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20: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
20: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



更新日期:2015-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四)回家,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汽车在蜿蜒曲折崎岖不平的小路上一直绕着高山盘旋而上,直往深山野岭里面驶去。说是路,其实只是人们拿炸药沿山边炸开的一个空间,仅能容纳一辆车的宽度,如对面有车过来得停下慢慢互让过去。路基本上都是拐弯,九十度直转弯的那种。地面尽是石头,颠簸起伏不已。外面是深涯,一不小心就会来个车毁人亡,尸骨无存。司机倒是从容不迫,可你却不得不一路提心吊胆,那滋味简直就是种折磨。也不知翻过多少座高山,拐过多少个弯,走了多远的路,车子终于在他们的乡镇里停了下来。望着眼前一切,我的心倾刻间就坠入了万丈深渊。 

  

  虽然在这之前早就听他描述了家乡种种的不好,虽然我也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可当一切真真实实地展现在面前时,我还是愣住了,良久回不过神来。

    

  周围是高山环绕,林木耸立,像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仿如与世隔绝起来。田地多是开垦在山上,远远望去就像一层一层的阶梯。周围稀疏散落着几户人家,都是用木板筑起来的房子。刚建起不久的还能看到新鲜一点的颜色,时间一长,经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就慢慢褪色,黑漆漆的一片。那时给我的感觉就是,还不如家里的牛棚猪圏,这也能住人吗?!

  

  到他家门口,面对他们那些亲人朋友们热情友善的问候,我却怎么也挤不出一丝笑容来。他父母也算是好了,特意买回新的床铺和一些生活用品,这对于交通极其不便的他们来说不是易事,我曾说过让他们不用破费的。换洗好衣服后,我就回到房里休息,一步不出。那时是生病,也不想出去。他和他们在外面欢声笑语高谈阔论,我的心情却差到了极点,我甚至不知将如何面对以后漫长的生活。房里空气也是一点也不流通,闷得慌,幸好还有一个小小的风扇,制造着一点自然风。艰难的生活才是开始。

  

  先说最重要的问题吃饭,他们那用的都是菜籽油,我不知道是不是广东以外的人都用那种油,而在我们家乡都是自己种的花生油。吃习惯了,那股味道可难闻,别说煮出的菜吃不下,远远的闻到就想吐。每回他们煮菜时那难闻气味刺鼻,我把自己关进卧室把门紧锁还是没用仍然能飘进来,你捂着鼻子也能闻到难受至极!那真是种遭罪,唯一的就是跑到外面透气。也在那以后让我对菜籽油就特敏感,日后离开走到哪一闻到一样的难受,然后又想起在他们那所经受就更加重那种排斥,而在租房里总是特别多人用连躲都避不了。就连住着的人都反感了那么难闻怎么也吃得下,真不知是怎么养成这都是风土习气,可怜我们这些外来人要跟着受罪。家乡不同饮食习惯大不一,他们吃辣而我不吃,他们做的那些饭菜我也吃不下,经常得我自己一人动手。要想买一点肉得走一个钟的路到乡里去买,如果不是我的到来,真让人怀疑他们一年到晚有没吃几顿肉。说是乡镇,其实比我们家门口的店铺还要简陋,根本就说不上街市,你有钱买不到东西。乡村里只有一班车到县城,要出去的话得一大早六点钟起来等着,匆匆忙忙像抢购一样买好东西,中午一两点钟就跟车回来,一旦赶不上车就得在县城多呆一天。这里挨近树林,山蚊特别多特别大,是那种一旦叮上你打也打不走的。我过去不久手上脚上就长满了孢孢,还因此留下了许多疤痕,以至于从他们家出来后我连穿裙子都有所顾忌。水土不服,每天晚上我的脚奇痒无比,要用酒精烧才能止住,我的脚气也是在那个时候得的。没有卫生间,上厕所是那种让你看了都想作呕的场所。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里的人竟然都不用洗澡的,你找不到一个冲凉房。大热天就这样用水擦一下身,有的则更甚,一年到晚也没见换过几次衣服。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们才在厨房旁边的一个走廊里用塑料和碎布临时搭拉而成一个洗澡房,已经是很奢侈的了。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他们那没收割机,就是像我们父母上一代搞生产队时,用一个大谷桶,双手抓着割下来的稻谷使劲往谷桶里拍打的那种。你简直无法想象,在这个科学技术如此之高速发展的年代,竟然还会有此种落后的耕作方式!有的则更惨,家里没养牛的就用人工来拉,有的人连温饱问题也解决不了,还是靠拿一些用以养牲畜的粟米来维持生活……

  

  他们那是少数民族——侗族,说着那些非常难听的土话。我跟他们语言不同,听着他们在说着只有他们能懂的话语,感觉自己像是个外人。他们那些乡下人也特不讲究,做事大大咧咧,屋子里总是乱七八糟脏脏兮兮的。我整理好又被弄乱,让你看了就吃不下饭,更别说能住得舒服安心。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那些菜呀肉呀都已经变质变味臭气熏天,他们也还可以拿来煮着吃……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条件有谁会愿意留下来,又有几人承受得了,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为了肚子里的宝宝,我没得选择。在那种如此之艰苦的日子里,也只有她,那个还未来到世上的小生命在支撑着我,给我以生存下去的动力。她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却不知道她的母亲在一天天受着种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每天,感受着她在肚子里的种种动静,是我一天里最宽慰的事情,这会让我觉得所受一切都还值得。只是,我欠她的,因我从来就吃不好,给不了她足够的营养。她孕育在我的肚子里,就如我出生在那样的家庭,是一种受苦。

  

  他大多时候得跟他们到外面劳作,剩下我一个人掰着手指头过日子。这里没电视机,还好有一台破旧的VCD,还能听听歌曲,消遣一下时间和内心的落寞。电话当然也不会有了如此偏僻的地方只怕都拉不到,后来装了一台无线电话信号又不好时断时续勉强还能打一下。偶尔给家打个电话汇报一声,也只是无力的延续不能解决的难题。

 

  肚里的宝宝似乎从来就不会怜惜一下她母亲,反而还要加倍折腾我。她经常在里面动个不停,让我肚子痛,吃不下,睡不好。怀孕以来,我比一个病人还要“病人”,从来就没能好好睡过一觉。有一次深夜,我是痛得额头直冒汗,手脚发软,浑身没力气。他却在一旁熟睡得像头猪,任凭我怎么叫喊也不理睬,应一声又睡去了。他是太累了,我在心疼的同时又满是气愤。他不知道我那时有多难受,多需要他给我以力量帮我度过,可他没有。我心冷失望到透,到深夜便抱被子到地面上打地铺。他醒来,求我,要拖我上去。我不依,自作自受。两人又由此闹起了口角,我都要哭了,想想在他家这受的什么苦。他劝我,说到时被爹妈听到不好。我心想,你还会顾虑他们,那你又有没顾虑到我的感受?!

  

  我记得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三,第二天是七月十四,人间所谓的“鬼节”。也就在这一天,我一气之下,把我以前送给他的东西全部扔进火里一把火给烧掉了。留着又有什么用,全部毁灭掉,连同感情……那时,一边煮菜一边流泪,他爸看到,问怎么回事。我不作声,年轻人的情感纠纷,老人家怎会懂?!不过想必他们也能看出点苗头来,只是不便多说。有时会在他面前说,但不敢在我面前提。也不知是不是这一天不应该乱烧东西,招惹了些“什么”,总之当晚我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有鬼从屋外穿门而入,直走到我床前想要抓起我的手……我从睡梦中惊醒,吓了一大跳,才发觉是做了个梦,可感觉却是如此真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不好的预兆。

  

  就在第二天,我开始生病。高烧不断,直升到39度,找医生过来打针,却是怎么也降不下温来。我一天没吃东西,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只感觉到身边不断晃动的身影,忙来忙去。平日里很活跃的胎动也感觉不到了,是否宝宝也在承受着疾病的煎熬?可我的体温还在不断上升,将到40度了,大家都很担心。他们用刀砍来香蕉树的蕉头,切成一片一片敷在我身上用以降温,又用酒精在我身上不停地揉擦,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温度的继续上升。我的额头也痛得厉害,仿佛要爆炸开来,他们只得又拿“驱风油”和“活洛油”之类,在我头上不断地揉搓按摩,才能勉强止住一点点。那个时候,我想到了以前在家里的种种,有种说不出的感动。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可他们都能如此对待,如换作在家里,他们会这样对我吗?!

  

  然而,尽管如此兴师动众,想尽方法,还是退不了烧。我忍受了一个晚上的煎熬,没闭过眼睛。那个时候,我很是怀疑自己会支撑不过去,也许是肚子里的宝宝给了我力量,终熬了过来。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找车子过来送我到乡镇医院,是那种破旧不堪设施不全人员也不足的小门诊,只有一张病床,那脏乱的被子让人怀疑几十年有没换洗过。躺在那里,心情更加糟糕,这受的什么罪。

  

  医生给我用“青霉素”八十万单位,这是我每次生病时必用之药品,从不会过敏。而作为孕妇除了那种药能用,其实也没药可用。连续吊了好几大瓶药水,浑身开始冒冷汗,才慢慢退烧。住院期间,除了吃白粥,什么都吃不下。也幸得他们有亲人在那,煮好了亲自给送过来,还纷纷过来看望我,问候我,如此纯朴善良的人们。大概也只有在广东以外的地区,还能感受到人间的一点温情,我们满怀感激与歉疚。

  

  住了一天的院,感觉基本没大碍了,决定回去。奇怪的是,我一回到家里又开始高烧起来了。后来他们又求神问卜地到处“张罗”了一下,我的病才算好。听闻是那里有人被枪击中脑袋而死,意思就是上了我身吧才会头痛剧烈。也有说有个傍晚时分我在外水井菜园里站,又碰到了些阴间人事才来折腾。从那以后都不敢多出门了,怕一个倒霉又染上“晦气”。不为自己也得为肚里孩子着想呢,要是再有个什么事可真不知怎么办的才好。这怀个孩子真的是九死一生,快把命都给搭上去了。

  

  原本是打算回去办理登记手续的,可因他年龄不到又带有小孩需罚款,数额不小,就没办。后计划生育查得严,我们便决定到一亲戚那躲一段时间,先把孩子养下来再说。

  

  就这样,我们辗转坐车到另一个城市……

  

  

                                       (五)奔波,无休止的奔波……

  

  2004年底9月份左右,离开他们家中,那时已是七八个月的孕期。  

 

  从天柱到台江,三四个钟的路途。一路上我吐个不停,吐得整个人快要虚脱了,我的泪水也跟着洒了一路。他紧紧抱着我,却是无能为力……  

 

  下车了,我们找到他表哥所在工地,我几乎傻了。如果说在他们家住的是那种密不透风的木板房子已算是不错的了,那么眼前的这一切更让你难以接受。相信许多人都应知道,外面建筑工人住的什么房子?对了,就是那种随便扯几块木板盖起来这里进风那里漏雨的房子!地上到处乱七八糟,阴暗潮湿,一张床也没有,这样的房子怎么住人?他却有耐心准备收拾,我坚决不住!我可以受苦,可我决不让肚里的宝宝也跟着受苦!于是,我们到街上租了个不算贵的房子,离他们的工地走路十五分钟左右。

  

  每天,他一大早得起来到工地上帮忙干活,我们毕竟不可能白吃白住给别人添麻烦。我就一个人呆在屋里,有时到房东的店铺上面看看电视,看看书,消遣时间。我开始跟别人学打毛线,给未出世的宝宝。我抓针的手腕经常痛得夜不能眠,有一次因肿痛得严重还不得不用草药敷烫包扎起来,就连外人看了都说我可真够有功。我笑笑,也许,这也是上天对我的一种考验吧。想到是为孩子做的,再苦再累也觉值得。

  

  有时,我也会到工地里去看看,主要是去看他。他们的工作挺辛苦,在一个山头里挖沙打沙用车运送出去卖。他表哥很少有时间过来,基本上那里的事都是他说了算。他要管人,又得兼顾许多事情,样样都少不了,很忙很累。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身体和疲惫的神情,我很是心疼,都是为了我。

  

  每天,我送他出门,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像一个春闺怨妇一样,等着爱人从远方归来。昏黄的灯光,凄凄长夜,期盼,等待,成了每天生活不变的规律……  

  

  有一次,已经深夜十点多了,还不见他回来,也没有打电话到店铺说一声。我很是心急担心,以为他出什么事了。我终于再也坐不住,向房东借了个手电简,往工地方向走去。途中两边是山岭,没有路灯,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声,更平添了夜晚的静寂。我说过,我胆小,怕黑,一个人都不敢睡,更别说走夜路了,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底下。可那时的我却没有一点害怕,只顾大步向前走着,仿佛身边发生什么都无所谓,只因心中惦挂着他的安危,大概正是因此给了我前进的勇气和力量吧。

  

  到了那里,从别人口中得知他们临时出外办事去了,我的心才放下。我等了好一会,见他们还未回来,就先自己走回去了。还是原来那条路,奇怪,这回我却害怕得很,东张西望,左顾右盼,恨不得撒腿就跑。原来,爱的力量可以如此之巨大,让再胆小怯懦的人也会变勇敢坚强起来!出去是因为,心中有个目标,急于知道对方一切,所以什么艰难困苦危险都不怕,也能顺利跨过去。回来是因为,心中没了目标,你要去的地方并没那么一个人在等你,你得一个人面对路途中发生的一切,难免就会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甚至想要后退。有爱,真的是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超越的。从那以后,他再也不会深夜不回了,即使有也会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免我担心。

 

  镇里有个台盘县妇产科医院,里面设施还算齐全,环境挺好。为保证宝宝的顺利出生,我到那里建立了孕妇档案记录,隔一段时间过去例检一次,费用不高。那里有个副文任医师,态度很是亲切友好,每次都是她给我看的,后来宝宝也是她亲手接生的,至今我都还很清晰地记得她的容貌和模样。

  

  有一次,那里的B超坏了,医生用听音器听到胎儿有心跳过快的迹象。第二天,我们放下手中所有事情,立刻到市里医院进行检查,还好一切正常。宝宝的安康是我们那时候最大的牵挂。

  

  因为生活艰难,我吃得不好,人也消瘦,是那种穿上衣服几乎就看不出怀孕了的。平常也买不到什么滋补之类调养,只是听人说孕妇吃鹅蛋对肚里的宝宝成长好,于是买了一堆回来坚持每天吃一个,就算是对她最好的奢侈照顾了。可怜的孩子,投生于不好的母亲跟着受罪。那时好担心宝宝在肚子里会发育不良,幸好后来出生也不致是超低重儿。虽然轻了点,却减轻了我分娩时的痛苦。说来这家伙的生命力也够顽强的了,我经常生病,用了那么多药,可她还是安然无恙地存活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她也能感受得到母亲的不容易,也学会了母亲的坚强韧性。对于一个孕妇来说,最怕的莫过于生病了,基本上所有的药孕妇都不可以用,怕对胎儿造成影响。平时生病,我也都尽量不用药,只要能支持就硬撑着熬过去。这些都没什么,最麻烦的是自五六个月以后,我就开始不停地跑厕所。一天不下几十次,尤其是天寒地冻之时,深更半夜也得爬十几次,那滋味可真折煞人。自怀她以来,我是从来没有一刻好过。

  

  日子一天天过去,宝宝在肚里一天一天成长。我的身体幸好不再生什么大病,只是体质差,精神不好。原以为生活就会这样平静地过去,直到宝宝出生,没想天还是会有不测之风云。

  

  那天早上,我眉头跳得厉害,隐隐有种不安的情绪,宝宝也似乎胎动得特别厉害,是不是她也预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他才刚出去不久就回来了,脸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我惊诧万分追问怎么回事。原来他刚才在驾驶那辆推土机工作时,方向盘突然失控,车子载着他直往陡峭的山涯滑去。他使劲从车窗跳出摔倒在地,车子从上面翻滚着向他压下来……在那一刻他想到的是,如果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母女俩可怎么办?他相信上天不会这么残忍,不会让他扔下我们不管的。果然,在那车子即将往他身上压去的时候,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把它推开,车子忽然向另一个方向翻转过去……

  

  大家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我却听得惊心动魄提心吊胆,久久都还心有余悸。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受的苦受的难都已经够多的了,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地折腾我们?!可是我也不怕,我知道,如果他真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会跟他走的,带着我们的孩子。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很幸福地生活着,再也不用受这天给的灾给的苦了。

 

  他的嘴唇被碰伤,缝了好几针,连吃东西都成问题,我只能尽量给他煮稀饭。身上也无数处被撞伤,涂满了红药水,我很是心疼,小心翼翼地给他上药。他表哥表嫂也过来看他了,让他暂且休息几天。可是,车子坏了,没人会修理,他还是得过去。我是不得不自私的,有时忍不住会在众人面前有所抱怨。看到他这么辛苦劳累,又帮不上什么忙,天晓得我心里有多难过。每晚他回来,一爬上床就睡着了。我们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一天中唯一的一点安慰。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他身上的伤基本上好了。我千叮万嘱他上班要小心,不可以再发生类似事情,最起码他要为他那未出世的孩子保重。

 

  不知不觉中,冬季来临了,天气渐渐变冷了,他们那的天气比广东要冷得多。每晚,我用冰冷刺骨的水洗衣服,手冻得没有知觉。他要帮我洗,可我知道他上班已够辛苦的了,我不让他做。

 

  离宝宝出生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月,这个时候,我们面临了一个很大的难题。按常理,是不可以在别人家生小孩的,别人也不允许,无奈,只得搬回到工地里去。他忙工作,我一个人打扫整理收拾屋子,在周围拉上塑料布以阻挡寒风侵入,又找来许多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木板钉成一张床。一个身怀九甲的孕妇,拿着个铁锤在房间里敲来敲去,多少有点滑稽。人说女人怀了孩子不可以随便乱动,会对小孩造成些不利,以至于后来宝宝一出生就患有严重的“疝气”,我都怀疑是不是和这个有关。都是我害了她,可如果不是为了生活……

 

  临近预产期一个月时间,我们搬了过去。这里没有自来水,每次都是他们从下面的井里挑水上来。每天早上,我端着一大盆衣服到下面去洗,每次都是气喘吁吁地爬那个坡上来。有一次,我下坡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委屈得直想哭。有哪个孕妇会像我这样,身边没有一个人照顾,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也苦了孩子,不知她有没摔到。

  

  他爸从家里到来帮忙,挑了好多鸡过来,准备给我坐月子用。我开始常到街上添置一些小孩用品,怕哪一样漏了。这些事都我操心着,他从来就不会做过。就如我怀孕那么久,他也从来不会知道应该给我买些什么,补些什么。我自己要买一点什么东西吃的时候,他总会在一边说三道四,可我看身边不少男孩子女友怀孕后事事都想得特别周到,根本不用女方操心,我想也许那是一种父性。是他不懂吗?还是疏忽大意!不管怎样,看到他受苦,我总会心疼难过。他过冬的衣服不多,我就给他添了几件,我自己则从他们亲人那里捡了些破旧的来穿。

 

  我和他们饮食不一,我就另起了个煤炉,自己弄吃的。每天,我一个人走路到大老远的街上去买菜。一般情况下,他是和他们一起吃饭,也是节约点。每次从工地下来后,他们吃饭都要吃上一两个钟。他们在那里欢声笑语高谈阔论,我一个人在房子里消遣我的时间。他就一点也不会想到多抽点时间来陪我,无法体会我等他一天的心情,不知道我内心的孤寂。我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给他,可他给我的时间却总是那么吝啬,是不是男人都这样?等他终于吃完饭,换好衣服,爬上床倒头就睡着了,也没能和我说上几句话。他是太累了,可我的心更累。

  

  天气越来越冷了,吃饭,睡觉,等待,时间快要停滞不前了……

        

     

                                  (六)寒冬,冰雪,预示着什么……

     

  离预产期还有几天时间,天出奇的冷,到处结了厚厚的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我很是新奇和兴起。看到树木上那摇摇欲坠的冰滴,是那么的晶莹剔透,就如同我的心啊,永远都是那么透明,没有一点灰尘。

     

  宝宝在肚子里动得特厉害,不知是不是她也感受到了天气的变化,想要提前出来。

     

  那天晚上,阵阵剧痛传来,我一夜未睡,不停上厕所。那时没经验以为是闹肚子,第二天还准备到医院捡药。医生说快要出生了,我们又是喜悦又是担忧。办完住院手续,我也就不回了,让他回去拿宝宝出生要用的生活用品过来。

     

  许久,却不见他过来。我一个人呆在医院里,肚子阵阵翻江倒海痛得厉害。我一个人撑着跑洗手间,来回,来回……那种感觉是如此的孤独无助,就如以前呆在家生病时的情形一样。打了个电话催促他,原来他又是到工地里忙去了,好长时间才过来。

     

  肚子越来越痛得厉害,我说这么难受死了算了……偌大的医院,只听得到我凄厉的哭喊声,他一直守在身边。那时天气又冷得厉害,我身子瑟瑟发抖。他爸拿了木炭过来,在房间里燃了起来,才感觉到一点的温暖。

     

  下午,到了最难受的时候,他抱我进产房。医生开暖气,还未热起来,我早已冷得直打颤,痛苦哭喊挣扎……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伴随着一声婴儿尖锐的哭叫声,宝宝出生了,是个女孩,这正是我们所期望的。他在一旁是担心得不得了,说那时我的脸色都变了,他好怕我会出什么事。我也以为自己会熬不下去,还是撑了过来。也幸得有他一直陪在身边,紧紧握住我的手,给我以力量。原来,生命的诞生竟是源自于如此深刻的痛苦。

     

  煎脐带,消炎,包扎……孩子被放在冰冷的桌上,手脚乱动着,一直哭个不停。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觉得所有的苦痛都是值得。

     

  当天刚好是预产期,小家伙就算得那么准,不早一天也不晚一天到来。永远记得那天,在历史上也可以写入史册的一天,2004年12月26日,一个人类共有灾难的日子,地中海发生强烈海啸瞬间夺去数以十万计人们的生命。有一条小生命却在那个时候诞生了,我不知道,这是否又是一种不好的兆示。

     

  第二天起床,才发觉,外面竟纷纷扬扬下起雪来了。看雪,一直是我多年来的一个心愿,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形底下。很少碰到孕妇会在这样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分娩,我却碰上了。后来才知那是当地十年来所下最大一场雪,是我到来之后。也正如08年深圳呆时也遇上当地十年来最冷寒冬,这些都是历史可查证的事实。是不是苍天冻结了的眼泪,为那些苦难不幸。

     

  天气出奇地冷,宝宝也不断地哭着。我的身体异常虚弱,一直打着点滴,抱不了宝宝,连给她喂奶的力气都没有。他一直抱着她,哄着她,看得出他那时有多兴奋喜悦。医生给我们拿来了厚厚的被子,他表哥买来了保温箱,把小家伙放在上面取暖,她这才乖乖入睡。

     

  路上都积满了厚厚的积雪,他爸直到中午才送饭过来,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路滑又远,送饭不容易,第三天我们就出院了。临走前,我们到医院门口照相留念。别人看到我那热情洋溢的样子,就如我看到下雪般新奇。

     

  坐在回去的车上,看到到处白茫茫的一片,我的心情异常兴奋。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雪呀,那时如果不是坐月在身,我一定会跑到外面像小孩子一样玩雪去的,可惜了。

     

  回到工地,他依旧得忙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我一个人做吃的,带孩子,甚至洗衣服。都说孕妇坐月的时候不能吹风,可我还得冒着寒风上街买东西……后来,我身上的一些疾患大概也是那时遗留下来的。宝宝闹得厉害,每天让我们无法安睡,屋里更是混乱一片。大家都累,身体与心灵上的,有时还难免会因此闹口角。宝宝的到来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几天后,她妈从家里出来,帮忙照看,从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一点负担。可她对宝宝过分的热衷却让我甚是不悦,仿佛宝宝是她所生,每每总和我抢着抱,她却是不懂初为人母的那种心情。

     

  还是一如先前一样,当他们在外面吃喝说笑的时候,我就一个人抱着宝宝在房间里度日。那漫漫长夜啊!

       

  就是这样,宝宝和我,在那个只有十平方米大进风漏雨,到处乱七八糟阴暗潮湿的木房子里度过了满月,至今想想都还觉心酸。有哪个孕妇和新生儿会有如此之“荣幸”?!

       

  许久以后,曾听一朋友说起她自己的怀孕经历,像平常人一样,什么事都没有。快出生那一天还跑去爬山,肚子开始痛时进医院不到一个小时小孩就出生了。用她的话说,生个小孩就像下个鸡蛋般那么简单轻巧容易。而我怀一个小孩几乎把命也搭上去了,让我真怀疑我的前身到底做了多少孽帐,今生要如此无休止地折磨我。

       

  要过年了,我坚决要回家,带着宝宝回去。我给家里打了电话,他们语气中不是很乐意,可我坚持,他们也只好同意。我知道,我无法再承受下去。这一年,我不知是怎么样撑过来的,如果不是为了宝宝,我想我早就支持不下去了。而现在宝宝出生了,我只恨不得快点离开这个伤心可怕之地。

     

  宝宝刚满月,我们就带她回去了。当我们终于坐上贵州开住广东的列车时,我的心才真正松了口气。我知道,从今以后,我都将不会再踏进这个地方,是永别!回首在那里一年的路程,没有一点开心快乐,只有无尽的辛酸和苦难,有什么可值得我留恋的。是一种解脱。

     

  也许在那里唯一能带给我一点美好回忆的,就是和他一起在山坡上看守西瓜的那段日子了。在那个临时搭建起来的木棚子里,天高气爽,凉风习习,我们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吃着西瓜,用刀子把西瓜剜割成各种形状,像搞艺术品一样,多么的有创意。我们可以在那里尽情地玩着,闹着,甚至缠绵着,那种感觉是你在繁华喧嚣的都市里绝对感受不到的。像鲁迅笔下润土看西瓜的情景一样,是一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那时候也有想过,如果这一辈子能够这样过倒也逍遥快活,仿如古人隐居世外桃源般。可,生活毕竟是生活,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有吃住穿用,还有很多很多,是抛不开的。

  

  车,永远都是走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