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87:真心飞越天与地的距离
87:真心飞越天与地的距离



更新日期:2015-09-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07年5月14日,也就是母亲节的第二天,与《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最爱我的人的电话交流之后,我再一次踏上了“求佛”之旅。

  

  我曾说过,要连续参拜49天,从4月5日到5月23日刚好完满落幕,可事实却只求到5月2日就被迫中止了。因时间过于紧急,事关重大,我不得不一拖再拖,先把身边事情处理完妥再说。

  

  这天,隔了那么多天才来拜祭佛祖,感觉却是一点都不陌生。我还是他的孩子,他也并不曾遗忘我。当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那慈祥的笑容不知不觉中就感染了我,我的心瞬间便平静了下来。

  

  跪下,说话,倾诉,说着说着,泪水一如往常地掉了下来,比从前流得更多。仿如那么多天没在他面前掉眼泪了,如今要弥补过来,把所有的泪水积聚在一天内下落。当然,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为了小孩,为了那条无辜可怜的小生命。我一边流泪一边断断续续地作祷告,几乎是哭喊着倾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还不肯保佑那苦命的小孩?有什么你就不能让我们这对罪孽之身的父母都承受了?为什么,还要延续到下一代?为什么,还要让她来承担我们大人的一切?小孩是无辜的呀,她什么都不懂,怎能让她弱小的生命经受这一切?你怎么就如此之忍心呀……

  

  当时,太阳特别大,烈日当空照的那种,热气逼人,几乎要让人中暑,许多人都站一边乘凉去,我就这样跪在佛祖面前,以一种固定不变的姿势。我已经忘了阳光的炽热,忘了身上流出来的汗水,心里只有宝宝的安危存亡。我的模样定也引起了不少人的观望,那无尽的泪水,除了我,就不知道天底下还有谁能有这么多泪可流,简直就是如“忘忧河”里的河水,翻滚不已。一边说,一边停顿,一边哽咽,一边抬头,一边低头,沉思……我感觉都仿如成了演戏的,自己在台上演,有人在台下看,如此之神奇美妙的感觉。

  

  说了好一阵,我把宝宝的相片拿出来,正面向着佛祖,换了一种极其温和轻柔的声音,细声说道:

   

  你看,照片上的小孩笑容多灿烂自然,就如你一样,这是可以感染别人的啊!多么天真烂漫、活泼可爱、聪明伶俐、漂亮美丽的一个孩子呀,如果变丑了多么可惜呢,你忍心如此对待她吗?你舍得不管她,不关照她吗?求你了,一定要佑护这无辜苦命的孩子,我愿意承担所有,愿意无条件接受一切,愿意为自己忏悔属罪,为天下好人有情人祈祷祝福,只为换得这个小孩的福分,只为她从此能一生平坦顺利,只希望她能够过得比我这个做母亲的好,拥有自己的完美人生……

  

  说完这些,我从挂包里拿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锋利的剪刀。对着佛祖,笑了笑,一种极端凄楚让人看了心都要碎的笑容,然后猛地用力直往手上划去……瞬间,手臂被划开了一道长长深深的口子,鲜血立刻就流了出来,在烈日的照耀下,殷红欲滴,触目惊心。我怀疑,如果在旁亲眼目睹整个过程的朋友,会不会以为我有病或是精神有问题呢。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是想以此种方式在佛祖面前证明自己的一份诚心真心,为了小孩的安康,我可以用鲜血与性命作交换!

  

  说真的,当我拿出刀子的时候,尽管之前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我真正要下手的时候,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如此之坚决与果断,没有一丝的犹豫与害怕,更没想到我竟然会下手这么狠,划得那么深,一刀见血。鲜血,沿着周边蔓延开来,几乎就可以滴到地上,我赶紧把香烟挨近伤口,这样烟上就沾满了血迹。然后又把身上准备好的一些冥纸拿出,往手上抹去,同样,纸上也沾满了血迹。另外,也滴了一滴在宝宝的照片上,我要把她与佛祖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尽管如此,手上的血还在流个不停,而我身上又忘带纸巾了,只能掏出一张白纸出来盖住,其实根本起不了止血作用,只是怕被人看到,过于吓着别人。又是跪拜祈祷了好一会,那时正值正午,太阳最暴虐的时候,又是口干又是难受。我也说过,我本来就患有很严重的贫血,甚至一看到血就会发晕。如此一来,我明显感到有点体力不支,就是胸口发闷,头晕脚轻,想要晕倒的那种。但,意志力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挺住,不可以倒下来,不可以半途而废,那就相当于全功尽弃,这血也白流了。

  

  大概又是半个小时光景,总算是作完最后的生死祷告,才靠着前面神台,双手扶住,慢慢站起身来。然后走到“香火炉”那里,把冥纸拿出来,一张接一张焚烧。我要让佛祖看得到我的心迹,要让四面菩萨八方神灵都同时见证与谨记。我不相信,以我如此之虔诚的真情,还会打动不了佛祖,感动不了上苍,还会无法为那小孩求得一点点的福分……还记得那部最经典的电视剧《妈妈,再爱我一次》中的一个情节,当小孩深夜时分突出麻疹非常严重危及生命连医生都无法保证之时,其母是孤身一人跑到山外寺庙参拜,在那条长长的石头路径从家门前一步一瞌头,直瞌得头破血流花了很长时间才来到佛祖面前,只为给小孩祈祷……结果回来之后就真的是如愿应验了,小孩竟奇迹般地苏醒了过来,她兴奋激动得热泪满眶……是的,我也始终相信佛祖的力量,那是由“心力”和“爱念”所引申出来的含义。我们凡人,定能用“爱”消融一切,感动上苍,为我们主宰……

 

  当我做完这些的时候,才开始关注手上伤口。血,还在慢慢地往外渗,为了尽可能留住生命元气,我不得不找人借纸巾。还好,她们得知我的手受伤了,都纷纷掏出纸巾给我,一份淡淡的感动。当然,也有人追问怎么回事,可不敢实情相告,只说是不小心划伤的,没大碍,一会就好了。她们又叮嘱说小心点,还问我够不够,还要不要,我满怀感激地回答说,不用了,谢谢。都是一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可是,当我们有点什么事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又有几人会那么生硬狠心拒绝,而不尽自己微薄之力奉献与付出呢?有时候,只是我们把人性估计得太低了。我们应该深信,人之初,性本善。用自己的人之真性情来权衡一下别人,就可知道,其实人人都差不多的。请君莫惋惜那苍白的纸币,请君一定要惜取人间最可贵之真情。能帮人时且帮人,莫待过后空自责!

  

  第二天, 5月15日,打电话给爱我的人,了解到小孩已经安然无恙,度过险期了,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我早就知道,她一定会没事的,因为,有佛祖的力量,必定可以超越一切!如果一份如此之真挚深重的情怀都打不开佛祖的心窗,那么只怕我们也不需要再去相信世间任何了!“心诚则灵”,我坚信,我坚信!我坚信!!我还是坚信……

  

  5月17、18两日,我特意向老板娘要求安排两天休假,只因去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许多的事情,我没得拒绝,只能强迫自己去面对。

  

  5月16日,我提前下班。13:30左右,我从莲塘出发,坐27路公车,到布吉联检站。14:20,坐上直达惠州班车。

  

  当我终于在座位上坐下来的时候,心里才算是稍微平静了下来,其实也不算是,我知道,此去是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在身,是好是坏就全看这一回了。临行前,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主要是书本,我从“弘法寺”拿的许多刊物,比如《命我自立》《心地与命运》《醒悟明灯》《大乘无量寿经》《佛教三世因果文》《佛法:解脱的原理与行法》……多是一些关于行善慈悲内容及因果轮回的忠告。现在,爱我的人已经因“爱”到了可谓发狂的地步,我只能寄希望于三千大千世界中最高法门的佛法了,但愿佛祖的清净与慈悲之心能感化这个男人,让他适可而止,也让这场悲剧的危害尽量降到最低。就在前天我为宝宝祈福的同时,其实也在佛祖面前起愿,一定要赐我予力量,让我此行能顺利过关,凯旋归来。然而,摸摸背包里沉重的书本,我的思想却是一刻也不得放松。但尽管这样,我还是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我随时随地都可入眠。但愿,一觉醒来,一个钟的旅程,飞越的就不只是惠州与深圳两座城市的距离,还有,生死之间的距离。胜负输赢,生死存亡,一切就看苍天的感应与造化了。

 

  下午15:30分,到达惠州总站。如果不是别人叫醒,只怕被开车拐卖了都不知道呢。

  

  故地重游,无限感慨。这个比中山或东莞或深圳任何一个城市都要更熟悉的地方,一个曾经在这里生活了两三年的城市,没想因为一次偶然的转身之后几乎就是永别,从此再也不曾踏足。而如今,我终于有机会再度涉足,却已是生命的最后时刻,岂非有种人生恍如戏梦一场的感觉?忽然有种说不出莫名的感伤和淡淡的失落感。原来,时间的流逝,不仅会让人与人之间产生陌生,就连遗留在某座城市的记忆也会随之变陌生起来,我们永远无从追寻与捡拾。

  

  记得,我开始给他电话,告诉他我将会过来一趟的时候,我那时是打算当天来当天走的,因我不想与他再有任何“关系”。可后来,忽然间又改变主意了。他白天上班,没时间给我拿东西(夏天衣服),只能到下午才有空,如此一来,就必须得逗留一个晚上。他曾说过,不让我到他住处里去,他亲自把东西拿出来给我。我想,他许是不想其亲人见到我,也可能是心里有气吧。我当时的意见是,我到外面住旅店,我还求之不得。然而后来,他又瞬间改变主意,说如果这样,那我干脆就不要过去了。这个男人,永远都是那么善变,同样是因为爱我,爱到不能自已。他的态度一旦强硬起来,我就不得不作出退步,他为人处事永远都没有我的冷静与理智。感觉有时他像个孩子般难带,可我在别人面前更像个小孩。可到底谁能呵护着谁的心田不受伤害呢?我们,都太累了,再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和力气了。

  

  打电话给他,告诉到了。他五点半下班,叫我在原先住房某路口等他。挂下电话,在龙丰市场买了点菜。快五点钟,坐车往火车西站,他工作之地。十多分钟到达,再给电话。他已经下班回到住处,让我往里走去,他出来接我。当时,天空竟忽然飘起了雨丝,才发觉雨伞在途中不小心又丢失了。天气可真多变,刚刚还是炎炎烈日,如今却乌云沉沉。幸好雨并不曾下大,否则只怕我要成“落汤鸡”一个了。

  

  还是那条熟悉的路径,熟悉的建筑特,熟悉的人群,一种说不出的感伤涌上心头。曾经的一切呀,原来都是会如云掠过,只剩下苍白的色彩。一路上,我不断在猜想,我们之间相隔半年多的见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他,激动,欢喜,兴奋,喜悦?我呢?心酸,伤感,失落,难过?我们在见到彼此第一眼的时候,会说些什么?又能说些什么呢……

 

  就在我还处于沉思状态的时候,很快在路边就碰到了他。大家都没多大变化,还是那副模样,只是明显都憔悴多了。那一刻,心里平静如水,竟是什么波澜都没有。瞬间的沉默,大家都不说话。之后,他顺手从我手里接过东西,这是他一种习惯性作为。我说不用了,又不重,他硬是要抢过去。彼此开始一些寒暄的问候,想以此缓解气氛,或转移注意力吧。低头,走路,各有心事,直到宿舍门前。他们搬离了原住处,这次是在二楼,一房一厅。空间不大,里面相对宽敞些,放一张大床,还有衣柜。外面也就是所谓的厅,吃饭的地方,也摆放了一张小床,再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很狭窄。厨房就在旁边,更窄小,里面同样是乱七八糟。在外为了生活忙碌的打工一族,能有这样的住宿条件都已经很不错的了,我们无可挑剔些什么。

  

  一会,他爸也回来了,打个招呼。很陌生的感觉,习惯了。大家都没吃饭,开始做饭。脱了鞋子,换双拖鞋,在厨房里忙活。多长时间没下过厨了,如今再度拿起那些锅呀铲呀的,感觉竟是如此的沉重,仿佛拿不起来。曾经是有想过,就这样,系个围裙,围在厨房旁边,为今生最爱的那个人做饭煮菜,做一辈子的饭,可,终究成为泡影。哪怕就只是做一次,也已足够,同样是痴心妄想。我知道,这个愿望永远都不会实现,永远都不会,在我有生之年!而如今,也再不需要,再不需要的了。我想,我要用心,为今生最爱自己的这个男人做一顿饭,这最后的一次晚餐。我很认真地舀米,加水,放电饭煲里煮饭。然后,洗菜切菜,配料等。期间,他问,要不要帮忙。我说,不用了,你就坐下等吃吧。一个小时以后,饭菜煮好了,摆上桌。有一个瘦肉枸杞汤,肉片炒豆角,西红柿炒蛋,还有一个青菜。他爸不知什么时候回去了,他弟也走了,刚好成就了我们两人的空间,这许久不曾有过的共度晚餐。

  

  “好长时间没吃过老婆做的饭了,一定要好好尝尝。”他说着,拿筷子往嘴里夹菜,像小孩子一样的欢欣开怀。在爱人面前,我们永远都只是小孩子一个。他还是称呼我叫“老婆”,一如往常,那么亲切自然。只是,就这一声,却让我心里顿生无尽的心酸与难过。唉,到底谁是谁的爱人呢?!

  

  “那就多吃点,反正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地叮咛,并不断往他碗里装菜,甚至巴不得他把这些菜全部一口气吞掉,那样我就会感到欣慰。毕竟,这也许也只是我这个作为所谓“老婆”的最后一次的尽职了。

  

  “是呀,可能以后都没机会再吃到老婆做的饭了。”他一边吃一边说道,仿如是无意,又似是刻意。这个男人,他并不笨,我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也叫我多吃点,不断往我这里夹菜,可我却没多少胃口。他从来都这样,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好的事物,绝对是第一个让给我。我在他心目中,就是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无任何事物可代替。可惜,我们,都用错情了,注定是自己伤痕累累。

  

  期间,问问工作上的事情,谈谈生活的情况,说说各自的心声,间断性地。常常沉默,无话可说,大家都低头吃饭,似乎都在掩饰些什么。这顿饭吃得多少有那么点很不是滋味,是离别之宴,或者说是,“死亡”最后的道别餐。终于用完膳,收拾好桌面,他又想要洗碗筷,我不让。我想,我要亲自把一切从头到尾做完,以后都不会再有的了。等到这些事情基本都做完的时候,我发觉,我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害怕。害怕两人单独面对,害怕有些东西不能拒绝也不能逃离,害怕……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也许只有身为女人才能深刻体会。

  

  他在外面忙的时候,我就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找自己所要的衣服和书本等。我希望能尽量节省时间,提高办事效率,尽早把一切安排好。就在我翻箱倒柜的时候,他进来了,我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面对他。他,目前还算是我的“老公”吧,我能不尽为人妻的责任吗?他随手把门拉上,过来抱我,亲我,一边诉说着对我的想念之情……我竟是很平静,没反应。他开始脱我衣服,也不反抗,仿如一具木偶或僵尸,任人摆布……我知道,从我坐上深圳开往惠州班车的那一刻,从我踏入这个门口的开始,我就必须得以此种方式还他,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我早已是有备而来的,不是吗?那么,还须躲避些什么呢?这些,都是我欠他的,我应该无条件接受……

  

  同样是,一边热情如火,一边冷若冰霜;一边迫不及待,一边心如止水;一边想尽量延长,一边想尽早结束……我想,那时的我,大概就如放于刀板上即将断气的死鱼,已经忘了还会有些什么本能上的反应。这个男人,所谓我的“老公”,在我身上寻得生理和心理的发泄,可我却成了一具不会说话不会动作的“木乃伊”,除了泪水不停地滑落……

  

  记得我曾说过,会为了那个男人守身,守到最后,可现在……可笑!荒唐!天大的笑话!我却必须得把自己交给一个不想给的男人,一个不是和自己两情相悦的男人。我始终都是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始终都是背叛了他不管他是否会谅解我的苦衷更会否领我这份情意,那简直比叫我去死还要难受!那一刻,我真感觉自己下贱到连一名“娼妓”都不如了。我发觉,自己的人格在极度地分裂,甚至是比网络真爱故事《分手后的淫乱》中的童,当另一个爱他而她不爱的男人压在她身上一个小时的人格还要更加分裂上千千万万倍!!她,尚且还可以呼喊自己最爱的人的名字求救,而我,又能找谁来救我呢?那个让自己痴迷一生的男人,会为我有一点点的心疼吗?会知道我在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与折磨吗?会想过把我解救出去吗?不会,不会,永远不会!在他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拒绝真情的加入,所以永远也不会善待与珍惜别人的感情……

  

  这个男人,从我爱上他的那一刻开始,从他站在讲台上开始讲话的时候开始,从我们在电梯门口相遇的瞬间开始,就注定得为他吃尽苦头,为他承受这种种痛苦与耻辱!也许前生就真的是我欠了他吧,到今生我必须得以此种惨烈的方式还他……

  

  那边,他在不断地流汗;这边,我却在不停地流泪……

  

  造孽……

  

  外面,竟然下起了雨,电闪雷鸣。连苍天也能感知到我的痛苦,在为我哭诉吗?!

  

  罪过……

  

  他还懂得轻柔地替我抹去脸上的泪水,问,我为什么要哭?我好想说,我难受,求你,放过我吧……但,我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想起从前辛酸难过”来搪塞和掩饰。他信以为真,却不知道,我在为另一个男人哭,也为他哭,更为自己哭,为这份“真爱”的艰辛与悲怆而哭!一个是最爱我的人,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今生遇到这两个男人,我注定要替他们受这份罪!一个是因为享受被爱,亏欠和回报;一个是因为爱到深处,心甘情愿……造孽!罪过!!……

  

  我想,我整个人都已经麻木了,从肉体到灵魂。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再没感觉的时候,会连最本能的冲动与欲望都不复存在。强制的夫妻行为,到最后就成为了一种堕落与犯贱。是什么,会让我心里如此的难受?仅仅是因为我对眼前这个男人再没激情吗?不,不是的,应该是另一个男人,是他的存在加大了我内心的痛苦与耻辱,是我对他的这份深爱让我感觉到自己连动物都不如,让我无法面对自己,无法面对自己,更无法面对他……真正爱一个人,就一定会为对方忠贞到最后,至死不渝。可是,这次是我自愿的呀。如果是别的男人强迫我,我一定会势死都不会让对方得逞。然而,可笑可叹可悲的是,在最爱我的人的面前,一个为我付出放弃了一切的男人,一个我一直在不断背负亏欠和拖累的男人面前,我竟然没有拒绝的权利。是的,我不能拒绝,因为,我欠他的,一生一世……因为,我就要死了,就只能在自己离开这人世之前尽量偿还他的这份深情与恩情……可,归根结底,到底是谁真正欠了谁,负了谁呢?!造孽!罪过!!

 

  这个男人,他真的去医治了,就只为了这一刻,千年等一回吗?这个男人,在感到满足享受的同时,却更加重我的痛苦……仿如几个世纪般漫长的难熬,时间怎么走得这么的慢?!那一刻,我甚至在想,我会不会就这样死去了,会不会呢?那倒也好,死了,一身轻松,什么肮脏、污垢就都没有了,都可以洗清了。可我知道,上天不会让我死那么快的,因为,今生我受那个男人给的折磨还不够,还未还清前世欠他的债,注定还得继续,这一切的一切……可,到底谁在偿还,谁应该偿还,谁又能偿还清楚?!造孽!罪过!!

  

  仿如从地狱里转了一圈,又回来了,灵魂还在游离,找不回来。终于,一切都结束了,沉默,平息……换了衣服,一脸平静,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原来我的心竟可到此种境界,瞬间便淡化了一切。不再说话,不知道还有什么语言可沟通。这个深爱着我的男人,同样让我心伤又心痛。

  

  “诗,我们多长时间没这样了,有快差不多一年了吧。”他问,我淡淡地说不知道。关于我们之间的经历,他总是铭记得一清二楚,而我却总是模糊不已。是的,从2006年初出来之后,从中山到深圳,到《究竟谁在伤害着谁》和另一个男人发生的故事,再到东莞,我们,就可谓“分开”了。虽然我们一直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但真正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事实上,打从我决定逃出那间屋子,就没想过再回去。正如我之前无数次强调,如果不是生活的无奈,如果不是自己没能力独立生存而不得不有所依赖于他,也许我们之间也应早有个了断,不会拖到现在,直上演成为一场悲剧的了。

  

  “诗,你知道去年春节我是怎么度过的吗?一个人在这里,孤单寂寞。别人都问我你到哪去了,为什么不过来,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没有你在身边,我又哪还有心思过什么年?你不会知道,那时我的心有多痛多痛,多伤心多难过!一个人守着这冷清的屋子,想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的一幕幕,不断地掉眼泪……”去年春节,我在哪里呢?从惠州逃到东莞又辗转到深圳,只为了追逐另一个男人的步伐,却是永远都跟随不上。我最爱的人,把一夜的凄清无尽的思念与伤痛抛给了我,我转而又把这些抛给了最爱自己的人;我最爱的人,把我遗弃在一个无边的黑暗里残忍地走开,我也把最爱我的人遗弃在黑夜,同样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我最爱的人,不会感知和珍惜我的这份情怀,同样我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感情也不稀罕……报应,报应,这就是因果轮回!造孽!罪过!!

  

  “诗,你知道吗?今天,是我一年中最高兴最开心的一天,好久我都没有这么开怀过了。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个男人把我搂在怀里,在我耳边轻轻诉说着这一切,仿佛要把分离一年来的想念与痛楚一次性全部告诉我,让我明白他的心迹。可,明不明白又怎样呢?终究改变不了什么。我的出现,就是他最大的惊喜,哪怕之前他对我是如何的多意见与愤怒。可他的介入,却让我害怕,恨不得逃离,逃得越远越好。那时我好想说,可是,你知道吗?今天,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天!是我今生最大的耻辱!!可叹可笑啊,我们要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却又不得不违心施与,一种痛苦与悲哀。男女之间一旦失去了恋爱时的感觉与激情,性生活其实也就成了勉强、委屈、将就、容忍的另类代名词!造孽!罪过!!

  

  他说,为什么总是忘不了我,每次在心底里一次次说一定要遗忘的时候,却总是又会想起,便再也忘不了。那么,我又何尝不是呢?曾经不止多少次想要把那个男人彻底从生命里赶出,可某些往事一旦涌上心头就再也忘不了了。爱上一个人很难,忘记一个人更难。我们,谁也遗忘不了。造孽!罪过!!

  

  他问,是不是我给他吃了什么药,把他弄得晕头转向,对我如此之难舍难分。更想笑,我也很想问问那个男人,是不是在我身上施加了些什么法力,让我为其如此之神魂颠倒,死心塌地。可我知道,他的问题,我无法给出一个答案来,同样,我的问题,那个男人也不可能会给我一个答案。生活中,许多事情本就找不到答案,何况感情的事?如果一定要强行给予的话,那么恐怕就只能用“命运”一词来解释了。除此之外,我们永远找不到理由来填充。孽缘!都是孽缘!!

 

  他说,这段时间来,他学会了上网,经常到网络里畅游。这个男人,只是以此来填补我不在他身边的时间,取代对我的思念与牵挂,消遣内心的孤独与空虚。他说,单就这一年来,上网费都用了两千多块。他工资不高,才一千多,家庭生活样样又得开支,我责备他不应玩那些。他说,如果不是为了我,又怎须花这笔钱?我无语。如果说他学会上网只是为了我,为了寄托对我的感情,那么我开始在网络搞创作岂非也是为了那个男人?如果说他为我花在网络上的钱过千,那么我为了那个男人花在网络里的投入又何止这个数?可我比他的生活还要艰难与窘迫,又兼顾一身疾病,我又是如何坚持得下来?这一切,只因了爱,一份爱的信念呀!可以让人再苦再累都不觉累,都感觉值得。可是,我们的付出能有收效吗?别人会感激感怀吗?不会,不会!我不会,那个男人更不会!!我们,都把这么多的“冤枉钱”花在一个不应该花的人身上,都为了一个不应该爱的人把身边所有的人和事都搁浅了,到底是为了什么?!造孽!罪过!!

  

  他说,他把家里的房子都卖掉了,还到处借钱,只为了筹够一笔款项找人帮他做事,也就是实施他所谓的报复计划,要把所有人都牵连其中,给这份情作陪葬。我说,你就真的一点都不会为你身边的亲人和小孩着想一下,不怕把他们也给连累了?他笑笑,不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却是告诉了我在他们那个村庄新近发生的一件事,地点就在他们原来住房的楼层上,有一女孩被杀,房屋紧闭密封,直至半个月后有朋友过去探望,开门发现其死在那里,尸首都已经发臭了,满屋子是血……到底怎么回事?原来是被其爱人所谋杀,原因又为何?竟是因为女人变心与另一男人发生关系背叛了其立时顿起杀害之心,简直就是太可怕了!可见,爱情是一样多么极具灾难性与祸害性的事物,可以让人瞬间尽失理智做出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来。追问,那后来怎么样了呢?凶手有没被抓到绳之以法!他淡淡地补充道,那个男的,早不知逃哪去了,哪里抓得到?现在,社会上不知有多少人违法犯罪,依旧在逍遥法外,还不一样地过……

 

  我忽然对他的心思有所了解了,他也准备如此,作案之后,再潜逃在外,日子照常地过吗?可他有没想过,那样的生活和监狱里失去自由的犯人有什么区别?得整天在提心吊胆忧心忡忡中度过,一生不得轻松,倒不如死了的好。他怎么可以这样想,怎么会想着学别人寻求报复也是自取灭亡,由此又累及身边所有人……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还不是因为你,这些都是你逼我的……

  

  是我,是我,什么都是我?我就是个彻底的万古罪人、 亿古罪人一个!我的存在于身边的人于全人类于整个社会都是一种祸害,一种灾难!!我是应该死了的,早就应死了的……

  

  这个男人,最爱我的人,他说,他所做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为了我,都是我所逼成这样的,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又是因为谁?又是谁所逼成的……

  

  到底,谁才是幕后的“主凶”?!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造孽!罪过!!……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疯掉了,比我还要更发狂。他置家里亲人的事情不管,甚至于小孩的生活也不理,包括我的处境也不闻不问,却把那么多来之不易的金钱用在这个问题上,简直就是天理难容!可,为什么,他要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太爱我,由爱生出来的恨呀!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这个男人,虽然恨我,但也如他自己所言,绝对不会伤害自己最爱的人,所以,他只会从我身边的人寻求报复,以此来折磨我。这个男人,就知道用此种方式可以达到对我最好的报复,让我由此愧疚万分,一辈子得不到解脱。我给他带过去关于佛法道教的书籍,他看都不看就扔一边去,还不断责怪我是自找麻烦。连佛祖的力量都起不到作用了,我再没能力来感化和改变这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了……

  

  人人都要发疯发狂了,为了所谓的“爱”不顾一切,甚至是不择手段,闹得个天下大乱……

  

  我们,应该死了的啊!为自己属罪,为那么多无辜被牵涉进来的生命属罪……

  

  神的力量都无法操控这一切了,“上帝”也无回天之术了……

  

  我们,都死了!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