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17:人生难得一知己
17:人生难得一知己



更新日期:2015-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七)相约

  

  本以为就此结束,没想还有后文。

  

  他说他打算在这里做点小生意,暂时留了下来。平时,他忙着找铺位,我忙我的写作。也会联系,不是很经常。

  

  那段时间,我凑巧生病,他便经常打电话问候。有一次,我关机,他打不通电话,找不到我,很担心,叫我以后都不要关机了,确保随时可联系到我。记得以前,有一次有事,我关机关了近半个月时间。当我刚打开手机,不一会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天24小时都在不断重拨我的号码,让我很是感动。也从那次以后,我再也不随便关机了,为一份真情的珍贵。

  

  中秋节那天,本不打算出去,忽觉在屋子呆得有点闷了,想出去走走。我打他电话,问有没时间。他说有,我随时可过去。事实上那时,他正和一大群朋友在一起,洒桌都摆好了,正准备好好庆贺一番。可我一个电话,他二话不说扔下朋友就走开了,只为陪我。当然,这些是后来才得知。我心里很是歉疚不安,却又不无感动。他真的很在乎我,甚于一切。

  

  当晚,我们又到坪山公园里走动,基本上除了那里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中秋佳节,到处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公园里有一家三口共享天伦之乐的,有谈情说爱浪漫温馨的男女,还有人在广场里唱歌跳舞,甚是欢欣热闹,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惆怅。不知是触景伤情,还是别的,淡淡的,忧伤。

  

  我们没融入其中,只是默默地走着。有时坐下,有时站立,有时摘树叶,有时采花朵。朦胧的月色,朦胧的美,淡淡花香,淡淡的情怀,一切总是美的。偶尔也谈谈工作、生活,谈谈未来。他常会对我说一些鼓励肯定的话,让我感到一种安慰和动力。我也常向他讨教一些工作或生活中的经验,这对于以后也许会有作用。大家都避免谈及感情话题,总难免会有点伤怀,在这个如此良辰美景的月圆之夜,实在不忍破坏此种恬静的氛围。但愿真的能够人长久,千里也能共婵娟。

  

  天,渐渐晚了,他提出回去。这次却是我有点犹豫,想多呆一会。心里忽然掠过某种念头,让我有点惊慌又有点激动。我把脸正对着他,用一种半开玩笑又很认真的口吻问道:

  

  “今天是中秋节,你就没想过给我准备一点什么礼物吗?”

  

  “什么礼物呀?!”他有点奇怪,却是不敢直对我的视线。心里有鬼。

  

  “看着我,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拥抱?轻轻的!”我用一种不容躲藏的眼神看着他,鼓起勇气,轻声问道。

  

  “不好意思……”他双手放在口袋里,有点缅腆害羞的样子,也不敢面对我,眼睛望向另一边。他从来都很尊重我。

  

  “你是男人耶,难道就不能大胆一点?”说完,我也不顾他的反应,一把拉住他转过身来,就那么有点野蛮又温柔地靠了过去。我想我是坏透了,竟对一个男人投怀送抱,这可不像平时的我。

  

  “不要想太多,这一刻,给我,最真实的你。”我在他耳边轻轻说着,心情却是异常平静。所有一切都静止不动,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两人的存在。含苞欲放,总是瞬间的美丽。

  

  事实上,那哪算什么拥抱,他两手自然下垂,脸无表情,一动不动,像僵尸一样,没任何反应,我有点好气又好笑。赶紧松手,免被人说成非礼。

  

  事后,当我问起他那时是什么感受时,他说当时脑海一片空白,什么感觉都没有,我难免有点失望。不过,他又说,那时可能是太突然了点,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还想我再给他一次机会以作验证。我说得了你,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休想。怪自己不珍惜,是太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措手不及。

  

  其实那时的我,也是什么情绪都没有,就仿如手中抱着一个女人,就那感觉,我原以为能在他身上找到点什么。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他给我一个拥抱,哪怕只是瞬间,但一定要是最真实的自己,就这么简单。记得以前曾在哪里看过这么一篇文章,两个深深相爱的两人,女的是有家室之人,所以她只能给男的一个拥抱,而男的却说就这个拥抱已经足够,他要的只是一个拥抱,不是她的人。那时很是不能理解,直至现在,我忽然也有所明白了,一个拥抱的份量是如此的重,里面可以包含多少东西,胜于一切。是的,我也只要他的一个拥抱,那个拥抱,已经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和回忆。

  

  可能会有人认为,这种做法有点不够理智,或者说我过分了点,事实上我也只是想证明一样东西。一个人,在你未尝试过之前难免会有种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的感觉,难保有一天不会不小心掉进去。但如果你提前去揭晓开了,就不会再有那种烟雾弥漫雾影徘徊的感觉。找不到那种感觉所在,以后也就不会再作他想。仅仅是朋友,知己。

  

  他在朋友这边住了一段时间,找不到很合适的铺位,便决定回市里去。我想,如果他真回去,一切也就都结束了,也好。然而,就在这前一天,他却忽然打电话告诉我,他不走了,并且已经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还把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可真的是出人意料。当我过去看他的时候,他一脸兴奋满怀喜悦地说,看来一个人住个空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种感觉真的是很舒服惬意。看他那神采飞扬的样子,我心里却有所不安。他该不会是受我感染吧,学着我一起发疯起来,那我岂不成了罪人一个。但愿不是,想自己也没那么大的感染力。

  

  因此,我们又有了比较多的接触时间,因我那没有煮饭燃具,便经常到他那做饭。每次我说要过去,还在途中他就不停打电话询问到了哪里,很是心急的样子。到车站,他早就在那里等我了,然后匆匆忙忙买菜买东西,还不断看表,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能浪费一分一秒,得节约下来和我聊天。每次都被他催得焦头烂额,赶着投胎似的。我有时有点来气,可看他那神情,又不无感动。也许他只是在乎我,珍惜彼此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每次到他那里,首先就是开始做饭,得把肚子填饱了再说。我就一边放着音乐一边煮饭,我喜欢这样,一边做事一边听着歌曲,一种享受,一种陶冶,做起事来也轻快许多。他却不怎么喜欢,嫌吵,总说我就不能多陪他说说话。我写作的时候,他也会略有所不满,认为在他那里不应再把这么一份差事带过去。向来我要写东西时,谁也阻止不了我。可我还是依了他,把电脑关掉。聊吧,反正时间也不多。

  

  他的房间也不大,里面设施很简陋,毕竟在外奔波之人,总不能过于享受。吃饭的时候,桌椅都没有,我们就干脆在地上铺一张报纸,在地板上开餐。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自由自在,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倒也是另一种品味。我们就一边吃一边聊,他常会说,我们这样算什么,我们怎么会这样?我就说,管那么多干嘛,开心就好,然后又是吃,又是笑,笑别人,也笑自己。真的有点像一个家的感觉,只有在自己的家里才可以如此随意。

  

  在那里,他基本上都不让我动手做事,除了煮饭,他怕自己做的不合我口味。吃完饭要收拾,他就让我好好歇息,他自己动手。我说,我可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你不要把我给惯坏了。他就会说,那有什么,反正这样的日子又不会有多长久。我们便不再说话,沉默。他曾说过,过几天他媳妇会过来。到时,一切都会有所改变。也许吧,今朝有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每次我要回去的时候,他也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极力挽留,让我多呆一刻是一刻。看着他那依依不舍让人有点纠心的样子,我又会忍不下心来走开,最后还是依了他。其实我很少会顺从别人,可能是他对我的那种关心和在乎让我难以拒绝。他是我今生遇到对我最真心最在乎最关心也最尊重我的一个朋友,把我的生命看得比他自己还重要,我没理由不多给他一点时间,如果这于我而言不会有何损失。只是有时候,他的这种在乎又会让我有点害怕,感觉他过于依赖我了,那可不是好事。我说过,谁也难以承载起别人的希望,我也无非凡人一个,怕有一天会让他失望。我也常会在他面前给他打预防针,叫他不要对我太好了。但我想,其实他心里应比谁都清楚,只不过,一种真情流露。

  

  人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气氛会变得异常微妙,更多的是沉默与尴尬。我们不会,就像同性朋友那样,如此坦然随便。真的,说来也许没几人能体会,我们之间可以无所不谈,包括一些涉及到男女之间很隐私敏感的话题,也不会觉有什么。我想,那才是真正的知己,随便自然,如果会有所顾忌或尴尬的话肯定是心怀鬼胎。我们不会,在彼此面前完全是透明的,没有任何一点掩饰和秘密。

  

  当然,有时我也会开玩笑问,他会不会对我有点什么,他说不会,但有时又会说其实也没什么。我便会立刻声色俱厉义正词严地警告他:“你可不要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否则你一定会失去我这个朋友。”并不忘提醒一句:“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把我的奇迹给破灭掉,我可铙不了你。”我们曾经相约,创造出一个“红颜知已”的神话,让人们相信“知己”的存在性与永恒性。这时他便会附和着说:“好,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奇迹的。”我便开心地笑了。至于说到会不会情不自禁或人性作怪超越男女关系,我相信他,更相信自己。而且我想,没有谁会笨到愿意图一时满足而失去一个永远的知己。但是,有时候他言不由衷或前后矛盾的话语又让我略有担忧。他有时会在我面前说男人其实也没那么坏,有时又会说男人都不可信,对男人要多留一点心眼,包括他自己,让我越来越读不懂男人。

  

  有一次,不知不觉中有点错过了时间。夜很晚了,他要求我留下来不回去了,自也是少不了那一套尊重与信任之说。我坚决回去,他也便不再挽留,送我到车站坐车,每次如此。第二天便接到他电话,电话里面他很是焦急,三番五次地向我解释保证,说他昨晚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我多陪他说说话,很怕我误会和生气。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多想,是他多虑也是因在乎怕引起我反感厌恶,破坏彼此间的美好情谊才再三强调。他曾问过我,和我谈论那些话题会不会让我觉得他总是对那些津津乐道,无形中看不起他。我说不会,既是知己,又怎会连是非曲直都分不清。对他,我深信不疑,一种直觉。但某些有可能避免的事情,最好尽量不去创造。虽然我迁就他,但还是少不了我自己的原则。

  

  每次相聚在一起,我们就这样天南地北地瞎扯,胡闹般,研究男人也研究女人,分析感情也探讨生活。有时他朋友偶尔过来,会让我们觉有点不自在。还好,男人都没女人多事,也就不需担忧什么,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有一次,我问,如果现在你媳妇闯进来看到这一幕会怎样。他说,那你可就害死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说,你怕什么,毕竟夫妻一场。我可就惨了,无缘无故被戴上一个“第三者”的绿帽子,肯定少不了被你老婆谩骂指责。说不定还会动手打我或一刀把我给杀了,那可怎办,到时你会不会帮我。他说不会,他说,以他爱人的性格可能会叫我坐下好好谈谈,因平时他们两人出现什么问题她都会拉他坐在对桌商讨。听他如此一说,感觉对方也没他说得那么差劲,我便反过来劝慰他。

  

  他说,他老婆人品不是很差,可就是有点过于独权主义也太不会体谅人。比如,当他从外面回到家里,她就会兴高采烈地说,哎,老公回来了,又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言下之意就是,家里有老公操心,自己省下动手的力气。有时他一身疲惫劳累回来,躺在床上不想起来,饿了让她弄一点吃的,她会掷地有声一句:“我又不是你的奴隶,你自己有手有脚不会做吗?”气得朋友没话可说,只能自己爬起来随便煮一点粉呀面的。听朋友这么一说,又实是替他有点难过,这样的女人,谁都会嫌弃。但口上也只是说,你们就不能坐下好好谈谈,彼此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以让对方知道,学着去改变?他说有呀,可每次坐下来没说上几句又吵了起来,还怎说。这次数多了,也就不再抱希望了,就这样过罢。朋友很是无奈地叹道,有种认命的感觉,我无语。这样的夫妻,何止朋友一对?谁都不想吵,谁都想好好说,可谁又给了机会,又有谁会愿意听?人与人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沟通的问题,夫妻间更是。遗憾的是,几乎所有夫妻都是在这里栽跟斗,沟通不来,就埋在心里,日积月累,感情肯定出事。从最初的一点裂痕,到逐渐越扩越大,直至无法填补的鸿沟。有的是解体,各入其道,有的则是勉强,同床异梦。无奈,悲哀!

  

  我又问朋友,我们这样子,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对不起你老婆,他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我却不这么认为,虽然他们感情不怎么好,虽然也许过错更多的在于其爱人,但总还得有个责任的问题。也许男人都是容易为自己找理由开脱,我却难以平衡自己。同为女人,我可以理解女人的感受。将心比心,换作任何一个女人想必都不可能会容忍得了,自己爱人和一个异性走得这么近尽管其实什么都没有,但人的共性必无法做到视若无睹。这让我有种仿如“第三者”的感觉,尤其是那天他给我看到他媳妇发给他的信息,更加重我的不安。看得出,他老婆真的很爱他,很在乎他,我这样子是不是无意中已经伤害到了别人?而且,女人都是很敏感型的动物。前几天她打电话过来,有问他最近怎么很少给她电话了,可能是开玩笑或是试他。还问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才会把对方给忘了。朋友找种种借口搪塞过去,这更让我不好受。朋友自从认识我后,就把我当作最信赖的朋友,有什么都会和我说,和他爱人的沟通就更少了。偶尔一个电话,无非就是做个样子,维持一种表面的假象。我的存在,是不是无形中已经影响到了别人夫妻间的感情?我是不是做错了!有时我会觉得自己很无法原谅,可我也没那么伟大,为此就放弃掉一份真挚的情谊,我也会伤心难过。可我能怎样,只能一边与他继续交往,一边自我安慰。反正这样的日子也不会长久,等生活恢复正轨,一切自会结束。

  

  我也曾经很认真地问过他,对我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要他实话实说。他给出的答案很奇怪,或者说天下无二。他说,他很在乎我这个人,是“人”,而不是其它。或许真如他所说,只是希望能有个知心人可以陪在身边说说话就足够。他知道我身体不好,非常担心我会出什么事。也就常常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保重,不要放弃。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他都会在我身边陪我度过。他知道我的生活不是很好,说如果以后他赚大钱了,就给我存一笔定期存款,必要时可救急用。他还说,如果他因此出了什么事,我会不会帮他请律师。我说当然,就算倾家荡产拼尽全力我也会把你给救出来,前提是在我能力范围内。那时可能是随便说说,但我却不无感动。可我也真的不希望他这样为我,我会一辈子都良心不安。只要他今生能认我这个朋友,就好。

  

  他还告诉了我一件事,他说,以前在公司上班时,晚上给我打电话,打着打着手机没电了,他赶忙跑到外面电话亭给我复过来,怕我久等。有一次手机没钱了,他二话不说拦了一辆摩托车直往卖手机卡的地方奔,一边走一边摧着司机快点,心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他一般很少打电话,可在那几天因我就买了好几张充值卡。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听他提起,心里还是很感动。原来从一开始,我就已经深深走入了他心里。相识是偶然,缘份也许却是天定。

  

  后来,他在附近不远处找了一个合适的店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开业。他希望我能协助他,把生意做好。那里是一个比较偏僻的郊区,就像农村那样,远处有山岭,有草地,有小河,有菜圃,一副田野风光。清晨,可以早起在野外跑跑步,锻炼身体;傍晚,可以坐在小桥边,看日暮西下;闲暇时,可以去爬山看风景。这里离镇区比较远,反显安静,不那么拥挤,正合我意。我喜欢这种简单平静的生活,心情会变得更加从容和释怀。我决定到时在那里找份工作,再租个房子,还可继续写作,平时又可到他店里帮一下忙。累了,倦了,就到外面走走,散散心。想象着以后的生活,我心里有一种淡淡的满足和欢欣。

  

  我把心思和朋友说了,他也很是赞同。当晚,我们在外面庆贺,为这完美的想法,对未来满怀憧憬,彼此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然而,生活永远难以在人的掌控与意料之中,还来不及作更多的考虑和策划,事出有因,我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临行前一天,我们又一起到商场娱乐室里,一边吃东西一边唱歌。我最记得的就是他唱的那首《糊涂的爱》,比歌星唱得还要好,我不知道怎么可以有人唱得出如此深挚的感情,仿佛要哭的那种,尤其是那一句“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让任何人听了都无法不动容。那一刻,我真不知该说些什么,真怕他多唱一次我就再也走不开。我就唱那首《离别的车站》,算是对他说吧,身在何方,彼此保重千万千万,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一天,我们一起度过,心有千千结。

  

  第二天,我坐车,他送我,无语。当列车渐渐启动,耳边传来那首熟悉的旋律:不能哭喊已破碎,曾经的最美。独自一个人熟悉的街,别问你在想谁;不去追悔已憔悴,爱过的体会。其实已粉碎,往事已非,还有什么最可贵……心里百感交集,也许一切就真的只能成为曾经的最美,成为一种回忆。花开花落,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事事休,还有什么能永恒呢。

  

  他曾说过希望我早点出来,我点头,可却发觉这么一走,仿佛越走越远,怎么也走不回来……

  

  

                                        (八)相离

  

  一个月后,我回来。

  

  给他电话,那段时间他一个人忙里忙外,挺辛苦,他说过两天他爱人会过来帮忙。那也好,他爱人一来,一切真的应结束了。他叫我过去一趟,和我好好聊聊。也许是最后一次,我便去了。

  

  分别一个月,一如往常,没有过多的客套。

  

  他那里是一个门面不大的店铺,主要卖早餐和宵夜。早上和晚上辛苦一点,白天休息。用他的话说,他不会像别人做生意那样,只顾着拼命赚钱,一天到晚不停运作,让自己太劳累。他说,只要不亏本就好,从没想过要赚多少。他的这种心态我挺佩服,现在的人整天就盯着一个“钱”字看,没几人还会有他这么一种胸怀。

  

  刚刚处于试业期间,里面的东西难免有点凌乱,但基本也还有个轮廓。他叫我想吃什么就煮什么,以后可能就没这么随便了。我明白他的意思,等他媳妇过来后就轮不到他说话了,女人都小心眼。于是,我就自己动起手来,感觉有点像自己的家。

  

  我又想起,他曾经对我说起过的一件事,他的一位朋友,准备开店做生意,和女友商量,女友挺赞同,说好到时两人一起好好经营。他便辞掉了工作,开始筹划,把一切前奏工作都准备好,只等女友过来便可开业。然而当他女友来到,却颇为不悦,可能是嫌店铺小了点,又简陋,不够体面,没多久就走了,剩下其男友一人苦苦支撑。生意本就不好做,又没人在身边支持以动力,如此维持了一段时间终做不下去,只好转让。那时就想,这女人怎么这样,只要能和自己所爱之人一起,做什么都是甜的。而且生意都是从小做到大,只要彼此齐心协力,就一定可以做好。我要的就是这样,和自己所爱的人,共同努力,哪怕再苦再累也值得,决不后退。可是,现在,这算吗?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感慨。

  

  既然他爱人要来,我也就不打算到那边去了,免平添麻烦。朋友能理解,只是叫我以后有时间过去玩,我表面应充,心里却想即使可以,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畅所欲言,毕竟得有所顾忌。也没多说什么,后来就回去了。

  

  几天后,我有过去看了一下。他老婆人长得不错,也挺热情大方,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朋友之前有对他提起过我们的事情,对于我的到来并不曾感到惊讶。她热情的招呼解开了我紧蹦着的心弦,之前的担忧也便没有了。女人之间总容易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就在一起随便聊着,尽量避免涉及我们之前的事情。朋友站在一边不多言,我也尽量不去和他说话,除非剩下我们单独两人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真不是滋味。

  

  在那里玩了几天,平时出去走走,有时就在店铺里帮一下忙。开始倒也相处得好,可慢慢就容易出现矛盾。因刚开业,生意不是很好,他爱人就难免有点唠叨和抱怨。我听了有时会说上几句劝慰的话语,说慢慢来,以后会好起来的。但说多了没用,我也不想多说。何况毕竟是别人的事情,你管不了。每逢那时朋友都不作声,但我想他心里一定不好受。自己在一边听着也不是滋味,就仿如别人在吵架,你在中间不知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

  

  我记得朋友说起过,他刚开始准备做生意的时候,向他那些朋友讨教经验,个个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仿佛怕别人抢了他们饭碗。他还说,现在那边有许多朋友等着看他笑话,以为他做不下去很快就要卷铺走人。为此朋友很是不服,他说他偏不信,一定要做出个样子给他们看。那时,我就一直在他身边鼓励他,支持他。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要成就一番事业,爱人的理解与支持真的很重要,尤其是在挫折失落的时候,更应予以安慰和鼓励,而不是一昧说风凉话,这样往往更适得其反,恶性循环。我不知道,他爱人怎会这样,既然她那么爱他,为什么连这一点苦都吃不了?但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毕竟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与卿何关!睁只眼闭只眼便是了,只是有点替朋友难过。

  

   他曾在我面前感叹过这样的话,说女人真的是让人难以理喻,他的爱人自从跟了他之后,就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甚至可以为他去死。我当时听了笑,心想,这大概就是男女之间最大的差异,由此引发出写《男女对待感情最大的差别》(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6461)一文。女人确实如何,这不止是她包括我们所有女性,不管嫁的是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位,当她决定迈进婚姻的时候,不管凑合也罢认命也罢,她都会把自己的命运和这个男人的命运绑在一起,都会和对方死心塌地地过日子,不管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在这方面,男人不如女人。一个男人,哪怕就算是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婚,也不见得会对这个婚姻一心一意用心经营。如果是随便凑合的则更不用说,充其量只是一种责任和义务。这还算好一点,有的则更甚,连一点责任感都没有。那么,从这应该是可以看出,这个女人对他是有感情的,那么为什么,在共同谋划生活上面,又会有如此之大的分歧,甚至嫌弃辛苦劳累,而不愿意通过彼此手一起努力,让生活改善把日子过好?由这来说,似乎又是不能举证,她对他的感情,相反成了推翻,全部贬值与否定了。

   

  《女人,不要让男人太累……》(http://www.rain8.com/plus/view.php?aid=25221),文中主角人物也是他们俩人了。就是因为看到这些,才促使诱发创作,分析现代婚姻,症结何在。当时女人就是提出了离婚,闹到如此之严重程度。我那时还想,也许女人只是闹着玩,用以吓唬对方,以得到一种重视在意。但听他说,不像是,很认真,非常坚决的,以往从不曾有过。朋友是那种,绝对是负责任的男人。即使婚姻有太多的不幸,他也不会做第一个逃兵,而宁可委屈将就自己,也要和对方过下去。想不到是,女人反而首先提出了,仅仅就是因为,生意做不上来,生活出现短暂困难,就要立刻弃之而去,不愿同甘共苦,患难与共?这女人也未免太势利与现实,有钱能同行无钱就纷飞。当然,这应该不是她个例,普遍的代表着时下女人追随,有几个会像我这么傻地,追求一份不在金钱物质之外的真感情,结果不仅是得不到,换来只有身心无尽的伤害与折磨,最终是要葬送掉自己的一生。从这来说,她们的做法确实也是可理解,不那样会过得很苦甚至活不下去,我的人生就是验证了这么一种真情。为爱牺牲,没人说伟大,无非也就只是嘲讽与笑料罢。那么,又有什么可指责批判,她们的现实自利?人确实是要应为自己着想,否则死了没人会可怜更看你一眼。

  

  我想这个女人,应该不是此事,导致她做法的根本原因,而是,她在外头,可能心有所属,自己理亏。我在那,简短住几天,就看对方,老是拿着个手机,与不知哪位网友聊天。想来就定是异性,同性之间才不会那么热衷,可以想象的什么状况,类似于网恋,聊入心底里的情感世界。于是,对身边那位,越看越不顺眼,越加的不喜欢满意。随着交流的深入,生活上一些琐碎事件的推动,感情就越加冷淡与磨灭,最终便走上分离的地步。说白点就是,自己变心了,不好说出,有意抓住生活小事,大作文章,以把过错推给对方,自己还理直气壮般,实则卑鄙小人之止。事实是,只在于自己的心,还要拿别人作借口,挡箭牌,真是自私又自利的心思。朋友的话,如果真的是那样,完全大可不必,直接说出来讲明白,他也不会阻止,不愿放对方走。至于生意如何,只能到时找人来看,小孩自然也是自己带,照对方看来还不想要呢,成为个负累影响找寻。在这点上,男人是比女人有责任心。男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丢弃自己孩子,女人却是可为爱,父母亲人骨肉都可不要。两种不同性别人类,演绎的符合他们角度人生。正如文中所言,女人要相信和明白一样东西:男人,在感情的处理问题上,绝对比女人要更理智也更宽容!不知是不是也因为,拿得起放得下缘故,不管是爱与不爱,男人总是那么轻易作出决择,并且能够重新开始一种全新生活。女人却总是那么的难,同样不管有爱无爱,转身伤害最多的还是女子。又是一种性别定律,让这人世间,有了如此之多伤情片段。

  

  有样事说来很怪的,凡是重情讲情的人,似乎遇上都是无情无义者,就如懂爱讲爱的,偏偏就遭遇不需爱不懂爱的,这样完全“相反”的组合,可以预料与想象定然不会完满,最终还是要分散。懂得的那个,成了此中最受害,你再好也没人珍惜呵护,只会让自己,一次一次脱离不了遭难受罪。不知道,这是否也是老天,又一种煞费苦心的安排,正如夫妻好坏互补,好的那个人,成了此中最大承受牺牲者。不讲究的反而可随手要来,得上天恩赐给予,追求的反而苦苦寻不来,获不到想要的结局。这样的天意和命运,注定了爱情逃脱不了的天灾与人祸,最终就是这样慢慢败坏在了人间。我们所有人的故事,验证的,也就是这么一种人生规律罢了。

  

  本来还打算玩上一段时间,但后来发生的一件小事却加速我离去的决心。那时只为煮一顿饭,朋友叫我多做一道菜,她爱人却不同意,可能认为浪费吧,两人为此产生意见分歧。我一听别人要辩论的口吻就害怕,忙在一旁圆口,当然是站在他爱人那边。最后也没什么,但却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阴影。我知道,朋友是为我身体着想,可女人有时就是如此小气。事后,当他爱人不在的时候,他很歉疚地说委屈我了。我心里有种酸遛遛的感觉,口上却说没什么啦,你别多想。事实上那时真的有点委屈,想平时我们俩人的时候想吃什么就弄什么,多自在快活,哪须顾忌那么多。可又能怎样,那是他爱人,即使他心里再怎么有我也不可能那么明显偏向于我。

  

  第二天,我就找了个理由走开了,我害怕再呆下去夜长梦多,节外生枝,还是明哲保身的好。忽然有所明白,知己的不能长久性,不是因为彼此,而是因为自己的那位。你不得不顾忌到对方而冷落或疏远朋友,时间长了,自会出问题,大家都累。既可以预知结果,倒不如早走开的好,免大家为难。

  

  当我说要走的时候,他大概也察觉到什么,没再挽留,也不能再出来送我。无声的道别,就带着一份无奈与淡淡的失落离开。

  

  记得我曾经问过他,以后有什么打算。他说,暂时先在那里发展一段时间,等积累一点经验,再到市区里面做大一点。也说不定会回家,如果回去的话就再也不会出来了。我问,还会与我联系吗?他淡淡地说,以后各有各自的生活,也没多大必要,隔那么远,我也帮不到你什么。我便说,他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诺言。他说,他会放在心里,就让往事淡淡地随风而去,彼此在心里祝福对方吧……

  

  我不知还可以说些什么,也许这就是生活,如此无奈与现实,谁也拒绝不了。曾经发生的一切将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风干,再也无处可寻。

  

  生活,又恢复往常的平静。偶尔联系着,无非多是谈生活的问题,那感觉再不如从前。后来,各自为生活奔波忙碌,种种压力与负担让人疲累不堪,都没那份力气和心思再去关注彼此了,也就渐渐失去了联系。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闲暇无聊的时候,在我们最脆弱的时候,总会有个名字不经意间涌上心头,一种无声的慰藉。

  

  早就可预料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只是那人,那景,那事,却永远地在这个城市定格下来,挥之不去。也许,彼此会慢慢忘记,也许会更加想念,也许,没有也许,生活本没“也许”可言。就让往事淡淡地随风而去,在风起的时候,我们会想起对方,曾经有一个熟悉的笑容,一直在远方对我们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