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滚滚红尘血泪史 > 第二卷 > 1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1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更新日期:2015-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6年四、五月份,广东中山小榄九洲基工业区某玻璃厂(时隔太久记不清)。在《如果有来世天堂里等你》之后遇到,也就是决定出来找寻所遇。是遭遇真爱之前最后一个发生上演,只为验证一份真情寻觅的不易需要多少经历曲折和奇遇。

  

                                                                                    ——序言

 

                                           (一)相识是偶然

    

  你相信直觉吗?

    

  我相信!

    

  生命中有些东西就是如此奇妙,你无法说清却又难以拒绝。正如与他的相识,完全是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的牵引,就如冥冥中自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上演着红尘中种种悲欢离合。

    

  2006年初,我在广东中山小榄谋生。偶然进了一家玻璃厂,偶然结识一位朋友。听他说起有心做一单生意,想叫我帮忙,过去商谈。要去的地方是外省,对于从未远离过广东的我,而且又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可以说是一种挑战。可不知为什么,我就答应了。与其说是对朋友的信任,不如说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动着我。我看不到说不清,却可感觉得到。仿佛一开始就可预知到过去会发生些什么,而这与我的一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让我飞蛾扑火般地飞了过去。于是,我跟着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远赴广西贺州。说来为工作,潜意识底下却有着某种渴望。可笑的是,原来那个地方也叫“钟山”(县),和我所处的“中山”同音。仿佛在原路绕了一圈,从起点到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一天的颠簸,到了,打电话让他们出来接。朋友在车站门口等,我便在外面随便走走。不一会,我就看到两个匆忙而来的陌生人。很奇怪,对其中一人竟有种似曾相识,仿佛在哪里见过的感觉。看他们那行色匆匆的样子,我几乎立刻断定他们就是我们所要等的人,而且更确定其中一人就是朋友所说那位,会有可能与我产生故事的人。从他们身影一出现,我的目光就一直没转移过。当他们从我身边经过时,那时很想向他们询问或打个招呼。可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素昧平生,难免有点冒昧与失态。于是,就这样看着他们匆匆而过,我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他们向朋友走去,说了些什么,便向我这边走来,想是从朋友口中得知了有关我的事情。

    

  远远地看到彼此,我们相视一笑,心有默契的那种,如此熟悉的感觉。然后,他带我们坐车到他们租房。途中相互聊着,获悉一些信息。他是湖北黄石(冈)人(有点记不清,总之两者间之一),名字叫夏斌,与高中暗恋老师同字不同姓。不免有种巧合之想,这是否又预兆点什么呢。会有一段故事,却不知是好是坏。一路上,他不断说着一些寒喧客套的话语,我也就跟着应付起来,却觉有点力不从心。难怪朋友要叫我过来,我自问自己还算博学多才,见多识广,能说会道,可在他面前却常常让我哑口无言,理屈词穷。那一刻,终于让我明白什么叫做“山外有山楼外楼”,真的是“天外有天人上人”。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灵活、伶牙俐齿以及他的深度,总是话中有话。我自是能听出来,却装作不懂一笑而过。后来干脆不再作声,他也就不多说了。瞬间的气氛沉默,不知大家都在想着些什么。也许为了保留些许空白,留待后日的填补吧。

    

  不多久,就到了他们住房。那是一座楼房中的第二层,中间一个小厅,旁边两个卧室,中间又以楼梯隔开,那边是厨房,洗手间。面积不是很宽,家具燃具音响等一一摆放整齐,却也还像个家的样子。他们和几个女孩子合租,我们过去的时候,她们正忙着做饭。我说我也帮忙吧,她们都很热情,不让我动手。尤其得知我是广东人不吃辣,他们煮菜时便一点辣都不加,这让我很不好意思。都说入乡随俗,可每次到朋友那,几乎都是让大家跟随我口味,真有点说不过去。没办法,这与生俱来的习惯,改不了。

    

  原来,朋友是他姐夫,分别十多年才难得一聚。两人甚是兴起,兴高采烈,娓娓而谈。快吃饭了,他说要买点酒回来庆祝一番,算是为我们洗尘。还问我平时喜欢喝什么酒,挺注重的神情。我说我不会喝酒,不要预我的份。我最怕别人在饭桌上强人所难,男人都喜欢这样。不过,后在他再三热情的询问下,似乎拒绝未免过于不近人情了点,我便表示出如果喝的话也只喝红洒的意思。啤酒味道太重,让人闻到就想吐,红洒酒精度虽高,但气味一般,能稍微喝上一点。也有可能有点与西餐厅的情调联系起来了吧,红洒多少代表着一种说不出的品味与浪漫,女孩子都是比较讲究气氛的。他很快转身就出去了,在得到我的答复之后,似乎这一顿庆贺纯粹为我一人而设,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不多久,他便回来了,买了啤酒,还有一支葡萄酒。用他的话说就是,女孩子喝葡萄酒,不伤身,养颜,他倒还挺细心。我看了一下,酒精底不高,才10度。我便答应喝一点,但不要强求我,能喝多少是多少,他说可以。

    

  饭桌上,大家一起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感觉从未有过的开怀。看着他们彼此间频频敬酒,互道问候,我也站起来欲敬他一杯,以尽宾客之道。这不敬还好,一敬简直就是惹火烧身。男人可没那么简单,首先是别人纷纷起哄要与你一饮为欢。你不喝就说什么第一次,不给面子,不公平。总之理由一大堆,让你实在没法拒绝。这还不算,他也在一旁煸风起火。他的能言善辩我本就自愧不如,而他偏又存心找一些事情故意为难的样子,非逼人喝酒不可。几乎可以说,在这场较量中我远远处于下风,喝酒自是逃不过。到最后,我们几乎成了这场宴席的主角。有人不知是存心还是无意开玩笑道,你们可真的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听了,反驳,可彼此又似是心有灵犀地会意一笑。那笑容里多少暗含着某些东西,内心的某种默认与向往。

    

  最后,那瓶酒几乎都是被我们两人喝完了,他这才算罢休。我本来酒量就差,身体又不好,这么一来就没办法吃饭了。感觉晕头转向,想吐又吐不出来,难受。我便起身到旁边寝室的窗口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以此醒醒酒。外面,夜,漆黑的一片,到处都是静静的。这里是农村,不像城市,可以看到灯光,但也正因此更显出夜的静寂与安详。平时在热闹喧嚣的都市里呆久了,如今忽然重返乡村的自然安静,内心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平静和释怀。真的是“过来过去难随意,此时此景难为情”。我的心沉浸在这么一种氛围中,竟是许久都回不过神来。不知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是“落花时节更伤情”。

    

  “怎么?感觉好点了吗?”不知什么时候,他跟了出来,站在我身边,轻问道。

    

  “没事,就是有点晕,吹吹风,感觉好多了。”我说,然后又不无感慨地叹道:“要是能在这么一种气氛底下生活,其实也挺不错的哦。”那时是有感而发,没想会引起他的共鸣。

    

  “是呀,如果不是呆在农村,我们不会憧憬城市的繁华热闹。但如果不是到过城市,我们更不会真正向往和留恋农村的简单平静。”他淡淡地叙述,像对我说,又像只是表述着心中某种感触。可就那一句,也足以让我读懂他内心的一切。在那一刻,忽然有种“似是故人来”的感觉。

    

  我问他今年多大,他说他今年30了,可无论从外表和内在体现都让人难以置信。我以为他会比我小,当他得知我的真实年龄也不是很相信,可能是我的过于成熟与沉静容易让人误解吧。事实上,成熟哪里和人的年龄成正比关系,最重要的是个人经历。一个人是因生活而成熟起来,绝非年龄的增长。有的人活了一辈子都未必会真正成熟,有的人年纪轻轻就比常人都成熟,这就是生活的魅力。

    

  彼此就这样聊了一会,当我想要回去坐桌的时候,却觉浑身无力,难受得要站不住。可能真的喝多了点,我只好回到女友床上休息。他们还在那边喝酒聊天,期间,他偶尔过来看我,说着对不起请原谅的话语,为自己无意中的过失抱歉不已。我便说没什么,休息一会就好了,那时却有点希望他留下来陪我说说话的愿望。孤男寡女,他大概也不好久留,看得出他似乎也不是很想走开。

    

  歇息了一个晚上,感觉好点了。第二天本打算到他们公司看看,可临时出了点事,便没去。他的同事也纷纷走开,大家都没吃早餐。他姐夫和他在楼下嘀咕着什么,像出了什么大事,又不让人知道。我心里很是纳闷不安,便在上面煮早餐,叫他们上来吃。他们让我先吃,我说你们不上来我也不会吃,他们这才慢吞吞地走上来。不知为何,这顿饭吃来很不是滋味。

    

  吃完早餐,他告诉我,因公司出现突发状况,工作谈不上了,等一会我们就得回去。他很是歉疚的样子,我说没关系,并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当我是朋友不妨说出来,看我有什么能帮上忙。他终没说,似有某种难言之隐,也便不好再追问,只是说一些鼓励和安慰的话语。别人暂时都走开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人的空间,谈话反随便轻松许多。我说,难得也算相识一场,留一样东西给你作纪念吧。于是,我便抄了一首歌词给他,是那首我很喜欢的《同一首歌》: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啊想说得太多……感觉,每一句话都像寄托着自己的心声,尤其在此刻,想说得实在太多,太多。却不知从何说起,也来不及,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说,他也很喜欢这首歌,有机会唱给我听,我说好啊。心里却想,这一别后,还有可能再相逢吗?再重遇又将是何年何月何地何景!

    

  他也给我写了几个字:生命贵在精彩,朋友贵在知心!无论是偶然的相遇,还是永远的知己,我都会好好珍惜!还给我留了电话号码。他称我为“知己”,可见在他心里从一开始就认了我这个朋友。事后得知,原来在我们第一次相见时,就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从第一眼看到我就开始留意起了,感觉这女孩很有气质很独特,给人有点高不可攀的感觉。欲打招呼又不敢,没想自己竟会有缘相识,很是惊喜。我笑,其实,我能有什么特别呢,可能是我着装的注重和身上散发出那种与世无争般的感觉,容易给人留下印象吧。

    

  不知为何,才短短一天的相处,面临即将到来的分别,却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和不安,看得出他也有同感。有时更多的就是沉默,却足以代表一切。正如那歌所唱,千言万语都还来不及说,唯有祝福彼此,身在何方也要保重,千万千万!末,他忽然伸出手来,要和我握一握手,算是道别。这在那个时候多少有点唐突和不自在,不过我还是伸出了手,礼仪之道。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我很快抽出手来,感觉得到对方的某种情绪,不舍或什么。一切都发展得有点太突然了,让人难以接受,他应可理解。

    

  后来,他就送我们到车站等车。车子还未来,有电话找他。公司有急事,他便只能先回去。他和他姐夫握手,互道珍重,却没再和我说话。我可以理解,在那个时候,实在不方便。在他即将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他意味深长地望了我一眼,如此随意又如此深刻,教人永难忘。我回他一个微笑,同样的眼神,一切已尽在不言中。

    

  汽车来了,当我坐上车的那一刹,心却忽如沉入了茫茫大海,有种迷惘的感觉。随着汽车的启动,带走了一切,也留下了一切。在那个遥远的小村庄,一切都会成为往事,没有人揭晓也没人会知道。然而,我知道,能带走的是人,带不走的是人的心。从此,我的心便多了一份牵绊,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一朝离别惜自重,今年天气那站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二)同是天涯沦落人

    

  回到公司,本应恢复正常轨道,一切随之结束。然而因工作之事,朋友这边对他们不够信任,要我帮忙询问探查,于是彼此便又有了进一步交流的机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安排,只为我们一段情缘铺垫作序。

    

  我打电话给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想方设法撬开他的嘴巴。可他实在太聪明和机灵了,任我怎么试探,怎么施压,始终在与我绕圈子。不是故意扯开话题,就是欲语还休,给人一种悬念的感觉,与我的目的一点也搭不上边。倒因此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沟通的空间,我们越来越发觉彼此的相象。心里从此就不只是工作的联系那么简单,多了一点别的什么。又说不清,有点复杂的情怀。

    

  他对他们所从事工作有点刻意回避的态度让我开始有所怀疑此中性质,会不会是违法犯罪之类。我提出自己的疑问,他说不会,让我放心。但又说在电话里难以说清,最好就是亲自过去一趟,体验一下。这么一来,倒有点激发起了我的好奇心与尝试之心。我也真的很想亲自看看,以他这么一个可谓极有才华和能力之人,到底在做的是什么行业。本来,我是应站在他姐夫的立场上说话。可到最后反过来我却成了他的“帮凶”,开始在他姐夫面前说着让他放心之类的话语,并不断游说对方亲自过去看一趟。他姐夫很信任我,我说的话几乎就有着斩钉截铁的份量。事实上,我也无法对他的工作进行一种很充分的肯定,为什么呢?仅仅因为我相信他,一种直觉,不容怀疑。

    

  挂下电话,我发信息给他:“你是一个很有才华有能力也很聪明的人,但愿你能运用得当!!”不多久,收到他简短的回复:“谢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后面还加了三个感叹号。他明白我的言外之意,他比我懂他一样还懂我。后来就是偶尔的联系,多是我打电话给他。明知问不出些什么,明知不应该,却控制不住。越来越想再见他一面,越来越觉心中有一种可惜和遗憾。总是在经历过之后才体会到当初的美好,可那时却未曾明了。

    

  想念,便不知在什么时候,轻轻占据了心窝。一种莫名的牵挂,总感觉似乎远处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召唤自己,让人难以抗拒。没多久,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当晚就坐上了到广西的列车。去前我给他电话,他自是很欢心,电话里告诉我怎么坐车转车。并再三叮嘱我小心,到站后给他电话,他出来接我。这我倒不必担心,一个人在外面走,早已习惯。路在自己嘴巴里,在脚底下,也在自己的心里,不用担心会迷路走失。说来,我也是有点太大胆甚至疯狂了点。仅仅是刚有过一面之缘的朋友,那么大老远飞奔过去,就不担心会遇到坏人,出什么事。这点我可以说从没作过考虑,我说过,就一种直觉,让我如此信任他。而且,我更相信自己,我看人从来不会看错。事实上,人生有时候也真的是如此,在你身边越是熟识的人往往越陌生,越让人不敢相信。可有时候那个不经意间走进来的人可能会让你感觉如同自己,深信不疑。

    

  一个晚上的颠簸,途中又转车,到达他们市区已是凌晨五六点。很糟糕,在车上不小心手机又被偷了,差点失去联系。事后不免想自己也太大意,竟没把联系方式手写保存更保险起见。幸好心里还记有他的电话号码,也可能是冥冥中自有上天的保佑吧,不会让我们在茫茫人海里走丢。真不能想假如拨打号码提示错误那种心情,大老远跑来人找不着多焦急伤心难过和茫然。还好这些假设没发生,我们幸运地找到了彼此。随便吃了点东西填肚子,然后坐上开往他们村庄的公交车。更倒霉的是,竟遇上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塞车。足足堵了一个上午时间,直到中午才到车站,真是好事多磨。打他电话,不一会,他就出来了。在相见的那一刻却是没多大欣喜,彼此微微一笑,算是一种招呼。他伸手过来帮我拿东西,我说不用了。只是背了一个包,拿了几本书,这次是最轻松的一次旅程。其实却是把所有东西都带来了,沉甸甸的一颗心,还有一生的梦。

    

  他换了住处,这次是在三楼,更加宽大整洁一点。也是两房一厅,和几个朋友住一块,女孩子和男孩子各住一个房间。都是一些新面孔,我不认识。我问以前那些朋友呢,他说因工作关系都到别处去了。不过他们都挺热情,对我很友好,这是让我最感欣慰的。在广东,你就永远也体会不到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纯朴与真诚。一般来说,越是经济发达繁荣的地方人情味就越淡,一种客观现象。说真的,我不是很喜欢广东,就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人拼命往那涌。又能收获些什么,除了一些冰冷的纸币与表面一些虚浮的光环,却填补不了内心真正之所需。虽然我从小在那里长大,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却常让我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不喜欢那种热闹,那种可怕的“现实”,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复杂。我更向往外面的一些城市,尽管发展相对要缓慢落后一点。但在那里却可收获到一些更加可贵的东西,这是你在大都市里面绝对找寻不到的。

    

  当晚,奔波了一天,很早便休息了。心里想着明天醒来就到处走走,转转,莫辜负了这难得的机会。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第二天天气忽然变冷,从前几天的二十几度瞬间下降到几度,让人措手不及。街上,人们纷纷换上了盛装。昨天还是短袖裙子,今天却个个棉衣棉袄,那情形可真的颇具讽刺性。这可害苦我了,因临时匆忙也没想到准备冬天的衣服。还好,女性朋友们纷纷慷慨解囊,给我拿她们的衣服和鞋子,才不致适应不了。想这老天也未免太不长眼了吧,本来还想着出去好好逛逛,这么一来就全部成泡影了。外面北风呼呼刮得厉害,偶尔还下着点小雨,除了呆在房屋里取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也因此,进一步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真不知是不是上天在刻意给我们制造机会。正如,当初他和他姐夫说工作时,只叫他一个人过来。后在姐夫的追三问四之下,他便随便说了一句这里的老板很难缠,他姐夫才会想到找一个人过去恰谈,我才有了这样的机会过来。也许这真的是老天的安排吧,冥冥中就已把我们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

    

  我向来不习惯早睡,当别人都沉沉睡去的时候,我就到楼上,看天空,看月色,看星斗,看远山,看近屋,所有的所有。我喜欢这样,在静中感受一切,感受生命。他也上来了,朦胧的夜色,朦胧的氛围,也许本身就是一个陷阱,容易让人不自主掉进去。

    

  他说外面太冷了,我们到里面吧。是感到有点冷,我点头。还是同一层楼,那里是挂衣服的,外面还有一个单间,没人住的空房。我就望着窗外的一切,沉思着,又欣赏着。有时就七上八下地说着一些没头绪的话语,一些感触,像在自言自语又似对他说。他也陪着,看窗外。陪我,沉思,说话。站着感觉有点累了,他说到下面拿凳子上来。我说不用了,话未说完,他已经跑下去了,真快手。于是,我们就坐了下来。大家一点倦意都没有,反而越聊越有精神,越觉有说不完的话题。

    

  也就在这时,我得知了他的家庭情况,比我的家境还要凄惨。他有一弟一妹,从小便失去母亲。父亲娶了个后妈回来,带着一儿一女。后妈对他不好,经常护着她的孩子,对他们不停打骂。父亲虽有看到,但也无可奈何,说了也没多大作用。他从小在校念书成绩很好,但终因家庭条件有限,小学未毕业就辍学回家了,带着万般的依恋、无奈与心痛。年幼的他饱受亲情的冷漠与生活的磨难,很小便懂事了。等他渐渐长大,终于有一天他忍无可忍,一个人跑了出来。在他踏出家门的时候,给家人扔下两句话,第一句是“不到三十岁不混出个样子绝不回来”,第二句是“到时一定要带着自己生命中的那位一起回去”。后来他就一直在外面靠着自己的双手努力生存,也因此,生活慢慢把他磨练成一个对人生有过高感悟颇有内涵之人,你从他的言行举止中实在看不出他才是小学毕业的水准。生活,的确可以造就改变一个人。他一直在外面漂流,也很少打电话回去。直至今年已经过去十个年头了,只可惜自己当初的雄心壮志却是未能尽现出来,也未曾找到一位与自己志同道合情投意合的好女孩。他也没想过回去……

    

  我深深地被震撼打动了,我从未想过还会有人与我有如此相同悲惨的命运。也从那一刻我能深深读懂那句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又何尝不是有本难念的经?当我们以为自己很不幸的时候,想想那些比我们更不幸的人们,真的应该感到幸运和知足了。我从自己的人生经历中读懂了他的一切,从小我也是父亲早逝,母亲找了一个继父(虽未结婚,还是亲人,但也应谈得上),也是感情不好,对我们也不好。甚至在我生病的时候也只是视若无睹爱理不理,亲情就成了冷漠与无情的代名词。这些在前面“自传”中都有很详尽描述,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家庭逃之不及。在我渐渐长大懂事的时候,我也决定一个人出去找寻自己的家,自己的幸福。于是,在那一年,我没有一点依恋地离开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家。临走前,我也扔下了一句话:就算以后饿死病死在外面,也绝对不会回去乞求他们,我说到做到。于是,后来我也开始了独自漂泊和流浪,一个人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地走了几年,其中的艰难与辛酸,只有自己能体会。而他在外面走了足足十年,十年的时间,我可以想象那是一段多么难熬的日子,他的泪水与汗水绝对不会比我的少……

    

  这一次是真的可以称之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了。我不知道怎会这么巧,这样的奇迹竟也会让我们遇到,是不是真是上天的一种安排?他说过十年后才回去,而今年刚好就是最后一年。我不敢确保自己就是他要等的那个人,但我知道,我们绝对可以成为知己。因为,同样的路给了我们同样的苦,同样的苦给了我们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一首歌,一首只有彼此最能听懂的歌曲。

    

  向来,我很少对他人提及过家事,也不喜欢对别人渲染自己的痛苦。也许心早已痛得麻木了,无所谓。可那晚,我却情不自禁在他面前提起了许多关于家中的事情,从年幼到长大,从念书到打工,种种。可能是触景伤情吧,是他与我类似的经历让我有种想要倾诉的欲望,只有同道中人方可体会。可以想象,当他得知我的一切又是怎样的一番撼动,几乎可以说绝对不会亚于我。茫茫人海,滚滚红尘,能够遭遇一个有着如此相同际遇的人实在是千万分之一的奇迹。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成为一种传奇,但我知道,我们彼此都会好好珍惜。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用手心里唯一的一点温度去温暖对方的掌心,温暖彼此的心房,温暖这浪迹天涯的步伐。

    

  当我说到极伤心处时,忽然有所顿住。可能是冷得有点发抖,说不出话来。亦或是没力气说下去,欲流泪的那种。这时,他就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没有过多的言语,却让我有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与安慰,为这份默默的理解。我们靠得很近,可以感受到来自彼此身上的气息,一种如此亲切的感觉。我想,也许在那个时候,他会有想过把我拥入怀中,给我温暖和力量。可又怕过于冒昧让我受惊吧,只是这样给了一个表示,却得更好收效。淡淡的问候,淡淡的鼓励,淡淡的祝福,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却是如黑夜里的一盏明灯,让人看到希望与光明的曙光,心头不再迷惘与彷徨。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真正体会到“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的深刻含义。如果是那种生活于不同世界里的人,任你说得再多再好也无法听懂读懂。只有有过相同经历的人们才能感同身受,陪你一起痛,一起苦,一起笑或哭。

    

  那一晚,我们就这样相互聊了许多,许久,很晚才回去休息。内心依旧禁不住翻腾不已,不知是惊喜,激动,还是什么。我知道,我的生活从此将不再平静……

    

    

                                          (三)幸福的瞬间

    

  第二个晚上也是这样,当别人都已经安然入睡的时候,我们便坐在一起聊个不停。总有说不完的话,仿佛恨不得把在外面的经历一股脑儿全部倾泄出来,只可惜时间走得毕竟太快了点。

    

  有一次,我们一边写字一边说话。当时,桌上放着一杯白开水,我望着里面的水却是有点呆住了。然后让他也看,问看到了什么,我想试试我们之间的默契。他说这水表面看来是透明的,隔着一层玻璃观赏,有许多东西你永远都看不清楚。我却认为这水是平静的,无论怎么变,还是水。也如人的心一样,无论表面如何波涛起伏,其实内部还是沉静的一片。他说也有道理,人各有见吧。我的心却无形中有了点疙瘩,彼此还是未能达到最好的融合状态。当然,后来随着沟通的日益深入,所有的一切都渐渐被掩盖住,我们越来越发觉离不开彼此。

    

  我们之间迅速的“发展”,让他身边的朋友很快有所察觉。是有点意外了,才多长时间,竟然就可以如此深刻地走进彼此的世界里。也在这个时候我才得知,原来在上次租房的女孩中,有一个很喜欢他,等了他几年。可他一直只把她当小妹妹看,找不到那种感觉。他说,他身边有许多女孩子围绕着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乐此不倦,交了不少女朋友。但多是无果而终,可能她们都不是他最终要等的那个人。早应可预料,像他这么一种又注重外表又懂生活又成熟又有深度的男人,必定很受异性欢迎,我能感同身受。只是,我是女性,当然不会如他那么随便,来者不拒。我也一直在等,等待属于自己生命中那个人的出现。而现在,我想,我也许等到了。可有时想想未来,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担忧和惆怅。

    

  他现在的朋友都很赞同我们的交往,都在有意无意地给我们创造条件,甚至开我们玩笑。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我把烫水里面的枣子用勺子掏出来,分给大家。其中一朋友说着:“枣子,枣子,早生贵子。”我那时正往嘴里送着汤水,被他这么一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一口汤喷出,把衣服和桌子都弄湿了,真失态。他也笑了,大家也笑了,都心照不宣。他忙去拿毛巾给我擦衣服,又擦桌子,我只好跑到厨房里收拾残局。那时却是很开心,长这么大,第一次感到家的气氛,如此温馨欢乐的感觉。

    

  平时,我们就在一起玩扑克,打那种叫“拖拉机”的。多是我俩搭档,可惜我技艺不够,常输。有时我们也唱对台戏,他就老是在后面‘杀’我,好气,我也便‘报复’起他来。两人针锋相对,又刺激又好玩,那段日子可真的是自在快活。

    

  天冷,我很少走动。每次都是他出去买菜回来,然后都是他们做饭,不让我动手,我也就暂且享受一下这齐人之福。当然,其实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有时我就抢着来做。这时他就会在一旁帮忙,洗菜切菜,很怕我忙不来或怕我不小心伤到手似的。我不让,说行了,真想帮我就站一边去。你看着我,这心里一紧张说不定就真把手给切了,反帮倒忙,你不在这里,我会做得更自然更快一点,你们就在一旁等吃吧。他这才是被我半哄半推地弄了出去,还得把厨房的门反锁,免他老是偷遛进来看我。我就像一个家庭主妇动起手来,还好他那里油盐酱醋什么都齐全。不像有的异性朋友,你到他那煮一顿饭要啥没啥,可真的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此可见他的细心与周到。

    

  饭菜做好后,我问他们味道如何。他们自是都说好,他更是夸赞得很。我就会说算了,你们不必这样奉承恭维我,我知道自己什么料子。我还是喜欢你们做饭,我会吃得多一点。说真的,我很是佩服他的厨艺,也很喜欢吃他做的菜。一个大男人,会做饭的本就不多。何况还做得那么好吃,我都自愧不如。有时我就开玩笑道,如果我要是找到一个这样的爱人,以后就不愁吃了。他就会说好呀,如果你愿意,我给你做一辈子的饭,天天给你做好吃的。我口上说,只怕到时你就不愿动手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好生快乐。

    

  他不仅会做饭,而且还很讲究卫生。房屋里里外外都是整洁干净,一尘不染。他一天要打扫好几次,很认真仔细,生怕错过哪个角落。我自问自己都够讲究的了,可在他面前还是稍逊了一点。一个女人如若能找到这么一个又会做饭又勤快又懂生活又体贴人的男人,实在可以说是她一生最大的幸运和幸福了。

    

  那时就沉浸在幸福中,忽然觉得上天对我是如此的好,如此的恩赐。真想对天大喊一声“苍天,感谢你。”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苦尽甘来吧。当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的时候,终于等到属于自己的那位,深深相知,心心相印,惺惺相惜!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呢?老天,请让时间停留了吧……