作起来的吧。加上那时又还未吃早餐,更加承受不住。就在他们前脚刚走不久,我的肚子就开始作痛起来,几乎立刻跟着就病倒了。也在这个时候,我忽然间有所明白,在我过生日到“梧桐山”爬山的时候,为什么会忽然肚子痛的原因了。那不是偶然或凑巧,而是一种必然,即我身体已经虚弱到一点点超负荷的体力劳动,都会因承受不住而导致身上任何一种疾病的发作。也就是说,我这么一副躯体,连街边的废铜烂铁都不如了,纯粹一堆没用的的垃圾,除了还剩一口气在撑着,还能让人知道是一个活人,其实根本就是“死人”一个。不如早死了的好,免自己辛苦,也连累别人。只是,这上天似乎又不让我死,也不让我好好的活,真不知道到底要我怎样做才行。也许,我天生就是个“孽种”,在这个三界六道的世界里,哪里都不会有我的容身之处。那么,我最终的归宿,又将会是哪里呢?会有吗?还是永远没有,注定得在这个浮沉苦海中继续挣扎与周转!

  

  人,在经历磨难最痛苦难受的时候,无论意志力多么顽强与刚毅的人,绝对都会萌发出一种放弃不再作任何努力的念头。我想,当时的我也是如此吧,几乎就完全丧失了求生的本能,只想着快点解脱。然而,等情况稍微一有点好转的时候,则又完全是另一副模样了。从医院回来,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第二天的我忽然决定不再穿裙子,改换一身休闲衣服,一条白色长裤和一件吊带衬衫另披上一件超短无袖披肩,系上一条长长的腰带,给人一种很洒脱自然的感觉,这和平时一向穿惯了裙子略显淑女状的形象可是像完全换了一个人,就连那个霍经理都说,我这样穿着看起来很酷。那时我便在想,如果我是一个男的该多好,那其他男人就都没机会了。唉,天生投错胎,注定“苦命人”一个啊!

  

  当天,我又恢复了平时活蹦乱跳天真活泼的样子,逢人就笑,逢人就亲切地打招呼,像一只春天刚从北方南飞回来的小燕子,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唱个不停,以至隔壁房地产的员工都感到很是有点惊讶。想昨天还是病得一副气息恹恹快要断气的样子,怎么今天却一下子变得这么有精神起来了,这哪像一个生病的病人,简直就是比他们那些没得病的人还要龙精虎猛,活灵活现。我还是一脸笑容轻快地回答,一点小病,算得了什么,小意思啦。难道还整天无精打采、闷闷不乐,那样的话只怕没病也要捱出病来了。这人嘛,治疗疾病最好的良药,就是要时刻保持一种轻松愉快的心情,多笑笑,多唱唱,多跳跳,就把那些病魔统统都给赶走了。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可是非常理直气壮,振振有词,仿佛自己还挺自豪似的。这时,在一旁的阿花也发话了,几乎当头就是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她说,现在不痛了是好事,但疾病还未彻底清除,医生说随时都有可能会复发,说不定哪天深更半夜又痛起来的时候,那可怎么办才好。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的心情顿时沉了下去。花说得对,照此情况,要是晚上也像白天那样剧痛起来,我找谁陪我去看病呢?总不可能总是麻烦她们呀,大家都没得安宁。不过那时候可没多想,反正暂时没事,就不管那么多了,且乐着就乐着吧。人,往往都是这样的,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真正出事的时候,都不会用一种严肃的心态来对待。可真的是不说还好,一说就真的要在现实中应验了。

  

  当晚,换过衣服之后,还坐在电脑面前敲打个不停。快到九点钟,忽然感到左腰隐隐有点作痛,就是有点酸痛的感觉,也不是很严重。考虑到有可能休息不好会影响病情,更加促进消费,我赶紧关了电脑躺下休息了。也不知到底有没睡着,反正好像自己还能感知到身边一切,仿如在半睡半醒之中。也许所谓的感知,仅仅是因为睡着的时候,身上还在痛着,以至根本就无法安睡。那晚,我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无论以一种什么姿势躺着,始终都睡得不安稳。因为,腰痛,虽然不是剧痛的那种,但也让人难以安息。而且,这痛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越来越加剧,我似乎可以感觉得到,有可能白天的历史又会重演了。大概在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我终于彻底被痛醒,茫然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表,才一点钟。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想,才一点多呀,我还以为是三四点钟,这样我再熬一熬,到天亮的时候再去看医生就好办多了。毕竟这么晚了,我也不好意思叫醒花和玉她们,让她们也跟着睡不好。然而可恨的是,那痛不仅没一点好转,甚至越来越严重,痛到我不得不爬起来,叫醒她们。我怕再撑下去病情会更严重,到时晕倒在这里走不动,连她们都扶不了我。我起身坐到玉的床上,把玉给惊醒了,在一边询问着怎么回事。这时花也醒了,问我感觉怎样,我如实说了情况,也把她给吓坏了,她不得不爬起来陪我一起去看医生,尽管大家都非常的困倦。

  

  那时,是晚上一点半,外面又下着微微小雨,阵阵夜风吹来,给人一种初秋的寒气袭人,有点冷。我们顾不了那么多,撑起伞就走进了雨中。临行前,怕身上钱不够,又先从当天的工作费中拿了一百。我知道,如果老板娘她们知道情况,肯定不会说什么的。幸好,这次发病没上次严重,我还能自己一手打伞一手捂着身子,慢慢地移步。否则,在这么深的晚上,路边寥无人烟,只有一个女孩子在身边,如果忽然晕倒在公路上,也找不到一个人来帮忙,那可真的是寸步难行啊。

 

    我们本来是打算到“莲塘社区医院”里捡药的,因那里离我们店铺比较近,走路十多分钟就可到达。然而,当我们赶到那的时候,却发现医院早就关门了,没人值班,我们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如这夜晚的沉寂。没办法,只得改路线到“罗湖中医院”了,那里是大医院,应该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会有“急诊”对外开放的。这时,天又开始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我穿着的是裤子,只得把裤腿尽量往上拉,能挽多上去就挽多上去,否则定会湿透。花比我好一点,穿的是睡衣裙子,不用担心雨水会打上来。可是这样一来,我又非常担忧她会冻着,之前早就叫她多穿一件衣服,她偏不听,如果因此而着凉感冒,我一定会很不心安的。那天的雨下得那么得大,我总在想,是不是,连老天也为一个苦难的女孩鸣不平呢?她来到这人间,洒播了爱心与真情,留下了真诚与善良,可人间给她的是什么?就是这样无休止的苦难啊……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我们终于慢慢走到了“罗湖医院”门口。看到里面放射出白色的灯光,我的心头就感到一种力量与希望。我说过,像我这么一种“慢性死亡病人”,也只有在医生那里才能感到一种安稳和踏实感。只要你身上还有钱,医生应该不会眼睁睁见死不救的。

  

  找急诊,坐下,对医生说明情况,把之前在门诊拍照出来X光图片及“深圳市卫生系统门诊病历”拿出来,让其一一细看,最后得出结论是:这病是可暂时靠一些药物来缓解疼痛,但却是治根不治本,只会更浪费钱财,最好的方法就是动手术,即所谓的“激光碎石”,才能一次性彻底把病魔根除。价钱多少?这是任何一个病人首先最在意的问题,对于我这么一个穷苦之人则更不用说了。医生回答说:900。天哪,我简直就是傻了眼,九百块?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止,我怎么掏得出来!然而,医生的解释是,如果不掏这九百,那以后每次痛的时候,几百几百地掏,消耗将会更大。如此一想,又感觉的确有道理。这病真痛起来的时候,你想死又死不掉,能不掏钱吗?尤其是想到单昨天就用了三百块,我还有多少个三百可以损耗啊!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了,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不得不冷静下来认真面对和严肃处理。花的意见也和医生一样,说迟早都是要治的,不如早点治好,省点钱,也不用那么挨痛了。我想想是有道理,目前也只能如此了,我没那么坚强到能与病魔斗争多长时间,我的忍受能力也不知能坚持到多久。潜意识底下,我是接受了医生的建议,同意动手术。但,考虑到这毕竟不是一桩小事,何况我这一生还从未遇到过如此之严重的事情,需要与“手术”接触,让我一个人又如何拿主意呢?还有,医生所说的那间医院又信得过吗?能确保花钱之后,就一定可把病患彻底根除从此不再复发?或者说除了那家医院之外,又会否还有更便宜一点质量更好一些的医院呢?万一一不小心出什么意外,又该找谁说去,到时孤自一人怎么办……

  

  种种疑虑纠缠在心头,尽管心中已有答案还是不得开怀。最后,我们决定先把这事回去和老板一家商量商量,看看他们是持什么态度。毕竟他们是这里的长住居民,对于附近一些医疗机构应该比我们熟悉,经他们评价权衡一下要更好一些。何况,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一个大人,我们这些还可以说是“孩子”的成年人实在也不敢下这个决定,得由他们拿拿主意。我想,我是把他们当作我的家人,我的亲人了。在深圳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除了把决定权交给他们,我不知道还可以找谁。于是,当晚就没怎么治疗,只是让那医生开了一点镇痛的药兼打了一针,暂时可维持到早上不出大事。另外,那医生还给我们开了一张单据,上面有那个“碎石医院”的具体位置、名称与联系方式等,我们可随时过去,实施手术。如此一番,又花费了四十块,心疼也没办法,有病就只能退财了。

  

  从医院打针出来的时候,那么巧合的是,本来雨是停了好一会的,忽然间又开始下起瓢泼大雨来了,比刚才我们来的时候还要大,而且还打雷闪电,夹杂着风声雨声,划破夜空的静寂与黑暗,像一头狮子在狂吼着,那阵势让人心惊胆战。我看看表,那时刚好是凌晨2:30(6月9日),我不得不把此事又和自身联系起来。是否,那也是苍天的感应,知道我在承受着疾病的折磨,知道我又在痛了,它也跟着痛起来,用此种方式在陪我一起痛一起流泪呢?!

  

  那晚的雨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反正就是大街小巷的公路上到处都是积满雨水汇成一条小溪,涓涓流淌着。尤其是在低洼一点的地方,水流更是又深又急,以中间的下水道口形成一个漩涡,不停地旋转流动,仿佛要把地上所有一切都席卷进去,吞入其口中。我们人走过去的时候,也得非常小心,只怕一不小心把鞋子都给冲走了,追也追不了那么快。更严重的是,周围还吹着风,从雨伞外面把雨水给吹进来,你的伞都不知该偏向哪里放,才能躲过不断飘洒进来的雨水。而那倾盆而下的大雨,即使有伞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同样会从雨伞中漏进来,你的衣服不得不被滋润。响彻云霄的鸣雷,吓得夜晚外出的人都停下来避雨,不敢再走。一阵一阵随之而来的闪电,更是以其狂热之势把整个夜空照得如同白昼,却是无法照亮夜行人的方向。如果不是有花在前面带路,我都不知道自己最终会走到哪里去,只怕落入虎口也不知道。

  

  当时,我们,就这样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地在雨水中艰难摸索地行走,尽量绕过路边盘绕而下的水流,靠边走,一回东,一回西,一会向左,一会向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衣服全部湿透。然而尽管这样,我的裤子已经挽到了膝盖,还是全部被雨水打湿,无可幸免。花也差不多,和我一样经受着上天的恩赐。雨,下得实在太大了,大概是那段时间以来,深圳雨水最大最多最急的一次“强降雨”了。在那么一个风吹雨打电闪雷鸣人人都在家里安然入睡的午夜时分,可曾有人知道,有一个女孩又在承受着怎样的疾苦正艰难地与病魔作斗争!也就在第二天早上(2007-6-10),各大报刊电台电视等新闻媒体,传来广东省河源、梅县、清远、揭阳等地受灾情况的报道,同样是因当晚一次持续暴雨所致,其中梅州某城镇因受灾最严重得派官兵抢险而上了电视节目。这些,都是历史上可以查证到的真实,并非只是为了写文章而刻意夸大。文中很多日期记录详尽,甚至时间精准到点分秒,是因为真的现实中发生,我特意地保存,也是为了让这份真爱后人能找到足迹,最真实的记载印证。因为这个故事,一定是要在人世间留迹,成为一个神话传奇传颂下去。到时人们就不会再只是像“梁祝”那样,只能是传说而无从考证真假虚实。这一份,是绝对的在现世间能找到见证与共睹,再也不需怀疑与犹豫。事实上很多事件,在那个时候人们是不会知,但假如与这份爱联系上,或许便会理解那几年内发生的很多不寻常了。真爱揭晓开来,才会知道,背后是有着一个多么“辛酸悲怆凄绝”的情缘故事,是人类世界的独一无二千百万年难得一遇。或许真的是情到深处天地也会动吧,这份爱的凄凉与悲苦连老天也要跟着哭啊!

  

  之后几天,深圳这里一直都是雨水不停,也造成不少地方轻微受灾,总之严重影响与干扰人们的日常生活。我还特别记得有一天早上,一位阿婆过来吃早餐的时候,忍不住抱怨起来,说这到底是什么天气,那么长时间就没放晴过,连出个门也不方便。说者无意,听者却是有心。不知为何,我心里竟然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和别人不一样的感慨。他们也许不会知道,这雨,仅仅是为了一条历经磨难从未得到过安宁与平静的生命而下,为了一个善良慈悲的女孩却好心没好报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而下,仅仅是为真心人、有情人为一颗永不得瞑目的灵魂而下……

  

  当我们终于冒雨赶回店铺,发觉玉也起来了,原来她一个人害怕,还叫了一个朋友过来陪她。心中甚感歉疚和不安,因我一个人,让大家都给折腾了。花换了衣服,我叫她早点休息。我烧了开水,吃药之后,病情也多少有所缓解。下半夜,就这样在迷迷糊糊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趁着老板娘上班和老板送货过来两人都在的时候,我把昨晚病情又复发的事情连同医生的建议转告他们,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还是去碎了的好,迟早的事情,不如抓紧时间,赶快动手术。然而,这“手术费用”又是一大问题,以我的经济能力,自然就只能向别人借了。于是,我不得不把此事也对霍经理说了,希望他能借给我两千块,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他。在这里,除了他也许还能帮到我之外,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在经济上援助我,这是唯一可行的道路。他答应可以借给我,但是因为他自己这个月发的工资也不多,才三千块,又得还一点给别人,他说只能借一千五给我,另外得给自己留五百作生活费。我也就只能作出退步,毕竟别人也不容易,是事实,大家都有负担。他本来说第二天发工资的时候给我,刚巧当天他们就发了,当即就给我拿了一千五。说真的,当我从他手上接过这么多钱的时候,我的心中却没多大的感激之情,因为,这是他“应该”拿给我的,他自己心里最清楚!!而在那个时候,在深圳这里,在我身边唯一能救我的也就只有他了,如果他竟然也可以做到如此之没“良心”的话,他也必将会遭到“报应”的!这或许就是我没找老板说的原因,一则数目过大,即使肯我得打多久工能还清。没找最爱我的人再简单不过,我不想再欠他的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要再接受任何与他再有关联。找眼前这个,让他为自己属罪,相对也是省下我点经济压力,当时我真的太困难了。我是没非得打算还他,有条件能力自是肯定,但实在还不起也便罢。就当是他对我尽一点点的责,这是一点都不过分的。而如果他真那么冷酷到见死不救,他也只是为自己造下更多罪孽,同时为我积福积德消我的罪。基于此,我要向他伸手,一定要他掏这一笔钱。他若拒绝,我就要他承担更多的罪孽,我相信有一天他也得还的。因为因果轮回,迟早有一天得报。

  

  记得,当他得知我的病情之后,他是安慰了几句,说没事的,不就是个“肾结石”吗?许多人都有过这种疾病,动个小手术碎掉就可以了,没什么可担忧的。说得倒轻巧,是的,只要有钱,就算是得个“绝症”也能用钱买命,忧心个啥呢?只是,如果没钱,只怕一个小小的感冒看不起也会被死神之手夺去性命。这就是当今社会的现实性与残酷性:没钱,一切免谈!

 

  这个男人,从这也可看出,他对我不是真诚实意,否则不会如此淡然随意,一点真正的关心担忧都没有,甚至于普通朋友的情谊都及不上,像宿舍女孩为我牵心。真是越是落难时越能见证一个人的真心,负面的存在总是最大折射出人性光辉还是阴暗。可之前看看,是说得多么的美妙动听,让人真假难辨差点就跟着入戏。可见一个男人在追求一个女人时,都会把自己最大的美化展现全部是优点美好,那些缺点人性就全部掩盖之下让看不到真面孔。而当得不到时就很快会原形毕露,把原本最真的自己再次体现判若两人。其实并不是变了,只是自始至终都是那个人,是我们的眼睛被蒙蔽了没看清楚。男人要骗一个女人,真的是太容易了!天性之别,女人注定要受这份罪,从身到心。都逃不过,男人给予的,灾难。

 

  当老板娘看到我手中握着一大堆钱的时候,我无法再隐瞒,只得据实而谈。老板娘便说,你可以问我拿的呀,她的意思是手术费用先帮我出,日后我再慢慢偿还给她。是的,以老板他们一家那么好的人,一定也会愿意借钱给我的,当初我也有想过这层问题。可为什么我没对他们开口,却宁愿向一个异性,一个极其不情愿与其有任何关联的男人开口呢?因为,考虑到是以千以上那么大的数目,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一次性拿那么多。虽然他们是不会在意些什么,但我真的感到不好意思。我是这样打算的,如果还不够钱的话,再找他们要几百填这个数就不成问题了。穷苦之人啊,事事都难,比登天还难!

  

  当天拿到钱后,我们就决定立刻到医院里动手术。下午三点半左右,我们打医院电话,让其派专车过来接送。老板娘陪同一起过去,还另外多带了点钱,怕不够,以应急。经过一番检查之后,情况更显严重。原来我身上左右两肾都有不少小石块,最重要的是有一颗最大的石子掉到输尿管膀胱处来了,所以导致排泄不畅引发肾严重积水才会忽然剧痛起来。照医生的意思是,只能把最大的那颗碎掉,其他就得靠吃中药慢慢处理了。至于得花多少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根治康复,则是一个“未知数”,得看各人的自身情况而定。也就是说,有可能一月半月,有可能得两三个月,也有可能是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与这个病彻底说拜拜。那么,这费用绝对就是一大问题,我知道自己支付不起。目前也就只能先解决最紧急之问题,把那颗决定着人“生死”的石子碎掉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了。

  

  开始动手术,所谓的“激光碎石”。从16:30到17:00,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算是完成。虽说用激光动手术,并不会觉得痛,其实也是相对而言的。当你整个人趴在那上面,听着那像用铁锤敲打的声音一阵阵清晰入耳,你就会知道,那感觉有多可怕,就好像被人活生生拿着把工具在你身上乱砸乱敲一样,你会以为自己是机器还是人。最严重的是,你动也不能动,稍微移动一下身体,都有可能影响到手术效果。为了保证求医质量,也就只能容忍着,再累再痛也不能吭声。那时,我还不断地在抱怨着,怎么要这么久的啊,不是说打两下就行了的吗?都打了那么久怎么还不行!一会说想上厕所,一会又说肚子痛,可把医生给折腾坏了,得一边观察,一边不停地安慰我,快了,再坚持一会,就行了。老板娘也在一边轻责道,催什么催呢,像个小孩子,难道你不想做好吗?既然来了,肯定就要把病彻底治好才能回去的了。事后想想,幸好像我这样的人不多,否则人家医生还怎么应付得来呢。终于可以从手术台上下来了,感觉天都要开阔了,仿如从地狱里面转一圈又回来了。第一件事,首先就是直往洗手间里冲,解急了再说。无意中竟发现尿中带血,可把我给吓了一大跳,以为出什么大事了,赶紧三下两下又跑回去,询问。还未容我把话说完,医生就已经不急不慢地发话了,没事的,那只是激光敲打时石子碎开弹到周边伤及肌肉所致,过几天就好了。哦,原来如此,我这颗悬着的心才是放了下来。老板娘早在我动手术的时候,就已经到一楼捡药处帮我捡好了一个星期的中药,又花了133元,一共加起来就是一千零三十三。看来,这颗石子简直就是比那个宝石还要宝贵呢,一次性就花了一千块,能不高贵吗?难怪有话说得对,一个人什么都不要求,如果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满足了。如果生个啥子病,一下子就去掉几千几万,就算赚得再多又怎样?在这个看病如比做神仙还要艰难的“医疗体制”底下,我们永远支付不起,赚得再多,也未必买得回人生最大的财富——安康!

  

  记得,在“死亡日记”最初,当别人劝慰我如何保重身体时,我曾无意中说了这么一句话:“何况我也没想过再去治什么治了,因为我决心已定,不想活了,巴不得多得几种病,最好是绝症,好死快一点,天助我也!”看来,那话还真在现实中应验了。可真的是“天助我也”,如今,上天又让我多得了一种重病,这不是可以让我死快一点了吗?虽然不是绝症,但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最低层社会,连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的平民百姓而言,其实也就属“绝症”范畴了。我不可能有那么好的经济能力去医治,不管是在从前还是现在(现在更不行),不管我是放弃死亡之旅还是不放弃,都一样。那么,也就只有等死了。我不是怕死,也不是不想死,我只是想在安稳从容中离去,给背后留下一副安祥的音容,留下一副永远静止在那一刻的美丽。可,为什么,上天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让我实现?为什么,我都快要死了,还不肯停止对我的折磨?为什么,我经受了这么多,连死的时候能死得轻松一点也换不来……

  

  什么病不得,偏偏就拿这种求生不能欲死不成想活不易想死更难的“死病”来如此折腾我?

  

  什么时候不降临,偏偏就在我经济最拮据生活最窘迫身边找不到一个人可救助的时候才恰到好处地来临??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到底,我前世作了多少“孽帐”,今生如此属罪都还属不清?!

  

  到底,我前世欠那个男人欠了“多少”,今生如此偿还都还不尽??!!

  

  是不是,上天一定要看到我一命呜咽、尸骨无存、粉身碎骨、暴尸荒野、遗臭万年才肯善罢甘休???

  

  是不是,一定要我亲自跪在那个男人面前,低头向他认错和服输,苦苦哀求,求他放过我,饶过我,要听得见他亲口对我说一声:“你起来吧,我已经原谅你了!你前世欠我的已经还清了,我们之间再也没任何关系的了。”那样,苍天才会宽恕我,才会停止对我的惩罚与折磨?果真如此,我是真的愿意向他下跪,乞求了,无论做什么,我都原意,只要能让他放过我,让苍天放过我,求得片刻的安宁与平静。我也只是一个人,一个柔弱的女子,一个浑身是病只剩下一口气在苦苦支撑着的苦命人,我残弱的躯体和破碎的灵魂真的经受不起,这再三的折腾啊……

  

  苍天,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行?才肯放过我??

  

  苍天,你如此的安排,到底是为了惩罚我还是为了惩罚世人,让他们跟着一起受累和受罪?!

  

  苍天,到底你在前面还给我安排了些什么?你要如何主宰我的命运?难道你对我的考验还不够吗?你又还须考验我些什么,还需要我肩负些什么呢?

  

  苍天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从来没想过要轰烈辉煌

  只想要平凡平淡的人生

  有个简单的家爱人相伴

  春夏秋冬走过生命旅程

  

  偏偏命运不予安排怜赐

  一生际遇漂泊就是不停

  用那么多沧桑残酷属罪

  换不回一点点真情回归

  

  老天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难道我真是罪孽沉重不可拯救

  算了不愿追问也不想知

  我宁愿就这样携着孤苦离去

  

  我累了真的累了

  为何要这么多纷扰磨难考验

  一再折腾残缺破碎不已的心灵

  我只是想问老天要一点的安稳

  哪怕用万苦千辛来交换也不肯

  

  我累了真的累了

  为何还要一再来干扰再试验

  孱弱的魂灵经受不起百般磨练

  我只是想问苍天要一点的安宁

  就算用千波万劫来交换也心甘

  

  我累了真的累了

  为何命运还不肯放过我反复折磨

  如今我已没力去走过还要怎么做

  选择永远摆脱让生命永远坠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