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80:我只想做你心里的第一
80:我只想做你心里的第一



更新日期:2015-09-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4月17日,也就是生日那天,从小梧桐山下来忍痛走回宿舍的当天晚上,我拔通了霍经理的电话。我本说过不再打他电话的,只因前几天我曾对他提及过我生日的事情,希望他能抽个时间陪陪我,毕竟一个人过太没意思了点。还记得那天都不知是鼓起多大勇气才开得了口,还未等他回答赶紧跟着说“希望你不要拒绝我,否则我会很没面。”我说这话时低着头,也不敢正视他,有点矜持害羞的样子,其实有时候我会很懂如何做女人。他倒也会做人,可以说既没答应也没拒绝。他说,这个不敢承诺我,感觉有点像真爱男人说的那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男人可真够老练圆滑,最会做人!然后自是解释工作种种,无非就是忙罢,还能有什么。和以前那个人差不多,有钱人都这副模样。

  

  我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你们都是挺忙的(还是有点一如自己曾在电话面前自嘲般回答那个人的语气一样,我常常用“那个人”代替真爱者,显见已经陌生找不到往日亲切默契称呼也不一),但是我要的是结果,不是理由,一句话,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我也真够狠和绝,如此一来就来了个先势压人,完全把别人的嘴巴都给塞住了,就如我爱的那个男人当初不也老是如此对我?总假惺惺拿一句“好吗”故作征询别人意见,其实明摆着根本就不容别人有选择的机会和拒绝的权利。你都这样说了,别人还能表示异议吗?可他忘了,我不是他的客户,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他都不把我列入员工范围内来看待(无论是曾经还是过去,当的话就不会是如此之对待),我凭什么又要把他当领导来看待加以尊敬与拥护?!当初是为他着想怜惜他才没和他产生正面对恃,而如今一切已成为过去,我不须再顾虑些什么,大可把以前所有一切一一摆上桌面来。

  

  言归正传,后来霍经理如何回答我,我已经记不清了,感觉却是多少有点失望,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结果。记得上次在电话里,他还曾故作有诚意地问我什么时候一起去爬山,可如今真叫了的时候却又那么多的理由与借口。男人似乎就总只会在嘴巴里动动功夫,心口不一,花言巧语,而女人却总是容易信以为真,徒增失落与失望。包括我自己这么一个可谓“传奇”之女子,竟然也脱离不了其中之规律,实是悲哀难过。女人,似乎天生就注定要受男人的气的。真不知我们上辈子到底欠了他们些什么,今生做女人要如此还他们。

  

  尽管他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我还是不得不把希望寄托于他身上。当我决定拔打这个号码的时候,也有种隐隐的担心,心想会不会像之前又总打不通,而我的反应又会如何,依然如初,愤慨不满吗?就在我犹豫之时,电话竟是立刻接通了,有点惊喜,平时打一个星期都找不到。也就像那个男人,一天打了多少个电话都没有接。都是忙,忙得不行,男人都是事业优先女人次后。

  

  电话里简单寒暄几句,直接进入主题问什么时候下班,有没时间出来吃顿饭。感觉却仿如恋爱中男女约会一样,只不过对象调换过来,主动权在女方。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不会做到这份上。他应充了,叫我等会再给他电话,正合我意,我也刚好有时间准备一下。女孩子出门,总不可能太随便,女人之天性。

  

  挂下电话,回去换衣服,简单梳洗一下,大概六点钟左右出发,到外面电话亭打他电话。第一次,无法接通,第二次忙线,第三次无反应……如此不知试了多少次,那个号码却仿如被电信局给锁住了,总是接不通,我弄不懂到底什么问题。放下电话,在街边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会,没心情再走。每到一个电话亭又是抓起电话猛打,不知走了多少个电话亭,打了多少个电话,无法接通,无法接通……我心里充满了愤恨和失望,那一刻甚至恨不得把电话也给砸了,却是有点如第一次过到深圳不断打那个人电话的情形一样,怎么某些景象也可重复上演的吗?是巧合还是什么……

 

  终于放弃尝试,怒气冲冲地直往宿舍里走。饭也没得吃,因我已经和她们打了招呼,让他们不用准备我的饭,所以没拿下来。我也不想出去吃,更不想再上去拿饭,肚子里一肚子气,不吃都饱了。埋头打电脑,写文章,也只有写作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激起我的兴致,让我得以承受过去。快到十点钟了,都未见他踪影。我以为他有时间应会过来叫我的,因他已经答应过我,不可能食言,然而没有,失望到透。到最后,我就只能到商场里,买了一点西红柿和紫菜回来煮米粉以代替晚饭,这就是我最好的生日晚餐!

  

  就在我刚把米粉配料放下窝的时候,他过来了,真是不早不迟,总是在最“适合”之时才现身。可恨的是他竟然什么都没说,只说了一句“走了”,而我当初大概是会错意,以为他是说和我一起出去吃饭,其实他的意思是他要“回去了”,我又自作多情了一回。由于误解,把火给关掉了,并说又浪费了一窝米粉,后是他自己帮我又把火给开了,并说陪我一起吃。直至此时我才弄明白他原意,心里更来气了,开始催促着要他回去,不用他帮忙,并不断往窝里添加各种配料,感觉都快要成“八宝粉”了,还拼命地用个铲子不停翻滚,非常用力的那种。他在一旁看了,说着放这么多味道不好,叫我不用煮了,太烂不好吃。我却不听,还要翻滚得厉害一些,大概是以此来发泄心中怒气吧。他叫我不要生气,奇怪,有点如情侣间闹矛盾的感觉。可我能不生气吗?如果不是为了等他,为了这难得的一餐,我也不会到现在才吃饭,把自己的心情弄得如此之糟糕。他倒说得轻巧,男人似乎从来都不会为自己无意中的过错对女人有所歉疚,从来就不会体会一下女人的心思。这也是男人的一种天性吗?!

  

  要装碗的时候,他抢着给我装,我不让,但还是熬不过他。还叫我多吃点,气都吃饱了,还咽得下饭?我之所以想要让他陪我,是因为我有许多话得对他说,而除了他,我绝对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可以诉说。

  

  我们就在一张桌子坐下,品尝着那窝被我煮得稀烂的紫菜生菜西红柿米粉。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我尝不出来,只是一昧低头咀嚼,头也不抬,更不开口说话。我额前的头发因此直往下倾泄,几乎都要掉落到碗里去,把半张脸都给遮住了。这个时候,他竟然细心到用手帮我把额前披散而下的头发轻轻地往后挼了几挼,这个动作让我有点感动,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男人似乎就只会在错了之后才知道想方设法弥补,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把我们女人都当什么了?三岁小孩子,给一颗糠或买个小玩艺就能哄回来?我早已不是童年时那个只会一昧追着母亲要风筝的小女孩,我还有自己的情感阵线和立场,不会那么容易就败倒在这些糖衣炮弹面前。女人,不仅要学会自立自强,更要学会在男人面前挺起胸膛来做人!

  

  当然事后想想,是在知道他有女友事实后,他此前举止看来就都成了虚伪和高深。如果那真不是爱的自然流露,他真能做到这样,那么可以这样说,女人,在这些男人面前,注定是输是败是伤绝对没得可逃!能把戏演得那么逼真,能做得那么真实细腻,真可谓是连演员都要超过绝无不及。哪怕就是我都已经够懂男人了,可我还是无法自控地要入戏。我也真恨我自己,女人都是不争气,这是最无奈的事情。尤其是想到此前那个眼神,也能装出来那么丰富的色彩,我真的是对男人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说,在这样的男人面前,女人,就只能成为猎物或玩物,心甘情愿地哪怕是吝啬施舍的情义,也会让你沉迷不已深深掉下去。在这件事浮出水面以后,我忽然有种男人真是太“可怕”的感觉,就像成了魔鬼般恐怖都不敢靠近。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男人背后会有多深的心思,越是成熟沉稳的越复杂女人绝对是比不及。年轻幼稚没有城府的不想要看不上,年长成熟的又高深莫测不敢考虑。到最后就成了哪一种都不是,永远要不到自己所想要的那种。

  

  “我在这里就只有你一个朋友,也只有你完全了解我的情况,有什么事我不找你找谁?除了你,我又还可以找谁听我说话?”

  

  “你都不知道,那天我对你说那些话(即要求他陪我过生日)有多么的不容易,我是一个女孩子耶,又不是一个男的。有人愿意陪我,我不理会,偏偏找你。好像还要我低声下气地求你一样,多少有伤我人格与自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难受。”我毫无连贯性地说着这些,不知想要表达些什么意思的内容。神情还是不抬头,也不面向他,依旧低头,用筷子不断搅拌着碗里的米丝,却是不往嘴里送,偶尔侧一下头又继续拌弄。我想,那个时候的我肯定是可爱极了,就不知有几个女孩子能做出一种如此之娇俏甚至是妩媚的动作来。我一直不停地在表述,他却不说话,我也无法留意到他的神色。凭感觉他应是一直在看着我,或者说是一种欣赏吧,有些人在自己心目中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是极其诱惑力的。

  

  我不知道,那一刻,我是否打动了他,也真的带他“入戏”了。哪怕他一开始也只是抱着玩玩心态走进,却会否也在不觉中被我感染演成假戏真做了。我始终不知道这个男人背后的真正心思,就像我也永远不会知道我所爱那位心里在想着些什么。我以为我是最了解男人的,可到最后发觉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否则不会一次次地摔跤跌倒碰壁。这副景象,多么像在闹别扭的小情侣啊,那么温馨而美丽,可我们是吗?即使我会是,他也未必就是那另一方,可以安抚这一切。我自始至终都没法读懂这个男人,也如我从头到尾都剖析不了所爱之人的心声。包括在这个故事结束走出或多年以后,我回想这些还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是真的成分还是都是假的东西,他就真的没有为我动过一点点的心,不曾给过我一分半刻的真实?一如真爱一样,也是我曾经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么?!还是如真爱那边,到现在早已可拿出结果来,我却还是不知道,对方在此究竟扮演担当了一个什么角色。好像都是自己在演戏吧看戏的是别人,戏终人散时就只有自己沉迷旁人早已散去不留痕迹。他们怎么想的我永远都不会知了,除非有一天被后人所追起会否可得知。

  

  “我知道你很忙,我也不应那么自私要求你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份量有多少。但我想,哪怕就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如果得知一个朋友将要离开这个人世了,就算再怎么忙也应多抽点时间出来陪陪对方吧!如果是我,我一定会尽量把所有时间都给我朋友的。”我是高估自己了,就如真爱一样,我拿自己时间不多强求别人非见你一面,自喻为伟大高尚的心理,在他们这些有钱人世界里完全发挥不了意义。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希望你陪我吗?因为,这是我人生最后一个生日,我希望能过得特别一点,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最起码还能有个人陪我共同度过,陪我说说话。我想,你的时间是还有很多的,而我只占用你一天时间应该也不算过分吧!你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填补,可于我而言这是最后一个生日,一旦过了就永远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你能理解其中对我的意义有多重要吗?”或许在这个男人看来,我那些话都是可笑是指死亡日记,根本就不相信所以可以寻常对待。而在当时,确实是那样想的,后来变故,非人预料。

  

  “我承认我的生活是很艰难,就在前几天,我还不得不为了生活一再对爱我的人乞求,但我从未想过对你开口。还有,你们看我表面是不是精神很好,整天活蹦乱跳的,可你们知道,我是得忍受多少疾病的煎熬吗?我只是忍着,忍着这一切……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你来同情我,也不需要。我只是把你当知心朋友,同路人,才会愿意分享。我也没想过你能帮助我些什么,事实上你又帮到我什么了呢?方方面!我并不需要一些所谓表面的形式,我想要的只是一份真实。最起码,在我有心事的时候,能有个人听我诉说,就只是这样而已。而你,又能给我多少时间……”如此真诚真挚的言谈,不知有几个人能不动容。一个女孩掏出整颗心的,真心话。

  

  一个晚上,我就这样语无伦次地说了许多积压在心底里的话,感觉说出来却是舒服多了。不过自己都有种怪怪的感觉,怎么好像情侣的沟通交流一样,普通朋友之间应该是这样的吗?我不知道,也不想多想,反正我时间已经不多,这是肯定的,就这个结论已足以推翻否定一切。或许我只是拿客观来压制主观,因为我已经不敢去分辨与考究什么,会让自己更累。而客观是无法改变,那么我也就不需要犹豫争执什么了。

  

  这时轮到他说话了,他对我解释,电话接不通是因为和客户在办公室里面商谈,无信号;最近非常忙因为有一单很大的生意,如果做成功就可以有十几万;他还拉着我的手说,这些都是我的。他那些话,听来是那么真诚。尤其是后面这一句,明显意思就是说,以后和我共同分享这一切。或者他是想告诉我,我挣这些钱是为了你呀,给你看病生活。我必须得赚更多的钱,才能负担起这一切照顾好你。如果对方真有作想,从这点上来说也确实是。像我这身体,如果纯粹找爱没物质能力是不可能的,病都看不了还指望生活能好转,只会又重复此前与爱我的人那边情形,最终感情也是在无情的现实中消磨殆尽。所以我这种人更不好找了,因为有钱人很少有情义更别说重感情,而穷苦之人有情有义却又没能力担负起我的生活。如果要有钱又有情,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奇迹!那么,他会是那个吗?如果他真的是这样想,真的不能不说让人感动。他只是为了我,为了让我过好,才这么拼命努力呀!我成为了他前进奋斗的最大动力,或者说急于挽救我的人生我说过要离去,他才那么迫切地要让自己在短时期内有所成就,因为那样才是对爱最好的诠释——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而不是口头许诺,而在此中“金钱”是第一至重能拯救所有一切。或许他也想与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也渴望浪漫情调,成双入对,但这副生活的担子他必须得担起,也才给得起我真正的承诺。

  

  当他说,这些都是我的时,我想我是真的被打动了。尤其是他还拉着我的手,那么焦急表示怕我误解难过的神情,急于要让我知道在心目中的位置。可是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是有这份心,他为何不向我坦白,他与女友间一切。我并不会不接受,也会给时间他们处理,更不会刻意要求做些什么成为压力。我曾在《也谈“婚外恋”》(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5415)一文中说过,我绝对不会去做破坏别人的第三者,除非,对方自愿选择挣脱。就好如我自己,没任何人闯入,我与爱我之人之间都是不可能,是我自动逃离走开,并不关乎于日后我所选择的那个人,对方不会是错或罪过。很简单,就算他不来,我与这边都不可能,我们还是会分开。所以我不认为,那个第三人是可恶的,除非是费尽心机破坏拆散另当别论,如果只是被别人选择而又都有情意,为何不走一起呢?要知道,他们感情破裂与你无关,你只是凑巧成为被选择的另一人,总好过找一个没有感情的吧,两情相悦终归是要好一点的结果。

  

  我在里面写,如果对方愿为我选择,我只会静静默默等待对方到来,此中不做任何。如果对方没那决心和毅力冲破不出,我也认输接受这结果,绝不去抱怨更从中作梗耍手段。可是,这个男人,有在背后,为我做些什么吗?他要真想与我在一起,就得处理好与女方那边关系,可我感觉不出也没让看到。当然当时我不知情也是看不出什么,但在知道以后也没见对方是倾向于我这边,那么也就推倒了他此前在我面前所做这一切。如果他在那时揭晓说出,我想我还是不会见怪,可以等待,可是他没有。我只是想,也许他想着解决好了才再跟说,女人真是傻吧,被骗了还为找种种理由开脱。女人对爱其实是很宽容的,哪怕男人就是做错了只要认个错便可,就算明知不是真心也愿意给自己机会接纳。可他,我给了这么多的余地,等着他随便找话语接上,都没有。他甚至于都不在我面前解释一下,而只是着急地去安抚身边怕误会失去,不会知道旁边同样有个人受伤,只因他抛了太多暖味的信号。不能怪别人,只怪自己轻信自以为是了,又一次犯了真爱故事中的错误,果真是重蹈覆辙。我真的越来越不能相信,一个人的演戏能力可以如此的好!我到底该相信哪个,我眼里看到的,心里听见的,现实存在的,还是从来就不曾有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都要来伤害我?我已经伤得够多了,还是不能饶恕。我只是想握住一分钟的真实,换来却是永久的伤痛。

  

  回到当时心境,因这部分很多是后来补充上内容。我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但我却不想领他这份人情。心里暗暗在想,十几万,算得了什么?如果我真的想找,价位出到比你高的人不是没有,难道我还会稀罕你的不可?如果我要的真是这些的话,我又何须承受着疾病的痛楚与生活的磨难,一个人历经千辛万苦辗转反复漂泊至今!

  

  “你不是说你很有生活目标的吗?好呀,你倒是说说看,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是打算赚够多少个百万、千万、亿万,攒下多少座别墅,或者当上多大的官职?!”我咄咄逼人地加以追问,用一种极具反语性的口吻。其实这些话,我是很想用来问某个人,但也一直没机会,如今也再没必要。有些人大概就是习惯了那种生活的,不须怀疑与更改,可问题是:赚来的那么多钱,到底又都发挥了些什么作用呢?心里又获得了多少真正的安慰和满足感!假如身边没有一个知心人分享,只是孤芳自赏越加映衬寂寥与孤单。

  

  “肯定不是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我现在都可以不再上班了。”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可见每个人口上喊口号的时候多是振振有词,其实内心却是虚乏得很,连自己都不敢回答或者根本就不知道答案。他总是用手抓住我放在桌面上的手腕,在我面前表示否定,也就是对我的另一种承诺吗?我不敢想也不敢要,因为有些东西我背负不起。而且我们也是差了一大层次的人,我不想高攀。我理应有自知之明,免又再明知故犯。最后就真是了,又一次走进悲伤的森林。他能说那话,足见经济能力不差,这与第一个晚上叫他出去说故事,在我面前展现的生活状况却又略显不通,那时看是有所艰难不易的。当然他也未必对我全部展言,我们未到多亲密份上,他有多少身家自是不需向我禀报透露。

  

  “我的时间真的不多,我没骗你,我希望你认真一点。你知道,我今天在佛祖面前,起了一个什么心愿吗?我要佛祖保佑,我的死亡计划可以顺利实施……”事后回想当时情形,也真够声势。这天,我唯一一次花钱买了一对蜡烛和一些纸钱,在佛祖面前点燃和焚烧,感觉仿如是提前给自己办丧事烧冥币以送行,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我对佛祖祈愿,看在我这一份诚心真情,把我的躯体直接收回去,化为雨水或粉尘空气也罢,与这整个宇宙相融为一体。总之就不要再有什么轮回转世了,是彻彻底底地从这个世界消失。太累了,做人一回!再也不要做人了,是什么都不要。

  

  “还有,我本来给自己定的期限是下个月的26日,但现在我却不这么想了,不值得为谁如此贬低生命,挫伤自己,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期限延长,避免走得太匆忙留下太多遗憾。可惜我没钱啊,要不现在我都不会上班了,好好定下心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没钱,什么都做不了,如今才深深读懂金钱的重要,像你们这些有钱人自是难以体会的了。我目前打算是这样的,等我赚多一点钱,在深圳租一个月的房子,预备一千块的开销够了吧。然后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徒步走遍整个深圳地区,我一定要在离开这个人世之前,好好看看这座城市,我人生最后的一个驿站。要在这里留下,我生命最宝贵的足迹,人生最后的篇章。但是,在下个季度来临之前,我必将……”消失。最近,天气忽然变冷了,仿如瞬间倒退到寒冬腊月。我曾说过,身体不好,寒冷就是我最大的灾难,衣服穿得再多都没用,身体上上下下都是冰冷一片。走到外面更不用说,风一吹,浑身都在哆嗦颤抖。到现在,我真有点想不通,以我如此之弱的体质,到底是如何熬过了二十几个漫漫严冬啊!是的,我再也不想这样过下去,受这种煎熬与折磨了。也许,天堂里面会有我想要的温暖,可人间,没有。除了离去,我没有选择……

  

  “另外,我希望你从今以后检点一下自己的言行,因为,我已经把你给写进文章里面去了,而且还占据了大部分内容,现在写得几乎都是你。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和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保留写作的权利。还有,你最好不要和我走得太近,免哪一天惹我生气了,到时我的鬼魂会缠住你不放。其实我并不想写我们之间的故事,也不想写任何人的故事。因为我已经觉得有点累了,这样写下去还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真的,从未曾试过对写作产生如此厌倦的情绪,可现在我却是发觉自己非常渴望想要停笔。因为,这个故事是越来越复杂了,而且明显都是朝更加不利的形势发展,我不知道最终到底会演变成一种什么结果。然而问题是人生的际遇并未曾停止,一切的一切还是在现实中不断重复上演,我手下的笔也就永远无法停下来。难道就真的是非得写到生命停止的最后一刻?不到死亡就无法结束这一切……

  

  我对他说着这些,也只有我们彼此才能解读的暗语。我不知道他到底能听懂多少,又会否相信我,但我必须得让他明白我的这份决心。而且目前来说,还有许多事情我是不得不需要他来帮忙,这些我都不应隐瞒他。其实还有许多具体事项我都未曾提及,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多,没机会在外人面前是不敢涉及到这些。今晚只能匆匆表述一些,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差不多半个小时吧,一直都是我在说,他听,感觉有点像自言自语,也有种仿如当初的感觉。曾经我是那么渴望,在某个人面前静静地说着自己的心事,渴望那个人可以用心聆听我的一切,可笑的是,到今天,我竟然是对另一个男人倾诉,换作另一个男人听我说话。一切已然不再,即使是眼前也会让人变得模糊。心若不在,所有一切感觉能力都会慢慢退化。

  

  末,天很晚了,他工作忙,第二天得早起,提出先回去,他说下次找个机会再好好谈谈。我不作声,算是默认,其实心里清楚得很,像他们那种上流社会的经理级人士,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呢?就如曾经那个人一样,总是叫我“下次”再给他电话,可这个“下次”根本就是没期限的,永远都还会有“下次”可言。只是,人的热情与耐心也会有折损的时候,我不是一种“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物品!男人最过分的一点,就是总不把女人当人看,而是当作“衣服”一样,想穿的时候就顺手拿过来,厌了的时候就扔一边去。我早已看透了,再也不想去轻信,免又伤到自己。何况当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我的目的也就基本达到了,谈不谈都没什么关系。不过,始终感激他的陪伴,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哪怕就是虚假的,那时却起到意义,温暖过心灵一程,足矣。

  

  故事写到今天,有了个出其不意的大转变,修改自己死亡期限。虽然我活了二十多年,走到今天也可以说了无遗憾的了,但我还是希望能尽量把心中某些愿望实现,这样也便走得更心安一些。我不想自己真如那歌所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只能随风!我要把握生命中的每一分钟,哪怕就是在死亡的最后阶段,也依然要全力以赴面对自己的人生。我一定要在自己离去之前,好好看看这个让我活了二十多年的红尘世界,好好欣赏身边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一景一物,好好浏览所处的这个城市,好好留意身边每一个路过的人们,好好用心演绎一切,体会一切……

  

  爱,是需要大家共同来歌唱和演绎,才能更大限度丰富其含义。感受爱情带给人们心灵最大的震撼,倾听来自生命里最真切的灵魂之音。在死亡的尽头,升华这份爱,让它唱到最高的境界。从没想过要做天下第一,只愿做你心里的唯一。看过你的第一眼就离不开你一切,你永远不会懂得这种痛是把生命掏空!爱要的是完全容不下一点点的残缺,可惜你的眼里看不到一丝我想要的了解。这种感觉把我淹没撕裂,但都不如对你的爱来得强烈。你偏偏没有选择也不曾拒绝,让我怎么解这种纠结却从不曾退怯。你走得那么坚决任悲伤把我淹灭,我没忘前世的相约今生换来一场风雪。如果遇上你真的是一场浩劫,如果这真的是我的命途我甘愿拿命去对决也绝不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