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31:究竟谁在伤害着谁
31:究竟谁在伤害着谁



更新日期:2015-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种情形维持了一段时间,我们各自忙碌背着家人进行。我感觉得出,他背后也在悄悄谋划着什么,我说不出一种“直觉”,或者也是源于对方的安静。过于平静就是不对劲,就像我假装为最后的忍容。他不会毫无立场态度反应,除非就是做着同样事情最大可能。我们都在等着最后一刻揭晓,给对方一个答案和决定,这一切在某一天里终于有分晓。

  

  那天,我们照常来到镇里,这次却不带我去网吧,他也不走开。我们在街边,找椅子坐下,沉默都不说话。看得出对方有话,我没问只是等待。追问会让人闪躲,不问却让人想说,憋心里会难受欲吐之而后快。他开口,我要离开去外面工作,你一个人在家行不?询问商量般语气,未完全确定安排,显然是征求我意见,看什么态度反应。我一听这,顿时整个人敏感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立刻反问:你要去哪,做什么事?非常紧张的神情,就知道不会是好事,在他的人际关系里面,能做些什么基本可想而知。大概半年时间吧,对方说能拿几十万。他没直面回答我,而是岔开话题而旁它。这更让怀疑,连说都不能(敢)说的,会是什么事?定是怕我知道会阻止不允许,才吞吐难言说一半留一半。那我更要知道了,究竟是什么事那么严重。到底什么事你说啊?做什么还不能让知!我一再追问质问,他这才慢吞吞道来:有位朋友介绍,到越南那边贩卖(走私)军火……那岂非很危险?那怎么成绝对不行!我听了,几乎是不容考虑立刻就否定了:要是你有个什么事,让我还有小孩怎么办,你就没想到过这些吗?他说,这段时间内,我在家把小孩养下来,到时给拿个三四十万,让我带着小孩好好过。这像什么话,诀别么?他似乎就预知此去不回,在作着临走前最后交待般,我听了心里更不安和难过。我说,你都不在了,我拿着钱有什么意思!而且你忍心,让小孩没有父亲吗?怎么可以这样做!说着说着,开始情绪激动起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去,我不要钱只要你陪在我们身边……他说也还没决定,那边还没说好,最后还不一定能去,只是先和我说说。是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谁知道会不会也悄悄遛人。当天这事没争执下,大家意见不一,我坚决反对,他也不能不顾忌有斟酌余地。

  

  当天回来,我们心事更重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的事未弄好他那边又来。我不知道,他此举真正用意何在,为何突然作此念。我知道,他朋友在那边有从事,能拿不少钱都是拿命去拼。在那个随处都有枪枝弹药的地方,要被捉到可就麻烦,别说能捞上一笔,能捡半条命回来就不错了。那里生活也极其艰苦难以忍受,甚至于吃个饭都为难洗个澡都没水,像乞丐般肮脏凌乱毫无保障,我实在不忍心让他去过那种生活委屈辛苦。他也能通过很多关系弄到那边去,他们那些帮派自有名堂与能耐。虽然在小孩问题上我们有争议,但不管怎样我却是不想他去犯险。我对他的感情也不是假的,我不希望他有什么事尤其不想因我,如果他出事再多钱有何用,丈夫没有父亲也失却。而且一个女人生孩子时,一定要爱人在场他都看不到不能守护,一个男人若连这都做不到,也不配为人夫为人父。怎么能让我一个人在家度过那十月怀胎,哪怕家人对待照顾再好,却是不及爱人能给予到勇气力量温馨与动力。如果他在,也许我还会考虑把小孩生下,他若不在,那更没必要与意义了受罪煎熬。他那说法让我想到《人生难得一知己》中人,对方知道我身体不好,也曾说过去打劫,给拿一笔钱让好好生活下去,也是种不用管他,过好自己告别式话语让难过也感动。为了我,宁愿不惜以身犯险不顾个人安危,可是我又怎么可能接受使用得心安?假如是要对方性命换来。那么此刻,他也是那样想,只为让我过好豁出去吗?如果真是,我不能不说被打动,为这种牺牲与付出。我想我又何德何能,值他人如此对待!我这条“贱命”,真用不着为我铤而走险。一个女人一生,若能遇上这种男人该是不枉,而上天让我遇到两个此生足矣苟求什么。

  

  然而事实是,两者最终都无证明真情所在,曾经作为也让推番不能论证的情意。当然不管他是何种心思,至少还会为我生计着想,从这点上也非无情无义之人,哪怕只是责任义务还会照顾。我想他这样做,最重要一点应是为避开我,回避现在这种如此之头痛烦恼状况,给自己找个合适理由,刚好度过待产期,到时小孩生下已成定局,回来一切都好办。留在这,对我对家人都是难以面对,更是三方折磨。退出未必不是个法子,尽管是权宜之计,过了僵局再说。当然不排除,他也抱了可能有去无回之心,若那样也当是种解脱吧,对谁都不用交待了。小孩作为他唯一希望,若保不住人生也几近无望(亲人失望),那个烂摊子更难收拾,混乱场面何去何从逼入死地而后生。而且经过这么多波折对恃僵持,大家心也累了承受不起,他也一样,不想也不能继续下去终止一切。这是我揣测出来,不知有几分正确,在这个大家都已不敢掏心坦诚相待的时刻。没有后续,一切也只停留在这里,他真正的心思是什么只有自己知。为个孩子,把人折腾够累一切渊源所在,这条小生命来临得确实太不是时候全搅乱。人是喜庆迎出生,我们却是苦心作斗争,可怜的孩子可恨的父母可叹的命运!

  

  还有一样让好奇的是,他家里条件很好,大把人能帮到,怎么还要他这样费尽心思找钱,甚至拿命去搭?来照顾我们母子把小孩生育!这确是件说不过去事情,他父母没理由会不管,而且也会替筹划安排好,大可不必他为钱发愁更冒险。当然如果符合以上所言,又未尝解释不过去,重点不在于钱而是情,为缓解这种局面。我想这些事,他也不可能会让家人知道,否则就做不成,那到时又只能是我一个人知道,承受担惊受怕。当然,如果事态真发展到最糟一幕,我也会告知让阻止,他父母不让就肯定走不成,也别想更设法走开。他们不像我们家,要有人赚钱养活,他们不工作生活也能维持是没有问题。其实我都已作出决定,他做法就不该影响,反正都要走了,根本就不会发生上演不是么?还忧什么!是不觉中被带进,又走入了戏里忘了坚持,此刻还在一起就还有关系,做不到不闻不问不义不理。如果他真要那样做,只会逼我快点离开,因为那种存在是我接受不了,绝对不会留下!如果他真能下狠心走开,那我更能坚决一点离开,是为躲开他给我造成困扰在来临前远离。当晚我们卧床而躺,想都睡不好,又多了桩心事折腾着身心。我想我得加快自己脚步,再拖怕有变故来不及。得赶对方以前做出行动,枕着这些疑虑沉沉睡去。

  

  还记得,他头次带我回恩平车站等待情形,我可以想到,他是去找当地一些朋友旧识。男人总有一些酒肉兄弟哥们,有什么事情可找到帮解决。他那次也许只是打个招呼说回来,及商量一下留家乡生活状况吧。这次出事后,他定然有去找过对方。他曾带我去过一地,但显然不是重要主角,他口中的大人物称谓大哥,类似帮会头目团伙大佬。不用说知道从事些什么,带着手下黑道上混刀尖口过日,总之都不是些很正当交易买卖,这年头不就是邪道发横财正道难生存么。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便是好猫,好人坏人能存活过好就是本事。生活都不行忠诚正直有何用,没人会赞伟大而笑迂腐无能。这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强者当道,弱小仁善就注定被欺凌压榨。或许我们也不能怪,都是世道逼人,我们都只是环境下产物生活牺牲品。有听他提过对方一些事情,他们应该是在恩平买有房子,说每次他过去,都很热情小弟小弟的招呼,尤其是身边女人叫大嫂,对这个兄弟更是喜爱热情之极甚于大哥。怎么说呢,我听形容,感觉那女对他就有意思,这让人听了多少有点什么,谁乐意身边人被他人看中。虽然以他身材样貌,也确是女性首选,就算真喜欢爱上也是说得过去。只不知那男人作何想若知道,女人都细心轻易便可看出,男人都大意不会那么上心,也便只当兄弟情深一同款待乐乎呗。我对他如是讲也不信,说怎么可能?女人才不会看错,直觉更是最准确,当然那女也不可能背着男人有过分举止,毕竟是兄弟总得顾忌这点也可放心过去。

  

  他没提过带我一起去,或许是知道我不喜欢那场合也不会应酬。那倒是真,男人吃喝玩乐,女人本插不上话免扫兴。有时也会有种想前去之念,除了凑热闹更多想看看那女人。他口中描述让产生兴致好奇,女人对于情敌总会有根究探晓之心,总想亲眼目睹给心中一个答案,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比较一下。当然是没有实现没能相见,他终究没有带我参入他们圈子。只是有时会想,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男人做着什么事,用着那些来历不明或不正的钱,能心安理得用得舒心么!想到要是自己,定会阻止不让去干坏事,那些罪恶的钱币更用着不踏实安乐。然而事实是,我在他身边时,也不觉有何不对不妥,就像他给我拿钱,何曾光明正大照用无误,也不觉得必须制止他,不能去从事哪些。我不知道,这是生活所需,还是情感解释,一切成理所当然。于是我想到,原来那些贪凶暴恶之徒也会有家,有着像我们这样女人守护还有小孩。不管他们在外面是多么可恶残暴,回到家却是个丈夫父亲角色,这样的人又是否真的就是彻底的坏人,一无是处而无尊敬之处呢!就如《网络情缘:我是水你是…》中的他所举例,一位杀人狂魔,同样有很多爱他的女人。的确,爱与身份及好坏其他一切都无关,只是一种感觉发自内心的跟随。要说危害他人填充自己利益,我们谁敢说自己不是?在这个只能靠欺诈掠取生存的年代,谁手中钱不是踏着他人血泪汗得来,谁能说自己有多伟大无私,为他人活着而放弃自个利益!我们做不到,不是品性不行是生活不允许。如果注定世上总有人活好与不好,我们肯定会让自己成为前者而非后者,那就只能争只能抢只能骗,做不到就别想好活,而过不好的人永远不会被感激只会遭看扁小瞧。而且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女人找的男人若没点底气霸气软弱无能那种,女人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你若受气欺负,对方也不敢站出替讨回,难听点就是,窝囊没出息斗不过人怕惹事。我可不想自己的男人是那样子,至少该可以保护自己的女人。当我这样想时,又不觉有什么呢,我可以心安留在他身边,不去计较自责。他也许对别人无利于我却有益,他伤害谁没关系只要对我一心一意。其实上天的安排多么巧妙一强一弱,我的柔弱与他的强大刚好凑成互补,老天就是让他来带着我的啊!我当时怎么就不觉知,不曾懂得珍惜呢?那一份力气,原是苍天的恩赐却看着让流逝。这才是婚姻的奥妙所在,一正一反只为了相克也相携,彼此间刚好达到中和成就真正的圆满,合并成为一片完整的天空。只是为何最终也没能成为呢?却加重天空残缺。在对方转身之后,我变得更加的弱损,却是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保护避风的地方。

  

  他始终没有带我去虽有提及,我想主要原因在于,他们有些事不便让知,或者也是不想让我卷进去,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却是颇有愿望,能站在他那些兄弟友人面前,就像好不容易找到对象,让大家瞧一瞧看一看炫耀般。希望能以他女人身份出现,看看他大嫂神情,也让朋友羡慕,带出去不差能撑面子赚里子。多少有那么点虚荣心吧爱出风头,女人任何年龄都脱离不了的天性。他曾带我到过县城某夜总会,看外场气势应是当地比较有名,进去都是些贵族往来一般人登不上,灯红酒绿喧嚣醉意藏着多少黑夜迷离人性丢失。在那些场合,可以上演着人性最赤裸直接一幕,把所有人类世界建立起的规矩条框全部揉碎夜色里。这里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人前君子人后禽兽,不能不慨叹这的伟大,让我们尽情释放着那些罪恶。我们在那并没呆多久,只是招呼了下,他在里面还有认识人,时隔多年可见人际关系之广。就在那短暂驻足中,也能让感到自己存在,作为他女人出入生活圈子与朋友会面。如果换作从前,想必是更风光走到哪都有人问。自从牢狱事件后便改变很多,又加之好多年不曾回。曾经的光芒都有所隐去,“想当年”,我们都学会用这个词追忆曾经的自豪。他背后刺有一个很大的刺青,应也是那时纹上的吧,整个背部都是,像龙虎形状给人很有气势,就像我们在外头,看到这类型人不免离远点不好惹。因此也导致诸多不便,当他脱离那些人群回归正常生活一同玩乐,比如打篮球,天气热人人都脱了上衣,他却还穿着为此被笑羞涩缅腆呢,却是不知另有原委怕人看着吓到吧。想想刻那么大面积,得有多痛也真能忍耐,要我可受不了简直是糟践找罪受嘛。其实他表面看来,一点都不凶相凶神恶煞,因为他的笑容,一笑起来满脸阳光,花朵都要开放温暖的气息。当然某些时候也会有不同吧,人是因环境而异,当生存变恶劣之时,谁还能仁善慈悲就等着受欺负与压迫。谁想做坏人呢?做好人就更难!像我多么明显例子,看得到最后是什么“下场”。好人没好报是真的,什么来世弥补才不稀罕。今生都要不来还指望转世,天方夜谭虚无缥缈的事。

  

  在村里,他倒是带我去过一个场所,麻将赌场。应该是下挺大注那种,非我们一般村里的玩乐,完全的是聚众赌博。至于,就不担忧会有人管吗?这年头,有点关系人手,怕什么。何况,没有后台,肯定也是做不起,太多是相互收益与扶持。哪里都是这样的关系,人世早已败坏了的风气。他走进去,能看到很多人和招呼呢,显见是众人之中有一定名气与声望,就知道是混不错在哪都是光芒耀眼。曾听他说起过,以往的一些辉煌轶事。有一回,和朋友KTV打架,是帮派之间规模不小。当时分不清东南西北,包厢里桌子椅子酒瓶酒杯,凡是能抓东西都摔破打烂一片狼藉,天花板灯泡也被打破,屋内昏暗光线不清,混乱中交手,见人就打也不知谁输谁赢。他描述,等到停下时,才发觉手臂受伤,划破一大口鲜血直流。他那些哥们兄弟,赶紧用车带到医院门诊包扎料理。我可以想象,那时场景有多激烈,生死搏斗般想想都心有余悸。不免会训斥上几句实是叮嘱担心,说太不小心日后再有可要注意安全,像嗔责纵容般这样的事还能让有以后么!如果我在身边就不会允许。我知道,以他身手个子吃不了啥亏只怕是对方,但爱却会让人把强大想成弱小出于心疼与保护。他就是跟着他大哥混出来的,到有自己的队伍,他以前过的就是那种日子吧,经常黑道行走动手打斗是常事。可以想象,他那时混多风光体面,如其所言,兄弟当中做老大前呼后应,出门前后簇拥好不威风。如今提起,还能看到脸上焕发光彩,仿佛回到从前,可惜我没能看到,要不也跟着亮亮相耀武扬威一番。当然可没那么轻巧,也有危险出事之时,听闻有一兄台,长高个白晰斯文,一次打架中over了。他对我讲起时,还有点难以置信,不能接受那么一个好人就没了。虽然事情已过去多年,仍然难以放下沉浸曾经回忆。或许他们有过一段经历,共同出生入死,想不到却是有人走得那么快离大家而去。我听了不免感慨惋惜,干嘛要选择走那条路呢,以至年纪轻轻壮志未酬离开这多彩人世。当然生死何其寻常,时候该到在哪都能发生躲不开,就如他曾说起一朋友,车上忽然闭气不可思议。我们每天看着那么多人逝去,不曾想也可以是自己,等到用死亡来告知却往往已太迟,一切都不可再重拾。这事也给很大震撼吧,死亡总是给人最大感悟瞬间教会人很多,知道生命有多么的脆弱随时会离去而把握珍惜。除了生老病死生命规律,还有太多意外无从避开,生存是个机率而死亡却是概率,后者总是随时而至。有花堪摘直须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命活着且惜取,莫到失去悔之莫及!

  

  若说到此中让最感兴趣,无疑是听他提起有人干过最大一事件——抢劫银行。当然他不在内,没参与这事却有所耳闻了解。谁都知道这有多难,要想成功几乎不可能,当然需要很周全计划,精密安排严谨行动。据悉,此前筹划演练了半年时间才开始实施,对时间地点路线等,全部把握控制严密勘察布置,时间计算精确到分秒,从被发现报警到出警追赶,码头装货时间到剩下不要,一分不容耽搁否则脱不了身。当官兵来到,早已出海驶往其他国家,后面怎样没听闻,总之得手逃脱了厉害。不知为何,对这些人生活像有种崇拜,虽然罪恶却也是人生另类精彩活法。而且能混成那程度,不是一般人可做到,至少就在于我们之上混出了点头目。他在所混人群中定是出色出众,也参与过拿钱消灾像江湖杀手那样。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得来枪支,如果真有帮派、黑社倒也不难办到。他曾帮过人追债不守信用之人,若讨回便可分部分作为犒劳。这可也不是件易事,别人能躲甚至找不到,得有耐心调查等待,有时等上一周半月守门。他也真有能耐,很多人讨不成他一去便要回,让债主可高兴惊喜,大方分一半收获不小。还说了些讨债中很有趣事情,比如某老板不还钱,找个衣着暴露美女,天天到其公司大厅见人便说:你们老板欠我钱!这可真是条妙计,让老板颜面公司形象尽失,如此不得不赶紧归还,再这样下去声誉毁掉,公司生存都成问题非钱可挽回呢。显见暴力有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转个弯换个角度也许就能寻到更好法子了。听到他提起那些如此多彩人生,不免有种参与之心,可惜未能一起共证体会,那些刺激与惊奇,不应作想真缠上可麻烦。前面所述追债中打伤人坐牢事件,也是那时发生吧,可见坏人之中并非绝对的坏,对付那些更可恶之人就该以牙还牙更狠更绝。我想他那朋友定很感激,为这份义气也歉疚无意拖累,为兄弟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这也是男儿本色。只是他不曾想到,由此延误了一段宝贵情缘,这些也是命运安排冥冥中天定吧,要不怎么会有我们后面一切,这个故事发生,他们只是为我们作铺垫揭开序幕的开始。当然到最后,我们也只是成为另一位铺垫,所以最终还是要不到结果。这些得在故事结束以后才揭晓开,有着更多匪夷所思不为人知。慢慢看下去才会知,天意和命运的格局。

  

  那件事过后,就再也没有提及,也不知他们那边是怎么一种情况。他始终有很多人往来做着什么,我则是自己一人默默进行安排着。出于各有分工而保持着表面平静,越是安静底下越是暗涌狂澜积蓄待发。我的事情显然是更迫在眉睫拿出答案,因为孕期已近一月再拖久就难以解决。药流不能超过太长时间危险越大,而若到引产冒险程度则更甚于身体也更伤害。我是做好不要这小孩打算,在与真爱间决择。一条骨肉生命,比不上一个陌生男人荒唐离谱!爱就是让人失理性,做出一切可怕行为,不疯狂不盲目的不叫爱,感情从来就不受理智影响。更可恨是,人往往走出后认清痛苦悔恨不及,就像我也一样,不能回想置信曾经举止多么不值。人一旦染上爱情的气息,就彻底的完了,所有理智思想坚持信仰全部摧毁变成另一人。从遇上对方起,就注定了是悲剧,只是不曾想上演那么多经历。这段故事也属此中一篇章,穿插进生命的序曲,更是此爱追逐中最惨烈悲戚,付出代价也最大家破人亡。都是“孽缘”,如同《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如同这份爱,全部都是冤孽还债。

 

  大概三四天时间,我便与惠州那边接洽谈好,出去时间地点,包括走开理由借口都在掌握中。按理说,我该欣喜也心定,终于可以出去,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来临,却多了种不一样情绪。是什么?不舍不忍不安!都有,百种滋味在心头。想想一起度过了那么多个日夜,如今真就要离开这个曾给过依靠的男人么?他虽有不好,却也有让眷恋之处,至少跟他呆一起,我能感到踏实安全。会让人想要依赖寻求保护,好像有了对方在哪都不怕。对他的情感虽一直说不清,是爱情居多还是亲情成份更多,无论怎样却是给到一种依靠,像大树蔽护小草风雨不惧。习惯被对方牵着手走像带个孩子,习惯被用手摸着脑门,带着哥哥嗔怪妹妹顽皮不懂事的语气;喜欢开车时坐在身后紧紧依偎着,那种夜晚奔驰在公路旷野上的飘逸浪漫;喜欢看对方成熟微微一笑如此吸引人,甚至双方使计相互较量时也让怀念很有意思。和一个人相处久了真会留恋,那种气息味道一起有过的点滴。我开始变得又激动又纠结,为要走的喜悦和离别的感伤。不止是他还有其父母也让牵心,老人都慈祥和蔼当女儿一样对待。他们对我这么好情意怎能不感激,我这一走会是多伤大家的心不能原谅!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伤害任何人,可到最后偏偏是伤害了所有的人。我的自责内疚负罪感与日俱增,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步伐也更难迈开。他们一家依然沉浸欢天喜地之中,我却心事重重眉头紧锁一刻不得开怀。原来留下不容易走开更不容易,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离别最不易……

  

  最后决定性一两天时间,我变得特别谨慎与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出差错被看穿再也走不成,表面越得装轻松平常当什么都没发生。我和他们撒了个谎,说要回家看看,他们自是让儿子陪同,回去见岳父母那种。我肯定阻止不让跟,那便走不成,理由是,这事未跟家人提起,一下带个外人有点难以接受。我意思是,先回和家人招呼一声,让知道获准许了再带去见不迟。这种说法是出于周全考虑也便通过,他们没有戒备之心是想不到我会走。恩平离我家阳春很近,坐车也就一两小时,基于这他们也放心,让我一个人走不会有事。如果我真嫁去那,离娘家也近来回都方便,家人亲友定也是赞成满意,这桩婚事大家都安心。可那条路我终没有能跨越过去,却在一转身之后漫天风沙血雨。走的那一天,她妈给拿了两百元作为车费,交待嘱咐着,拿户口本办登记手续。我口头应充,心里却知那是不会有的后续,同时也不免在想,就这点钱,便把一个人娶来也太轻巧了吧!就算我真回跟家人说,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把户口给予。人都未见过,双方父母也未商谈,嫁妆聘礼都没下,算是真的谈婚论嫁娶媳嫁女么?那是必不可少该走程序。当然也可理解,他们也未见过我父母,怎能立刻承诺给予什么。尤其我又不带男方,否则见面应会有所表示,至少红包之礼少不了。年轻人也许不懂,但大人们肯定熟知,不可能两手空空,头次拜访女方家。如果我们真一同回去,定让人赞不绝口,以对方条件,绝对是女生完美伴侣!既可替自己添光彩,也给家人争颜面炫耀一番,想象那种场面,家人定会很高兴欢欣喜出望外。终没能让上演成真,原本想要的一幕,却在不觉中错过丢弃再也不会重复。那两百块钱,我很不想拿但推之不过,更怕起疑昧着良心收下,这成为一生中永远的“愧疚”,亏欠不得心安!其实恋爱中,男女花费是正常算不清的账,有的投入更多还是没结果,只能认栽大家自愿交往。更有甚者,太多女生就是以此骗取男生钱财,从来不会有歉疚不安而是利用玩弄,可我就有种像欺骗感觉难以承受,虽然非出自本意行动上却说明。两百元也不算什么,过不去的是良心,良心债才是还不清也让人最难熬。我出门时没带任何行李会令起疑,只带了个手提包所有东西留家里。或许也因此让更没疑心,不可能这样走掉,却不知相对人身自由,那些衣物其他算什么。没得多想先出去再说,也只有这条路没有他法。

  

  我走那天早上,外面还有朦雾,笼罩着整个小村庄,让人多了点愁绪若即若离。那片雾水也许是最后看到,等太阳升起一切散去再无踪迹,就像我走过这里匆匆而去,在山村清醒之前让一切冻结雾里。他骑车送我到路边,我有点奇怪,他怎么没直送县城看坐上车再走。男人都那么心大,不会细一点就能发觉很多,当然就算那样,我也能中途下车只是多花点路费罢。一个人决心做某件事,是没有做不成的,所不同的只是,此中过程和代价重新计量。由此也能说明一点,至少他对我不是那么在乎吧,若真深爱着一个人,就一定会很在意要亲自送到上车为止。小孩那边肯定不会这样,巴不得多看一眼多陪一程不舍分开。当我们坐在路旁店铺等车时,有种什么心情,既希望车快点来好走开,又想来得慢点多呆一会。此间大家话不多沉默等待,有话不知怎说而我是无从说。想到,我真的要离开这个男人了吗?这样做是对是错!那种心情太纠结难过,就像脚上绑着块铅石让移不了步。可是不容我思索考虑,车子已到跟前,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去已不容我选择。临行前他叮嘱,路上小心,让到了打电话回来。他像对待着一次普通出行,却不知是诀别。我只是哦嗯的应着,不能流露内心情感,极力掩饰着离别的无奈伤痛不让写于脸上。面对着这个,还傻傻想着自己女人可能会回来的男人,想到对方会以什么姿态和心情在等待着归期。亦如惠州离开最爱我的人时,想到这一去,就真的是永别再不能见面了,那种心酸那种难过那种纠结那种不舍,心情沉重得无以负荷!整个人像被撕裂绞碎了一般不能完整,差点就心软了几乎要迈不出步子来。那几步的旅程,竟然像用一辈子去走,每一步都那么沉重艰难沧桑老迈。

  

  一如对惠州,放不下自己爱的人,只能离开爱自己的人。既然连那边更深的爱都能做到放弃,何况是这边几乎就是不需犹豫。我知道已决定就不能退缩,否则将前功尽弃,我只能狠下心肠硬着头皮走,不管前面会是什么。就在那前十几分钟里,我仍惴惴不安局促紧张之极,深怕最后关头出问题,被识破再不能放行。直至坐上车那一刹,心里才踏实总算安全了,虽然不知道这车子会带哪去哪里将是终点。也如惠州离别时场景,车子启动后我一直没敢回头看,我不知道对方是以怎样身形回去。会像真爱故事,想象男主人翁夜晚路灯下孤寂落寞背影,那样我定会冲上去紧紧拥抱,给予力量温暖用爱融化夜色的凄冷。也许会也许不会,他该不是那性情,可我终究不能也不想去验证。我害怕看人离去身影留下人最难受,我说过要做先走那个剩下全承受,像《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就是那样,也是我先转身,把所有伤痛不舍心碎留给对方。只是这一次却相反,走开更难过,我想甩开一切,却陷入更巨大漩涡。我知道这一去,也是再也回不了头了,我知道走出这一步,只能朝前走下去,不管未来迎接我的会是什么,而我只能向前没有退路。为了一个只一面之缘的男人,辜负了爱我的人和身边所有人,为了所谓的“真爱”,人生路上变得如此悲凄哀鸣。两次都离别,两次都是为了真爱,两次情形如此相似,两次都深深撕扯着我自己,两次都是心理承受的最“极限”!我不知道这样的经历还有几次,而我又还能经受几回,我已经浑身伤痕累累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不堪一击了。老天为什么要如此安排折磨,不放过一条孱弱的生命……当车门关上一刹那,我的心瞬间坠入万丈深渊眼前一片黑暗,想哭撕心裂肺的难受无声的呐喊,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纠心纠肺………

  

  车子终于慢慢驶离了这个地方,即便在路上我仍在担心对方会跟踪泄露。却是多虑,男人没女人那细心细致,他若真跟来,不定就被揭穿难以收拾。直至坐上恩平到惠州客车才真正安心,这回是真的踏上路途远离那里,同时内心却也是百感交集千头万绪,他该是回到家中了不知想些做些什么。男人不会像女人,多情细腻牵挂思念,如果会有也只是孩子,承载着他太多希望吧。我真想知道,我走后他什么心情,会否有点不习惯而留恋身边的好。这些都无从印证,我在心目中位置,有没有都徒劳,前者让更心伤(伤害对方),后者还是伤心(伤害自己)。包括他们家人,会有些什么情形,还是不知的好,走就要干脆利落。这车也不是驶往终点,只是中途一个转折站。途中的辗转总是让人疲惫,发生太多意想不到措手不及。

  

  大概五六小时后,客车到达惠州龙丰总站,小孩父亲早已按约定说好在那等我,看到我自是很宽慰欣喜激动。有我在的地方就是天堂,而他在的地方却不是我的向往,能给我天堂的真爱却永远不能守护的地方。还是回到惠州西站村庄一带,那时小孩已随其父母回家乡。这样也方便些,免却许多共处纠纷,老人与年轻人住一块难免出问题。我刚过去,未敢把事实告知,也寻思着怎样提及。他仍沉浸在我到来喜悦中,我真不知那种事情如何启齿开口,这确实是难堪也荒唐更可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我不能想象和确信,对方会理解和帮助,只是和爱赌了一把,除了对方那也别无选择,硬着头皮也得去,心中多少是有点把握,不会见死不救。当晚先平静吃过晚饭准备揭开,未来得及开口却是被对方先问起。他看到了我包里医院检查单(怀孕),如此也好吧,直接承认不必费心去想。当他得知此事后,心里定是异常不平衡和极度愤怒,自己的女人挺着个肚子,带着别人的孩子回来找自己解决。我不知道,天底下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受还会愿意加以理睬,可是他容忍了接纳了,只因他爱我用整个生命地爱着我!谁说爱不能超越所有人性和常理?只是未到真正“深爱”处!他对我的爱,也就如我对真爱男人那般,融入血肉与生命。可惜我们都爱错人了,注定最终是伤痕累累。他没有对我发作,毕竟已成为事实指责无用。如果他还爱我还想在一起,就必须得接受面对与解决。若不爱是可什么都不理,若还爱却终究放之不下。在爱情面前,我们总是妥协再妥协低头再低头。

  

  我的意思自是,流掉不能要,而且这对他也太不公平,帮他人养小孩。然而让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要我把这孩子生下,用商量性的口吻说,我们有了个女儿,再养个儿子(未必中)不是挺好?可这不是他骨肉,我们大可再考虑要一个,我也不能想象,他能把一个他人孩子,当自己亲生来抚养对待么!他既能说出,我相信是可做到,否则坚决不会让留下,既不能接受就更不会让存在,于彼此未来世界里多此一事。也许顾虑我身体原因,承担不起那种伤害,日后再要又是一种危险,不想让我冒险。既然有了,就当天赐原本就没有打算,如此刚好有个理由,多个孩子也算坏中好事。如果说恩平那边非真心接纳这边孩子,只是敷衍欺骗为留住其骨肉,但我可以说,惠州这边一定会真心接纳那边小孩,只因为爱和我一同承担。爱有时可以很卑鄙自私,但也可以很伟大无私,有的爱只是为自己着想,而有的却可以跨越爱的极限。我原本想好不要的,他这一说却让有所动摇,我没想过他会同意,也便没那层考虑取向。既然他都没有关系,我何不尝试把孩子生下?那毕竟是我身上的肉,母性本能也让难割舍。当然其实我这样做,还是有一层私心的,想着有了孩子,我与对方关系便永远断不了。我是孩子的母亲,这又是其(恩平)儿子不可能不管,就像他(惠州)一样又可以投奔多了个依靠。人说脚踏两船,我这不都成三只了,真是太贪心!过于贪心的人,注定就是遭受惩罚一无所得。身边一个,追着一个,又打着另个注意,想都留住成为退路,最后却都关上大门,无有去处没有出路活该!

  

  如果我真这样做了,也许结局又会不一,在两个孩子父亲间终会选择一个栖息,后者可能性较大,前者伤害太多难以继续,如此却也是对他太自私与残忍,利用相助后离开。而假若是此种收局,我当初又何必千方百计走开,异乡生养再回去?何不直接留家里,吃住照顾都要更好更方便。从这点上说不过去,留前者身边可能性就是,这个孩子重新唤起我母性和人生认知,放弃真爱追寻甘愿停留。但只怕,让我认清事实后,却偏向于恩平那边,除了对方家庭条件父母优势,感情上也是难割舍。我不排除对小孩这边有感情,更多怕只因他的深爱让想拥有不舍丢掉,就像一个人习惯了被宠爱,一下子没有会很难受不适应。也是因为这份爱让感动,感恩感激更难走开是不想伤害,更多的是亏欠,难以补偿的歉疚不能给予的难过。这些爱并不是所想要,给的太沉重背负不起,越是给得多越压得喘不过气,让人想要逃离承受不起。对他们那边(恩平),却是依赖索求渴望的爱,虽然不浓重不深刻,却是能担当起的拥有。也许对方的爱不及这边给予得多和深,我却更愿意停靠,给到安全踏实保护感,而且对方能让我安静,这边却让脾气,怒气后又是自责悔恨反复折腾人心。在那边,我应更像个平凡妇人操家带子,过着安稳风平浪静没有波澜的生活,一切会有对方撑起扛着安排,而身边这个照顾不来,总让为工作生计就医看病吃穿住行操心愁忧。生活一成问题,感情又出乱子更成危机,加上小孩闹腾,可以想象不会和谐幸福美满。如果惠州留不住我,定是回到恩平去,像个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会爆发。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都不能让我哭,前者比我小哭不出,后者不懂我不想哭,哭的时候总是在背后不让看到,后者不会擦眼泪前者会却感不到疼惜。真正能让我面前哭的男人,在最后一个故事,偏偏那是最不疼爱最不珍惜最不在乎你的人报应!有人说,女人一生中,若没有一个让为哭的男人是种可悲,等于你从来就不曾为谁爱过,没人真正闯入过心窝。有一个能让你为之哭为之笑,为之喜怒哀乐的人也是种幸福,虽然夹杂着苦涩辛酸,却又是爱的滋味翻江倒海。我不知道,遇到那个男人算是幸还是更不幸,却也如同前面故事,最终也是有始无终无果之花。一生中爱得太多,总爱不出结果生命空蹉跎,漂泊的人生失落的魂魄雨骤风急红尘殒落。

  

  这些都无从考究,因为并不曾发生上演,小孩出生会是怎样一种情况,能否扭转所有家庭命运。如果真要那样,就得对这边家人撒谎,因知道已分开,我们得说有往来住一起,小孩出生也便理所当然。老人家自是不会多想,欢天喜地抱孙子本就求之不得,只是想想欺骗伤害,有种于心不忍却也只能如此。也就如在恩平时,对他们家人欺骗和隐瞒,只是为了不让伤心操心,善意的谎言解释。如果我听从对方,或基于自私心理这样做了,人们也会认同些,因为毕竟还是在情理之中,可以说得过去的事情。然而,偏偏我想的是另一个男人,为了真爱放弃。我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说出来简直是“荒唐愚蠢”可笑之极!我居然会在想,我已经有一个孩子了本就够麻烦,若再要一个日后将如何去找寻他,岂非更加不能在一起?我竟然还异想天开地想我们还会有可能,想着就算有小孩对方也不会介意,我更是可为他舍弃。我不止是“天真”,更是傻笨痴呆到这份上,枉费一生聪明却会犯如此“糊涂”的错误!我那时是还想着追逐对方路途不放,否则我也不会想尽办法也要从恩平那边逃脱。如果我就此中止,岂非前功尽废此前一切就太不值。我只是想借助惠州一站,帮把事情解决掉再上路。

  

  我也是低估了孩子的力量,如果这个生下,也许就真改变了我所有想法,就算我不会留在最爱我的人身边,至少恩平会是我考虑之处。之前小孩对我起不到挽留作用,是因后面经历太多以至心死再无意义,事实上,最初小孩出生时,也是给生命找回过力量热情,让天空绽放光彩。如果不是老天安排那么多的苦难考验,让生活苦不堪言,我们的爱不会在磨难中消尽,对小孩的爱更不会丢失。这个孩子是重新降临,成为新生力量,兴许能给生命带来源泉与希望,而当它代替此前小孩,撑起另一方天空人生也便改善。不会再执著于真爱追寻,也不再悲戚泪流,会想着如何重置人生,好好生活安置一个家。此前写过已有一孩,这个根本唤不起母性,我也说着若生下再回去,何需如此辗转当初不走便可?这并不矛盾,出生以后会把心给带回去,简单地说,木已成舟已无可选,自然方向明了。我是为了真爱,才纠结于要不要小孩,当小孩存在成为“事实”时便无可想了。就如那景象,事已至此,我还作什么挣扎去留呢?就接受这命运安排,一家三口安稳下来。我原本对恩平就难割舍走开也心碎,命运若能“狠”一点推回去倒也算合心意。或许如此,大家能看到一个比较完满结局,虽然总有一边(惠州)心伤,却比后者好多两边伤心三头不好。可是这一切没有发生,“真爱”凌驾所有之上,把我对两个男人的依恋对小孩的母性全割断。我想,我那时就是发疯发狂“走火入魔”了,别说旁人得知难以接受违背天理人伦,就是我自己走出认清都无法原谅更认可!我对我自己已不是一个“恨”字可以表述,我找不出任何言语解释和开脱形容那种心情,我不能想象自己当时作为,脑子是怎么了做出那样举止?再愚蠢再傻再笨的人都知道不应该,我却像吃了“毒药”一味往火炕里跳。我只能说,是老天把人弄迷乱昏头转向失去性子,因为只有那样才能把你推上那条,早已设计好的真正命运之途。所以说,一切都是逃不开躲不过的天意之手,从离开学校推入社会开始便已在命运格局之中。

  

  我后来想想,真有点后悔,没听从把孩子留下,一个出错就导致错上加错一错到底。排除这些,这个小孩也是不能来到这世上,因为他孕育时正是父亲吸毒之时,我搜索咨询过,那时期孩子不能要,有可能疾病甚至畸形。这太严重了,不能拿一条未出世生命作赌注,对它太不公平!其实我在恩平家时,就能以这个理由很光明正大不要,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甚至不用揭露有小孩之事。只要我把事情说出,他们父母定也会支持包括他,再怎么想要儿子孙子,也是不可能不敢冒这样的险。他父母不知道,自己儿子并未脱离毒品史,而他则是没有常识,不知沾染毒品时不能要孩子,他们才会如此剧烈挽留这个小孩。假如他们得知,只怕再也无话可说除了叹息伤心。当然我为什么不说呢?因我也不知道,是多年以后忽然想到网上查询才得知。所以或许也可说,阴差阳错地幸得没养下,否则长大有何缺陷,只怕痛苦的不止我们,还有孩子本身就太对不起了。当然尽管这样,我也不能为自己开脱,他也许是不应该来到世上,但终究因“真爱”而死,就好如人们常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最终是因真爱而下定决心,亲手杀掉了这条小生命。它原本是有很多次机会都可留下的,从深圳没钱处理,到恩平家人挽救,再到惠州允许接受,每一次它都有机会活命,而每一次都被我因真爱掐断,不给它一丝丝生存来到这人间的机会。我真的是太残忍了,这个狠心歹毒的母亲!为了真爱丢弃了两个真心深情的男人,更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要残酷无情地扼杀于腹中,我是应该死掉为死去的孩子偿命,所以最后是一命还一命公平!活着的我照料不了,那么去照顾死了的吧,那边有好几个都等着我去属罪,偿还这生前的孽账呢。这也是真爱当中最大“牺牲”了,拿一条无辜幼小生命祭奠,只因为来的不是时候,成为一份爱底下的牺牲品。但我希望它记住的不止是我,还有另一个罪人——真爱,他也很无辜所有不知道但却全围绕来发生。如果说我是最大的杀人凶手,他便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因为我所做一切皆因他而起,就注定脱离不了关系!如果说路过只是推动,那么他便是悲剧的“根源”,是促使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种下所有的祸端。因为他原本只需“一句话”便可阻止所有悲剧的产生,一个肯定或否定的答案便早了结这一切根本不会有的后续,却那么吝啬不给予让那么多人跟着这份爱为他而受罪遭罪。假如说从未参与出现也便成局外无关,既然命运安排进来就如所有经历者不能逃脱。我不知道有无因果轮回可我知道,做了什么总会有代价的!有天我们都得为自己属罪,用最惨痛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