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29:究竟谁在伤害着谁
29:究竟谁在伤害着谁



更新日期:2015-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06年10月初,又一趟深圳到恩平之旅。上次离去就没想过会再回,想不到的才多长时间居然又返回,也不知在他家人眼里怎么看待,我们之间打算怎样连局中人都说不清。再次到家是十天后相隔不到半月,不知他是如何对家人说他们又会怎么想,之前若说不是以女友身份,那么这次呢?不知道,感觉像走入一个更深漩涡不知何从脱离。不管我告不告诉他家人他事情(吸毒),现在都是难以走开是有了小孩,我们同样还是得面对,不能撇脱的重要因素。假如是家中发现,只怕感觉更无助被困出不去,基本可以预测会是种混乱情况大家都遭罪。

  

  一如上次,久久不肯提及我们兄妹关系澄清,这次同样不见透露有帮解决处理进展。我不断催促心急如焚,那边却掀起更大暴风雨。那天下午,他妈忽然跟我进房间问了一句,阿诗你是不是有了啊!那句话,不下于医院接报告单那刻“震撼”,又像一个晴天霹雳在大白天里炸开。回去之前,我们是再三约好,绝不能告诉家人这消息,只想着拿到钱后,暗自里悄悄进行不让知道。如果告诉,老人家抱孙心切更不会允许,到时事情变得更麻烦难办。如果纯粹只是面对他,我可以狠下心来坚决到底,可面对一对慈祥满怀期望的老人,我实在是不忍难以面对,不知如何拒绝又无法答应顺从。我知道从他们得知以后,一切将变得越加的复杂了,事情再没自己当初想象简单,又碰到一个更大难关。我想,这也是他早预谋计划打算好的,先骗回去,尔后再通过家人慢慢施压改变我想法。他知道我心软心善,绝不忍心伤害老人,他的父母就是我最大软肋,所以他能那么成竹在胸。我当时也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在那时却是无路可走,最后就真的找不到退路,陷入困境无有出处。如同上回我又一次输了,是输在他家人面前对老人的心。

  

  既然都揭晓也只有坦白了,他妈自然是劝慰我们把孩子留下,我也就只能找各种理由借口搪塞,说自己身体不好体弱多病不适宜。他母亲说那没事,日后多炖汤吃好补好给补身。其实我也问过医生关系不大,自己注意些迟早还是要经历。我说,以我们目前能力,自己都顾不来怎么养小孩。他妈说,这些不用你们担忧,我们家人会处理好。我说,我们现在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他妈说,还用准备什么?到时挑个日期,帮你们把婚事办了就是了!我每说一个都被反驳回让哑口无言。他母亲倒说得轻松,可怎知这于我是多天大的事情。更气人的是,他也在一旁跟着附和,我顿时瞪他一眼,意思是: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瞎掺和什么?我都还没说你呢,倒添油加醋煸风起火了,答应好背后背着我悄悄告密,这事一会再跟你算账!他不再作声,是自知理亏,违背承诺更是欺骗。可想而知,他妈走后,我们之间便暴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斗争,我们之间的矛盾激烈尖锐上演,在“要不要”小孩问题上进行着一场持久战。不止是我们关系变僵直不安,整个家的气氛也跟着变了,变得敏感紧张沉闷压抑,大家各自心理揣测不知想什么。他们一家自是站同一阵线,怕背着我也商量着些啥,我就像成了个外人般,孤立无援不知何从脱身。

  

  既然他不肯帮我,就只能自己想法子,我开始往外跑是去医院他也跟随着。时间不能再拖,超过一个月就不好处理,我这边是心如火燎他们却是不慌不忙。在医院里,我又问及不要小孩事项,医生自是劝解最好留下,那样伤身也有危险。不是我不想要,而是它来的太不是时候要不起啊!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把所有计划扰乱?有一次,我们在公园里又吵闹争执最激烈,我承担不起他和他们一家的希望别再折腾我了。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会对我跪下,这比上回电话里哭腔更“震撼”!一个大男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一个像他这般如此自尊自负的男人,竟然对一个女子下跪,我敢说他一生中绝对是没有过!不要说是女人,压根儿就不会有的事情。可他为了什么?为了当父亲的愿望,为了一家人的期望,也为了挽救一条幼小的生命。他在我面前跪下,用这种方式祈求我,放过这条生命,把他留下来。那一刻,我真不知是种什么心情,有欢喜激动为有人如此,更多却是感伤无奈愧疚不安慌乱无措。我不知道别人面对这情形会是何做法,我当时能做的就是自己也跟着跪下,我也求他放过我放过我吧我真的担负不起!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不能啊……我们,就这样,相互面对着面跪着,谁都不愿也无法叫对方起来。我知道他心很痛我的心同样更痛,他很纠结我更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要我给一个期待未来,可谁又给我一个未来期盼?我只怕我们都给不起,却又无法轻易卸掉的包袱。我觉得我们那时真的都很“可怜”,大家都各有难处都是身不由己。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当初不开始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切。我们都相互煎熬折磨着彼此,爱为什么就演变成了一种伤害。是我错了吗?一开始就不该插手这件事。也许我狠心早点走开,就不会把自己也牵连进。这种场面,是我永想不到的。事已至此,我又该怎么办呢?老天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后来是我先起身的,他还在那叫也不理不睬,像个木头人,僵直了思想与身体。我边走边回头望,是不放心怕他会做什么傻事,其实男人才不会,像女人那么脆弱,再怎么受伤总会经受得起,时间问题终究淡逝。女人的伤却是随时间愈积愈深,越是流逝越怀念成为捆绑无从挣脱。这就是爱情对两者不一的打击,男人能振作女人却会沦陷不已。像他这么一种男人,更加不会因女人而束缚了。应该担心的是我还差不多,在亭子中周围水塘,真有想跳下去算了一了百了。我们谁也不用再折腾难为谁,何苦要彼此如此辛苦受罪冤枉!那时却没那勇气也不能死那,还有太多事情纷扰不能脱身结束,何况真跳下他怕也会救起,两条生命两份沉重的希望呢。最终是我先走开狠下心来,让他脱离我视线看不着。我不知可去哪在附近游荡,没多久他也出来找到我用车带回去。从那以后,我们之间变得更沉默,冷静得无话可说也让害怕不知各自所想。有时看到,他和他爸妈嘀咕商量什么,是关于我们的事我却不可问。他父母定也着急却也无可奈何,一家人因我到来也完全影响干扰。我开始常常自个往外跑,是躲开他和他们一家无以面对。有时我趁他走开瞬间悄悄坐公交出去,一路上还不断往外张望怕他会骑车跟来。那情形就像在玩捉迷藏你追我赶,我在车里心事重重不得轻松盘算忧虑,有时看到个骑摩托的都会以为是他慌张不安。其实他未必会做到那么细心,像我在深圳为帮他戒毒那样。不知为何会变成这景象,我们这是在做着什么。

  

  记得上一次回去,我们在县城因何原因走散,我一个人在闹市灯光下漫无目的行走,进了一家酒吧喝了点酒,和几个陌生人有种消遣或是赌气。在那灯红酒绿场所若不小心太易迷失,如果还是初出社会小女孩定上当受骗,只是现在已懂得和区分不会堕落。由此想想,社会却是太多诱惑不是所有人经受得起,于是有那么多人步入歧途走上歪路,却是谁来替他们守住最初不受污染的梦。一个人走在夜深人少街头,总难免会碰到一些干扰,单身女生夜晚出入就不安全,怕遇坏人歹徒色狼。那时不免想到有他在好处,就不会有人敢来招惹了可以保护,这么想着他真的来了,想是走了很多地方才找至。我总爱出逃喜欢被人找到感觉,或许只是为了证明被重视与在乎。他能闻到身上酒气感觉出,问喝酒了我点头,却不再追问其他。如果不是心情不好也不会,可酒却不能让人真正麻醉。走路便不那么沉稳安然,靠在他身上扶着走。喜欢这种被呵护感觉,有他在就不怕,路上不会有人骚扰不怕危险。两人一起走在灯光下背影,成为城市背景美丽衬托。有爱把夜空点亮,路途不迷茫。途中经过一豪华会所,他说以前常和哥们光顾,K歌,蹦的,放纵,疯狂,那些我们年轻时都曾拥有过的风光。如今已不再向往随年龄增长变得安静,我们都只想求一份心灵慰藉而非身体宣泄,开始懂得自己所要所寻,而不是眼中浮华和虚景。他也一样,即便那时怎么辉煌都成过去,现在想要的只是一个简单安稳的家,有爱人、孩子等候灯光晚餐准备那样的幸福。我们都想要却那么困难,有的人注定只能在边缘流浪。

  

  这次同样地,我自己悄悄跑出去不告诉,一个人在县城闲逛遛达好不乐栽,直至傍晚五六点才打电话回家,是他妈接的,非常的紧张与担心,第一句就是问我去哪了,说他开车到处找我,却不知道他找的是我还是他的孩子,这两者他究竟最在乎哪个还是都同等。终究是有差别的,如果只是我一个人,他定不会如此忧心,他很是怕我会背着他悄悄把孩子处理。其实我哪有那能力呢,否则在深圳就可解决,不可能会跟他回来。如今面对他们一家,我更不敢轻举妄动了,毕竟现在是别人收留呢。可以想象,他和他们家人定都很着急,除了担忧我,自然少不了肚里那个骨肉与香火。有时我在想,他那么想要这孩子,除了父性怕更重要是,能替他撑起面子,担负起亲人期望不让辜负失望。他此前那些劣迹曾让太多人心伤,眼前却是让人看到希冀重新把心力投入。如果这次成泡影落空将会加重,心灵落差让人更难承担负荷。只是可怜了未出世的孩子,在胎里就成为父母斗争的工具。小小身躯承载着太多希望,牵系着多个家庭多人命运。

  

  我听到那样说,自然难免有暗喜,有种惩罚快感也有被在乎欢喜。我说我在县城逛下,买点东西没事,说现在就回去了,让开车到路口接。我没直接打对方手机,战争让彼此有隔阂不便交流。坐车回去时天早已漆黑,当我下车时一片茫然,还在想着该怎么找着路。就在那一刻,一束强烈灯光照来,照得我几近睁不开眼,是他在路边等待,打亮了车灯为我牵引。我不能形容,当时那种场景的“震撼”!我原来是在黑夜中迷失街头彷徨,灯光让我一下找到回家的方向。那灯光此刻是如此暖人心,抚慰过心头不再迷茫灰暗。那是我从未有过体验,只在一瞬间把心房照亮。我径直往灯光走去,坐上车一同回去。也许我已经在夜里徘徊得太久了,所以那么渴望有个人带回家,当他出现时正好是恰如其分,路过了我生命中那段青春。可我却不知道,这一生是否应该就跟着走,还是只是路口驿站的逗留。我的心情无比复杂犹豫矛盾,就像曾看过某文章,一女生该为情人还是丈夫洗袜子。两边都有情感有眷恋有故事,而我也是在太多处都有难以割舍,那么我又应该跟谁走?日暮沧桑谁是牵我手走回家的人!为什么如此辛酸与苍凉,我的选择总那么的难……

  

  我之所以难以作选,除了真爱还有一重要原因,就是无法割舍此前那个孩子始终放不下。我知道我全部的母爱和心意都给了她,就算日后再有也无法再给予了,所以肚子里这个小孩的来临,并没能让有多大欢欣喜悦。人都是“初为”父母时最激动感怀,后面再多小孩也顶不上第一个时心情。我一直想着是,有天再把小孩带出来,可如果真和他人成家生子,这个愿望便会落空。他不知道我的难处苦衷,这些又无法无从告知,这成了心里最大的结,也是横在彼此间障碍。那种心情真的是折磨,有苦不能言比喝黄连还苦!可是那些,我又怎么说出口?他们更怎么可能会接受!然而事情终是逼上梁山,有天所有秘密再不能隐藏。那天,我又跑出去,是到医院咨询手术事宜,医生说不能再拖,超一个月更危险。他一直跟着我,怕悄悄把孩子拿掉,却是不知我哪有钱,而且若无人照应也无以料理。我知道我再不能隐瞒下去,若不说出真相他绝不会允许,于是在医院门口河边,他再次逼问时我道出了实情。我说,我有个女儿,你知道吗?他听到那话时反应就是,我在跟他开玩笑,一个天大的玩笑!他用那种语气,也像开玩笑的,反问我,你,你有个女儿?压根儿不可置信的事实!我说是的,是真的,当时没有办结婚,未婚生子那种。后面把事情来龙去脉都说了,此中他沉默我也沉默。大家都在作想,给彼此接受面对空间。包括那些辛酸凄凉,但我知道那不会打动他更为我心疼。只有真正爱你的人才会为你过去泪流,他不是至少不及小孩那边对我情意。他此刻想的应该就只是小孩问题,应该怎么做和面对我们的孩子。末后,他问了一句,是女孩?略带凝重神情。我知道,和我、小孩父亲那边心思一样,女儿,长大终得嫁人,带着她好找伴侣对彼此影响不大,男孩,则涉及到分家产娶妻生子等,是长久一块不能分离。所以说,离异之人养的最好是女孩,至少在你未来寻找路上障碍不那么大却是事实,换作我也一样考虑,男孩事多一辈子生活一起难说。我轻声说,是的。余后问了些她的状况,多大和谁一起生活之类。我自然表露,作为母亲心思希望把她接过来,虽然是不敢奢求他和家人会同意,因为我欠她,而且也不想让她在那山区落后地成长。我想给她更好的教育生活条件,也把缺失的母爱统统补给,只是我这份心意那份母性,作为外人的他又能真正懂得么?我不能寄予的希望,从一说出就可谓是不抱期望。

  

  那天,我们坐车回去,一路上不说话气氛沉寂也压抑。不知可说些什么,那个消息对他应是天大霹雳。他怎么会想到,我一个看来如此瘦弱的女子,居然已为人母。我若不讲,身边真无人知道,至少我看来不像妇人样,且又超苗条。然而他又不得不承认,此中怕也和我一样陷入矛盾纠结。怎么处理,对我是接受,还有小孩呢?不接受,又有着他的孩子,要或不要,却终是推不开。如果我没怀有他骨肉,也许轻易可一拍而散,现在面临的却是,另一条共同拥有的小生命。是他,那个未出来的孩子,把我们的心紧紧牵连一块,却也是它,未曾有意识生命的孩子,过早便让父母为此烦恼苦痛起来。它的到来是幸与不幸,对他和我们大家来说却都是不该。在我们未曾作出决择之前,余下发生一件事,却让我彻底困惑也害怕起来。当我们坐车到县城网吧门前停留时,他做出一个举动,我看到他在一辆不知谁的摩托车蹲下,掏出钥匙,确切说是一根铁丝把锁打开,我起初还以为是他自己的,后才意识到这是在偷盗。我一生虽贫穷潦倒,但也不至于做贼,更不认同这等事情,何况发生在最亲近人身上,然而我却又无法阻止,更不能揭发毕竟有情义,我总不能看他当场被大众抓起扭送派出所吧于心何安。那种心情真是“煎熬”,眼看着面前实施无可奈何!也真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些人技巧,不到一分钟车锁便打开,我甚至都不及看清楚。所以说,在这些飞贼强盗面前,我们装再多把锁也没用,轻而易举就能被打开永远防备不了。锁开了,他坐上去之后,意思自是让我坐后面一起走,我不能形容我当时那种心情!又害怕又惶惑,怕被人发现两人都走不了,自己更被拖下水声誉受损。可难道,我真要坐这辆脏物回去吗?也是种玷污,真是极端不情愿!然而时间不容犹豫考虑,最终不得不顺从跟坐,并再三提示开快点,直至离开一段距离仍在催促。他倒是淡定从容笑道,怎么你怕啊?当然了,这种事头一回遇能好受,自己仿如成帮凶逃脱不了关系。我是真的怕被人追下来到时怎么办,以他身手应该不怕应付不了,就算进警局也有关系弄出。那个时候只想有多远走多远,快点离开那个肮脏是非之地。

  

  半个小时左右到家,那个车他没开回去,而是扔村里一片树林里,要是谁捡到倒是个天大便宜,谁会笨到不锁把好车扔路边,不知是碰到了个意外事件,因此成了最收获欢喜赢家。我感到可惜也为那人心疼,如果对方也是困窘之人,该会是多么大的打击啊!这些贼行事时,从不会考虑到他人处境,就算他是我亲人爱人,却让人难过这作为。他自己有车,家里也不缺钱拿去卖,可他为什么,还是要这样做更让我看到?我知道,是那件事给他造成打击太大,他或是需要一个方式渠道发泄出来,因为这些事他也无从跟谁说,只能埋心里积压超负荷难以承受。要在这么短时间消化和面对,真不是件易事,所以他做出此举动,拿一些事情来消遣。当然还有也是,为了报复我吧!为我放出这么一个天大重磅炸弹,在他的天空掀起灰尘弥漫硝烟战火。他是有意这样做给我看的,才会在我面前亲自出马。他要让我知道,我是给予了他多大伤害,他那样做,全都是拜我所赐。我知道,我这一回真的闯大祸了。我原本是想着把他从歧路上拯救,如今却不自觉中把他又推上了斜路。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他又堕落了,而因果都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偏离”我们预想轨迹而去。也在那时,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世上总会有一个人出来把我们拯救,就如真爱男人对我、我对他一样。我们不用担心,自己的人生会永远沉沦浑噩荒唐下坠,只是未遇到那么一个人,让我们收心收性起来回归人生正轨。可是当对方放弃拯救时,那个人便又推入浮沉苦海不得解脱,就如真爱男人拯救我到一半松手,我也拯救他到不了最后而换来毁灭。这也是因果,当我们放弃了别人,又有人放弃我们,我们都得为自己种下罪孽承担付出代价。这也是“连环”效应,当一个被放弃,将波及更多的人没法被拯救,于是红尘中永远有那么多的魂灵在哭喊挣扎,都是我们自己造下的罪。是的,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如果只是中途弃而返之,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见死不救,好过给希望再绝望加倍煎熬磨练,经过“双重”打击后人会滑落得更快,是被放弃后的无望而彻底的自暴自弃自生自灭。我知道我又犯了个重大的错误,救人不成反害人,我仿如眼睁睁看着又一幕悲剧准备上演却无从阻拦。我又卷入了个巨大的漩涡,此中颠簸起伏不知将被推向哪……

  

  不多久,他给我拿出一个答案,他说他不介意我有小孩事实,那些都已成为过去,并且承诺,会接纳我的孩子出来一起生活。我不敢说这是爱,倒更愿信是肚里小孩,让他不得不作出此举,因为如果他不接受,也许我就不会跟随他,也要不了自己孩子。而且我更知道,这只是他个人单方面意愿,他家人态度呢?他定然不会将这事告知,免节外生枝乱上添乱。如果他父母不同意,就算他愿意也是没用,我毕竟是和大家同在一屋檐下,他们更有决定权。而试问,哪位公婆又会愿媳妇刚娶过门,就带着他人小孩?这不仅是情感难接受,面子上更难以过去,在亲人村人眼里。所以我知道,那几乎是没多大可能的事,但不管如何他能这样道出总让欣慰。当然也有可能,也只是他的权宜之计,只为让我把孩子生下来,至于日后要不要兑现承诺,我也是管不来要求不到。何况,若我们真有了孩子,成了另一捆绑束缚,我更是走不开了。他不用担心,我会回到之前小孩那头,是这边也同样的难割舍。两边都是骨肉,至少他可赌一把,我留下来可能性是一半,如今单身一个,我随时走开机率却是大多。我希望是前者,他说的是真心话,而不又只是挽留的谎言诓我,那太伤人心。当然他不说,我更不会对他家人说,这些事终究不光彩,更不想让操心。而且一旦炸开,只怕又要让家里更加混乱难以收局,也就默认心照不宣地,各自埋藏保守着这个秘密。

  

  自从回到家后便如之前所言,他妈天天给我炖汤补身,当然也是为他们未来未出世的小孙子此刻是至宝。不能不说,他妈手艺真是好,煮的菜非常好吃,就是一个青菜没荤腥也香喷可口。这比我们家里饭菜好多了,我总能吃很多,如果我留下,这一辈子都能吃好喝好,不需为厨房忧心。而我的身子,也会在那安逸与调理中慢慢的好转起来,未来可谓是一片光明与希望,不可能还有后面辗转来去日子越过越苦,而身体也越加的下滑垮掉直至步上死亡。当时却是不曾觉知那种幸福多么难得,为所谓真爱晕了头失了心已经不会思想与辨别了。我的心情变得越加沉重,他们越是这样对我越过意不去,是怕负担不起一片深情厚意让失望伤心!他也是,开始变得勤快起来围着我转,这个从小应该不会动手做过饭菜富家少爷般的人,却会为了我亲自下厨,帮我把饭菜端到面前来,热了又拿起凉冷,问我味道如何,咸了淡了还要加什么。看着他殷勤前后跑来跑去,我是不能不动容,他一个大男人何时这样服侍着一个女人?虽然也许只是为了孩子还是感动。有回我开玩笑地说,你都没给我洗过衣服,他说可以啊,当下就要说帮我洗我却不让,除了觉得应该自个洗,也是心疼不愿让动手吧。男人确实是给女人宠坏的,什么都捞自己身上。我在他们家都是帮一家人洗衣服,他父母自是不让也觉不好意思,我便说,反正都是洗一块洗得了,我习惯衣服当晚洗不拖次日。包括用完餐收碗筷也会帮着洗,切菜洗菜烧火的过去帮忙。他妈总是不让要自己做,不知农村孩子都做惯,不像城里娇气不愿动手。我也会觉不好意思,在人家那白吃住不干活,也许也是当成了自己的家吧,才会亲昵自然什么都动手。我在他们家,就真像是过门媳妇帮忙做家务,那些做起来却如此平常,我也是把自己当作了是么!我到他们家的事,村里自也是传开,时不时会有人串门来像看新人般。我知道他们怎么想法同样误会,是女朋友未来的新娘子等着喝喜酒。我虽然身体不行脸色不好,但穿着方面颇注重,到那给旁人印象还不差,至少过得去,换来不少夸赞,替他们家也撑了面子,但也因此反而更忧心,若没成岂非招人笑话。

  

  记得上次回家,饭桌上给他父亲夹菜,不小心地叫了声爸。男人沉稳没多大反应,他妈可是乐得眉开眼笑,不停推着他说道,人家叫你爸叫你爸呢,意思是,还不赶紧搭理,这可是准媳妇啊!其实我那时,并未有那样想法,只是情感自然流露吧,他们就是给我如此亲切,像自己亲生爸妈,甚至比他们还要亲的亲人。在家受够了亲人冷漠遗弃,他们的和睦慈祥温暖了我心房,我不自觉地就把他们都当家人对待了,尽管未有考虑停留。在外购物,也会想着给他们带些什么,有次给他父亲买件衬衣,不贵买不起硬说一百多我理亏。主要是一份心意,他父亲表面不说内心定也欢喜,他妈更是看在眼里喜怀于心,我们真的像一家子。老天对我是不薄的,知道弥补我缺失亲情,给我如此慈爱公婆。我敢说,这世上再也找不到几个,像他们这么好的老人,我也不会再有那种亲人般感觉。老天对我又是刻薄的,为何如此无情残酷的考验,让我在懵懂迷茫中分不清方向就最终失去,一个原本可拥有温馨温情的家。

  

  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担负着撑起这个家重担,那么多双期盼的眼神,那么多的希望都在我身上。他们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却又无从脱身,我总是心太软,把什么都自己扛结果就是浑身伤痕。我是不想让他们伤心,却伤了自己的心,我不想让失望,最终却是大家都失望。那时有早孕反应不想吃腻,他就给煮稀饭,我在厅里坐着慢慢吃时,他便围身旁欢呼雀跃那种。说着,我日后也可以带着孩子出去,说这是我的儿子,脸上满是欢喜骄傲与自豪,为人父的喜悦激动。说到时,我们一家三口牵着手出去,想象着那场景,就已是眉飞色舞仿佛幸福就在眼前。他那时就像个孩子,幼稚却又可爱傻乎乎,我知道他是沉浸陶醉乐坏喜不自抑。不能不说,男人傻起来样子确实可爱,那绝非遭嘲笑而更吸引迷人。他那神情不禁把我也感染了,好像自己也能看到那一幕所向往,我有什么理由拒绝?一个男人等了太久想当父亲的愿望!那一刻,我真的不忍心破坏他的美梦,重要是,我也被他带入梦里有点沉醉起来了。我似乎也不想把这个梦打破的,不是吗?这不就是我所要的安稳吗,我到底还在犹豫考虑些什么!我开始有点妥协,要认命接受现实留下来了。如果这一切真是上天安排,我又有什么可争执?我发现,我走不动了,因为身上背负着太多沉重使命与希望,我也不愿不想走了,因为我也早累了早想停下!我决定认命留下不再挣扎了。是的,因为我迈不开步伐再也走不动了……

  

  我的决定对于他们家自是好事喜事,他父母把这事告诉了他远在香港的大姐。他那个姐姐很厉害,不仅有钱还有权,到澳门下赌一次就好几万,真是富人一餐穷人好几顿,他们是永不能体会下层疾苦。曾听他讲,有回连赌九次赢,最后一次放弃,结果那回是输大,可见他姐运气还不错。有次他姐开车撞人了,叫他带人手过去,把对方吓得再不敢闹事,言论是握在强者手里。如果反过来是对方开,只怕更糟定少不了挨打。如果没点势力,就算你再有理也行不通,这个社会就是如此弱肉强食。我看过他姐相片,就那种感觉,俨然电影电视里面大姐大角色不简单。总之就是,普通人最好别招惹,那么巧不幸碰上就难脱身自认倒霉了。他还有两个妹妹,大的嫁在深圳带我去过,房子是豪华却是显空洞冰冷,男人有事业就难见在家,感觉得出夫妻关系不会多好,有钱人世界里本就难以有真感情,只能给到女人物质享受情义是奢侈的索求。有一女儿三四岁,叫他舅舅挺亲近,她妈倒是很嫌烦,动不动打骂不听话。女人一旦情感缺失,冷漠出气发泄孩子身上也正常,时下多少小孩就是成为父母手中出气筒家庭下牺牲品。曾经坐公车时,就看到过一穿着模样不错高贵女人,面对身旁女儿热心询问话题,表现出一逼冰冷不语神情,大大挫伤孩子求知的热情与积极性。我在想,那小孩看着也聪慧精灵,若大人们能好好调教栽培,长大不定会是个很有用出色之人才,但看其母亲表情,难免只怕会有局限,难以得到多么好的发挥了。当时在想,看那女人是个贵妇打扮,应该是生活于上流社会,不需要为生存生活愁忧,按理说,没有我们这些贫民百姓的疾苦辛酸无奈,进而制造形成一种家庭矛盾,不融洽不和谐与不温馨。然而,为什么,她会是那么样的一副心态神情?这只怕从感情上来说了。女人找的不是自己所爱之人,再多的金钱物质也是填不满的是事实。顶多只能是某种程度上满足一种虚荣追求心,但你内心真正的空白是填充不了,那只有用爱才可消融。那么,她面对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有多少热情投入也便是可理解了。作为女人,就是因爱而存在的人类,没有爱其他再多的亲情包括孩子,也是没法彻底代替心头那一份爱的缺失,随时随地会流露出来的惆怅伤感与落寞。

  

  我想,他妹妹应该也是这样,那个男人,是给予到了她豪华的房子,却是空洞的房间,没有爱的气息,心里不会有多少安慰,于是,难免心里不平衡时,便不自主把情绪加到孩子身上,有我们看到的这些现象了。和我们一起带出去吃饭,看不出那种多融洽亲子场景,更多像是我们逗乐和解围帮说话劝解,弄得大家多少有所尴尬真不是滋味。小孩不懂事都很正常,惹大人头痛心烦,只是当我们为生活焦头烂额时,有几人还顾及得到物质总是安稳前提,一个家生活成问题时,就难以天伦之乐了。当然像他们应该是不缺,只是少了爱又成了另一种的埋没,有情没钱不行,有钱没情也不行,还是有钱又有情的最好。可惜两者总不会统一到一块,太重情的往往赚不到大钱,手中握着大把钱的心早变了不再讲真情。这世界可真是“矛盾”啊,所有一切让人如此的难决择,不管要来哪一种都不是完满人生。不知那是否也是造物主的安排,用以克制与约束才会有这么多的问题所在。从那出来之后,就再没去过不知怎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钱没情有情无钱无非如此过。不管怎样,她们终归是比我好,至少有个家有孩子可以安稳,我却注定风雨飘摇流离失所靠不了岸。

  

  最小妹妹情形颇像我,未婚生有一子,像是被人欺骗男方走无影踪。我曾有问过,怎么回事,他说也不知,她不肯讲,想是也有一段难忘经历,爱恨情仇纠缠不清甚至已婚之夫。我说,那你没去找对方么?以他性情,不可能不替出气。他说当然想啊,找不着,要不定把对方狠狠揍一顿。我心里很是羡慕,还是有哥哥好,妹妹被欺负有人撑腰出头,自己在外受委屈受骗,也只能泪水往肚里吞没人可帮。他说他这个妹妹,像我和我一样心地善良,小时候他妈就老教她,要学一下老大(厉害角色),他妹就会说,怎么学啊!这话他也对我说过,让我心肠要狠一点学坏一些,我也是一脸无辜难过,不是不想而是天生性情学不会。真的,要我这人做坏人恶人,只怕比死还难受。自己做点亏心事都自责一辈子,更别说去害人了。他是有种怜惜吧,说着你这样怎么行哪,是怕我社会行走吃亏受欺。只有自己强大不会被招惹,我却总是这般柔弱楚楚可怜。我那时想着,有他保护就足矣,这也是老天安排一强一弱互补互助。只是没想护不到最后,他终究不是我有力臂膀,能陪着我历经世事走过人间风风雨雨光阴流转。

  

  鉴于他这说辞,他小妹在我脑海里构筑出形象也是柔弱可怜,而且还有种同命相怜,恨不得早日相识一叙彼此能懂心事。然而,当有天她真出现我面前时,却是太意外和大跌眼镜!她完全不是我想象那种,与柔弱一点也沾不到边,相反给人颇强气势光彩照人,我站面前明显比下去。我无法把他们口里的她与现实中的她联系一起,有种像是被欺骗,还付出了真感情却不尽人意。自然无形中有种隔阂可想而知,我们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语,她妹在家也没多呆几天,可能只是为我,来看一下这未来弟媳。关于她在外面从事什么职业,我有问过却不知情,隐隐有种感觉,外面灯红酒绿世界太普遍寻常。当然可能不是那样,我也希望但愿是,一个女子生存真的是太不易!她的小孩七八岁了,念着小学一直住外婆家,外婆亲手带大同吃同住,像亲孙子也有种填补吧。还是有家有父母的好,在外犯错带回小孩也有收留,不像我们那样的家,孩子带着外孙回去,不受欢迎没人帮带。家确实是儿女永远的港湾,哪怕是已长大成人,也依然可帮解决烦忧,只是碰到那种连陌生人都不如亲人的家,却是有难永远无去处相助。在这点,她至少比我幸运,还有家人是背后有力后盾撑着。如果没人帮照看小孩,她一个未婚女子,也是难以在外生存打拼。小孩很普通,像农村孩子,晒黑有着乡野气息,留守儿童老人家带能带多好,不会好好教养栽培。据悉学习成绩很差劲,也没人督促和辅导,家人着急却也是没用,母亲又不在身旁更没父亲,这种孩子本身心理也是有缺陷不完整之家。我为那小孩颇有同情,感到可怜却也爱莫能助,有时帮教导做作业和买些学习用具也只是暂时。不过那时却有想,如果她妈日后找寻成家不方便带着他,我们愿意把他当自己孩子亲身抚养。不为什么,只为一份善心和小孩无辜,我们一定给予到他同样的父爱母爱让他健康茁壮成长。这些是我当时愿望都来不及说,不知那小孩后来命运如何,都无从知茫茫人生旅程。不管怎样,他还有这些家人罩着总差不到哪去,不会像我,无家可归到处奔波漂流居无定所,受伤受苦一个人咽。

  

  他们家是楼房两层,不豪华村里普通那种,有房有人有情有爱最重要,便是温暖的家。他有在我面前提及过,可以在外头买房。他曾带我去过县城繁华一带,那是夜晚我们站在河流桥上,周围一片霓虹闪烁灯光璀璨好不热闹。天上星光满天,地下灯火万家,晚风习习月色悠悠,有种良辰佳节美景如斯,让沉醉伫足流连忘返。我们就靠在桥栏上,观赏着眼前一切,有时闲谈更多却是静默心事难言。桥下河水缓缓流过湖光闪烁,不知流向哪很远没有尽头。人生也如这水流般,经过多少地方却不能停留,世事浮沉恰似那一江水流尽世间哀与愁。不知为何有种很怪念头,如果一跃而下会否结束一切。生命没有了所有烦恼也便消逝,一切问题都会得到最彻底的解决。我好像常常会有这种念头,死亡就像与生俱来跟从相随。生与死并不可怕,徘徊生死边缘才最难受,想生不能想死不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果真有那么大勇气也早解脱,不会只是在某个逆境时想起。如果我那样做,他会下去救吧,肯定是一尸两命呢。投进湖水冰冷的感觉是什么,能否洗清这一身污垢与罪孽。本是诗情画意浪漫温馨场景,却因心情渲染成如此悲凉哀婉。世界在眼中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透过心灵观看的窗户取决于心事。当一个人心中装满了太多积郁,那么展现在眼前的注定是残缺破损。好好的风景也因心情而搅坏,真是可惜了这么个夜晚。

  

  那一幕,让联想起多年前看过某诗,很符合当时情形,你在桥上看风景,谁又在桥上看你呢?你美丽了城市的风景,谁又将是你生命的风景!我们都只是路过的风景,留不住的那些曾经。就在那,他指着对面高楼大厦对我说,如果他成家了,他姐会帮助他在那买房。那真是一个很好的住处,晚上我们可以一起看月色赏夜景,我也喜欢小桥流水河边居住最好了,漫步河畔吹着晚风多钟情自在赏心悦目。那么就是,只差我一句话一个承诺,我们的愿望便可实现,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园。那对我不能不说是种诱惑,我也真的想有那么一天。他还说,也可到香港去,那太遥远,我的根在这还是想留下不离,过去玩一番自是没问题有人招待,到时我们应该可以去很多地方走动。当时我那感觉,真不知如何形容,有向往欢喜却又带着忧虑,还有犹豫百感交集。二十多年了,一直苦苦追寻,只为一个家,如今他给了个希冀,让我可以憧憬。那个家就在不远处,就在那灯火阑珊处。我原本可以很快靠近,偏偏却越走越远。它就在河的对面一桥之隔,我居然就迈不过去。我看着它离我而去,却无法转过身去。就这样让它在我世界消失,再也无从寻觅。有一种幸福是如此遥不可及,就像有一种爱是天堂地狱的距离。中间隔着命运和天意,一个转身便已翻天覆地。那天夜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这城市留下过足迹。有一对恋人,曾计划过未来,想融入这城市的天地。那天的星光异常亮丽,那里的河水泛着涟漪。周围一切都如此美丽,所有只为故事开启。打捞不起的记忆永远沉淀水底,收藏不了的痕迹冻结了一生世。一切定格在午夜里,一个小镇夜晚的城市!不会再有人去探视,曾经怎样的一场戏。我们终将在那以后步入各自天地,在不能预知的人生未来里走着命运安排的轨迹。那晚情景,从此深深刻在脑海挥之不去,成为日后最沧桑的回忆最枯黄的记忆!最心酸的经历最不能触及的美丽……

  

  从桥上下来往岸边走去,那里光线比较暗又有树木更漆黑,而且偏僻,一个人走不免有害怕危险,当然两个人就不怕,对方体格足可保护。这不像走在市里,人群吵闹不想多呆,可以漫步散心体会那份宁静从容。没有车来车往人潮人海,只有小路林荫安静悠然,只想慢慢走把光景留住,最好走不到头让美好永驻。可惜没有不流逝的风景,也没有走不完的路,就像每一段故事终会结束,戏尽落幕曲终人散。墙角旁,有人摆摊拉开小桌售卖,是一些小食小吃给路人提供。老人娴熟张罗着给客人端上,昏黄的灯光似乎也说着生存不易。已经很晚了还没走,不知摆到什么时候,为了生活太多的人起早摸黑夜以继日。挣点小钱真不容易总让人心酸难过,同是天下谋生人多少辛酸多少累(泪)!却也有那么点羡慕,非大钱简单糊口,作为一项工作般也充实着生活。少了些欺诈巧取,只是用劳动换取所得,不管多少安稳知足,用得安心吃着舒心。还能在城市某角落赏那灯火繁华,避开都市的边缘走着从容步伐。不能不说是种幸运,比起圈内撕杀般过日,让人马不停蹄前赴后继,精疲力尽身心交瘁。当然于他们而言,是没那概念俗子庸人,是我们这些所谓墨客文人才有情怀。越是肤浅庸俗的人越是活得快乐,越是深刻懂得就越不得轻松开脱。

  

  他是特意带我到那去吃东西的,想必他以前在家时就常有光顾,那么这个摊子该是存在很久了,城市日新月异路人不及看齐,只有那老妇人看着成长。城市一切都变了,他们没变重复着那生活节奏,就是那最普通贫苦的老百姓守着城市运转。有种说不出感慨新旧贫富对比,映衬着这个人世间的百种千样纷繁芜杂。这对我也真是种巨大惊喜与收获意想不到,是那种小时候念书时家乡常吃,肠卷里面包有豆芽或花生为馅。这东西在外就真太难找了,有钱也买不到,故乡很多小吃小食和那种家乡的味道。想不到他们这居然会有,而且还不贵一块钱一小盘,我一连吃了好几盘还不够,恨不得全吞进肚里。真是太好吃了,比山珍海味美味佳肴还难得。是的,能用钱解决的不是事,能用钱买来的也不稀奇,最怕是钱也换不来才弥足可贵。很多记忆里的事物,在我们长大后再难寻及,当我们的钱包越来越涨,有些东西却不断流失,一些看来简单平凡却意义深远,在无所不有的大都市里却取之不及求之不能。我想不到,在那会把这小小愿望实现,让我再次与故乡近距离亲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些逝去的童年光阴和故事。在喧嚣的大都市,真的埋没了我们太多东西青春和梦想,同样也剥夺掉了我们人生当中,太多可贵美好的回忆。某天不经意远离,回到那清净小村庄才发觉,原来自己的根始终在那,去到再远也离不开熟悉故土和那气息。那一晚的景物和那种味道,是我今生再也无缘触及,而我又是把自己的梦丢在了哪里,擦肩而过之后的痛惜。恩平和中山、惠州、深圳,以往路过的每一个地方一样,又成为另一个伤心地!经过你时我伤痛遗憾悲戚,经过我时却是情深缘浅相聚分离各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