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三卷 > 10:这一笑最珍贵照亮了生命
10:这一笑最珍贵照亮了生命



更新日期:2015-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段时间的留言无果,一段时间的消沉后,我发觉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会让悲伤把自己淹死。我准备调整一下精神状态,否则只怕无法走下去中途就不支。那份爱在网上播洒以来,路过哪都成为最沉重悲怆,世间少有爱得惊天动地荡气回肠。

  

  其实我在网上写了这么多,对方也许压根儿就没上去看过甚至不会知道,他本就是生活在光圈里面为权势名利忙碌不停,怎么可能做此等不切实际之事讲什么风花雪月浪漫爱情,就连在现实中抽点时间打个电话都难,更别说会进网页看什么文字之类。或许在我潜意识里一直以为他朋友告诉了,把网址给了他定上来看过,便以为他会追踪关注着。抛却不管他是否知道此网址,就算得知顶多也是看个开头,知道回事不可能深入更多,而我却一直把一台电脑当作了倾诉对象,把无法对他说的话全部写进了网络世界里。也得感激互联网,至少让一份情有了承载之地,否则哪都不能说该多难受。于是我们看到,网上那么多文人墨客才子佳人爱不成爱不到笔下思念伤感,网络成了新一代愁绪滋生空间更是失恋泪水的挥洒地,看来看去都是些忧伤哀怨不已真是心疼,为何就没能见几个完满有好结局的,也能让大家看到点希望所在。我更糟了专门渲染哀伤传播泪水,原想着成为喜剧最后却成悲剧真是罪过。

  

  那天,从网吧下来,我就开始把房屋里里外外清扫了一番,非常细心和周全的打理。我希望看到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这样一眼看去,心情就会感到舒服惬意,工作生活起来也会轻松多了。我必须把自己的心情调整过来,不能再沉沦下去了。然后,我又跑到时装店里挑选了很多好看的衣服,几乎把整个商场都逛遍,掏钱的时候自是毫不吝啬。我记得以前看电视《肥田有喜》,当大四喜的心转到肥田身上,他昔日女友显得很自然与大方,并给他们予祝福。当后来公司另一优秀男子随即把握时机追求她时,她委婉地拒绝了,说了一句很是让我铭记于心的话:“我要先找回自己的自尊和自信。”我想,现在的我也应该这样,先把自己丢失的自尊与自信捡拾回来,才有条件谈一切重新开始。

  

  从商场出来,我又特意到发廊里面把头发拉直,看来还挺淑女斯文的样子呢。再配上之前买回来的衣服,可真的是换了一个新形象,朋友们纷纷赞叹,就连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可见,我并不是如此差劲,一次小小的情感挫折,实在不应就此把自己的光彩全部否定了。我相信他,但我更相信自己!那句广告词不也在说着,“从‘头’开始”吗?是的,我现在就是要一切从“头”开始,把心态调到正常轨道上来,继续自己的人生追求。

  

  从此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埋到工作里面,忙碌暂且替代了某些东西,我竟也慢慢适应了下来。只是有一种声音,还是被我锁在了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不曾散去。我知道,我一定还会再联系他,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转眼,半个月时间又过去了,寒冬已然来临,我的心却依旧停留在秋天的记忆。2006年12月18日那天,在那个寒风潇潇的黄昏,我终于鼓起勇气再给他电话……

  

  当我作出这个决定时,我以为,此刻的我心里早应淡然,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心情为之激动澎湃,起伏不已。尽管之前一直在拿各种理由给自己开脱,尽管一再说服自己没什么,可奇怪的是,当我知道自己即将要拨打这个电话时,内心还是会有一丝隐隐的莫名的害怕,心跳还是止不住有点跳乱了节奏。我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漠然让我担忧,还是他那高高在上的身份让我敬畏,亦或是自身问题,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就有了,有了点以往每次与他通电话时的那种感觉。我甚至都想要退缩了,在那一刻。最后,我咬咬牙,横下心来,像某导师在演讲会时,激励那些不够勇气开口谈合约的业务员一样给自己打气:反正不会死,怕什么?何况,我连死都不怕,又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就是在这么一种心理的驱使下,我抱着“豁出去了”的心态拿起了电话。唉,还是提了几次,挂下几次,才真正拿起。那时,可真担心他的手机会停机,我无法想象自己会是一番怎样的反应,就如那次到深圳给他电话一样,会不会也差不多呢。幸好,没有,上天总不至于老捉弄我。

  

  电话接通,那边先传来他的声音,我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一种什么感受。惊喜?高兴?欣慰?是,又不是。仿佛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无以言传。

  

  “请问,是周总吗?”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清晰平稳甚至是高昂一点。我用他工作的职称称呼,可见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一种无形的距离,就好像有意在筑起一道心与心的鸿沟,是我极其不情愿又不得不强迫自己这样做的行为。我不可能还像以往那么天真,在对方面前一再地挫伤自己。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吗?”他说,用一种淡如流水般的腔调。他话一出口,我几乎就立刻感受得到他的内心世界。那种口吻,那种语气,我不知该找一个怎样的词来形容才合适!或者可以这样打个比方,就仿如,一个人正在熟睡之中,忽然一个电话来临,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又如两个人正在亲热之时,一个电话乍然响起,心里会是什么感受?我想,大概应该差不多吧。总之,就是听了会让人非常之不舒服,一种不在乎不着紧的心思。

  

  “请允许我担搁你一分钟的时间,可以吗?”我很怕自己说话又会结结巴巴,尽量平复自己心情,和刚才一样,尊重带着种说不出的客气。此刻,我只能以一种“工作者”的面貌,而不是朋友的身份与他沟通,才有可能相提并论。而且,我同样害怕他拒绝,就只能来个先入为主了。

  

  他应是默许了,我便继续:

  

  “我只想问一句:请问,我该付多少才可卖得你一面之交?如果我按你工作的效率与利润购买你一个钟的时间,够不够?”我知道这样说很客气见外甚至是刻意刁难,可我没办法。人总得有点自知之明,今时早已不同往日。

  

  “你这样说不是太见外了吗?大家萍水相逢,有时间聊聊天也没什么……”他回,一如先前的语气,漫不经心,听了让人难过。我在他心里的概念,就是这样定位的吧,匆匆过客,转身便无影踪。他的话中深义,不就如此?我们,只是偶然地,萍水相逢,“陌路人”而已。过后,不会有交织,没有任何关系。人家都已经在对你暗示,却还读不懂自作多情,活该要遭受的遗弃结果。是爱让人太在乎,一次次盲目不能抗拒。

  

  “那你要我怎么说?我真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做??”我几乎紧跟在他话音一落就立刻回应道,用一种近似于有点激动甚至是气急败坏的语气。可以想象,话一出口,我内心又是多么的懊悔,这本不在我准备范围之内,我又有点不自主进入角色了。糟糕,倒霉!

  

  尔后,又是时间不久的一会停顿,可就这么一会儿,却比以前那漫长的沉默还要让人难受,那一刻却是不知该找什么话语来圆口。

  

  “现在说话方便吗?我会不会影响打扰你工作?”试探性,明知故问。别人永远都是忙,是对你而忙,才会的没有时间。

  

  “是有点忙,不是很方便。”陈述,早可预料。不是有点,而是“很多”,永远都是不方便,对于你,是身份地位,差别。

  

  “那我今晚给你电话,行吗?”我不想一拖再拖,急于要得一个答案。我那么想快点结束这心灵煎熬的历程,也让自己此中得到重生重新开始运转人生。

  

  “今晚公司有一个很重要的活动……”一如从前,总有那么多的理由。不知是真实还是敷衍塞责,他在对我的话语中,我已经不能区分真假难辨。

  

  “我知道,你们总是很忙的,哪里会有空闲时间……”我有点奉承又不无自嘲般,说不出什么感受。如果是应付,我宁愿直白地告诉,不要总是这样让人吊着一颗心,左右上下都不是,太受罪。一次性死去,好过死千百次的慢性折磨。

  

  “也不是没有,只是今晚实在不行……”他解释道,不知是本心还是违意。不知如果换作工作中的伙伴,还会是一样的做法么!至少不会有这么多的推辞,至少态度会诚恳认真一些。我是够不着圈子里的人,远远不能并排站立的世界。

  

  “那你告诉我一个合适的时间,我不想总是这样下去……有什么话你尽可直接说出来,没关系!但请不要给我借口,敷衍我……”我的语气,从未有过的坚决。我想,我终于可以在他面前,做回真实的自己。敢爱敢恨,敢作敢当。

  

  他让我明天给他电话,我又向他确定了具体时间,我不想再浪费彼此时间和力气。他于是说十点,我又重复了一遍上午十点哦,他说是。我说好的,到时给你电话,也没再说一些客套的话语,多余。只是,当他再用那个“好吗”来说的时候,我不再沉默,反口就一句“你能不能少说点‘好吗’,又是你说的,那么见外干嘛?”语气难免有点气愤暴躁的那种,实在让我来气。记不清他是怎么复我,后来,就挂了电话。

  

  很奇怪,从一开始到最后,他都未曾询问任何,包括我的身份。事实上,从上次最后一次交流,不包括那封信在内,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了,我不相信他还会把我放心上。我想,也许是他那位朋友对他提起过此事吧,我本想询问查实一下,但转念一想,又实是没那必要,便也就心照不宣地和他通话下去。

  

  从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保持着沉默,不作声,直等他说出那句,听来甚是陌生的“你好”之后,我才接话。他可以说得出来,我却开不了口,尽管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如以往。以前他说话的语气都让人听来舒服一点,现在,简直就像一根刺,每一字一句都如刺在人的心口,你看不到血也感觉不到痛,但明显就留下了一个伤疤。无声的郐子手,可恶!

  

  自始至终,他的语气,都是那么的随便,甚至可以说有点轻浮,给人一种漫不经心不以为然的感觉。我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些人说话的水平技巧和应变能力,在业务工作交际应酬中锻炼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每一句话都让人几乎没有反驳的余地,而且还话中有话。什么“萍水相逢”,是的,在他看来,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而已,就算如此,那么还能否再让我们相逢一次,从此彻彻底底做个陌生的陌路人?什么“聊聊天也没什么”,是敷衍我?还是想以此断绝我心中愿望?抑或内心真实想法?如是敷衍,没必要;如是第二者,大可直接挑明,不须顾忌些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需要;如是后者,对不起,我高攀不上,“灰姑娘”岂敢幻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对于这次电话交流,我还算比较满意,起码我不会再像从前那般胆小畏缩,虽然其中也有出差错让自己不满的地方,但毕竟还是超越了第一步,我相信以后会做得更好,人总是慢慢磨练出来的。

  

  挂下电话,我又拨通了另一个,偶然认识素未谋面很少联系却放于心上,可以说是“知己”的知心朋友,就是后面所提投奔东莞那位,详见慢慢过渡。不知为何,会想到在那时打他电话,可能是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吧,但私底下又不无觉有点自私,仿佛拿人做替代品,有点内疚。可那时也想不了那么多,就这样彼此相互聊了一会,感觉心情却是一下放松了许多。我们应是那种极有故事的人,都有着类似一段沉重的人生,在许多问题上都能感同身受。不能不说,他们两者有点相像,前者是公司总经理,后者是公司老板,总之都是比较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两人给感觉又完全不一,一种拘谨局促一种随意自然。与后者谈话,让我有种轻松愉快的心情,我可以恢复到最真的自己,什么都不须顾忌,而与那个他,不会!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态度,都让我无法做到真正坦然放开。我开始有点怀疑,我的感觉,会不会真是一种“错觉”?!可我又那么能确定,谁该是自己所找寻,只因心跳的感觉如此强烈,可以肯定是爱。对后者,也是有好感的,但却远及不上了。即使喜欢的人会是更好的选择,我们却总是无法放开那个刻入心底最爱的。

  

  补充一点,那时《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故事中爱我的人在附近上班,我自己在家呆着,相对有比较充足多余的自由空间做自己的事。当然这些事情他是不会知道,至少我还在身边时不会告知走开才有可能。那是以后的事了,慢慢道来。

  

  当天,因忙碌于一些事情奔跑了一整天,感觉很困倦,回去吃完饭后立刻就休息了,心里却是一直在盘算着明天的电话。心想,到时,我该和他说些什么,他又将会和我说些什么,我又该如何应付?而这些都不是我最终目的,或者说,我根本就不想和他在电话里多言,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彼此相见一面不管结果如何。我想,我得直接进入话题,不容他回避。心里就一直念着这个问题,怀着种种疑虑,在不知不觉中沉沉入睡了。

  

  莫非真有天意,注定我们不是有缘人,非要拿种种东西来琢磨我们,以考验彼此?当我半夜里从梦中惊醒,一看表,天哪,竟然差不多十一点了。当时第一念头就是,迟了,糟了,我说过十点钟给他电话,如今错过了,还要不要去打呢?而他会否还有时间?心里悔恨自责得很,犹豫矛盾,最终还是决定去打。不管怎样,我都要作最后一线努力。正当我要起身出去,忽地转念一想,这到底是晚上还是早上?我于是跑到外面一看,到处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哦,虚惊一场,原来是夜晚,这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真的是有点可笑。

  

  然后,当我慢慢清醒过来,才想起,自己是怎么醒来的,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确切地说,就是遇到鬼了。很长时间,我都没做过这样的恶梦,虽然天天都不少于做梦,可这么可怕的梦,除了那次父亲走后,和前几年生病时偶有梦过,可以说,最近几年来从未做过。我不知道,怎会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如此扰乱我心智呢?梦中的我,仿佛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路走一路碰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每次当我眼中就要看到一线光明,眼看可分清方向径直往前走就可到家了的时候,却总会被一些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出来阻挠,让我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竟是走了很长的时间都找不到回去的路……

  

  是否,这是上天给我的一种暗示,告诉我,不必再去揭晓些什么,不要再走了,及时回头?如果说,连鬼怪也出来阻拦,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坚持下去。更不可思议的是,当天,我竟又开始生病,很不舒服,吃药休息。很长时间也没生病了,不知怎会无缘无故病起来,莫非这也是一种暗示?

  

  从外面走回屋里,我的心再也难以平静了。下半夜,我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转过各种念头,让我精神恍惚,心绪不宁。我终于再也躺不住而不得不爬起来,出到外面,以平息自己翻腾的心湖。

  

  这个时候,人们早已熟睡,周围看不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一点声响,到处一片静悄悄的,静寂得可怕,仿如世界万物都已化为虚无,只剩下你一个人的存在。那种静,是可以把一个人彻底给吞噬掉的,但却也是让一个人最是清醒的时候,你在喧嚣的白日里就绝对感受不到。当时的我,就一个人站在夜空下,对着黑夜观看了许久,许久,静如寒冰。

  

  天上,点点星光在闪烁不已,那么的明亮,可我的内心却漆黑一团,看不到一丝光亮。那么多颗的星星啊,却没有一颗是我所能追寻的,是否,我就只是一滴孤星的眼泪,藏在你身上已经多少个千年万年?却总是无法靠近与触摸!注定只能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定格为一种无可更改的轨迹,默默地凝望与守候……

  

  记不清,回去之后又是睡了多久,模模糊糊的梦境,半睡半醒之间。我调了闹钟,很早的时间。其实,调不调都没关系,只因心里一直有一种很“强烈”清晰的意识在提醒着自己,我知道,我一定能起来,就为这个执著千年悠长的梦……

  

  12月19日,一大早就起来了,尽管和许多人一样,我是那种习惯于睡懒觉的人。或者说我根本就没睡着,大脑仍处于超负荷的运转中,为即将到来的一切。之后,就一直在屋里呆着,什么事都不做,包括连饭也不煮菜也不买,就这样,等着,等待着,静静地等,像是在等着一个遥远不可企及的梦,又仿如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

  

  害怕,担忧,紧张,焦灼……内心就这样在满腹疑问和焦虑中度过,分分秒秒都不得放松。眼看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我怎么有种越来越惊慌害怕甚至不安的心情,仿佛前面等着我的不知是怎样的龙潭虎穴,刀山火海,每向前一步就离死亡近一步,越靠近越迈不出步伐来……

  

  听歌,写作,沉思,以此平息自己翻江倒海般的心情,尽管明知毫无作用。

  

  一个钟,半个钟,十五分钟,十分钟……渴望时间快点过去,又害怕它走得太快。仿如电视里面江湖武林争霸盟主的一种较量,赴生死之约般。奇怪,怎会有这种感觉?!

  

  只剩下最后五分钟时间,我提前到电话亭等候,几乎不多一秒不少一秒,我拨通他电话。对于他的约定,我总是最守时,不推前也不往后,正中的准点,是代表注重,也是尊重。他可曾知,这有多不易!只是因了爱,才会那么的细致在意。

  

  电话中,他说正开会,叫我迟半个钟打过去,我说没关系,还想说些什么,他说声“谢谢”就先挂下了。我心里直想笑,谢谢?谢我什么?还是反语?为我这无休止的打扰!我讨厌这句话,给人那么陌生的感觉,根本就不把我当朋友看,也不是工作者的身份,我在他心目中,大概连一个“人”都不如了。

  

  从电话亭出来,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到附近商场转了一圈,然后在外面像散步一样,慢悠悠地走着,一边走一边啍着歌曲,心里却是平静得很,可一拿起电话,心跳又会莫名快了点。

  

  半个小时过去了,打他电话,没人接,再过半个小时,还是没人接。每次,我都没再打第二遍,我想他可能不方便接,也就不再打扰他了。是他教我的,在深圳的第一次通话中“我只会想他在忙”,我现在也这样想。而且,他不挂我电话,就已经很不错的了,要换以前,只怕早一“按”定局了。也许,他多少有所顾忌到我感受。如真这样,我倒应感激他,毕竟,是我给人家添麻烦。

  

  每隔半小时打一次,同样的情形。奇怪,电话每多打一次,心里就越加平静。挂下电话,我的心里也没任何感情色彩。更奇怪的是,电话打得越多,甚至希望这个电话永远都接不通,也就永远不须去面对些什么了。可我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躲避不了。

  

  那段日子里,刚学会一首歌曲叫《让泪化作相思雨》,我就整天一边听一边写作,把那首歌调为重复播放,直从早唱到晚。我都有点怀疑隔壁的住户会不会有意见,听都要听厌烦了,还好没人上门投诉,便继续心安理得地重播。

  

  说不出一种什么心态呢?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更不会真如歌词所唱掉下眼泪来,可就是喜欢,喜欢那些歌词,那种曲调,那种氛围。就这样,让自己的心浸在歌曲里面,发酵,沉淀,或是,淹没……

  

  又打了几个电话,同样的境况,没反应。我开始有所怀疑了,心想,他再忙,也不可能连接个电话说一句的时间都没有吧!是否他知道是我,有意不接?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在想,也许他是真的很忙,也许那种场所真的不方便,也许他只是想找个更合适的时间和我好好谈谈……真是可笑,只是揣测而已,永远无从探究。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我是在为他找理由,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开脱了。

  

  后来,我便到网上写文字,也只有在那里,还能让我的心找到一点点慰藉的力量,为那么多同样孤寂的灵魂。向来,我在网上除了写文章,偶尔会回复一些读者留言外,我从不加朋友。正如那歌所唱,谁也不是谁的谁,不能带给谁永远的安慰,不想知道得太多,这样就好。然而那天,不知怎的心忽一动,想到加一朋友,可能缘于他那与我十分相像的名字,在他给我第一次留言时,就在脑海里留下了印象。一份千年的期盼,万年的等候,感同身受。平时,我也很少有时间去看别人的文章,可那天,我却把他文集里的文字从头到尾认真读完,还一一留言。不知为何,当我给他发短信的时候,竟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不知是为他,还是为自己。可能是他那忧伤的故事,牵动了我内心脆弱的心弦吧,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曾经沧海难为水……

  

  到下午,第八个电话,他终于接了,难过的是,又是失望,还是得等待。他叫我,两个小时后再打过去。当时的我,真的好想在电话里,对他狠狠加以发泄指责一番:

  

  你知道吗?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我一共打了你多少个电话,等了多长时间,才算是等到这一刻的到来,你怎么能还是在推辞我?你还记得吗,这句话,你对我说了多少遍?每次,你都是让我下次给你电话,可每次我打过去之时,还是这句话,你这算什么态度??如果你真的没空,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你大可直接和我挑明,我并不会为难你,为何总是拿这种千篇一律的理由来敷衍我,你有没想过我的感受?!……

  

  凭什么,你叫我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凭什么,我总是要顺从于你,你说怎样就得怎样?凭什么,要我无休止地等待?凭什么,我就不能选择拒绝?凭什么,你就不能顾及一下我的心情,而我却还要不断地为你设想?凭什么,你要以这种无言的方式一再地伤害我?更凭什么,我要心甘情愿地承受这种种……然而,我终是没说出来,又一次选择了沉默。

  

  是的,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呢?就凭一个“爱”字呀!所以,愿意,低头,妥协……

  

  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冷静,理智面对。忍耐!忍耐!!

  

  “是不是,两个小时后,你就会有时间了?”我反问,是想到,他推了这么久,若真有时间,又何须等到此刻?我开始不再轻信他的话语了。

  

  “应该会有……”只是应该,不是确定,我能相信吗?而你,又还要我等上多少个“两小时”?我等了一天时间都等不到,我不能想象,两个小时之后,一切会有何变动。我本还想再反问些什么,可对方不断重复着上面那句话,看样子是不想和我在电话里多说,让我所有疑虑与怨气只能埋在心底。

  

  “那这次算不算数?”我改用一种柔柔的略带胆怯的语气问道。

  

  “我已经打了好几次你都不接……”紧跟着,我又补充了一句,语气按捺不住的激动。不能不说有点生气,尽管我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可以想象,话一出口,又是懊恼得很,我怎会又与他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了?!起初,他可能没怎么听清楚,在电话那头“啊”地应了一声,意思是“什么?”。我只得又跟着重复了一遍,他这才回答我说“算数”,不知是真心,还是形势所“逼”底下的“供词”。又觉有点可笑,我们这到底算什么?活像两个大小孩,我闹,他也无可奈何。那无非也是爱的作用力,会让人回复到最纯真自然状态,甚至儿时的天真幼稚傻乎乎。不管年龄多大,在爱情面前都是不能拒绝,那些爱的本能性言谈举止。最后,我说,好的。不再多说些什么,自行先挂下了。不想再听他说那些客套的话语,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住房,就这样慢慢等,等他口中所说的那两个小时。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两个小时未必会是最后期限,或者根本就是他的借口,但我仍旧愿意等。是的,如果是自己真正的幸福,又何在乎于时间的长短呢?当然,我深深知道,这不会是我所要找的那种幸福,我够不着,我只想跟自己意愿去走,就此而已,不在乎有无结果。所以,如果他不给我一个回音,这个电话,我会一直打下去,直打到电迅公司关门为止……

  

  两个小时后,断断续续又打了四个电话,最后一次是连续打的三次,40多秒后,断线,如此。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拒而不接电话,他能预测得到是我的吗?那为何不接,是害怕?躲避?还是别的什么??我已不想去揣测,那时的我已经觉得很困,只想打完电话得到一个答案就回去休息。可是,我终究要不到,也只得无奈放弃。

  

  晚上,一边听着那些伤感的音乐,一边心事重重地入眠,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但愿,不会又是一个恶梦才好。明天醒来,会有一个好的开始吧,我期待着……

  

  12月20日,第二天,我到市区龙丰网吧去,没在住房附近等待。也许我只是为了缓和心情,找点事情做,暂以消遣。不想像昨天那样,整个心思都放在那,时间分秒难熬。从“至尊”网吧下来,给他电话,接通。这次,彼此都没打招呼,瞬间沉默。大概他也猜得出是我,就我老打他电话。他也许也会有烦,却不曾知,被人牵挂也是种幸福。有人打扰,是放在心上。

  

  “还那么忙吗?我真的不会打扰到你工作时间吧!”我小心翼翼地问,在这个男人面前,我总是如此地谨慎与不安。是爱,会让人变得卑微与怯懦。

  

  “你说吧。”他回,一种较之上次温和一点的语气,听来让人舒服。

  

  “你说,我听。我已经说得够多了,应轮到你说了吧!”我有点控制不住激动地说,我是没这资格要求别人的。

  

  “你要我怎么说?”他问,语气很平稳,我却喜欢,起码他还会面对我。

  

  “那你又要我怎么说?”我接口而出,反应得太快了。在他面前,我永远都不再是“自己”!爱让失理智。

  

  “我怎么知道你。”他淡淡一笑,如此轻微却又如此深刻牵动着我的心弦。那种笑,我可以想象得到,预示春天来临阳光般温暖的笑意。不知为何,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仿佛就已经是我所要,让我感到无尽的满足与欣慰。

  

  “那我也不知道你。”我依旧跟随他口吻,几乎是条件反射般。

  

  又是好一会儿的沉默,彼此都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知可以说些什么。这回,是轮到他先开口打破沉默,解除这一瞬间短暂的尴尬。同样地,让人失望,他的面对方法还是一如从前,又想拿工作来搪塞,叫我迟些再给他电话。也许他的确是忙,也许时间的确不适合,可我却不能再等。

  

  “那好,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回答我就可以了!”我说,用一种不容对方拒绝的语气。

  

  “你问吧。”一如从前,极其平稳的语调。我就最佩服他这一点了,无论任何情形底下都能从容行事,相比之下,我就差远了。当然,站在他的角度和位置上来说,也理应是如此,假如角色对换过来,我倒要看看,他又是否还能做到这般,毫无一点波澜可言。

  

  “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过去看看你。”我说,语气很缓慢深情,甚至是温柔还带着点叹息,随即立刻又急着补充道:“放心,我不会打劫你也不会谋杀你。”是怕被拒绝,自己不好下台。我终归是个女孩子,要说出这些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怎就不能体谅。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他说,仿佛还挺善解人意。我心里却想笑,你知道,知道些什么?你明白,又明白些什么??我的心,你可曾体会?而我所做的一切,你又可曾会读懂??还只是一厢情愿,把你自己心中的想法强加于人?!……

  

  最后,他说,他现不在深圳,在广州,要到27号才能回来,叫我到时再给他电话。我本想说,你在哪都不重要,这对电话交谈不会构成影响,在哪里都能打长途。我不知道,他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表明什么,暗意又指什么。如果他这样说是为达成我心愿(见面),那就更说不过去了。当时,我人在惠州,无论在哪个城市,我都必须得坐车赶过去,他帮我节省不了车费,这是必然的。而他,想必更不可能会亲自开车过来见我了,我连想都不敢想!也许,他如此之一说,仅仅是因为公司在深圳吧,那里是他的工作场所,回到那边时间比较好处理一点,毕竟出差在外难以掌控自己的作息时间。那么,我应该感到庆幸,他还会腾出一点点的空间为我着想。当然,也许又是我自作多情了,他未必是这么一套想法,而这种种疑虑,我也终没说出来。既是他说的,我都会听,何况,他工作忙,我想,他真的没那么多时间和我一一解释个不停。这次还好,挂下电话,没听到以住那些俗气的话语。我最不喜欢他那种客气的语调,无形中就是一种创伤。

  

  大家可以看得到,这与之前通话,是不是又有很大差别,前面是陌生客套甚至不当朋友,而现在显然是亲切随和,甚至超越了点友谊因素在内。这个男人,他到底在想着什么,为何面貌态度可以作如此大的转变?如果他没有点什么,就不该会是这种表现,而是像此前一样冷淡到底拒人千里,而如果他真有点什么,就不要一会好一会坏,时冷时热忽晴忽雨让难以捉摸无法适从。虽然这次是好的了,但却更让我担忧,焉知道下次会不会又一个六月天变脸,让我来个措手不及惊慌失措。这个男人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对我造成巨大无以伦比的力量,我的世界掀起天翻地覆地动山摇的变动。由此可以说明一样事情,我的情感并非纯粹的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至少对方在某种程度上是抛些“暗示与误导”不管是有心或无意。我把这些写出来,也是让日后有个见证,不会事发能推得一干二净自己真毫无瓜葛关联。至于是不是事实,当事人心里应该最清楚。就算到时不承认,也会有老天知道天知地知万物都知!

 

  对于他的态度变化,我没法去解释但在重新整理时才想到,他不会是也像《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学校暗恋情缘中老师那样?也在不知不觉中满足了一种虚荣心,不自觉的流露了出来,不管是否有意,却也在享受着这份爱带来个人优越感。尽管他比我老师更有修行也更高一层,尽管我曾不止一次地强调他的从容平静寻常心,再三地把他列为高于凡夫俗子的人,但不管怎样,他终究还是一个凡人,又怎脱离得了一些“人性”的弱点与规律呢?从他的这些语气就是流露出,我看他怕是心里得意得很,有一个女人为自己如此的围转与痴迷,那多少可作为一种提升自身价值的标志证明有魅力与能耐。就算他非存心如此而为,但潜意识只怕难以保证,有种像是炫耀与满足的喜悦,在我面前便多少有所展示那种,是对我的不注重与漠视,那种淡然无谓反过来恰是映衬自身的修为。假如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不能不说同样是一种“不幸”,自己的真心真情,会被他人如此地看待与践踏,尤其是两个同样有着特殊身份老师与领导,会更加大大挫伤着人的热情与自尊!虽然我也有多种理由说服自己去相信不会是这么一种事实,但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却不无表明着这么一种传递。人始终是人,永远战胜不了作为人自带的一些不良东西。也是因了此让我更误以为,他心里也是有点什么更难以放手。

  

  如果真是这样他可就真做太错了,无形中耽搁一个女孩更害苦多少人遭罪!他若不是送来了这么一些温情温度,不会让在后来追逐之中难舍难分,就是因为无形中给予了慰藉与希望,才会让我如此的奋不顾身难以割舍。就像是给我画了张蓝图一样,让我有了憧憬希冀为了那个梦想不顾一切,以至更加难以自拔越加沦陷,最终是走上一条由他牵引而上的灭亡之路,同样的也会更让自己贬值削减在我心目中位置,我一直以为他是高于凡夫俗子者,不应有那些凡人弱点。事实却是我错了,再怎么样终究是人,怎逃得过人类共性更男人天性?然后从这次交谈中,似乎又可印证一样事情,他朋友即写信求助周嵘老师,应该是把这事告知他了,否则他不会回那一句“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显然是知晓我对他有情感因素,而除了那位导师作为唯一知情人,又还能从哪得知呢。如果他真的一无所知,就不可能会这样说,而是对我提议过去看他表惊讶否定质疑,为什么要见面呢?只是萍水相逢,不一定非得必要呀!他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在电梯里短暂见过,肯定不可能会是这么正常的反应,而是莫名其妙与不加理睬才对,他却是完全知道我来意,仅仅是揭晓解开心中疑虑也完成心愿。当然这些也都是我的揣测,包括到后面又演变成完全不一样场景。这个愿望终究没能实现,只是一面之缘绕地球运转一圈也无法见到。

  

  我千不应万不该打这个电话,以至又引发出更多情节。如果说前面,对方一个眼神就捕捉了我一生,已经让难以自拨,而这一次,却是一个微笑,又把灵魂给收走了,让更加沉迷不能走出。那种笑,我不能形容,只是淡淡的,轻轻的,甚至都看不到,只是电话里头,用声音,表示出来,却已经达到了如此之好的效果。我不能想象,若是在现实中,怕更是神魂颠倒不知所以,真如《鬼迷心窍》歌词中所唱: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我就是对这个男人鬼迷心窍,被灌了药下了盅,今生只认得他装不进其他。我所有的意志坚持,在他面前都全粉碎,变得如此可怜兮兮。我真的是欠了这个男人的,今生还前世欠他的债。

  

  从电话亭出来,我的心情就一直很好,仿如刚刚狂风暴雨,风驰电掣,现在却是雨过天晴,晴空万里,一切换了一个世界。风儿,如此轻柔;阳光,如此和熙;白云,如此悠悠;小草,如此生机;花儿,如此娇艳。一切的一切,此刻在我眼里看来,竟都变得那么可爱与美好起来。

  

  我知道,这一切,只因了他的存在,只因他曾在我生命里走过,哪怕如此匆匆,不留一丝痕迹,却也让我欣喜若狂,乐不思蜀。

  

  挂下电话后,我就一直沉浸在这种喜悦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甚至一边走一边傻笑着,不知情的人,大概都要以为我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了。脑海里不断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回想着他说过的每一字一句,回想他的语气声调,他在电话那头的笑容,心里就会感到甜滋滋的,如此之激动难喻振奋人心。尽管只是电话里短暂的交流,却已让我感到无尽的欢欣和鼓舞。

  

  回去当即就写了一首诗名叫《微笑》:当你站在我面前*微微对我一笑*暖暖的*如春花般烂漫*我的心*在瞬间迷醉*花儿朵朵*为你开……虽然简短却是表述着当时心情,那个笑容带给人的力量之大,如那万丈光芒投射在海平面引起波光泛滥一片灿然。这个男人,不需要说任何,只是一个微笑,浅浅的一笑,就照亮了我的天空,把所有阴霾赶出了生命!爱的力量是如此之震撼激动人心,只一瞬间,我的生命就飞扬起来从此充满希望与生机。

  

  原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成为了他的“附属品”。他的每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个神情,都会让我的心为之翻江倒海般起伏不已,如平静的湖面忽然投下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再也难以平息下来。无论之前他曾如何地伤害我折磨我,曾如何地让我伤心难过,只要他简单的一句话,都足以冰释掉我心中所有的怨气与不满。我在别人面前的倔强和高傲,在他面前却可荡然全无。

  

  他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克星”,遇上他,我注定无法逃脱。可我愿意,真的愿意!!

  

  是的,我不需要他能给予我什么,也不需要他多说些什么,只要他不再沉默,不要不理我,只要他肯面对我的存在,就已足够。不管是否会有结果,也不管他如何看待,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只要他欢心,只要能让他多看我一眼,或多想我一秒钟,多听我说一句话,于我就是最大的安慰,最大的收获。

  

  就这么简单,我要的就如此而已,难道,就真的很过分?!

  

  为什么遇见你就再也难忘记,为什么离别你灵魂儿也离去;为什么想起你心儿就甜蜜蜜,为什么失去你泪珠儿往下滴。总是难忘,难忘你对我黄金般灿烂的一笑!这一笑最珍贵,照亮了我心里……

  

  古有君王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派人远赴风尘马不停蹄赶往千万里路以外之地,把南国的荔枝运送到北方来,只为搏妃子一笑。是的,就为他在电话那头无声的一笑,我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不惧任何劳苦,哪怕用我十年的光阴或生命的代价来交换,也心甘情愿,在所不辞!可我的真心,为何就换不回一点点真诚的回报?甚至被视作粪土,如此的不值一文……

  

  因为爱,他早已把我的灵魂也带走。只要他站在花丛中轻轻对我一笑,瞬间,破碎的灵魂也会立刻愈合在一块,重新为他开出一朵,世间最娇艳妩媚的花朵!阵阵芬芳,只为君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