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84:哭泣的双眼遗弃的灵魂
84:哭泣的双眼遗弃的灵魂



更新日期:2015-09-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07年5月13日,当天,民间所谓的“母亲节”,广播电台电视节目里经常播放着与母亲相关的话题,却让我更触景伤情,不管是因母亲还是小孩。按此说来,今天也应算是我的节日了,可,又有谁能对我道一声“母亲节快乐”呢?正如,在家中的母亲又是否能接受到这么一声问候与祝福呢?有些东西,原来是别人无法给予,自己也更不想给予的呀。我曾说过,打从我作出决定之后,就不想再与家人有任何联系,那无形中也是一种压力。至今,我都未曾打过电话回家,除了上次清明时分礼仪式地问候了一声,平时从不破例。而如今,也算是一个节日吧,我真那么狠心做到不闻不问吗?再怎么着也是自己的母亲呀,再怎么样,我毕竟还是亏欠他们呀!至少在养育之恩上虽然这样的生命活着我还情愿不要。这么一想,便感到非常的心酸与难过,无以言传的疼痛……

  

  还是决定去打个电话,尽尽为人儿女最后的一点孝道吧。到电话亭,却是先拔通《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的他电话,我想要了解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如何,才有心做其他事情。电话接通,非常匆忙与冷淡的语调,那么陌生的感觉。自从上次最后通话后,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人难以置信。大概连他也对我失望到透,要离开我了。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被孤立的感觉。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人世间的,生命的存在只是一种惩罚或折磨。

  

  这个男人,还是先和我说了声“节日快乐”。也只有他,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遗忘,与我有关的事情。我以为,这次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好好交谈一下,抛却一切私人恩怨。然而,这次谈话更加糟糕了,甚至把事情推向更坏地步。

  

  我追问,他到哪里找来那么多精文转载过来给我,他又是如何熟悉与之相关的电脑操作。我拜托他,不要再发了,再发我会受不了的。这个时候,他才告诉我,那些文字都是他托朋友给转摘,才解决了我心中疑虑。我就想嘛,以他的水平,哪有那么独特的眼光与鉴赏能力呢!但由此又让我心生一虑,他的这位朋友,也是如我们一样,是个至情至性中人,或者被爱深深所伤之人?否则对文学又怎会有如此之精深的见解?又怎能那么轻易帮别人找到可以代表心声的文字?那一刻,我甚至对这个幕后操作人有了那么一点钦佩与敬慕之情,竟是有种渴望想要结识一下的冲动。另外,我又在想,他到底让多少人看了我的文字,难道都在他朋友之中传播开来了?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有所顾忌吗?他不担忧,我还有所谓呢,毕竟这段三角恋爱也不是很光明正大的事情,如真传出去,于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可谓都是极其丢人脸上无光,我可不想让自己做一个那么厚脸皮的人。至于在网上看到的朋友就无所谓了,反正相隔之远,又不是身边熟悉之人,知道得再多都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沉迷于网络的原因吧,因为“越是遥远就越是保险,越是陌生就越是安全”。这就是反作用定律,真理所在。

  

  其中,他又说到,他还在网络里特意申请注册了一个“博客”网址,我听了,当时立刻就开怀大笑起来,笑得肚子都要痛了,眼睛也流出眼泪来,起码有几分钟时间。像他那么一个人,一个打字速度还不到10字/分钟的人,一个连最基本的电脑操作都不懂的人,一个从来就不曾涉足过网络世界的人,竟然还可以弄博客?岂非是天大的笑话!尤其是又听到他说,他在上面写了许多东西,还和不少人在上面聊天交流,看情形似乎还不假,颇有一番气势,这就让我更想笑了。我实在想象不出来,以他的水准,他能在上面写些什么,怎样和别人进行交谈,能谈些什么内容。我都感觉乾坤都要扭转过来了,这什么世道?还真会出现奇迹不可!可我知道,也许这些只是因为我的存在。爱,就是可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神话,我们不得不承认。那就是爱的力量,正如我爱的人也让我开始写小说一样,这也是之前我从未曾预想到的。而如今,这现象又将会在另一个人身上重演吗?除了想笑,还是想笑!

  

  终于等到我笑完,止住声音,他才开始有机会得以发话,用一种怪怪的语腔问道,你不相信吗?王##,你不要太小看我了,有许多事情你都还不知道的呢!那一刻,我忽然再也笑不起来了,竟是多了一种隐隐的惶恐。我知道,这个男人其实不简单,尽管他比我小,尽管他水平远不及我。但,有些东西只是表面的,正如我们永远都窥不透一个人内心的真实一样。他有时比我还要精明,更有心计,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而且随着事情一点一点浮出水面来,这种体现越来越越明显。也许,也真的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让你更深一层领悟那句话的含义——“知人知面不知心”!有时候,在我们身边最熟悉的往往最陌生,最亲近的可能就是最遥远的那个。我们,永远都无法真正看穿读懂这一切。

  

  果然,至此他才告诉我,他原来已经是不止一次登录进我的电子邮箱里“窃取机密”了,甚至包括我曾在他面前多次提起过,只还有一个心愿即撰写此文之事,他怕也早已知晓,只因在我创作期间,为怕电脑故障丢失资料,几乎每次写完我都会存到电子邮箱里去,以确保安全与保险。只是,有一样事情,我还是有所疑惑,他是如何知道我电邮地址的,似乎印象中我并不曾透明到什么都向他展示的份上。人,总得有所保留,哪怕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必要时候,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唯一退路,我也不至那么的笨。当然有可能是从网站注册网名资料里看见,上面联系方式都留有。就算不是,他也确是有那能力无所不能开解。他为探知我的一切,绝对是什么手段都可使得出来,比神探还要神。还有,他到底知道我的多少个邮箱,是否都曾一一登录进去过。

  

  和许多网民一样,我在网络里面也拥有多个邮箱,但一般最常用就只有两个,都是网易126邮箱。这两个邮箱,一个主要是用来保存资料,即不用以与外界联系;另一个则主要是发送与接受,即与身边有必要的朋友保持联系。假如两个邮箱他都熟知并曾进入,那问题就大了。前者所保存都是一些非常重要和私人化的资料,一旦被他知道,就成了最有利的利用工具,尤其是关于此文内容都在里面,那么我在外面所有一切,包括与真爱之人在他们公司所发生都逃不过他眼睛,早在他的秘密监控范围之内了。我平时都把所有朋友或网友QQ、固定电话、手机号码和名字都在前邮箱保存了下来,当时目的是为了防止意外丢失可寻查。然而如此一来,有可能这些联系都掌握在他手中了,又成为他最有效的一个筹码。后者呢,本来都是一些朋友之间正常交往,里面谈话内容即便告知都无多大所谓,可关键是,自此文产生之后,问题也就出来了。因在文中与公司那边人员有过信息传递,主要是让相助见一面或帮忙加以阻拦。如果这些都被看到后果将不堪设想,在那个对方已为爱疯狂报复的时候,危险性与不可预知性是更加的大了。幸得他告知后我赶紧改了密码,可仍然还是不能安心会否又破解总是无法完全保证。科学技术也是有弊端的,网络上行走更别说了随时可泄露私人信息与重要资源。

  

  我曾说过,我也曾秘密进入过他邮箱删改某些重要资料,但也只是登录了一次,从此便不再涉足。我原想,他肯定也会像我一样,立刻修改密码以防患于未然。然而他却告诉我,他并没那样做,还叫我现在随时可进入。可我知道我不会,我才不做那么卑鄙的小人!当初如若非迫不得已,为大局着想,我也不可能会作那等小动作。只是,这样下去,又将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呢?原本是曾经深深相爱的彼此啊,怎么到最后却仿如成了战场上相见,斗个谁输谁赢,拼个你死我活的了。

  

  如果说上次通话让我心凉,那么这次则更加心寒了,他已经开始要实施他的报复计划了,他手中竟然几乎掌握了我以前所有朋友的资料和联系方式,包括一些连我自己都早已遗忘或丢失的电话号码。事实上我与他们都早已一一断绝了联系,走到今天更没必要,他却是不知从哪得来,这远远超出我所能意料之内。他还说要把号码告诉我,让我打电话过去问问,目的无非也就是为了向我证明他所说的话,并非只是在恐吓或闹着玩,而是事实。我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他们都是无辜的呀。他只回了一句:谁叫他们对不起我!这个深爱着我的男人,把我曾辜负过他的这笔帐全部算到别人头上了,这可怎么办的好。他是盲目到无所谓违法犯罪,可我却不能如此之没良心与人性。我无法做到坐视不理,在我还活着的时候。

  

  “吴##,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与他们无关,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吧。你可以把我千刀万剐,怎么样报复都行,但请不要找别人,累及那么多的无辜,好吗?我求你了……”我在电话里几乎要哭着求他了,不要再造孽,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不行,我绝不会伤害自己最爱的人!”他很否定也很肯定地回答,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坚决。就这么一句话,忽然又最深触痛了我内心的那根情弦,重揭往日伤疤,内心百感交集,竟是说不出一番什么滋味。这个深爱着我的男人,他虽然也许对我恨之入骨,但却做不到伤害我来报复我,因为,他爱我,用生命地深爱着,又怎下得了手?!那岂非和我自己一样?尽管我也,也许对所爱的那个男人有满腹怨忧,甚至也是爱得越深恨得越深,然而自始至终我又何尝想过伤害他来达到修复心中平衡的目的?又怎忍心做得出来?这一切,也只因我爱他,比最爱我的人更深的爱,所以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想把他牵扯进这场情感浩劫里面。真正爱一个人,原是宁愿自己痛苦难过也绝不会想过拖对方下水,只因对方在自己心目中已胜于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们,都宁愿为了自己所爱之人默默承受这些,可那个被爱的人,又会懂得感知与感激吗?!可叹可笑,三个人之间,这种三角恋爱关系里面,一个是爱着,一个是被爱,还有一个在爱的同时也是被爱,可真的是爱与被爱同样受罪,而两者兼并的人则更加受罪!!爱情啊,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为何,都得不到解脱……

 

  然而尽管这样,这个男人依旧放心不下我,他知道我身体不好,生活条件更加不行,他问我还有钱用吗?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尽管其实我从来都非常需要,只是不想再平添他负担,让他更烦心,当然也不想欠他太多,内心更不安稳。他还叮嘱我,保重身体。我说,如果你能听我的话,不要再一意孤行,让我少操点心,身体自然就会好了。如果你真的为我好,也请为我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再制造那么多的事情出来,于我就是最大的安慰和良药了。他不答应,他的意思是其他事情都有得商量,唯独在这个问题上没得退让。万般肯定的语气,我不知道还可以如何劝说。

  

  他说,他无法忘记曾经的一切,回忆于他成了最伤痛的一幕;他说,他控制不往不去想我,想我们曾一起走过的日子;他说,一想到我的时候,就默默流泪……想笑啊,那岂非也是我自己最真实的反映?我又怎能忘记与那个人曾有过的一段故事,哪怕是如此短暂与苍白?我又怎能控制自己不去回想,不去依恋和怀念?当我想他的时候,又何尝不是泪如雨下……一个在思念,一个被思念,一个思念的同时也被思念,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念的谁,谁不应该想念的谁。我们,都在想着一个不该想的人,而被想的人又能感知并回应吗?不会,被想的那个人都恨不得从对方的视野里彻底退出,不留一丝痕迹。我们,都渴望想要逃离,可到最后却没有一个可以逃脱。为什么,爱,怎会这样?!……

  

  他说,他现正准备着手许多事情,等办完后,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我知道,他也是在背着我偷偷进行他的死亡计划,抱玉石俱焚的心态与我同归于尽。而如今问题是,我们,究竟谁会成为先上岸的那个?他说,他一定会样样抢在我前面,比我要更快。我心想,是吗?是你快还是我快!我本来应该很肯定自己可以领先一步,然而在种种现实面前,我却不得不有所踌躇了。因为,目前来说,还有许多事情我不得不依赖于他才能完成,如此一来就有了牵绊,而假如他不肯帮我甚至是故意为难的话,也就相当于我必定会落后于他了。就如我曾经要求他帮我做的一件事,他起初是答应了的,可后来得知我删改了他电子邮箱此文网址之后,就出尔反尔食言了,只为了报复我。如今我再次提起,他还是和我谈条件,这也是他让我最反感与厌恶的一点。事事都讲条件,讲要挟,把我当什么,还是人吗?我不知道,爱一个人,为一个人付出原来还是需要讲条件的,可我对自己所爱之人怎么就不会呢!

  

  这样的谈话可谓毫无意义,劝解与威胁,却是都起不到一点作用,甚至只会越说,双方都越来气,越达不到共识。我不想再这样通话下去,那是一种令人难耐的折磨!就在我寻思着如何找话题结束通话的时候,谈话忽然多了一些其他内容,形势瞬间有所改变。他提到了小孩,一种欲语还休的感觉,非常低沉与伤感的语调。我当即追问,小孩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说,那么久你都没打过电话回去,你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算了,还是不要说了,反正你都不管她了,告诉你也没什么用。说到这,他忽地又顿住,不再继续。

  

  “为什么说一半留一半,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那听来很不寻常的语气引起我强烈好奇心及忧虑之心,我急于了解内情。他却还在那不知是无心还是故意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真的是让人急死了。我就最不喜欢别人总是这样吊人胃口,何况还是他,说着最爱我的人?这也是他经常用来对付我最惯用的一招。

  

  “我差点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差点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没有直面回答我,却左右而言他地说了这么一句看似毫无相关的话,用一种叹息的口吻。可就这一句话,已经足以比任何言语都更具份量。我的心立刻就提到嗓子上来了,我知道肯定是小孩出事了,否则他不可能如此严重的形容。他把小孩当作命根,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

  

  “小孩到底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我打断他,连续几个追问,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对着电话那头狂吼起来,一边说一边哭喊着,泪水早已奔涌而出,惹得身边打电话的人们纷纷转过头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那时的自己可是完全忘了还是一个女人,如此之失态,只因心中紧紧掂挂着宝宝的安危,全然不顾的那种。

  

  “我对不起你……”他用一种近似于哭腔的语调回答,我几乎能听得到他来自内心深深的自责及伤痛,还有那种无以言说的绝望……那一刻,才让我真正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你说,小孩到底怎么了?是生大病出意外还是撞车亦或死了……”我依旧在这边大喊,把所有有可能想象得到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的假设都列举了出来,尽管内心多么的不希望,根本就无法接受,如果事情真到那种地步。焦急,担心,惊慌,害怕,还有一种深深的自责……那一刻,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我无法想象,如果事情果真如此,我会怎么样,怎么样呢……我想,我已经失却了思维能力,突如其来的变幻,我终于再也沉静理智不起来了。

  

  后来,他终于说话了,原来小孩在家里生了一场大病,因治疗不及时差点就到了毁容破相的程度。那一刻,我心如刀割,那么漂亮聪明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孩呀……

  

  苍天,怎会这样?苍天啊,怎么会这样?!我泪如泉涌……

  

  我天天到佛祖面前跪拜,为小孩祈福,为世人祈福,也是希望能把这一生罪孽洗清,把求得的福份加到小孩身上,希望佛祖能看在我这份世人无人能及的虔诚与真心的份上,能保佑她安康顺利,天真快乐地成长。可,为什么,还是不能如愿?为什么,还是要把这孽缘延续?不是有所谓神灵的力量吗?为何还要让那无辜的小孩遭受这么大的劫难?承担大人所种下的罪责!为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怎么会这样?”虽然已心伤心痛心碎得快要死去,我还是忍不住要了解一下其中原由。此刻,我才发觉小孩在我心目中竟是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和真爱一样,是我的生命。如果她出事了,我们,都没法活……

  

  “你还好意思说,都是你,当初如果你不去东莞,能留在惠州带她,我就不用送她回去,又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阐述道,我瞬间无语了。惭愧,歉疚,自责,痛恨……是的,在那个与世隔绝般的地方,在一位毫无学问甚至连基本生活常识都不懂的老人的照看下,又怎能照顾得到位,怎能保证小孩的人身健康和生命安全?而我们,这一对父母,又怎忍心让小孩在那种地方生存生活,怎就放心得下?!

  

  前面有提过,他们在贵州最贫穷偏僻落后的少数民族大山地区,我在那为生小孩忍受了一年都要发疯崩溃掉了。那时小孩是唯一的动力,母亲为了孩子真的是什么都能容忍。小孩满月终于可脱离时决定回广东,我是多么欢欣可以远离那个地狱般的地方今生永不会再进!然而谁想得到小孩又要回去那个暗无天日之地生活,我甚至都不能想像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过连大人都不能承受的日子,那种纠心纠肺的痛不敢去想怕承受不了心痛死掉。怪我们没能力,连孩子都守护不住,也在那一刻我的心再度死去,开始了逃亡找寻的生活,直至遇见所谓真爱发生这么一段,同样不是拯救更加重灭亡。后来他把孩子又接了出来,只是我的心已有所属回不去。或许亲情亦如爱情有过伤痕也将不完整,从小孩送回再接出我们已经很陌生了,再难以回复到最初天真可爱两个大小孩那样的相处。所以当他要求我留下看小孩时,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开。如果早在之前,我一定会为孩子放弃一切,哪怕是心中的爱也无法取代。可为何,他要把我对小孩的爱中断,发生那么多事情很多都冲逝变淡。也是生活弄人让我们这么多不顺不如意,或者也是命运天意注定不能走一起非拿种种磨难让心凉折散。从小孩送回去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他失去的将不止是孩子,还有最亲的爱人很多很多……

  

  如果当初不是我的离去,小孩完全是可以留在身边的,哪怕生活艰苦一些。可,我为什么要走开呢?为什么不顾一切拼了命地也要跑出来,甚至于连亲生骨肉的生死都不管?就是为了那个男人呀,为了一个永远都靠不近触摸不到远在万里之外的男人啊,一个无论说得再多做得再多都不会为之有一点点感动可言的铁石心肠般的男人!如果说小孩会变成这样,我这个做母亲的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他也难逃其咎!如果不是他之前某种程度上的误导,我也许根本就不会陷入这么一场孽缘之中;如果不是因为他曾给过我一点点的温度,让我不甘心放手,导致我不顾一切盲目的追逐,我也就不可能会离开惠州硬要到东莞去;如果不是他自己先种下了一个因却忘记收拾果便毅然转身走开,也许一切早就可划上一个完整的句号,事情不会往这方面发展去;如果不是发生这种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我们这个家也许也不会变成这样,小孩也就不会凄惨到这种地步……

  

  如果小孩真的出事,我们这对父母肯定是没法活会跟着走,一个是出于深爱当作生命,一个是出于愧疚没法面对,更心安理得继续生活下去,背负着一条生命的罪孽。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未尝不算是一种好结局,像我在《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文中后面所说,要不我们一起走好了,既然人间没有我们的容留之地,生活逼得人要拆散分离没法活下去,我真宁愿在天堂找一个家,至少我们三人可以在一起,不会再有这么多的无奈悲戚。而且谁也不用追逐谁欠谁的了,我们走了所有也就都结束了。人间的苦累血泪不会再有,天堂里面我们会微笑欢聚。当然,他不肯,不答应,做不到,生死与共。也是可理解,毕竟一条小生命,还是自己的骨肉。但由此我却是可理解了,为何社会有那些父母走了还要带上孩子的残忍,仅仅是不放心怕留在世上更孤苦无依,没爸妈的孩子没有完整的一个家命运还会能有多好也是可以预料。那样的孩子多是人格心灵缺陷,长大要么堕落荒废要么就是成为社会灾难祸害。无论哪一种总之都不会是美好,有其他幸福圆满之家孩子的安稳幸福与快乐。如果我们走了肯定不舍得丢下孩子,唯一的也就只能带走了不管是自私还是可恶却也是另一种爱的体现。

  

  他还在那边说个不停,大人之间的事情,却对我对小孩的提问无所在意。我已没心再去听他说些什么,一切都毫无用处。大人怎么样,我不想管,我会放在心上的,就只有小孩的事情。他却避而不答,更加重我内心气愤与伤痛。我的心瞬间变得凌乱无比,到了举足无措的地步。我就知道,只要与他一通电话,我肯定就没好日子过,只会死得更快。最后,我一气之下“啪”地一声重重地就挂下了电话,不打任何招呼。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需要安静,安静……

  

  我本来是应该给他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声的,因刚才在电话里他告诉了我号码。然而我知道,此刻我绝对无法立刻把心情调节过来,再用一种平常的心态和他们家人交谈。我必须待慢慢冷静下来,平复这翻江倒海般的心情,再打这个电话。

  

  回到宿舍,什么都不去想,也不去做,包括写作,却是翻出了一张旧照片来细细端量,那是父亲生前唯一遗留下来一张与母亲的合影。自从父亲走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带在身上,如果不是靠着这张照片,也许我会连父亲的模样都记不清了。那张相片是在楼顶上拍摄的,背后是一片竹林。照片上的父亲穿着一双拖鞋和一身非常朴素的衣服,这是父亲一贯以来的着装。我曾在《怀念父亲》(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4971)一文里说过,父亲一生勤俭节约,循规蹈矩,纯朴善良,正直老实,他不喜欢讲究虚荣与风光,所以衣着方面从不注重,有时给人多少有那么一点寒酸的感觉。父亲辛苦操劳了一辈子,也未能得享儿女之福就匆匆辞世了,也许这就是他的命,正如现在也是我的命一样。记得以前我每每拿出这张照片来观看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很空洞的感觉,那种感觉,是会让你忘了生与死的,父亲的音容因此在我心目中,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然而此刻,我望着相片上慈祥可亲的父亲,感觉却是如此熟悉,仿如父亲从来就不曾远离过,一直都陪在自己身边。我用手轻轻抚摸着父亲的脸庞,在心里默默地和父亲进行交流:

  

  “爸,女儿很快就要来见你了,可以把生前欠你的弥补了,你会感到宽慰吗?你再也不用害怕一个人在天堂的阴冷了,女儿会留在身边好好照顾你,做一个很乖很乖的好孩子的。这个世上,除了天堂,也没有哪里可供我容身的了。我想,爸,你应该会收留女儿的吧!你一定要记住,到时要来接我哦,不要让我一个人孤独地找寻,还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往你的方向。你看,我也快要解脱了,是不是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呢?爸,你还会记得你的女儿吗?会在第一时间认出我来吗?天堂的路途,我需要你来为我牵引……

  

  我一直很想问问你,在天国的那边过得怎样?会否没有世俗的肮脏污垢罪恶和那么多的无奈与悲哀?天国里面是否会有一方净土,可以收藏我们最纯洁的灵魂?天堂里有没有永远的安宁与平静?你在那里得到解脱了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请带你的女儿走吧,牵着我的手走向天堂之旅,起码我不会再孤独。为何要留下你这个苦命的孩子在世间饱受摧残,过得如此之悲苦与凄惨?如果真的有在天之灵,为何这些年来你从不曾给我捎过一梦?为何你不在天国的另一边保佑着你的女儿,为何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儿女生不如死也不带她离开这人间练狱?为什么……

  

  爸:请带我走吧,在那里起码还会有你疼我爱我保护我,我不再孤独;

  请带我走吧,我早已厌倦了这个尘世,不想再继续漂浮不定流离失所;

  请带我走吧,如果这样可以结束一切痛苦无奈与悲哀,那么就是这样的了;

  请带我走吧,假如我能够选择一种方式离去让生命得到永恒,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爸:请带我走吧,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天国的阶梯,飞向那,失却风中寻觅已久的梦中的天堂……”

  

  就这样,拿着父亲的相片说了一些不知想要表达些什么的话语。感觉说出来后,心里却是舒服多了。忽然间,内心从未有过的平静,静寂得甚至能听得到花开的声音。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是父亲教会了我一切,帮我揭开了这个迷底……

 

  总以为生活的天平是平衡的

  付出与收获能永远那样对等

  总以为感伤也只是暂时的

  终有雨过天晴的时候

 

  总以为只要真心以待

  就能得到生命的最真实

  总以为付出得太多

  就能换回一点点的收获

 

  总以为牺牲得越多

  就是离彼岸一步步靠近

  总以为用一生的泪水

  就能换来一点点的幸福

 

  总以为不停地追赶

  就能到达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总以为爱就是一心一意

  就能换来忠贞不渝

 

  总以为爱得越深就越牢固

  就能换得一生一世的相守

  总以为爱就真的只是一种付出

  而无所谓任何收获与结果

 

  总以为爱过之后就可无怨无悔

  坦然对昨天说声“再见”

  总以为爱过笑过也哭过痛过

  我们就再也不会流泪

 

  总以为阳光就真的会在风雨之后

  生命在最后时刻惊醒焕发

  总以为当所有风景都看淡看透

  我们就会明白生活的重心所在

  开始不用再徘徊和惧怕

  一切从头再来

 

  然而,我们错了,大错特错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们的自以为

  我们的一厢情愿

  幸福的感觉

  原本是靠双方的营造与感受

  独角戏永远唱不到最后

  

  终于,不得不强行落幕的时候

  我们,早已迷失了方向

  再也寻不到回去的路

  凌乱的步伐

  在午夜里,舞动着什么样的篇章

  迷朦的双眼,还能看清些什么

  

  风,轻轻吹过;云,也飘然而去

  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终于,什么都看清看淡看透也放下了

  却依然不知应看重的什么

  找不到生命最终的降落

  

  被遗弃的灵魂

  在哪个角落里无声哭泣

  我们

  连自己的泪水从哪里滑落

  都感觉不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