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98:有一种爱永绝时才知
98:有一种爱永绝时才知



更新日期:2015-09-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痛苦和不幸,并不会那么容易就此了结,甚至还会随着这个故事的升温而愈演愈烈。不久,又有更加严重和出乎意料的事情上演了。

 

  2007年6月8日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早起,上班,忙碌地运转,忽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胀痛闷痛的那种,开始以为没多严重,勉强支持继续上班。我经常会时不时地胃痛,痛过之后又无大碍,早已习以为常了。然而痛楚却是不见好转,甚至不断加剧,一阵接一阵,直痛得无法直起腰来走路,我不得不捂着肚子慢腾腾地给客人拿东西。偶尔坐会,以减轻一点痛楚,也不见多大效果。实在难以忍受,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歇息。想回床上躺会,但新来女孩玉是新手,不熟悉,难以走开。这一幕老板娘也看见了,问怎么回事,我很小声地回应,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到最后,我是痛得忍无可忍实在再也坚持不下去,才不得不跑回床上躺了下来。当时,肚子可是翻江倒海般翻滚着,让人真怀疑里面是不是进了一个妖魔鬼怪,在乱踢乱打我,感到整个人都要被撕碎撕裂了,我的泪水立刻就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用拳头用力拍打头顶上的墙壁,一边哭诉着:苍天,你就是想要我死,对吧!那么你干脆让我死了算了,为何还要如此的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说什么佛法,什么神力,都是假的,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我以后都不会再相信你的了……

  

  当时,我为什么会做了这么一个可谓有点古怪的举动,因为墙上挂着一副我特意从“弘法寺”拿回的油画,上面有三樽佛象,分别为“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势至菩萨”。我曾说过,因种种原因,七七四十九天的“求佛”之旅不得不强行中断,于是我便想到把佛祖的佛象置于床头,这样,我就可以天天和他相依为伴,天天可看到他,陪他说话,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了。每天歇息之前,我几乎都会在他面前作一番祷告,和在寺庙里求佛时差不多的内容,然后再背诵一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才安心睡去。当然,因时间原因(写作),其实很多时候都被忽略了,并不曾天天实现。但我想,那些形式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佛祖就在我身边,就在我的心里,这就胜于一切了。我原以为,他能赐我予法力,会在冥冥中保佑我,助我实现普渡众生的愿望。可谁料,我如此之深的一份虔诚之心,竟然都换不来他一点点的怜悯之情,还要拿那么多的苦难再三地来考验我,折磨我。那么,我还能相信些什么,还应供奉他些什么……当时,可真想把那张图象都狠狠拆下来撕烂烧掉算了,什么都不信,不信了……只是,也没那力气了,剧烈的疼痛,已经让我忘了怨恨与斥责,只有无尽的泪水打湿枕被……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把上夜班的女孩阿花叫醒,让她暂时起来顶一下班,帮一下玉的忙。一边叫,一边哭诉着: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会这样,我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痛死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痛得快要晕倒。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死!我忽然不想再作任何挣扎了,彻底的放弃,与病魔作斗争……但潜意识底下,我还知道做反抗,叫着花陪我去看医生,否则我会支持不住,真会死掉的……花听到我的哭喊声,看到我那难受的样子,也有点怕了,以为我得了“阑尾炎”,后果不堪设想,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陪同我一起到医院。想到,如果是在中山分公司,只怕痛死病死在那也不会有人看一眼更别说理会,在那群冷血冷漠几近没有人性的领导同事里!还好,是这里,还能找到人相助。在和老板娘打过招呼之后,她扶着我,一起慢吞吞地往医院走去,临行前先从抽屉里拿了两百块,预作药费。要是也在那家公司,你没钱吃饭那一点钱都没人会帮助解决。就连个宿舍费交不起而被迫离职,都不会说先欠着等发工资再补上,更别说生病会免费给你拿出来医治,而只担心着收不回怎会做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越是高贵权富的人眼里,越是眼中只看到金钱的存在而毫无真情流露。如果这事真发生在他们那就职期间,只怕我也没命过到深圳总公司见他们总经理,而早在他手下那群人糟践中就已在中山分公司死于非命了。那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免却到深圳后三年的苦难血泪,老天不让你死那么快要慢慢地折磨你痛不欲生。

  

  当时,我已经连走路都快走不动了,一手掺着腰,一手捂着肚子,低头弯腰,很艰难地向前移步。感觉那时,大概是连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不如了,只差没要人抬。花见了,不得不用手来扶我,把我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腰,这样,两人紧靠着非常吃力地走着。也真难为她了,一个女孩子扶一个女孩子,多么不容易啊!途中,我像忽然想到了点什么,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花,你有没带手机?”花说,出来时过于匆忙,忘带了。我说,那可糟糕了,万一我们走到途中走不动,又找不到人帮忙,想打个电话回店铺叫人来救助也不行了。花说,你别吓我,没那么严重吧!我说,不是吓你,是真的,我感觉自己都要晕倒了,痛得很难受,没力气,还不知能坚持走多远……我想,那时如果不是靠着一股“意志力”的支撑,我一定会倒下来,而无法坚持走到医院的。花只得尽力用整个身子撑住我,以让我省点力气,不至真会到那么严重的地步。当时,在公路边行走的人很多,在密集的人群中穿梭,多少有所影响速度,花就一边走一边叫喊着:“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不想担搁一分一秒,我随时有可能晕倒在公路边,到时不知会否有人救急。还好,身边的人看我们那模样,大概都意料得到事态的严重性,纷纷不约而同往两边闪开,这样就有了一条小路,能顺畅无阻往前直走。

 

  就在这时候,又有新问题出现了。平时,我们从不曾去看过病,连附近哪里有医院都不知道,如今连该往哪个方向走,竟然都不清楚。这可麻烦,一分一秒都会耽误救人的时间呢。最后,我凭借自己经常去“仙湖”的回忆,印象中就在那个什么商场旁边有一个挺大的门诊,我想先到那边看看再说吧。花却说最好是到大医院,那些小门诊还不知能否接诊严重病例,万一没用怎办。我也有同感,但考虑到自己实在是快撑不下去,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前去了。然而到了门诊之后,我们又忽然改变主意,说还是到“罗湖”中医院吧,于是又坚持走了一会,走到“坳下村管理区”门口,一询问,说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的心就都凉了。半个小时,只怕我未走到医院就在途中毙命了。深圳这里又找不到摩托车,“打的”更打不起,最后只能又往回走,回到了那家名叫“瑞格门诊”的小医院,如此又是磨蹭了好一会才是到达。

  

  面医,坐下,听诊,询问,回答,叙述……医生说得做“B超”确定下来,才能对症下药。我们说,不照行不行,其实是怕费用太高,不够钱。医生说,如果不照,我怎么知道你什么问题,又怎么给你用药。没办法,医生一句话,你不得不遵照。于是,辗转到三楼B超科,在医生的嘱咐下平躺侧卧转身,做着种种动作。必须得这样,才能把症状看清楚。那时痛得不得了,连姿势都做不好,花和医生不得不在旁加以辅助,才得以完成……

  

  听着医生和花她们在一旁小声的嘀咕和探讨,就知道问题不简单。当我终于听明白一切时,简直就是瞬间目瞪口呆,惊讶万分,让人难以接受。诊断结果竟然是“肾结石”,而且还挺严重,双肾都有许多石子,还有输尿管也有,是从上面掉落下来,最大的一颗,在最紧要部位,也因此造成排泄不畅,导致肾积水而突发疼痛……

 

  报告结果出来,简直就如“晴天霹雳”给人当头一棒,让人的心在大热的夏季里瞬间冰冷到透。我根本就无法面对此种残酷的事实,但到最后,也不得不承认和面对,诊断仪器不会出错。而且,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镇住疼痛,否则只怕我要活活被痛死。花拿着报告单下去一楼给我捡药,我就在旁边注射室的病房里躺下,不敢乱动,怕更加痛,更忍受不了。然而,事实证明,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它要痛的时候,无论你动也罢,不动也罢,走也罢,躺也罢,都是会在痛,痛得要命。即使是睡下来了,不断地转移身体,平复睡姿,看能否以此减轻一点疼痛,一点作用都没有。除了痛,还是痛,你找不到任何可以缓解的方法。那感觉,就如活生生看着别人去送死,却又无可奈何一样,只能干着急,还是没用,直痛得不能再痛,痛得人都要灵魂出窍,晕倒过去……

 

  那边,药水还没拿上来,已经都快过去半个小时了,速度怎么这么的慢?我不断地叫着护士,问什么时候才拿药过来,说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起初她们还会过来安慰一下,到最后干脆当没听到,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任由我痛苦的呻吟与呼唤,在整间病房里回荡……那感觉,也像以前出麻疹在中山张家边医院就医时的场景(2003年底),如一杯白开水,被晾在一边;又如一株田野里的野草,没人理会,自生自灭的那种。当时,心里只怕也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痛得实在难忍的时候,还在那里苦苦叫喊着:护士,我可能会死掉的,真的就要死了,难道你们就不怕我真会痛死在这里……;医生,你干脆给我拿一种叫“安乐死”的药过来,让我吃了死了算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不知是我过于痛苦的喊叫让人听了都不寒而栗,还是连苍天都在帮我传递着生命消逝的信息。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护士慢悠悠走进来,说了一句:“肾结石本来就是这样的了,哪有不痛的呢。”语气很是不以为然与满不在乎,好像病人的死活都与他们无关一样,而他们也真的就一点都不担忧。直至后来我才得知,原来“肾结石”是痛不死人的,但却可让一个人痛得死去活来,痛得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要流泪,痛得人在地上打滚翻腾乱喊乱抓乱踢乱打,但就是痛不死,你想死也死不掉……

  

  真的是“命苦”啊!!什么病不得,偏偏就得了个“肾结石”。本来就已经浑身是病,伤痕累累,如今人都快要死了,只剩最后一口气在苦苦支撑着,还得再受这份罪,直痛得人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半死不活……苍天啊,天理何在?公道何在!神灵何在……

  

  那时,我痛得脸色苍白,额头冒汗,手脚酥软,浑身没劲,胸口发闷。眼睛,也快要睁不开了,眼神变成完全呆滞,甚至可以说是空洞,看不到任何一点活人的迹象。想吐,又吐不出来,不想说话,没力气……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就要飘向另一个世界,再也走不回来了。那感觉,就如以前在家生重病乞求四伯与母亲带我看病时的情形一样,如此的相似。仿如天堂里有一个声音在召唤着我,有一双手正伸向我,牵引着我向前走去……

  

  我已经失去了思维能力,痛楚会让人连最本能的感知能力都全然消失。我发觉,自己的意识已经渐渐趋于模糊,心智也在一点一点地丧失,我几乎要陷入完全休克与晕迷的那种。大脑都停止了转动,唯一还有一点感觉的,就是还知道这颗心,还存在着,我还活着,还没死……

  

  我想,也许我支撑不到药物来救治的了,而身边又没有一个人可以给我一点点的力量与帮助,我该怎么办呢?那时真想到了放弃,不与病魔作对抗,死就死吧,死了一了百了,不用自己费心与动手,彻底地解脱,大家都可以解脱了……但是,灵魂深处始终还有个坚定的声音在清晰地告诉自己:我不可以死,绝对不可以就此死掉,我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因为,我不能这么“冤屈”地死去,到了阴间我也不得瞑目………

  

  也许就是靠着这种强烈的求生的本能,让我最终得以坚持了下来吧。那个时候,我想到了佛祖,仿如绝境中看到了一线希望的曙光。我开始念诵那篇经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此来平息自己的心神,也借此来助自己度过这一浩劫。起初,还能发挥一点作用,感觉似乎是稍微好受了点,心念的力量。然,当下一轮剧痛来临的时候,就再也起不到作用了。我真的受不了,受不了了!宁愿死掉……

  

  到最后,我开始念起了那首“回向文”,以此来让自己的灵魂安然升天吧。在最难受的时候,我彻底放弃了求生的念头,只想等待命运之手的安排,带我走,带我离开这“人间劫狱”……

  

  就在我感觉自己只剩下最后一点心智,还保留有最后一分清醒的时刻,也就是痛到最痛最难以忍耐离“死亡”只一步之差的时候,很奇怪地,不知是出于一种本能还是一种心灵感应,我竟然叫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一个虽然一直放于心上但却从来不曾表露于外的名字,就是这个让我痴迷一生深爱着的男人,原深圳总公司的总经理!是的,在我的意识快要完全晕迷丧失的时候,脑海里唯一想到的人,竟然就是他,就只有他。身边所有的亲人朋友,甚至包括小孩在内,都不曾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却只有这个与自己毫无相关的男人的闯入。也就在那一刻,让我忽然更深明了,那句一直常被我在文中加以引用强调的一句话:有些爱,要到“永绝”的时候才能深刻体会…

  

  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男人已被我深深刻在了生命的血肉里面。无论我如何淡忘,哪怕我从不曾记起和想起,但他就是在那里,永远挥之不去,跟随生命,到永远……

 

  第一部《四大名捕》电视剧第二个侦查故事,女贼犯人孤独伊人喜欢铁手故意把他留身边不放,可铁手对他无意一心想走,好几次都把她气得用毒压制而后又救活,不能真下手但也不能放手如是再三双方都痛苦争执。可有一次她不小心用毒过深差点把铁手害死,鉴于自身特殊原因她没法施救而苦苦哀求丫环(为小姐着想不让沦陷不想救)替帮解毒甚至跪下哭诉,她此中说的一句话:“就算他会抓我去法场也愿意,如果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她深深知道,一旦救活对方就等同于是给自己死路,铁手作为名捕不可能会放过她。可是,她也甘愿,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救他。这就是爱,无论有天大的仇恨,有多么的对立哪怕救活会立刻要了你的命,你也不可能置对方生死于不顾。在那一刻,你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让对方活着不管对自己态度如何,拒绝排斥厌恶或者针恨都不重要,但你绝对不允许看着自己的爱人一点点慢慢死在自己面前,那会是比你自己死了更痛苦的事情!正如她后面所言,如果他真因此而死了她会恨自己一辈子无法原谅,那样势必比死了还难受痛苦折磨一生。当铁手清醒过来很坚决地声明他不会爱她时,她说,还是不要爱的好,免得有危险时救不了只会更难受。因为,她浑身都是毒谁挨着都得死,也许是刚才那一场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身旁有人相助她连想要救也是如此有心无力。她说起小时候喂鸟事情,小鸟有感情飞到她手上结果就死了,因为喜欢可能就会害了对方。所以,她决定放铁手走尽管多么不舍得心有不甘,可是她只能这样做生怕有天会毒死后悔也来不及。她说,只要看到好好的,就心满意足了。

  

  是的,这才是爱,宁愿自己受伤害也不要对方有任何一点点的闪失,那些不曾爱过的永不能明了!同样的对于这个男人,如果我爱他会换来爱我的人对他的伤害,我也宁愿我不去爱宁愿他逃得远远不在我所能触及的世界,我只要知道他还安好活着就行。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无所谓他会怎样,但当我活着的时候就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那会比我自己受伤了还难受且更不可原谅宽恕!我也以为我有多恨他是有多爱就有多深的怨恨,然而就在这一刻我才那么深刻地明了,再大的仇恨也抵不过这一股“爱”的气息!最终我还是输在了他面前只因一个爱字。那些或许也还陷在爱与恨不得解脱分不清是爱是恨的朋友,也许当有一天你也要面临“死亡”之时,就会多么清晰地明了究竟还爱着还是不爱。原来所有仇恨所有东西在爱的里头都会变得渺小脆弱,只要能去爱什么都无所谓最怕是连去爱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恨他在我活着的时候也许能知,我爱他却是在我快要死了的时候我才那么深的感知。也在那一刻最深地领悟那一句:情到深处不可别离,生也相随死也相随……

  

  那时,大概是早上八点到九点左右,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刮起风下起雨了,尽管是在房子里面,也能感受到外面的风雨飘摇和地动山摇。那,是不是也是苍天掉下的眼泪呢?它知道我在痛着,所以也陪我一起落泪!

  

  记得,在48章《山无棱天地合不言与君绝》中曾写过,如果我即将要离去,必将会有预兆告知远方的那个男人。当时我便想,他,会不会真的与我产生跨越时空的“心灵感应”呢?会否感受得到我正在承受着痛苦和不安?会否如文中所言,如果他正在执笔写字,他手中的笔必定会忽然间颤抖了一下;如果他正准备拿茶杯喝水,手中的杯子忽然间掉落下来;如果他正在静静地思考着什么,内心会像忽然被什么猛烈抽打了一下,引起全身心的一种抽搐与震撼,让人倒吸一口气?!或者说,如果他们公司正在搞什么活动,也会突然间受阻,只因他们的家人在承受着巨大灾难与伤痛……当然,这些只是我所设想的,可能根本就不可能会有如此之神奇的事情,除非,上天真的从一开始就注定把我们的命运紧紧相连在一块,除非我的这份痴情和真心真的会让三界六道里的所有物体都被深深打动,他们共同来为我守护与召唤……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连话都快要说不出来了,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点的声音大概也只有自己听得到,而,这个男人的名字,几乎就是用尽我生命的“全部”力量,像原子弹爆发最后的威力一样,作垂死的挣扎与努力,才被我一口气拉上叫了出来,之后便如放完空气瘪下来的气球一样,整个人立刻软绵绵地躺下,成了一堆散了的棉花。不仅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一点力气的存在,就连灵魂也再也拼凑不起来,除了沉睡,除了休息,彻底地平静,以一种茫然与空洞的心态,等待死神的到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么叫一声,又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思,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者说又能带给我多大的安慰呢?远方那个男人能感知得到我的痛苦,听得到我凄切的呼唤?会想过来救我吗?不知道,都不知道,也许,那只是缘自于灵魂深处的回音,让人无从拒绝与抗拒;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就要死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对爱,再来一次最后的呼唤……

  

  原以为,就这样等待死亡的到来,意外的是这时花上来了。仿如黑夜里升起一线光明的曙光,还会发出一种本能的追问:“药什么时候拿上来?”声音也是软绵绵的,花几乎听不到。花说,快了,就拿上来了。我说,我怕自己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可能真的就快要死了……

 

  “花,你快找一支笔过来,帮我记一下电话号码。如果我真出什么事,你就联系他们,到时自会有人帮我料理后事。”我还没彻底失去知觉,还懂得交待别人,应付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没那么严重吧,你可不要吓我!”花大概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都有点被这阵势给吓住了,有点颤颤粟粟地问道。可怜两个女孩,就这样在匆忙料理着如此“紧急”的大事,身边连个大人都没有,抓不了主意作不了主,出事都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说那么多了,你听我的,凡事做个准备的好,快点……”继续,有气无力地说道,声音同样是空空的,仿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

 

  好一会,花才是到外面找来一支笔,来不及找纸张,在药单小票上面作记录。那支笔写着写着又写不出来,断水。花不停地用手猛甩,一边嘀咕抱怨着。看得出,她的手都有点在颤抖,紧张、惶恐与害怕……

  

  我说了两个电话号码,其中一个是《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最爱我的人的电话,我知道,如果他得知我出事了,无论天涯海角抛下身边所有也会不顾一切赶过来,替我收尸的;第二个,犹豫一下,叫她记下了霍经理的电话,是想到,我在这边的情况只有他最清楚,到时最爱我的人或其他人想了解某些情况的话,就可从他那得知,那自己就不会死得这么的冤了……

 

    花很费劲才算是记下了这两个电话号码,末,我再次嘱咐了一遍,要她怎么怎么做……花只顾一味听着,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大概都吓呆了。等我交待完这些,花问:你在深圳这里没有熟悉的亲人朋友吗?我略一沉疑,回答道:没有!花感叹:我也真佩服你了,一个人敢跑到这里来。我在这里可是有许多亲人朋友,如果有点什么事随时可找到人帮忙……

 

  我竟然淡淡笑了一下,还能笑得出来,为自己的回答。其实,当时我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谁说我在这里没亲人呀,我的第二个家和家人不就在这里吗?可是,我终究不能去承认,承认自己还有一个家,而他们想必更不会承认我这个家人的存在。所以,即使我有事了也不能找这个家作为我的依靠,就连提及也不行,所以,我否定了这个答案。可笑的是,我引以为最深刻的一个家和家人啊,不仅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不到我一点点的安慰与帮助,甚至只会给我平添更多的伤害、折磨与疼痛,无论是来自于这位总经理还是他手下的员工,都一样。我,还应该管那叫我的家吗?!至于,我为什么一个人跑到深圳这座陌生的大都市里面来?原因,再简单不过了,总之,如果不是因了这个男人的存在,我根本就不可能会与深圳有缘,也许也根本就不可能会又患上这么一种疾病,更加倍受煎熬与折磨。记得以前在惠州淡水怀孕初期(2004年5、6月份左右),其实我就曾被检查出有过轻微的“肾结石”,那时因怀有小孩,也没怎么医治,后来就这样慢慢拖下来,没见什么大碍,以为就没事了。没想,在过了几年时间的今天,竟然又是在遭遇这个男人之后,又复发了起来。难怪自从过到这边上班之后,还经常喊肚子痛,如今想想,应该不是胃痛,而是肾痛的了才是,我却从未曾加以重视,以至发展到今天如此之严重的病情。是天意吗?还是又是命定!注定我为那个男人经受的还不够多,还得继续用人世间最“惨烈”的方式来还他!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许是,我的期限还未到,阎罗王不肯收留我;也,也许是,我欠那个男人的“情债”未还清,还得继续偿还。未曾死去,终看到了药水的出现。护士首先就立刻给我在身上打了三支小针,感觉不到痛,他们帮我翻转身体。接着,几大瓶药水静脉注射……开始感到一点心定,有医生在,病人就如吃了一颗定心丸。然而,只吊了一会,立刻又感到心难受,胸闷,想吐,脸色更加青白得吓人。我想,那一刻,我应该和一个“死人”差不多了,除了还有心跳和呼吸之外。护士见状,用开水冲了点什么液体状的东西,端起来喂我喝了下去。这才是稍微好转一点,药水得以继续慢慢流下来……

  

  起初一段时间,药水还未完全被吸收得以发挥作用那么快,阵阵剧痛仍时不时袭来,生不如死的感受。我不得不又在那吵嚷着,像之前一样的呼唤与倾诉,看医生能否想个法子解决。医生的回答是,所有能用的药都用上了,也就是说,除了等待药水发挥作用得以制止,根本就是无可奈何。那一刻,我忽然感到更深一层从未有过的悲观与绝望。原来,有些时候,不是有钱就可以买断一切的,你有钱也阻止不了身上的病痛!

  

  大概是半个小时以后,疼痛才开始有所缓解,心神也渐渐定了下来。这时,才从花口中得知,药费不够,一共295,还差九十五元,她得回店铺拿来补交。我说,你等我情况稍微稳定一下再回去,要是你走了,我在这里有什么事都找不到人。花说当然了,现在我这个样子,她哪里放心走得开。就这样,花在旁守护了一段时间,我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不再疼痛的时候,才回去。临走前,她还特别交待了一下护士,要她们常来看看,怕有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一个人应付不来,内心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感激与感动。送走了花,我就继续一个人呆在病床上,打点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以为,自己这一睡,就会永远都醒不来,真到“天国”里去了。但,最终还是苏醒了过来,是在中午,被老板娘他们叫醒的。原来,老板娘在我们出来不久,便打了花的电话想询问一下情况,谁知花没带电话,可他们也不知我们到哪家医院去了,联系不到我们,心里都非常着急和不安,担心我们出什么事也找不到人帮忙。直至花回去后,描述得很严重,还说我吊水吊得脸都肿起来了。老板娘和老板他们得知,很是担心,立刻放下手头工作匆匆忙忙就都赶到医院来了,还带了稀饭和蛋糕过来,叫我吃点东西填充一下肚子。我说我没胃口,老板娘说多少也要吃一点,不吃身体更受不了。我这才是勉强坐起来,吃了几口,实在吞咽不下,不得不放一边去。老板娘他们呆了一会,说了一些问候和安慰的话语。我告诉他们没事,让他们回店铺里忙活去,我自己在这里吊水就可以了。确定我真的没问题之后,他们这才安心走开,临走前,还塞给我两百块作医药费。我说只要一百就可以了,老板娘说,还是多带一点以备用,免到时有什么意外情况更麻烦,便接下了。多么好的老板一家啊!如果不是在深圳遇到他们,我不可能熬得过那么如此艰苦的三年。我想,老板是替我爱的那个男人属罪,我说过他们同姓氏,这是在为自家作的孽买账呀!我在这里吃尽了那个男人给的苦头,而老板娘他们却把我当亲人自己人看待,没有亲疏之分。在用钱上更是毫无计较,只要我一句话,只要我需要,我一开口他们不问任何就会给我拿。想想别人用慈善在背后捡拾他的罪责,那个男人,他真的如此之心安吗?要深圳这里的善心之人替他来消罪,弥补他欠我的罪过。

  

  在那里的三年,我就是在老板一家的照料下才撑了过来,否则我都不知道我会流落到哪生活过成怎样。也因此我也把他们当亲人家人,在店里做事也是非常用心尽力尽量打点好一切不用他们操心,他们也都放心把整个店铺交给我那种,只要我在他们就能省下很多心,包括员工管理,新来的都是我带着,店铺缺少了材料我都会填进货单,哪里出问题了想法子解决。我是真的不把那当店而当是自己的家,不是给别人打工而只是料理着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会那么用心付出全身心地打理,不在乎任何回报得失。因为,老板他们对我好,我也要尽到心意,把职责做好,甚至份内以外的事同样去做,只为能帮助减轻到他们负担。其实开一个小蛋糕店也不是说营利多好多大,还有工人还有各种开支,只不过可能比打工好些,自由而又能与家人一起。他们在“长岭”还开有个总店,那边是主基地蛋糕在那生产,每天早上有工人送过来。老板和老板娘各守一家店,夫妻同心协力把小日子过好,一起为爱奋斗努力才是最欢心的事。我很羡慕他们,虽然我不能要到的幸福,但我也希望他们好,能让人看到更多爱情婚姻的正面例子,找到追逐的理由与勇气。就算我过不好,我也希望其他人比我幸运,让我们生存的这个空间能多些美好片段,而不是那么多的哀伤泪眼早已淹没了幸福的所在。

  

  我在想,如果这事发生在聚成中山分公司,只怕我早就病死痛死在那都不会有人知,更别说看一眼和带你捡药看病。在他们的天地必须是以“利益”为权衡不会做亏本生意,就像他们当初是如何的冷漠隔离排斥。幸运我在这里遭遇的不是那样的人类,否则都不知怎么办才好。我还是相信这世上会有好人善良的人居多,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渴望关爱需要真情奉献。人与人之间就是相互的,你对别人好了别人也会对你好,你不那样去做都不好意思。老板他们待我是亲如一家,可谓有着天大的恩情收留还救了我的命。只是想想远方那个也叫做家的地方,在你生病时只会冷漠遗弃责骂数落,相比之下真是人性的相形见绌!一个是亲人,一个是外人,后者都可以做这样前者是冷若冰霜无动于衷甚至更加重。这也是我不愿回去的原因,在家病痛时的孤独无助找不到人可救助。在外面,就算死了还会有人打个电话报警,而在家里死了怕都没人知道太冤了。所以那样的家我一点都不留恋不会回去,我只珍惜我身边的那些情谊,要为这些人保重而回报。如果我还有心有爱,也只是洒向世人,而不是那些毫无人性人情冷漠的亲人。你没事的时候也许还能平常共处,你一有事有难时立刻变脸风霜雨雪直往你那创伤的身躯与心灵挥洒不停。我早已累了厌倦了,再也不想受这种心灵的折磨。就算我会死在外面,也是在一个有情有义的世界,而不是在那个无情无义的地狱,来世到天国的路都不得好走。所以在我剩下不多的时间,我把它们给予那些爱护我的人,留给这个还能看到真情的天地。就算只有一口力气,我也要为爱歌唱到底。

  

  他们走后,我又继续睡觉,一如之前。可能是刚才痛得实在太辛苦,消耗了太多生命的元气和精力,只轻轻一闭眼就又睡着了,丝毫感知不到身边一切,外面是风雨还是雷霆……

  

  下午三四点左右,花和玉也过来了,我又一次醒来,感到有点惊讶。我问,你们都过到这里来,那谁看铺,她们说,老板娘在看呀。原来,她们都很是担心我的情况,都要过来再确定一下。心里很是不安,让大家为我折腾了。我真的很感怀于她们,虽然我们也只短暂一程,因为很快有人离职有人来去。但在路过携手那一程时,留下了感动留下了情意留下了太多,我会永远铭记也深深祝福!愿好人都有好报,老天一定要守护那些真心善良的人……

  

  那时,药水还未打完,我拿钱让花把未交药费交齐,便让她们回去,说自己已经没事了,现在已感觉不到什么不适了,让她们放心,不想因此耽搁大家工作。花交费并帮我把病历卡拿上来之后,说着,如果有事就打她电话或者叫护士的话语,才是转身离去。她们都走了之后,我还是又睡觉,尽是倦意的休息。好长时间没有试过如此安稳的入梦了,那时甚至想,如果就这样睡去,永远都不会醒来,也好……

 

  就这样,当天,从早上八点多开始输液,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是打完五大瓶500毫升容量的针水,而我也足足睡了一天时间。期间,都得多亏护士时时过来观看药水有没打完,及时帮我接上药水,我才得以不被打扰,一觉睡到最后,睡得那么香。只是,让人有点想不明白的是,我打了这么多的药水,竟然从未上过洗手间,一点也不急。要按以往经验,就是吊一两瓶250毫升的药水,都得不停地跑厕所了。不知是因“肾结石”阻塞导致不畅还是其他原因,总之就都是好事。否则以我一个人,晕晕沉沉的,走路都没力气,又没人帮拿针水,还怎么往洗手间里去呢,根本就应付不来。虽然叫一下护士也会有人帮忙,但如果次数太频繁了,你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人家。看来,这回上天还算有一点点的恻隐之心,得以让我顺利打完针水,阿弥陀佛啊!

  

  拔针后,起床,准备回去。可能睡的时间太长了点,晕头转向,竟像是站不住脚,走路也踉踉跄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医生说,刚开始是这样的了,起来多坐会走会,就会慢慢好起来的了。也只能这样,总不可能一直呆在医院里。上个洗手间之后,转了一圈回来,吹吹风,深呼吸几下,感觉好多了,就决定回去。下到一楼,用医院公用电话(不用钱)打了个电话回店铺,想叫玉过来接一下我。毕竟刚打完针,我还是怕有可能会出什么意外,一个人走在公路上照应不来。不巧的是,从花口中得知,她已经出去了,不在。得知我的情况后,她本想亲自过来接我,但因找不到人顶班只好作罢。末,她又在电话里非常关切地叮嘱了许多,叫我路上小心,如有什么事情记住打她电话。我说可以,让她放心,没事,我能走回去的。那时是五点多吧,外面的雨水还在淅沥沥下个不停。虽然还是有点晕晕的感觉,也顾不了那么多,打开伞,就走进了雨中。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独来独往,没有什么路会是走不下去的,只是内心有种难以言传的辛酸与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