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44:红尘多可笑独自醉倒
44:红尘多可笑独自醉倒



更新日期:2015-08-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记得,我人在惠州在给他打电话前一个晚上,做了一个很神奇古怪的梦,当时心想,这会不会是上天的一种提醒或暗示,要我放弃不要继续下去了,但那时出于一种不甘心仍旧勇往直前,直走到今天这地步。现在想想,其实许多事情都有先天预兆,我本可适时而止,只是,我违反了事物发展规律,或者说违背了上帝意愿,所以会落得个今天这样的下场,实是咎由自取。而就因我一个人的坚持,同时又累及了身边多少人,把多少人的命运都给翻转了。可见我这一回真的是闹得太大了,大概连主管世间的判官都不知如何处理了。所以,我必须得遭天谴遭雷劈,承担起这种种后果。这就是与命运对抗的代价,上天会让一切残酷的事情降临,你无法逃脱。

  

  虽然我对他的爱与付出自始至终都不曾后悔过,但我却无法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天真,幼稚,轻狂,冲动,一厢情愿,自以为是,狂妄自大,自作多情,厚颜无耻……我的内心遭受着深深的自责,这足以吞噬掉我的灵魂。这一次,我错了,真的错了!大错特错,错得实在是过分和离谱,无可饶恕……一个人,犯错了,就应该要接受相应的惩罚,不是吗?同样,自己犯错了,自己也应该惩罚自己!而在我看来,只有用“死亡”这种最残酷的方法来惩罚,才能平复这种心情,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更无法面对自己……我也因此造下太多孽帐,原本是想着用爱可以洗清我这身罪责,我才可恢复到常人的生活。然而现在,我知道不可能了,也不会再痴心妄想了。同样也就只能用“死亡”来消除我这一身罪孽,再也没其他法子可以补救了。不这样,我将永远接受着良心的谴责,我将永远无法获得上天的宽恕,我的灵魂必将永不得安宁……

  

  2007年2月28日与3月3日,我给原来请求帮助见面他朋友(周嵘老师)发了邮件,前者是在此爱小说发表之后让知道做个见证,后者则是遭爱我之人威胁我爱之人性命时提醒与嘱咐。那封信,我以“特急”形式连续发了三遍,不知对方能否收到,即使收到又会否认真对待,亦或纯粹以为是无理取闹,根本不会放心上,可在那个被爱我的人一再威胁与逼迫底下,我却是不能不紧张,焦急万分。有点可笑,当局者不以为然,旁观者反成为了最心急担忧的那个。我曾经是想过,不再过问关于他们公司一切,不再理会他们那边任何,只因,他们都曾深深伤害过我无论是他们公司还是我所爱之人,我找不到还有什么可替他们着想的理由。然而,爱的力量是如何的巨大,在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之时,偏偏到最后就是做不到。随着日子一天一天逼近,我这心里是越来越不安乐,越来越不踏实,仿佛随时都有什么事会发生,甚至在我毫不知情底下上演,到时一切将真的无可挽回。我深深知道,我无法与他一起面对分担这一切,更不可能做到如文中所言,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因为我不在他身边,而他也不在我目光所及范围之内,有可能出什么事我是不可能会知道。当时是想,如果爱我的人真的实施他的报复计划,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么严重糟糕地步,我一定会站出来,用我的性命威胁他让不能不有所顾忌。如果他真的敢拿一把刀刺向我爱之人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冲上前去挡在那把刀之前……因为爱呀,在那一刻,在那已没时间容人思考的瞬间,绝对会焕发出一种爱的“本能”来,那就是,你会宁愿死的那个是自己,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生命在你手里一点一点消逝,你一定会比死更难受……在那个关键时刻,你是不可能会想到自己有多么的眷恋和不舍不甘心就此离去之类,而只会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对方活下去。越是在爱情生命产生碰撞之时就愈是体现出爱情的伟大,一种最高境界的自我牺牲精神在其中完全暴露无遗。爱与不爱,不需说得太多,只在死亡来临那一刻便可昭然若揭。

  

  在那不久,我开始在网络上交待自己的后事,听来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却着实是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其实非常简单,生前身边所用物品全部丢弃,不要再陪葬了。这一生已经被这些东西拖得够累的了,我不想来世还要背着一个那么沉重的包袱奔走于。但是,有三样东西,我必须得带走。第一之最重是电脑,我的文学之梦在来世还是得再续,并把对他的爱续写;第二之最重是最爱我的人留给我的东西,我要带走,记住他们的这份情谊,天涯海角永不丢弃。《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中的他在广西分别时曾送给我一把小梳子,也是唯一的纪念,得带走;至于《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中的他东西很多,我只带走一样,就是他在珠海给我购买的一个海贝壳,上面雕刻着我的生肖。我本就是大海的女儿,到时要回归大海了,这一样必不可少;第三样,自然就是与我最爱的人相关的物品了,说实话,他没有给我留下任何东西,我唯有把公司留给我的物品当作是他给我留下的纪念。这其中有两样东西必须得带走,一个是公司的徽章,上面印有他们公司全名,还有另一个则是一个纸袋子,上面同样印有他们公司标志,是内部员工唯一可享有的专用物品。只是,我现在已经不属于公司了,不知道如果他们得知会不会反对,但愿不会。当然,这些最终也没能上演,到最后都成了陌生或仇恨再无情意可言。而那些东西也早在此中一点一点地抛却丢失,就如曾经的爱也是这样慢慢地消失消逝再也寻不到踪迹。

  

  我曾把公司当成我的第三个家,可没想到这个家竟会是我人生的最后一站,从此我便不能再拥有;我也曾把他当作我的全部,可没想认识他,就是我生命的结束之时。难道也如《灰色的玫瑰花》一文中所言,一个与上帝没有过契约的人,向对方表述自己的爱就得死?!想不到我们相见的第一天最后一天也就是唯一的一天,却是会成为离别之日,世事真的是难料啊!也许吧,这些就真的是命,谁都逃不过。

  

  其实,一个人如果一定要离去,在冷漠中离开绝对要比在真情中离开的好。因为后者也许会让你感到许多情谊的温暖,但同时也会让你有太多的依恋牵挂和不舍,那种心情是比死还要难受的。而前者,虽然难免有点残酷,但却可以让人毫无眷恋坚决果断洒脱地走开,这就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我应该感谢他的决绝,起码他让我毫不犹豫与畏缩,从容安祥与平静。这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会成为我的牵绊,再也没有的了……

  

  近几天,广东的天气又忽然转冷了,温度下降到入冬以来最低气温。前两天还是阳光明媚,这两天又阴雨绵绵,天气出奇地冷。手脚露在外面,冰冷,没有温度,就连呼出来的口气也立刻凝结成水雾。不明白,为什么天气在这个时候又突变,以妨碍我出门办事。我说过,寒冷,就是我最大的灾难,我的身体承受不了。也不知是不是上天也能感应些什么,用这种方式为真心的人呼唤。希望,天气早点回升吧,我的时间不容等候与拖延了。也许,一切都会随着这个冬天的消逝而埋葬,春天,应该快来临了吧。让所有悲哀在这个冬天结束,让生命,在下一个季度里,重生……

  

  那段时间,有一个很轰动消息想必是人人皆知,即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女主角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剃度出家,法号妙真,不久其爱人也跟在身后循入空门。他们可都是放弃了手头成万上亿的家产,放弃了身上所有荣誉与光环,独守佛前木鱼相伴,单就这份勇气,可敬可嘉。事实上,现在演艺界中出家事件早已算不上什么奇谈,而即使不出家者在家研修佛法的也大有人在。包括我们自己,又焉敢保证说哪一天不会心血来潮,也跑到深山野林里隐居起来对着木鱼敲完自己这一生呢?不要说不会,也许你早就在想着了,只是始终无法挣脱世俗那道枷锁,而仍旧让自己在这浮沉苦海中颠簸而已罢。曾经红遍一时把《好人一生平安》唱成了最经典的歌手李娜,就是在一首《青藏高原》以后也跟着出家了。用她自己的话形容:以前的我并不快乐,我过去的生活表面上很丰富,可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内涵。经常成为媒体跟踪的对象,这几乎是我从前生活的全部内容,身不由己陷入了名利的追逐之中。每当独自一人时,我就情不自禁地要思考:难道我这一生就这样下去,自己表演,也表演给人看?欢乐不是自己的,而自己的痛苦还要掩饰,带着面具生活,永远也不能面对真实的自己!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得道了,从《六字真经》中领悟了道。在对“呒吗呢呗嘛哞”永不停息的诵念之中,我忽然获得一种被什么提升的感觉。于是,我知道这是“法喜”,所谓“法喜禅乐”就是指这个。于是,我觉得我应该出家,把尘世中的烦恼和过去名利场的经历、成绩、荣誉、教训全都抛诸脑后,寻找原本蕴藏在我们每个人心灵之内的那么一种清静的觉醒,一种安宁的本性的冲动。然后潜下心来,慢慢领会自然与人类生来即已具有的和谐与真谛。

  

  当有人问及她当初为什么要出家时,她只是淡淡地回道“我没有出家,是回家了!”或许这样才是真正的超越,从物质到心灵的角逐,从名利到清净的向往,从表面到本质的转移。而我们注定得在这虚浮人世浮躁繁忙地生活着,永远也无法让自己的心静下让生命得到真正的休养。还有更有影响力与受欢迎度的大明星刘德华,想必大家更熟悉不过了,他虽然非出家之人却也是佛教之徒,在家研修佛学已经是广为人知的事了。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就不列举,但由此可以看出现代人为摆脱这凡尘俗世束缚,都在不自觉地找寻着人生另一出路,而佛法是刚好提供了这么一座桥梁帮助我们过渡,于是会有看到这种种情形的出现,是种必然也是自然万物发展到一定的原理。是的,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也才能真正地回家,让我们的这颗心再也不在外面漂泊流浪了。何时才能给心灵一个归宿,释放所有痛苦压抑和不愉快,只是单纯地做回本真的自己。

  

  说到出家,自然又难免会让人联想到另一字眼——轻生。纵古到今,走上轻生之路的中外艺人恐怕要比出家的还多,这从以往许多明星歌星自杀事件之中就可看出。其实,无论出家也罢,轻生也罢,说白一点,就是看破了红尘,达到大彻大悟拿起放下收复自如的境界。要说看破红尘,其实生活中哪一个人又不都是看破了红尘呢?尤其是那种写着“红尘,不需看破”之类文章的人,首先可以很肯定地说,其自己就已经看破了红尘,否则绝对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一个还懂得烦忧苦恼的人,一定就是看破了红尘,一个不谙世事不懂烦恼的人,才不会看破红尘;一个会执笔写文字的人,肯定也是看破了红尘,一个懒得提笔的人也许才不会看破红尘。一个人,如果不曾看破红尘,根本就不会有苦恼的根源,只知道吃喝玩乐,从不会多想些什么。只有在真正读懂看透了一切,知道这种性质的无可更改性,而自己又脱离不了,于是才会在其中迷惘徘徊,争执不下。但是,看破红尘,不代表能放下,这也是众生得不到解脱的原因。一个人,要么就不要看破红尘,稀里糊涂地过一辈子也乐哉;要么就看破兼放下,也就是真正的脱离苦海,获得解脱;但是,千万不要看破又放不下,这才是最残酷、无奈与悲哀。就如一样东西,拿不起又放不下,悬浮在空中,摇摇晃晃,是很难受的事情。可惜很不幸的,世人几乎都成了第三种人,所以茫茫人海中永远都有那么多压抑疲惫的灵魂,在哭泣,呼喊,挣扎……

  

  其实,为什么人们会看破红尘,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选择远离红尘甚至放弃生命?也正如我曾在个人文集中所写,他们不是对自己失望,对人生失望,而是被这个尘世所弄窒息的。不是人们把自己逼入绝境,而是社会把人们逼入绝路,是社会导致了人们种种身不由己的追逐,也最终种下种种悲剧的“根源”。然归根结底,人是社会最基本的组成分子,也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自己种的因,最终得承受相应的果,自己作的孽,最终也得接受相应的处罚,这不也正体现了事物发展规律的相生相容性?!

 

  走到今天,我终于深深明白了一样东西:爱情,永远不可能完美,世间男女永远寻觅不到真情,永远都无法与自己所爱之人相依相守。男人可以不要灵魂地生活,但是女人却不可以;男人可以盲目到只要生理上的满足,女人更多的是心理需求;男人可以把肉体与灵魂分为两半独立生活,女人绝对不行否则将成为一具僵尸和木偶;男人与不爱的人在一起还是可以从其他方面找寻生活乐趣,女人如果不是自己所爱之人永远也填补不了内心的空白;男人可以麻木运转自己的生活,但女人不行除非让自己行尸走肉般生活……男女与生俱来不一样的性格特征和思维能力,决定了两者之间的心永远都不可能相融合在一起,所以红尘中注定有那么多恋爱故事的悲欢离合在上演,所以无论我们找到怎样的恋人其实到头来往往都是伤害与折磨,所以爱情永远都不可能会有美满与幸福可言!世上有几份真感情?有几对好夫妻?有几对能“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相依相偎过一生?太少太少!!基本上就没有。起码到目前为止,我还未曾听谁真正发出过一声肺腑之言:我找到了自己的至爱,我们非常相亲相爱,他(她)对我很好,我们很幸福快乐……这个世界上被称之为幸福的东西早已被泪水、思念、伤痛、悔恨等字眼所淹没,所以我们根本就听不到幸福的声音,看不到幸福的颜色,只能凭空想象与揣测而已。

 

  我曾经抱怨过,上帝造人时为什么把男女造得如此相反,假如让彼此都拥有同样的习性,那么人世间不就尽是美好的爱情了,再也不会有那么多眼泪与伤痛了。直至现在我才领悟,那其实是对人们的一种约束,是上天最别出心裁的设计!假如让人们过于十全十美,肯定就会特别放纵,那就必须得附加上某种东西来牵制人们的行为,让人们能自戒自律,珍惜和把握,如果做不到,就可以用这些来监督。于是,人人过于自以为是,最终都受到上苍的惩罚,没有一个人可以得到真爱!我曾经也想过去改变这种现象,通过种种途径,主要是文字形式加以分析强调以让人们得到某种启迪与感悟。关于男女性别类文章就写得太多了,如:“女人,关于男人你了解多少、男人,告诉你女人真正要的是什么、男人,到底要什么、你爱她吗,那么请告诉她、怎样的男人最有魅力、怎样的女人最受欢迎、男人,女人谁更难更累、好男人少还是好女人少”等等主要针对男女心理特征论述,以希望男人与女人都能相互了解做得更完善,让爱情多一份美丽的色彩。还有:“爱,不是成全、缘是天意份是人为、两颗心要承受多少痛苦的煎熬才能够彼此完全明了”等,也是想阐述爱情的关键所在,以希望男人与女人都懂得如何经营和把握自己的感情。然而走到今天,我再也不想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也许有人看懂有人会吸收与消化,但如果不是双方的“同时”领悟与改善,根本也是起不到作用,而这些也无法把红尘中男女的恋爱步伐扭转过来,阻止那么多哀怨的眼泪与痛苦折磨的产生。爱情,永远都是人类世界千百万年以来也难以解开的难题,永远都是带着巨大灾难性凶险性破坏性的东西,人们无法主旨与操控。这就是,主宰宇宙之神的双手在背后操纵了一切,凡夫俗子说得再好做得再多,永远也无法从根本上杜绝和更改些什么。男人与女人永远无法体会彼此内心所想,也永远无法给予彼此之所需,所以爱情也就永远不会有幸福和美满可言!

 

  又如我们目前生存的这个社会,贫富悬殊、欺压剥削、贪官污吏、腐败没落、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人情冷漠,世态炎凉、悲观绝望、压抑疲惫、心力交瘁、寻生觅死等等现象,我曾经也很天真地想过能否以自己微薄的力量改变些什么,以让人们看到更多光明与希望的曙光。关于此类内容杂文里则写得更多了,尤其是“金钱论”几乎占尽了版面。也正如自古以来,总会有那么多文人墨客在用文字形式提起抗议与申诉一样,正如报刊杂志电视媒体等所起的曝光和号召作用,然而这些,充其量只能在某种程度上在某些方面有所改善,但却无法改变整个社会的结构与性质,这是肯定的。因为,这种种现象可以说是人类进化的必然产物,社会发展的必然性行为,根本就无从避免与杜绝。又如我们现在倡导所谓小康水平共同富裕,都是表面看来振奋人心的口号,其实真正实施起来,还不知得走多少百年的道路才行。还有所谓共产主义则更是天方夜谭了,按照社会目前如此的发展速度与变更轨迹,只会把资本主义那些理论和现象换另一种方式愈演愈烈,人们更加深受其害,休想还能恢复到“晚上不关门不愁盗与抢”的极其完美生活。那其实只是一个梦而已,给大家画的一个蓝图一个大饼,根本就不可能会实现。而我们作为社会微小的一分子,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和本分,其他也根本不用多想。我们无能为力,改变些什么,是事实。除了在其中颠簸起伏,耗尽自己一生精力,别无选择。这大概也是大自然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支配着人类进化与社会发展进程,人类永远无法与自然之力抗衡。

  

  也许我只是认清了这些事实,所以才会促使我最终下定决心,抛却红尘中种种纷扰与牵绊。我不想让自己背着那么沉重的包袱,像凡夫俗子那样疲惫地过一生,到头来终究得走上相同的道路,带不来什么,也带不走什么。我知道身边许多朋友,还有红尘中所有男女,其实都在不断重复着这种种无奈与悲哀。而现在,我就相当于一个先上岸的人,看着他们在水中浮沉挣扎,就那种感觉。而在此中,我又比某些人还要看得更开做得更加坚决。既然明知红尘如此,我没必要还对着一个木鱼敲个不停,更不想在孤灯底下过一生。出家的人,除了保持一份心灵的平静和生命的维系,没有情爱的人生还有何乐趣与意义。我坚决不会选择出家的方式了结红尘尘缘,何况自己也不够那资格,据说出家还得要求大学文化以上,可见这佛门净地并非向人人敞开的呢,你想入还得看够不够格。我不想对自己做法诠释些什么,后人怎么想就怎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谁人人前不说人,谁人人后不被说?这是人的世界,不是被人说就是说别人!我们犯不着为生前死后他人的一些说法和做法有所顾忌和疑虑,更不须过多计较和在意。如果说生前都无所谓别人如何看待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又何在乎走后别人如何评议?我来了,就像从没人知道我存在过;我走了,就像我从不曾来过…… 

 

  当然,以上所有问题,唯有一样东西能超越,那便是——“真爱”。只有真爱,可以拯救我们荒芜的心灵绝望的灵魂堕落的人生。因为真爱,是心灵的交流相通共鸣,是不需任何言语而只在用“心”说话,所以它可以超越男女天性这个最大障碍,不管是怎么样的性情不能相融于都不会有矛盾争执等出现。因为真爱,可以接受与容忍任何,真爱,更是不带任何索求而只要守在对方身边,不管这个人将会是怎么一番模样,都已是知足最大的幸福!不可能会再有挑剔不满,有凡人间爱情那么多的纠纷事端。你甚至于话都不会多语,一句“我爱你”也不需说出去,而是彼此静静地相守,看着对方的眼牵着彼此的手,已是所有浓情爱意的传递,就这样就足够了。真爱与俗子间的爱最大的差别就是,前者重于心灵而后者在于生活,所以后者总要附加很多现实因素物质条件,而前者可以一无所有真心相守生死与共。所以,真爱绝对可以超越“人性”,也是唯一能够克制与突破。是爱的力量之大,可以扭转世间一切哪怕是苍天定性的事情,也可通过它来得到彻头彻尾的改变。

  

  人们也常会说,男人花心得到了一个女人就不会珍惜了,那也是在真爱以外说法,如果是自己的灵魂伴侣,绝对会爱得似海深比天高再多诱惑也不会吸引动心。谁不想与自己最爱的人执子手与偕老呢?如果有了又怎么会不感激好好加倍珍惜,这难得修来的福分与缘份!如果可以一定会愿意放弃身边所有手上一切,只要能和那么一个人今生相伴过,就是最大的荣幸最想要的幸福。还有女人嫌贫爱富不愿陪吃苦受累,同样是因为对象不同,如果是自己的真爱再苦再累也愿意是种温馨和甜蜜,绝不会嫌弃挑剔只愿永远在一起。我们会对身边那位如此之多不满,我们的爱会有那么多的矛盾冲突,仅仅是那个人不是你的真爱,拯救不了你的人生甚至更加埋没破坏,所以我们都过不好如此压抑与辛苦。当然真爱是那么容易找寻得到的吗?你得历经多少风霜饱受多少寒苦甚至生死演绎才可遭遇,人世间一场罕见难遇的人类真爱。而就算遇到也未必能拥有,像我这样付出经受得够多了最后把命赔上还是得不出个结果。有时我真的会很怀疑老天安排,既然真爱是带给人类希望的曙光为何偏偏又都没有好结局,甚至是成为最悲痛惨烈加重人们眼中失望悲观眼神?!我不知道,这样的设计又是何用意,真像前面所言我们人类作恶太多,而在爱情最残酷的事情上来惩罚凡夫俗子?因为,再没有能比“爱”带给人最巨大灾难与痛苦的了,它在这里让我们“报应”真是罪有应得活该个个不能幸福完满。一物降一物,如果说所有降不了凡人,爱情绝对是我们的致命“死穴”,是用以约束管制人类的最有效力量!

  

  不止是男女天性的障碍,包括上面所列举人生那些问题也可全部得到解决。当你找到那么一个人时,你是不会再对生活对这世界有任何的不满,因为有他(她)在身边一切已足够,其他都不重要无所谓;当有了对方的陪伴,就算再多艰辛挫折再苦再累你也不会觉得累,因为有了爱,所有都会演变成为温馨与甜蜜,陪所爱之人吃苦绝非受罪而是一种幸福;只要能牵对方的手一起走,就算世间有再多风雨寒冷凄苦迷离,也阻挡不了你们的步伐,有爱就能勇敢地走过去闯出一片天和地;如果今生能与所爱之人白头偕老,哪怕就是折减十年二十年寿命也会愿意,就算是来世做牛做马做牲畜做阿修罗万劫不复也情愿,只求换彼此今生一世情缘长相厮守去到生命的尽头。世间一切疾苦不幸悲哀无奈都可用爱来融化,世道再阴暗没落有爱的天空永远阳光万丈丝毫干扰影响不到彼此。但没有爱,没有那么一个人在身边,生命就是残缺的,周围也是破碎的,注定得在那脏乱人世浮沉挣扎不得解脱。于是我们人人都过得如此之虚浮疲惫与无奈,直到老去直到死亡无常来临方可摆脱带着满怀的悔恨与遗憾不甘地离去。我们这一生注定不能完整,注定要背着这些负累直到生命停止那一刻。消失,在无边岁月苍茫大地……

 

  没有谁会想要用千辛万苦千波万劫来换身后万般风景,亦没有谁会愿意用最惨痛沉重的方式让后世记住。如果可以,我们谁都只想和自己所爱之人简单平静平凡平淡地生活着,就算没有几生世就算到不了白头就算只有一年一月一天,也是永久天长地久。生命活过就足矣,不在乎能永远留迹,只在漫长的岁月里曾经真爱相守过,就给人生留下了永远的痕迹,而这已经是历史赋予的意义,我们来过活过爱过,最大的收获!那却是比长生不老却孤独终老好过得多,只要爱过一场和所爱之人有了结局,你就不会惧怕死亡怕被搁浅遗忘人间再找不到踪迹。因为爱,已经丰富了这一世的意义,爱让生命真正地达到永恒与日月并齐。我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就在于此了,始终没能找到那么一个人,和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来这人间唯一的遗憾,是我最大的疼痛!我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归宿,我认了。这是我唯一的无力,最无奈的悲戚。当然,相对太多同样得不到的人来说,我能真正地爱一场又较之幸运与好过多了。毕竟我们只来这人间走了一趟,没有轮回不可能还能再来试练。在这么短暂的人生历程,在这亿万光年的长河中,能遭遇一场爱得惊天动地的真爱,我真的觉得自己很荣幸了!所以还是感激珍惜,不后悔,来这世间做了一回人。如果真的还会有轮回,我还是愿意选择最真的自己,永远不在这滚滚红尘俗世中迷失,始终保留着生命的一份真到最后一刻。还是那句话:因为,“我可以输掉一切,但我绝不能输了自己!”我做到了,这是我对自己的许诺,对爱的坚守,对生命的执著。

  

  我想,我这一生也当之是无愧的了,敢爱敢恨敢做敢当,没留下任何遗憾。而现在我给爱的定义就是:爱,一定要说出来,让对方知道,还要为此曾经很用心地努力与追逐过,那么无论结果如何,就都是爱情的成功者。假如爱一个人连表白的勇气都没有,甚至还一味躲在某个角落里暗自伤悲和悔责的人,那才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结果也许谁也难以预料和掌控,但过程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凡事但求尽力而为,就可做到问心无愧!抱一颗平常心,无论对错得失,都会如云掠过。至于说到遗憾,肯定还是会有的。只是,这些遗憾,只有与某个人联系在一起才能成为遗憾,否则就谈不上。而这些所谓的遗憾,也只有一个人可以帮我完成。但我已经知道这是不可能,绝不会再抱有希望与向往,也就无所谓遗憾之分了。一个人,如果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同样,一个人如果没有憧憬也就不会有遗憾。所谓正面与反面并存,而反面更是与正面相存。就如,如果没有生存,又何来死亡?既然有了生存,就必然会有死亡。假如没有,是否也就可脱离了呢?可见,有些东西,只要不种下前奏,也就不会有后因。心是一切的根源,除了生老病死等自然现象无法操控,一切原本可由心变。心药还需心药治,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每一个人就是自己最好的医生,唯一真正有效的良药。

  

  说到人一生所要领略欣赏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我们每一个人永远都看不完赏不尽。比我们上一代的人,羡慕我们这一代的人,体会不到他们那个年代的疾苦;我们这一代人,羡慕下一代人,比我们出生的晚,更要荣幸与幸福;下一代人必然又更会羡慕再下一代,可以看到更多新发明与创造出来的东西,享受到更多美好事物……以此类推,永远都是一代胜过一代,一代不如下一代,根本就无所谓羡慕可言。一个人,除非能长生不老,青春永驻,才能体会世间一切,否则必定都会错过许多。在我们走后新掘起来的世界,谁也无福再消受,这是事实。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那些未来不可知的东西有所期待或停留?又何须强求自己一定要阅尽多少,而只在于走过路过时拾取便可。

  

  现在的我,几乎天天听陈椒华的那首《笑红尘》:“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得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竟是听出了另一种声音,另一番味道,是以前从不曾体会得到的,心灵的平静与释怀。如今那么多歌曲,也只有这首我最喜欢了。其他歌听多了让我伤感难过,甚至厌倦,可唯独这首,让我感觉到一种生机和力量,一种激情与焕发。大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听懂里面歌词,把自己与歌声融合为一体。原来,一个人要达到此种境界,竟是需要历经如此之多坎坷与曲折磨难与艰辛。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不惧死亡的人,相反,我怕死,任何凡夫俗子都无法摆脱的一种本能性反应。但,这是以前,现在,则完全成为另一副模样。我曾经无数次想过以死来解脱,但终究没勇气下不了手。我曾经也对别人自绝种种做法抱疑虑之心,怀疑自己做不到他们那么决裂。但现在,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种种偏激的行为了。当一个人一心想死的时候,是不会还在乎手段的残忍或痛苦的。如果会的话,也只证明一样东西,这个人,不是真的想死,只是可能迫于生活无奈或心灵一时压抑过度萌发此念,容易转瞬即逝或在此中挣扎徘徊。又说说轻生的事情吧,其实想死的人,那数目多着是一个不低的数据。这二十几年来,我在外面走,就经常听到别人说,做人难做人累不想活了的感叹,其中有穷人,有富人;有女人,有男人;有年轻人,也有年迈之人……可见现代人们的生活,是压抑难过到什么程度,人们悲观疲惫到何种状态,才会想到以此种最坏的方式来寻求解脱。可是,他们最终超越不了这最后一关,还有太多东西是无法割舍与弃之不管。生命本就沉重,但也因此才能惦量出生命的份量。有些包袱我们注定得背负一生,永远都无法御下来。但是有些包袱也背得有意义,因为,也只有这些包袱,才会让我们有了前进的动力,才让我们懂得追寻些什么。生命,在此过程,体验,奋发,丰富,蜕变,绽放绚丽的色彩。只是,春去冬来,花开花落,是轨迹。春天播下的种子,在秋天收获果实,而在寒冬来临之时,落叶飘零调落。生命,最后凝结,冰封,埋没,亦重生。大自然,会赋予生命,另一种含义……

  

  对于生命的感悟是永恒的,我相信,千万年来,人类从来没有终止过对生命意义的思考,但是,没有人能够系统地回答生命出现的终极意义。生命的出现,冥冥之中似乎带着宿命般的玄秘色彩,仿佛是神创造的一个伟大的奇迹。生命一旦和命运联系在一起,就显示出了它神秘莫测的一面。生命里有太多的可能性,而命运在生命旅程中铺设了太多的陷阱,一不小心就让生命偏离理想的轨道,让人滑入痛苦的深渊,想起来,真叫人不寒而栗。被命运左右的生命,抽象成一种被动的喧嚣。我们被生活的洪流拥裹着,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一再地感到无路可走,却一再地前行。作为生命个体而言,我们都无法选择历史和时代。面对生命,我们所能做的,首先是承受生存的沮丧与无奈。

  

  真的,有时候,我们不必苛求生命有多完美的体现。生命有时就象一座潮湿而腐朽的丛林,一意孤行地走到深处,就会处在绝对的孤独与寂寞中。人的灵魂是一缕无法固定的轻烟,风一吹,就散了。在人世的喧嚣与躁动中,理想常常如泡沫般被这尖锐的世界所刺破,烟消云散之际,世界仿佛一道闸门沉重地掉落,只剩下苍凉的岑寂和空洞的回响,宛若生命的呻吟。

  

  也许正如张爱玲所言:‘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服,爬满虱子。’这个浮光繁影的世界让我们留恋,但生存的痛苦,却如虱子般咬噬着我们的心灵。光鲜的世界表面下,有着黯淡的一面,正如我们灿烂的笑容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泪水和隐痛。生命里有过太多太多被我们忽视的细节,多年以后变得沉重无比,让人身心憔悴。而生命只有一次,许多事已覆水难收,无法重来。这时候,我们才感到了生命的残酷。正是这种残酷,让人生的悲欢离合在生命里有了很重的分量,让人感慨,让人喟叹。忙忙碌碌的生活,庸庸碌碌的人生。芸芸众生这个词里,似乎包涵着一种生命的虚无感和苍凉感,仿佛在用俯视人间的视角观察着尘世,凝望之际,生命有着无尽的苍凉。它在被动中挣扎,面容悲怆。然而,历史却不会对一个平凡的个体生命的喜怒哀愁而凝眸。

  

  生命,永远都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谁也无法彻底开采和挖掘。而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有做好自己,过好自己而已!还能生活着的朋友,还拥有着许多的朋友,至少还有能力生存下去的朋友,的确应该坚强走下去,不要像我这样,走上一条不归路。至于我的结局,也许也正如以上某些出家艺人一样,之前早已埋下伏笔,如今纯粹“机缘”巧合,便最终造就了这一结果的出现。生命,本就难以言清,那么生存与死亡难道除了自然规律之外,就不会有其他力量所阻碍与影响?!想必就如命运一样,死亡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属于命运之一。而我,最多只能说是“命运”底下的牺牲品,凡人无可抗拒。

  

  谁也不能否认,生命有许许多多的局限性,或许我们能超脱如道家:人生是一场大梦魇,钱财名利犹如过眼云烟。然而我想,生命是随着我们不断滋生的欲望中一个具体存在的过程。尽管它给了我们太多如虱子咬噬般的苦痛,然而在生命狰狞的面容下,似乎有着另一层深义。也许正是我们想找的生命的内涵,真谛,亦或意义所在。

  

  生命,是一种被动的喧嚣!让我们学会坚强,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