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19: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
19: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



更新日期:2015-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个故事,与《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一样发生在2003年,广东中山火炬开发区欧科电子有限公司(后已搬至:中山市民众镇俊景路1号)。前文“后续结语”段提到的男友就是这一位了,对方没有勇气及时表白而给了他人机会。“我知道他又要回到他那些不想却非要的生活中,就像我也得回到另一边同样不是很心甘情愿逗留的地方。”说的也就是这里了,那时想是也多少有不甘却也无奈无力。两个故事是先后有遇又同时并存,当然结果是后者胜出前者退出而无关联。它可谓在前面所有故事之前就已发生经历,也是生命中最重要一段除真爱以外的情缘。我为何把它摆在最后而不按时间顺序来排列?是因为它最复杂沉重悲凉沧桑!且在《真爱一世情》故事里面占据重要作用并一直都跟随存在,所以我把它放在最后面揭晓。

  

  真爱开端《千古绝唱》篇章“代表着不幸婚姻冲撞世俗城墙”,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了,在这会能让更明了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有爱我的人而放弃,谁又不是追逐着自己的最爱谁能说清对错是非呢”说的也是这个故事人物,他和我一样都是痴守着一个心不在的人,苦苦等待那扇永不会开启的心门。如果说我对真爱男子的爱是世间深挚少有,那么这个男人对我的爱同样也是世间绝无仅有。我们都爱得那么深那么真却都爱错人用错意了,这错综复杂乱七八糟的“孽缘”,真的是把人世间爱恨情仇这一部绝对唱完唱尽了。可恨又可怜我们都爱得如此辛苦,究竟是谁欠了谁我们要如此的承受还债。

  

  那份真爱很轰烈很多人知也被打动,可关于这个故事却是无人知晓未曾在网络公开。是因为真爱男人一直没给我机会说出去,我们始终不曾见面而导致所有偏离成悲剧。我们之间感情破裂跟其他人无关,而我更不会因一次失败婚姻就牵绊住了自己一生。从我决定逃离那一刻起就已做好心理准备,承担由此所引发种种不管多么惨重的代价,只为今生好好认真爱一回在剩下时间也许不会多的生命里。

  

  这一段和真爱一样同样是“孽缘”还不清的孽债,具体没法说看下去就会明白了。如今我把它全部公开来坦荡面对自己的人生,我不怕旁人会怎么看待反正我的人生也已经没有指望了。而我只是不想压抑隐藏得难受让一切与世人会面,也让大家一同见证一份“真爱”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多么的巨大要多少人员的无故牺牲和演绎。

  

  这些故事从上演到最终都保持了跟踪得出最后结果,唯独解不开的谜也就只有真爱注定要在人世沉寂了。但解开来的也未必就是好更不随人意,而不得解的也许无语就是最好的结局。真爱的对错得失永恒真实留给人世,爱情是永久的旋律却会永远唱下去……

  

                                                                                    ——序言

  

                                      (一)相识是偶然,是注定……

  

  我和他,注定相识得太早,在年少不经世彼此不经意间。身边比他好的男孩子有很多,他条件一般,我偏偏选择了他。而且我还比他大一点,我曾经不止一次信誓旦旦地说过,绝对不会找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然而偏偏就给撞中了。生活有时真的是出乎意料,永远都不会在人的设想之中。

  

  2003年,我在中山火炬开发区欧科电子公司工作。对方是厂子供应商,惠州派驻这边QC管理员。那时刚步入社会工作,我身体不好,经常生病。他对我很是问候和关心,还给我拿钱看病。向来在家里受够了亲情的冷漠,在外面也感受了不少的人情冷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大概就是这样,我把感动当成了爱,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

  

  我不是那种随便轻浮的女孩,可和他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便住在一起了。我想,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让人难以抗拒。还记得和他的第一个晚上过后,我对他说的话却是:如果有朝一日你变心了,一定要告诉我,我绝不会拿什么责任来束缚你的。黑暗中他紧紧抱住我,说他会照顾我一辈子,永远也不会负我…… 

 

  大概他有点惊讶于我的第一次吧,以我这种开朗乐观善交际的女孩,那时我以为这一生他都会是我依靠的。事后许久才得知,当他决定与我发生关系时根本就没考虑过会走在一起,或者说只是想玩玩而已。也许是我的处女之身让他有所不忍,也或者是以此满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吧。没有认真的开始,后来却是认真的延续。他是真的爱我,对我好。忽然发觉女人的贞操竟是可以起如此大的作用,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悲哀。  

 

  他叫吴万灯,来自贵州天柱高酿优洞。家里很贫穷落后,在农村乡下,耕田种地,住的是木房子。这些,从一开始他就不曾对我隐瞒过,我说我不介意。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年龄里,以为有爱就可以了,别的都不重要,就这样傻傻地陷了进去。当然,那时我也没想过会跟他回去,我们的打算是两个人共同努力在广东买房子,建立起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我们相信只要努力用心,就一定会实现,我们憧憬着。

  

   可是,我们太天真了点,忘了生活是何等地无情和残酷,它永远也不会按你意愿中的轨迹去运行。我身体不好,经常要看病,单医药费就够我们受的了。一进医院可就不是几十那么简单,每次得不下一百,生病一次得跑几趟,一个月还不止发一次病,这对于我们这些处于基层的打工一族来说可不是易事。那个年代普通劳动者的工薪都很低,也就是五六百七八百上下,两人加起也顶多一千点,若药费就花去一半生活困窘可想而知。他是他们厂里的IQC,出差到我们公司来的供应商,我在公司里也只是基层一员工,工资都不高,每个月那昂贵的医药费总让我们头痛伤神。那时我经常去的是“张家边火炬开发区医院”,算是附近比较有规模费用也高得很。那里也见证了我们一路爱情的血泪,更映衬着这个老百姓看不起病的年代多么的悲戚无奈!无数次,当我在医院里看病的时候,都是他先从别人那借着拿钱给我。他从来不欠人的钱,为了我却由此陷入生活的困境,是我拖累了他。

  

  我们都很在乎对方,为了彼此甘愿付出一切的那种,看到对方过得不好心会隐隐作痛。我身边从不缺少优秀深情的男孩子,我唯独对他情有独衷。他身边也从不乏漂亮多情的女孩,他唯独对我有感觉。可是,年轻时候任性倔强的性格注定我们要饱受折腾。我们常常赌气,冷战,误会冰释后又和好如初。次数多了,终会在心底留下阴影,不可磨灭的痕迹。

 

  年少不经事,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懂采取些什么措施,第一个月竟那么“幸运”怀上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虽然出于一种父母天性我们都很想把他养下来,但考虑到种种原因,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到医院里拿掉了。我们负担不起。

  

  吃药,肚痛。当那鲜红的血液从下身流出来时,我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难过。这就是我的孩子呀,我竟那么残忍把它扼杀掉了。许久,我的心情都恢复不过来。

  

  依旧照常上班,忍着身体和心灵的创伤疼痛。

  

  按理说有了先例,应会特别小心的才是,然而,和许多年轻的男女一样,总是出问题。不出两个月时间,我又怀上了。这次,我们开始有点犹豫,一怕身体伤害过大,二怕影响以后不能生育。而且,我也真的不忍心再把这个小生命拿掉,那毕竟是我的骨肉,我们爱情的结晶呀。如此思考再三,理智终于战胜情感占了上风。生活不允许。

  

  由于上次有过一次经历,对药物产生敏感作用,流不下来,下身的血一直流个不停。又到医院捡了一个星期的药,还是不行,最后不得不“清宫”,就是用那种冰冷的铁钳伸进里面不停剜刮的那种,阵阵剧痛传来,我咬紧牙关忍受着……完后,我就开始胸口发闷脸色青白跌倒在地,我难受得说要死了算了,双手拼命乱抓想找一样东西来“解脱”,他紧紧用力把我抱住不让乱动……后来,他扶我到床上休息,半个多小时后才稍微好转,竟似到鬼门关转了圈又幸运地回来了。上洗手间又看见那殷红的血迹,我发觉我的心竟是如此的冰冷。我的心也在滴血。  

 

  有人说,女人流产是对身体伤害最大的,流一个等于生三个,可那时并不知道。也有人说,只要能吃好补好,把身体调理恢复过来就没多大碍,可那两次我一直都在坚持上班,吃的是公司里的粗茶淡饭,更买不起什么补品。第二次,我甚至只能请到一天假就继续开始上班,还是夜班,当天差点晕倒在厂里。我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此这番折腾,结果可想而知,身体状况更加糟糕。然而,身体上的伤痛尚可承受,唯心灵上的疼痛让我无法容忍!那时,我们在外面租了房子,我和他在相隔不远的公司上班,他对我的身体却不闻不问,也不过来看一下。就是过来也没几句真正嘘寒问暖关心怜惜的话语,似乎于他而言只是一件无足挂齿的小事,微不足道。第一次出事后,他还曾买了一包麦片给我,那时我心里很是感动,觉得受点伤害也值得。而现在,我为他折腾成这副模样,他有没心痛过?!他口口声声说爱我在乎我,可他那副若冷若淡的样子却在有意无意中伤害着我,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那时候还不知道,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就绝对不会让对方受这么大的伤害折磨,没有任何理由。

  

  许多年后我们再提起此事时,他却说那个小孩不是他的。原来我的那件事即《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后续结语”所写醉酒之事,就是我们走在一起后发生。他并非一无所知想是早有所听闻,只是他说服自己包容了我,不去提,装作不知道。因为爱,他能做到这样是不容易。对于此我也一直很懊恼,可事已至此,我能怎样?以死谢罪吗?而且他也少不了责任,如果不是他那时那么狠心对我,我也不会跑去喝酒,自然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而且多年后获悉的事实,那晚我们根本就什么都没发生过,那个孩子明显就是他的,他这样的说法让我痛心。然后我大概可以理解当年他的所作所为了,那应该是他在原不原谅的问题上争执不下的一种结果吧。不管怎样,都对我造成了伤害,我无法忘怀。  

 

  有了两次惊心动魄的经历,从此我们便都很小心行事,一段时间都没再出过事。

 

  

                                        (二)误会,爱情难以承担之重……

  

  他虽然和我在一起,可我知道他身边许多爱慕他的女孩子从来就不曾因此而放弃过。有时想想,女人也真是可怜,明明知道别人有了女人怎就还执迷不悟?换作男人一般都会容忍不了,没有谁会愿意和他人分享自己的女人。女人,不知是太伟大了,还是太傻了。

  

  他有一个姐,比他大一岁,所谓认的干姐姐。他们信息电话里联系,看得出他姐对他有意思。我不喜欢去管束别人,对于他和他姐的交往,我是默认的。我不是那种伟大到能把爱人拱手相让的女孩,只是我觉得,爱本身不是一种错,每个人都有爱与被爱的权利。我也深知暗恋一个人不容易,怎就不能将心比心?就是在这种理解的心态底下,我承认了他姐的存在,不干涉他们交往,也不过多追问些什么。当然,有什么他都会自动告诉我,这也是让我放心的一点。男人,可也真会做人,经常,他和我一起温柔缠绵的时候,一边还不住给她姐发着信息,有点类似于打情骂俏的那种,而那女孩却也信以为真。女人,怎就这么笨?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悲哀,为同为女人!

  

  有一次,他姐发信息过来,说过几天是她生日,希望他能过去。那时她在广州,一个人在外租的房子。这事他也跟我说了,征求我意见。我说,那你就过去吧,我相信他。可他终决定不去,说不方便。我知道,他是怕我误会,心里不悦。我就说,那让她过来我们这边吧,我们帮她一起过。他挺赞同,便给电话他姐约好了个时间。我不知是不是我太大方了点,由此到最后却是给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捅了一刀。

 

  他在忙着给她准备礼物,买了一个很大的熊猫,布娃娃的那种,几十块钱。我尽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开玩笑道,我过生日都没见你那么舍得给我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这是实话。他笑笑说,下次给我补回来,可他那认真专注的神情却在无意中伤到了我的心,我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事后想想,大概他姐应在我之前就走进他心里了吧,他们比我相识在前。他曾说过,有一次在公司的仓库里和她轻轻拥抱了一下,他说没感觉,才没考虑对方,这会是一个很充分的理由吗?还是借口!我甚至会想,如果那不是我的第一次,也许他早就和他姐走在一起了。他那时和我后有给过他姐电话,说了这事,问她怎办?由此看出,如果他不是对她有点心怎会这样问!她姐还算好,说了一些女孩子第一次很重要不可辜负劝他珍惜之类的话。对于原本有心于他的她来说,能做到这样也是不容易,这些话多少对他以后会决定和我走在一起有所作用。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是应感激她的,只是如果于他而言仅仅是出于一种责任和施舍,我不稀罕。我知道那时自己已经无可自拔,可尽管这样,我不会去乞求爱情,这是我做人“最大”的原则。事后想想也许他们走一块还好,因为我们最终修不出正果反累腾彼此。由此也让一个好女孩错过不知过成怎样,成就一对总好过大家都不好的好。

 

  几天后,他姐过来了。电话一到,他露出小孩子般兴高采烈的神情,起身就往外面赶差点连鞋子都忘穿了,仿佛等得太久了似的。他那种过于着紧的表现隐隐伤着我。

  

  一会他们回来了,她姐长得蛮娇小玲珑纯真可爱,让人看了忍不住有点我见犹怜想抱入怀中的那种。我忽然有点气起他来,因之前他常在我面前说她姐的不好说她长得很丑,而现在却让我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这让我怀疑他居心何在,起码他不应瞒我。

  

  我很热情地招呼她进屋,随便聊了会,我们便到商场走走。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情景倒也融洽。途中,我电话响起,让他们先走,可就在我接电话的一瞬,我看到了我不应该看到的一幕。不远处,他和他姐走得甚是亲近,我看到他把他的手放到她背后(没碰衣服),慢慢放下来想要搂住她腰一起走的那种,可最终还是滑了下来。当时我肚子里一股火气立刻就上来了,像冒烟般直往上窜。我不知道那时脾气怎会那么冲动,大概是碰上快到“特殊”那几天吧,女人的脾气总会特别暴躁。当时似乎是被气愤冲昏了脑袋,也没想过要追问验证些什么,却是立刻挂下电话呼了另一异性朋友出来,要他在某某商场门口等,语气非常坚决。

  

  一路上,我就跟在他们身后,一言不发。他问怎么了,我淡淡地说没事,心里弊着一肚子闷气。到商场后,朋友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正合心意。逛商场时,我就有意和朋友走一起,朋友似乎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劲,追问怎么回事,我说你不管,只管陪我就是了。他也曾不止一次地靠近过来,问我怎么了,并要拉我的手,我很坚决地推开了,也不说话。后来,他也就干脆和他姐走近了,竟然还拉起对方的手来。我几乎肺都要气爆了,可我没有拉朋友的手,那情形可想而知。后来,他们说要回去,我冷冷地说,我们等会再走。朋友说他也要回去,我坚决不让,要他陪我把这场戏演完,委屈了朋友。

  

  回到宿舍,煮东西吃,我在一边忙不过来,他们就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瞌着瓜子看着电视,垃圾也得我处理。我强压住心里怒火,默默收拾着一切。

  

  汤圆煮好了,端到他们面前。他竟然拿勺子喂起他姐来,那副亲热如恋人般的模样。我几乎感觉自己像个膨胀到极限的气球,就要爆炸了。还是忍了下来。  

  

  不多久,朋友坚持回去,大概屋里尴尬的气氛他已能感觉得到,我没再挽留。我送朋友下去,上去后却发觉他们坐在一起学电脑,靠得很近,他抓着他姐的手在动着鼠标。我的心又一次被割得粉碎。我像机器一样麻木地忙碌着。

  

  休息的时候,三人睡一张床,他姐在那边,我们在这边。我无数次叫他过到那边去,反正都这样了,有什么所谓?他却不依,非得挨我,说着温和的话语,我更讨厌。他动我,我不理会,生硬推开。大家都不作声,可明显人人都心领神会。一种说不出什么的气氛,沉默,尴尬,难熬…… 

 

  不一会,我手机响起,是我姐的电话,问我现在怎样,指生活状况。平时,我们姐妹俩的关系不怎么样,很少联系,可那时接到电话却是从未有过的激动,几乎要哭出来了。我到楼下接电话,问她有没地方,说要到她那住一段时间,还说以后会听她的话,叫她不要怪我……就这样说了些语无伦次的话语,那时我已决定离开。姐说可以,我便像找到了救星一样欣喜若狂。毕竟还是亲人好。

  

  我本打算第二天趁他上班后悄悄搬走,可我实在忍无可忍,我知道再呆下去只有一条路,我会活活被气死,那时我浑身都在颤抖。

 

    我开始收拾东西,他大概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拦住我抢我的皮箱不让走。他姐也惊醒了,说着“对不起”的话语,起身也要走,我说“不关你事,怪只怪他不会处理好朋友与恋人之间的关系”。说完,我的泪水就下来了……他要拦她,我趁机拿东西要出去,他便只能拦我。他姐走了,他跪下来哭着乞求我不要走,我没感觉。他真那么在乎我,怎就忍心如此伤害我?!我的心早已被他伤至麻木。  

 

  他把钥匙留我,追他姐去了,他姐不识路。我趁机也夺门而出,一个人提着东西走在夜色苍茫的路上,欲哭无泪,却是碰到了刚才那位朋友。是他不放心我,打电话让朋友过来接应的。于是,朋友陪我慢慢走着,我一边走一边诉说着……

  

  他在送他姐上车后便回去了,上车的时候,他姐哭了,他也哭了……那难道我就没哭吗?泪流在心底里……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 

 

  我把东西先搬到朋友那,第二天回去拿东西却是发觉连锁也换了。我心里更来气,当时想他却是连门都不让我进,而他的解释却是怕我不通知他,悄悄回去拿东西走了,他找不到我。当晚,他一夜没睡,第二天也没上班,憔悴不堪。到了第二天,我就开始生病,吃药打针,身体夹杂着心灵的伤痛。最后,我还是不得不搬了回去,毕竟我无法照顾自己。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较劲,彼此关系又开始慢慢有所回复,年轻人都如此。  

 

  那时,我病得特别严重,到医院打了好几天吊针,一个人躺在租房里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奇怪的是,每次我生病,总是碰上他工作忙得最不可开交之时,总是我一个人在医院里转来转去的身影。有一次,他还没加班回来,我想给他一份惊喜,特意到公司找他。当时,一个人,走在风中,瘦弱的身子仿佛要被吹倒,走得很慢,平时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却要走上半个钟。到那,给他电话,他说还在加班,可我分明看到他在宿舍里的身影……我没有揭穿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走了回去。事后得知,好像是他姐过来了,他去见她,只为了和她说清楚一切。为此事又曾闹出一段风波来,我也无心再去追究。  

 

  虽然后来大家也慢慢和好了,都尽量不再提起那件事,而从那以后他也就断绝了和他姐的一切联系。尽管这样,这事还是如一道裂痕隐藏在生活的某个角落,在彼此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而且出于人一种本能性行为,每次当我们闹矛盾的时候,几乎总会被我忍不住拿出来一说。也许是他把我伤得太深了,也许是为了报复他。人有时候就是如此之幼稚,又如此“聪明”的。 

  

  这事大概就是他给我伤害最大的一件事了,可笑的是,许多年以后才知道,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才真正冰释掉了心底的那个疙瘩。那天,看他在一个女孩子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我心里就有点不舒服,说他应顾及一下我的感受。他才跟我说,这是他们家乡的一种习惯,表示感谢对方的意思。然后他恍然大悟想起多年前与他姐的那件事,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生气了,原来那时他也只是这样做了一个小动作,巧的是我刚好看到后部分没看到前部分而误解了。他说,他后来的所作所为都是和他姐串连好的一场戏,只因那时我和朋友走得近,存心想气气我,可也未免做得过分了点吧。都过去了,只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误会竟闹出如此之大的纷争来。我也有责任,如果那时我能理智一点把一切说清楚而不是自以为是,想必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幕了。感情,原本是如此脆弱经受不起考验,一点点的误会也足以埋葬掉一切。在此奉劝天底下恋爱的男女发生什么矛盾一定要及时澄清,千万不要积压在心底里,越积越深,到最后就是无可填补与挽救,再追悔弥补已太迟,

  

  可过后,还是常常会历史重演。有一次,我们在外面买东西回来,我不小心丢了钱,很是心疼,免不了一番抱怨。我一边掉眼泪一边做饭,一不小心把碗碰倒摔破在地上,他竟对我大吼起来以为是我有意在发脾气,我更是伤心难过。当天下午,我给他留了一张纸,上面大意说清情况,然后说我走了,不用找我……趁他上班时又出走了,把手机也关了。这是我最常用也最有效的一招“杀手扼”,也是最愚蠢最不好的一种方法。次数一多,必然失效,也更折损彼此间的感情。在此也奉劝天底下所有女人千万不要和男人来这一招,终有一天你会后悔莫及!

  

  坐车到朋友那,开机准备打电话让朋友出来接,立刻就响起了他的电话,以致于让我怀疑他下班回来后是不是一直都在重复着拔打我的号码,我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他发现我走后的那种焦急与忧虑,可是我却没接,拔通朋友的手机后又关机了。一个星期后,当我从朋友那回来,看到的却是极其心酸的一幕。他病倒在床上,不吃不喝,憔悴不堪,我又是懊悔自责又是心痛不已。从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闹“人间蒸发”。可是,有时候闹矛盾赌气之时便又忘了当初说过的话,于是我们就一直这样分分离离闹闹合合地一路走来,彼此的心都被折磨得千疮百孔。

  

  不知是不是一种天意,注定我们是有缘无份,终有一天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三)巧合,生活的捉弄……

 

  2003年底,因工作原因,他要回到他公司里去。我身体不好,他放心不下,让我也跟过去,我有点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在感情分居两地的问题上,作出最大牺牲的永远都是女人。

  

  他先过去,几天后,晚上,当我提着大包小包行李从中山辗转坐车到惠州,出现在他面前,却见他还没下班,满脸疲惫,我的热情就已经丧失了几分。我说房子找好没有,他之前早跟我说过一切都弄好了,只要我过去就可以搬进去住。可当他带我到房子看时,我的心却一下子凉了。那是一个怎样的房子,如此破旧,天花板上有大把的蜘蛛网,周围都是灰尘,连一张床都没有,还是和别人共用卫生间的。我们从中山那边早就提前搬过来放在他公司宿舍里必备的生活用品一样都没拿过来,怎么睡怎么住?!他说他一直忙没时间,他说我过来之前应给他个电话有所准备……是的,我原本是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可现在,我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他们公司在惠州西站附近,我们就在那个村庄里面居住。那时已经九点多,他从公司拿着一个小推车开始来回往返于公司和住房里搬东西。他还是可以那么热情耐心,因为有我的到来,我就是他最大的喜悦安慰和力量。然而我却没多大热情,甚至冷淡,在一边麻木地帮着。  

 

  原本打算打地铺的,后幸得房东给找来几块木板和两张长凳撑起一张算是床的“床”,已经不错了。晚上,他搂着我入睡,很快进入梦乡。有我在身边,他总是可以睡得那么安稳。可我却是怎么也睡不了,心里阵阵酸楚……

    

  不久接到广州一朋友的电话,让我到那边玩,顺便看看工作。那时离过年只有一个多月时间,可我还是不顾他劝阻执意过去。到那边,工作没进展,却是把刚买不久的手机给弄丢了,我伤心过度也不跟他联系。几天后给他电话,才把事情告诉了他。得知他联系不到我,非常着急和担心。我心情异常落寞差劲,不禁有点迁怒于他,在电话里说了些很过分伤人的话。他几乎要哭了,乞求我回去,我狠狠地挂了电话。一段时间,心情渐渐平静后,终决定回去。也就在那里,我给他买了唯一一套西装,花了两百多。我自己从不舍得出手买这么贵的衣服,可但凡他的东西,我都不吝啬。当天匆匆忙忙到“上下九”步行街挑选,简直像打机关枪一样,还差点因此错过班车。广州的公路从一边到另一边得过地下隧道,要走很长时间。当我一个女孩子,提着重重的皮箱,在路边一步一步艰难地移步赶着公交车时,当时心头一酸,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如果不是为了他,我哪需如此狼狈;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我哪需受这么多苦…… 

  

  回到惠州,相见,欢喜,伤悲,忧虑……很快他又得出差到中山去,我在惠州市区找了一份工作。才上几天班,又把他给我的手机也弄丢了,我的包也被人抢了,证件都没了。那段时间,我倒霉得很,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不顺利,情绪也从未有过的低落。那时他人在中山,我也没心情再和他联系。只是之前曾给他打过一次电话,隐约提起过我在某某酒店上班的事情。

  

  没几天就快过年了,他也应放假回来了。我依旧没和他联系,也不知道他的境况怎样。那天,天下着雨,我忽然有所放心不下,决定过去看他。当我推开租房的门时,他已经站在门前了。原来他也正准备出来找我,大概是一种心灵感应吧。他紧紧拥抱着我,像失而复得的爱人……

    

  然后我得知,他曾拿着相片到我们的酒楼里去找过我,逢人必问,可前台小姐告诉他那里根本就没这个人。他也曾到过我工作的楼层去找过,可没看到一个人,那时我大概是在休息,阴差阳错地就错过了。他还在附近张贴了寻人启事,又到惠州电台刊登了寻人启事,还到派出所报案查找我的下落……

  

  依旧没我的音信,他说他的心都要碎了,还说如果在年前再找不到我,我就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我可以想象得出来他那时的焦急和担忧,我竟是给予了他多大的伤害与折磨!我又是懊悔自责又是心酸难过。  

  

  那一年,也就是2004年的春节,我们就在那个简陋的租房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年关。大年初一,他用自行车载着我几乎游遍了整个惠州城区和郊区。许多时候他都不让我下车,哪怕是上坡踩得辛苦。我坐在后面拿着鲜花和气球,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欢欣满足。有句很经典形容时下爱情的话:宁愿在宝马里哭不在单车上笑。说的就是女人对金钱物质的在乎,远过于真情的寻觅真爱的来临。我想我就不是那种女孩,只要有人能让我欢笑和开怀,就算是坐在自行车上也一样那么美好惬意。就像此刻的我们一样,丝毫不会因为别人坐着豪车而我们穷苦寒酸而觉得难过不平。因为有爱,一切会变成温馨甜蜜,苦累也是幸福滋味。这样的女孩,注定也是要饱受生活折腾的。这个世上,只有向钱看的人才会过好,不追逐的注定只能被生活抛弃。

  

  那天,我们就这样一边走着一边观赏着沿途风光,这心酸的浪漫。那时候就想,如果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过下去,我也觉得知足,会是一种幸福了。可生活哪有那么简单,总是在不经意间让人措手不及。

    

  不久,他又要到中山出差,我不想一个人呆在那,便到市里找了个相对要好一点的房子。他用自行车帮我把东西一样一样地带过去,也真难为他也是为了省钱生活啊!在外租房的各种费用开支太大,不多久我又找了份工作,搬进了宿舍。房子未到租期,也就先没退。

  

  他也走了。

  

  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吵吵闹闹呕气不停,可一旦分别,却又想念。没有他,我似乎连自己都照顾不来。

    

  一个星期后,他过来看我,我们回到未退的房子里。当他在疲倦中渐渐睡去,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这种漂泊的日子何时是尽头。只短暂的相聚,又是分别的神伤。  

  

  就这一次,不幸中彩,我又怀上了。我一下子呆了,不知该怎么办好,而由此带来身体上种种不适的反应也让我无法再继续上班。这一次,犹豫思考再三,我们决定把小孩养下来。我曾对家人说起过,他们极其不赞成,可我坚持,不顾一切的。我怕以后会失去一个做母亲的资格,那时候想这一辈子是跟定他的了。  

  

  我辞掉了工作,搬回了原来的住房。他这时也回到了惠州,也辞职了,在离市区较远的地方陈江镇“仲恺高新开发区”谋求了一份工作。他在那边找房子,说找好后让我搬过去。我就等着。

  

  房子到期的最后几天,他和他表弟过来一起帮忙搬东西,“打的”过去。那里的房子干净整洁,有床铺有洗手间,还可以做饭煮菜,挺合我意。就是高了点,五楼,爬上爬下不容易。

  

  他上班,起初,我就呆在家里,可生活开销实在太大,仅靠他那一点工资根本就成问题。尤其是怀孕得补充各种营养, 饮食得要很注重讲究,而怀孕后导致我身体更差,经常生病看病,其中的费用更让人伤神。为了减轻他负担,我决定去找一份工作,我的意思是在怀孕初期找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应是不成问题。他开始不赞同,他知道我身体不好,可生活的窘迫却让他不能再坚持。于是,在附近不远处“三阳酒店”找了一份不怎么粗重的工作。帮人计算工时,三班倒的,有时上夜班也挺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早孕的反应越来越严重,吃不下东西,看到就反胃,头昏,疲惫,肚痛,呕吐,发烧……如此坚持了一个月终熬不下去,不得不辞掉了那份工作,呆在家里。

  

  由于我们没办结婚手续,我们原本打算在外把小孩生下来再说,可我的身体不允许。孕期近三个月,我开始不断发高烧,发冷发热,到医院吃药打针也是无济于事。我们的生活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那昂贵的医药费我们再也没办法负担得起,他家人得知后催促我们回家去。我是不想回去,因为生活不习惯。他也不想带我回去,他大概知道会让我受苦。

  

  如此折腾了一段时间,实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们才不得不决定回去。他辞工了,两人身上的钱只勉强够路费。那时我的病还未全好,当晚在医院输了最后一次液,第二天一大早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途中辗转换车,我又开始高烧不断,头痛,呕吐……一天一夜的旅程,我什么都没吃,一直熬到他们家县城。一下车就往医院里赶,输液吊水,折腾好半天。天已黑,也没回去的车了。当晚,到一亲戚那落脚,准备第二天中午再坐车回去。

  

  住在别人的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盘算着他们的家到底又会是怎么一番模样呢?如此在惴惴不安中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